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三十三章 代州煙云  
   
第三十三章 代州煙云

紅霞郡主林彤,代州侯林遠霆幼女,嘉平公主之妹,郡主素得愛寵,父母兄姐視為珍寶,然主愛武妝,常獨出,攜弓刀射獵。大雍隆盛元年,北漢榮盛二十四年,嘉平公主赴沁州助戰,蠻人攻雁門甚急,時遠霆病篤,二兄澄邇戰死,代州無主,主挺身而出,率眾禦蠻人,主雖年少,然威儀勇烈不遜父姊,遂得眾人擁戴為將軍,以抗蠻人。

——《雍史·紅霞郡主傳》

林彤一身紅衣,站在雁門關城頭之上,飛快的傳下軍令,下令抵禦猛力攻城的蠻人,雖然他們沒有足夠的攻城器械,可是憑著勇猛善戰以及人數上的優勢,還是給雁門關造成了巨大的壓力,為了有效地殺傷敵人,林彤精准地選擇著投下滾水擂石的時間。敵人的攻擊越來越猛烈,雖然蠻人以騎射見長,可是和代州軍鏖戰多年,他們也學會了攻城的技巧,云梯、投石車的使用讓他們有了更大的可能破關,甚至有擅長套索的蠻人用繩索登城。林彤能夠感覺得到蠻人這幾日兵力越來越雄厚,想必整個草原的蠻人部落已經集結起來合作攻城,攻破雁門關,長驅直入,劫掠一空,好渡過今春口糧缺乏的難關。終于,損失慘重的蠻人開始後退了,林彤松了一口氣,她知道不用多久,蠻人就會重新集結兵力,前來進攻,雖然如此,總算得到了短暫的休息時間,也足以告慰。

苦戰多日,林彤已是玉容清減,但是神情卻是鎮靜非常,為了鼓舞士氣,她已經連續三天三夜沒有下城樓一步,她那一身紅衣如同火焰一般,始終燃燒在城上,激勵著眾軍血戰。自從兄長出城遇伏,在關前中箭身亡之後,父親便一病不起,長兄林澄儀只會厮殺,軍略粗疏,又生性沖動,軍中眾將引以為憂,不得已虛尊林彤為主將。這原本是權宜之計,可是誰知道林彤卻是以纖弱之軀撐起了大局,指揮作戰條條是道,不遜于百戰宿將,所以不過數日,代州軍民就已經將林彤當成了可以接替林碧的主帥。

說起來林彤從前雖然沒有指揮過作戰,但是她天性聰穎,喜歡騎馬射箭,對于沙場征戰之事本就十分感興趣,雖然父母兄姐都很有默契地不讓她經曆戰事,可是她平日來最喜歡跟著林碧到處走動,所以耳濡目染,在軍略上已經是頗有見地。東海之事後,林彤驀然成長,更是在軍略上十分用心,再加上前幾日陪著林遠霆在雁門關指揮,天賦見識再加上虛心,林彤在短短時間內成了合格的統帥。即使有些小小的疏失,在代州軍叔伯兄長們的幫襯下,也足以彌補,而且林彤生來機敏,對于戰場的把握十分恰當,這才成就了紅霞郡主的英名。當然此刻林彤完全無心計較這些,更是沒有意識到眾人已經將她當成了姐姐的替身,只是努力地想著如何對付蠻人。

拖著沉重的步伐,林彤不顧疲倦,在城上巡視,察看防務,對受傷的軍士加以慰問,直到處理完軍務,她才尋了一個跺口,倚著城牆坐下,將披風裹住身體,雙手抱膝,准備小睡一下。不多時,林彤已經進入夢鄉,此刻,她自然不知道有一雙眼睛默默地注視著她。

守關的軍士和民壯分為兩輪,這一輪都已下去休息,而輪換上來守關的軍士和民壯開始接受防務,代州民壯也是以軍隊標准訓練,編成甲伍,一切都有條不紊地進行著。在這其中有一支隊伍有些不同,他們的動作明顯有些散漫,這是代州軍征用的外郡民團,每年蠻人入侵的時候,代州軍都會將外郡到此的青壯征召入伍,用兵法約束,一來是擔心其中有蠻人奸細,二來是為了增強戰力,這些人會被編成軍旅,由代州老軍任伍長什長,有勇力者上關禦敵,軟弱無能者在下面擔漿送水,負責指揮監視他們的代州老軍都是經驗豐富的沙場勇士,這些人可以怯懦貪生,卻絕對沒有機會行使奸細的職責。

