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十三章 冷月無聲  
   
第十三章 冷月無聲

淮東消息斷絕,南楚大將軍陸燦自請主淮東,主政尚維鈞不許,雍軍據揚州,虎視京口,軍報入建業,尚維鈞驚恐莫名,乃許陸燦軍權,陸燦督九江大營三萬眾,舟船兩千五百艘,陳兵京口,對峙雍軍。

——《資治通鑒·雍紀三》

十一月初二,雍都,長樂公主府邸,臨波亭之內,進入十一月,長安的深夜已經是非常寒冷,更何況前幾日還下了一場雪,可是江哲卻偏要臨湖賞月,怎不令小順子頭痛,一大早他便令人將臨波亭里面的火龍燒得暖暖的,當江哲從寒園來到臨波亭之時,亭內已經是溫暖如春,不過看著江哲寂寥黯淡的神色,小順子不由一陣苦惱。自從大雍南征開始之後,江哲便是隱居在府中,哪里也不去,除了在寒園讀書,就是在臨波亭發呆,這些日子,不僅婉拒了李贄的召見,就是李顯、石彧等人也一概不見。小順子自然明白江哲為何如此,大雍南征乃是遲早之事,只是眾人都沒預料到,一旦成真之後,江哲竟會如此消沉。

良久,江哲突然吟道:“久為勞生事,不學攝生道。年少已多病,此身豈堪老?”

小順子聽得心中一驚,詩詞中涉及生老病死,往往易成詩讖,江哲早年殫精竭慮,以致華發早生,幾乎吐血而死,可不是“久為勞生事”麼,“不學攝生道”雖然略有偏差,這些年他也開始修練一些養生的功法,可是礙于天資,實在是進步不大,“年少已多病”自不待言,若是“此身豈堪老”這句再應驗了,豈不是一語成讖,想到這里,小順子只覺得出了一身冷汗,連忙上前道:“公子何出此言,若是公子覺得在雍都不能安居,不若我陪公子回東海去吧?”

我淡淡道:“這一次皇上攻略江南,並未和我商量進軍之策,你可知這是為何?”

小順子眼中閃過利芒,道:“莫非皇上對公子已經生出疑忌之心,所以才故意將公子排除在外,這次大軍征南,理應設立平南行轅督管各軍,若是如此,齊王殿下乃是眾望所歸的平南行轅元帥,可是皇上也沒有下旨設立,莫非皇上對齊王殿下和公子的交情生出不滿了麼?”

我搖頭道:“皇上是否疑忌齊王還未可知,但是就連齊王也沒有提議籌建行轅。至于對我,皇上若是真的生出疑忌之心,是斷然不會露出這樣的形跡的,他只是擔心我留戀故國,不願難為我罷了。更何況平漢之後,皇上心中已經生出驕矜之心,他以為滅楚易如反掌,三路大軍五十萬人馬齊頭並進,江南不過二十萬精兵可以和大雍一戰,自然是一戰成功,玉石俱焚。不僅是皇上,就是齊王殿下和諸位將軍,也不免存了輕視江南之意。我之憂慮,俱在于此。”

小順子拊掌道:“公子對江南之事了如指掌,莫非這一戰大雍將會損兵折將麼,既然如此,公子為什麼不向皇上說明情況呢?”

我苦笑道:“有些時候,事情若不擺在眼前,是很難讓人相信的,皇上和諸臣商議平楚之事時,即使以石彧的穩重,都說出‘南楚內有權臣擅權,且有鳳儀余孽為患,將相不和甚矣,雖然有大將如陸燦者,也斷無立功于外的道理,我軍循序而進,縱然不能一戰平楚,也可攻略淮南,占據蜀中,奪取襄陽,令南楚只能倚長江苟延殘喘。’這樣的話來,可見大雍上層已經失去了冷靜。反而是南楚,雖然陸燦受制于權臣,卻是上下同仇敵愾,戮力同心,這一戰,大雍必然敗于南楚。我已經上了密折給皇上,說及此戰勝敗尤在兩可之間,勸其不要急于興兵,可惜皇上將密折留中不問,顯然是不同意我的意見,或者還會以為我是不忍見故國兵燹,所以危言聳聽,其實大丈夫豈可瞻前顧後,我受大雍十余年恩養,又受皇上如此厚愛,又怎會蛇鼠兩端,不知抉擇。”

