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二十六章 四面絕網  
   
第二十六章 四面絕網

夜寒如水,冀氏之野的一座小山村,村民早已被逐走,只留下空蕩蕩的屋舍。數日前,這里有了臨時的主人。村中最寬敞的一間農舍之內,燭影搖紅,燈花乍碎,簡陋的木床上鋪著華麗的臥具,一個青衣書生倚在榻上正慢慢喝著一碗散發著清香的藥湯。

將藥碗遞給榻前侍奉的青衣少年,我一聲長歎道:“人算不如天算!豈料北漢將領如此辣手,宣松之事,真令我痛心疾首,小順子,後來戰事如何?”

小順子低頭道:“龍庭飛對我軍突圍之舉早有防范,我軍從谷口突圍,用投石車和弓箭封住谷口,攔截我軍,谷口狹窄,難以穿行,僅數千人沖出谷口,死于北漢軍重圍之中,余下眾人皆被火焚而死,焦骨遍野,我軍斥候沒有探明宣將軍生死,但是想來恐怕已經死在亂軍之中。”說到此處,見江哲容顏慘淡,他勸慰道:“公子本不是前方將領,這並不是公子的責任,何必愧疚。”

我苦笑道:“並非我自尋煩惱,宣松乃是難得的人才,難得的是能攻能守,千軍易得,一將難求,損失此人,縱然大敗北漢軍,也不過是兩敗俱傷罷了,叫我怎麼不心痛。唉,我雖然也想到敵人可能用火攻,可是沁水河谷樹木稀疏,水流充足,火攻並不容易,所以我也沒有提醒他們注意,可是想不到龍庭飛會用黑油倒入沁水,作為助燃之物,若非蘇將軍發覺,只怕全軍覆沒,龍庭飛果真不同尋常。”說到後來,我越發心中郁悶,不由輕咳了幾聲,小順子連忙捧過茶杯,我就著茶杯喝了一口水,覺得舒坦了許多,又問道:“殿下如何應付下面的戰局的?”

小順子看了一眼手上的薄絹,道:“齊王殿下親率大軍在沁水河谷谷口伏擊,四月二日,谷中火熄之後,龍庭飛留段無敵鎮守沁源,親率北漢軍出谷追擊,被殿下伏擊得手,北漢軍兵力強大,兩軍纏戰半日,殿下退向安澤。四月三日,殿下利用安澤地勢不利于騎兵作戰的條件,使用步軍再次和北漢軍交鋒,並無勝負,四月四日,殿下到了冀氏之北,正在阻擊北漢軍追兵,好讓步軍可以撤回澤州,兩軍對峙已經有兩日了,雖然北漢軍損失慘重,但是殿下也是損失非輕,明日殿下就會全軍撤退,全速行軍,不再和敵軍糾纏。”

我眼中閃過一絲喜色,道:“大勝之後兩次遇挫,想必北漢軍不會輕輕放過我軍的。”

小順子淡淡道:“公子說得是,我聽說北漢軍戰得很凶狠,齊王殿下兩次撤退都幾乎被敵人合圍,這一次撤軍,敵軍不僅會追擊,還是不死不休,就是追入澤州,也不會輕易放過。”

我聞言拊掌道:“齊王殿下果然明白我的心意,龍庭飛本是心性高傲之人,昔日澤州敗戰之後,又被我設計消磨其心志,如今借助大勝,挽回了榮耀和信心,齊王殿下不顧兵力處于弱勢,摧敵鋒銳,龍庭飛必然不能容忍,這一番追擊勢不可擋,卻正是入我彀中。不過若非齊王殿下心志堅毅,百折不回,誰能夠完成這艱難的任務呢?”

這時,赤驥進來稟報道:“公子,長孫將軍在外求見。”

我淡淡道:“請他進來吧。”目光卻望向不可見的遠方,現在正是最重要的時刻,如果龍庭飛生出疑心,撤軍而回,我軍可就是白辛苦了一場。這時的我自然不知道“楚鄉侯病重”這個被誇大的情報帶給北漢軍的影響,它讓北漢軍上層幾乎沒有任何懷疑地沖進了陷阱。

