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二十二章 激宕波瀾驚  
   
第二十二章 激宕波瀾驚

隆盛八年乙酉元月,雍帝密詔靖海侯姜某率東海水軍南下,二月初八,東海水軍大破定海軍山。同日,南陽大營長孫冀困襄陽。

——《資治通鑒·雍紀四》

尚維鈞滿意地放下手中的案卷,這是嘉興府的文書,刑部已經批複了斬立決,回文已經在路上了,只需數日時間,這文書就會到嘉興。這本是一件極小的案子,不過是一個棄職私逃的官員被判了斬刑,原本用不著堂堂的丞相關注,可是尚維鈞卻相信陸燦一定會阻撓或者前來求情。他盤算著是堅決不允陸燦求情,殺了那荊長卿,還是給陸燦一個情面,讓他多些讓步,可是不論怎樣,自己都是占了上風。承業孩兒果然越來越長進,這樣的法子都想得出來,只是不知是否那宋逾的功勞。

正在他沉思之時,甯謙匆匆走進來稟報道:“相爺,大將軍陸燦在外求見。”

尚維鈞精神一振,道:“甯先生,陸燦神色如何?”

甯謙憂心忡忡地道:“他面色冷肅,雖然看不出心情變化,可是顯然十分憤怒不滿,相爺要小心行事。”

尚維鈞揮手道:“不妨事,這次本相占了道理,他可是將棄職私逃的胡成在軍前斬首的,我不過是要殺一個荊長卿,而且仔細追究起來,這人說不定是怎樣逃生的呢,就是判他一個通敵之罪也不是不可以,本相不殺荊氏滿門已經是十分寬容了。好了,你隨本相親迎大將軍吧。”尚維鈞起身向外走去,這次他可是禮數周到,絕對不給陸燦借題發揮的借口。

書房階下,陸燦負手而立,他的神情冷峻,仿佛千年不化的寒冰。尚維鈞心中泛起得意之情,前些日子被這後輩壓下的氣勢重新回到他身上,他似笑非笑地降階相迎,道:“不知道大將軍來此有何貴干,可是軍餉有什麼差池,若是如此,本相必然責成兵部、戶部的官員盡心竭力。”

陸燦目中閃過冰寒的光芒,他自然知道尚維鈞的心意,只可惜自己卻沒有時間為了一個人和尚維鈞牽扯不清了,他冷冷道:“尚相可知如今雍軍已經入境了?”

尚維鈞身子一震,脫口道:“怎麼可能,雍軍剛剛大敗而歸,怎麼這麼快就卷土重來?”

陸燦眼中閃過嘲諷的光芒,道:“一刻之前,陸某接到諜報,南陽大營的雍軍已經再次兵臨襄陽,這一次來勢洶洶,不似佯攻,這還罷了,襄陽有容將軍鎮守,諒可無礙,可是另一道軍報卻言大雍水軍已經攻下定海,余杭水營兵力不足,只能穩守錢塘水道,不讓雍軍深入內腹。若給大雍水軍控制了杭州灣,則吳郡、越郡遲早不保,到時候有何種後果,相爺可明白了。”

尚維鈞雖然不甚通軍事,卻也知道東南沿海的吳越二郡為南楚錢糧重地,若是被大雍水軍侵掠,則南楚根基浮動,縱有江淮之險,也將被敵所制。想到此處,已經是面色青白,他艱難的問道:“為何雍軍不攻甯海,卻取定海。”

陸燦淡淡道:“甯海軍山乃是長江入海的咽喉要地,若是此處有失,則泰州、揚州都會危急,若是雍軍逆流而上,建業將遭兵燹,但也正因此故,甯海軍山的水軍不敢稍有懈怠,又占了地利人和,所以雍軍不取甯海。而定海軍山雖然蔽翼杭州灣,卻是久無戰事,軍備疲敝,也難怪雍軍舍難就易。”

陸燦語氣雖淡,尚維鈞仍然聽出他話語中的冰寒,甯海、定海兩處軍山乃是南楚武帝設立,本是防禦海寇的重要軍鎮,一向由建業直轄,近年來吳越並無戰事,尚維鈞嫌兩處軍山耗費糜重,幾次消減軍費,雖然陸燦曾經多次進諫,他仍然不為所動。只是兩處軍山卻非是平等而待,甯海軍山主將趙群乃是王族,所以尚維鈞只是不聞不問罷了,而定海軍山所得的糧餉幾乎已經是僅夠溫飽,就連整修艦艇也無法進行。想不到如今雍軍竟然攻破定海軍山,豈不讓尚維鈞面目無光,若非如今是他自己秉政,這樣的罪責足以讓他丟官棄職了。他猶豫片刻,道:“雍軍攻定海,這也是始料未及,大將軍此來,定有見教,不知應如何對敵?”

