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二十九章 吳鉤霜雪明  
   
第二十九章 吳鉤霜雪明

隆盛八年二月二十六日,正是風和日麗的好天氣,立在鎮淮樓上,站在窗前俯瞰城下風景,裴云看似平靜的面容下面隱藏著一絲煩悶,淮東戰場失利,雖然占著楚州、泗州,也不能讓他心中好過一些。偏偏這一次他奉了旨意,只在淮東牽制楚軍,不能趁著陸燦陷在吳越主動出擊,更是令他氣悶。想到襄陽烽煙彌漫,長孫冀的南陽大營已經增兵至三十萬,自己卻未得到兵力補充,現在徐州大營尚不足十萬兵力,想要發起一次大的軍事行動都沒有多少余力,這怎能不讓他氣悶呢。

另一件讓他氣悶的事情便是新任楚州郡守羅景。當初他原本准備等到局勢穩定之後就將顧元雍撤換,免得根基不穩。誰知這顧元雍從前在駱婁真掌控楚州的時候有心無力,處理政務每有疏漏,可是自從投了大雍之後,居然如有神助,將楚州政務打點的頭頭是道,當初裴云從揚州敗退,能夠穩守楚州、泗州一線,實在是多有仰仗顧元雍的助力。裴云原本是賞罰公正的人,見顧元雍十分得力,就有心讓他繼續留任,可是這時候朝廷卻已經派來了羅景擔任楚州郡守,雖然不甚甘心,可是這也是說得過去的,畢竟楚州的位置很是重要。可是那羅景雖然能力出眾,性情卻甚是桀驁,治理楚州的手段雷厲風行,惹得楚州百姓怨聲載道,若是換了別處,裴云也不會和他作對,只是楚州乃是前線重鎮,又是新降,需要安撫才是,所以曾向羅景暗示。可是這新任郡守自恃才高,卻不肯稍做讓步。若是換了別人,裴云多半先給他一頓軍棍,然後將他趕回去,畢竟楚州仍是軍鎮,需受裴云管轄。可是這郡守後台極硬,乃是當今皇後內兄高融的愛婿,高融乃是雍帝重臣,曾有幽州輔佐太子李駿的功勞,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極高。裴云雖然不懼高融,但是他現在乃是敗軍之將,自然不想輕易得罪了高融,只是這樣文武不和,如何能夠全力進逼淮東呢?這樣的煩惱之事怎不讓裴云心中氣悶。

裴云站在那里靜默不語,立在他身後的顧元雍卻是心平氣和。作為一個降臣,他早已經有了充分的准備,至于家族的安危,他卻並不擔心,衡陽顧氏世代傳承,斷不會因為一個不肖子弟而滅族,現在他只需擔心自己的身家性命即可。他是一個識時務的人,從前他是南楚世家子弟,便悉心讀書,考取功名,為家族取得榮耀,為官楚州,立于虎狼之策,他就明哲保身,縱然為了楚州軍民和駱婁真相爭,也是控制在駱婁真可以忍耐的范圍之內,更是著意結好楚州大營的軍官,留下求救求情的後路。雍軍攻下楚州,他便黯然投降,裴云委他重任,他便盡心盡力去做,如今免去他的官職,他也沒有什麼憂慮,只是籌劃著是尋機回鄉,還是繼續等候雍廷的任命。在顧元雍心目中,他自認只是庸碌之輩,無力與強權相爭,只要不過分侵犯他的利益,做雍臣還是楚臣倒也沒有什麼不同。當然若是現在南楚反攻回來,他可不會立刻就投降回去,畢竟好馬還不吃回頭草呢,只是若是大雍有人迫他做些喪心病狂之事,例如讓他說降族人投雍,里應外合對付南楚,這他也是絕對不肯做的。顧元雍本就是這樣的人,所以,裴云有意留他在楚州,他也就順理成章地留了下來,施施然跟在裴云身邊行走,而那新任郡守自然不知道,他許多不合楚州民情的律令,都是在這人示意下,指令楚州官員陽奉陰違,瞞上欺下,才沒有挑起變亂的。

