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二十五章 卻泛扁舟  
   
第二十五章 卻泛扁舟

雍軍退,哲嘉興祭母事泄,世人皆知,人皆言哲獻策掠吳越,皆責其戕害鄉梓。然雍軍雖劫擄,不曾虐殺黎庶,或言乃哲之功也。嘉興父老畏雍軍再往,翼骨肉重返,不敢取荊氏寸土。

——《南朝楚史·江隨云傳》

就在南楚水軍和大雍水軍在海上對峙之時,我已經在震澤湖上飽覽無限風光,作為激化吳越局勢的罪魁禍首,我可是沒有一絲悔意,戰爭已經是必不可免的結局,吳越戰局越激烈便越能轉移南楚朝野的視線,也便于蜀中、襄陽戰役的進行,至于我臨陣脫逃麼,咳咳,東海現在不是也用不到我麼。

輕搖折扇,坐在畫舫前艙之內,卷起珠簾,綬帶錦袍,品著香茗,愜意地眯著眼睛享受春日的陽光,我擺足了南楚貴公子的派頭,若非舟中沒有歌女舞姬,倒是像極了游春的世家子弟,我又特意將灰發染成黑色,容貌也略加修飾,避免因為華發朱顏被人識破身份。吳郡雖然已經陷入了戰亂,可是尚未波及到震澤湖周邊的州府,吳郡人的和順性情也讓此地仍然處于平和安樂之中。畢竟陸大將軍已經來了吳越,那麼他們自然就不必擔心了。我在湖上住了三日,八百里震澤,三萬六千頃湖面,湖中有湖,山外有山,春光明媚,游人如織,絲毫看不出戰亂近在咫尺的跡象。

珠簾輕動,呼延壽走了進來,他面上的神色十分不好,走到我面前躬身一揖道:“公子,險地不可多留,還請公子示下,我們何時動身?”

我抬起頭看了他一眼,心中生出笑意,他相貌樸實敦厚,雖然多年位高權重,卻沒有染上頤指氣使的脾性,只不過將近八尺的身高已經俊挺的身姿實在是很紮眼,再加上雙目神光奕奕,雙手虯筋糾結,怎麼看都是一位威風凜凜的將軍,可是卻被我迫著穿上家仆服飾,還真是有些古怪啊。這也難怪,呼延壽可是虎賁衛的副統領,堂堂的一品將軍,怎也不像一個平常的仆役。就是他帶來的五個侍衛,我也看不出哪里像家仆。不過只要他們幾個人別站在一起,倒也不是過分顯眼,北地口音雖然重些,平日不說話也就成了,總有辦法混過去的。不過,要不是呼延壽一口一個皇命,我又不想讓李贄因此對他生出不滿,才不會將他留在身邊呢。至于他催促我趕路,也沒有什麼奇怪,要知道我在南楚境內待得越久,他的責任也就越重。更何況我們此次來震澤湖,路上可是和陸燦擦肩而過的,當九江水營急急南下的時候,我正在支流上面好整以暇地看著南楚水軍的艨艟呢,我倒是沒有什麼,不過呼延壽可是一臉的鐵青,唯恐被雍軍發覺我的存在。只可惜他雖然是一片好意,我卻不能成全他,留在震澤湖可並非是無事生非,我可是有為而來。

微笑著喝了一口香茗,我懶洋洋地道:“呼延,別那麼著急麼,難得來到震澤湖,不欣賞一下東山、西山的美景,豈不是太可惜了,何況現在南楚軍正在從長江向余杭調動,與其現在上路,冒著遇到南楚軍的危險,還不如等過幾日,水道上比較平靜之後再趕路不遲。”

呼延壽愣了一下,也覺得有些道理,可是留在楚境過久也是不妥,想到這次未能阻止江哲行動,回去之後已經難免被問罪,若是江哲再出些意外,自己怕是沒有顏面回到長安了,想到此處正欲再勸,湖面上傳來一陣琵琶之聲,清越纏綿,應和湖波,聲聲入耳。

