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二十三章 沙場重逢  
   
第二十三章 沙場重逢

隆盛元年戊寅,三月二十五日,齊王李顯兵至沁源,與龍庭飛對峙沁源,北漢軍十萬,雍軍四萬,然北漢軍多新軍,龍庭飛隱忍不出戰。

三月二十九日,龍庭飛列陣出,兩軍決于沁源。

——《資治通鑒·雍紀三》

馬槊將一個北漢軍挑落馬下,李顯將馬槊交到左手,右手手腕已經有些發麻了,然後在親衛簇擁下返回中軍,這已經是他第三次率親衛沖陣了,這樣痛快淋漓的殺戮真讓李顯渾身都覺得爽快,雖然雍軍在人數上少一些,可是北漢軍也只是出動了六七萬的樣子,而且新軍老軍混雜,所以雖然已經戰了半日,雍軍還是沒有露出什麼敗相,可是想要取勝卻是休想。而且那個龍庭飛也有和自己相同的愛好,自己不過沖陣三次,他已經沖陣五次了,而且常常帶著那些新軍殺入雍軍在轉戰中露出的空隙。經過幾次的磨練,那些新軍作戰逐漸熟稔起來,李顯能夠感覺到壓力越來越大了,是不是暫時後退呢?李顯一邊想著,一邊傳下軍令,指揮雍軍攻向敵軍的破綻,兩軍都是百戰余生的精騎,棋逢對手,都是陷入了苦戰之中。

龍庭飛神色凝重地望著對面的敵軍,雍軍可真是不好對付,四萬雍軍,集結成三座騎陣,互相支援,常常是一支沖刺,另外兩支壓陣支援,雍軍甲堅兵利,一次次撕開北漢軍的防線,收割足夠的性命之後便退去。北漢軍由于去年澤州的慘敗,無法有效地沖破雍軍的戰陣,所以龍庭飛索性散開戰陣,用輕騎兵在雍軍陣外游弋,用弓箭壓制雍軍的活動范圍,調動精兵阻撓雍軍沖破北漢軍軍陣的可能。

就這樣雙方陷入了僵局,雍軍無法破陣,北漢軍也無法徹底壓制雍軍,李顯和龍庭飛心中都明白,這樣下去,就是一方獲勝也不過是一個慘勝。可是兩人在臨戰指揮下水平相差不多,這種軍力基本相等的情況下,誰也沒有辦法速勝,只能在生命的消耗中相持,誰犯的錯誤越少,誰就是勝利者。若是從前,李顯和龍庭飛在這種情況下都會謀求避戰,可是今日兩日心中都有盤算,所以誰也不肯停手,而且兩軍纏戰半日,雙方都是苦戰最酣的時候,這種情況更是誰也不敢冒著降低氣勢的危險退兵的。

李顯皺緊了眉頭,不對勁,龍庭飛的用兵他是領教過的,什麼時候他會在這種結局不明朗的情況下陷入這樣的苦戰,若沒有七、八分以上的勝算,龍庭飛不會大舉出動的,死里求生是自己常做的事情,不過現在也很少做了,畢竟自己已經有了可以和龍庭飛對陣的自信了,那麼他這樣定是有陰謀。這時候蘇青策馬過來,高聲稟報道:“殿下,荊將軍已經在二十里之外,前鋒已經和我軍斥候接觸。”李顯心中大喜,在北漢境內龍庭飛的消息一定比自己靈通,那麼龍庭飛應該是已經知道了荊遲將到的情報,所以想在荊遲到來之前消滅我軍。心中計議已定,李顯開始改變策略,盡量集中兵力,收縮防線的結果就是北漢軍的戰線扯地更長,攻擊也更加猛烈,彷佛海潮無休無止的沖激著高聳的礁石。而李顯也指揮著軍隊死力纏住龍庭飛,絕對不能讓北漢軍輕易撤退,只要纏住北漢軍一段時間,就可以內外夾擊,大破敵軍。