裴云立了許久,終于無奈地搖頭道:“罷了,不想這許多煩心事,顧大人,我們換身衣服,出去走一走,散散心也是好的。”顧元雍聞言笑道:“將軍平日軍務繁忙,對這楚州城只是走馬觀花罷了,今日既想散心,就由元雍做陪,觀賞一下淮安風光。”裴云微笑點頭,回頭看了一眼杜凌峰,道:“今日出去只是閑游,不許你隨便惹事。”杜凌峰連忙應是,面上卻是一紅,他生性好斗,總是喜歡惹是生非,若不是這個緣故,也不會至今不肯正式進入軍旅。

裴云雖然想出去散散心,但是畢竟三人過于顯眼,裴云今年雖然已經三十四歲,可是自幼修習佛門心法,內力精深,使得他看上去還不到三旬年紀,加上相貌氣度都是人中之龍,就是穿了便裝也是人人矚目,更何況往來遇到的巡視軍士見到他都不免行禮,而顧元雍本是楚州郡守,更是無人不識,杜凌峰無事就在城中閑逛,認得他的人也是極多,眾目睽睽之下,想要游玩也無法盡興。裴云自嘲的一笑,目光閃出,看到街旁有一座小酒樓倒還清雅,便舉步向內走去。

那酒樓的伙計幾乎是跌跌撞撞地向內肅客,掌櫃的三步兩步就奔到近前,低頭哈腰,迎了三人上樓,這樓上只有六七付座頭,臨窗的三付座頭都用屏風隔開,外面掛著淡黃的竹簾,倒是清雅別致。顧元雍雖然在楚州多年,可是這座小酒樓卻沒有來過,如今一看的倒是覺得頗有遺珠之憾。三人坐了下來,要了些酒菜,便飲酒閑聊起來。裴云推開窗子向下看去,街上人來人往,比起鎮淮樓下生人勿近的冷落自然有趣多了,越發覺得微服出來卻是對了。

這時,掌櫃又引了幾個客人上樓來,那掌櫃本想今日樓上不招待客人,但是杜凌峰聰明得很,知道裴云今日出來乃是散心,就是多些人氣才會高興,所以早已警告過掌櫃不要泄露樓上有貴客,讓他照常對待。那掌櫃雖然不敢不依,但是卻也留了小心,帶到樓上的客人也是先揣測一下有無妨礙。今次的客人共有六人,明顯是遠道出行,頗有身份的人物,所以他才放心地將人請上樓來,其中兩人徑自走向裴云左手的座頭,另外四人卻是在外面樓梯旁邊擇了座位,顯然是主從分明。掌櫃剛要轉身下樓,只見兩個俊逸書生正在上樓,這兩人相貌相似,只是一個高些,一個矮些,差著一兩歲年紀。一看之下,這掌櫃心中大驚,這兩人乃是兄弟,兄長周明,弟弟周晦,素來都在他樓上飲酒,周明為人最是狂放不羈,一向都有些悖逆的話語,平日倒也罷了,無人告密外傳,今日樓上卻有貴客在。想到此處,那掌櫃剛要上前阻攔,誰知周明已經大笑道:“老杜,你上次說青梅酒今日就可以開壇了,我們兄弟特意前來痛飲幾杯。”

那掌櫃心中一歎,知道已經來不及阻止了,只得含含糊糊地道:“那青梅酒又酸又澀,也只有你們兄弟喜歡。”

周明聞言又是大笑,那周晦卻只是微微一笑,周明道:“這青梅酒乃是老杜你用夏日摘取的七分熟的野生青梅混合寒冬冰雪所釀,味道雖然酸澀,卻是別有一種風味,豈是俗人可以領會,豈止我們兄弟喜歡,文浦也是最愛此酒,只不過今日他卻不能來了。”說到最後,語聲卻是有些唏噓。

