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三十二章 碧血忠魂  
   
第三十二章 碧血忠魂

代州軍為先鋒沖陣,庭飛自率親軍突圍吸引雍軍主力,漢軍主力從西北出。雍人素憚庭飛威名,以大軍阻其沖陣,庭飛沖殺一日夜,馬疲力盡,為雍軍所困,身被十余處傷,不能行。大雍齊王愛其勇烈,親赴前敵招之降,庭飛嚴辭拒之,托以後事,乃自盡,時庭飛年僅三十三歲,其親衛數百尚存,皆殉死,將軍愛馬,投沁水而亡。王令築將軍墓于野,又鑄“忠義墳”、“義馬塚”相伴,後鄉老築祠于墓後,春秋祭祀,凡忠義之士,入祠而拜,往往見其靈異。

——《北漢史·龍庭飛傳》

四月十九日,當清晨的曙光再次穿透云層的時候,戰場上已經只剩下千余北漢軍被雍軍團團圍住,昨日北漢軍主力突圍之後,龍庭飛沖陣數次,見沒有機會突圍,便結圓陣固守,雍軍四面猛攻,北漢軍卻是報了必死之心,雙方纏戰直到日暮,李顯大怒,令人舉起火把連夜苦戰,直到深夜時分北漢軍陣才開始崩潰,但是分散的北漢軍組成一個個小的圓陣,頑固地做著無謂的抵抗,很多饑腸轆轆的北漢軍士就在戰場上渴飲馬血,生吃馬肉,也不肯棄械投降,直到清晨,李顯才終于肅清了除了龍庭飛和其親軍之外的所有殘余,幾乎沒有俘虜,所有的北漢軍幾乎都是至死方休,有些北漢軍在無力作戰之後,便自盡而死,也不肯被俘受辱,僅有的幾百俘虜不是傷重地無法自盡,就是力竭暈倒,沒有機會尋死。

李顯臉色鐵青地望著被困在重圍之中的龍庭飛,雙手握拳,氣憤非常,這時,身後傳來清雅的聲音道:“殿下為何面色如此難看,眼看敵酋就要授首,殿下應該高興才是。”

李顯也不回頭,嘲諷地道:“原來是監軍大人來了,怎麼不生悶氣了麼?”

我忍不住摸摸鼻子,縮回頸子,尷尬地笑了一下,暗自後悔前兩日不該得罪了齊王。不過說起來也不能怪我啊,我雖然產業遍天下,但是卻是攤子大利潤微薄,平白地損失了蜀地的生意網,怎能不讓我痛心疾首。

說起來我手上的產業主要分為四部分,第一部分就是南楚天機閣,天機閣暗中掌控著江南商業中的三成,可是這三成卻不是我能夠全部控制的,其中大部分股份屬于我的合作者,另外一部分被我分給了秘營弟子,只有一部分還在我直接掌握之中,可是按照我的計劃,天下一統之後,我將把全部產業分散出去,也就是說以天機閣名義控制的產業,我不能隨便變賣,也不能過分支取金錢,而且為了支撐在南楚的情報網,我所應該得到的這部分利潤基本上是見不到的。

第二部分就是綠耳負責的平安客棧,這是我完全掌控的產業,負責我和其他產業的聯絡,還是我情報的一個來源,想要控制這樣一個龐大的產業,所需要耗費的精力和金錢難以計數,總之,現在仍然處于收支平衡階段,雖然將來會有細水長流的收益,可是至少目前,我還指望不上。

第三部分就是我在海氏船行的股份,這部分可以說是暴利,也是我目前的主要金源,毋庸多說。若沒有海氏提供的源源不斷的金錢,我哪有可能有一座人間仙境的靜海山莊,更別提建立平安客棧了。