小順子疑惑地道:“公子,且不說石相所說是否能夠實現,但是南楚將相不和,又有鳳儀門從中作梗,這的確是事實,陸將軍雖然軍略出眾,可是尚不能掌控全部軍權,難道這樣也可戰勝麼,秦將軍穩重老練,長孫將軍深沉多智,裴將軍勇毅果決,三人都是可以獨當一面的將帥之才,陸將軍一人如何可以取勝。”

我歎息道:“尚維鈞的確是誤國之人,可是南楚國主趙隴是他的外孫,他將南楚江山當成自家之物,所以一旦局勢危急,他定是全力支持陸燦,至于戰勝之後的傾軋排擠,那倒也不必細說,只不過那時對大雍來說已經太遲了。說到鳳儀門,我頗有後悔之處,當初放縱鳳儀門余孽,實在是因為她們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可是我當真不該放過韋膺,只是礙于當時局勢,不得不爾。此人雖然心狠手辣,被名利仇恨所羈絆,以至于家破人亡,流落南楚,可是此人畢竟是韋觀之子,又受鳳儀門主看重,當真是才華過人,目光如炬,他竟在痛定思痛之後選擇了陸燦作為輔佐的對象。這些年來,若無他從中轉圜,以陸燦的為人品性,早已和尚維鈞兩敗俱傷。陸燦和我不同,我喜歡以權謀用人,凡是我的屬下,就算是對我尊敬愛戴,也要將他生死完全掌控,一旦生出違逆之心,便可斷然處置,陸燦以誠信用人,縱然是屬下心中有自己的打算,只要無害忠義,他也就用之不疑,所以韋膺可以為他所用,有這樣一個人替陸燦消滅政敵,排憂解難,陸燦才能在南楚屹立不倒。”

小順子驚訝地問道:“韋膺此人,果然這般厲害麼?”

我微微一歎,道:“此人厲害之處,還在你我想象之上,自從圖謀東海不成之後,此人不知怎麼和陸燦達成了某種默契,這些年來,尚維鈞和鳳儀門都對陸燦用過手段,俱是被他化解,兵部司聞曹多次使用計謀,想通過南楚內部的權勢斗爭陷害陸燦,也都被他消滅于無形,此事大雍上層尚不清楚是韋膺所為,是我遍閱司聞曹的文書和天機閣的密報,才從蛛絲馬跡中發覺的。唉,陸燦能夠任用韋膺,此誠為我所不及,韋膺能夠不介意陸燦和我的關系,也是我預料不到的。”

小順子想了片刻,道:“公子,昨日皇上令人送到寒園的軍報,葭萌關和襄陽都已經開戰,雖然尚無進展,可是這兩地守軍絕對無暇旁顧,淮東大局已定,而南楚朝廷才有應對,陸燦調動九江大營鎮京口,不過一月之間,南楚已經失去淮東,這樣的戰局公子尚覺得不安麼,若非南楚朝廷掣肘,陸燦怎會如今才領兵出戰,如今淮東屏障已失,陸燦縱有回天之力,怕也是無可奈何。”

我移開望向冷月的目光,回過頭道:“你可知道,這一次陸燦沒有及時出兵淮東,並不在皇上意料之內,陸燦用軍之時,往往會臨陣決斷,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這也是他當初有膽量襲取葭萌關的緣故。你說他為什麼會甘心在建業拖延時日,為什麼裴云稟報說淮東和建業之間消息斷絕?”

