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二十八章 安排香餌  
   
第二十八章 安排香餌

四月初十,雍都得軍報,僅言雍軍沁水河谷慘敗事,太宗聞訊怒,率軍征北漢,留太子監國,親赴潼關。

——《資治通鑒·雍紀三》

沁源城,處理完繁雜的軍務,段無敵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軀,自從上次毒傷之後,雖然傷勢已經痊愈,但是仍然有氣虛體弱之感,這一次他奉命留守沁源,整日忙著情理沁水河谷,以防萬一兵敗之後可以退守此地,所以他這幾日幾乎是目不交睫,前線的軍報每日送達,段無敵知道北漢軍銜尾追擊,雍軍已經潰逃,只是今日到了這番時候,怎麼卻不見軍報傳來,段無敵心中憂慮萬分,只是這里距離冀氏足有百里有余,雖然他已派了斥候前去探察,但是若果真前方出了問題,自己也不可能在明日清晨之前得到消息。

在書房里面轉了幾圈,段無敵心中終究是有些不安,靈光一閃,他想起一個人來,這人身份不同尋常,或許對這種迷霧中的戰況有些獨到的見解,雖然這人絕不會輕易說出來,但是還是有機會套出一些口風的。想到這里,他喚來親衛,向太守府後面的地牢走去。

段無敵沿著青石甬道向下緩行,兩側的牆壁陰冷潮濕,在接近地面的地方甚至長了青苔,除了火把明滅的光芒之外,看不到一絲天光,這里是監押重犯的所在,內外戒備森嚴,就是一只老鼠,也難以逃脫出去。走到甬道盡頭,是一扇精鋼的鐵門,只是或許是時日久了,上面有一層斑斑的鐵鏽。守門的兩個軍士躬身一禮。

段無敵低聲問道:“犯人情況如何?”

一個軍士答道:“啟稟將軍,他自從醒來之後就沉默不語,不過不曾反抗,現在已經可以起身,但是不能行走。”

段無敵點點頭,令他們打開鐵門,門一開,一股濃厚的藥材氣味混雜著潮氣沖了出來,段無敵微微皺眉,走了進去。囚牢大概兩丈方圓,只有一張石床擺在正對面,上面鋪著厚厚的稻草,散發著潮氣,牆壁上延伸出一條鐵鏈,末端的鐐銬將坐在石床上的那人手腳鎖住,令此人行動難以超出鐵鏈的范圍。那人身上一襲粗布囚衣,身上有不少布條包裹的傷口,顯然是身負重傷,他的長發散落在面容前,看不到相貌,可是從發隙中可以看到他的左臉也裹著白布,這人形容狼狽,但是他坐在那里,卻仍然是身姿挺拔,更帶著從容不迫的氣度,雖然身處囚牢,卻全然沒有一絲戒懼和頹喪。

段無敵輕輕皺眉,此人身受火傷,這地牢之內實在不適合他,只是此人乃是雍軍大將,自己也不便優容于他。走到床前,段無敵說道:“宣將軍,傷勢可好轉了些麼?”

那人抬起頭來,抬起右手撥開覆面的長發,露出一張憔悴的面容,左側面頰包著白布,但仍然可以看到燒傷的痕跡,但是相貌宛然,正是宣松宣常青。他微微一笑,道:“原來是段將軍,在下傷勢並未惡化,多謝將軍遣軍師診治。”

段無敵輕輕一歎,當日雍軍奮不顧身地想沖出谷口,卻被大將軍下令以弓弩封住去路,萬余雍軍盡死火中,打掃戰場的時候,卻發覺宣松被十數親衛壓在身下,以身軀鮮血護住,這等身份的雍軍將領被俘乃是近年來罕見之事,故而龍庭飛下令將其囚禁起來,並且命令軍醫替他診治。宣松蘇醒之時,龍庭飛已經率兵出發,段無敵本也有心從宣松口中得知一些雍軍軍機,可是宣松醒來之後幾乎默然不語,雖然沒有尋死之意,可是也全然沒有屈服之心,段無敵又是軍務繁忙,宣松又是傷勢未愈,也就沒有在這上面下功夫。可是如今軍情不明,就不容段無敵心慈手軟,需得想法設法從宣松口中得知雍軍的機密了。

宣松淡淡的望著有些出神的段無敵,他心中明白此人來意,雖然在這個囚牢之中不見天日,可是根據飲食的次數可以知道大約的日子,再加上自己重傷昏迷的時間,想必如今北漢軍已經入伏了吧,看來現在段無敵尚未得到准確的情報,只是發覺不妥罷了。從戰場上死里逃生,宣松心中除了痛惜赴死的軍士之外,全無殉死之心,只因齊王臨去之時那一句話,若是能夠重回雍軍,縱然受些屈辱也是值得的,不過若是北漢將領想從自己口中問出什麼軍機,那可是休想,自己雖然翼求重新上陣作戰,但又豈是貪生怕死之輩。想到此處,宣松開口道:“段將軍可知道宣某為何苟延殘喘至今?”

