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六章 驚鴻照影  
   
第六章 驚鴻照影

陸云怔怔望著手中的金環,呆若木雞,方才有侍女前來尋找郡主失落的金環,他卻下意識地將金環藏起,心中不免有些愧悔,縱然明知那少女對他來說猶如水中仙,夢中花,他卻為何深陷下去,錯過了唯一報複江哲的機會,罷了,罷了,柔藍不過是江哲的義女,自己怎能如此無恥,對江哲無可奈何,就將目標放到一個小女孩兒的身上。

正在這時,遠處突然傳來李麟的怒吼聲道:“什麼,你說柔藍落水,差點淹死,這怎麼可能,你竟敢詛咒她,本王要砍了你。”

陸云心中一凜,他對李麟已經是頗為忌憚,唯恐他問多了,發覺自己的不妥,連忙聞聲趕去,還沒有繞過花叢,便聽到一個清朗含威的聲音道:“麟弟不可魯莽,這侍女說的或許過分些,但定無惡意,你不也是聽說柔藍落水,才匆匆趕回來的麼,我們還是去內宅看看吧,這丫頭平日胡鬧慣了,說不定是怎麼回事呢?”

陸云心中一動,透過花叢望去,只見前面花徑上,李麟怒氣沖沖地站在一個侍女面前,那個侍女嚇得魂不附體,跪在地上磕頭如搗蒜,而在李麟身後,站著一個身穿明黃服飾的少年,大概十五六歲年紀,相貌俊秀溫文,雙目幽深,如同深潭也似,神態從容磊落,此刻正拉著李麟相勸。不必多想,見這少年服飾以及對李麟的稱呼,陸云心中翻江倒海一般,自己竟然和大雍的太子殿下李駿距離不到數丈,忍不住握住了匕首。目光落到那少年太子的面上,見他神態溫和,含笑解勸,雖然有著尊貴無比的身份,卻令人有如沐春風的感覺。聽聞這位太子殿下小小年紀便代李贄鎮守幽州,素有仁孝之名,如今一見,果然是氣度不凡,再想起南楚國主趙隴,明明年紀相仿,更是一國之君,卻是只知吃喝玩樂,平庸無能,心中更是一痛,不由氣息一亂。侍立在李駿身後的一個青年侍衛眉梢一揚,上前一步,擋在李駿身側,喝道:“什麼人在花叢後面鬼鬼祟祟的。”他的語氣並不凌厲,可能因為這里是長樂公主府,公認防備最森嚴的府邸之一的緣故。

陸云心中一震,繞過花叢,向李麟單膝下跪道:“屬下云路叩見郡王爺。”他故意表示不認識李駿,這樣即使問罪,也會輕些,不知者不罪麼。果然他偷眼望去,那侍衛神情和緩,退到了李駿身後。

李麟粗聲粗氣地道:“原來是你小子,是不是見本王發脾氣,不敢過來了?”

陸云心中更加安定,低首斂眉地道:“屬下不敢。”

李麟搖手道:“算了,來拜見太子殿下,皇兄,這是我新收的侍衛,我見這小子還不錯,過幾年准備送到東宮去給你做侍衛,不過現在還不行,明鑒司和司聞曹盯得緊,這小子身份不甚清楚,我若送了去,只怕要遭彈劾的。”

李駿微微一笑,他自然知道這個道理,自己身邊的侍衛都是精挑細選的,身世來曆、武功人品,都要經過考核,不過李麟既然如此重視這個少年侍衛,想必人才難得,他上前一步,親手攙起陸云道:“平身吧,你是麟弟的侍衛,以後也不免和孤常常相見,不必如此拘禮,也不要聽麟弟胡說,孤東宮的侍衛都是父皇指派,人數有限,所以不免條件多些,你今後跟著嘉郡王,也是前程似錦,過幾年在沙場上搏個功名,封侯拜將,豈不是勝過在孤身邊委屈。”