而第四部分就是錦繡盟控制下的產業,當初我本來是為了讓錦繡盟那些盟友有個托身之所,也免得他們每天只想著複國報仇,想不到卻是財源滾滾,這些錦繡盟中人多半都是頗有才華人脈的俊傑,如果不是這等人物,焉能有心反抗大雍,在這些地頭蛇的努力下,錦繡盟的產業可是蒸蒸日上,每年看到收入的帳目我都樂得合不攏嘴。當初我當局者迷,不想放棄錦繡盟,就是為了舍不得這些收益,可是在得知夏侯沅峰的要求之後,我的腦子清醒過來,無奈地發現,我需得放棄錦繡盟,為了不讓夏侯沅峰通過錦繡盟的產業滲入到我的勢力當中,我痛下決心放棄了所有產業,讓陳稹他們將九成以上的流動資金全部通過天機閣送到綠耳手中,雖然我已經盡力減小損失了,只留下店鋪、貨物和不動產給錦繡盟負責管理這些產業人,在無知中等待夏侯沅峰的強行接收,可是我還是很心痛,想到以後我每年的收入都少了四成,怎不讓我捶胸頓足。

什麼,你對我說富貴如浮云,簡直是胡說,我江哲雖然不愛權勢聲名,可是錢財還是愛的,若是沒有金銀,我拿什麼養家糊口,難不成要我貪汙受賄麼。想當初不就是因為小順子打了我的悶棍,才害得我去考了狀元,雖然因此過了幾年安逸的日子,可是卻也改變了我的一生,若是我當初就有家財萬貫,或許如今還在那個山明水秀的地方隱居,每日里看書品茗,賞花釣魚,其樂無窮,雖然會平淡些,但是卻能無憂無慮地度過這一生吧。再說了,憑我現在的身體,雖然勉強稱得上健康,可是若沒有足夠的金錢讓我可以使用各種名貴的藥物調養身體,再讓我為了賺錢而去奔波勞苦,不知道我能不能活到柔藍和慎兒成親的那一天。想要過上舒心的日子,哪里不用錢啊,我喜歡的名人字畫要錢,我喜歡的孤本珍本也要錢,就是寫字用的紙墨,彈琴時候焚的清香,滿園的奇花異草,不都是金錢堆起來的麼。

這樣想來,今次的損失足可以讓我痛徹心肺,想來想去,都是因為大雍皇室的緣故,既然李贄是皇上,我不敢遷怒,長樂是我心愛之人,我不忍遷怒,自然只有遷怒眼前的李顯了,而長孫冀和荊遲他們,誰讓他們是李贄的心腹愛將,所以我就一並遷怒了。這些日子借著養病對軍中之事一概不理。當然遷怒歸遷怒,我也是覺得李顯足可以擋住龍庭飛、林碧,作戰的事情我又不是十分精通,所以也就沒有理會,怎會想到如今戰勢成了這個模樣,不過現在的局勢我還是頗為滿意。

龍庭飛被困,遲早就縛,林碧雖然帶著代州軍趁著雍軍無力增援的機會,突破了西營的包圍,帶著七千代州子弟突圍而出,可是代州軍實力大損,而且根據我得到的消息,林碧的突圍已經不可能影響北漢的大局,而她的生還,也讓大雍和北漢王室、代州林家之間尚有轉圜的余地。而最出人意料的就是荊遲遇刺,使得沁州軍主力突圍成功,若非昔日我在寒園的時候給他一粒保命的丹藥,只怕他性命難保,這一點顯然超出了我的預計。不過由于李顯當機立斷,令長孫冀不必擔心被圍的龍庭飛和代州軍,而是專心去追殺逃跑的沁州軍。雖然沁州軍突圍成功,還趁機殺了封住沁水的雍軍,救出了北漢水軍的殘余力量,可是在長孫冀的追殺之下,還是只有三萬殘軍逃回了沁源,如今長孫冀已經封鎖沁水河谷,陳兵沁源城下,可以說預期的目標皆已達到,雖然不是十全十美,荊遲重傷,李顯也覺得面子過不去,可是這還是一次決定性的勝利。