這只大約有百人左右的民壯乃是這次征召的青壯中頗富勇力之輩,對于上陣殺敵也無戒懼之心,所以才會被派到關上協助代州軍民防守,負責指揮這百人的隊史名叫林遠崇,今年三十九歲,乃是代州林氏的旁宗子弟,若論輩分,乃是林碧、林彤的叔父,雖然軍略平平,但是多年血戰余生,乃是出色的下級軍官,為人又很細心,最是適合指揮監視這些頗為悍勇的外郡之人。他指揮著眾人開始布防,雖然有些紊亂,但是仍在可以接受的范圍之內,再說這些人都是好手,一會兒守關可以起到不小的作用,所以他還是比較滿意的。目光無意中落到一個相貌平平的少年身上,林遠崇輕輕一皺眉,這個少年王大郎乃是他最為注意之人,雖然數日來他的表現可圈可點,雖然驍勇,但是並不能和代州勇士相提並論,對于殺伐既沒有過分的懼怕也沒有興奮沖動的異常表現,但是憑著多年征戰的知覺,林遠崇總覺得他身上有一種淡淡的危險氣息,令他每次接近此人身邊,都有一種壓抑的感覺。

不著痕跡地暗中留意這個少年,其實仔細看去,這個少年的五官都是清秀俊逸,可是不知怎麼組合在一起卻變得平淡尋常,而且還有幾分垂頭喪氣的感覺,面色白皙,似乎有些文弱,但是略現粗糙的皮膚和矯捷有力的肢體讓人知道他非是弱者。雖然平日不顯山不露水,可是作戰時常常有出色的表現,遵守軍令,協助同伴,能夠力克敵軍勇士,這都是有過軍人生涯之人的特點。平日沉默寡言,可是關鍵時候一句話常常有振聾發聵的作用。這一切都讓這個數日前以尋訪親友的名義來到雁門而被征用的少年,蒙上了一層迷霧。

當然林遠崇絕對不會相信這個少年乃是蠻人的奸細,只見他殺敵時候的辣手,協助自己指揮眾人的從容不迫,除非蠻人都是傻子,否則絕不會將這樣的人物派來臥底,而非讓他領軍攻關。見那少年抱著橫刀,微閉雙眼坐在那里休息,這又是和他身份不符之處,只有久經沙場的戰士,才懂得在任意閑暇都需盡力保持體力,而非像另外幾個雛兒一樣緊張地向外張望,擔心敵人前來攻擊。林遠崇收回目光,不論這人身份有什麼蹊蹺,只有他不是蠻人的奸細,那就沒有關系,至于今後的事情,也要將蠻人逐走才有余暇去考慮。

雖然微合著雙目,但是周圍一切都映照在心中,更是從那一絲露出的雙目縫隙中注視著心切之人,赤驥並非表面上那樣沉靜。只是使用了一些小小的易容手段,對五官稍微修飾,就讓原本俊秀的容貌失去了光彩,刻意不露鋒芒,雖然為了作戰,難免在這支百人團隊中露些顏色,但是相信指揮所有雁門守軍的林彤不會留意到一個小小的外人。赤驥就這樣混入了代州軍,林彤的身邊,他自然知道並非無人對自己生疑,只是他對代州有些了解,知道只要不表現出可能是蠻人奸細的跡象,就不會有人對自己詳加盤問,微微一笑,等到蠻人退去之後,就是代州軍想要秋後算帳,也已經無關緊要。若是林彤那時候還活著,就算將自己殺了,自己也是心無遺憾,若是林彤死了,赤驥心中一痛,相信自己也必然隨她而去。既然如此,自己何須處處謹慎小心,反正雖然公子希望自己能夠活著回去見他,赤驥自己卻是沒有這樣的奢望。強自來到代州,自己可以說在某種意義上已經背叛了公子,身為八駿一日,將要將公子的意願當作自己的意願,在他選擇了來和林彤並肩作戰的一刻,他八駿之首的地位就已經動搖。何況,大雍不會放任代州的割據,雍軍絕對會兵壓代州,而赤驥他自己,絕對不希望自己的劍上,沾染了心愛之人和其親人的鮮血。

過了一會兒,赤驥被人喚起,輪到他上去監視敵情了,他站在關上,雙目灼灼地望著遠處,雙手卻在反複做著一樣工作,將身邊箭囊里面的利箭取出,從腰間接下一個葫蘆,然後取出一塊方巾,又從懷中取出一副鹿皮手套戴上,接著從葫蘆中倒出黑色的液體,浸濕方巾,用方巾擦拭箭頭,他的動作靈敏而輕巧,一支支箭矢被他處理過之後,箭頭顯出灰黑色,而在他做這件事情的時候,他身邊的幾個青壯默契地擋住其他人的目光,直到他完成這些工作。

