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二十一章 一夜魚龍舞  
   
第二十一章 一夜魚龍舞

玄武湖上的花魁大賽雖然鼎盛,有興趣的卻多半是官宦子弟,富商豪門,但是當夜的燈會,卻是老少咸宜,這一夜,不論是達官顯貴還是平民百姓,都是錦衣夜行,普天同慶。建業城內流光幻彩,各色各樣的綺麗花燈爭奇斗豔,燈光夜色交相輝映,街道上更是熙熙攘攘,車水馬龍。富貴人家更是費盡心思誇顯華采,競奢賽富,金銀、琉璃、珠玉裝飾成寶光四射的華貴燈盞,更有許多人家在門前高台,令人在台上表演百藝雜耍,精彩紛呈,引來人潮如湧,還有人家在門前擺了彩棚,里面懸出燈謎,擺了錦緞金銀作為彩金,引得無數男女皺眉苦思。

在人群之中,陸云和石繡攜著手走在街上,兩人今日在朝堂上受了封賞,都封了六品的校尉軍職,雖然現在只是虛職,不可能讓他們真的領兵,但是這畢竟是難得的榮耀,兩人自然不知道這封賞不過是朝廷的敷衍,也是彌補陸燦應得的封賞的補償罷了,自然歡天喜地,所以相約出來看燈。兩人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再加上武藝高強,所以也沒有帶上家將,就偷溜出鎮遠公府。石繡初次來到建業,對這里的街道不熟悉,陸云擔心她迷了路,路上的人又太多,所以便一直牽著她的手,不讓她走失。

走了一陣,石繡正在目不暇接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幾個男子唉聲歎氣的談話聲,卻是說起有一富戶在門前擺下擂台,據說彩頭是一盞八寶琉璃燈,若是有人能夠箭射金錢,便將此燈相贈,據說若是年貌相當,還會將女兒許配給奪擂之人。這些男子都是會些弓箭,所以上去試試運氣。石繡對于招親之事自然不感興趣,可是一聽到射箭奪燈,便豎起了耳朵,聽了片刻,她便對陸云道:“云弟,我們去試試吧,猜謎我們又不會。”陸云聽了也是頗感興趣,便帶著石繡向那些人所說的方向走去。走了不到一拄香的時間,果然看到了箭擂。

那是一家高牆深戶的豪門,門前辟出一塊空地,距離大門百步之外樹著一根旗杆,旗杆上面掛著一盞紅燈,燈下懸著一枚金錢,正隨風飄蕩,在大門旁邊搭著彩棚,用紗幔隔成內外兩間,外間是一個氣度不凡的中年華服人主持,棚內放著一張長桌,桌上放著雕弓翎箭。至于作為彩頭的八寶琉璃燈正懸在大門上,那是一盞八角宮燈,宮燈是由六十四片琉璃晶片構成的,串連其中的都是金絲銀線,更有明珠碧玉妝飾,紅燭搖曳,越發顯得晶瑩剔透。只是寶燈頂部的那一枚鴿卵大小的璀璨明珠,就已經價值連城,怪不得有許多人在旁邊摩拳擦掌。雖然南楚崇文輕武,但是射箭也是讀書人的六藝之一,倒也有很多人敢于上前試射,不過試射需要先拿出十兩銀子,這就讓許多人止步了。

陸云揣測了一下,那旗杆是特意准備的,足有十丈高,那枚金錢輕薄小巧,只用紅色絲線懸在燈下,隨著高處的寒風飄來蕩去。若是自下向上射箭,這樣的距離,這樣的靶子,果然是十分艱難,就是自己也不敢保證可以射中金錢,不過彩棚上面的告示說明三箭有一箭射中金錢即可,那麼自己倒是有七八分把握。

這時,石繡已經雙眼發亮地道:“云弟,你帶了銀子沒有?”

