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二十四章 金蟬脫殼  
   
第二十四章 金蟬脫殼

二月十三日,東海水軍掠吳越之地,青壯錢糧盡歸定海,余姚、鎮海、嘉興、海甯、平湖皆無幸,唯余杭、會稽得水營翼護,無所傷。

——《資治通鑒·雍紀四》

煙雨樓上,諸世家家主皆被召來,還有嘉興名士數人,都被雍軍強行請來,原以為是雍軍大將相召,孰料主人竟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原本這些家主心中都存了輕視不忿之心,孰料這少年言辭得體,對嘉興眾人底細均了如指掌,言談之中,更是流露出敬仰之意,不過片刻,就令眾人放下敵視之心。那少年便令擺下酒宴,向眾人詢問嘉興地理黎庶,眾人既在籬下,焉敢不答,再說也有心一挫這少年銳氣,尋機出言問難,結果煙雨樓便成了高談清議之所。這少年雖然沒有什麼明見卓識,卻是氣度從容,侃侃而談,極善調動氣氛,竟令樓中其樂融融,直到日落黃昏,這些家主名士也是意猶未盡。那少年又令秉燭繼宴,眾人竟也沒有十分拒絕。

荊信雖然是嘉興世家青年俊傑中佼佼者,原本卻也沒有資格參與這樣的談話,但是荊氏聲言家主臥病,不便前來,奉命而來的卻是荊信的三叔荊遜卿,荊遜卿本來憂慮這樣一來難免會得罪雍軍,但是見到荊信在此,而且霍琮對荊信似乎十分器重,荊遜卿靈機一動,假傳荊長卿之命,讓荊信替家主赴宴。霍琮聞後十分高興,更是特意讓荊信坐在身邊。若論荊氏地位,在嘉興雖然頗為顯赫,但是可以和其相提並論的就有兩家,霍琮這般對待荊信,固然是殊榮,但是荊信只覺得眾人看向自己的目光都充滿疑惑,眾目睽睽之下,坐立難安,所以在席間也是沉默寡言。但是他越看越是驚心,霍琮雖然謙抑平和,卻隱隱控制著大局,嘉興世家已經盡入其彀中而不自知。

夜色漸深,那些家主開始有些不安起來,一場宴會到了這個時候未免拖得太長了,可是往主位看去,那霍姓少年仍然神采奕奕,興致正濃,這些家主開始憂慮起來,再想想四周充做侍從的雍軍軍士,個個都是虎視眈眈,心中不免擔憂起來,他們也知道這少年將自己召來定是有所借重,可是不論是想要如何,到了這個時候也應該宣布了,怎麼卻拖著不肯散席。這樣一來,眾人不免開始胡思亂想,但是這些人又多半是老奸巨猾之人,自然不敢讓氣氛變得尷尬,更是費盡了心思尋出些話題來交談,困得呵欠連天也不敢表露出來。

直到第二日清晨,霍琮才起身笑道:“晚生和諸位賢達一夜長談,真是受益匪淺,只可惜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長夜漫漫,終有盡時。”

嘉興世家中頗富盛名的君氏家主強行睜著紅通通的眼睛,起身道:“能與霍參贊共飲,是我等之幸,參贊年少英傑,若有指教,盡管暢言,我等必然盡力為之。”他卻也是忍不住了,與其不識抬舉等到雍軍翻臉,還是主動詢問價碼吧,在他心目中,若是送上金銀錢糧,應該可免殺身之禍,雍軍是不可能在嘉興多留的。

霍琮早已得到回報,先生已經離開嘉興,而一夜之間,雍軍已經將嘉興世家平民全部登記在冊,只待自己下令了,所以他也不虛言矯飾,肅容道:“霍某奉靖海侯之命,取吳越之民填定海,諸位皆是嘉興賢達,尚請戮力相助。”

此言一出,眾人先是茫然,繼而眼中露出驚駭之色,瞠目結舌地望向霍琮,都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這和善平凡的少年在他們眼中頓時成了毒蛇猛獸。霍琮笑道:“諸位族人,皆已束裝上道,嘉興車馬舟船已經盡被我軍征用,各位一路上當不致辛苦。”

荊信本是沉默不語,聽到此處也是怒火填膺,起身揚聲道:“雍軍自稱王者之師,如何行此不義之事,擄民入海,此是盜匪行徑,擾民至此,何以對天下之人?”