陸燦冷然道:“定海失守,杭州灣已經成了不設防的所在,唯今之際,需要嚴守余杭,避免大雍水軍入錢塘,否則吳越必然不保,其次,會稽、余姚、鎮海、嘉興、海甯、平湖都需要分兵防守,這一次入侵的雍軍定是東海水軍,他們本就是海寇出身,海戰上無人可敵,我軍只能穩守沿海,不許雍軍侵入,才能有些勝算,只是這樣一來,吳越兩郡將耗費糧餉兵力無數,請相爺下令減免兩地稅收,令各郡組織義軍守土抗敵,只有如此,才能減少我軍在吳郡、越郡的壓力。”

尚維鈞聽得一陣心痛,吳越之地,富庶豐裕,就是減少一厘的稅收,也將是令人心痛的損失,但是如今這般危急,也只能如此。若不組建義軍,靠著那些軟弱無能的守軍,吳郡、越郡必然不保,若是不肯降低稅收,那些百姓又哪有精力整軍經武呢?想來想去,吳越之地的官員多半是世家子弟,能干的極少,還需將他們調回來,若是他們失城失地,或者死于兵燹,自己也要麻煩連連。想到此處,他只得道:“一切由大將軍決定,本相這就將余杭水營和定海軍山的軍權交給大將軍掌管。”雖然局勢如此,尚維鈞還是刻意留下了甯海軍山,現在甯海軍山尚安然無恙,他自然不願將這樣一支水軍交給陸燦。陸燦明白他的心意,只是冷冷一笑,便告辭離去,留下愧悔交加的尚維鈞在那里不安徘徊。

越郡杭州灣入海之處,有岱山、定海、普陀諸島,武帝趙涉于定海置縣,設立軍山,總轄岱山、普陀水營,定海軍山勢力最大的時候,平湖、海甯、余姚、鎮海都曾經在其管轄之下,直到尚維鈞秉政之後,因為海疆無事,對定海軍山屢次消減糧餉,以致水營糜爛,士卒疲敝,才會被東海水軍一舉攻下岱山、定海,普陀雖然尚且在南楚水軍之手,卻已經是岌岌可危。

我站在高崖之上,遙望天際,穿過眼前這片碧海,就是越郡鎮海,而從此地向西北渡海,就是吳郡平湖,平湖之西就是海甯,而從海甯登陸,快馬加鞭,不需一日,就可到達嘉興,那里曾是我出生之地,也是娘親埋骨之所,想起當初父親在江夏病故,我差點要賣身葬父,根本無力將父親靈柩送到嘉興和母親合葬。後來我中了狀元,可是和荊氏並未和解,也就沒有移靈,畢竟母親的墓地也是荊氏所有,父親是不會想寄人籬下的。想到母親孤墳淒涼,我不免心中悵然,輕輕長歎。

小順子上前道:“公子,高處風大,還是回去吧。”

我淡淡道:“琮兒跟在海濤身邊可還稱職麼?”

小順子見狀只得歎道:“定海軍山雖然荒廢多年,可是一切文書圖籍都還在,只是都已經塵土深埋,琮少爺跟在您身邊多年,整理這些文書十分得力,姜侯多有倚賴。”

這時,有個青影向上行來,小順子也不需回頭,便笑道:“琮少爺來了,想必文書已經整理完畢了。”

我還未答話,霍琮已經匆匆到來,深施一禮道:“先生,弟子已經將全部文書都整理好了,其中有杭州灣的精密海圖,姜侯請先生前去商議下一步的戰事。”

