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十二章 孤城血未干  
   
第十二章 孤城血未干

淮南節度使裴云,輕取楚州、泗州,親斬南楚淮東主將駱婁真,淮東各鎮,皆聞風而降,唯淮東軍副將蔡臨,收潰兵,守廣陵,雍軍攻而不下,裴云令何郢部繞道襲取高郵,渡水側擊之,廣陵敗績,援軍久不至,蔡臨知勢不可綰,時,裴云以箭書招之降,蔡臨遂引軍出城,自絕陣前,廣陵眾將乃降。十月二十九日,雍軍至揚州,揚州守軍不戰而潰。

——《資治通鑒·雍紀三》

楚州名勝,以城中的鎮淮樓、韓侯祠和城郊的漂母祠、韓侯釣魚台最為出名,楚州郡守顧元雍本來最是喜愛鎮淮樓,不僅常常在此處召宴城中名士,昨夜更是在此指揮楚州守軍抵抗雍軍的進攻,可是一夜之內,再次來到鎮淮樓,他卻已經是階下之囚,雖然身邊監管的雍軍軍士沒有絲毫失禮,可是他心中的苦澀和恐懼卻是怎麼也擺脫不掉。

昨天黃昏時分,城外來了丟盔卸甲的楚州大營潰軍,自己方得知原來雍軍已經攻陷楚州大營,駱婁真已經戰死,他連忙打開城門讓這些敗軍進城,為首的那人正是黃參軍,此人經常幫自己在駱婁真面前緩頰,所以他並沒有生出疑心。不料進城的卻是煞星,黃參軍竟然是被雍軍逼著來賺城的,原本尚可勉強一戰的楚州就這樣莫名其妙地陷落了。總算顧元雍尚存了一分戒心,雖然被雍軍進了城,可是他在親兵的保護下退守鎮淮樓,和雍軍開始了巷戰,雍軍戰力強橫,但是楚州守軍畢竟是熟悉地理,兩軍纏戰許久,勝負未分。但是當日夜里,雍軍的援軍兩萬人湧入楚州城,顧元雍最後的一點希望也破滅了,眼看著楚州城內滿是雍軍的旌旗,剩下的千余守軍被圍在鎮淮樓下,無奈之下他只能舉城請降。之後他就被迫領著雍軍四城安民,到了天明時分,楚州城就已經切切實實被大雍據有了。

一夜未睡的顧元雍又被雍軍主將裴云召來鎮淮樓,走上原本自己最熟悉的頂樓,他便看到裴云站在窗前,負手而立,俯瞰樓下的景致,在他身後兩側,左右各站著兩人,都是青黑色衣甲白色大氅的白衣營高手。顧元雍雖然不知道這些親衛身份的特殊性,也能夠看得出個個氣度凌厲,不似尋常軍士。他神色苦澀地上前一揖到地道:“南楚降臣顧元雍拜見節度使大人。”

裴云轉過身來,伸手相攙,待他起身之後,裴云微微一笑,道:“裴某奉我大雍皇帝陛下之命攻略淮東,于楚州百姓多有冒犯,昨夜血戰,難免傷及許多無辜,大人既然已經棄暗投明,還請大人多多安撫才是。”

顧元雍諾諾答應,心中卻是生出期望之心,莫非雍軍並不准備將自己處死麼,自己抵抗了雍軍將近大半夜,黑夜之中,攻城的雍軍損傷也是不小,總有千人左右,他原本以為只要等到楚州平定,自己就會被秋後算帳呢,若非是擔憂楚州城被屠城血洗報複,他也不會投降,不料這位淮南節度使,雍軍主將似乎沒有怪罪自己的意思。

顧元雍從前沒有和雍軍作戰的經驗,自然不知道在雍軍眼中,敵軍若是抵抗才是正常的,若是不抵抗就請降,倒會讓他們覺得奇怪呢?