掌櫃又是心中一驚,連忙岔開話題道:“不是還有兩位公子來品酒了麼,小人這就去取酒,兩位公子請先坐坐。”說罷,他便湊到兩人身邊正要低語,耳中卻是傳來一聲冷哼,他身子一顫,察覺到從竹簾之後透出冷厲的目光,只得下樓去了。臨去之時悄悄回頭,卻見周氏兄弟毫無所覺,似乎那一聲冷哼並未聽見,心中覺得古怪,卻也只能黯然傷神。這時簾內的裴云卻是淡淡一笑,便是他傳音警示那掌櫃,但是心中也生出憂慮,想到楚州百姓對大雍的抵觸之心有增無減,不由輕歎。

那周氏兄弟徑自走入臨窗最右面的座頭,似是熟門熟路,那周明一邊走一邊對弟弟說道:“前年你我送青浦兄遠走高飛的時候,曾經有約,今日在此重逢,共飲老杜新釀的青梅酒,只可惜如今楚州已屬大雍,往來道路斷絕,青浦兄今日定是要失約了。”

周晦道:“這也難怪,楚州已經不屬南楚,青浦兄雖然是千金一諾之人,卻也只能望青梅而生歎,有家難回,有國難奔了。”

周明笑道:“其實這也未必,青浦兄文武雙全,一向有心為國效力,只是看不慣朝廷昏庸,所以才浪跡萍蹤,無心仕途,不過如今淮東由陸大將軍主事,說不定青浦兄就在揚州、廣陵呢,雖然兩軍對峙,但若他有心,憑他的本事也未必不能回來。而且青浦兄從無失諾之事,所以我今日才要在此等候,否則若是他冒險回來,我們兄弟卻躲在家里不敢出頭,豈不是愧對良朋。”

周晦卻道:“兄長慎言才是,以小弟看來,青浦兄還是不來為好,他視華先生如父,若是得知噩耗,必然不肯罷休,但是那羅賊乃是楚州郡守,手握重權,青浦兄若是有意尋仇,只怕反而誤了他的性命。”周明聞言也是長歎不已。

裴云本沒有理會樓上其他的酒客,但周氏兄弟又沒有刻意放低聲音,所以他聽得一清二楚,回頭看了顧元雍一眼,眼中流露出疑問。顧元雍也聽見了兩兄弟的話語,心中正為他們擔憂,看了裴云一眼,躊躇難言,倒是杜凌峰低聲道:“這兩人將軍想是忘記了,年前我軍敗于瓜州渡,那周明寫了詩文譏諷將軍,還當眾說陸燦必能奪回楚州,本來這樣狂生理應問斬,只是師叔卻沒有在意,只是讓顧大人管束他們。羅大人上任之後,和城內的士子寒生多有爭端,更是派人監視這些人,一旦有不妥言語,便要下獄問罪,現在城中士子多半閉門不出,以避災禍。只怕現在樓下就有羅大人的暗探呢。至于他們所說的華先生想是城中名士華玄,至于那個青浦兄,想是兩年前因為打傷駱婁真麾下軍士而出走的楚州才子莊青浦,莊青浦乃是楚州士子的領袖人物,和周氏兄弟相交莫逆。”

