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三章 知是故人來  
   
第三章 知是故人來

隆盛四年,公主除孝服,王親赴永定郡王府拜謁求婚,公主展顏許之,太宗聞之大喜,親為賜婚。

時,高祖尚稱康健,自齊王鰥後,每常憂慮,聞婚事大喜,親為主婚,于席上執郡王臂曰,兩家世為姻親,乃以端儀公主許永定郡王世子。

端儀公主,高祖十四女,昭儀段氏所出,賢淑沉凝,美姿儀,年十五歲,永定郡王世子劉和,性純良,淡泊知禮,年十九歲。秦晉既成,劉氏遂安。

——《雍史·嘉平公主列傳》

從側門走進齊王府,李麟將坐騎交給侍衛,正想回自己的住處沐浴更衣,卻被侍衛叫住道:“麟殿下,王爺吩咐你一回來便去見他?”

李麟猶豫了一下,對于父親他始終抱著仰慕和畏懼混雜的感情,而李顯如今每日不是忙著朝政,就是圍在自己那對孿生弟妹的身邊,根本就沒有時間管自己,如今召喚自己,莫非自己犯了什麼錯麼。當下他不敢猶豫,匆匆走到內宅的花廳,還沒有走近門邊,就聽到廳內傳來爽朗的笑聲,正是自己父親的聲音。李麟悄悄走到花廳一側,透過半開半闔的窗子向內悄悄望去。一瞥之下,李麟的身軀突然僵住了,怎麼會這樣,坐在自己父親對面,神態悠閑、星鬢朱顏的不正是姑夫江哲麼,兩人正在對弈,只見父親如此開心,大概又在棋盤上殺得姑夫落花流水吧。什麼時候這個連上朝都不願意的楚郡侯會跑到自己家里竄門了,總不會他已經知道自己氣哭了柔藍吧?李麟一邊胡思亂想,一邊猶豫著是否偷偷溜走,只當自己沒有回來,這時,和姑夫形影不離的邪影有意無意地對著窗欞一笑,李麟垂頭喪氣地發覺自己沒有可能偷跑,只能緩緩向花廳的廳門走去。

輕輕一笑,我裝作不知窗外李麟正在那里探頭探腦,說起來也真慚愧,我自己的兒女都聰明得很,知道如何避免我的欺負。柔藍是仗著皇後娘娘和太子殿下為她撐腰,不說皇後娘娘當初親手撫養柔藍長大,將她當成親生女兒一樣,就是太子殿下,又何嘗不將她當成親妹妹一樣看待,太子殿下還罷了,雖然他是儲君,但是畢竟我是他姑夫,他也不敢對我失禮,可是皇後娘娘哪里是我惹得起的,若非太上皇已經崩猝,只怕我連教訓柔藍都不敢。至于江慎麼,這個憊賴小子不提也罷,一年倒有十個月在和尚廟里面稱王稱霸也就算了,居然為了躲我,沒事就跑到他未來岳父家里騙吃騙喝,尤其是他的小未婚妻李凝出生之後,這小子基本上除了年節是看不到人影了。既然齊王拐跑了我的兒子,自然我要報複回來,李麟這小子比較倒黴,就成了我的開心果。至于李凝的孿生弟弟李卓,如今的齊王世子,我可不敢欺負,齊王妃,嘉平公主林碧的厲害我可是清楚的。當初齊王去永定郡王府求婚,是我攛掇的,林碧仗劍闖入齊王府的時候,我可是也在場的,若不是我給李顯出了一個下跪請罪的主意,只怕林碧早就一劍殺了李顯,然後自盡謝罪了。若是真得如此,只怕好不容易迫降的北漢就會重新豎起叛旗,想要在數年之內消化北漢的國土和民眾,那就是癡人說夢了。幸好我早有准備,借著這個機會說出了龍庭飛的遺願,總算讓林碧消去了怒氣,還讓齊王有了一個追求佳人的借口和良機。經過三年的苦心孤詣,總算讓齊王得償素願。

其實也不是我想冒險,這也是無奈之舉,北漢王室歸降之後,大雍內部不是沒有斬草除根的呼聲,可是卻被李贄否決了,說起來李贄也真是明智大度,北漢王室雖然滅國請降,可是劉氏在北漢的影響已經是根深蒂固,若是劉氏不安,則北漢不安。斬草除根雖然是比較容易的做法,可是後患也是無窮的,不說林家會因此不滿,生出叛意,就是那些在北漢請降之後解甲歸田的北漢將領戰士,還有已經退隱的魔宗,他們都不會因為北漢王室的覆滅而放棄抵抗,反而會讓他們不屈不撓地和大雍為難。可是若是任由劉氏的影響力繼續存在,對于大雍的皇權也是一個隱患。