看看李顯冰冷的面孔,我歎了口氣,歉意地道:“臣前幾日小病,不免有些思念妻兒,所以對殿下多有得罪,還請殿下恕罪。”

李顯心中知道江哲所說不過是托詞,可是他卻能夠聽出其話語中的歉疚和修好之意,再一聽到江哲提及妻兒,他腦海里立刻浮現出慎兒嬌憨的模樣,心中一軟,怒意漸漸消散,再想想雖然早已指腹為婚,可是將來婚事是否能夠順利,還需江哲成全,李顯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也放棄了和江哲的小小過節,笑道:“本王也知道其實已是大勝,只是想到這般窩囊,不僅讓林碧突圍出去,還放了幾萬殘軍到沁源,不免有些美中不足,再說荊將軍遇刺重傷,也令本王氣憤難忍。”

我見李顯已經有了緩和,也笑道:“殿下,如今敵酋已在掌握之中,若能生擒龍庭飛,獻俘闋下,這也是難得的榮耀。”說出這番話我原本以為可以得到李顯的贊同,畢竟生俘敵軍主帥這樣的功勞可是足以令李顯揚眉吐氣的,也可以彌補一下他今次損失的面子。出乎我的意料,李顯不但沒有附和,反而皺眉道:“很難啊,本王和龍庭飛交戰多年,知道他的為人,此人性情高傲,又是北漢軍神,若是戰敗,他是甯可一死也不會被俘受辱的,不說別人,就是本王,若是有落到敵人手中的可能,也只有一條路可走。”

我心中一震,用嶄新的目光看向李顯,在經過屢屢的挫折和打擊之後,這位昔日飛揚跋扈的齊王殿下,在不改昔日高傲性情的前提下,心思也已經深沉如淵海。目光轉向戰場上,看到那陷入重圍的龍庭飛和其親衛,每個人臉上都是甯靜非常,手上的殺戮好像完全無法影響他們的心緒,那是真正的勇士面對必死之境的神情,我輕輕歎了口氣,枉我自認擅于把握人心,對于這種沙場勇士還是有些偏差,龍庭飛是不可能被俘虜的。想起曾有人對我說過,當日獵宮之變的時候,皇上被聞紫煙迫得陷入絕境,曾有意赴死,如今想來,李贄、李顯和龍庭飛雖然身份地位相差極大,可是有一點卻是相似的,那就是他們都是真正的將軍,對于他們來說,可以戰死,可以戰敗,卻是絕不能被俘受辱。忽然之間,我對血腥的戰場多了一分敬意和關注,就讓我這個心性不堅的軟弱之人,親眼目睹絕世名將的最後風采吧。

這時,李顯歎了口氣道:“雖然沒有可能,不過本王也不能就這樣放棄,若是龍庭飛能夠投降,對北漢軍心的打擊無法估算。”言罷,李顯傳令停戰,如今戰場的局勢已經完全在雍軍控制之下,所以雍軍停下攻擊,只是將北漢軍殘余圍在當中,而早已瀕臨絕境的北漢軍也沒有繼續攻擊,而是停下來希望能夠恢複幾分氣力,重整一下幾乎崩潰的圓陣。戰場上突然變得安靜下來,除了沉重的呼吸聲和戰馬的哀鳴聲之外,天地間一片寂靜。

李顯策馬上前,朗聲道:“龍將軍,如今你已經身陷絕境,除了這幾百個親衛之外,再無一兵一卒可以調動,本王敬你忠心耿耿,更是佩服你軍略無雙,若是你肯棄械投降,本王保證,必然待為上賓,就是對你麾下將士,也不會有絲毫輕辱。將軍以身為餌,血戰一日夜,碧血忠心,天人共鑒,就是如今你放棄抵抗,北漢國主當也不會苛責,何必還要死戰,難道將軍不愛惜這些對你忠心耿耿的戰士麼?”