裴云這才想起那件事來,只是淡淡一笑,對于這些狂生文士的攻訐,他從來不放在心上,只要大雍節節取勝,時日一久,這些人自然不會再胡言亂語。倒是那個華玄的事情很是麻煩,那人學問精深,城中儒士十之六七都在他門下稱弟子,自雍軍入城後華軒就閉門不出,羅景有意迫他入仕以收士子之心,卻被他嚴拒,羅章人一怒之下將他關入了大牢,還是顧元雍親向裴云求情,裴云下了一道手令令羅景放人,這才令那老先生脫了囹圄之災,結果華玄年老體弱,在獄中又受了凌辱,出獄不到半月就病故了,若非顧元雍從中調停,裴云又及時增派軍士坐鎮,到華家祭靈的楚州士子們差點鬧出事情來,羅景事後還上書彈劾裴云縱容輕慢,令裴云差點氣暈,但是裴云生性沉穩,雖然已經怒極,卻不顯露出來,只是上了一道折子自辯。想到羅景這般強勢壓制,豈不是更加容易惹出是非,一旦亂了民心,自己如何穩守楚州呢?想到此處,裴云心中越發惆悵,心道,若那莊青浦果然來了,就將他帶回營中去,免得他向羅景尋仇,可惜了一個人才,微微搖頭,裴云又向窗外望去。

顧元雍卻是暗暗皺起眉頭,莊青浦乃是江淮名士,性情義烈,文采過人,又擅劍術,乃是楚州難得的佳子弟,他父母都已亡故,族中乏人,若非華玄愛他資質,收到家中照顧,恐怕難以成人,他若知道華玄死訊,只怕真會向羅景尋仇。莊青浦在楚州士子中聲望極高,若是他一呼百應,掀起變亂,豈不是天大的麻煩。他不知裴云心意,更是擔心莊青浦今日會冒險而來,苦苦想著如何可以引走裴云,或者想法子私會莊青浦,勸服他不要鬧事。但是見到裴云在那里飲酒賞景,全無起身之意,他又不敢露出形跡,更不敢暗示周氏兄弟,心中越發焦急起來。

這時候,掌櫃已經抱了一個小酒壇上來,一打開酒壇上面的泥封,便溢出酒香縷縷,香氣中已經帶著孤絕之意。周明倒了一盞淡青酒液,輕啜一口,朗聲道:“曉霧鎖秦樓,又添離愁。臨風把盞傾金甌。陽關唱遍也難留,此恨悠悠。”反複吟詠數遍,聲音滿是惆悵。

裴云聽得微微皺眉,他雖然不甚通詩詞,也知道這應是一首《浪淘沙》的上半闕,那周明既是才子,怎會續不出後面半闕。

這時,卻從樓梯上傳來一個清朗孤傲的聲音續道:“青梅擷滿袖,疏疏雪片。經年釀作杜家酒。飲罷孤寒立輕舟,一醉方休。”

周明和周晦兩人都是驚喜交加,周明更是沖出竹簾,望向樓梯,失聲問道:“青浦兄,竟是你回來了麼?”

裴云心中一震,想不到這莊青浦果然來了,姑且不論他如何穿越城關,但是此人重諾守信之處,已經令人驚歎。裴云從簾內向外望去,只見周明和一個書生把臂對視,周明竟是滿面眼淚,顯然十分激動。那白衣書生也是頗為激動,但是神色間卻有一種冷靜決然的意味。裴云仔細望去,只見那書生劍眉星目,風姿飄逸,猶如臨風玉樹,當真是貌如子都,風標絕世,只是周身上下都籠罩著孤傲清絕之意,少了幾分親切意味。那書生一身白衣如雪,寬袍綬帶,大袖飄飄,腰間懸著三尺青鋒,非是那種輕飄飄突具華麗外表的飾劍,而是古樸沉凝的黑鞘黑柄的長劍。可見這書生竟真是文武雙全的俊傑。

裴云心中驚歎,目光一掃,落到了那書生面上,只見那書生雖然神光未減,但是面色蒼白,印堂有一道黑影,太陽穴上更是隱隱有著暗紅印跡,裴云心中一顫,不由黯然輕歎道:“可惜,可惜!”