陸云正要勸石繡不要去出風頭,但是四目相對,石繡那雙明眸之中的粲然光芒,卻讓陸云心中一軟,道:“你先試一下,如果不成我再試一次,一定可以奪得宮燈的。”石繡白了他一眼道:“我若射不中,你就能射中麼?”陸云頓時語塞,兩人箭術本在伯仲之間,石繡這樣說並沒有差錯。于是他苦笑一下,將一塊銀兩塞到石繡手中。

石繡接過銀兩,走向彩棚,圍觀眾人都是眼睛一亮,石繡身穿白色衣衫,相貌俊秀,眉梢眼角都帶著自信,這般英姿年少,若非是她年紀看上去還不大,只怕那些難得出門的名門閨秀也會心動心慌。她上前取了雕弓和三支羽箭,丟下銀兩,走到白線之後,眯縫著眼睛瞧了一下那隨風起舞的金錢,彎弓如滿月,凝神搭箭。圍觀眾人都是屏氣觀瞧,想看看著俊秀少年是否能夠箭射金錢,過了片刻,石繡仍然沒有發箭,人群中有些人開始說笑,開始松懈,都覺得這少年不過是虛張聲勢罷了。就在這時,弓弦一響,一支羽箭電閃而沒,一聲低微的輕響,羽箭已經穿過金錢方眼,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第二支羽箭已經劃過長空,紅色絲線從中斷絕,金錢向地上墜落,就在這時,第三支羽箭破空而來,正將那枚金錢穿在箭矢之上,余勢未歇,貫入其後的旗杆之上。

周圍一片靜寂,在這上元之夜,這樣的寂靜顯得分外古怪,石繡微微一笑,收起弓箭,微紅的面容上露出得意的微笑,四周驚天徹地的叫好聲響起。石繡對著眾人施了一個羅圈揖,轉身看向那正撚著胡須發呆的中年人,笑道:“那盞八寶琉璃燈應該歸我了吧?”

那個中年人心中苦澀難言,正在他猶豫的時候,身後簾幕之中傳來銀鈴一般的語聲道:“高總管,既然這位公子箭射金錢,自然該將宮燈相贈。”

石繡微微一愣,雖然早已看到簾幕後影影綽綽有數個身影,卻想不到發話的竟是一個女子,想到方才聽來的閑言閑語,這家設下箭擂,也有招親的意思,想必簾後之人就是這家的小姐,不由覺得有些尷尬。她雖然好穿男裝,也不將自己當成女子看待,可是她畢竟是個正常的少女。忍不住回頭望向陸云,陸云也正在為石繡的箭術暗暗喝彩,這些日子沒有少切磋,不過今日才看到石繡的真實本領。看到石繡求助的目光,他上前笑道:“既然主人都這樣說了,這位總管怎麼還不去取燈?”

陸云一站到石繡身邊,圍觀眾人的目光又都是一亮,陸云雖然不如石繡俊美,可是身世經曆再加上父親的熏陶,讓他氣度卓然,同樣的一身白衣更是襯得他英武不群,陸石二人站在一起,相互映襯,越發顯得兩人的不凡。

那中年人尷尬的一笑,吩咐家人去取宮燈,正要上前搭話,簾幕一挑,一個十五、六歲的錦衣少女走了出來,她穿著輕裘錦靴,衣衫華貴,嬌豔明媚如春花,目光流轉處如春波含情,令得眾人都是深吸了一口長氣。

她上前對著陸、石二人輕施一禮道:“小女子紀靈湘,見過兩位公子,不知道兩位如何稱呼,我這宮燈雖然要送,卻也要送給清白人家,若是落入歹人之手,豈不是明珠投暗麼?”她這一番話說的極快,卻又字字清晰,讓人聽來只覺得如同珠落玉盤。就是石繡身為女子,聽了也是心中一動,縱然覺得她有些強詞奪理,也不願和她爭辯。

陸云卻是神色如常地道:“小姐懸燈之時可沒有說過還要問身家,既然我們已經射下金錢,此燈就該歸我們所有,若是小姐想違約,只怕諸位父老鄉親也不答應。”此言一出,那些圍觀之人縱然被少女麗色所迷,卻也議論紛紛,還有人輕薄地道:“這位小姐,說話不能不算數,你問人家身份,不是看中了這位小公子吧?”

錦衣少女臉色一變,她相貌美麗,又有頗富權勢的後台,所以一向都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從無人對她無禮,今日陸云搶白了他,又引得無賴嘲弄,不免心中大怒,眼中閃過一道寒芒殺氣。