最後我另辟蹊徑提出了融合北漢王室的計策,既然北漢王室聲威顯赫,素得民心,那麼就將他們融入大雍皇室,凡是劉家的女兒,便娶入皇室做皇妃、王妃,凡是劉家的子孫,就讓他們娶皇室的宗女,這樣下去,最多三代,劉家就和皇室成了不可分割的血親,到時候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他們還反什麼,北漢的驕兵悍將難道還會和自己的舊主為難麼。縱然兩國軍民仇恨綿綿,可是只要鼓勵他們通婚,讓他們的血脈融合在一起,再深的仇恨在血脈相連之後消逝。

而要實現這個計策,最重要的就是齊王和嘉平公主的聯姻,齊王率兵滅了北漢,雖然最後收網的是陛下,可是對于北漢人來說,李顯才是罪魁禍首,而嘉平公主,身兼代州林氏的精神領袖和北漢王室的支柱兩個身份,她又是龍庭飛未過門的妻子,可以說是北漢軍方唯一認可的領袖,只有讓她嫁入皇室,才能徹底讓大雍皇室放心,也讓劉氏安心,又能夠籠絡林氏。可是想要達到這個目的,就不能讓林碧有一絲勉強,被迫下嫁和兩情相悅可是兩種效果。為了這個目的,我在齊王身後出謀劃策,終于讓林碧點頭下嫁,這可比當初我設計滅掉北漢還要艱難,李顯枉稱風流,在追求林碧的時候,什麼拙態都被我看到了,幸好,最後還是如願以償。就在李顯和林碧的大婚上,太上皇完成了最後一擊,將剛剛及笈的端儀公主許配給了永定郡王世子,原本的北漢王儲劉和。劉和性情純良,對于權勢並沒有什麼興趣,若是北漢尚在,他作為王儲實在是有些不大稱職的,可是作為永定郡王世子,卻最合大雍皇室的心意。這兩樁婚事一成,效果立刻就顯露出來了,很多原本不肯為大雍效力的將領官員,也都紛紛出仕或者加入軍旅,有了北漢勇士的加入,征討北漢時候受到重創的雍軍元氣也漸漸恢複。

當然在這其中被我和李贄計算的還有齊王李顯,為了追求林碧,李顯頗為識相地放棄了軍權,無論誰也不能讓這樣一對夫妻手握軍權的。尤其是李顯大婚之後,他幾乎不再涉足軍旅,這讓皇上有機會在重整軍隊的時候將軍權全部收回,大雍內部再也不存在可以和皇權對立的力量。雖然對李顯有些過分,不過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為了美人放棄江山權力也不是他一個。再說我雖然設計奪了他的兵權,可是他在軍中的影響仍在,而且和林碧的婚姻,也給了他最切實的保障,除非是想顛覆社稷,否則不論是誰坐在大雍的皇位上,都不會輕易對他出手。再說,等到征討南楚的時候,也少不了他一份,能夠先後滅掉北漢、南楚,這樣的戰功無論是誰都應該滿足了。

這樣平衡的局勢被我費盡心機促成,可謂勞苦功高,可是李顯也太不講義氣了,林碧尚未河東吼,當今朝中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齊王爺就為了討好佳人,將我徹底出賣,弄得我現在一見到林碧便有些心虛。唯一慶幸的就是北漢眾人沒有將龍庭飛等人之死都算在我頭上,畢竟對于他們來說,敗在一個文弱書生手上總是有些丟面子,所以這個黑鍋自然由李贄、李顯替我背了,反正無論如何,最後出手的人又不是我。

不過在覺得有些吃虧的同時,我也尋到了出氣的法子,就是欺負一下李麟,不過說句心里話,若非我對這小子疼愛憐惜,也不會去戲弄他,畢竟由于我的緣故,他失去母親,自幼在軍旅長大,且隨著李凝、李卓的降生,齊王世子的地位也徹底與他無緣,和那些本來就不受重視的兄弟們不同,原本身為嫡子的李麟更加淒慘些。為了彌補這個孩子,我向皇上提議封他一個郡王的爵位。且現在他是太子李駿的伴讀,沒有意外的話,將來也會是李駿的左膀右臂,這樣應該足以補償他的損失了。

正在我一邊品茗一邊胡思亂想的時候,李麟已經走了進來,這麼長時間,就是烏龜也爬到了,他低著頭走進來給李顯見禮之後,便要往屋角躲去,我笑道:“麟兒,你躲什麼,就不過來給我這個姑夫見禮麼?”