裴云對顧元雍撫慰了幾句,言辭溫和,讓顧元雍漸漸安下心來,這時候,杜凌峰怒氣沖沖地走上樓來,對這裴云施了一禮,道:“將軍,那楚州長史太無禮了,屬下奉命去收繳文書圖章,他竟然不肯交出,還將您大罵了一通,說您使用詐術賺城,是陰險小人。”

顧元雍心中咯噔一下,那楚州長史荊長卿是同泰二年秋闈二甲九名的進士,四年前到楚州上任。此人是嘉興世家子弟,本來按照他的背景才華,應該有更高的官位,至少也可以進翰林院的,可是他卻仕途坎坷,多年來在各地任職參軍、司馬之類的職務,始終不得晉升,與他同科之人都已經金堂玉馬,唯有他年屆不惑才被任命為楚州長史。他到任之後,顧元雍仔細留心,此人行事有理有節,進退得宜,克盡職守,清正廉潔,的確是良才,他曾問及其仕途坎坷的緣故,這人只是歎息不語,這其中自然有隱情,可是顧元雍生平不喜歡探查別人的隱私,所以也就只是放在心里罷了。不料今日此人竟然如此執拗,若是觸犯雍軍,豈不是沒了性命,他妻妾子女都在楚州城內,弄個不好,全家滅門也是可能的,想及此處,他不由心中暗暗焦急。

裴云神色不動,淡淡道:“凌峰,你如何處置了?”

杜凌峰道:“我一氣之下,已經讓人將他綁到了樓下,請將軍允許屬下將此人斬首示眾,以為敢和我大雍為敵者戒。”

想及荊長卿平日的好處,顧元雍連忙上前作揖道:“將軍恕罪,將軍恕罪,荊長史生性剛正,或者有所冒犯,將軍寬容大量,還請饒恕他的性命。”

裴云笑道:“將他帶來,我要見見這個強項長史。”

杜凌峰大喜,傳令下去,不多時親衛押著一個人上來了,這人四十歲左右年紀,相貌斯文,氣度平和,只是此刻他渾身是土,官帽已經不知掉到哪里去了,額頭上還有血跡,可見一路上吃了不少的苦頭。

上得樓來,那人立而不跪,只是怒目而視,杜凌峰見他如此,怒道:“見到我家將軍還不跪下請罪。”

那人冷冷道:“荊某是南楚臣子,為何要拜大雍的將軍?”

裴云聞言笑道:“顧郡守已經率楚州官員投降我大雍,你如今是降臣,為何不跪?”

那人怒道:“郡守請降,我長史沒有請降,爾等侵我國土,傷我黎庶,南楚百姓無不恨之入骨,如今雖然迫于局勢暫時屈服,待王軍北上,犁庭掃穴,絕不令爾等逃出淮東。”

杜凌峰大怒,上前就是一記耳光,將那人打翻在地,指著那人罵道:“南楚百姓恨之入骨的不知道是誰呢?誰不知道駱婁真在淮東肆虐,搶掠民女,強征糧餉,今日我軍貼出告示,提及駱婁真伏法之事,楚州百姓無不歡欣鼓舞,你既然這樣硬氣,怎麼沒有膽子和駱婁真相抗,我平生最討厭你這等腐儒,既然你不肯歸降,那你就是我軍的囚犯,我也不殺你,將你在郡守府前枷號三日,看你還有沒有力氣大罵。”他這一拳極重,打得那人半邊臉都腫了起來,口角溢血,那人似乎也豁出去了,痛罵不已,雖然口齒不清,但是杜凌峰卻聽得怒火更盛,他拔出佩刀,指著那人道:“好,你既然自己尋死,我就成全你。”

裴云原本只是淡淡瞧著杜凌峰行事,見他真的要揮刀殺人,才阻止道:“算了,他也是個忠義之輩,殺之不祥,將他關入大牢算了,不要過分難為他的家人。”