被親衛簇擁在當中的龍庭飛聞言,緩緩向四周望去,只見不過數百人的親衛,都已經是人困馬乏,戰袍破碎,鮮血滲透赤色的戰袍,讓人分不清哪里是血跡,哪里是戰袍的本色。弓箭早已折斷,鋼刀也已經砍鈍,每個親衛眉宇間都是深深的疲倦之色,眼中除了絕望便是漠然,這里的每一個人都早已知道死亡隨時都會到來。龍庭飛微微一笑,道:“諸君閃開,讓龍某和齊王殿下說幾句話。”

那些親衛神色不動,迅速的分開一條道路,從圓陣的缺口處,龍庭飛和李顯再次面對面的見到了彼此,雖然隔著一段距離,但是已經足以看清對方的容顏,那些親衛沒有絲毫猶豫,反正已經是必死之局,就是齊王趁機攻擊又有什麼關系,而且他們雖然對敵軍主帥恨之入骨,卻也知道那人也是當世豪傑,絕不會作出出爾反爾的事情,真正的英雄豪傑,本就只有通過沙場血戰才能相互了解。

龍庭飛的目光落到李顯身後,那個一身青衣,形容憔悴,卻是意態悠閑的書生身上,這一次自己之敗,是敗在了李贄和李顯聯手之上,若非自己沒有料到李贄會在這種危險的時候出動大軍協助李顯對付自己,焉能有此慘敗,而能夠讓李贄和李顯順利合作,在其中穿針引線之人,就只有這個青衣人——楚鄉侯江哲。不過他的目光一閃而過,終于還是落在了李顯身上,不論計策如何周詳,若無此人苦戰,自己也斷不會落入重圍。

摘下頭盔,隨手丟落馬下,龍庭飛笑道:“齊王殿下,你也是一軍主帥,焉能不知主帥被俘,乃是奇恥大辱,龍某不才,也是一員大將,我龍家世代受國主大恩,付與重權,妻以公主,外托君臣之義,內結骨肉之恩,焉有束手就縛的道理。”

李顯道:“本王也知道龍將軍大義凜然,絕不會甘心束手,但是將軍可以甘心赴死,難道你的麾下將士也都該死麼,這樣吧,本王可以全君忠義,龍將軍何妨下令,命麾下將士投降本王,本王可以保證他們的性命無恙,將來皇上大赦天下,本王保證會讓這些將士解甲歸田,與其讓他們隨將軍而死,不若將軍放過他們,讓他們可以娶妻生子,安守田園,難道將軍不想為北漢留下一些壯士豪傑麼?”

龍庭飛淡淡一笑,從容地道:“齊王殿下說得也不錯,龍某既然已經四面楚歌,也不必拖他們和我做伴,諸君,你們已經為了王上,為了龍某,付出的已經夠多,今日龍某陷你們于死地,你們仍然拼死作戰,于情于理,你們都已經盡到職責,忠義無愧于心,龍某現在下令,你們可以棄械投降,這是龍某的命令,將來若有機會重見國主,你們可以稟告于王上,就說龍某所言,你們並非貪生怕死的懦夫,而是我北漢擎天立地的勇士。”

這些親衛聽到龍庭飛這番話,都是眼含淚水,沉默不語,他們自然知道眼前的情景,主帥已然聲明不會投降,卻讓他們棄械,龍庭飛這番心意,他們自然可以領會,可是棄主偷生,如何能夠讓他們安心。一個二十出頭的青年親衛突然掩面大哭,他面上都是血跡,淚血混合,越發狼狽不堪,他的哭聲仿佛是一個信號,一個親衛黯然低頭,手上的鋼刀墜落塵埃,接著,一個又一個的親衛開始哭泣,他們的兵刃開始脫手,顯然已經接收了接下來的命運。