段無敵心中一動,道:“段某想宣將軍不是屈膝投降之人,必然是想重見大雍旌旗。”

宣松微笑道:“宣某自幼熟讀兵書,只是武藝平平,大雍軍中原本最重騎射武藝,因此宣某雖然很想領軍作戰,但是苦無機緣,也是宣某運氣不錯,先在荊遲將軍麾下為參軍,荊遲將軍性子豁達,不計較權力分散,允許宣某領軍,後來又得到監軍大人和齊王殿下賞識,秦澤一戰,宣某名動天下,這才做了將軍。這番功名來之不易,宣某心中長存感懷之念,因此當日龍大將軍火燒沁水,宣某明知九死一生,仍然率軍赴死。”

段無敵皺眉道:“其實當日你們的齊王殿下已經率軍遠走,你們趕不及撤退,何妨投降,可惜宣將軍執迷不悟,至令兩萬勇士死于火海之中,宣將軍于心何忍?”

宣松淡淡道:“段將軍此言差矣,雖說當日尚可屈膝乞命,但是我大雍勇士豈是貪生畏死之人,若是如此,只怕雖然苟活于世,卻是再無面目見人。有些事情就是如此,難道段將軍身處絕境之中,就會為了顧惜手下軍士的性命而投降麼?”

段無敵無語,若是他能夠如此,又何必和大雍苦苦作戰,明明知道局勢不利,卻仍要千辛百苦極力周旋,有些事情看似只是退讓一步,但那一步卻是終究退讓不得。他也明白宣松言下之意,是不要奢望從他口中問出什麼軍機,但是這是唯一的途徑,讓他如何能夠輕輕放棄,想來想去,唯有旁敲側擊,希望能夠多了解一些端倪。想到此處,段無敵恭敬地道:“是段某孟浪了,宣將軍乃是忠義之人,斷不會自汙,段某也不願自尋沒趣,不過此地是在不適合養傷,段某之意,請宣將軍到舍下養傷,不知尊意如何?”

宣松知他不過是想要迂回行事,自己就是不願,也難以阻止他的好意,何況他不是迂腐之人,因此只是笑道:“如此宣某就多謝了。”

段無敵心中微喜,令親兵將宣松扶持出了地牢,送到自己住處,尋了一間關防嚴密的居室讓宣松養傷,不論是否能夠軟化此人心防,只是心中的敬意,已經足以讓段無敵如此做了。

可惜壞消息來得太快了,當斥候回報冀氏之南出現雍軍大軍,龍將軍已經被圍之時,段無敵幾乎是驚呆了,坐立不安地將所有能夠得到的情報翻閱一遍,段無敵無奈地發覺,北漢唯一的機動軍力已經被困,而自己手上只有數萬步兵,守城尚可,想要救援卻是無能為力。他只覺得渾身上下似乎所有的氣力都被這壞消息擊潰,怔怔想了片刻,他下令封鎖消息,立刻令人密報國主此地軍情,增強沁源的防衛,再將一切他可以做的事情做完之後,他走進了宣松被軟禁的居處。

此刻的宣松已經換了乾淨的衣袍,倚在軟塌上靜養傷勢,段無敵走進去的時候,他正拿著一本古籍看的津津有味。聽到段無敵的腳步聲,他抬起頭,看見段無敵面色凝重,眼中透著冰寒的殺意,心中一動,猜到可能是北漢軍被困的軍情傳回,放下書冊,宣松淡淡道:“段將軍神色不安,可是前方有不妥之處?”

段無敵深深地望了宣松一眼,道:“宣將軍乃是軍中大將,又得楚鄉侯信任,莫非不知今日之事麼?”

宣松淡然道:“楚鄉侯智深勇沉,胸中藏有百萬甲兵,他的計策我焉能知曉,不過若論廟算,北漢國中控無人是他敵手,大將軍雖然用兵如神,可惜限于兵力局勢,縱然十戰九勝,這最後一敗已可傾國。”

段無敵只覺心中一痛,原本仍然存有的一絲不切實際的幻想破滅無蹤,他按住腰間佩劍,恨不得一劍將眼前之人殺死,可是良久,他終于消退殺機,冷冷道:“大將軍帶十萬鐵騎,又有嘉平公主輔佐,雖然被困,但是也不是輕易就可以吃掉的,戰局未必沒有轉機,宣將軍還是不要高興過早的好。”

宣松眼中寒光一閃,道:“大將軍輕騎遠襲,身邊最多不過是兩日糧草,不知道能支持幾日?”