杜凌峰喜道:“屬下遵命。”說罷拖了那人向樓下走去。

顧元雍嚇得冷汗直流,杜凌峰雖然是在毆打責罵那個不恭的長史,可是其余幾人的眼光明明在自己身上打轉,分明是殺雞儆猴的意思。眼看著得力的下屬官員被那個囂張跋扈的雍軍軍士凌辱,顧元雍心中生出屈辱之感,恨不得也將這些人大罵一通,然後讓裴云下令將自己拖出去斬首,這也算是為國盡忠了。他面上神色一陣青,一陣紅,自然被裴云看在眼里,但是如今最重要的是威懾楚州官員,讓他們不敢反抗才是,所以他裝作沒有看見顧元雍的面色,南楚在淮東的高級官員都是南楚世家子弟,就是請降,也是絕對靠不住的,裴云只等攻下廣陵之後,就要清洗淮東,將之作為大雍進攻南楚的前線,現在不過是暫時隱忍罷了。

過了一日,裴云留下衛平帶著五千人鎮守楚州,自己率著大軍會合何郢部向廣陵而去,與此同時,成功奪取泗州的張文秀部,也向廣陵會合。

廣陵是揚州的最後一道門戶,此地本來屬于揚州管轄,而揚州古稱廣陵,東晉末年,此地設縣天長,後改廣陵為揚州,改天長為廣陵,到如今已經有數十年,人們早已習慣了這種叫法。將廣陵當作揚州北面的屏障,奪取廣陵,揚州就可一舉而下,所以南楚在此地設立了廣陵大營。

廣陵大營的副將蔡臨雖然也是尚維鈞一系,可是此人倒是生性正直,他是尚維鈞的外甥,若非是和尚維鈞不合,只怕這淮東主將的位子也不會落到駱婁真身上,所以駱婁真對其敬而遠之,將廣陵大營交到他手上便不聞不問,蔡臨練兵頗有獨到之處,約束士卒,從不擾民,還多有扶危濟困之舉,所以在廣陵一帶聲名極好,楚州大營和泗州大營潰敗之後,都有不少殘軍逃到廣陵,被他收入營中,整頓之後,倒也有三萬多人。他將軍情上報建業之後,便領軍進駐廣陵城,他心里有數,若想正面對抗雍軍,必然是慘敗之局,所以准備依靠廣陵城抵擋雍軍的攻勢。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可能戰勝裴云,只盼著能夠守到南楚援軍到來。

十月九日,裴云大軍到達廣陵,十萬雍軍陳兵廣陵城下,一眼望去密密麻麻,雍軍的大營犄角相連,氣度森嚴,只是望去就已令人生出不能取勝之感。蔡臨指著雍軍大營道:“若是廣陵失守,雍軍便可以長驅直入揚州,威脅京口、建業,爾等若不戮力苦戰,淮東軍威名盡喪,本將軍已經呈書建業,向尚相和陸大將軍求援,我們只需守個十天半月,就可等到援軍,諸君可肯效死。”廣陵大營將士都是深受蔡臨恩澤,聞言都是高聲道:“願為將軍效死。”

嘯聲遠揚,城下雍軍聽得清清楚楚,裴云一皺眉,對身後的何郢、張文秀道:“看來廣陵城不好攻取啊!”何文秀是一個相貌俊朗的青年將領,他朗聲笑道:“將軍何必掛慮,廣陵縱然難攻,還能擋住我大雍鐵騎麼?”眾將士也都高聲道:“請將軍下令攻城,不克廣陵,誓不為人。”

裴云聞言揮鞭指著廣陵城道:“既然如此,何郢,你這次尚未立下戰功,就讓你先上如何?”