我又望了一眼碧海,只可惜云山遮斷歸途,望不見家山鄉梓,輕輕一歎,我轉身向下走去。山下的虎賁衛士除了數人之外,都已經是新面孔。這麼多年來,當日曾隨我平漢的虎賁衛士多半都已經高升了,不過這些新的衛士武力只有更強,當年我所傳授的刀陣已經被虎賁衛精益求精,現在就是小順子,急切之間也不能討到他們的便宜。不過這一次呼延壽仍然是我的親衛統領,想來是皇上的安排,也夠委屈他這位大統領的了。

霍琮跟在我身邊,興奮地道:“先生的計策令弟子拜服,曆來南北政權爭奪天下,都是在江淮爭勝,想不到先生竟然別出機杼,從海上攻取吳越,縱然不能摧枯拉朽,也定然可以動搖南楚的根基。”

我淡淡道:“這個計策卻不是我首先想到的,此策本是南楚武帝謀劃,卻被我反過來利用了。”

霍琮大驚,露出疑惑的神情,就是小順子也露出感興趣的好奇之色,我見狀笑道:“昔年,我曾奉旨整理禦劄,其中便有武帝禦批。武帝十分勤政,禦批極為豐富,更是涉及到許多軍政大事,例如,他對定海、甯海兩處軍山就十分關切,親自規劃水營寨壘,又多次追加糧餉,更令人精心繪制各地海圖,我見他字里行間都流露出霸氣,絕非偏安之輩,便仔細閱讀他曆年禦劄手書,終于推測出他有心將兩大軍山建成攻防利器。平日可以防止海寇和大雍水軍,到了關鍵時候就可以沿岸北上,侵蝕青州、幽冀沿海。自古南北之爭,往往都在江淮決勝負,武帝卻認為南人暗弱,不及北人勇猛,與其在陸地血戰,不如從沿海侵襲,奪得海疆之後,再通過河流向內陸侵襲,以及之長,攻敵之短,勝過從陸路勞師遠征。這樣的戰策前所未有,我見之後也十分感慨,便是受了武帝影響,才會獻策攻取定海軍山,侵襲吳越。只可惜武帝去得太早,以至于無人承繼大業。後人只知兩軍山護翼海疆,不可輕動,卻不知其原本設立的目的,甚至定海軍山還被南楚朝廷消減軍費,以致如此疲敝,平白便宜了我們。”

話音盡處,我們已經下了山崖,呼延壽一個手勢,那些虎賁衛士已經將我們三人翼護起來,定海初平,難免島上會有些余孽或者南楚軍的諜探,所以對于我的安全,呼延壽是一刻也不敢放松的。我們沿著荒草漫漫的道路走向定海都督府邸,定海水營這些年來無錢整修,就連島上的道路也被野草遮蔽,水營更是已經殘破不堪,還可一觀的就只有定海都督府了,依然雕梁畫棟,富麗堂皇。看到一片荒涼之中的豪華府邸,小順子不由笑道:“這里的主將這般糊塗,怪不得定海水軍一攻即破,全無戰力。”我也是心有戚戚焉,連連點頭,就是有心貪汙些軍餉,也犯不著花在府邸上面吧,這不是存心激起士卒的恨意麼,真讓我懷疑定海的主將是不是大雍的密諜。

還未走到府門,姜海濤帶著部將已經匆匆迎上,如今他也是年近三旬,自從七年前東海歸附大雍之後,東海侯姜永舍棄大雍的高官厚祿,飄搖出海去了,東海水軍便由姜海濤統率。他雖然有些直率,不甚熟悉官場之事,可是有一位賢內助善加輔佐,再加上他統率水軍的本領出眾,又有雍帝李贄和齊王李顯的照應,倒也沒有什麼麻煩阻礙。這一次雍帝令他南下攻略吳越,這對他來說並無什麼問題,唯一令他頭痛的就是,江哲居然隨船而行。倒不是不願意江哲在他身邊指手畫腳,只是擔心江哲若是出了什麼問題,他可是擔待不起。

到了近前,姜海濤就要下拜行禮,我和他雖有師徒名份,若論爵位,他尚在我之上,他以師徒之禮拜我,豈不是讓他麾下將領為難,所以我連忙阻止道:“你若要行此大禮,私下里再說,難道還要讓你麾下的將領都跟你一起行大禮麼?”

