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二十七章 還如一夢中  
   
第二十七章 還如一夢中

簡體版在網上已經有售,在網站搜索《一代軍師》即可。

——————————

還未睜開眼睛,丁銘便覺出異樣來,昏倒之時本在畫舫中,但是此刻卻覺得湖風輕拂,身上冰涼,耳邊就是湖水激蕩之聲,身下更有飄忽不定之感,他不敢輕動,先將身體調整到可以隨時出手的狀態,更是用六識去感受身邊的情形。但是除了湖水之聲,就只聽到不遠處傳來一個均勻平緩的呼吸聲,確定身邊並沒有危險的存在,他緩緩睜開眼睛。只見自己躺在原本的輕舟之上,對面縮在船尾酣睡的便是苦竹子,撐船的竹竿仍然在他手中橫握。而自己卻是伏在船頭,琵琶放在身邊,佩劍仍然系在身上。丁銘心中生出莫名的感覺,好像昨日並沒有人邀請自己兩人到畫舫上品茗,更沒有人和自己爭辯談論。自己兩人不過是在湖上睡了一夜罷了,那天籟一般的琴聲,香氣四溢的新茶,還有那優雅睿智的神秘云公子似乎都並未存在過,恍恍忽忽似是黃粱一夢。

他翻身坐起,忍不住舔舔干澀的嘴唇,卻覺得一陣刺痛,卻原來是不小心碰到了咬破的舌尖,雖然鮮血早已凝固,但是仍然有疼痛之感,直到此刻,他才相信昨日發生的一切並非是夢境。運起真氣,行功一周天,他能夠感覺到身上並無任何異樣,真氣如珠,流暢自如,更是沒有絲毫窒礙。而且他也絲毫沒有中了迷藥之後的頭昏腦漲,反而覺得神清氣爽,若非可能受了一夜寒風,伏地而睡的姿勢又不甚妥當,只怕就連腰酸背疼的感覺也不會有。他伸展一些有些麻漲的四肢,准備去叫醒苦竹子,卻有一物掉落在甲板上,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他仔細看去,卻是一塊晶瑩潤澤的白色玉佩。

丁銘下意識地拿起玉佩一看,只見玉佩正面是雕功精美的圖畫,繪的是云海茫茫中隱約矗立的仙山樓閣,而在玉佩背面,更有兩行鐵劃銀鉤的小字,“天意難問,機深慮遠”。丁銘心中一動,回憶起自己昏迷之前,聽到那云無蹤所念的兩句詩,反複吟詠數遍,丁銘心中突然一動,眼中放出光彩。云無蹤如此人物,豈能默默無名,想不到自己竟然有幸見到江南武林最神秘的天機閣主。

天機閣縱橫江南已經有十余年了,其勢力卻如冰山一角,令人永遠難以揣測它的深淺,也只有云無蹤這樣的人物,才配得上天機閣主的身份,而自己竟然有幸和這樣的神秘人物品茗清談,更得他承諾相助,丁銘心中激動難抑,只覺得天地間豁然開朗。對于云無蹤使用迷藥將自己制住,更是沒有一絲怨言,就是自己身為天機閣主,也必會如此做的,雖然揭示了身份,卻絕不會將自己的安全交給別人掌握。

這時苦竹子也已經醒了過來,他卻是不似丁銘那般生出錯覺,曾經身為秘諜的長處顯現出來,一睜開眼睛,他便森然道:“我們中了暗算了,丁兄。”

丁銘笑道:“何止是中了暗算,我們簡直是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呢?”

苦竹子一愣,丁銘說出這話時,面上卻是笑意盎然,完全沒有一絲怒意,他也是精明之人,目光一閃,便已落到了丁銘心中緊握的玉佩之上,丁銘將玉佩遞了過去,苦竹子目光閃動,不久,用略帶試探的語氣道:“莫非是天機閣中人?”