何郢大喜,一路上裴云搶著做了先鋒,反而是他只能帶著大路人馬跟在後面,早已求戰心切,聞言他凜然尊令,策馬向軍前走去,不多時,號角聲鳴,雍軍的第一波攻城開始了。

誰也沒有想到,這一攻,就是整整半個月。

蔡臨在廣陵可謂甚得民心,他又不似駱婁真那般無能懈怠,這些年來備戰充分,廣陵城內的糧草輜重十分充足,在他的率領下,廣陵城毫不動搖地撐了半個月,城上城下,皆是一片狼藉,雍軍的投石車、箭樓不知道損壞了多少,南楚軍不知道射出了多少箭矢,潑下了多少沸油金水,滾石檑木更是數不勝數,到了後來,靠近城牆的房屋皆被拆毀,石頭木料都用來守城了。雍軍幾次派出敢死隊攻上城去,都沒有成功。最接近成功的一次,是十月十九日,裴云派出了所有的白衣營侍衛,整整十六人帶著三百敢死勇士登城,蔡臨帶著親衛親自迎敵,苦戰半日,若非是從廣陵城東的高郵湖上突然來了援軍,只怕廣陵城已經失守,這場惡戰,白衣營死了兩人,三百勇士無一生還,蔡臨身邊的親衛也死傷殆盡。可是落日余暉下,浴血的廣陵城仍然屹立不倒。

裴云的神情有些冰寒,雖然並沒有准備幾日就攻下廣陵,可是現在的情形卻是太不利了,必須要隨時都可以結束此戰才行。杜凌峰神色疲憊地走了過來,他雖然年輕,但是武功在白衣營中也是數一數二的,兩人又是師叔師侄的關系,所以裴云對他十分關切,見他渾身是血,裴云皺眉問道:“怎麼樣,傷重不重?”

杜凌峰道:“我只是挨了兩刀,沒有傷到筋骨,可惜了這些兄弟,蔡臨身邊的親衛武功高明得很,當初駱婁真身邊的親衛要是這樣高明,只怕師叔和我都會葬送在楚州大營。”

裴云歎息道:“建業蔡氏在南楚是有名的世家,自然是有些高手護衛的,蔡臨又是蔡氏嫡子,也難怪如此。”

杜凌峰道:“將軍,高郵守軍居然有膽量前來救援廣陵,是不是南楚的援軍已經准備過江了。”

裴云搖頭道:“司聞曹傳來的消息,現在陸燦正在建業要求接管淮東軍權,尚維鈞仍然推辭不肯。”

杜凌峰愕然道:“尚維鈞難道不知道現在淮東已經是岌岌可危了麼?”

裴云笑道:“這件事情倒是有些蹊蹺,似乎有人截斷了淮東和建業的消息往來,廣陵的求援書根本就沒有到達建業。”

杜凌峰茫然,但是他很快就將此事置之腦後,道:“師叔,那麼現在怎麼辦,高郵守軍竟然敢出城作戰?”

裴云正欲答他,一個斥候過來稟報道:“將軍,已經探查清楚那些人不是高郵守軍,而是高郵湖水匪,首領名叫官楓,此人水性過人,在高郵首屈一指,因為抗拒駱婁真強征糧餉才被迫入湖為匪,平素劫富濟貧,深得高郵民心,不過他和廣陵大營蔡臨是生死之交,若非是蔡臨緩頰,只怕駱婁真早就調動水軍來清剿高郵湖了,今日正是他率了部眾救援廣陵。”

裴云笑道:“此人倒也講義氣,只可惜不過是螳臂當車罷了,何郢,你明日去取高郵,凌峰,去楚州傳我軍令,調一營水軍到高郵待命,到時在水軍護翼下,何郢渡水襲取廣陵東側,促不及防之下,廣陵旦夕可破。”

眾將轟然領命,十月二十日,何郢襲取高郵,十月二十一日,一營水軍到了高郵湖,原本在攻取揚州之前是不准備使用水軍的,所以水軍是在楚州洪澤湖待命的,如今情形有變,只好調一營水軍到高郵湖對付水匪。

十月二十二日,廣陵的決戰開始了,這一次雍軍有備而來,在官楓出城攻擊岸上的雍軍的時候,大雍水軍突然出現,大雍在江淮和南楚對峙多年,水軍精銳不比南楚差多少,和這些烏合之眾的水匪比較當真是天壤之別,一番苦戰之後,水匪全軍覆滅,除了官楓僥幸逃回廣陵之外,無一生還。雍軍本已切斷了廣陵和揚州之間的通道,如今東面的高郵湖也落入雍軍掌握,何郢借助水軍屢次攻擊東城,這一次,廣陵真的成了孤城。