姜海濤一回頭,看向身後眾將,不由赧然,上前躬身一揖道:“先生,現在定海局勢已定,我想聽聽先生的意見,我們應如何攻取吳越。”

我隨著姜海濤向府內節堂走去,一邊走一邊道:“你定然已經有了打算,不知道你想如何做?”

姜海濤道:“若是能夠攻破余杭水營,杭州灣就再無敵手,只是余杭一向極重水營,恐怕不能得手。我有意先取沿海州府。”

我說道:“近日建業將有舉措,尚維鈞一向最會貪功諉過,這次定海被我軍攻取,他定會將定海軍山交給陸燦,但是甯海軍山的軍權他卻不會放過,所以我們不用擔憂甯海水營會南下攻打定海,反而應該提防陸燦的反攻。余杭水營既然不易攻取,我軍便不必急著攻余杭,會稽、余姚、鎮海、嘉興、海甯、平湖都是吳越重鎮,卻又軍備不足,我軍趁著現在陸燦還未到越郡,先將這些重鎮的糧餉府庫洗劫一空,因糧于敵,之後縱然越郡重被陸燦奪回,我軍也有了立足的本錢。而且你還可劫掠沿海的青壯,將他們置于孤島,可迫使他們在島上耕種,用來彌補我軍錢糧的缺口。這樣一來,縱然甯海水營能夠阻止我軍從青州獲得補給,也無濟于事了。只要立足穩固,吳越遲早落入我軍手中。”

姜海濤聞言笑道:“這本是我們作海盜之時常有的舉動,擄劫錢糧人口,損敵而利己,想不到今日還要如此作為,普陀之地,最適宜拘禁俘虜,原本我准備過些日子再去攻取,如今看來卻是應該快些著手了。請先生放心,十日之內,越郡沿海的青壯都會落入我的掌中。等到陸燦來了越郡,也只能黯然長歎,坐視吳越之地被我洗劫。”

我搖頭道:“那倒也未必,到時候多半還是相持之局,他沒有足夠的兵力將你們逐出定海,你也沒有足夠的軍力占領吳越,不過你放心吧,陸燦不能在越郡長久待下去,長孫冀奉命攻襄陽,這一次必有斬獲,到時候陸燦自然不能再留在越郡和你對抗了。”

姜海濤若有所思地道:“先生放心,這些日子,我定讓陸燦陷在越郡,也好呼應襄陽戰事。”

我微微一笑,這小子一談到行軍作戰便十分機靈,我稍微露點口風,他就知道這一次主要的目標是在襄陽。想到我這次堅持要隨水軍南下,借口是想看看海戰,實則是我想趁機回一趟嘉興,解決荊氏的問題,順便拜祭一下母親,不知道他有沒有這個膽子放行呢?想到此處,我露出詭異的笑容,走在我旁邊的姜海濤一個冷顫,錯過臉去,心中生出不祥的預感。

此時,陸燦正在乘舟直奔余杭,這一次他帶來九江水營的一萬士卒,決定將他們充實到余杭水營,若沒有一支戰力足夠的軍隊,就是組建起義軍也將沒有用武之地,而且只有先將雍軍逼退,才有組建義軍的可能。也無心去看兩岸景色,陸燦心道,只需給我三年,我就可以在吳越之地練成一支精兵,重新奪回定海,將雍軍逐走。但是心中一縷隱憂湧起,這次雍軍困襄陽,真的只是佯攻麼,這一次東海水軍寇吳越,已經出了他的意料,若是襄陽這次有什麼變化,恐怕局勢堪危,輕輕一歎,陸燦知道自己別無選擇,吳越之地,素來尚維鈞不許自己插手,若不是這次雍軍寇吳越,尚維鈞尚不會允許自己接掌吳越軍政大權,而這次自己若不親赴吳越,只怕那里將成為資敵之地。而襄陽,畢竟還有容淵在,應該可以支撐得住吧,在心中安慰自己片刻,陸燦終于將全部心思放在了如何完善越郡防線,避免雍軍入寇內陸上面。



精品文學網

上篇:第二十一章 一夜魚龍舞     下篇:第二十三章 鄉音無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