二十里之外,荊遲帶著鐵騎正在向戰場奔去,雖然一路上勢如破竹,可是還是有不少北漢軍民奮起抵抗,雖然被他一一殲滅,可是雍軍也受了些損傷,就連荊遲也受了些輕傷。荊遲少年時,正值中原大亂,民不聊生,荊遲又是天生的狠辣性子,不願在鄉里受人欺辱,索性做了強盜,最慣的就是殺人盈野。後來大雍逐漸強盛起來,荊遲雖然性子粗豪,也知道作強盜不是了局,便去投了雍軍,因為武藝高強,不到半年就成了軍中有數的勇士,後來得到雍王重用,輾轉成了雍王的心腹愛將,過去的事情自然無人提起了。李贄軍紀嚴明,最不喜歡殺俘屠城之事,荊遲畏懼軍法,所以也拘束住了野性。可是前些日子他獨自領軍,本就壓力極大,再加上北漢人的頑強抵抗,越發觸怒了這位強盜將軍,索性大開殺戒,本來還不覺得什麼,如今快要和齊王會師,荊遲卻想起自己所作所為,不由有些煩惱,最後卻給他橫下心來,若能勝了北漢軍,想來不會將自己斬首以正軍規吧。所以他雖然知道北漢軍兵力不弱,也沒有絲毫畏懼,只是根據斥候的回報,判斷著如何進軍才好。前面探查軍情的斥候飛馬奔來三言兩語說明白軍情,又遞上親手繪制的草圖。

荊遲令大軍緩行,自己停在路邊,一邊在馬鞍上看著斥候繪制的草圖,一邊低聲嘟囔。他此刻形容實在有些狼狽,散發披肩,頭盔早就被他不知何時丟落了,一身戰袍早就破爛不堪,上面沾著斑斑點點的痕跡,有的是黃色的泥水,有的是紅色的血跡,讓身邊的眾將和親衛暗暗好笑,卻不敢多言。一路上荊遲的霸道和殺氣可讓這些戎馬生涯多年的驕兵悍將心中戒懼忌憚的很。以前荊遲跟在雍王身邊的時候,自然是不會流露出強烈的草莽氣息,而在齊王麾下,荊遲心中一直存有戒心,更不會流露出破綻授人以柄,只有在今次獨立領軍而又一路殺伐之後,荊遲隱藏在粗豪表面下的真容才被眾人熟知,故此都是多了幾分畏懼,對著荊遲都是畢恭畢敬,更別說像從前一樣開玩笑了。要知道幾日前,荊遲就親手斬了十幾個醉心殺掠,忘記整軍時間的軍中悍卒。這種種變化,早就讓眾人見識了荊遲一直被壓制住的霸道狠辣,所以任憑荊遲在那里專心研究地圖而不肯及時出兵支援齊王,也沒有人敢多問一句。

胡亂搔了搔一頭亂發,荊遲終于抬頭道:“好了,現在北漢軍已經被齊王殿下纏住了,現在出兵最好,一定可以把北漢軍陣攪得稀爛,到時候我們就可以狠打落水狗了。傳我令,從敵軍東側直插中軍,跟著老子的旗號,走。”說罷一聲大喝,策馬奔下山梁,他心中暗想,如今北漢軍不知道自己到了才奇怪,不過想來他們也是沒有辦法脫身吧,老子一路上但凡遇到北漢軍的探子都殺得干乾淨淨,你就是得到情報也未必可以掌握老子發動的時間,不過就連撤軍都撤不走,也真是無能,若非知道不可能有援軍,老子可不敢全軍出動。

傳罷命令,荊遲一馬當先奔去,眾將都是精神大振,各自返回本陣,在行軍中整頓軍馬,雍軍鐵騎都是百戰余生的精兵,縱然在行進間隊列也是絲毫不亂,馬蹄聲更是井然有序,千軍萬馬倒像是一人一騎一般,荊遲搶先沖上一個斜坡,下面幾十里平原,正是齊王和龍庭飛兩軍酣戰之處,不遠處就是沁源城,和春潮洶湧的沁水。荊遲一揮手,一個親衛拿起號角,吹動起來,然後雍軍軍陣各處號角齊鳴,聲音如同劃破長空的迅雷,連綿高亢。荊遲振臂大呼道:“隨我來。”然後一把從親衛手中奪過一面將旗,左手高高舉起,策馬躍下山坡,身後將士不待他再次發令,也隨之沖下,一道渾似黑水一般的洪流直插入北漢軍東側戰陣。那軍旗杆頂乃是鋒利的槍頭,荊遲揮旗一挑,將一個北漢軍士刺倒,雍軍鐵騎如同鋼刀一般,將北漢軍東側右翼劃破。