丁銘也是頗為佩服苦竹子的心思靈敏,道:“我想定是如此,那云無蹤十有八九就是天機閣主。”

苦竹子想了半晌,只覺得那云無蹤身上種種謎團都迎刃而解,既是天機閣主,能有這般豪奢享受更是理所當然。自稱非是世家出身,卻有著不亞于世家子弟的氣度,身邊有訓練有素的忠仆侍奉,又有氣度森然的高手護衛,能夠被“擷繡坊”周東主奉若上賓,曾經見過水晶龍璧,對其下落了如指掌,這種種令人難以揣度之處,只要認定這人是天機閣主,便都是理所當然之事。而且此人氣度見識,當世罕有能夠匹敵之人,卻又默默無聞,殊不可能,若是他是天機閣主,那麼若沒有這樣的本事,反而令人懷疑他的身份了。最重要的一點,云無蹤言談之中,對于時事了如指掌,卻對兩國之爭無甚興趣,不偏不倚,這也符合天機閣的形象,天機閣曆來不甚關心國家之爭,雖然表面上傾向南楚,但是對于大雍似乎也沒有過分的排拒。

想通之後,苦竹子脫口而出道:“這件事情應該告訴大將軍。”他這樣說卻是因為,早年他仍為秘諜之時,就曾經奉命探測天機閣之秘,畢竟天機閣巧奪天工的機關暗器,種種匪夷所思的奇妙構思設想,都是令人垂涎三尺的,就是南楚和大雍的軍方也不例外,可是十余年來,天機閣仍然時隱時現,縱然一時被人占了上風,損失了一些力量,但是接之而來的慘重報複,足以令任何人膽寒警惕。結果縱然有人發覺了天機閣的一些行蹤線索,或者是不敢打草驚蛇,或者是投鼠忌器,都不敢隨便出手,往往在極短時間之內,線索就會被人斬斷。事實上,在無法將天機閣勢力一網打盡之下,任何勢力也不敢對天機閣動手。更何況天機閣雖然實力強大,卻並不專橫,也沒有獨霸某種行業的野心,與之合作,能夠得到發展壯大的機會,與之為敵,卻是家破人亡的下場,這種情況下,還有多少人能夠鼓起勇氣和天機閣為敵。在南楚,天機閣就是這樣獨特的存在。

可是如今卻有機會將天機閣控制住,那從未露面的天機閣主居然露了真相,換了旁人或者沒有能力對付,但是若是陸燦,南楚軍方勢力最大的將領,卻有力量對付一個不再神秘的人。

但是苦竹子話一出口,丁銘卻斷然道:“這萬萬不行,一旦如此,只怕就有禍事了?”

苦竹子露出疑惑的神情,丁銘見狀歎道:“苦竹子,你畢竟出身世家,雖然現在成了江湖人,但是有些事情你還是看不穿,對于天機閣主這樣的人來說,自身安危是最重要的,他既然已經要求過我們不能說出他的事情,若是我們違背了他的意思,只怕他就會成為我們最大的仇敵,你也應該能夠看出來,他對大雍並無惡感,如果他一怒之下投了大雍,只怕對南楚來說便是雪上加霜。”

苦竹子反駁道:“可是天機閣一向不問身份來曆,昔年有幾份重要的兵械設計圖便被大雍方面的人購去,與其留下這樣一個難以控制的中間力量,不如將它牢牢控制在掌中。”

丁銘搖頭道:“苦竹道兄,小弟冒昧地問一句,是否昔年之事對你的打擊太重,以至于你不能清醒地認識當前的局勢呢?”

苦竹子仿佛被人當頭一棒,神情變得駭人,眼中冒出怒火,丁銘凜然道:“道兄當年死里逃生,卻被容淵以此理由逐出軍旅,這些年來,道長心結始終不去,我們這些朋友也不願意傷害你,可是今日小弟要問道兄一句,天機閣主能夠聲色不動地將你我迷昏,若是他下的是劇毒,你我豈不是早已喪命?天機閣主若是那麼好對付,又怎能縱橫江南多年。若是我所料不差,只怕他早已鴻飛冥冥,更是換了身份姓名,甚至相貌也未必還是這個模樣,否則他怎能多年來保持隱秘的身份。他若不防范你我會對他生出歹意,就不會用藥物將我們迷昏了。”

