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二十九章 壯士斷腕  
   
第二十九章 壯士斷腕

四月十五日,太宗出潼關,旌旗所指,無不望風而遁,勢如破竹。

同日,慶王于南鄭誓師起兵,立蜀王遺腹子孟旭為國主,立誓恢複蜀國,舊蜀遺臣數百,皆涕淚俱下,俯首拜服。

四月十六日,慶王破散關,天下震動。

——《資治通鑒·雍紀三》

散關城上,慶王李康望著城內衣甲鮮明的軍士,不由發出由衷的微笑,這些年來的經營,加上威逼利誘,終于將這支大雍的軍隊牢牢控制在手中,再加上東川豪門集結私兵組成的五萬大軍,擁軍十五萬的東川,足可以占據大雍的根基所在——關中,昔日大雍選擇攻蜀,很大的因素就是因為蜀國占據漢中地,據陽平關,只需攻破散關,就可以進入關中。這樣的威脅讓大雍朝廷時刻覺得頭上懸著一柄利劍,雖然蜀國王室一心苟安,也不能消除大雍的戒懼,如今自己輕而易舉得到了散關,西有散關,東有葭萌關,掌握東川肥沃之地,勝可以得關中,奠立帝業之基,敗可以退守東川,冷眼旁觀諸侯紛爭,比起作一個永遠與皇位絕緣的大雍親王,這才是自己夢寐以求的成就。

正在李康浮想聯翩的時候,身後傳來一個綿軟甜美的聲音道:“王爺,春寒料峭,怎不披上妾身送您的披風。”

李康心中一暖,回過頭去,果然見到一個素衣少婦向自己走來,雖然因為在軍中的緣故,這少婦身上的衣著十分簡約素雅,青墨一般的烏絲綰著云螺髻,只用一枚金環束在底部,身姿婀娜,行動如柳,容顏秀美,宛若池中之蓮,天然美態已足傾國傾城。那少婦嫣然一笑,襝衽一禮,李康伸手將她攙起,笑道:“卿也太小心了,本王身子強健,這小小春寒,哪里需要什麼披風呢?”少婦嗔道:“王爺軍務繁忙,目不交睫,妾身無能相助,自然只有盡心竭力,照料王爺的身子,王爺乃是千金之體,若是受了風寒,豈不有礙大業。”說罷,從身後一個勁裝侍女手中取過一襲白色蜀錦的披風親手替李康系上,那披風上刺繡著金色的貔貅,栩栩如生,李康微笑著任憑這女子施為。那女子系好披風,無意中一抬頭,看見李康眼中滿溢的柔情,玉顏飛紅,低頭道:“妾身告退,請王爺珍重身體。”言罷轉身離去,李康雖然很想她陪在身邊,但是現在軍務在身,而且出征帶著侍妾已經是頗為不妥,若是自己再兒女情長,只怕是有礙軍心,所以他只是目送愛妾離去。

就在那少婦即將步下城樓的時候,一個相貌平常的青年匆匆走上,看見那少婦,青年避過一旁行了一禮,少婦微笑頷首,帶著侍女走了下去,那青年這才走到慶王面前,稟道:“王爺,散關之內已經全被我軍控制,所有被俘雍軍都已經關押起來,不過末將審訊之後得知,散關守將李宗勳在關破之時已經逃走,也沒有見到明鑒司的蹤影,請問王爺是否需要派兵追殺,散關副將獻關有功,尚在等待王爺召見。”

李康眼中閃過一絲遺憾的神色,道:“可惜了,李宗勳也是一員良將,對散關又是了如指掌,若是將他擊殺,能省下不少麻煩,明鑒司最擅驅利避害,逃走也不稀奇,不過這次你們收買內應,里應外合破了散關,明鑒司必然受到重責,這也夠了。”對于錦繡盟的成績,李康十分滿意,先是截斷關中和東川的通路,令自己穩穩地將東川大權掌控在手中,又通過威逼利誘,收買了散關副將,使得自己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散關,這樣的功勞終于讓李康放下了對于錦繡盟的最後一絲戒心。