剛剛將葫蘆系回腰間,身後傳來一個悅耳中帶著些許沙啞的聲音問道:“你在做什麼。”赤驥心中一顫,動作卻是絲毫沒有遲滯,轉身拜倒道:“小人正在往箭上淬毒。”

林彤鳳目中露出疑惑的神色道:“何必淬毒,我軍勇士,誰的箭不是可以立取敵人性命,淬毒費時耗力,用處卻不大。”

赤驥用變換過的口音道:“小人非是代州人,雖然也會射箭,卻是力道不足,往往穿透敵人皮甲就再也無力致人死地,所以在箭上淬毒,也好增加殺傷敵人的可能。”

林彤恍然道:“原來如此!”她頗有興趣地道:“你是什麼人,怎會制毒,像你這樣淬毒十分麻煩,可有法子大量制毒,迅速制作毒箭。起來說話吧,不要跪著了。”

赤驥聞言,平靜了一下情緒,站起身來,垂首道:“小人王大郎,乃是游方郎中,也會一些醫術,這種毒藥乃是小人配制,見血封喉,只是使用起來也很麻煩,淬在箭矢上毒性不能持久,所以小人才會現在才淬毒。郡主守關,需要大量箭矢,制作毒箭確實費時費力。不過據小人所知,代州弓箭作坊比比皆是,其中都有大量的漆,漆中自有毒性,郡主若是令人將成捆的箭支箭頭浸入漆中,然後晾干,這樣的箭支若是射傷了人,傷口必定麻癢腫脹,而且很難愈合。”

林彤聽得心中一動,仔細向眼前的少年瞧去,只見他雖然說話不卑不亢,可是卻是垂首低眉,一眼也不偷望自己,似是十分拘謹之人,可是說出來的話語卻是帶著淡淡的殺機惡意,令人心中陡寒,忍不住道:“你抬起頭來。”

赤驥緩緩抬頭,林彤望向他的面容,眼中閃過一絲迷惑,眼前的面孔有些熟悉,可是自己卻偏偏想不起來,她正欲再問話,身後的親衛稟道:“郡主,齊老將軍過來了。”,林彤對這位父執輩十分倚重,轉身准備前去迎接。走到半路,她心中突然靈光一閃,已經想起這少年的相貌竟然和自己心中的那個人九成相似,只是神情氣度,以及眼角眉梢的差異,讓自己竟然一時想不起來,相貌如此相似,總不會那人就是赤驥吧,林彤腳步一頓。片刻,林彤嘲諷的一笑,怎會是赤驥呢,大雍虎吞山河,楚鄉侯正是風光榮耀,他必定在主子身邊效力,前程似錦,怎會來到這危機四伏的代州和蠻人作戰,再說,那人既然有本事在北漢蠻地厮混,必然會些奇巧之術,怎會擺著一張九成相似的面孔出現在自己面前,而且連姓氏也不改,自己何必胡思亂想。

猶豫了一下,林彤停住腳步,回頭問道:“王大郎,你可有同胞手足?”

赤驥流露出似乎有些迷惑的神情,道:“回郡主,小人並無兄弟姊妹。”

林彤悵然道:“是麼。”轉身繼續向前走去,她加快了腳步,揚起笑容,幾步迎上齊老將軍,笑道:“齊伯伯,可否請你主持,將箭矢的箭頭塗上黑漆麼?”

望著林彤的矯捷的背影,赤驥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這次出發之前,公子曾經告訴自己,自己若是上了戰場,必然無法隨時隨地留心易容後的容貌,與其被人識破易容,將自己當作奸細,不如只改變一些相貌的細節,然後刻意改變一下語氣和舉止。果然這樣一來,就連代州軍最熟悉自己的林彤,也不過是起了疑心,而且立刻就因為自己的“破綻”太多,而不會想到自己的身份。雖然若是長期相處,林彤很容易就會認出自己,但是赤驥相信,林彤對自己恐怕懷恨不已,應該會刻意避開自己。雖然有些淡淡的得意,可是赤驥心中卻也有著淡淡的遺憾,咫尺天涯,還有什麼比這個更令人失意的麼。