陸云唯唯諾諾,眼中閃過傾慕之色,這位大雍太子,果然是帝王氣度,只是簡簡單單幾句話,便聽得人心中溫暖,若自己果然是無牽無掛的云路,只怕從今後舍命相報也是可能的。

李駿又仔細看了陸云片刻,見這少年年紀雖輕,神態也頗為恭謹,可是舉止不卑不亢,眉宇間帶著一絲傲氣剛強,果然是人品難得,也不由心中喜愛,看了李麟一眼,嘉許地道:“王弟的眼力果然不凡,我見此子有長孫將軍的氣度。”

李麟露出得意洋洋的神情,他年紀尚幼,露出這樣的神情不但不令人生出惱怒之意,反而令人覺得他稚氣尤存。李駿搖頭微笑,道:“好了,我們去看柔藍吧,她吃了苦頭,一定會在我們身上討還的,若是去的晚了,只怕要受她幾日冷落了。”

李麟神情一變,憤憤道:“柔藍最是偏心,每次見了你都是眉開眼笑,見了我就是橫眉豎眼,明明你三五天才能來看她一次,我幾乎每天都陪著她,可是她對你總是那樣厚待。”

李駿大笑道:“誰讓你不是看著她長大的呢,想當初我還是雍王世子的時候,可就盡心竭力幫著她逃脫姑夫的毒手,你呢,東海初見就和她爭執,還逼著小丫頭叫你哥哥,後來又被姑夫騙了,當他的幫凶欺負柔藍,活該你今日受報。”

李麟頓足不語,臉上一會兒黑,一會兒紅,望望四周忍笑的侍衛,喝道:“都滾開,這里是姑夫府上,還用得著你們在這里看戲。”兩人的侍衛面面相覷,不知是否該聽命。李駿笑道:“罷了,除了冷恢之外,你們都下去休息吧。”除了站在李駿身後的青年侍衛之外,其他侍衛都各自散去,陸云心中一歎,也准備離去。不料李麟叫住他道:“云路,你跟在霍大哥和柔藍身邊的,聽說是你救起了柔藍,是麼?”

陸云面上一紅,想起自己本來是准備取柔藍性命的,不由有些慚愧,低聲道:“屬下恰好在場,因為略通水性,所以只得冒犯了郡主。”

李駿驚咦了一聲,看向陸云的目光更是多了幾分賞識,輕輕點頭,然後向內宅方向走去。李麟擺擺手,示意陸云不必跟隨,然後匆匆趕去,陸云愣了片刻,終于輕歎一聲,無精打采地向棲鳳軒走去。

誰知他剛剛走到棲鳳軒,李麟又怒氣沖沖地奔了進來,喊道:“氣死我了,都跟我回府。”眾侍衛見他大怒,也不敢問他發生了什麼事情,只得匆匆跟上李麟出了長樂公主府,李麟取了馬匹,恨恨地一鞭下去,竟在皇城之內縱馬飛奔,那些侍衛大驚,在後面連聲呼喚,他們不敢在皇城縱馬,這可是大罪,雖然眼看著李麟的背影遠去,卻也只能心焦不已,匆匆向齊王府趕去。

陸云心中奇怪,向一個較為熟悉的侍衛問道:“王爺這是怎麼了,發這麼大的脾氣?”

那個侍衛左顧右盼了片刻,小聲道:“定是又吃了昭華郡主的排頭了。整個長安城誰不知道,咱們郡王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楚侯和昭華郡主,尤其是郡主,他們兩人若在一起,一定是三天一大吵,兩天一小吵,到了最後,不是郡主去向咱們王爺王妃哭訴,就是郡王去長樂公主殿下那里告狀,初時兩家長輩都還又是相勸又是責罰,可是轉過臉去,他們兩個又和好如初了,如今可是誰都懶得管了。不過今天也真奇怪,本來太子殿下和霍公子若是在場,總能勸住郡王爺和郡主的,今日不知是出了什麼事情,這兩位的話都不管用了。”