琵琶之聲一起,我心中便是一動,閉目細聽,那如泣如訴,如怨如慕的樂聲幾乎近在耳畔,訴不盡離情別怨,道不盡百轉愁腸,一曲琵琶奏來動人心魄,好一曲昭君怨。聽到一半,我睜開雙目,輕輕一歎,昭君怨雖然是離別宮怨之詞,卻暗藏著“思漢”之意,纏綿悱惻中,乃是去國懷鄉之沉痛,繁華退盡之喟歎。彈奏此曲之人,雖然彈出了繞指柔的意境,但是隱隱有落拓大方的氣度,想必是憂心國事的才子。南楚繁華,江南煙水之間,不知有多少俊傑,只是南楚朝廷以詩詞歌賦考較才能,縱然是皓首窮經,也難免黯然落第,而且就算是進了仕途,若無世家看重,也是沒有一展長才的可能。就是陸燦,素以招納賢才為名,也不能擺脫這種影響,他軍中將領參贊,多半都和陸氏有著斬不斷的淵源。想要憑借一己才能,在南楚立足並不容易,這彈奏琵琶的聖手想必也是報國無門之人,所以才會在曲中蘊藏這許多悲憤。

無意中一瞥,卻見呼延壽也站在那里聽得入神,心中不由奇怪,他什麼時候也欣賞起琵琶了,倒是難得,心思一轉,我幾乎失笑起來,澄侯蘇青精擅琵琶,已經是人盡皆知的事情,呼延壽既是她的夫婿,想必耳濡目染之下,也能領略一二。

這時,琵琶聲一變,卻是變得激昂壯烈,宛若鐵騎突出,銀瓶乍破,琵琶聲中,我只覺得心跳加速,氣血翻湧,面上頓時沒了血色,珠簾飛起,原本在後艙入定的小順子突然現身,飛身掠到我身後,一掌按在我背心,一縷真氣渡入,片刻,我才長出一口氣,平靜了下來。呼延壽則是面色一寒,向外走去,顯然是查探敵蹤去了。

小順子目中寒光四射,望向琵琶傳來的方向,周身透出隱隱的殺氣,這時,湖上傳來一個男子引吭高歌的聲音道:“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 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可憐白發生。”

我微微一愣,這原本是我在江夏見陸信練兵所作之詞,後來為德親王所獲,他十分喜愛,每于軍中吟唱,我的詞風並不以豪邁為主,這一首卻是蒼勁雄渾,只是自從德親王歿後,我又投了大雍,雖然我的詩詞仍然在南楚流傳,但是這一首卻很少有人傳唱,或者是覺得我不配寫出“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這樣的句子吧,尤其是現在,我已經公然領軍攻吳越,還有人敢高聲吟唱這首詞,倒也難得。想到此處,方才險些被琴音所乘的惱意漸漸散去。

一曲未終,呼延壽已經回艙稟報道:“公子,三里之外有一艘游船,樂聲是從那里傳出的。”

我聞言透過珠簾向外望去,以我的目力,一眼便看到一艘沒有船篷的小舟正在湖上隨波起伏,舟上只有兩人,一個是布衣儒服的男子,一個是黃冠的道士,那道士手中拿著撐船的竹竿,在船尾臨風而立,雙臂較為頎長,那男子卻是高據船頭,手執琵琶,背上背著長劍,正仰頭向那道士說著什麼,從我的方向只能看到二人側面,但是也可看出二人氣度便覺不凡,吳越乃是江南繁盛之地,地靈人傑,英才輩出,只是不能盡為南楚所用罷了。而且這兩人能以琴歌震人魂魄,若非有小順子相護,我恐怕已經受傷了。

想到此處,我興奮地道:“這樣文武雙全的人物,可不能不見。”話音剛落,還不等呼延壽出言反對,身後已經傳來一聲冷哼,我身子一抖,回頭對小順子笑道:“下不為例,僅此一次。”眼巴巴地望著他,只怕他出言反對,這次出走可是我費了許多力氣才說服小順子的,各種理由擺了半天,才讓小順子勉強點頭,但是一路上也是悶悶不樂,我在畫舫小住,他始終在後艙入定,就是和我斗氣呢,否則他曆來都是在我身邊伺候的。