其實陸云雖然年少,又是血氣方剛,怎會對美色毫無感覺,可是他卻結識過昭華郡主江柔藍、石繡這樣的少女,所以對于紀靈湘,他心中絲毫沒有生出波瀾。若論相貌,江柔藍和紀靈湘不過在伯仲之間,可是若論氣度,卻是天壤之別,柔藍身上,既有著溫柔善良的天性,也有著皇室中人睥睨天下的驕傲,那種驕傲不是形之于外的表象,而是深入骨髓的自信自尊,縱然是嬌柔如水,水面下也是暗藏著波濤洶湧,那便是江柔藍。雖然陸云對柔藍尚未真正了解,可是幾次相見,就已經讓他心中映下了柔藍的倩影,雖然如明月一般可望而不可及,也難以摒去傾慕敬愛之心。石繡雖然相貌不如紀靈湘,可是她豪邁英勇,全無女子軟弱拘泥之態,卻是另有一種傲骨風姿,何況並肩作戰多日,兩人早已不知不覺間有了血脈相連一般的情感。相較之下,紀靈湘雖然美麗嬌豔,卻不免有些驕縱倨傲,氣質不如柔藍,情義不如石繡,若是尋常少年或許會為她的美色目眩神迷,但在陸云看來卻是如同泥塑木偶,全無生機可言。

這時,那總管已經捧了宮燈過來,那宮燈十分精巧,取出火燭之後,可以輕易的折疊起來,那總管用紅色錦盒裝了,雙手遞給石繡。石繡接過之後,滿心歡喜地向外走去,陸云跟在她後面也是笑容滿面,兩個人都沒有對那錦衣少女多看一眼,徑自說著話向外走去。

圍觀眾人見宮燈已經被人奪走,便都各自散去,只留下那錦衣少女仍然銀牙緊咬地站在彩棚之前,她臉色變得青白,在此設下箭擂,本是為了吸引陸云前來,這是早已制定的計劃,在發覺陸云出府的一刻開始啟動,為此特意令人用言辭吸引陸云和石玉錦到來。誰知人雖然來了,下場奪燈的卻是石玉錦。這錦衣少女並不知道石繡乃是女子之身,只知道她是和陸云齊名的石玉錦,其實在她看來,風度翩翩的石玉錦更符合她的心意,只是師父的命令是讓自己借著箭擂奪燈接近陸云,所幸陸云才貌也不算差。可是令她萬萬想不到的是,陸云對她視若無睹,這樣的屈辱令她將陸云恨之入骨,也暗暗擔憂師父會否責怪自己。

見她神情黯然,那高總管低聲道:“三小姐不必擔憂,此事縱然不成,首座也不會責怪你。”

紀靈湘輕輕一歎,道:“如果大師姐那邊能夠順利一些,能夠奪得花魁狀元,師父欣喜之下,或者不會責怪我,如今師父正在十分惱恨,只怕今次不好過了。”

那中年人低聲道:“三小姐放心,首座已經下令除去那壞了我們大事之人,柳如夢不過是一個無依無靠的弱質女子,遲早會落入我們掌握的。”

紀靈湘沒有作聲,她雖然年輕,卻並不幼稚,也不認為這件事情會這般容易解決,何況不論結果如何和他並沒有什麼關系,她只是擔憂自己如何能夠渡過眼前這一關。

“法輪天上轉,梵聲天上來。燈樹千光照,花焰七枝開。月影疑流水,春風含夜梅。燔動黃金地,鍾發琉璃台。(注1)”,明月樓高,燈火輝煌,下面就是車水馬龍的禦街,從半開半闔的窗內,傳出動人的歌聲,縱然是在這樣喧囂的夜晚,那歌聲也是這般清晰可聞。

在樓上雅室之內,一個云鬢高聳,身披輕紗的美麗少女撫琴低唱,歌聲如夢如幻。在室內一角,兩個男子微笑聆聽,他們身邊各有兩個嬌豔少女相陪。一曲終了,一個中年男子拍掌道:“好歌,好詞,宋兄弟果然好文采,怪不得助得柳姑娘奪得花魁之位,只是恐怕卻得罪了別人?”另一個神色清冷的青年醉眼朦朧地道:“尚兄多慮了,若是真的有人為此小事而怪罪我,最多我避開一段時間,想來事過境遷,應該不會有多少人還記得此事。倒是尚兄今日的心情似乎很好,莫不是有心看我的笑話吧?”