十月二十三日,在雍軍連續的猛攻下,廣陵城終于失去了抵抗的能力,雖然雍軍將士都強烈要求裴云一舉攻下廣陵,最好是屠城泄憤,但是卻被裴云阻止,令人向城中射去箭書招降。

旬月之間已經是老了十余歲的蔡臨望著手上的箭書,他的神情是異樣的淡漠,看看身前眾將,都已經是疲憊不堪,更是幾乎人人帶傷,如今廣陵城內只有萬余殘軍,整整兩萬軍士死在城頭之上,廣陵軍民死傷疊籍,真是再也打不下去了。反而是城外的雍軍,靠著充足的攻城器械和強悍的戰力,雖然是攻城一方,卻只是損失了一萬五千多人,主力依然無損。為什麼援軍還沒有來?蔡臨可以從麾下將士的眼中看到這樣的疑問,城防殘破,外無援軍,士卒疲敝,就是名將之姿也難以繼續守城,更何況蔡臨自認只是平庸之才,微微苦笑,他黯然道:“明日出城請降。”

看到眾將如釋重負的神情,蔡臨知道他們並非是因為可以保住性命而歡喜,誰也不知道雍軍會否因為損失慘重而報複,可是只要能夠從無休無止的攻城戰中解脫出來,這已經足夠了。無必救之兵者,則無必守之城,廣陵軍民心志已經崩潰,當真是沒有守住的可能了。

眾將離去之後,站在屋角的一個古銅色膚色的青年走過來道:“蔡大哥,你當真要投降麼?”

蔡臨看了他一眼,道:“官賢弟,你對蔡某已經是仁至義盡,趁著今夜,你從高郵湖逃走吧。”

那青年憤然道:“蔡大哥,昔日若不是你援手,我爹娘早就被官府所殺,二老臨終之時尚命我舍命相報恩情,我豈能獨自脫身,你若身死,我還有什麼臉面去見爹娘之面。”

蔡臨黯然道:“我當日不過是舉手之勞,你何必放在心上,況且我是托你去求見陸大將軍,請他早日在京口准備迎敵,我明日不過是請降,以裴云的聲名為人,是不會為難我的,此事十分緊要,更勝我的性命,你拿著我的信物去吧。”

官楓猶豫再三,道:“既然蔡大哥如此說,我便去見陸大將軍,大哥放心,等我見了陸大將軍便回淮東,想法子救你出來。”

蔡臨笑道:“好,我會等你來救我,你晚上就走吧,我很累了,准備好好休息一下,這些日子難得有一天晚上不用擔心雍軍襲城,我也該好好休息一夜了。”

官楓見他神色憔悴,便告辭道:“大哥珍重,那麼晚上我就不來辭行了,你放心,最多五六日我就能回來,到時候一定會來尋你,在江淮,我一人可以來去自如,絕不會被雍軍發現的。”

蔡臨點點頭,轉身回內室去了。當夜官楓趁著夜色離開了廣陵,大雍水軍只有一營,防范得並不嚴密,所以官楓順利地潛入高郵湖,游了一夜,登岸向南而去。

十月二十四日,蔡臨酣睡了一晚之後,修面整飭之後,沐浴更衣,換上了一身青衣,他本是出身名門,也曾有過功名,雖然改了武職,卻仍是不脫文人氣度,穿上青衫,不似是浴血守城的武將,倒像是游學的文士一般,混不似前幾日的狼狽模樣,望望銅鏡里面消瘦但是精神奕奕的容貌,他微微一笑。用過早飯,眾將和廣陵官員已經在外等候,他望了眾人一眼,笑道:“諸位不必擔憂,率眾頑抗者,是蔡某一人,雍軍若要問罪,自有蔡某當之。”眾人都是面面相覷,見蔡臨如此神情坦蕩,眾人也都放心許多。