豈知從左側座頭之內,也傳來一個清雅的聲音道:“可惜如此人才。”

裴云心中一動,目光向左側望去,隔著屏風,看不到那邊客人的相貌,但是那語聲有些熟悉,一時之間卻想不起來是何人。杜凌峰見他神色,便知究竟,在他耳邊低聲道:“那四個人和他們一起來的。”說罷伸手輕指,裴云望去,卻是四個青年坐在那里低頭進食,裴云只是一眼,便看出這四人氣度沉凝,目中神光隱隱,身姿筆挺,衣履看似平常,兵刃也都用布裹住,像是尋常富商護衛模樣,可是現在楚州境內哪里還會有尋常客商出沒,何況這四人一見便知是身手不凡。越看越是覺得古怪,裴云不由劍眉微皺,現在楚州關防極嚴,這樣的人物在楚州出現,為何自己沒有得到稟報呢?

這時,那白衣書生的目光也掃視了樓上的酒客一周,淡淡一笑,隨著周氏兄弟走入座頭,道:“當年分別之時我寫的詞你還記得這樣清楚,看來今日我若不來,你一定會罵死我了。快倒酒來,我等著今日已經許久,這些年飄零江湖,最盼的就是老杜的青梅酒,如今得償夙願,便是立刻死了也是不枉此生。”

周明心中皆是狂喜,只道他狂放,連忙取了一個大酒盞,倒了滿滿一杯青梅酒遞上,那白衣書生一飲而盡,原本蒼白的面色也多了些血色。周明喜道:“青浦兄還是這樣爽快,老杜一年只釀十壇百斤青梅酒,這一次我已經全部買下,你我兄弟來個一醉方休,盡述離情別緒,待到酒醒之後,不論青浦兄如何吩咐,小弟都是欣然遵命。”他不便問友人是否已經得知恩師死訊,所以這樣隱晦道來。卻聽的隔著屏風的顧元雍心焦如焚,恨不得高呼示警。

那白衣書生卻是一笑,道:“為兄可沒有事情相求,今日前來只是為了昔日諾言和這青梅酒罷了。”說罷取過席上酒壺,自斟一杯飲了,酒色染上面容,越發顯得飄逸風流。周明猶豫了一下,欲言又止,終是不願出口相問友人是否已經得知華玄死訊。

這時,淡黃竹簾被人挑起,走進來兩個青衣人,前面的那人灰發霜鬢,相貌儒雅俊秀,氣度從容灑脫,後面的那人似是仆從身份,低首跟隨。周明一愣,見那人形容陌生,神韻奇秀,若是從前,見了這等人物,他自然是著意結交,可是想到楚州已是大雍所屬,雖然這人看上去頗有楚人風姿,但必是雍人無疑,因此怒道:“閣下為何擅自闖席,未免太過無禮。”

那人目光一閃,道:“我聞三位盛贊青梅酒,也想嘗嘗這清絕孤寒之酒,若是諸位願意,在下願以此物交換一壇新酒,不知三位意下如何?”

說罷張開右手,手心中是一粒龍眼般大的蠟丸,周明正要相問,那人已經捏碎蠟丸,露出一粒紅如火焰的丹藥,廂房中立刻溢滿香氣,周明只是聞到那香氣便覺得神清氣爽。讀書人有言,不為良相,便為良醫,他雖然醫術平平,卻也知道這是極好的續命丹藥,只是自己三人似乎用不上,正在猶豫的時候,莊青浦已經冷冷道:“多謝閣下,一壇青梅酒換取這粒藥丸,未免太不值得了,閣下若愛此酒,我令掌櫃送去一壇就是。”周明心中茫然,卻下意識地喚掌櫃取酒,不多時,杜掌櫃果然另外提了一壇青梅酒送來。