苦竹子的面色漸漸變得僵硬,昔年往事一幕幕從眼前閃過,最後浮現的是那個月光下容色如雪的少年,他頹然倒在船上,良久才疲憊地抬起頭道:“小丁,謝謝你點醒我,我當真是被心魔所困,是啊,天機閣是什麼樣的勢力,這種時候想要舍本逐末去對付它,豈不是自尋死路,不說別的,有了天機閣的策應,只怕吳越再無海防可言,吳越世家只怕倒有大半和天機閣有著生意上的往來呢。”

見他已經醒悟,而且用當日初見之時的口吻喚他,丁銘心中一寬,笑道:“我們這就去吳州吧,我想擷繡坊周東主應該已經有所准備了。”苦竹子爽朗的一笑,將心中煩惱拋去,拿起竹竿撐船准備向吳州而去,但是他卻突然慘叫起來。丁銘一驚,抬頭道:“怎麼了?”

苦竹子哭喪著臉道:“這些沒有天良的家伙,把我們丟在船上也就罷了,怎麼卻不將小舟系住,現在我們到底被湖水沖到了哪里,我卻是也不知道了?”

丁銘聞言,先是愣了一陣,繼而哈哈大笑起來,那笑聲中滿是愉悅之情,他心道,多半是那天機閣主故意而為,說不定就是懲罰苦竹子出言不遜。望向蒼天云際,眼前再次浮現出云無蹤的灑脫可親的形容,“天意難問,機深慮遠”,這雖是天機閣的來由,可是在那云無蹤眼中,卻恐怕真正的含義還是“天意從來高難問,相對陶然共忘機”吧。

“阿嚏”我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摸摸鼻子,莫非有人在背後罵我麼?不知道是姜海濤還是霍琮,他們兩個罵我倒是理所當然的,尤其是霍琮,不過十幾歲年紀,就被我丟到戰場上,說起來自己也覺得過意不去。或者是呼延壽,從昨天晚上他的臉色就不大好,這也難怪,除非是我到了雍軍大營,否則他的臉色絕對不會好看的。或者是小順子在腹誹我,從昨天晚上我不讓他殺人滅口之後,他就一直用冷冰冰的目光盯著我,如果不是我鄭重警告他不能瞞著我下手,只怕那兩人性命早就沒了,現在他只是瞪著我,這已經是很客氣了。

這時候,我乘坐的輕舟正向無錫駛去,昨夜,我在南楚的屬下全部到齊,就在震澤湖心之中密會,這也是我離開南楚之後唯一的一次,陳稹、寒無計自然在場,秘營弟子除了逾輪之外,也是全部到齊。早在今年年初,我便傳令陳稹、寒無計,讓他們安排這次會面,並特意說明了我會到場,當然時間和地點都故意含糊其詞,更是趁機考驗所有弟子的忠誠,這些事情他們本是駕輕就熟,全不需我費心提醒。結果也是令我欣慰,雖然這些年來幾乎難以見面,但是他們的忠誠卻是未減。

和眾人相見之後,我對接下來數年之內天機閣的宗旨策略給了明確的解釋,這便是我一定要留在震澤湖數日的原因。雖然天機閣是我一手締造,秘營更是我最可靠的力量,可是久離必疏,又是大戰在即,我不能忽視任何微妙的因素,只有用自己的雙眼確定他們的心意,當面說服他們接受我的決定,我才能確保可以如臂使指地控制天機閣,既能夠對我有所助力,又不會損害到天機閣的根基。今後數年,兩國之間必然是勢成水火,消息往來將變得非常艱難,為了安全起見,我將無法像從前一樣給他們詳細的指令。所以這一次見面,我一定要他們明白我的用意,而這些事情,光用信件是說不清楚的,所以我才要親自前來。

在我的決定下,天機閣在大雍和南楚相爭其間,將要維持中立,甚至可以稍微偏向南楚一些,並不需要他們給大雍提供什麼情報,更不用他們做內鬼里應外合,就連原本准備讓他們挑動吳越世家支持陸燦組建義軍這件事情,現在也有了接手之人,他們只需推波助瀾就可以了。等到大雍步步推進的時候,他們只需主動一些合作即可。