陸云聽得有趣,忍不住低頭暗笑,不論身份何等尊貴,昭華郡主江柔藍和嘉郡王李麟都終究是孩子罷了,不過他還真得難以將如今這個孩子一般稚氣的少年和那個在金谷園召見自己之時氣度森嚴的嘉郡王聯系到一起。

過了一會兒,眾侍衛回到齊王府,一眼便看到李麟在門前大步流星地走來走去,看到這些侍衛,他怒道:“怎麼這麼慢,父王讓我隨侍母妃去南山,你們還不快去准備。”眾侍衛一聽,也顧不得辯解是郡王爺速度太快,匆匆去准備行裝了。陸云心中大喜,自己正在煩惱如何撇開嘉郡王去南山尋找刺殺江哲的機會,想不到嘉郡王也要去南山,不知是否蒼天庇佑。眾侍衛都已去了,只剩下李麟怒氣沖沖地站在王府門前,對著下馬石一腳一腳地踢著,發泄心中的怒火。

望著陸云的背影,李麟氣得又是一腳踢去,方才去看柔藍,豈料她對自己冷嘲熱諷,說自己眼力差勁,居然留了一個刺客在身邊,這怎能怪他,明明是司聞曹沒有查清楚,再說她本來不是也對云路頗為贊賞麼,怎麼如今責任都到了他身上。又氣又惱的他本來想立刻出去就云路殺了,誰知卻被霍琮攔住,反而讓他將云路帶到南山別業去。眼看著那個欺騙自己的少年卻不能出手責罰,他心中怒火難以消退,索性違反禁律,縱馬飛奔返回齊王府。不論他何等氣惱,卻知道霍琮的意思就是姑夫江哲的意思,一路上想著如何將云路帶到南山別業去,還得尋個理由,不能讓他生疑,這可是霍大哥交待的。誰知一回到府上,就得知齊王妃林碧要去南山,本來是讓自己的庶出大哥李景隨行的,他便搶了這個差使,心里知道十有八九又是姑夫的算計,否則母妃怎會莫名其妙地獨自去南山呢,母妃如今又懷了身孕,父王幾乎是一刻不離的。想到這次自己出了紕漏,多半幾個月之內都會被姑夫和柔藍嘲笑,他便又是氣惱又是沮喪,對云路更加惱恨,若非強自隱忍,只怕目光都能將云路刺穿了。

心中滿是疑惑,陸云不明白為什麼齊王妃會輕車簡從去南山,他在齊王府多日,已經知道齊王府在南山並無別業,據說李顯性子古怪,說什麼不喜歡終南隱士,所以他在西郊和東郊都有別業,唯獨沒在南山修建別業。但是他也懶得多想,反正有機會去南山倒也不錯,他心中盤算著如何尋找江哲的別業,如何混進去行刺,全然沒有留意李麟偶爾望向他的森冷目光。

南山距離長安足有五六十里,加上又需繞行西郊,李麟又奉了父命,不許林碧勞累,當夜在杜曲安頓,直到第二天午後,才終于到了南山別業。南山林壑幽美、氣勢雄偉,皂水、灃水、灞水、浐水、滈水,俱由南山中源出,北流入渭,林碧要去的南山別業就位于南山北麓,一道溪流蜿蜒而下,沿著溪流修建了數處水榭,兩側則是怪石嶙峋,草木豐盛,並無道路通行,若想出入別業,只能乘舟渡水。溪水在山腳彙聚成池,池中停著一只輕舟。云路這些侍衛是最後登舟的,逆水行舟,那青衣仆人卻是駕輕就熟,將幾個侍衛送到最下面的那座水榭,安頓他們之後便離去了。這座水榭想必就是為了安頓侍衛仆從的,寬闊樸素。

到達之後,陸云便知道這正是楚郡侯的別業,欣喜之余,就在考慮如何尋找行刺的機會,陸云挑了一個臨水的房間居住,這房間位于水榭一角,狹小局促,無人和他爭奪,卻正合他心意。打開窗子,下面丈許處就是溪水,溪水清澈見底,溪底亂石嶙峋,尖銳的碎石之間,可以看到魚蝦在嬉戲。陸云順著溪水向上望去,視線所及,已經可以看到兩座水榭。水榭之間雖然都有虹橋連接,可是陸云知道若是自己走上去,肯定是立刻被擒住,所以他的目光落到了溪水上,若是夜里,自己應該可以溯流而上,尋到江哲的寢居吧。