段無敵眼中閃過一絲僥幸,距他得到的情報,在雍軍合圍之前,負責運送輜重糧草的水軍已經進入了包圍圈,並且和龍庭飛大軍彙合,雖然水軍不可能突出重圍,但是龍庭飛身邊至少有半月糧草,若是節省一些,可以再拖延一些時間,雖然北漢軍被困,可是未必沒有突圍的希望。只是這些事情他當然不願對宣松明言,不過為了繼續套出一些情報,段無敵嘲諷地道:“大將軍身邊糧草是否充足不勞宣將軍費心,只是雍帝大軍輕出,雖然至今方露端倪,可是如今已經是人盡皆知,只怕雍帝會後悔莫及。”

宣松知他暗指南楚虎視眈眈,以及東川不穩之事,只是這些事情如何處置卻非他所知,因此只是笑道:“代州軍南下,不知雁門局勢若何?”

段無敵一滯,代州局勢緊張,這他也不是不清楚,只是此事他也無能為力,想到此處,段無敵不由微微苦笑,想及自己不過是一個普通將領,難以掌控大局,如今局勢糜爛至此,自己更是回天無力,唯一能做的就是向國主求援,以及盡力守住沁源城罷了。

望著段無敵離去之時略現悲涼的背影,宣松淡淡一笑,他明白此人的心思,只是北漢大廈將傾,又豈是數人之力可以力挽狂瀾的,只是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希望生還,說不定北漢朝廷為了堅定不妥協的心志,會下令將自己陣前出斬也不一定吧。

大雍帝都,昭台閣中,黃充嬡黃璃喜上眉梢,一針一線繡著明黃色的龍袍,這些日子皇上對她頗為寵愛,屢屢臨幸,她本是沒有什麼主見心機的女子,早就從前苦惱拋卻,每日里只是費盡心思討好李贄,希望能夠多獲一些寵愛罷了。

正在她凝神刺繡的時候,她的心腹侍女嬋兒捧著茶點走了進來,見到黃充嬡專心致志的神情,她眼中閃過一絲鄙夷,卻轉而化成笑容,上前施禮道:“娘娘的繡工越發出神入化了,這云龍當真是要破衣而飛,皇上見了定然是十分歡喜。”

黃充嬡輕笑道:“我這點繡工比不上表姐的一點皮毛,表姐乃是舊蜀繡工第一人,她繡得龍袍才是活靈活現呢。”

正說到此處,門外傳來一個爽朗的笑聲道:“是麼,愛妃是否太謙了,你的繡工朕看著已經是很不錯了。”

黃璃欣喜地抬起頭,正看見李贄走了進來,身後緊跟著宋晚,她連忙上前行禮,被李贄一把攙起。李贄拿起繡到一半的龍袍,一邊看著上面精美的繡工,一邊道:“怎麼,你的表姐繡工比你更出色麼?”

黃璃眼中流光溢彩,道:“那是當然,天下四大名繡,蘇繡第一人乃是南楚顧繡娘,湘繡第一人乃是大雍薛綾衣,閩繡乃是南閩越青煙,蜀繡第一人就是臣妾的表姐宋影,臣妾少時曾經跟著表姐學過刺繡,只是天分才情遠遠不如,若是表姐在雍都,臣妾必定求她替皇上繡一件龍袍。”

李贄若有所思地道:“閩繡,越青煙,可是東海侯新婦麼?”

黃璃眼中閃過迷茫之色,道:“臣妾不知,只是聽人說南閩越青煙,最喜歡仿繡字畫,筆意畫風宛若原作,只是越小姐乃是名門閨秀,作品極少,若是能夠得到一件,往往珍藏不露,所以臣妾竟然是沒有見過。”

李贄笑道:“若真是朕所想之人,倒也容易,將來必然讓她送一副刺繡給你,不過你的表姐也是名繡,不知道如今何在?”

黃璃臉色一變,偷眼望了李贄一眼,低頭道:“臣妾的表姐原本是蜀主尚衣女官,蜀亡後遣散回家,兩年前為慶王爺納入府中。”

李贄的眉頭不經意輕皺了一下,道:“原來如此,宋晚,慶王的正妃側妃中可有此女?”