李顯沒有傳令讓雍軍前去接受俘虜,只是靜靜的看著這一切。

龍庭飛露出燦爛的笑容,道:“齊王殿下,你我交戰多年,也算是神交知己,有一事托付于你,不知道你可肯答應。”

李顯慎重地道:“本王與將軍,惺惺相惜,非是一日,只要李顯能夠做到,必然盡心竭力。”

龍庭飛的目光變得溫柔幽遠,他思索了一下如何措詞,才開口道:“龍某青年喪妻,並無子嗣,後事自然無需擔心,至于族中父老子弟,都是北漢忠臣,生死禍福也無需龍某憂心,他們自會與北漢共存亡。只有一事,龍某放下不下,就是嘉平公主林碧,龍某的未婚妻子。”

李顯愕然,林碧乃是北漢公主,龍庭飛縱然不放心,也不應該和自己說起此事啊。他神色古怪地道:“將軍不必擔心,嘉平公主已經突圍成功,如今應該已經回到了沁源。”

龍庭飛淡淡一笑,道:“非是龍某矯情,北漢若是能夠不被大雍吞並,此事提也無用,若是不幸,納入大雍版圖,雖然碧公主乃是王室成員,但是她也是代州軍的統帥,代州軍百多年來捍衛疆土,禦胡蠻于雁門,功在社稷,除非大雍想要盡屠代州之民,否則終究是要安撫代州的,若是殺了碧公主,只怕代州永無甯日,所以請殿下相機進言,保全林氏,龍某可以保證,代州林氏一旦歸順,就不會有二心異志。”

李顯猶豫了一下,終于道:“此事事關重大,本王不敢保證,但是必然盡力一試,我皇兄英明神武,必然不會輕易加害忠勇之士。”

龍庭飛眼中閃過一縷寬慰的神采,又道:“還有一事,若是大雍一統天下,碧公主又是平安無事,龍某希望殿下能夠代我照顧于她。”

李顯身子一顫,若非及時抓住缰繩,幾乎要滾落馬下,仿佛是心底的秘密被人揭穿,他漲紅著臉道:“龍將軍,你胡說什麼?”

龍庭飛似乎是看穿了李顯的心意,凝重地道:“龍某非是胡言,我與碧公主雖然名份已定,可是尚未大婚,我兩人雖然是有緣無份,可是畢竟人人都將她當作了龍夫人,只怕縱然是碧公主有意另擇佳偶,也是無人敢有求凰之意。碧公主乃是女中豪傑,我不忍她擔此虛名孤苦一生,王爺乃是當世英雄,龍某也是敬重萬分,碧公主提及東海相遇之事,龍某相信兩位也有知己相惜之意,若是有可能,龍某希望王爺能夠好好照顧她。”

李顯更是滿面通紅,良久才道:“碧公主才貌雙全,又是當世名將,女中豪傑,李顯卻是風流紈绔,聲名狼藉,焉能配得上碧公主,何況……”說到這里,李顯突然停住了話語,只因他突然發覺了心底深藏的秘密,東海一會,他竟然已對林碧鍾情,只是礙于羅敷有夫,以及敵對的身份,才從來不敢多想,如今突然有了一個光明正大的機會讓自己追求林碧,他心中自是不願輕輕拒絕。

龍庭飛見狀不由莞爾,道:“若是將來碧公主也有許可之意,不知道王爺可願答應這樁婚事?”