巳時初,蔡臨令人開了北城門,自己率眾將和廣陵官員步行至雍營請降,此時,裴云早已得到稟報,對于這個抵抗大軍半月之久的南楚將軍,他心中頗為敬佩,為了表示敬意,他也帶了眾將列陣出迎,雙方相距二十丈才停下腳步。雍軍眾將望著蔡臨,都是暗暗稱奇,這人看上去倒像是一個白面書生,想不到竟然能夠在雍軍猛攻之下苦守孤城半月。

蔡臨望望前面氣度森嚴的雍軍軍陣,淡淡一笑,他本是世家子弟,書香門第,從來都是崇文輕武,只有他讀書不成改學劍,更是違背父命進了軍旅,只可惜自己才能平平,以至于兵敗至此,還有何顏面請降苟活。他一舉手,止住南楚眾將步伐,獨自上前,距離雍軍軍陣數丈,他方站住,望向雍軍主將裴云,朗聲道:“裴將軍,蔡臨癡心妄想,率眾抵抗貴軍,半月之間,血濺孤城,將軍如有怪罪之意,蔡臨一身擔之,尚請寬宥廣陵軍民。”

裴云也高聲道:“兩國征戰,理應如此,裴某不才,也不會因此事報複廣陵軍民。”

蔡臨朗聲一笑,拔劍出鞘,副將黃城只道他要獻上劍印,表示投誠之意,便捧了將印過來,孰料蔡臨引劍就頸道:“蔡某乃是南楚之臣,沒有請降的道理,今日以死謝罪,身後之事,便由黃副將作主。”說罷,在裴云“不可!”聲中引劍自絕。鮮血滴落,蔡臨身軀仆倒于地。

南楚中人都是驚愕萬分,黃副將更是大叫一聲,撲到蔡臨尸身前痛哭流涕。雍軍眾將縱然原本心存恨意,此刻也是怨盡恨消,望著蔡臨尸首唏噓不已。

良久,那副將淚盡而起,取了蔡臨血劍和劍印上前拜倒道:“末將南楚淮東軍廣陵大營副將黃城,謹代廣陵軍民,向淮南節度使裴將軍請降,唯請將軍寬恕士卒百姓,末將等皆任憑將軍處置。”

裴云下馬上前,接過劍印道:“大雍淮南節度使、平威將軍裴云,謹代吾皇接受廣陵軍民歸降,將軍且寬心,裴某不會妄殺廣陵軍民泄憤。”

那副將叩首道:“末將叩謝將軍寬宥。”在他身後,廣陵眾將和官員都拜倒謝罪。至此,淮東之戰最血腥的一幕終于過去。

裴云寬慰廣陵投降眾將官員之後,返回大營,正准備安排進軍揚州,這時候有楚州信使送來衛平的書信,裴云打開一看,眉頭緊皺,將信件交給眾將傳閱。

杜凌峰隨侍在側,也看了書信,他性子最急,驚叫道:“怎麼可能,荊長卿明明已經下在大牢,尚有家眷牽累,居然一家人都消失無蹤,這怎麼可能呢?”

張文秀、何郢和其他將領也是面面相覷,裴云淡淡道:“一個荊長卿倒是不算什麼,不過此事說明我軍過于急促了,傳我將令,何郢隨我先取揚州,文秀負責將淮東各鎮都清洗一遍,凡是和南楚關系緊密的人都要盤查清楚,不可再留下後患,不妨留下一些空隙,讓那些忠心南楚的官員百姓南逃,這樣淮東也清靜些,皇上的意思,是要穩守淮泗口,即使不能順利渡江,也不能再失去淮東。”眾將轟然應諾。

雍軍在廣陵修整三日之後,裴云率軍赴揚州,十月二十九日,雍軍兵鋒到了揚州郊外,揚州郡守棄城而逃,雍軍兵不血刃攻取揚州,至此,淮東全境陷落。



精品文學網

上篇:第十一章 烽火揚州路     下篇:第十三章 冷月無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