霍琮平靜地道:“兩國征戰,無所不用其極,若是盡屠吳越之民,也可達到同樣的效果,只是我大雍天子仁厚,不願殘害黎庶百姓,取吳越之民填定海,已是定局,兩害相較取其輕,荊兄應當諒解才是。”他語氣雖然平淡,但是目光中寒芒閃現,卻似乎動了殺機,荊信一滯,荊遜卿已經輕拉他的衣袖,阻止他繼續說話,荊信只得頹然坐下。

這一次雍軍侵入吳越,本已在南楚朝野預料之外,但是縱然定海被奪,吳越兩郡的世家官員也並不覺得雍軍會登陸作戰,畢竟雍軍在吳越之地全無根基,若是效仿海盜上岸劫掠,也未免有失大國風范。孰料東海水軍主事之人本就做過海盜,再有一位不拘禮俗的楚郡侯為謀主,竟然定下了取吳越之民填定海的決策,用以和南楚長期對抗。若是換了大雍別的將領來主持定海,或者會換一種方式作戰,但是姜海濤既對江哲信服,又秉政海盜作風,再加上他投雍之後,被雍帝賜以侯爵之位,卻是承襲父蔭,未立戰功,這在大雍來說也是特例,所以他也很想用戰績證明自己,所以才會不遺余力地采用這種可能會受人非議的戰策。

片刻之後,煙雨樓下傳來嘈雜之聲,荊信聞聲不顧雍軍軍士執刃在側,到了窗前向下望去,只見街道兩旁都有雍軍進入民居,按照名冊將一些青壯男女用繩索縛住向外趕去,老弱婦孺跟在後面啼哭,卻被雍軍執利刃逼退,嘉興城內一片混亂,荊信只覺心中茫然。這時有人高聲喚他名姓,他回過頭去,只見煙雨樓上已經只有那些垂頭喪氣的世家家主和雍軍軍士,那青衣少年霍琮已經影蹤不見,喚他之人正是一個軍士,卻是催促他整裝上道。

南楚同泰十二年,大雍隆盛八年,對于吳越之地的世家百姓來說,可以說是一場浩劫,余姚、鎮海、嘉興、海甯、平湖被擄走五十萬青壯,其中包括了各地世家宗族,寒門名士,各類工匠,雍軍的手段可以說十分果決狠辣,五府縣人口近三百萬,卻被雍軍擄走六分之一,其中包括近五萬世家族人、寒門名士,十萬工匠,其余皆是青壯男女,按冊索人,百不余一。待到陸燦率領九江水營經江南運河至嘉興之時,雍軍離開不到六個時辰,陸燦另遣部將前往接管余杭水營,自己率軍追擊雍軍,無奈雍軍早已計劃周詳,行動迅速,陸燦直追到鹽官,卻只能眼看著雍軍從容渡海而去,只余下陸燦扼腕歎息,也不禁驚歎雍軍主事之人手段狠辣高明,要知道雍軍撤退可不是輕身離開的,隨行的既有劫掠的錢糧也有被脅裹的民眾,雍軍居然能夠毫不拖泥帶水的撤入海中,怎不令陸燦驚佩。

站在岸邊,望著雍軍揚帆遠走的船只,陸燦恨聲長歎,卻也無可奈何,而此時,得到他諭令的余杭水營才姍姍來遲,陸燦知道余杭水營向來自成一系,而且耽于安樂,早已沒有了出海作戰的勇氣,卻也只能輕輕責備幾句,事已至此,重整余杭水營還需這些將領協助。接下來的日子,陸燦只能一邊整編水營,一邊重整沿海寨壘,防止雍軍再度登岸劫擄,吳越之地遭此重創,留下無數殘破門戶,失去親人的苦痛和擔憂親人遭到報複的吳越之民,對于組建義軍並不支持,若非陸燦聲威赫赫,又勸服吳越幸存的世家自保,更有武林俠士振臂一呼,全力協助,只怕組建義軍一事將事倍功半。就在陸燦著手吳越海防的時候,一個消息傳入他耳中,令他雙眉深鎖,這消息便是大雍楚郡侯江哲竟然身在定海,而且曾經親赴嘉興祭拜亡母。