過了半個時辰,當淬過漆的毒箭准備了一半的時候,雁門關外出現了蠻人遮天蓋日的身影。赤驥發出警訊之後,眼中閃過一絲寒光,從這次的蠻軍的圖騰和裝束來看,大草原上八大部落竟然已經全部到齊,這次,蠻人是准備開始總攻了。蠻人按照部落各自排開,其中一個部落突然樹起了繪著黒狼圖騰的金色大旗,大旗下一個身穿黃色汗王服飾的英俊青年舉起手臂,然後雁門關外傳來驚天動地的呼聲,“大汗萬歲,大汗萬歲!”,千萬人同聲高喝,震得雁門關上眾人都是面色蒼白。金色狼旗,大汗萬歲的呼聲,這說明了東晉初年被中原大軍擊潰草原汗廷之後分崩離析的各部重新一統,新汗王的出現,說明了這一次蠻人對代州已經是勢在必得。赤驥可以估算出眼前的蠻軍足有六萬人,想起自己在草原上奔走各部的時候,各部果然已經有了和解的傾向,而英俊青年原本是格勒部酋長完顏納金,他在草原上聲威顯赫,素以英明果決,驍勇善戰著稱,可是其他各部的酋長多半和他的父親同輩,赤驥絕對沒有想到他竟然能夠一統草原。如今蠻人汗廷重建,代州只是他們的第一步目標罷了,赤驥正在緊張地思索,身邊傳來兵刃跌落的聲音,卻是和他同伍的一個大漢面色蒼白,被蠻人的聲威嚇得魂不附體。

赤驥一皺眉,看向周邊,就是代州軍也不免神色倉皇,正想著如何鼓舞士氣,林彤輕身一躍,已經跳到一個牆跺之上,指著蠻人王旗高聲道:“你們都害怕了麼,這些蠻人把你們的膽都嚇破了吧,你們聽著,雁門關之後,是我們的家人骨肉,站在這里揮刀的代州勇士們,你們的父母妻兒都在後面看著你們,如今朝廷正在和大雍爭奪疆土,我們代州外無援軍,內里空虛,除了我們,再也沒有人能夠保護自己,若是讓蠻人沖破雁門關,代州將化成人間地獄,難道你們這些男兒還不如我一個初次上陣的小女子,就是死也是我們先死,總好過看著父老鄉親死在屠刀之下。”

林彤那烈火一般的怒氣和發自肺腑的言語讓眾人面露羞愧之色,齊老將軍振臂高聲道:“郡主尚且如此勇烈,我們堂堂男兒,難道還會貪生畏死。除非我代州男兒死得一個不剩,否則蠻人休想攻破雁門。死戰不退,有我無敵。”眾人都是精神大振,也都高聲呼道:“死戰不退,有我無敵。”城上突然高漲的氣勢讓正在高呼萬歲的蠻人面面相覷,不由停住了呼喊。

這時,那王旗之下,信任汗王完顏納金,一抬手,一個親衛遞過一張一人多高的巨弓,完顏納金策馬出陣,眾人只覺眼前一花,完顏納金已經獨自出陣,策馬奔到接近雁門關五百步的位置,呼吸之間張弓射箭,三支狼牙箭首尾相連,如同虛影一般射向站在高處的林彤。幾乎是一刹那,第一支狼牙已經接近了林彤,林彤翻身下落,避過第一支狼牙,拔出腰刀,想要擋住第二支狼牙,那狼牙力道極強,林彤只覺得手臂一麻,那支狼牙竟然射穿了那柄百煉鋼刀,但是第三支狼牙距離林彤不到十步,林彤卻是再也無法移動身軀,眼看那支狼牙就要穿透林彤的嬌軀。

眾人驚呼聲中,仿佛穿越了無盡的時光,攸然而現的一支羽箭射中了那支狼牙箭,但是力道顯然相距甚遠,那支羽箭反彈而落,眾人熱望成空,不由同聲哀歎,誰知就在第一支羽箭反彈的瞬間,略略有些偏差的狼牙被第二支羽箭射到了箭身,接下來,第三支,第四支,直到第五支,五支羽箭幾乎是相差一絲地距離依次射中那支力道強勁的狼牙,水滴石穿,那支狼牙箭終于被改變了方向,從林彤臉頰旁邊掠過,帶起一縷血絲,深深地紮入後面的城牆。

這五箭雖然力道不強,可是准頭和速度都是世所罕見。不僅代州軍中響起如同雷霆一般的叫好聲,就是雁門關外的蠻人中也傳出來了贊譽之聲。林彤飄落在地面上,幾個親衛已經拿著重盾將她護住,林彤也顧不得玉頰上面的些微傷痕,怔怔地望著幾十步之外引弓待發的少年,一弓五箭,這一次無論他有什麼改變掩飾,林彤已經認出他的身份,兩行清淚滴落,轉瞬被雁門關上的風吹干,林彤柔聲而又堅決地叫道:“赤驥!”