宋晚望了黃璃一眼,道:“稟皇上,並無此女,想必此女只是慶王殿下侍妾身份,所以並沒有稟明宗人府。”

李贄點點頭,笑道:“不妨事,改日朕下旨給宋氏側妃的名份就是。”

黃璃大喜,下拜道:“臣妾代表姐叩謝皇上恩典。”

李贄將她攙起,見她容光豔麗,歡喜無限,心中也是一柔,將她輕輕攬入懷中,黃璃身子軟弱無力,面色羞紅,宋晚和嬋兒識趣地推了出去。正在兩人情意綿綿之際,宋晚突然神色緊張地沖了進來,叩首道:“皇上,澤州有八百里加急軍情稟告。”

李贄臉上的懊惱立刻被驚容取代,松開黃璃,也顧不上還是在妃嬪寢宮,上前接過軍報,一看之下,身軀搖搖欲墜,面色更是蒼白如雪,半晌拂袖而出,宋晚匆匆跟上。黃璃大驚,連忙跪送李贄離去。等到李贄離開之後,嬋兒驚惶地走了進來,問道:“娘娘,怎麼皇上氣沖沖就走了,莫不是娘娘伺候不周?”

黃璃搖頭道:“不是的,皇上突然接到了澤州的折子,就這樣走了,看皇上神情,想必是前方有什麼事情惹惱了皇上。”

嬋兒神色一動,道:“娘娘,皇上這樣煩惱,娘娘不妨去打聽一下,以免言語中不小心觸及皇上的心事。”

黃璃苦惱地道:“可是本宮如何打聽呢,這種事情若是本宮過于用心,恐怕會被皇後娘娘責備。”

嬋兒笑道:“這有何難,娘娘不是感激皇後的愛護麼,不妨現在去見皇後娘娘,就說是皇上突然怒氣大發,您擔心皇上氣壞了身子,求皇後娘娘去探問一下,等到事後再問皇後娘娘是何事不就行了,皇後娘娘慈悲和藹,一定不會瞞著娘娘的。”

黃璃心想也是,起身道:“你伺候本宮梳妝,本宮這就去向皇後娘娘請安。”嬋兒大喜,連忙上前幫助黃璃梳妝,只是黃璃卻看不見嬋兒嘴角的惡毒微笑。

等到黃璃從皇後宮中回來之時,已經是愁容滿面,她對著嬋兒抱怨道:“這顆怎麼好,澤州又打了敗仗,聽說是代州軍出現了,齊王殿下敗退三十里,又被一把大火燒得慘敗,好像還有一位將軍獨立斷後以至生死不明,齊王殿下不是有數的名將麼,還有那位據說才智過人的江駙馬相助,卻敗得這樣慘,皇後娘娘說,皇上正在召集重臣,准備親自出征了,唉,皇上乃是萬金之體,何必要親征呢,朝廷又不是沒有將軍了。雖然前些日子長孫將軍被派出去防著南楚,可是不是還有秦將軍他們麼?”

嬋兒勸慰道:“娘娘,皇上從前乃是大雍第一名將,若是親征,必然是馬到功成,娘娘不若將龍袍快些繡好,若是趕得及讓皇上出征的時候穿上,那該多好啊。”

黃璃聽了連連點頭,連忙拿起未完成的龍袍開始飛針走線,嬋兒見她專心致志,顧不上自己,便悄悄走出去,托詞去了禦膳房,當夜,李贄即將親征的情報傳去了東川。

文華殿之外,自從方才幾位朝中重臣進去之後,所有內侍和宮女都被逐出殿外,這些人都是戰戰兢兢,誰不知道方才皇上在殿內大發雷霆,若是此刻觸怒了皇上,只怕性命堪憂,即使是在明君聖主眼中,他們這些人的性命也不過是賤若螻蟻罷了,天子之怒,非同小可。這些人卻萬萬想不到,文華殿之內的氣氛並不像他們想象的那般緊張。事實上,李贄是面帶笑容的坐在龍書案之後,看著一封密折,那是齊王李顯和楚鄉侯江哲聯名上的密折,是通過最隱秘的渠道遞上來的。

鄭暇、石彧、董志、管休、苟廉,還有秦彝和程殊都被李贄召來殿中,這樣的格局更讓人相信前方的確出現了緊急軍情,就是秦彝和程殊被特旨召來的時候也是心中不安,直到得知內情才放下心來。

李贄放下密折,喜悅地道:“六弟和隨云果然不負朕望,如今北漢軍已經入伏,大局已定,六弟不畏艱險,舍生忘死,朕心中甚是安慰。”