就在雍軍入陣的刹那,龍庭飛眼中閃過一絲寒芒,他厲聲道:“無敵阻截齊王主力,我親自去對付雍軍援軍。”然後又低聲道:“無敵只需支持兩個時辰即可。”然後帶著親衛迎向從右翼猛攻向中軍的荊遲。段無敵眼中閃過一絲了悟,接過指揮權,接下了齊王越來越猛烈的攻擊。

北漢軍右翼以新軍居多,荊遲選了這里切入,也是因為得到斥候回報,對于富有經驗的斥候來說,新軍老軍一看便知,而對荊遲來說,雖然是內外夾攻,但是畢竟兩軍數量相差不大,想要取勝自然只有從敵軍最弱處動手。而情況也似乎十分順利,北漢軍右翼居然輕而易舉地被荊遲擊穿,荊遲心中大惑。左顧右盼間,眼前紅光迸現,一支身穿紅色戰袍的北漢軍擋在了前面。荊遲心中一驚,但是此刻已是有進無退,荊遲一咬牙,將旗丟給身後的親衛,馬槊一指,直向北漢軍帥旗攻去,不過瞬息之間,雍軍荊遲部已經和北漢軍最強大的武力碰撞在一起,北漢軍右翼則開始用弓箭射擊荊遲部的中後部,而龍庭飛挺身而出,強行止住了雍軍的前進,戰場上一片混戰,兩軍交纏在一起,鮮血滲透了大地,彙入了沁水,那嗚咽的血紅色河水向下游淌去,帶去無數人的性命和一切。

齊王和荊遲都知道勝負在此一舉,若給北漢軍重整旗鼓,只怕就是曠日持久的苦戰,所以兩人都是盡展所能,雍軍幾乎是不顧一切的猛攻,但是龍庭飛屹立不退,遏制了荊遲的攻勢,段無敵則是通過嚴密的防守,將齊王主力壓制住,眼看著戰局又進入僵局,雖然李顯和荊遲漸漸占了上風,畢竟更善于突襲獵殺的北漢軍在大規模騎戰上少些優勢,可是荊遲和李顯心中都湧起強烈的不安。只是隔著重重阻隔,兩人無法溝通,更是不敢輕易退去,若是自己一方先退,只怕所有的壓力集中在另外一方上面,就有大敗之虞。雖然雍軍似乎漸漸控制了戰局,一心苦守的北漢軍卻是士氣漸漸消退,兩人卻都是一臉的苦澀和疑惑。荊遲兩次三番帶著精兵猛攻龍庭飛親衛,有一次荊遲甚至親自沖入北漢軍陣,更是和龍庭飛親自交手,可是龍庭飛的畫戟舞動起來如同黑豹出林,流暢敏捷中帶著濃厚的殺機,荊遲反而被他擊退,不得不犧牲了十數親衛逃回本陣。

李顯心中越發不安,無意中抬頭,突然看見空中兩只蒼鷹反複盤旋,李顯心中一凜,高聲道:“端木,給我射殺那些蒼鷹。”他的聲音變得尖利凶狠,擔任李顯親衛的端木秋如今已經比較熟悉軍旅生涯,聽到李顯傳令,摘下銀弓,引弓成滿月,三支鷹翎箭如同如同流虹一般劃過長空,一只蒼鷹哀鳴墜落,另一只蒼鷹卻是一箭擦過翅膀,搖搖欲墜地向遠處飛去,弓弦再響,一支鷹翎箭透過蒼鷹身軀。李顯心中沒有絲毫愉悅,到底龍庭飛准備了什麼殺手锏。突然之間,李顯腦海中靈光一閃,他苦笑連連,此刻他才明白為何江哲會說自己必然大敗,自己怎會忘記北漢存亡之秋,區區約定又怎能抵得過骨肉之親,夫妻之情。幾乎是立刻之間,李顯下令吹動撤軍的號角。心中也有了不妥感覺的荊遲也是立刻收縮陣線,准備搶先沖出北漢軍的包圍。