赤驥微微苦笑,身份泄漏之後,他也無需再加以掩飾,隨手從腰間百寶囊里面取出一粒丹藥捏碎,在面上一抹,去掉那少量的易容藥物,然後從容自若地笑道:“紅霞郡主,多日不見了。”平添了幾分俊秀的容貌,以及瀟灑俊朗、略帶些玩世不恭的笑容,讓他頃刻間脫胎換骨,鶴立雞群。眾人都不由驚咦一聲,這樣的魚龍變化可是讓他們生出如夢如幻的感覺。

只有林彤,毫不驚異地道:“為什麼你會在這里?大雍占盡上風,何需你來做臥底,你的主子安著什麼鬼心思?”

眾人駭然望向赤驥,原本心中的感激立刻化作疑惑,他是大雍的密諜,現在碧公主正在和大雍作戰,這人豈會安著什麼好心。站在赤驥身邊的那些被征用的青壯向後退去,代州軍則慢慢地圍了上來,可是這人剛剛救了林彤,那些人心中猶豫,也不願立刻動手,都向林彤望去。

這時,已經被親衛接回本陣的完顏納金眼中精光一閃,雖然隔著里許距離,可是站在雁門關城頭,孑然獨立的那人,分明是自己相識之人,他高聲道:“本王以為是誰,原來是伯樂神醫王先生,你雖然也是中原人,可是卻在我草原揚名,昔日在茫茫草原之上,各部酋長均待你如上賓,你不是北漢人,與其在上面被人當成仇敵,不如來本王帳下效力,本王願待你如兄弟手足,榮華富貴,女子金帛,任你隨意而取,你意如何?”

他這樣公然招降,語氣中隱隱帶了挑唆之意,就是原本敵意不強的那些外郡青壯,也不由握緊了兵刃,虎視耽耽地望著赤驥。

赤驥微微苦笑,轉身向下望去,高聲道:“完顏酋長,昔日在下到你格勒部,受你厚待,我替你治好心愛良駒,你授我騎射之術,你我朋友相交,情義非淺。然而私情不能害公義,我本是南楚人,如今更是大雍之民,本與北漢不相干,可是不論是大雍、北漢還是南楚,都是中原一脈,漢家正統。今日若是你汗王到我中原游曆,在下必然以禮相待,視若貴賓,可是你如今揮軍南下,侵我漢家土地,就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不過在下念著昔日情誼,勸汗王一句,如今我中原即將一統,汗王雖然勇猛,卻非是我大雍之敵,若是汗王果然為草原各部著想,不如息兵罷戰,以免壯志成灰,草原血流成河。”

完顏納金冷笑道:“中原分崩離析已非一日,如今又是內戰連連,哪里還有力量擋我大軍南下,本王也不貪心,只要取了代州,讓你中原之人無力阻我鐵騎即可,你若不降,休怪本王手下絕情。”

赤驥冷冷一笑,取出一支羽箭,折為兩段,高聲道:“今日我折箭為誓,你我恩斷義絕,汗王盡管來攻打雁門,我就是死在汗王箭下,也是死而無怨,只是汗王若是死在我手上,也不要怪我負義。”

完顏納金劍眉一軒,高聲道:“你自尋死路,也怪不得本王,開始攻城!”在他一聲令下,蠻軍向雁門關撲去。

赤驥說完這番話,回頭望去,他心中忐忑,不知道這些人是否能夠接納自己和他們並肩作戰,一回頭,一袋羽箭塞到他手中,他看到林遠崇熱情洋溢的笑容,抬頭四顧,眾人眼中都是一片溫暖,赤驥只覺得熱淚盈眶,卻是無法說話。眾人都看向林彤,畢竟赤驥能否留下,還需林彤決定。林彤別過臉去,淡淡道:“還不去守城,蠻人要上來了。”赤驥心中一陣激動,緊緊握住弓箭,熱淚滾落。

這時,完顏納金輕聲歎息,對于那個王驥他頗為了解,昔日相識之時,就覺得這人才華過人,可惜當時他雖有野心,卻礙于力量不足,不能公然強留草原上人人敬重的伯樂神醫,只能以情義接納。今次他趁著各部受災嚴重,趁機利用囤積的糧食控制了各部,逼迫他們歃血為盟,重建汗廷,恢複昔日完顏家族的榮耀,可是當時王驥已經消失無蹤。方才王驥救下林彤,破壞他立威之舉,他心中憤怒之余,想要借著他和雁門守軍的矛盾毀了此人,免得對自己攻取代州的計劃造成不好的影響,可惜卻是功虧一簣。中原人不是最喜歡內斗的麼,完顏納金有些郁悶地想著。

上篇:第三十二章 碧血忠魂     下篇:第三十四章 勢定收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