這時,葉天秀匆匆趕來,他是李康的心腹,這次被李康任命為刺奸,專司監察軍中將校,現在慶王麾下的軍隊由舊蜀豪門的私兵和大雍軍隊組成,矛盾叢生,軍心也頗有不穩之處,所以葉天秀十分忙碌,慶王原本的密諜人員幾乎都用在這上面,一來是李康畢竟更信任自己一手選拔的人員,二來這樣也可以讓錦繡盟相信李康的誠意,更加盡心,再說對外的情報探察本就是錦繡盟的長處,當然李康也保留著一支針對長安的秘密情報力量。除此之外,李康心知肚明,在這亂世,只有手握軍權,才能穩如泰山,所以他全力控制軍隊,只有軍權穩固,就不擔心舊蜀勢力和錦繡盟有什麼不妥之處。

李康聽葉天秀將軍中情形彙報之後,滿意地道:“天秀你辛苦了,現在我們起事的情報只怕已經傳到長安,雖然李贄親征去了,雖然父皇已經不理事,可是還有李駿監國、石彧輔政,更有秦彝和程殊這些老將在長安,我軍只能穩紮穩打,我已經決定親自率軍攻陳倉,現在北漢那邊戰局對大雍不利,我倒要看看雍庭如何兩面對敵。”

葉天秀聽到李康以雍庭稱呼大雍朝廷,知道王爺已經是徹底和大雍絕情絕義,其實葉天秀心中並不希望李康如此做,身為大雍親王,權勢富貴已經是天下少見,何必還要起兵謀反,不過他深受李康知遇之恩,也就顧不得什麼大義了,李康話音一落,葉天秀便道:“陳倉守將陰囹乃是李贄心腹愛將,用兵謹慎,擅于守城,陳倉只怕難攻。”

李康笑道:“不妨事,錦繡盟刺客已經混入陳倉,只要等到陳倉被我們攻得筋疲力盡之時,就可尋隙將陰囹刺殺,到時候陳倉必然混亂,我們就可以攻破堅城。再說現在雍庭的心思只怕大半放在北漢,這里只怕顧不上呢,倒是我們攻下陳倉之後,進兵渭南之後,拱衛三秦的那幾十萬大軍恐怕都會壓過來。”

葉天秀道:“恐怕信國公秦老將軍會隨軍而至,秦老將軍身經百戰,甚得軍心,我們只怕難以取勝。”

李康冷笑道:“秦彝已經老了,自從秦青死後,此人銳氣全消,已不足慮,再說龍庭飛用兵如神,輕取李顯,就是李贄去了,難道還能力挽狂瀾,我們只需多耗上些日子,必能有所斬獲,就是我們最後不得已退回陳倉,也是足可告慰。”

聽上官彥密報之後,霍義心中生出淡淡的嘲諷,李康打得如意算盤,螳螂捕蟬,不知黃雀在後,他怎知身邊一切已經被我們所滲透,北漢方面明鑒司成績卓著,將晉陽和東川的情報截斷,即使偶然有些消息傳了過來,也被自己憑著錦繡盟在慶王身邊的力量截獲,長安方面慶王的情報渠道更是已經落入明鑒司監控,源源不斷的假情報讓慶王已經有些得意忘形,渾然忘記自己的對手是多麼可怕的人物。

上官彥望著霍義略帶嘲諷的微笑,心中一陣冰寒,前些日子他從義父那里得到訊息,義弟顧英突然失蹤,他和熊暴想來想去,都覺得義弟恐怕是落入了陳稹等人的控制,所謂失蹤不過是為了更加嚴密的控制顧甯的勢力罷了,他曾經旁敲側擊問過霍義,卻是只得到意味深長的微笑,無奈之下,他更是不敢違背霍義的命令。義父只有這一個親生愛子,若是有所損傷,讓自己如何可以安心,所以即使霍義的命令再古怪,他和熊暴也不敢違抗,即使是讓他在擔任侍衛的時候監視慶王的舉動。望著霍義若有所思的面容,上官彥只覺得心思漸漸沉入悲哀,什麼時候他可以擺脫這些可怕的人物,什麼時候他能夠恢複平靜的生活,複國這種鏡花水月的事情為什麼要自己付出一切,現在所謂的複國不過是將蜀人綁在了大雍內訌的戰車上,他不知道這有什麼意義。