小順子心中一驚,道:“公子曾說陸燦心性光明。”

我淡淡道:“為將者必要心狠手辣,陸燦對敵對友的確光明正大,可是他的手段也未必慈和多少,否則當年也不會安排截殺我的計劃,更何況還有韋膺在他身邊。”

小順子思忖片刻,輕輕一歎。我繼續道:“淮東地勢險要,河流交錯,最適合水陸作戰,南楚水軍熟知地理,擅于用舟師在江河中來去奔襲,若是陸燦和裴云在淮東交戰,必然是膠結之勢,戰勢也將對南楚有利。只是這樣一來,南楚軍想要放棄淮東也不是易事,兵戈相連,斷不能輕易退卻,若是如此,就合了我軍之意。將陸燦牽絆在淮東,則淮西、九江、江夏無備。徐州大營水軍步騎十五萬,為何有三萬軍隊不知去向,長孫冀二十萬大軍,難道都准備在襄陽滯留麼?南楚其他的將領尚不能獨當一面,葭萌關余緬不過是蕭規曹隨,襄陽容淵若是離開襄陽,也不過是離水之魚,失群孤雁,南楚的弱點便是只有陸燦一人可以支撐大局,尚不如當初的北漢,龍庭飛歿後,還有嘉平公主、段將軍可以繼承他的遺志。所以裴將軍在淮東穩步攻掠,就是為了誘使陸燦入淮東,只可惜裴云不能太過火,最後功敗垂成,以致兩軍對峙于瓜州渡。南楚雖然失去了淮東,可是倚仗長江天險,陸燦可以游弋往來,靈活自如,這一點上,我軍的意圖已經遭遇到了挫折。可是淮東的一帆風順,也不免讓大雍上下對南楚戒心更弱,此消彼長,你可明白大雍目前的處境了!”

小順子聽得一身冷汗,可是他又反駁道:“雖然如此,陸燦一時在京口動彈不得,江夏大營不能輕動,其他諸軍皆不能救援,公子之意,我軍有意淮南,淮南守將石觀雖然善戰,也不能勝過大雍百戰余生的勇士,憑著淮西弱旅,如何能夠對抗大雍鐵騎?”

我歎息道:“此事我一時也想不清楚,但是有些時候,人力可以勝天,我想十五之前,必有軍報傳到,到時便清楚陸燦如何應對了。我只希望這一戰大雍不要損失過重才好。”

小順子默然不語,良久才道:“公子還是不必憂心的好,裴將軍、長孫將軍都是能征善戰之輩,必然不會慘敗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公子,陳稹昨日有消息至,您的表兄荊長卿在楚州被俘,吃了不少苦頭,不過山子和渠黃已經利用天機閣在淮東的秘舵,將他們一家送回嘉興了。”

我微微一笑道:“表兄生性固執,舅父有意遷居長安,只有他堅決不肯,恪守忠義之道,這次可是吃了苦頭了,裴云想必不知道他和我的關系,否則怎也不會為難他?”

小順子笑道:“公子和嘉興荊家早已斷絕往來,就是舜卿表少爺也早已被荊老爺趕出了家門,也難怪裴將軍沒有留心此事,不過這件事情恐怕明鑒司的人已經知道了,雖然陳稹安排的十分周密,就連荊氏也不知道他們的身份,可是我擔心會被明鑒司發覺天機閣和公子的關系。”

我點頭道:“這件事情不可不防,不過上次蜀中之事,夏侯沅峰受了不小的教訓,因為葭萌關失守一事,許多大臣怪罪他辦事不利,我們手中又有蜀王遺子,夏侯沅峰不敢過分得罪我的,再說南楚平後,天機閣也該銷聲匿跡了,這些年,綠耳的成就和海氏的利潤已經足夠支撐我們的生活,倒也不必過分擔心天機閣的存亡了,讓他們小心些,不要被陸燦和韋膺發覺破綻。平楚之戰,我尚有用天機閣之處。”

小順子低聲應諾。

這時,遠處傳來踏碎積雪的聲音,我眉頭一皺,怎麼這個時候會有人來臨波亭打擾我,抬頭望去,只見幾盞宮燈掩映下,長樂公主只帶著兩個侍女和小六子向這邊走來。心中湧起一陣暖意,十年夫妻,相敬如賓,這個女子仍然像當日我們攜手離開長安之時那樣深情不減。