石彧笑道:“陛下為北漢之戰籌謀良久,長孫將軍雖說是托詞支援裴將軍,但是三十萬大軍無聲無息地趕赴澤州,陛下可是費盡了心思,如今總算是將北漢軍主力困住,憑著齊王殿下的用兵手段,龍庭飛就是在用兵如神也不可能突圍,而且代州軍主力也陷入重圍,這對將來取得代州甚是有利。”

秦彝皺眉道:“代州林遠霆我也見過,此人英勇豪邁,剛烈忠義,若是想要降服此人甚是為難,可是代州林氏有功于黎民社稷,在代州的名望聲威如日中天,若是林氏堅不投降,只怕是陛下要為難了。”

苟廉道:“信國公所慮雖然極是,不過代州林氏雖然聲名赫赫,卻是因為他們時代守衛代州,抵禦蠻人,對他們來說,守衛鄉梓乃是最重要的事情,所以當初雖然他們不滿北漢先主自立,最後仍然降服,就是因為他們不願兩面樹敵,只需將代州和晉陽分隔開來,等到攻破晉陽,北漢亡國,林家終究會屈服的,或許他們會抗拒大雍的統治,但是卻不會和朝廷為敵。”

李贄點頭道:“雖然如此,朕更希望林家能夠心甘情願的歸順大雍,林家世鎮代州,抵禦蠻族,功勞卓著,將來大雍一統天下,還需良將鎮守代州,林家乃是不二人選,朕已傳書齊王,令他一定要保住嘉平公主林碧的性命,對代州軍也要以迫降為主。”

鄭暇恭敬地道:“陛下聖明,代州林家雖然有割據之嫌,但是代代都是忠心王事的良將,且無野心,若能招撫,定然是北疆屏障,不過若想林家歸降,最好的法子還是迫降北漢王室之後,令北漢主寫書勸降,若是以大軍壓境,代州軍必然奮起反抗,若是兩軍交戰損失慘重,不利于將來對代州的安撫。”

李贄道:“朕意也是如此,這次朕決意親征,雖然也有誘敵之意,但是首要的目的還是平定北漢大局,齊王雖然英勇,但是對于政務從來漠不關心,隨云體弱,不堪勞累,平漢之後諸般事務千頭萬緒,都需朕作主才行。”

對于李贄親征,鄭暇等人並不反對,不說李贄本就是大雍的軍神,出征得勝乃是理所當然之事,就是為了齊王,李贄親赴北漢戰場也是利多弊少,這次作戰雖然齊王戰績並不顯著,可是若非他以身涉險,誘使北漢軍投入陷阱,也不會有現在的局面,等到齊王殲滅北漢軍之後,就可以北上晉陽,攻破北漢都城,這樣的功勞,對于齊王來說太重了。若是李贄親自指揮平定北漢的最後一戰,這不論是對大雍還是對齊王,都是更為合適的處置方式。更何況李贄親征還有誘蛇出動的作用,與其讓東川慶王在大雍最脆弱的時候發難,不如讓他在朝廷選定的時間發難更為穩妥。

正在李贄和諸人商討親征事宜的時候,宋晚悄無聲息地走進殿內,承上一封密折,李贄接過之後,劍眉一軒,道:“是夏侯的折子,他那里早已經安排妥當,隨時可以發動,這是向朕請示來了。”

聽到夏侯沅峰的名字,眾人都忍不住輕輕皺眉,雖然這幾年夏侯沅峰已經成了雍帝的親信,可是這個昔日豐神如玉的英俊青年在眾人心中早已經成了黑暗中的陰影,夏侯沅峰陰險狠辣的手段也令眾人多有詬病,但是明鑒司在李贄心中的地位眾人是知道的,而且夏侯沅峰身後還有江哲的影子在。雖然江哲並未插手明鑒司的事情,可是夏侯沅峰昔日本是通過江哲投效雍王的,而他的副手劉華正是江哲舊日的心腹侍從,夏侯沅峰又是明里暗里對江哲十分尊敬,所以眾人早就隱隱將他當成了江哲一系的勢力。

雖然如此,聽到最大的心腹隱患即將被清除,眾人面上都露出了滿意的神情,李贄放下密折,心中卻有著淡淡的憂慮,夏侯沅峰的密折里面暗示,將要趁機接管江哲在舊蜀的秘密勢力。在李贄本心來說,當東川落入他的掌握之後,他也不希望還有獨立于他的控制之外的勢力存在,而錦繡盟,無論江哲對這個力量掌控程度如何,畢竟還是一個叛逆組織,李贄唯一擔心的就是,這是否會引起江哲的不滿呢?

上篇:第二十七章 杏花疏影     下篇:第二十九章 壯士斷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