伸手撫摸戰馬被汗水打濕的鬃毛,李顯抬頭望向後方,北漢軍暫時沒有見到影蹤,抬頭看看,日正中天,想必敵軍是准備休息一下吧,這幾日他可是萬分辛苦,挑釁的後果就是敵人的拼死追擊,即使已經將到冀氏,五十里之外就是澤州邊境。不過雖然只有五十里的道路,卻比前面的路程都要艱險,之前逃亡的時候,可以迂回轉進,雖然敵軍有兩倍以上,可是想要圍攻還是比較困難的,只要自己靈活一些,敵軍想要合圍是不可能的。可是接下來的五十里,就只能快馬奔馳了,若是再四處流竄,只怕會被敵軍發覺一只腳已經踏入圈套。

匆匆喂過戰馬,李顯看見後面煙塵再起,振奮精神道:“我們一鼓作氣,回澤州去,不用列陣,大家自己逃吧。”說罷揚鞭策馬沖了出去。荊遲在後陣得知軍令,看看烈日,愁眉苦臉地道:“走吧,誰若是落在後面,可就被敵人合圍了。”

這些日子,李顯和荊遲兩人充分利用了齊王舊部和雍王舊部之間的不合,交替充當沖鋒斷後的角色,因此沖鋒者往往不顧生死,犀利狠辣,斷後者也是渾身帶刺,令敵人不能輕易接近。兩人都是明里暗里的示意下屬,如今敗是敗了,若是再輸給對頭,那麼可是面子里子都沒了。所以雖然連遭慘敗,軍中士氣倒是越來越高漲,若非敵人也是非常的強大,又有代州軍助陣,恐怕混雜半數新兵的北漢軍還會被反咬一口呢。不過盡管如此,兵力上的差距仍然讓雍軍不斷後退,如今已經進入了最後的逃亡階段,李顯又下了潰逃令,所有雍軍都是自顧自地開始潰逃,雖然多年行軍作戰的習慣,讓雍軍仍然保持著一定的軍陣,可是幾乎是漫天遍野的零散軍陣,讓敵人沒有了一定的目標,這也就增加了敵軍在追擊過程中合圍的難度。

追上來的龍庭飛和林碧,看著潰逃的雍軍,都是發出由衷的笑容,五十里路程一馬平川,若是不緊緊追擊,只怕會被雍軍逃回澤州去,不過兩人對于騎兵作戰都是心中有數,也知道這是敵軍最後的手段,潰逃令可以令逃跑的軍隊擁有最快的速度和最不可預測的逃亡方向,可是一旦下了潰逃令,就是只能逃跑不能反擊了,想要全殲敵軍,這是最後也是最佳的機會。龍庭飛眼中閃過堅毅的光芒,道:“碧妹,代州軍馬快,你親自率軍繞到敵軍前面去,我率大軍在後追擊,如今敵軍已經潰逃,不可能有反擊之力了,我們只需留住敵軍大半,就可以達到目的。到時候若是齊王逃了,我們最多直接攻入澤州去。”

林碧輕輕點頭,全殲雍軍是北漢軍將士的一致要求,不說雍軍在沁州的大肆燒殺,只憑著水淹安澤、火燒沁水兩戰,北漢軍雖然大勝,可是卻是犧牲了己方重鎮和境內山川,北漢軍上下都是恨恨不平。而四月二日,當北漢軍穿過余煙未熄的沁水河谷,本以為雍軍已經遠逃的時候,卻被齊王當頭一棒,損失不小,接下來更是被齊王左沖右殺,迂回挑釁,弄得頗為狼狽,軍中上下都想生擒齊王,取得最輝煌的勝利,若是現在退兵,只怕是士卒生怨,將士離心,所以追擊成了唯一的選擇,也是最好的選擇。

林碧接了軍令,帶著代州軍繞開雍軍奔逃的方向,從側面向沁州、澤州邊境趕去,代州軍戰馬精良,又都是騎術高明的戰士,速度要比雍軍和北漢軍主力都快些,正是最適合圍追堵截的軍隊,前番若不是李顯所選的戰場巧妙,又仗著兵力遠遠超過代州軍,幾次強行突破代州軍的防線,而林碧在仍有足夠的機會全殲雍軍之下,也不想損失過重,恐怕雍軍早就被圍殲了,即使如此,代州軍鐵蹄之下,也留下了無數雍軍勇士的尸骨,代州軍馬,天下無雙。