那青衣人輕輕一歎,道:“是我太多事了,早片刻,晚片刻卻也沒有多少分別。”說罷用力一捏,那粒藥丸變成粉碎,廂房中香氣大盛,紅色藥粉飄落地上,那青衣人取出絲絹,拭去手中藥粉,轉身走了出去。周明心中一驚,覺得萬分可惜,那藥丸必是救命良藥,卻化成灰燼墜落塵埃。一眼望去,無意中卻見到那青衣人右手之上戴著一枚玉指環。指環本是女子飾物,男子戴來略顯輕薄,那青衣人氣度不凡,卻如何有這脂粉氣,周明心中生出輕慢,目光中露出不屑之色。孰料那青衣仆人此時方要出去,一眼看到周明神情,目中閃過一絲寒芒,冷冷看了周明一眼,向外走去。這一舉動,周明沒有留意,卻被坐在邊上的周晦看到。那青衣仆從看上去二十多歲模樣,相貌清秀白皙,只是一雙眸子竟似寒泉一般幽深清冷,周晦心中一驚,生出不安的感覺。

此時的裴云卻是愣愣地坐在椅子上,心中溢滿驚喜,卻又不敢相信眼前所見竟是真情,只是透過竹簾看到那兩人面容,已經令他心中巨震,再聽了幾句話,越發確定自己的判斷,恨不得立刻出去相見,只是想到自己若是一出去,只怕驚動樓上眾人,反而不敢輕動,只是卻坐立不安,深怕輕慢了那人。這時耳中傳來冰寒的聲音道:“公子請將軍暫且不要過來相見。”裴云心中一寬,這才平心靜氣下來,心思潮湧,想著如何利用這一機緣,擺脫自己的為難窘境。

這時,那莊青浦也似是覺察出了酒樓上面的氣氛有異,起身笑道道:“酒已飲過,人已會過,我這就要走了。”周明驚道:“青浦兄難得回來,如何這就要走?”莊青浦眼中露出不舍之意,神色間有些礙難。

周晦卻是已經看出一些不祥的征兆,起身一揖道:“青浦兄若有什麼難處,還請言來,在下兄弟縱然粉身碎骨,也不負所托。”

莊青浦知道周晦素來細心,便笑道:“哪里還有什麼事情,只是希望沒有連累了兩位才好。”說罷起身一揖,然後舉步向外走去,周明起身欲攔,莊青浦卻已走到了樓梯口,正要舉步下樓。周明想要喊他,周晦卻拉住他輕輕搖頭。周明也是聰明人,突然心中明了,脫口而出道:“莫非青浦兄已經去過華家了?”周晦還沒有回答,耳中傳來呼喊奔逃之聲,周晦顧不得向兄長解釋,已經撲到窗前。

街道上兩側煙塵滾滾,楚州雍軍鐵甲在煙塵中曆曆可見,已經將四面八方都封鎖起來,街上的百姓四散奔逃,一個錦衣大漢帶著百余身穿灰色衣甲的衛軍沖了進來,指著街道兩旁的宅院道:“有人看見那刺客在這里出現過,必然已經逃到兩側的宅院店鋪里面了,你們給我挨家進去搜查,若有反抗殺無赦。”

周明此刻也憑窗向樓下望去,他認得那錦衣大漢乃是楚州衛軍校尉高秉。按照大雍軍制,各州郡都有衛軍編制,戰力較弱,兵源主要來自被裁撤下的軍士,平日協助郡守維護地方安靖,楚州衛軍編制有三千人,只不過現在楚州乃是淮南節度使裴云鎮守,所以編制不滿,只有一千二百人。那高秉乃是國舅高融的族人,在此任衛軍校尉,其意不問可明,此人一向都是楚州郡守羅景的親信爪牙,周明對其恨之入骨。心道他來捕捉什麼刺客,莫非有人刺殺羅景麼?他素來思維敏捷,立刻就聯想到莊青浦方才的言詞,聽他語氣,竟是心事已了,再無牽掛,想必那羅景必然已經授首,而且下手之人正是莊青浦。想通這一點,周明只覺得如墜冰窟,心中絲毫惡人受報的喜悅,也無心去想莊青浦如何有法子刺殺了堂堂的一位郡守,只是想到莊青浦就在樓下還未出門,這團團重圍之中,莊青浦如何逃得出去?