那中年男子哈哈一笑,將懷中的美女推開,對那青年說道:“宋兄弟,多虧了你的計策,近日家父召集幕僚議事的時候,對我常有勉勵之辭,憑你的這些功勞,你放心,別的不敢說,月影軒那邊,我定能勸服她們不要和你為難。”

逾輪聞言淡淡一笑,道:“其實令尊也是望子成龍,所以昔日才對尚兄多有鞭策,尚兄是執掌朝綱的相閣之才,為相者若能采納良言,臨機決斷,就已經是良相,我想令尊就是覺得尚兄能夠接受小弟愚見,且能相機應用,所以才對兄台多有勉勵吧。而且陸大將軍畢竟是南楚的擎天玉柱,令尊不過是想對其稍加約束,免得他走上歧途罷了,我那點淺見,恐怕還不曾看在尚相眼里。”

尚承業神色飄飄然,得意地道:“那是當然,家父可還不會將那陸門豎子放在眼里,而且此人和大雍重臣,我南楚的叛臣江哲多有勾結,若非念在此人尚得軍心,只怕家父早就將其治罪了。”

逾輪心中一動,故意道:“噢,尚兄是說那位娶了大雍公主的楚侯爺麼,雖然宋某也覺得此人無甚氣節,可是他能夠有今天的成就,想必也不是尋常之輩,聽聞此人曾助雍帝奪嫡,又助齊王平漢,這樣的本領才能,天下罕見。陸大將軍能夠以一己之力退去雍軍三路大軍,這樣的本事才能,也是極不尋常。怪不得人人都說,他們兩人曾有師徒之誼,不過陸大將軍身為南楚大將,理應大義滅親才是。”

尚承業拊掌道:“就是啊,那江哲辜負君恩,為了榮華富貴叛國投敵,又臣娶君妻,當真是大逆不道。陸燦雖然在他門下受業,可是陸氏乃是南楚世家,理應大義滅親才是,可是陸燦不僅對江哲多方維護,甚至還讓自己的兒子前去長安,頗有通敵之嫌,若非是礙著他這次的功勞,這件事情家父絕不會放過。還有那嘉興荊氏,乃是江哲母家,父親有意除去荊家,陸燦也是從中作梗,當真豈有此理。”

逾輪笑道:“這想必是相爺太心急了,陸大將軍素以賞罰嚴明聞世,無端滅人滿門他定然不會同意,不過尚兄,荊氏雖然和江哲已經絕了往來,可是畢竟也是江侯的母家,難道相爺不畏得罪了此人麼?”

尚承業鄙夷地道:“若非是看在陸大將軍面上,家父早就對荊氏下手了,那江哲雖然威名赫赫,可是多半是大雍皇室為了長樂公主的面子吹噓的吧,當年此人家父也曾見過,若是果然有才,怎會看不出來,此人或者有些陰謀詭計,當初奪嫡之事可能確是出力不小,可是若說他能夠相助李顯滅掉北漢,我可是不相信,他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人能做什麼呢,恐怕只是替雍帝監視一下齊王李顯吧。”

聽到此處,逾輪已經知道南楚上層對江哲果然是不甚瞧得起,他也猜得到,這或許是尚維鈞等人通過貶低敵人,來維持士氣的手段,但是只看連尚承業也不甚了然江哲的才能本領,就知道尚維鈞等人也未必多瞧得起江哲,他昔年受教于江哲,自然知道這等輕敵之念的害處,不過他自然不會想要扭轉尚承業的觀感,只是笑道:“既是如此,若是相爺令人緩緩為之,想來定有成效,荊氏也是世家,必然有不肖子弟,若是發現一人有過便處置一人,陸大將軍縱然有意維護,難道還能為了一兩個人和相爺為難麼?”

尚承業眼睛一亮,思忖起這個方法的可行性,想了許久,露出得意的笑容,想來用這種手法不僅可以滿足父親的心意,而且還可暗暗打擊陸氏,父親若是知道,一定會十分滿意。

逾輪見狀已經知道尚承業已經入彀,便故意轉移話題,他對音律詩詞都十分精通,說起一些奇聞軼事也是頭頭是道,尚承業也很快就忘記了方才的插曲,只是專心玩樂起來。

夜深人闌,就是外面的街道上人煙也漸漸散去,尚承業早已不勝酒力,扶了佳人入內室尋歡去了,逾輪卻是把酒站在窗前,望著西沉的明月,神情黯淡,夜深人靜之時,他總是難以排遣心中的寂寞,所以平日他往往都是縱情聲色直到天明,可是今夜卻不同,他知道暗處有人在窺伺自己,而且那些人已經開始驅趕過往行人,免得自己有機會混入人群逃走了,而他也就是要給她們一個機會。隨手從腰間取出一粒醒酒藥服下,暗暗運功數次,覺得精力心神已經穩定下來。他輕輕一按窗欞,身軀如同飛雁一般落到街道上,如同落花墜地,輕悄無聲。

暗處傳來輕咦之聲,不多時,茫茫晨霧之中,顯出一個青衣女子的身影,那女子面蒙輕紗,雖然只是緩緩之行,卻有一種高貴雍容的氣質,在她身後兩個勁裝侍女緊緊跟隨,這兩個女郎都沒有遮掩面容,露出如花似玉的嬌豔面容,一看便知道不會超過二十歲,可是她們一身凌人的劍氣卻讓人不敢相信這兩人未到二十芳華。

逾輪向那三個女子望去,俊逸的面容上露出玩世不恭的笑容,道:“原來月影軒還有這樣美麗的女劍客,宋某當真是佩服,卻不知幾位姑娘身價幾何?”