李顯策馬狂奔,現在不需要顧惜馬力了,護在他身旁的親衛卻都是眉頭緊鎖,他們尚不知道澤州方面的接應如何安排,自己敗退沁源之後,他們和後方的聯系就人為的中斷了,所有消息往來,只有李顯一人知曉,在潰逃之際,前途的茫然最令他們心憂,荊遲則是帶著親衛處于潰逃雍軍的尾部,他手上有一支三千人的精騎,維持著比較完整的編制,如果北漢軍追得過于接近的話,他就可以發動反擊,不過北漢軍合圍在望,也不想平白消耗軍力,所以一路上兩軍都沒有發生交戰。而在荊遲身邊多了一個較為陌生的面孔,是一個叫做戴鑰的年輕偏將,上次沁水河谷北面谷口一戰,戴鑰和北漢猛將鹿叔函交戰,雖然是大敗而歸,可是他的敏捷和機靈到讓荊遲頗為贊賞,因此將他留在了身邊。此刻的荊遲自然不知道自己留下的是危險的敵人。

經過艱苦的跋涉,李顯知道已經接近了澤州邊境,他心中一邊嘀咕,怎麼沒有看到接應的軍隊呢,一邊埋頭狂奔,這時候,前面突然有雍軍匆匆奔回,驚道:“殿下,不好了,前面有代州軍攔截。”李顯停住馬匹,心中暗暗苦惱,想不到代州軍馬這麼快,想必他們是沿著雍軍潰逃的外圍趕過來的,自己已經幾乎是在雍軍的前鋒了,還是被代州軍截住,這樣若是沒有援軍,豈不是要全軍覆沒。他可不想奢望在這里沖破代州軍的攔阻,這里不是沁河谷口,阻住谷口就可以擋住北漢軍出來,這里也不是安澤,那里道路泥濘,馬速被拖累得相差不大,這里可是除了秦澤之外,澤州和沁州交界處最適合騎兵作戰的原野啊。李顯心里暗中詛咒江哲道:“姓江的,你若是沒有准備好伏兵,就等著給我收尸吧,本王還沒有嫡出的郡主,你的兒媳婦還沒有出世,若是本王死在這里,作鬼也要咒你兒子一輩子娶不上媳婦。”口中卻是懶洋洋地道:“好了,就在這里彙集軍隊,本王去見見那位嘉平公主。”說罷向前奔去,心道,反正等不到後面的追兵到達,代州軍也不會輕易發動,我不如去見見林碧,說幾句閑話拖延一下時間吧。

林碧站在陣前,代州軍雖然阻到了雍軍前面,可是也是剛剛列陣完畢,全軍上下更是馬困人乏,所以也無心在此時立刻出戰,看到雍軍往後退去,也是並不追趕,林碧休息了一會兒,覺得精力已經恢複,就靜靜等待著決戰時刻的到來。這時候,她眼中看到一支紅色的騎兵,齊王在親衛簇擁下趕到了,隔著百余步距離,確保可以隨時逃跑之後,李顯大聲笑道:“嘉平公主殿下,你率大軍來相助龍將軍,就不想想代州安危,若是蠻人南下,只怕代州將成血海,那麼公主可是得不償失了。”

林碧面上神色一黯,高聲道:“大雍攻我疆土,清野血洗,屠城破關,不比蠻人好到哪里,若是不能留下王爺,代州軍絕不還鄉。”她的聲音清越如同銀鈴,即使是充滿了殺機,也是令人怦然心動。李顯肅容道:“公主何出此言,這些年來,我們兩國征戰不休,你們打過來,就要血洗澤州,我攻過去,自然也要殺人報複,但是代州軍曆來不曾參與兩國征戰,只是守護大好河山不被蠻人侵擾,何必介入這爭權奪勢的無益之戰呢?”

林碧面上一紅,這種想法她也有過,代州軍上下都對雍軍和北漢軍之間的征戰毫無興趣,可是代州軍受北漢國主重恩,如何推卻國主的請求,自己又是國主義女,龍庭飛未婚妻子,怎能拒絕這出兵的要求。見她不好答話,從軍中飛馬奔出一個青年將領,正是林碧兄長林澄山,乃是林遠霆第三子,代州軍將領,他冷冷道:“兩軍作戰,王爺何必多言,若是不想交鋒,王爺只需下馬受縛,想來以王爺身份尊貴,國主也不致相害。”

李顯微微一笑,心道,我李顯豈是受縛之人,再說若是隨云安排妥當,成了階下囚的還不知道是誰呢?也不再言語,策馬向後,退入雍軍之中。雍軍便在距離代州軍二里之外開始集結,代州軍雖然知道,但是一來還沒有恢複過來,二來若是急急進攻,擔心李顯脫逃,所以只是守穩了去路,等著北漢軍主力到達。