一石激起千層浪,消息不脛而走,不過數日已經流傳開去。江哲前往嘉興祭靈,此事雖然隱秘,但是也並非是水過無痕,事後有見到蛛絲馬跡的人一參詳,便發覺了此事,更何況還有暗藏的南楚諜探,他們更是將江哲來去的行蹤都掌握了,只是不敢出面阻攔暗殺罷了,畢竟雍軍勢大,江哲身邊的侍衛又十分厲害。

雖然南楚上下,對江哲是異口同聲地指斥辱罵,但是其實暗中卻有幾種不同的看法,有將之視為無君無父的貳臣賊子的,也有暗中羨慕他得此富貴榮華的,但是總的來說,能夠知道江哲厲害的人卻不多。一來南楚上層刻意瞞去江哲之能,二來江哲雖有侯爵之位,多半人都以為是雍帝酬其奪嫡之功,或者以為是長樂公主的緣故,縱有明智之士,也因為得不到足夠的情報,不能正確評價江哲的才能。可是對于南楚軍政核心人物來說,卻不會輕看江哲,就是執意采用愚民之策的尚維鈞,也不會輕視于他。如今江哲現身嘉興,顯然是在東海軍中參贊軍機,這樣一來,雍軍的主攻方向一定是吳越,否則江哲怎會在定海,縱然是陸燦,也不會相信江哲會為了祭拜亡母而至定海。

當然這個消息傳開之後,南楚軍政各種勢力並沒有立刻確信,都是全力收集相關情報,江哲身份不同,他若出現在定海,將顯現雍軍的下一步戰略,誰都能想到,江哲重入軍旅,必定是雍帝之意,若非是為了南楚之戰,還有什麼能令這位在大雍地位超然的寒園隱士來到江南呢?陸燦首先便是令人在嘉興尋找線索,抽絲撥繭,終于確定了江哲的確曾經出現在嘉興。不提嘉興荊氏族人全部消失,曾有村人看見一些黑衣雍軍來去,而煙雨樓的伙計掌櫃幸存下來,更是將煙雨樓中發生的事情全部相告,雖然不知那少年參贊是什麼人,可是只聽他所作所為,陸燦就已隱隱想到此人身份,通過情報得知這少年參贊名霍琮之後,陸燦更是心中了然,霍琮年紀尚輕,大雍又是人才濟濟,除非江哲親至定海,霍琮隨行,才有可能讓這少年一展長才。

另一方面,南楚從大雍內部得到的消息也確定楚郡侯江哲已經消失許久,而雍帝親赴寒園相請之事更是沸沸揚揚,甚至有消息證實江哲的確去了東海,綜合各路消息,陸燦終于確定江哲果然是隨東海水軍來了定海。

等到尚維鈞得到同樣的情報之後,隨即傳來密令,暫時令甯海軍山接受陸燦調遣,要求陸燦全力剿滅占據定海的雍軍,當然還有一個要求,尚維鈞嚴令陸燦鏟除心腹之患——江哲。尚維鈞平日雖然明里暗里指責陸燦對江哲有師徒故舊之情,不過是為了爭權奪利,實際上他內心深處並不認為如此,陸氏數代輔佐趙氏王族,絕無背國的可能。對于江哲在大雍的地位,尚維鈞也是心知肚明。尚維鈞雖然爭權奪勢的私心,可是他畢竟不是全然無能,對于江哲的厲害之處他清楚得很,若非如此,從前也不會對嘉興荊氏留情,如果不是如今已經沒有挽回的余地,他也不一定會對荊氏下手。

如今他既然認定了大雍的主攻方向乃是吳越,也就顧不上甯海的軍權了,雖然只是允許陸燦調動甯海水營,而非是將軍權全部交付,但是對他來說已經付出了巨大的犧牲。陸燦既不能辜負尚維鈞的“好意”,而且他也有相同的看法,想到雍軍在吳越劫擄的手段,不似東海水軍原有的魯莽粗率,而是精密狠辣,陸燦也相信江哲定是在定海指揮吳越水戰。既然如此,就不能按照原來的計劃放任雍軍占據定海,若是拖個三年兩載,只怕自己的精兵還未練成,雍軍已經占據吳越兩郡了。