吃過晚飯之後,陸云只說自己一路騎馬疲倦,早早就去安眠了,也沒有引起別人的注意,他自己住一個小房間,所以也不用擔心別人發覺他的行蹤,將房門栓好,等到二更時分,天色已經變得漆黑之後,他就換上一件黑色夜行衣。這件夜行衣乃是精制的,輕薄光滑,可以在水中暫時替代水靠,而且最難得是體積極小,便于收藏,他帶在身邊許久,都沒有人發覺。

打開窗子,他警惕地看了一眼,除了幾處水榭之外,並無光亮,他翻身躍出窗子,吊在窗下,伸手掩上窗扉,然後縱身入水,他的水性極佳,動作輕靈,不僅沒有發出聲響,就連水花也沒有濺起半分。入水之後,他逆流游去,水勢頗為湍急,頗費力氣。游了一會兒,到了第二座水榭,他攀上臨水的窗子向內望去,里面也是一些侍衛,看服色是虎賁衛,應該是江哲身邊的人。再向上游去,第三座水榭還沒有接近,便聽到李麟大笑的聲音。陸云抓著岸邊的岩石休息了一會兒,繼續向上游去,轉過一個拐角,前方還有四座水榭。第四座水榭黑暗無光,沒有聲息,他游到第五座水榭,發覺這座水榭比起前面四座有些不同,距離水面只有尺許高度,鄰水的房間外面是一處平台,平台的一半是凌波懸空的,三面以朱欄相護,從這里溪水漸寬,水流也緩慢許多。陸云心中一動,正想攀上平台探聽一下,手指剛剛抓住一根欄杆,便聽到房門打開的聲音,然後燈光從門內溢出,將整個平台籠入了昏黃的光芒之中。陸云心中一寒,身軀輕輕沉入水中,只是攀著水中支撐平台的柱子,側耳傾聽。

然後他的耳邊傳來一聲歎息,那是一個男子的聲音,然後,頭上的燈光亮了許多,想必是那人點燃了平台一角高挑的風燈,這下子四周水面都被照亮了,無法潛行,陸云心中煩惱非常,卻只能隱忍等待。過了片刻,那人還沒有回房的意思,山風冰涼,月色星光都極為黯淡,不知這人怎麼會有賞玩景致的心情,陸云心中暗暗痛罵,卻是無可奈何。

這時候,那男子突然輕咦了一聲,陸云心中一緊,隨即聽到了一個女子的歎息聲,這個聲音清冷而悲涼,陸云只覺得心神一顫,忍不住仔細聽去。

只聽那女子說道:“無敵,這些年你在異域飄蕩,還過的好麼?”

那男子的聲音平淡清雅,他答道:“多謝你的關心,也說不上好不好,日子還算平靜,只是總會想起昔日的同僚,和沁州的風煙,所以終究是忍不住回來了。故土難離,大概就是如此。聽說你已經封了侯爵,頗受重用,我也替你高興。”

那女子淡淡道:“其實皇上對我也是過于厚待了,憑我的微薄功勞,做虎賁衛副統領尚且可以,封侯卻是賞賜太重了。”

那男子道:“你當得的,而且大雍重用于你,那些和鳳儀門有關聯的人就會放心許多,知道大雍不至于因為出身的緣故摒棄他們,想來這幾年鳳儀門的余孽在大雍的活動應該越發艱難了。”

那女子沉默片刻,道:“這些事情我無需過問的,自從北漢滅亡之後,我心願已了,除了虎賁衛的事務,我已經不過問別的事情麼,護衛皇室責任重大,我不敢松懈。”

那男子歎息道:“我知道你其實對于權勢名利並不重視,只是如今你縱然想脫身也是不可能了,若是離開大雍朝廷的庇佑,你在天下可能會是寸步難行,畢竟現在北漢王室雖然已經降服,可是懷恨你的人一定還有很多,就是鳳儀門,也不會放過你的。聽說你還沒有成婚,呼延將軍呢,他這次應該是陪你一起來的吧?”