小順子心中本來是很不高興的,本不願江哲再惹是非,但是見到公子神采煥然,舉止間更是多了放縱逍遙之意,再想到公子身在雍都,縱然是繁華深處,天倫之樂,卻也掩不住淡淡的倦意,只有在暫時擺脫紅塵瑣事之後才能如此開懷,心中生出不忍,歎氣道:“見就見吧。”

我聞言心中一喜,令呼延壽出去吩咐一聲,將畫舫靠近游船,挑簾走出船艙,揚聲道:“這位仁兄彈得好琵琶,道長一曲高歌也是驚破世間閑鷗鷺,在下嘉興云無蹤,相請兩位過來喝杯清茶,不知道兩位可肯賞光麼?”

那黃冠道士偏過臉來望了我一眼,冷笑道:“我們是貧寒之人,不配作世家子弟的嘉賓,閣下既是祖籍嘉興,當知日前嘉興遭劫之事,可是貧道不見閣下有悲憤難言之態,卻在這仲春時分,嬉游湖上,當真是沒有心肝之人,這等薄情寡義,怎配和我們說話。”

呼延壽聞言大怒,雙目炯炯望著那道士,雙手緊握,指節發出輕響,似猛虎將欲擇人而噬。那道士冷冷一笑,一雙利眼毫不示弱地迎上呼延壽的目光,周身透出沉凝的殺氣。

那布衣儒士略一皺眉,放下琵琶,也向畫舫望來,他身上一縷劍氣沖天而起,卻不是和那道士的殺氣彙合,而是將兩人暗斗阻斷,雖然如此,呼延壽也是面色蒼白,似乎受到重擊,不過他心志堅毅,又是常常面對宗師級高手的氣勢凌逼(小順子的特訓),眉宇間絲毫沒有示弱,反而更是露出敵意。那道士被同伴劍氣阻撓,他對這同伴素來尊重,卻沒有生出惱意,但是見到呼延壽竟也能不減威勢,倒是心中佩服,眉宇間緩和了許多。

那布衣儒士溫和地道:“閣下請勿見怪,敝友性直,多有冒犯,不過我等江湖野人,不便和世家豪門相交,還請閣下見諒。”言辭和緩,雖然暗藏疏遠拒絕之意,聽起來卻不那麼刺耳了。

說話之時,那布衣儒士也是目光炯炯地望著對面畫舫上面的錦衣公子,心中暗暗探究這人來曆。這艘畫舫乃是吳州最大的繡莊“擷繡坊”所有,“擷繡坊”幾乎壟斷了江南五成的蘇繡,南楚名繡顧繡娘七大弟子,“擷繡坊”便請到了四名,“擷繡坊”東主姓氏不詳,乃是近十余年才興起的,據說坊主只是一個不到而立之年的青年,眼前這錦衣公子莫非就是擷繡坊主麼?可是這人相貌清雅,舉止灑脫飛揚,雖然自己的同伴惡言相向,那人卻是沒有一絲怒容,神色上反而透出寬容諒解之意,從容恬淡之處,不像是斤斤計較的商賈氣相,更沒有擷繡坊東主鯨吞蠶食的梟雄氣度。

這時,那錦衣公子微微一笑,目光從黃冠道士身上移開,轉向那布衣儒士望來,這儒士心中一震,這錦衣人雙眸有些黯淡,顯然神氣不足,只是平常人模樣,但是凝神看去,卻覺得他雙眸淵深似海,沉靜幽冷,更透著看破世情的恬淡神采。目光流轉,這人的面容頓覺生動起來,配合他清秀白皙的容貌,令人生出難辨他真實年紀的感覺。

這布衣儒士本是南楚武林出類拔萃的人物,劍法出眾,又是滿腹經綸,足智多謀,在南楚可以和他相提並論的不過是數人罷了。他的見識深遠更非是常人能比,四目對視,只是一瞥之間已經覺出這錦衣人的不凡之處,眼睛余光望去,自己的同伴似是沒有察覺,面上都是不耐之情。布衣儒士心中越發震駭,自己的同伴比自己年長許多,更是飽曆世情,竟未看去這人真正的神采,若非是這人隱晦光芒,只是在和自己對視之時才流露出來,就是這人的氣宇風標,若非智慧閱曆到了一定的層次,根本無法領略。想到此處,他心中不由生出歉意,覺得自己斷然拒絕,未免有些失禮。