幾乎是那兩頭蒼鷹隕落的瞬間,一處隱蔽的山谷之內,身穿深綠色甲胄,外罩金鳳織錦大氅的林碧負手而立,望著哀鳴滑落的愛鷹,鳳目中露出一絲冰寒之色。她冷冷道:“眾軍聽令,出發。”那些原本閑散的坐在地上,倚在馬鞍前的,看上去和氣懶散的軍士幾乎是在頃刻之間褪去了偽裝,上馬,整理兵器,立刻變成了殺氣凜凜的戰士。林碧翻身上了戰馬,也不招呼一聲,便策馬沖出了山谷,絲毫不用她吩咐,二十多名男女親衛如影隨形一般策馬跟上,將林碧護在當中,而那些原本看上去散漫混亂的代州騎士更是絲毫沒有猶豫,雖然從衣甲上面看不出他們的軍職高低,可是他們自然而然的按照心照不宣的次序策馬跟上,似乎松散而實際上嚴密的騎兵戰陣本就是代州軍的特色之一。

這個山谷中聚集了一萬五千代州軍,和北漢軍主力不同,代州軍穿的是各色各樣的皮甲,看上去似乎十分混亂,這是因為代州軍幾乎是父死子繼,兄終弟及,往往一副上好的甲胄流傳數代,就連兵器馬匹也往往是自備,這是代州軍獨一無二的傳統。

東晉文弱,即使在中興之時,朝廷也無能抵禦蠻人,而林氏為了保護鄉土,便私自招募鄉勇禦敵,因為代州不論男女,為了抵禦蠻人都是苦練騎射,所以代州軍都是土生土長的鄉人。至于自備兵器馬匹,乃是因為代州人雖然深受蠻人侵掠,卻也被蠻人的習性所染,在代州,若是稍有資財,家中如果生了一個男孩子,第一件事情就是准備一塊精鐵,然後每年錘煉一次,等到這個男孩子成人,就將這塊精鐵鑄成兵器,百煉精鋼鑄成的兵器自然是得心應手。而一般在這個男孩子稍微長大的時候,就選一匹小馬駒讓他親自喂養照看,這樣等到男孩子長大之後,就可以得到一匹心靈相通的愛馬。即使後來代州軍成了名正言順的官兵,這種習性也沒有改變,所以代州軍看上去總是有些像烏合之眾。可是只有和他們做過戰的人才知道代州軍的可怕之處。

因為常年和蠻人作戰,幾乎每一個代州軍士都有單槍匹馬被蠻人追殺的經曆,所以他們的戰力絕對是出類拔萃,而一旦他們組成騎兵,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代州軍是靠著血緣和地域組織起來的勁旅,所以一旦上了戰場,這些騎兵的協同作戰可以說是天衣無縫,為了親人的安危,他們作戰悍不畏死,這樣一支騎兵可以說是天下無雙,只是將近百年來,代州軍從來沒有過出境作戰的例子,所以除了蠻人和曾經和代州軍苦戰過的北漢軍,無人真正知曉代州軍的可怕之處。這一次北漢王室動之以情,終于說服了代州出兵,而林碧在代州軍心目中是下一任統帥的不二人選,也是看在龍庭飛乃是林碧未婚夫婿的份上,代州軍才會同意到沁源助陣。

就在李顯和荊遲心有默契地想要退兵,卻被龍庭飛率北漢軍苦苦纏住的時候,遠處突然響起號角聲,那號角聲和雍軍、北漢軍常常使用的曲調皆不相同,充滿了蒼涼和野性,令人一聽之下就覺得心膽俱寒。而且在李顯、荊遲的耳中,可以聽得出來那號角聲快速前進,幾乎是風馳電掣,能夠以這樣的速度,保持騎兵沖鋒的陣形,兩人都自認沒有這樣的本事,不由心中更是憂慮。那號角聲從西北方向逼來,卻在即將接近戰場的時候突然轉了方向,向李顯後陣繞去。李顯心中大驚,連聲催動麾下將士變陣,加強後面的防禦。

可是幾乎就在李顯的將令傳遞到全軍的時候,努力變換陣勢的雍軍遭到了重擊,代州軍的戰馬雖然看上去毛色混亂,可是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都是上好的戰馬,畢竟在戰場上想要保住性命,馬匹的精良是必要的條件,而且代州接近蠻地,雖然年年交戰,可是閑時的互市也不會錯過,代州人有更好的途徑獲得蠻人的良馬。所以林碧帶著代州軍幾乎是沒有任何遲滯地沖入了雍軍後陣,然後就是雨點似的箭矢落下。准確而無情的消滅著後方的雍軍。