霍義遣走上官彥,面色又變得陰沉下來,雖然現在一切都很順利,可是想到陳稹傳來的消息,他心中忍不住生出殺意,夏侯沅峰憑什麼提出這個要求,沒有錦繡盟,明鑒司在東川能這麼順利麼,現在倒好,他居然要過河拆橋,若非不知公子意下如何,他早就想和夏侯沅峰翻臉了。強壓下心中怒火,霍義再次將心思放到慶王身上,無意中目光一閃,看到一個素影向城頭走去,想必是那位宋夫人去請慶王下去用飯吧。

想到這位宋夫人,霍義心中生出煩躁之意,其實說起來這位宋夫人賢淑溫婉,又有一手出色的刺繡技藝,慶王對其寵愛非常,雖然因為宋夫人尚無子女,沒有晉位側妃,可是慶王將這位宋夫人時刻帶在身邊,就是出兵也是如此,就知道慶王對其的愛寵。而且這位宋夫人全無一般女子的矯揉造作,對待他們這些慶王的下屬禮數周到,落落大方,可是霍義卻始終覺得這個女子帶給自己很沉重的壓力。她那雙盈盈秋水一般的明眸望向自己的時候,總是帶著信賴和懇求,似乎希望自己盡心竭力輔佐慶王,而她的一言一笑都是那樣楚楚動人,卻讓霍義心中平白生出危險的感覺。若是動手之時,需要先殺了宋夫人,這是霍義心中的決定,他始終覺得,宋夫人將是自己最大的阻礙。

宋影抬頭望向城頭,看到李康神采飛揚的模樣,不由停住了腳步,雖然已經年盡四旬,但是因為學武的緣故,李康的容貌仍然如同三十許人,只是多了幾分曆經滄桑的深沉,俊朗的容貌更令人心中生出傾慕之心。從未想到自己會傾心愛戀一個男子,宋影唇邊露出淡淡的笑意。十五歲及笈之時,便因為繡工出眾而被選入蜀宮做了尚衣女官,蜀王寵愛金蓮夫人,對自己絲毫無意,而自己也瞧不起暮氣沉沉的蜀王,就這樣似水年華空流逝。原本以為一生就這樣度過,誰知道蜀國滅亡,雍王下令遣散蜀宮宮女,自己得以還家。摽梅已過,不願為俗人妻妾,故而自己選擇了孤身一人,可是就在姨夫的盛宴上,自己見到了慶王李康。至今仍然記得初相見時,李康那灼灼的目光,之後李康更是想法設法和自己相見,只為求得自己允諾下嫁。一見已將心相許,這般珍愛終于讓自己動了心,動了情,雖然李康礙于局勢,不便將自己立為側妃,以免落下和東川世家聯姻的話柄,但是無數次在枕前耳邊傾訴衷情,卻讓她越發沉醉。

宋影望著那峻挺的身影,心中暗道,這樣的人本應該立在千萬人之上,即使前方的路再險阻,也要陪他同行,不離不棄。見李康轉過頭來對自己輕輕一笑,宋影也露出嫣然的笑容,向心愛的夫婿走去,李康似有所覺得抬頭望來,兩人雙手相握,再不分開。

此刻的陳倉城內,氣氛是緊張而熾熱的,這里的將士在聞知慶王謀反的消息之後,都是發自內心的震怒,慶王是什麼人,皇室貴胄,掌握東川軍政大權,十萬鐵騎,可是居然在這種時候謀反,現在北漢戰事不利的消息也已經隱隱傳到了陳倉軍中,皇上親征,長安空虛,慶王的謀反如同雪上加霜,這令所有將士都生出不可遏制的恨意,一定要借助陳倉堅城,不讓叛臣賊子東進一步,這是所有將士的心願。