這樣的決定令陳稹和白義他們都十分驚奇,甚至白義猶豫之後,委婉地說明他們並不介意楚人身份的問題,他們只忠于我一人,但是他們的心意我雖然感動,卻不會改變我的決定。

這樣的決定,不是因為懷疑他們的忠誠,雖然他們幾乎都是南楚人,可是卻幾乎沒有得到過朝廷鄉梓的善待,當初我從孤兒之中選拔秘營弟子,就是不希望他們有太多牽絆。這些年來,他們也沒有因為我投了大雍有所不滿,始終忠心耿耿地為我效命,所以我並不會認為他們會因為故國而生出叛逆之心。但是,即使這些弟子並沒有什麼想法,我卻不能不顧及到天機閣的局限之處。

無論如何,天機閣的根基還是在南楚,若說和敵國有些生意往來,或者想做些不利于朝廷的事情,這對一個神秘莫測的組織來說都是理所當然的,就是和大雍關系密切一些,對于以利益為重的商賈來說也沒有什麼特別。可是,如果我想讓天機閣全力和雍軍合作,這就會導致天機閣根基的浮動。天機閣能夠神出鬼沒,是因為產業眾多,盟友遍及江南,可是這些產業中的掌櫃、伙計多半都是楚人,那些盟友也多半是楚人。天機閣弟子可以不顧慮南楚故國,可是那些楚人卻不能不顧慮,他們可能會在雍軍面前屈膝,卻還不會鐵了心投效敵國。與其令天機閣後院起火,還不如讓他們繼續在天機閣控制之下,這樣也比較容易誘導他們接受大雍的統治。如果弄得天機閣煙消云散,聲名掃地,就像錦繡盟一樣,我可舍不得,天機閣的產業可是我這些屬下弟子安身立命之處,無謂的損失可會令我心痛的。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超出本分的事情不能做,收集情報,收買敵國重臣將領這些都是司聞曹的職責,我若插手,豈不是越權行事,我可沒有打算和司聞曹爭功。就像當初錦繡盟的事情,現在想來,我卻是有些多事了,監察官員是明鑒司的事情,我卻讓錦繡盟去多事,雖然結果不錯,但是若是因此引起了李贄的不滿,可就得不償失了。而且錦繡盟的事情夏侯沅峰替我背了黑鍋,這次若是天機閣成為眾矢之的,難不成司聞曹會替我背黑鍋麼?想來想去,天機閣還是安穩一些好,不顯山不露水才是真正的贏家。

正在我浮想聯翩的時候,一個藍衫青年走入艙中,恭恭敬敬地稟道:“公子,無錫飛鴿傳書到,一切已經准備妥當,只等公子一到,就可上路。”

我醒過神來,笑道:“山子你在機關暗器上的成就已經不在我之下,這次更是親自出手,我自然是放心的,斷不會誤了我的行程,也不會露了破綻,不過上船的時候還是要安排一下,既要避人耳目,又不能讓人疑心。”

那藍衫青年眼中閃過驚喜,對于我的贊賞十分激動,不過接受過的教誨卻讓他強行抑制心情的波動,應諾告退,臨去之時,目光在呼延壽身上一掃而過。

一直在旁邊沉默不語的呼延壽心中一歎,這藍衫青年相貌沉靜冷肅,武功顯然不弱,見他氣度言語,也是出類拔萃,聽侯爺對他的稱呼,想來也是八駿之屬。昨夜天機閣之會,至今想來也是如夢如幻,他雖然沒有資格出席,可是卻也冷眼旁觀到秘營弟子出入。今日想來,仍是贊歎不已,江南之地,果然是地靈人傑,群英薈萃,若是南楚國主也是明君,能夠舉賢任能,大雍根本沒有取勝的可能。

舟行兩日,終于到了無錫一處隱秘的船塢,走出船艙,我望著裝滿糧食的那艘特制貨船,心中生出惆悵的感覺,上了此船,就意味著這短短的逍遙時光已經逝去,好夢由來容易醒,唉!

上篇:第二十六章 茶香留客飲     下篇:第二十八章 樂在相知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