若論騎射之術,中原沒有軍隊可以勝過代州軍,為了和蠻人作戰,代州不論男女,都是自幼學習射箭,就是一個小女孩,也可以輕而易舉的百步穿楊。而在戰場上,騎馬射箭有三種境界,最平常的就是“騎射”,要求可以在戰馬上可以坐穩射箭,要求百米靶十中五,七十米靶十中七,五十米靶十中九。當然不要說代州軍,就是雍軍和北漢軍的精兵在“騎射”上也可以做到百米靶十中八九。第二種境界就是“奔射”,要求騎士在高速奔跑的戰馬能全方位射擊,並且命中率最起碼要達到騎射的要求。還有一項要求是,在戰馬奔馳的一起一伏中,騎士必須抓住這瞬間各射出一箭。凡是能夠做到這一點的騎兵已經是天下有數的精兵,就是雍軍和北漢軍中也只有三成軍隊可以完全達到這樣的目標。第三種境界就是“飛射”,要求在任何狀態下都可以射中固定的靶子,這已經不是普通騎兵能掌握的技術,能夠有這種本領的騎士通常是軍中有數的神箭手或者出色的騎兵將領。而代州軍可怕之處就在于幾乎所有人都能夠達到“奔射”的境界,還有一成左右可以達到“飛射”的境界,這樣的水准,就是以騎射為謀生技能的蠻人也不過如此。

眼睜睜看著代州軍在雍軍後陣中縱橫來去,近處用馬刀,遠處用弓箭,輕而易舉地摧毀了後面的防線,李顯只覺得心中劇震,此刻他已經明白敗局已成,若是換了別人,不免不服或者頹喪,可是李顯不知道在龍庭飛手下吃過多少次虧,吃敗仗早已成了習慣,此刻想也不想發出將令,帶著雍軍向北漢新軍的方向沖去,這時候荊遲已經穿越阻礙,和李顯會師,李顯一見到荊遲,也不容他反對,厲聲道:“荊將軍,你為先鋒,率軍沖陣,向安澤方向敗退,本王親自斷後。”說罷帶著親衛軍閃在一旁。讓後面的雍軍先通過。

荊遲略一猶豫,就策馬沖在了前面,他也是深知李顯的脾氣,知道這個時候若是自己爭著斷後,只怕會被李顯一刀砍了,自己若想李顯平安,唯一的法子就是盡快沖破重圍。而他主攻的方向都是北漢軍的新軍,對著凶神惡煞的荊遲,不由有些怯然,荊遲幾乎是沒有費多少力氣就沖破重圍,向安澤方向退去。而李顯帶著親衛軍斷後,幾乎是承擔了代州軍的全部壓力。明明數量遠遠不及雍軍和北漢軍,可是代州軍的攻擊如火如荼,幾乎讓李顯忽視了龍庭飛正在從兩側猛烈攻擊雍軍的兩肋。可是坦率的說,雍軍和北漢軍交手多年,彼此對于對方的戰術都很熟悉,所以應對北漢軍的攻擊,雖然雍軍損失不小,可是倒也是應對的十分順手。而代州軍卻不同了,只見他們交錯著射箭,准確而有效地消滅著落後的雍軍,絲毫不顯得急躁,始終緊緊黏在後面,從容自若而又冷酷無情的獵殺令人心中陡然生出寒意。李顯雖然親自斷後,可是仍然只能勉強擋著代州軍的攻擊。

李顯心中焦急非常,若是不能迅速和敵軍脫離,雍軍恐怕要慘敗潰散了,李顯心一橫,策馬揚鞭向代州軍前鋒沖去,他身邊的親衛迅速跟上,而緊緊跟著李顯的一隊親衛都拿著皮盾替李顯遮擋箭雨,而端木秋則緊跟在李顯身側,引弓待發。代州軍稍微停滯了一下,似乎有些詫異雍軍為何反而迎頭沖上,可是幾乎是立刻間代州軍陣放緩了速度,前鋒形成了一個半圓,仿佛要將雍軍反攻而來的這支勁旅圍住,而箭矢卻更加密集,想要盡可能的消滅這支敵軍。雖然李顯親衛執盾相護,可是仍然有不少赤衣騎士墜馬隕命。