那兩個女郎面上都露出凜然的殺氣,那站在中間的女子雖然面容隱在輕紗之下,可是眼中也是透出冰寒的殺機,她冷冷道:“宋逾,你既然喜歡油嘴滑舌,那麼本座若是殺你也不算濫殺無辜了。”

宋逾微微一笑,正要說話,卻見那青衣女子手一揮,那兩個女郎已經仗劍撲上,劍光閃閃,透著無窮的殺機,這兩個少女劍法出眾,而且配合的十分默契,一時之間宋逾有些手忙腳亂。那兩個少女精神大振,更是連出殺手,迫得宋逾連連後退。那青衣女子輕輕點頭,似乎頗為滿意兩個侍女的劍法。就在這時,局勢突變,宋逾一個踉蹌,向後倒去,那兩個少女同時揮劍下斬,就在千鈞一發之際,宋逾的身形仿佛游魚一般,從兩人劍下滑了出去,同時他手中折扇輕指,兩道烏光電閃同時沒入兩個少女的咽喉,兩個少女嬌軀同時一顫,向下仆倒,宋逾則已經若無其事的站在一旁。那青衣女子神情一震,目光在兩個少女身上一轉,冷冷道:“好毒辣的暗器,含笑殺人,閣下好狠毒的心腸。”

宋逾面上露出淡淡的傲氣,冷笑道:“宋某殺人無數,從無憐香惜玉之心,這兩個丫頭就是前車之鑒,姑娘可還要和宋某一戰?”

那青衣女子冷冷道:“閣下好狂妄,本座成名之時,你恐怕還沒有出師呢。看劍。”聲音未歇,一柄利劍已經指到了宋逾胸前,宋逾的身軀隨劍飛退,兩人之間仿佛是配合了前次萬次一般,人劍竟是沒有一絲空隙。劍勢將盡之時,宋逾手中的折扇突出,這一招妙到峰巔,那青衣女子措手不及,回劍阻攔,宋逾趁勢攻去,兩人在輕霧中苦戰起來。青衣女子劍法神妙,映著西沉的月光,劍光如雪,耀眼的流光飛虹將兩人的身形都籠罩在其中。而宋逾的身姿輕盈,在劍光中飛舞不休,手中的折扇忽開忽闔,每一個動作都是那樣的清晰流暢,瀟灑飄逸,不帶一分殺氣,可是只要那青衣女子稍露破綻,他的招式就會變得狠毒無情,無聲無息地穿過青衣女子的劍網,直取要害,迫得她回劍相護。拼了百十招,兩人仍是旗鼓相當,那青衣女子眼中殺機越濃,她早在十余年前就已經揚名天下,想不到今日竟會被一個小自己七八歲的青年迫成平手。

正在這時,另一側的高樓之上,傳來一聲輕喝道:“住手。”然後一道紫影飛掠下來,正將青衣女子和宋逾兩人分開,兩人凝神一看,來人卻是一個紫衣老者,他相貌清峻,神情威嚴,他雖然沒有帶著兵器,可是一雙手白皙如玉,十分刺眼。宋逾腦海中靈光一現,已經想到這老者的身份,這人正是尚維鈞親聘的高手綿里藏針歐元甯,據說此人武功深不可測,據說已經接近先天之境。他是尚維鈞的親信,想不到竟會出現在此地,想到此人的身份,宋逾做出恭恭敬敬的神態,一聲也不敢出。那青衣女子秀眉微蹙,似乎有些難以決定。

那老者淡淡道:“謝姑娘,這人乃是尚公子摯友,相爺對其也頗有了解,大家都是為了相爺效力,何必自相殘殺呢?你將我的意思告訴紀首座和燕首座,她們會明白的。”

那青衣女子終于長歎一聲,收劍回鞘,襝衽一禮,然後轉身離去,不多時,幾個中年女子出現,將兩個少女的尸體帶走。那老者輕輕一歎,道:“卿本佳人,奈何作賊,想不到昔日名門弟子,今日淪落到這種地步,當真是可惜可歎。宋逾,老夫已經察知,你以無情公子之名,在南楚境內做下無數大案,有人稱你是江南第一殺手,直到數年前才銷聲匿跡,想不到你竟會在建業隱居,你接近我家公子有何目的?”