雙方對峙了不到小半個時辰,雍軍已經集結了大半,代州軍開始了零星的游獵,不允許雍軍列好軍陣。雙方纏斗了片刻,代州軍驍勇,雍軍雖然也不差,但是很多軍士還落在後面,散漫的軍陣也造不成足夠的威脅,當後方荊遲也趕來之後,雍軍開始向代州軍猛攻,只是被代州軍侵擾之下,戰陣散亂,不免攻擊軟弱。在林碧的指揮下,雍軍很快就不得不再次退後重整。就在這時,後方傳來號角長鳴聲以及鐵蹄踏碎山河的轟鳴聲,雖然隔著很遠,可是林碧卻一眼就看到了那獵獵飛舞的龍庭飛帥旗,代州軍高聲呼喝,不多時,從北漢軍陣中也傳出來相互呼應的長嘯聲,號角聲,北漢騎士的呼喝聲溢滿天地,北漢軍,終于合圍了。

龍庭飛望見李顯的帥旗,終于放下了心事,冷冷道:“傳令,圍殲!”隨著他的一聲號令,決戰開始了,代州軍和北漢軍配合默契,將雍軍圍在當中,雖然北漢軍不過是雍軍的兩倍,但是代州軍擅長游弋獵殺,他們在外圍轉動,一旦有雍軍沖破北漢軍的空隙,就用弓箭射殺,有效地阻止了雍軍突圍的意圖。雍軍雖然苦苦支撐,可是活動的范圍卻是越來越小。這時候,李顯已經暗中痛罵不止了,若是再這樣下去,自己可真要全軍覆沒了。突然一個古怪的念頭湧上心頭,這不會是江哲故意的吧,或者他是奉了皇兄之命想要消減自己的軍力吧。

就在李顯心中惴惴不安的時候,荊遲遭遇到了危機,荊遲素來喜歡親自沖陣,這一次也不例外,可是不同的是,他身邊多了一個心懷不軌之人。

那名偏將戴鑰,在作戰時緊緊跟在荊遲身邊,旁人只當他新得升賞,感恩涕零,一心保護荊遲 罷了,卻不知他是想趁機暗算。對于一個臥底來說,他雖然成功地混入了雍軍,而且成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將領,麾下也有兩千騎兵,可是他還是一個失敗的臥底,因為這次作戰,不要說他,就是軍職再高些的將領,也不清楚實際上的安排,所以他並沒有得到什麼有價值的情報,而且雍軍斥候總哨蘇青十分厲害,讓他根本沒有什麼機會傳遞情報。而他唯一一次冒險送出去的情報讓龍庭飛提前了火攻時間,確實有些價值,可是里面卻混雜了江哲病重的假情報。當然戴鑰現在還不知道這一點,但是李顯夜里提前撤軍,仍然讓戴鑰明白自己的情報再次落到了空處。如今他的任務即將終結,在雍軍全軍覆滅之後,他自然不需要留在荊遲身邊,這樣算起來,他在此戰中基本上沒有立下什麼功勳,懊惱之余,他想到不如趁機殺了荊遲。若是能夠陣斬雍軍的大將,一定可以讓正在奮戰的雍軍失去信心和斗志,雖然有被荊遲親衛圍殺的危險,但是想必主將遇刺的震驚會讓他們短時間內失去反應能力吧,所以他一邊埋頭作戰,一邊尋找著暗殺荊遲的機會。

此刻唯一沒有將心思放在戰場上的,只有林碧和蕭桐兩人,林碧令人將蕭桐召來,憂心忡忡地道:“蕭大人,我方才令軍中斥候刺探澤州方向是否有援軍,可是卻是沒有回應,就連探查軍情的黑鷹也無影無蹤,雖然時間還短,可是我心中始終不安,是不是你親自派人去看看。”

蕭桐心中也是一凜,自從過了安澤,雖然雍軍已經是日暮途窮,可是蕭桐還是派出了不少斥候,原本沒有異常,可是過了冀氏之後,行軍太快,斥候幾乎都來不及回報,所以已經有些時候沒有消息了,如今想來,蕭桐心中生出不祥的預感。可是,真的會有不妥麼,看看被圍的雍軍,雍軍連番慘敗,主帥齊王屢次斷後,連番遇險,若非他身邊的親衛十分高明,中間更有一些江湖高手保護,只怕早就被擒殺了。就是有什麼詭謀,也不需要敵軍主將親自擔任誘敵之人吧,蕭桐心中猶疑,決定再派出得力的斥候四下打探。