因為江哲一人,原本可能暫時陷入僵持局面的杭州灣掀起了滔天戰火,尚、陸兩人再次捐棄前嫌,一心對外,余杭水營和甯海水營聯手向定海發起了猛攻。

碧海之上,剛剛結束的一場惡戰留下了無數的戰船殘骸,海面上浮尸處處,隨著海流向外海漂去,敵我雙方的船隊向兩個方向駛去,不過旬日之間,雙方已經大戰連場,卻是未分勝負,若論水戰,能與吳越水軍對戰的本就只有怒海求生的東海水軍。

站在船頭,感受著冰涼的海風,霍琮青衣飄飄,面色有些蒼白,作戰之時的顛簸疾行對他來說未免有些難耐,畢竟他不是常年在海上作戰行船的東海軍士。遠處天際之下,海鳥掠波飛過,海浪滾滾,掩去了方才海戰的痕跡,霍琮心中感慨萬千,想及行蹤不明的恩師,又是湧起無限煩惱。

劫擄吳越本是一件十分成功的壯舉,可是回到定海之後,霍琮便挨了當頭一棒,差點被壞消息擊懵了,本來早應該返回的江哲居然影蹤不見,只有百余名虎賁衛垂頭喪氣地回到定海,姜海濤和霍琮盤問之下,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卻原來江哲離開嘉興之後,不僅沒有返回定海的意思,還准備由嘉興北上,經江南運河至震澤湖,再經運河至京口,渡江穿越南楚控制的淮東,轉道徐州,奔赴襄陽戰場,這如何能讓虎賁衛接受,此去千里迢迢,而且一路上多半都是南楚的勢力范圍,若是江哲的身份被南楚發覺,只怕性命不保。呼延壽出面諫止,卻是無濟于事。江哲說得很明白,若是呼延壽想要強行阻攔,他就要讓邪影李順帶著他獨自上路。爭論糾纏了半天,最後呼延壽知道阻止不了,只得退讓一步要求隨行保護,懇求了半天,江哲才答應帶上五個虎賁衛士,呼延壽只得選了四個武藝高強的侍衛和自己一同隨行,而其他的虎賁衛士則被迫返回定海掩護江哲的行蹤。

得知詳情之後,姜海濤和霍琮差點氣暈,尤其是姜海濤,當初江哲要先隨水軍南下,雍帝已經是頗為擔心,臨行之前曾有書信給姜海濤,讓他保護江哲的安全,想不到初到吳越,就被江哲擺了一道,若是江哲有什麼三長兩短,他如何向李贄、李顯和長樂公主交待。霍琮也是頭痛萬分,但是他畢竟是江哲最得意的弟子,倒是覺得江哲不是輕身赴險之人,這樣決定必有緣故,所以反而勸姜海濤不要擔憂。

那些虎賁衛奉命暫時留在霍琮身邊,並帶了江哲書信回來,江哲信上囑咐二人,將他身在定海的消息傳出來,不要讓南楚軍發覺他不在定海,而且說明消息傳出之後,南楚軍將對定海發起猛攻,讓姜海濤小心。二人思索再三,只得遵行,為了作出江哲仍在定海的假相,甚至霍琮曾經染了鬢角,扮作江哲模樣在船上出現。

而南楚軍的猛攻也讓他們吃盡了苦頭。幸而寶劍越磨越是鋒利,幾次海戰,南楚軍都沒有占到身邊便宜,畢竟南楚水軍多半都在內陸江河作戰,對于海戰,還是不如東海水軍。雙方便這樣僵持住了,幸而定海已經在普陀建立了補給根基,又奪取了吳越錢糧,雖然甯海軍山阻斷北上歸途,卻也占不到什麼便宜。雖然陸燦也曾有意取普陀,奪回吳越之民,但是一來普陀難攻,二來東海水軍屢次在其攻擊時從後襲擊,三來就是攻下普陀,想要將五十萬吳越之民運回陸上,在東海水軍窺伺下也殊不可能,所以最終陸燦放棄了這樣的做法,只能以海戰為要,茫茫碧海,化作血火戰場,東南局勢,俱被東海水軍牽制住了,陸燦雖然善戰,也無法分心襄樊戰事,只能全部托付容淵負責。



精品文學網

上篇:第二十三章 鄉音無改     下篇:第二十五章 卻泛扁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