李顯聞言皺眉道:“麟兒,你這是做什麼,一點禮數都不懂。”

我輕搖折扇阻住李顯話語,道:“麟兒,你不是犯了什麼錯,不敢見我吧?”

李麟忙道:“沒有,沒有,我沒有把柔藍氣哭。”一句話出口差點咬了舌頭,也不知怎麼,一見到江哲似笑非笑的神情,他就心中慌亂。不由偷眼看向兩位長輩。

李顯一瞪眼道:“什麼,你將柔藍氣哭了,怎麼回事,還不給我說明白,然後去給我閉門思過,晚飯就不要吃了。”

李麟苦著臉不敢應聲,這時我卻一笑,道:“我當是什麼事,柔藍那丫頭嬌縱得很,有人氣氣她也好,免得讓她越發跋扈,六哥你也別跟皇後娘娘一樣,將這丫頭寵得含在嘴里都怕化了。麟兒,說說是怎麼回事,若是這丫頭無理取鬧,回去我責罰她。”

李麟差點沒有落下淚來,幸好不是柔藍的過錯,若是被江哲抓住機會責罰了柔藍,只怕事後自己就要受家法了,然後可能還會被皇後娘娘訓斥一頓,最後麼,八成太子堂兄大概就會把自己拘在身邊十天半月了,在皇宮里面,處處都是規矩,別提多悶了,自己可受不了。看著江哲虎視眈眈的目光,李麟連忙將今日的事情避重就輕地說了一遍。

李顯聽後眉頭一皺,他倒不是責怪李麟仗勢欺人,反正他也知道李麟不會太過分,最多也就是給那南楚少年一點苦頭吃罷了,他少年之時比李麟還要霸道囂張呢,他若有所思地道:“你說這少年十三四歲模樣,可以使用三石強弓,若論弓箭,就是最擅長騎射的代州,這也是千里挑一的了,不知道他箭術怎麼樣?這也難怪你留意,麟兒,替我傳令下去,將那個少年給我帶回來,我要試試他的身手。”

聽到這里我不由一笑,有其父必有其子,慎兒雖然不像我,可是李麟倒是像極了齊王,見李麟就要下去傳令,我阻止道:“等一等,這麼一件小事,你這堂堂的親王插手也未免太驚世駭俗了,孩子們的事情就讓他們自己解決吧,麟兒,你雖然年少,但是已經是朝廷欽封的嘉郡王,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只是不許你草菅人命,如何處置你自己作主吧。”

李麟大喜,他心中仍然念念不忘那南楚少年,只是礙著柔藍不敢再生是非,如今既然有江哲作主,那麼自己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心中癢癢,恨不得立刻就去將那少年擒回府中。

李顯見他如此急迫,罵道:“一點定性也沒有,急什麼,這人既然自稱是來尋親的,難道還會這麼快離開麼,再說就是他逃了,只要一道軍令傳下,還怕他逃回南楚麼?今天你小姨母他們要來拜見你母妃,今天晚上的家宴,你母妃說了,誰都不許缺席。”

李麟只得凜然遵命,卻偷眼看向江哲,這下他可知道為什麼姑夫會在這里了,小姨母的儀賓王驥將軍是姑夫的門人,若是來到長安,到兵部報到之後一定要先去拜見姑夫,必然是自己的繼母想先見到妹妹、妹夫,所以迫著姑夫也到自己家中等候。忍不住低頭偷笑,自己的姑夫雖然威風八面,就是在皇上伯父面前也是漫不經心的模樣,唯有在嘉平公主面前卻是戰戰兢兢的模樣,當真是好笑極了,真想不通當初他是怎麼將北漢君臣將士玩弄于股掌之上的。

我此時已經無心理會李麟的小動作,精通箭術,小小年紀可開三石強弓,云路,陸云,哼哼,這樣的兒戲手段也想瞞過我的耳目,卻不知道他來大雍做什麼,但是肯定不是來拜見師祖的,再說聽說陸燦對這個長子陸云十分鍾愛,想必是那少年自己的主意,我還得知會驊騮一聲,讓他不要將這少年當成奸細下獄才行。既然這少年已經來了,我也應該盡盡長輩的責任,就讓我給他一點小小教訓吧,嗯,就讓李麟和柔藍去應付吧,再有霍琮把握大局,應該不會有什麼出人意料的變故了。