這時候,端木秋一聲厲喝,弓弦迭響,每聲輕響都有九支羽箭如同幻影一般射入代州軍陣,端木秋號稱銀弓,箭術自然是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就是以騎射見長的代州軍也罕有人能及,一時之間,不少沖鋒在前的代州軍勇士中箭墜馬,代州軍是絕對不會和敵人爭一時之鋒芒的,所以代州軍又放緩了一些速度,而就在這時,李顯已經沖入了代州軍前鋒,馬槊橫掃,鮮血迸現,即使是個人戰力極強的代州軍勇士,也是有所不敵。一時之間,代州軍的攻勢被強行遏制了,雖然這只是暫時的,代州軍的反攻將更加悍勇,可是戰場之上,生死往往在一線之間,任何遲滯都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所以代州軍的主將林碧動了。

剛將一名代州軍士刺落馬下,李顯耳中傳來清脆的鑾鈴聲,然後他便看到雪亮的槍尖刺向自己的咽喉,那一槍突如其來,槍上的紅纓被勁風激蕩,直立得宛如鋼針,李顯手中的馬槊向上格擋,那銀槍頃刻間化成千百條幻影,李顯只覺得馬槊沒有碰到絲毫阻礙,一種力道落空的無力感從心中湧起,然後便覺得雙手虎口劇痛,馬槊被一個強勁的力道向上挑起,如虛似幻卻帶著無窮殺機的槍尖從兩臂之間刺向李顯的胸口。銀槍帶出的勁風帶著無堅不摧的威勢,若被這一槍刺中,雖然有甲胄的保護恐怕也會重傷。不過李顯畢竟是久經沙場的虎將,他將手中的馬槊向前拋出,身子在馬上扭轉,槍尖擦過他的左肋,兩馬錯鐙之際,李顯長身而起,右手抓住從空中墜落的馬槊,順勢刺向敵人,銀槍毫不示弱的架住了馬槊,瞬息之間,撞擊數次,卻是平分秋色,李顯忍不住抬頭望去,那人也正向他往來,四目相對,兩人都是有些愕然。雖然是敵對的主將,可是戰場上主將交鋒乃是罕見之事,兩人交手之前竟是誰都沒有想到會遇到彼此。

林碧目光閃動,對面的敵人面甲並沒有放下,她一眼就認出這人正是雍軍主帥李顯,和上次相見不同,那時的李顯危險而壓抑,仿佛雖是都會擇人而齧的獵豹,可是如今的李顯神色堅毅果決,雖然是戰敗之際,卻仍是沒有一絲灰心沮喪,那一種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氣度,讓林碧也不由心折,那一身火色戰袍已經被鮮血浸透,更襯出李顯的英勇彪悍。

李顯看著對面的敵人,銀槍黑馬,深綠色甲胄,雖然面甲沒有掀起,看不到容顏,可是那雙隔著面甲仍然湛然幽冷的鳳目,以及婀娜矯健的英姿,再加上身後繡著織錦鳳凰的大氅,都顯露了對方的身份。他無聲地道:“嘉平公主。”

幾乎是同時,兩人想起了東海波濤之上,兩人對飲的情景,當時曾有生死無恨之語,雖然有知己之感,可惜兩人卻是敵人。李顯和林碧都是心志堅毅之人,幾乎是一失神之後,又都立刻清醒過來,銀槍和馬槊分開,兩馬錯身而過,兩人幾乎是同時強行策馬回身,一聲清鳴,馬槊和銀槍再次交鋒。這時,兩人親衛已經蜂擁而上,將兩人分隔開來。李顯仰首長嘯,這番沖殺,已經暫時抑止了代州軍的攻勢,達到目的之後,李顯立刻向雍軍後陣追去,在雍軍將領的接應下,飛也似的逃去。或許是逃得多了,雖然馬速極快,戰陣卻是絲毫不亂。

林碧悵然低吟道:“陌路相逢成知己,他年沙場見此心。”然後高聲道:“隨我追,就是追到冀氏,也要取了李顯性命。”代州軍聞言也隨之高呼道:“殺了李顯,殺了李顯。”代州鐵騎徑自向雍軍追去。龍庭飛心中暗暗計算,方才一戰,雖然已經大勝,可是雍軍主力仍然存在,而且若是李顯不死,自己這一戰也不能說是大獲全勝,于是也揚聲道:“諸君,公主帶著代州軍前來助陣,我們豈可落在人後,殺。”北漢軍將士轟然應諾,也向雍軍追殺而去。

上篇:第二十二章 烈火焚城     下篇:第二十四章 戰事如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