和陳倉將士的緊張和憤怒相比,在陳倉太守府的後宅之中卻是一番從容景象,這里早就被明鑒司征用,成了夏侯沅峰發號施令的地方。

在一間花廳之內,夏侯沅峰站在窗前,含笑看著窗外的新柳碧桃,在他身後,一個灰衣文士正在奮筆疾書,處理著一些公文,房間那彌漫著一種緊張而又從容的矛盾氣息。半晌,那灰衣文士捧著文卷走了過來,道:“大人,請您過目。”夏侯沅峰接過文書,瀏覽一遍,回到書案前簽押蓋章。那灰衣文士將文書交代下去,回到廳中,見夏侯沅峰仍然神思不屬,忍不住問道:“大人,卑職有一事不明,可否請教?”

夏侯沅峰微微一笑,道:“子岳請講。”

這灰衣文士乃是他的心腹幕僚,自然不會有什麼顧忌,坦然道:“大人,錦繡盟乃是江侯爺手中的勢力,從現在我們掌握的情報來看,這個組織實力強大,控制的地域也很廣闊,無論如何,江侯爺必定對其十分重視,大人借機索取錦繡盟的掌控權,豈不是大大得罪了江侯爺。在皇上心目中,侯爺的分量比起大人要重要許多,難道大人不擔心江侯爺為此發難麼?”

夏侯沅峰笑道:“子岳,有些事情你不明白,這位駙馬爺的手段,最擅長借勢,從錦繡盟就可以看出來,他令心腹之人控制了錦繡盟的核心層,但是錦繡盟大部分的力量還是由心存反意的蜀人構成,我不得不佩服他的手段,能夠讓一個這樣的錦繡盟為其所用。可是這樣一來也有一個壞處,一旦事機敗露,錦繡盟必然會不受控制,江侯爺固然可以讓其毀滅,可是玉石俱焚,兩敗俱傷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所以想要完全控制這樣一個組織,實力強大的明鑒司比江侯爺更適合,這一點他會心知肚明。而且這一次錦繡盟配合我們平定東川叛亂,將來便只有兩條路好走,其一,錦繡盟被我們控制的消息外泄,不是自行毀滅就是歸附大雍,其二,錦繡盟功成身退,但是經過這一次,錦繡盟反跡昭然天下,從此需得和大雍作對到底。我想江侯爺的意思是繼續控制錦繡盟,讓他成為敵對力量,吸引所有對大雍不滿的蜀人,將他們控制起來,還可通過錦繡盟和南楚控制的西蜀交通消息。這本也是一個好主意,放長線吊大魚,可惜江侯爺忽視了一件事情,從前東川在慶王控制之下,皇上自然不會介意錦繡盟的存在,畢竟這可以讓皇上更好的掌控東川的局勢,可是一旦東川完全歸于皇上控制之下,那麼這樣一個強大的反叛組織存在,就不利于大雍在東川的統治,也容易引起皇上猜忌。而且軍略上可以使用權謀,理政卻是只能遵循正途進行,所以這一次錦繡盟必須和慶王一起消失,當然其中江侯爺自己的力量可以全身而退,但是其余的力量只能落入我們的控制,甯可多費心思,重建被我們控制的地下勢力,侵入西蜀,也不能讓反跡昭然的錦繡盟成為蜀人心目中的英雄,且繼續存在。”

灰衣文士皺眉道:“大人所說極是,只是江侯爺可能明白大人苦心,卑職觀其用計,環環入扣,令人入局而不自知,可是往往陰謀為體,陰狠絕情,若是他因此懷恨大人,又如何是好?”