那女子頓了一下,道:“呼延他這次定要陪我來,甚至還去司馬大人那里請了假,我也沒有辦法,只好由得他了。其實我現在過得很好,無需殫精竭慮,無需鉤心斗角,有些事情你說得很明白,我只需安分守己,就可以安享富貴,這樣的日子是我最期望的,這麼多年,我苦苦掙紮,早已經筋疲力盡,當日覲見陛下,我曾提出辭官歸隱,陛下說我結怨太多,又是頗有功勞,不願我在民間消沉,所以給了我一個虎賁衛副統領的職位。我若有心,自可以做一番事業,我若無心,也可以安養度日,皇上待我恩重如山,所以我雖然知道他們也是想利用我的身份安撫人心,卻仍然留在長安。如今我一無牽掛,唯一覺得對不起的就是你,所以聽侯爺說你也到了長安,終于還是前來看你,你,還恨我麼?”

那男子笑道:“恨,談不上,十三年前,你我分手之時,就已經分道揚鑣,各為其主,你雖然投了大雍,傾覆了北漢江山,可是我不恨你,這是你的選擇,只要你無悔,別人還有什麼可以指責你的呢?七年前,我身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窘境,我知道你有心相救,又替我求情,這份情誼我絕不會忘記。可是青妹,我怨你,石英之死,雖然是多種因素造成的,可是你是起了主要的作用,而且我知道你是利用了我們之間的事情,石英雖然和我不合,可是他是堂堂正正的好漢子,剛烈無比。這件事情我永遠不能原諒你,你不僅讓他百口莫辯,自盡身死,還汙蔑他的名節,雖然這是兩國征戰的手段,我不恨你如此作為,可是身為舊交,我不能不怨你。”

那女子沉默許久,突然笑道:“我明白,今日聽到你這番話,我才覺得終于釋然,石將軍之死,這些年來我每每想起,都是覺得不安神傷,今日有人為此事怨我,我反而可以拋下心事了,謝謝你,無敵,解去我心中死結。這些年來,我始終等著和你重逢的機會,你別笑我,雖然當年在石將軍墓前,是我斷情絕義,可是直到今日我知道你必會終生怨我,我才能放下心事,覺得不再虧負你。”

那男子沉聲道:“我明白,海驪曾對我說,若是不給你機會了斷你我之間的緣分,你這一生都不能安樂,否則無論如何,我也不會到長安來的。呼延將軍這些年來對你情深意重,當年初見,我便知道他的心意了,你半生淒苦,若有他陪伴,我也能夠放心許多。”

那女子的語氣多了幾分溫柔,道:“其實來這里的途中我已經答應了他的求婚,你願意留下來參加我們的婚宴麼?”

那男子喜道:“恭喜你了,江侯爺已經答應,過幾日就放我離去,只怕沒有機會參加你們的婚宴了,替我轉告呼延將軍,就說我祝你們白首偕老,永結同心。”

陸云在下面聽得目眩神迷,此刻他早已聽出這兩人身份,大雍澄侯蘇青,龍庭飛麾下四將僅存的段無敵段將軍,這兩人的事跡他也聽父親說過,想不到卻在今日聽到兩人的密談。若非是強行隱忍,他真想露出頭去看看兩人的風采。

這時,耳邊傳來遠去的腳步聲,想必是蘇青離開了,那男子一聲輕歎,歎息中卻帶著喜悅和寬慰,這時,冷月無聲,影沉寒水。只聽那男子低吟道:“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語聲淒涼,陸云雖然不甚明白其中深意,也覺得為之黯然神傷。



精品文學網

上篇:第五章 水流花謝     下篇:第七章 何處是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