想起霍琮,我不由露出心滿意足的微笑,這個霍琮是我最得意的弟子,將來必定青出于藍,我心性浮躁,所學博而不精,且雖然有心隱忍,卻總是忍不住顯露鋒芒。而我其他的弟子,各自有著不同的缺點,陸燦心性過于光明忠直,終究會因此受害,荊遲性子粗率,有時沖動難以控制,我雖愛他樸實無華,只可惜終究難成名將,八駿各有所長,但是限于資質經曆,雖可獨當一面,卻不能總攬全局。至于我那雙兒女,柔藍雖然聰明靈慧,如今不過是我刻意讓她沒有機會面對殘酷的現實罷了,一個女孩子,我並不希望她太出色,只想她幸福的度過一生,慎兒麼,不提也罷,我的聰明才慧他或許繼承了三分,可是我的憊賴懶散卻繼承了十分,我都替慈真大師覺得惋惜,這樣一個糊塗小子,能夠擔任護法之責麼,不過傻人有傻福,他這性子,或許會一生如意呢。

排指算了一遍,只有霍琮才是我最得意的弟子,堅忍不拔,心胸廣闊,有自己的主見又能夠通權達變,博覽群書卻又專心經史,最難得是他甘于平淡,擅于隱忍。我不過是被拘禁在富貴榮華中的囚徒,雖然枷鎖是人世間種種美好的情誼,卻終究是不得自由,而他卻是真正能夠大隱于朝的隱士,也是唯一可以繼承我衣缽的弟子,所以我明明知道他的身份有問題卻將他留了下來,一來是愛才,二來這樣的人才若不留在身邊,可就有些危險了。

這時,齊王身邊的四大侍衛之一的陶林匆匆過來道:“稟王爺、江侯爺,郡主和王儀賓到了,公主有請。”

我和李顯對視一笑,並肩向王府的銀安殿走去,剛剛走入大殿,便見到雍容華貴的嘉平公主拉著林彤的手正在絮絮低語,而赤驥則站在一旁肅手而立,在林碧面前,他始終有些拘謹。一眼看到我,他連忙過來拜倒見禮,口中道:“見到先生容顏如昔,赤驥心中方安,這次途中遇見盜驪,他托我向先生問安。我原本想先去見先生的,不過入城的時候卻聽蕭總管說,先生也在齊王殿下這里。”

我忍不住一陣憋氣,這小子怎麼哪壺不開提哪壺,嘴角露出一絲陰笑,我笑道:“沒什麼,今日過來和齊王下棋罷了,赤驥,怎麼樣,聽說你半年前受了傷,如今沒事了麼?”

林彤聞言憂心忡忡地道:“先生,驥郎他的箭傷雖然痊愈,可是一遇到刮風下雨仍然覺得疼痛,我正想拜托先生替他看看呢?”

我笑道:“無妨,無妨,這是經脈受了損傷,讓他到我府上,我給他針灸幾次就好了,順便也將這套針法教給他,若論醫術,還是赤驥學得好些,雖然後來轉行做了獸醫。”心中卻暗自想到,我的奪魂金針可是天下無雙,除去赤驥的病根絕對沒有問題,只不過那套金針本來是用來行刑的,或許會痛一些。當然憑著我的本事,面上自然不會露出一絲破綻。林彤高興的點頭稱謝,正在我暗自得意的時候,卻見林碧向我淡淡一瞥,目光中帶著淡淡的警告,我心中一驚,連忙避開她的目光,暗道,諒赤驥也不敢告訴她們實情。

這時候家宴已經備好,林碧拉著林彤向外走去,李顯跟了出去,我見赤驥神情有些古怪,似有隱情要稟報,便故意落後了一步,果然,赤驥在我耳邊低聲道:“先生,盜驪托我稟告,段將軍已經回到中土了,按照先生從前的命令,他已經令人將段將軍送往南山別業。這幾天應該就會到長安,到時候會有比較詳細的信息。”

我心中一震,段無敵麼,當年北漢請降之後,我曾想將他招回,誰知他已經出海去了,從此後影蹤全無,想不到今日終于回來了,對于這個我頗為歉疚的敵手,我應該如何對待他呢?

上篇:第二章 青梅如豆     下篇:第四章 射柳金谷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