為了觀賞雪景,我特意不許人將臨波亭周圍的積雪掃去,石徑上也是如此,見她在侍女扶持下踏著深雪跋涉而來,我忍不住上前相迎,一走出臨波亭,寒風撲面而來,我不由打了一個冷顫,更是心中一痛,緊走幾步握住長樂的素手,道:“這麼晚了,你還出來做什麼?”說著,連忙拉了她走入臨波亭。

臨波亭內,燈光如雪,我忍不住望向長樂恬靜清麗的容顏,這麼多年風風雨雨,即使是在回到長安之後,她也經常需要在宮廷之內周旋,應對各種明槍暗箭,為我爭取一個安樂自在的空間,可是不論是時光如何流逝,她的風姿卻是沒有絲毫減損,雖然眉目之間已經留下了歲月的痕跡,可是卻只能讓她更加動人,猶如一眼沁人心脾的清泉,雖然沉默幽靜,卻是甜美怡人。握住她冰冷的雙手,看向她被寒風吹紅的玉顏,我一聲輕歎,已經輕輕吻住她的櫻唇。

長樂的嬌軀輕輕掙動了一下,即使多年夫妻,她仍然不習慣在人前這樣的親昵,不過她也沒有推開我,任憑我恣意愛憐。感覺到她的嬌羞,我放棄了繼續進攻的打算,笑道:“我沒有事,你放心吧,不用為我擔憂。”

長樂此刻的玉顏越發嫣紅,迅速望了一眼在臨波亭外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的四人,溫婉地道:“我知你定有打算,我也不想問你,只是雪夜寒冷,你也應當加件衣衫,小六子,拿過來吧。”

小六子抱著一個包裹走了進來,長樂公主抖開明黃的包袱皮,取出一件雪貂皮大氅道:“這是皇嫂今日令人送來的,是幽州今年的貢品,最是輕薄暖和,我不管你是賞雪還是賞月,總要加件衣裳才是。”

我任憑她替我系上大氅,然後再度握住她雙手,滿意的點點頭,她的手已經恢複了暖意,伸手挽住她的纖腰,我笑道:“既然來了,就陪我一起吧,看看這波心冷月,天上寒星。”

長樂抬起頭,不去看天上的星月,卻是看向我,不語嫣然。我只覺得心中平和安樂,真希望時光永遠停滯在這一刻才好。

這時候,小順子等人都已經識趣地退得遠遠的,只留下我們夫妻二人月下絮語。挽著長樂,暫時拋卻心中煩惱,專心致志地陪著她敘談,心中一個念頭湧起,又轉瞬消逝,這樣的月夜,長江之上,是否也有人在品味著無聲的冷月呢?

千里之外,隔著浩蕩江水,雍軍的大營和南楚軍的水營正在對峙,新月黯淡,明星一片,站在樓船之上,陸燦望著江心冷月,酹酒祝禱道:“唯願蒼天佑我,驅逐大雍強敵,護我社稷百姓。蔡將軍英魂有靈,當諒我苦衷。”言罷,他看著手中蔡臨的信物,不由唏噓不已,日前,有人執蔡臨信物前來求見,之後那人便要返回淮東去救蔡臨,在自己坦言相告蔡臨已經自盡殉國之後,那人當時便痛哭昏倒。想到自己舍棄淮東之舉,縱然無人責備,也是于心難安。

他身後一人冷冷道:“大將軍何必掛懷,是韋某先斬後奏,斷絕淮東與建業的消息往來,若不如此,如何能夠讓尚相交出全部兵權,如今大將軍已經掌控南楚全部軍力,可以全力對抗雍軍,犧牲淮東一地又算得了什麼,更何況淮東軍軟弱不堪,又是尚相嫡系,他們損失重些對將軍只有好處,不是麼?”

陸燦苦笑道:“韋兄何出此言,此事我亦是同謀,雖然淮東消息斷絕,可是我怎不知裴云之能,淮東諸將,無有可以對抗之人,只不過為了大局,我只能偽作不知,和尚相在建業糾纏不清,以致淮東淪陷,蔡將軍從容就義,唉,這是我的罪過,韋兄不過是為了我軍著想罷了。”

韋膺神色一動,卻只是淡淡道:“韋某所為何嘗是為了你,不過是想你打個大大的勝仗罷了,你可有把握?”