李顯狠狠心,顧不得身後那些目瞪口呆的親信,道:“若是碧公主首肯,李顯絕對不負所托。”說完這句話,李顯松了口氣,但是心底卻是苦笑不已,大概自己沒有機會生個嫡出的郡主,招慎兒為女婿了。

龍庭飛神色一松,笑道:“龍某自然希望我北漢國運昌隆,但是也衷心祝願王爺諸事順遂,雖然有些矛盾,但王爺應知龍某一片誠心。”

李顯面色赧然,說不出話來。龍庭飛也不再理會他,低聲道:“碧血黃沙,忠魂深埋,龍庭飛今日一死,猶有余恨,若是死後還可為國主效忠,該有多好!”說罷,龍庭飛長劍出鞘,寒光一閃,碧血橫流,眾人驚呼聲中,身軀跌落馬下。兩軍將士原本見他談笑宴宴,雖然是囑托身後事,可是卻自有一種從容氣度,竟然都生出他不會求死的錯覺,誰知方見他俯首低語,卻突然引劍自絕,都是措手不及。龍庭飛的坐騎也是難得的龍駒良馬,此刻渾身皆是血染,渾不見昔日英姿,見到主人跌落馬前,那戰馬一邊哀鳴,一邊不時低頭拱一拱主人漸漸冰冷的身軀,嘶叫聲哀淒悲愴,令人聞之斷腸。

李顯黯然,正欲下令善後,龍庭飛一個親衛突然大聲喝道:“將軍平日待我們恩重如山,如何可以令將軍孤身上路。”這個親衛原本兵器已經丟棄,但是他作戰之時本已受了重傷,一支利箭穿透手臂,箭身雖然截斷,但是箭頭仍然深深紮在肉中。那親衛此刻一腔悲憤,竟然不顧一切伸手拔出箭頭,帶出一團血肉,那親衛不管不顧,箭頭直刺咽喉,立刻氣絕身亡,仆倒在地。本來正在哭泣流淚的另一個親衛見狀,大吼道:“將軍!”俯身撿起丟棄的佩刀,自盡身亡。他們的舉動感染了眾人,那些親衛本就是聽了龍庭飛之命才棄械的,如今正是滿腔羞愧,悲痛難忍,見狀都是高呼一聲“將軍”,各自自絕。

李顯高聲道:“不可!”但是卻已經來不及了,不過轉瞬之間,數百親衛竟然都已經自盡身亡。李顯頹然放下手去,心中不由悵然,竟然一個人都沒有救下,北漢勇士,果然是個個忠義。戰場中心,龍庭飛的坐騎突然一聲哀鳴,向東方奔去。雍軍誰也想不到攔阻此馬,放開防線,任憑那戰馬脫逃而去。

我在後面冷眼旁觀,龍庭飛此舉雖然意外,卻也不是不可理解,想必他心中也知道,無論他是否能夠突圍成功,北漢都已經是日暮西山,所有才有托付後事給李顯的舉動。不過他將林碧托付給李顯倒是我料想不到的,這件事情已經如何解決,是有利還是不利,我開始暗中盤算。

接下來李顯下令打掃戰場,我也一直跟在李顯身邊,想看看他如何安排。李顯親自令人在冀氏之野為龍庭飛造墳安葬,又令人將殉死的親軍葬在旁邊,鑄成一座大墳,稱為忠義墳。下葬之日,有雍軍回報,龍庭飛戰馬奔至沁水,于沁水岸邊哀鳴泣血,繼而自沉其中。李顯聞聽,唏噓不語,我也是心中愴然,便提議將戰馬尸首運來,葬在龍庭飛墳側,李顯立刻答應,令人照辦,這座戰馬的墳墓被李顯賜名“義馬塚。”

我軍北上之前,再次來到龍庭飛墓前,雖然只有數日,可是我卻看到墓前有香花供養,不知是何人前來祭奠,我親酹酒于墳前,祝禱道:“龍將軍,雖然是我害死你的,不過這也是無奈之事,你的遺願我必然助你完成,希望你九泉之下不要責怪于我,你英魂有靈,還應庇佑一方水土,可不要厲鬼作亂,來索我的性命才好。”不知怎麼,我覺得墳前有些陰風陣陣,打了一個哆嗦,決定還是立刻離開的好。

上篇:第三十一章 三路突圍     下篇:第三十三章 代州煙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