蕭桐放心不下,吩咐自己親信的斥候再去刺探,那人從他視野中消失不久,突然澤州方向傳來刺耳的警示聲,蕭桐駭然望去,只見剛剛離去的心腹斥候一邊策馬狂奔,一邊揮舞著手臂,接著,蕭桐感覺到大地開始震蕩,遠處天邊出現了一條黑線,如同雷鳴一般的聲音滾滾而來,然後,蕭桐看到斥候的身軀從馬上軟軟栽倒,可以清晰的看見他背後插著一支利箭。

幾乎所有的人都呆住了,包括心知肚明是怎麼回事的李顯,他剛剛心中生出猜忌,便見到援軍到來,不由又是愧疚又是欣喜。他顧不得嘲笑麾下眾人目瞪口呆的拙樣,高聲喝罵著重整軍陣,和北漢軍迅速脫離,向一側讓開戰場,免得被北漢軍脅裹住。

那條黑線越來越清晰,很快就可以看清最前面戰士的面孔和前方飄揚的旗幟。黑色為底,上面書著“長孫”兩字的帥旗幾乎是第一時刻落入眾人眼中,那如狼似虎的雍軍鐵騎浩浩蕩蕩,帶著從容的殺氣。在距離戰場五百步之外,雍軍鐵騎轟然而止,一員身穿黑色甲胄,外覆同色披風的大將在親衛簇擁下策馬出了軍陣,他舉起右手,手中是金光粲然的長弓,眾目睽睽之下,他抽出一支鷹翎箭,引弓射箭,兩只正在戰場上盤旋的蒼鷹恰好身影重疊,利箭貫穿了一只蒼鷹的身軀,余勢仍在,又貫穿了第二只蒼鷹的身軀,兩鷹應聲而墜。那員大將掀開面甲,露出一張俊偉的面容,長眉鳳目,白面微須,溫雅如同儒士,卻透著森然不可侵犯的凜然氣勢,戰場上一片寂然,除了戰馬喘息和傷兵呻吟的聲音之外再也沒有任何聲響。

那大將高聲喝道:“末將長孫冀,奉大雍皇帝陛下諭令,前來討伐北漢賊軍,若有棄械投降者,可免死罪,若是頑抗,唯死而已。”

李顯終于松了一口氣的同時,卻扼腕罵道:“這個江隨云,真是口風夠緊,本王還以為你不過安排了本王留下的十幾萬大軍,想不到皇兄的老底都掏出來了,居然是長孫冀親至,這次若是不能全殲北漢軍,可就是千古奇聞了。”荊遲也是一片茫然,搔搔亂發道:“長孫也來了,怎麼搞得,這里什麼時候有這麼一支伏兵?”戴鑰見勢悄悄收起了暗器,此刻再刺殺只能是自尋死路。

龍庭飛深吸了一口氣,發出了撤兵的命令,鹿伯言正在他身側,焦急地道:“大將軍,何必退兵呢,敵軍雖然人多勢眾,我軍也是相差不遠,只要我等拼力苦戰,未必會敗。”

龍庭飛微微苦笑,道:“伯言,我也希望如此,可是若是別的將領領軍,也就罷了,我只會以為是齊王求得澤州援軍接應,可是竟是長孫冀親至,此人乃是雍帝親信愛將,本來是拱衛雍都的重臣,如今竟然到了澤州,想來我們是中了敵軍誘敵之計了。李顯夠狠,他連番苦戰就是為了將我們誘到此地,堂堂一個大雍親王,不顧生死到了這種地步,也真令我佩服得五體投地。若是我所料不差,雍軍攻入沁州之初,采用清野之策,就是為了布下這些伏兵,如今我們雖然只見到雍軍一部,但是恐怕身後也已經有了敵軍,唯今之計,只有迅速撤退,希望雍軍來不及合圍,讓我們退回沁源,否則我軍將要全軍覆沒。”

鹿伯言醒悟過來,面上露出戒懼之色,道:“雍軍果然夠狠,安澤水淹,沁源苦戰,沁水火燒,兩次伏擊,敵我兩軍大戰連場,竟然只是為了誘使我軍入伏,大將軍且寬心,就是後面有伏兵,憑著我們十萬鐵騎,未必沒有機會突圍返回沁源。”