陸燦但笑不語,道:“淮西一個時辰前軍報至此,南陽大營崔玨部已經向壽春進發,而徐州大營這次沒有在淮東露面地董山已經到了鍾離,長孫冀親領南陽大營十四萬大軍圍困襄陽,淮西只有石觀將軍三萬人馬,雍軍之意了然,是要迫我首尾難顧,我已傳令鍾離,守住三日之後便可退到壽春,若是實在不能安然退去,總是請降也無妨礙,這樣一來,就可以將雍軍兩部都吸引到壽春。”

韋膺皺眉道:“你當真以為壽春可以對抗雍軍麼,石觀之才不過中上,雍軍卻是兵多將廣。”

陸燦肅容道:“守城之要,關鍵在于軍心民心,石將軍定能穩守壽春無礙,更何況云兒是我長子,又是鎮遠公世子,有他在壽春,則軍民心安,壽春斷不會失守。”

韋膺道:“可是只是倚城固守,終究是難以持久,更何況江夏大營也是水軍為主,雖有三千騎兵,也是杯水車薪,你總不會讓水軍去和大雍的鐵騎交戰吧,那豈不是舍本逐末,九江大營又在這里和雍軍對峙,裴云只需牽制住我軍,壽春遲早不保,難道你就不擔心愛子的安危麼?”

陸燦淡淡道:“身為陸氏之子,他當有舍身為國的打算,更何況此戰我已經有所准備,這次雍軍主要是針對淮西而來,淮東是陷阱,襄陽和葭萌關不過是可有可無的目標,只可惜,雍軍既無人統率大局,又沒有出動東海水軍,此必是雍帝輕視我南楚將士之故,陸某當給雍軍一次重擊,令雍軍鐵騎再不敢窺伺淮南。”

韋膺聞言,默然不語,這一刻,他可以清晰地看到陸燦身上爆發的戰意殺機,或許選擇支持這個男子,當真是他一生中最正確的決定,既然如此,自己便要為他考慮周到,定不能讓他受權臣奸佞所害。

想到此處,韋膺試探地問道:“揚州郡守胡成可是已經在大將軍營中?”

陸燦眉梢一揚,道:“不錯,此人棄城而逃,舍棄揚州千萬軍民,著實該殺,渡過江來,此人還妄想回建業去安享榮華富貴,卻落入我的手中,我已經決定渡江作戰之前,用他的人頭祭旗。”

韋膺歎氣道:“此人雖然無恥,可是他乃是尚相親選的郡守,據說用了三十萬金買這個郡守的官位,這次回到南楚,又遣家人賄賂尚相二十萬金,尚相的文書明日就會到了,令你將他送回建業處置。”

陸燦眉宇間閃過怒色,道:“好一個貪官,怪不得他在揚州公然走私海鹽,原來是想挽回損失,尚維鈞當真是糊塗了,這麼一個人居然去做揚州郡守,怪不得揚州不攻自破,既然明日文書才到。”他沉吟了片刻,朗聲道:“來人。”一個親衛從外面進來肅手聽令。陸燦冷冷道:“你回大營,傳我軍令,立刻將胡成斬首示眾。”那軍士應諾去了。然後陸燦似笑非笑地望著韋膺道:“韋兄也是想為胡成求情?”

韋膺淡淡一笑道:“不過是想大將軍早些動手,免得和尚相沖突罷了。”

陸燦一怔,搖頭失笑,望望對面江岸上大營中的火光,道:“韋兄可敢和我去窺營麼?”

韋膺笑道:“大將軍召我上船,不就是為了去察看敵情麼。”

陸燦微微一笑,令軍士駕著樓船向對岸駛去。此刻滿天繁星,江心月冷,天地間除了寒風嗚咽,便只有樓船渡水的聲音。



精品文學網

上篇:第十二章 孤城血未干     下篇:第十四章 問是誰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