正在他目中閃過猶豫掙紮之色時,那黃冠道士已經不耐煩地道:“話也說過了,可以走了吧,真是可惜,好好的興致,都被這些紈绔子弟打擾了。”

布衣儒士眉頭一皺,正欲出言阻止同伴惡語,那畫舫之上的錦衣公子突然揚聲笑道:“等一等!”

那黃冠道士一挑眉,正欲說話,卻已經被布衣儒士阻住,他對著畫舫一揖道:“同伴魯莽,多有失禮,尚請海涵。”這一次他眉宇間一片誠心誠意,全然沒有方才淡漠疏離的意味。

此時兩人相貌皆已落入我眼中,那道士大概三十六、七歲,相貌清奇,但是眉宇間似有深愁,那布衣儒士年過三旬,劍眉星目,英俊儒雅,氣度風流,這兩人都是氣度不凡,這樣的人物,縱然是無禮些,我也舍不得不告而殺。方才那聲“等一等”非是阻止這兩人離去,而是阻止我身後艙中的小順子出手,小順子素來對我敬愛,見那道士屢次拂逆,早已生出殺意,只是他早已可以將殺意收斂自如,泄漏的一絲殺意若有若無,除了我這極為熟悉他的人之外,別人多半難以察覺。

向前行了一步,我淡然自若地道:“卻是在下失禮了,貿然相邀,既無名貼,也無引見之人,只是在下生平最愛豪邁風流之士,閣下琵琶之聲盡述憂國憂民之意,這位道長所唱更是故德親王最愛的詞章,國難思良將,可知道長胸懷。在下雖是庸碌之人,卻也感佩兩位拳拳之心,故而前來相邀,只是想不到兩位如此峻拒,聽道長語氣,似是不滿世家子弟崖岸自高,但是如今看來,想來我們三人之中,崖岸自高的是兩位憂心國事的義士,而非是我這只愛安樂的俗人。”

那兩人默默聽完,那道士面上滿是尷尬驚怒,繼而又變得有些灰心喪氣,反而那布衣儒士目放奇光,面上露出傾慕之色,抱拳一揖道:“閣下說得是,是我們太拘泥了。不過敝友也是情有可原,近日陸大將軍欲在吳越練義軍,鞏固海防,缺少軍資,在下和這位兄弟有意說服吳越世家捐助義軍,昨日方從無錫返回,卻是人人推辭,個個退後,費盡心力,也只募得三成之數。所以我這位兄弟心中煩惱,看到閣下畫舫錦衣,便有遷怒之意。”

我聞言略略一驚,想不到這兩人竟是陸燦的助力,與他們盤桓會否泄漏身份呢?心思一轉,我笑道:“原來如此,兩位果然是俠士之風,為國為民。看樣子兩位想必是准備去吳州募款吧,在下與吳州首富‘擷繡坊’周東主乃是故交,在下之言,他總能聽從,若是他肯帶頭捐資,想必對兩位會有所幫助。這樣一來,兩位總不至于還要拒絕我的好意吧?”

那兩人溫言目中都是閃過喜色,那道士更是面紅耳赤地作揖道:“若是如此,貧道向公子致歉,公子有為國之心,貧道代大將軍多謝閣下慨然解囊。”

我笑道:“謝不謝的就算了,兩位若是看得起在下,還請過來一敘。”

這一次兩人都沒有拒絕,也不需跳板,都是輕身縱上畫舫,自有船夫去將小舟系在畫舫之後,我伸手肅客,將兩人請入前艙,自己隨後跟入,給呼延壽一個眼色,讓他回到後面去,免得他露出破綻。



精品文學網

上篇:第二十四章 金蟬脫殼     下篇:第二十六章 茶香留客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