龍庭飛也只能接受他的勸慰,這時候,林碧令信使傳信過來道:“敵軍必然四面設伏,代州軍善于攻擊,願為前驅。”

龍庭飛微微一歎道:“希望碧公主能夠來得及突圍,我親自斷後,伯言你們兄弟跟在代州軍之後,若是有敵軍就全力攻擊,若是不能返回沁源,我們都要死在雍軍合圍之中。”

北漢軍的反應極快,幾乎是沒有任何猶豫就開始撤退,長孫冀仿佛未見,策馬上前到了齊王近前,在馬上躬身一禮道:“長孫冀拜見王爺,請恕末將甲胄在身,不便大禮參拜。”

李顯如今已經是大大松了口氣,淡淡道:“長孫將軍,伏兵可都已經安排妥當?”

長孫冀恭敬地道:“王爺放心,左右各有八萬大軍,冀氏之南,有十萬精兵阻住北漢軍歸路,我軍步騎三十六萬,布下天羅地網,敵軍休想逃脫。”

李顯狀似無意地道:“好啊,長孫將軍困住龍庭飛、林碧兩軍,功勞可是大的很,本王十幾萬大軍卻只落得一個慘敗而歸,倒讓本王汗顏。”

長孫冀十分聰明,自然知道這位王爺有了不滿之意,連忙道:“殿下何出此言,若非殿下以身涉險,誘敵深入,豈能困住北漢軍主力,皇上早有吩咐,末將等全部聽從王爺調遣,請王爺盡管吩咐。”

李顯面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他雖然不是爭功之人,可是若是全殲北漢軍的機會給長孫冀奪去,那他可就大大不平了,要知道這些日子以來他受盡戰敗的屈辱,屢次遭遇被敵人擒殺的危險,最希望的就是親手報仇雪恨。見到長孫冀這樣識相,李顯心中十分滿意,但是他不是不識抬舉之人,既然長孫冀如此大度,他也就不急著爭奪軍權,只是淡然道:“我軍疲憊不堪,正需修整,長孫將軍自去合圍即可,不知負責在冀氏阻擊的是哪位將軍,可要提防北漢軍強行突圍啊。”

長孫冀恭敬地道:“是樊文誠、羅章兩位將軍,王爺將他們留在澤州,他們早已摩拳擦掌,末將因為兩位將軍和北漢軍交戰多年,熟悉北漢軍的戰術,所以請他們帶了十萬澤州軍在冀氏攔截。”

李顯滿意地點點頭,道:“好了,你去安排合圍吧,隨云在何處,本王要和他商議軍務。”

這時候荊遲噗哧一笑,撤退的一路上,荊遲已經不止一次聽到李顯暗中嘀咕,說是要和江哲算帳,什麼商議軍務,不過是借口罷了。他這一笑,可讓李顯生出惱意,上下打量了荊遲半晌,看得荊遲心驚膽戰,李顯才緩緩道:“荊將軍也和本王一起去吧,荊將軍這次厲害得很,將北漢境內攪得翻天覆地,屠城血洗,殺人如麻,不知道你的江先生聽了怎麼想?”

荊遲一聽立刻面色蒼白,當日江哲傳授軍法,曾經說過,最不喜沒有理由的屠殺,自己這次任性而行,壞了大雍軍規,將來敘功的時候不免要受到朝廷責難,不過這畢竟是以後的事情,如今卻要先面對先生,不知道這次會否讓自己抄書抄到白頭,想到這里,不由滿面愁容。李顯卻不管他,令長孫冀派親衛引路,自行離去了。荊遲垂頭喪氣地想要跟上,目光落到長孫冀身上,突然露出得意的笑容。

送走了齊王,長孫冀的面上神色風情云淡,從容發出軍令,他率領的雍軍開始向前逼近,若是此刻有人能夠從蒼穹俯視,便可看到,在北漢軍兩側,兩支雍軍正在向中心逼近,而從冀氏方向,一支雍軍堵住了北漢軍退兵之路,百里方圓之內,三十六萬雍軍不急不緩地合攏,並且開始縮小包圍圈,北漢軍已經陷入了羅網,雖然仍有一戰之力,卻是再沒有任何生路。

上篇:第二十五章 火燒沁水     下篇:第二十七章 杏花疏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