宋逾心中毫不驚慌,面上卻做出被揭穿身份的慌亂和殺意,他戒備地道:“歐前輩是要懲惡揚善麼?宋某雖然是曾以殺人為業,如今已經是金盆洗手,至于和尚公子結交,卻非有意。”他能夠感覺到老者的目光緊緊盯在自己面上,若是自己稍露破綻,定會招致老者的雷霆一擊。不過他所說沒有一分虛假,他和尚承業的交往的確是無意之舉,只不過如今被他利用完成任務罷了。至于殺手身份的泄露,本就是有心為之,這樣正可解釋他十余年來莫測的行蹤。

果然那老者笑道:“老夫可不管這些閑事,只是覺得有些可惜,宋敏,你本是少年才子,可惜淪落成為殺手,如今改邪歸正,也算是迷途知返,老夫已經查問過了,你和公子果然是無心結識,不過就算你是有心接近公子,求個進身之階,也不算是什麼錯處,相爺對你頗為重視,已令人將你的案底抽去,從今之後不會有人發覺你就是無情公子,你就是想從正途得個功名也不是什麼難事。”

宋逾面露古怪之色,似乎因為自己少年之事被老者查了出來,有些尷尬,也似是對尚維鈞的恩情十分感激,他深深下拜道:“晚生汗顏,辜負了先嚴教誨,只是宋某浪跡天涯,早已沒有功名之念,還請前輩向相爺轉呈晚生心意。不過尚公子對晚生視如手足,所以晚生有心替公子盡些心力,若是相爺覺得不妥,晚生不再和尚公子見面就是。”

那老者目中神光一閃,繼而變得柔和,淡淡道:“原來如此,你既已無心功名,老夫也不相強,不過你要安分守己才是,不可再這般出手無情,今次看在老夫面上,她們放手而去,若是知道你已經不在尚相庇護之下,你必然遭遇慘烈的報複。你和尚公子既然有緣相識,就好生把握吧,你要好自為之。”

宋逾聞言,心中冷笑,知道這老者是逼迫自己替尚氏效力,若是自己想要脫身離去,只怕就會遭遇殺身之禍,不過這種情況他早有預料,故意流露出惶恐神情,俯身一拜,道:“多謝前輩教誨,宋逾拜謝。”等他再次抬起頭,紫衣老者已經杳無人影。宋逾微微一笑,但是一縷惆悵卻又湧上心頭,他接下任務,接近尚承業,通過此人影響尚維鈞的決定,這個任務的危險不問可知,可是當初他是孑然一身,自然無所畏懼,可是如今他卻有了牽掛,只望不要連累柳如夢才好。

宋逾怎也想不到,就在這時,一個雍容男子正透過珠簾看向他,直到宋逾的身影消失之後,那人才一聲輕歎,對身後一個中年漢子道:“這麼一個人在建業滯留,為什麼我們沒有發覺。”

那中年漢子誠惶誠恐地道:“首座,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我們辰堂在建業的勢力被儀凰堂壓制住了,自然消息不靈,若非是我們的探子發覺紀首座請了謝護法出手,還不知道這件事情呢?”

那雍容男子正是韋膺,他冷冷道:“這個宋逾氣度不凡,心機深沉,只見他有本事幫著柳如夢奪得花魁之位,就知道此人才智過人,這樣的人應該招攬才是,紀首座卻要殺人泄憤,真是鼠目寸光。”

那中年男子不敢接口,只是沉默不語,韋膺冷笑道:“只可惜這人還是入了尚維鈞掌中,我便只能將他當成敵人了,派人留意他,時時回報。”中年男子連聲應諾,韋膺目中寒光連閃,他總覺得這青年會給自己帶來很大的麻煩,可是若是出手殺他可能會觸怒尚維鈞,他還不想和尚氏翻臉,只能輕歎一聲,道:“敵人已經蠢蠢欲動,這里卻還只是鉤心斗角,當真令人心寒,唉!”

————————————

注1:隋煬帝《元夕于通衢建燈夜升南樓》

上篇:第二十章 恩重愛深     下篇:第二十二章 激宕波瀾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