夏侯沅峰笑道:“你過慮了,此人雖然用計狠毒,可是為人倒是不喜歡多事的,而且他生性聞一知十,只需知道我的要求,就會明白其中深意,此人行事果斷得很,一旦他覺察出來,錦繡盟已經成了他的隱患,他的手段會比我還要激烈,若是由他親自動手,只怕錦繡盟會成昨日云煙。所以我才要求接手,當然也是我舍不得錦繡盟所控制的情報網和實力,若是沒有好處,我又何必出頭呢?你看著吧,這兩天劉華就會前來見我,轉達江侯爺的決定。”自從夏侯沅峰提出接收錦繡盟的要求之後,劉華就幾乎避開和夏侯沅峰的每一次見面,即使在放棄散關徉退的大事上,也是派了屬下前面商討。

灰衣文士點點頭,正要說話,這時,有人在外叩門,灰衣文士推門出去,不多時走了進來,眼中滿是驚佩,道:“劉大人求見。”

走進花廳,驊騮心中帶著淡淡的不滿,可是公子的既然已經有了決定,那麼自己就不得不來見見這位夏侯大人,強忍心中的怒氣,驊騮行了謁見之禮。夏侯沅峰全無半分得意之色,相反地卻是禮數周到,令驊騮也無法流露出更多的怨言。

平靜了一下心中情緒,驊騮淡淡道:“夏侯大人,這是錦繡盟盟友以及所有產業的名單,其中有些人特別標注過的,是可以招納之人,公子命我轉告大人,慶王之事結束,錦繡盟就由大人隨意處置。”

夏侯沅峰的瞳孔突然收縮,他從心底察覺到絲絲的寒意,雖然他方才說過江哲若是行事,必然是果斷非常,可是他也認為江哲不過是交出錦繡盟盟友名單也就罷了,但是錦繡盟控制的產業卻會被他收入囊中,對于這一點,夏侯沅峰早已決定不會過問,不僅僅是因為這是江哲理所當然應該得到的報償,還有一個原因,若是江哲占有這些產業,那麼通過錦繡盟中人的口供,夏侯沅峰可以確信自己能到得到錦繡盟大部分產業的名單,那麼通過監視這些產業,就可以對江哲本身真正的實力進行監控,這並非是夏侯沅峰存心和江哲為難,而是顧慮到將來可能的需要,夏侯沅峰並不希望在大雍有任何勢力可以逃過自己的眼睛。可是他萬萬想不到,江哲竟連所有的產業一並放棄,蜂蠆入懷各自去解,毒蛇噬臂壯士斷腕,他竟然絲毫不留下任何可以讓自己滲透的空隙。這樣的絕決,讓夏侯沅峰甚至有些後悔自己從前的決定,莫非江哲看透了自己的私心,卻看不透自己的好意麼,那樣豈不是平白結下了不可匹敵的大仇。

錦繡盟密舵之內,陳稹和董缺正在意態悠閑地品茗,陳稹道:“夏侯沅峰一定十分吃驚公子的決斷。”

董缺道:“公子傳信說,夏侯沅峰提醒了他,錦繡盟確實不便再保留在手中,公子的意思,讓我們將所有產業可以周轉的現銀全部拿走,至于錦繡盟的人手,讓我們過濾之後全部留給夏侯沅峰處置,不過我卻不甘心這樣便宜了夏侯沅峰,總要給他一些麻煩才能夠補償我們的損失。”

陳稹緩緩道:“錦繡盟里面我們自己的人手自然要撤走的,那些頑固不化的盟友也可以全其忠義,可是顧甯這些人怎麼辦,他們雖然也有反意,可是畢竟是比較溫和的,有他們存在也可以更好的控制蜀國的謀反勢力,而且他的幾個晚輩也都有放棄複國的意思,如果一並殺了,只怕反而弄巧成拙。你想給夏侯沅峰留些麻煩,可有什麼主意,公子可同意麼?”

董缺笑道:“公子怎會不同意呢?我見公子字里行間雖然語氣極淡,可是卻有不滿之意,必然是想給夏侯沅峰一些教訓的,公子可是最不喜歡被人威脅的,至于報複的手段麼,我倒有一個想法?”說到這里,董缺放低了聲音,說了一番話,陳稹聽得眼中寒光四射,半晌才道:“好主意,這樣一舉兩得,既可以牽絆那些複國勢力,讓他們不敢妄自出頭,二來也可給夏侯沅峰造成一些麻煩,將來這些事情還不是得落到他頭上。”

兩人計議已定,陳稹笑道:“陳倉那邊需我主持大局,我今夜就要動手,至于南鄭,就要看你的手段了?”

董缺淡淡道:“你放心,我自會料理。”

陳稹正要說話,門外傳來一個冰冷的聲音道:“顧甯求見盟主、副盟主。”陳稹和董缺相視一笑,眼中流露出相同的意味,這不是說曹操曹操就到麼?

董缺迅速拿起一個鬼面具戴上,只露出一雙冰寒的眼眸,陳稹見他已經准備好,便開口道:“顧護法可有什麼事情?”

石門洞開,顧甯大步流星地走了進來,面色蒼白如雪,他也不行禮,冷冷望著兩人道:“顧某一身在此,不論兩位如何處置都無怨言,只求放我幾個孩兒一條生路。”

董缺心中明白,知道這是其子顧英失蹤的消息終于傳到了顧甯耳中,說來顧甯在錦繡盟畢竟是根深蒂固,陳稹已經下令將這個消息隱瞞,但是顧甯仍然得到了風聲。他和陳稹四目相對,都覺得這是最好的威逼時機。陳稹故作不解道:“顧護法何出此言,令郎無端失蹤,本座也曾下令仔細搜查,只是沒有消息,令甥和顧護法的義子在盟主義子霍義身邊,安全無憂,顧護法這樣說是什麼意思?”

顧甯已經是萬念俱灰,他頹然拜倒,語氣中毫無生氣,說道:“副盟主何必還要這樣說,顧某心知肚明,盟主自從一開始就對顧某心存不滿,不過是記恨當年顧某力阻盟主掌控大權罷了,當日顧某也是絲毫沒有私心,只是見盟主所為過于急進,傷害了無辜百姓,這才屢次阻止門主所為,雖然盟主將顧甯羈押准備處死,顧甯也是無話可說。後來盟主自大雍歸來,開恩放過顧某,顧某全家都是感激不盡,後來更見盟主策劃得當,錦繡盟蒸蒸日上,顧某也是由衷歡喜,雖然盟主因為舊怨將顧某閑置,顧某也是心甘情願。前些日子我不同意盟主和慶王合作,也是並無私心,盟主下令將我幾個孩兒分別調開,顧某也是只能認命,可是我的英兒自幼喪母,全靠我一人撫養長大,今次盟主對他動手,想必也不會放過彥兒和暴兒,顧甯情願代他們一死,只求盟主開恩,讓他們自生自滅去吧。”

陳稹淡淡一笑,心道,你怎知道顧英乃是聽見了不該聽的東西,若非我下令給洛劍飛讓他留意顧英,不能讓他脫離控制,也不能讓他喪命,洛劍飛不得已劍下留情饒了他的性命,你現在來求情也是晚了,不過卻可以利用這個機會迫他去做一件事情。對董缺使了一個眼色,示意他開口,董缺會意,冷冷道:“顧護法,你多次和本座為難,本座也不怪你,你若是能夠做一件事情,我就饒了你幾個孩兒的性命。”

顧甯微微苦笑,道:“盟主請吩咐。”

董缺道:“你也知道,現在慶王尊蜀王遺腹子孟旭為主,自己任攝政王,不過是虛應故事,只有那些腐儒才會相信慶王的誠意,慶王的意思,希望等到他回來之後,不要再見到那個傀儡,免得落下弑君之名,我會安排你接近孟旭,然後殺了他,我可以保證,你的晚輩都會活的好好的。”

顧甯愕然,臉上的表情變得陰沉,青筋迸動,眼中閃過掙紮的神色,半晌才道:“屬下遵命。”

遣走了顧甯,陳稹笑道:“你說,一個一心複國的忠義之人,會做出弑君的事情麼?”

董缺淡淡道道:“這有什麼關系,不論他如何做,和我們有什麼相關?”

兩人相視而笑,都露出陰謀得逞的神情。

上篇:第二十八章 安排香餌     下篇:第三十章 生離死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