樓下的高秉也是渾身冰冷,想起一個時辰之前的事情,仍然覺得恍如夢中。當時突然有一書生前來求見,說能夠勸服楚州士子出仕雍廷,羅景自是欣喜,因為華玄之事,他陷入十分被動的局面,雖然他借著彈劾裴云暫時避開了風頭,但是一旦朝廷得知此事真相,前途只怕盡毀,所以羅景急急召見。那書生入見之時腰懸長劍,除此之外並無暗藏兵刃,羅景和高秉都只道這是士子習氣,並未介意,但是為了安全起見,仍是讓他解劍入內。

來求見的書生自稱莊青浦,乃是華玄門生,這個名字羅景聽過,知道這人在楚州士子中名聲不小,雖然鄙夷此人忘恩負義,不顧恩師之死,前來投靠,但是羅景也知若有此人相助,籠絡楚州士子的大事十有八九可成。所以對那莊青浦十分禮遇。莊青浦侃侃而談,他對楚州名士了如指掌,談及如何籠絡這些人更是頭頭是道,羅景聽得興起,不再疑心。羅景雖然驕橫,但是才學也是不淺,否則也不能做到郡守,見莊青浦才學氣度都十分出眾,也有心招攬,便和他詳談起來,一談之下,更覺投機,談到酣處,莊青浦起而作劍舞,折柳為劍,長歌當哭,其中有“何言中路遭棄捐,零落飄淪古獄邊。雖複沉埋無所用,猶能夜夜氣沖天。(注1)”之句。羅景見他狂放風流,更無疑心,笑曰劍舞不可無劍,乃令人取來莊青浦的佩劍。

莊青浦接劍之後,再作劍舞,果然是劍如流虹,寒芒若霜雪。劍舞之後,羅景上前致意,卻被莊青浦暴起行刺,高秉救之不及,只能圍魏救趙,一掌擊向莊青浦後心要害,只盼莊青浦避讓一下,這樣便不能一舉殺死羅景,莊青浦的劍術雖然絢麗,卻並非一流身手,只需有一線空隙,高秉便有信心救下羅景。誰知莊青浦也自知機會不再,竟然甘受一掌,一劍穿心,取了羅景性命,然後向外逃去。高秉本來自信這一掌可以擊碎刺客心脈,可是莊青浦居然還有余力逃走,再加上羅景身死的沖擊,高秉愣了片刻,等他清醒過來,熟知郡守府地形的莊青浦已經無影無蹤。

高秉氣怒攻心,令衛軍追緝,更是令人向裴云求援,調動軍隊,封閉所有街道,緝拿刺客。高秉不是庸才,城中雍軍雖然不受高秉指揮,可是也知捉拿刺殺郡守的刺客關系重大,通力合作,雖然楚州百姓都是不甚合作,卻仍然發覺了莊青浦的行蹤,確定他就在這條街道的范圍之內。那些雍軍尚未得到將令,便封鎖住四面通路,讓高秉自行帶著衛軍進去搜捕。而高秉想到無法向國舅高融交待,心中戾氣上升,一進來便下令衛軍強行搜查,一時間街道兩邊的屋舍都是人仰馬翻,哭叫連天,更是不時傳來衛軍鞭打百姓的暴戾喝罵之聲。

周明急得團團亂轉,他既不想莊青浦被捉住,又不忍見百姓受到牽連,再說雍軍定會上樓搜查,如果得知莊青浦曾經來過,必定受到株連,他雖然膽氣豪壯,但是想到楚州郡守遇刺身死的嚴重性,再想到昔日裴云攻楚州時候的殺戮鮮血,心中也是寒氣直冒,卻是無可奈何,不知如何應對。

樓下的莊青浦神色黯然,他自然知道情勢的嚴重,他未回楚州之前便已經知道恩師身死的噩耗,雖然他在楚州的人脈讓他混入了城池,又讓他未見羅景之前已經知道他的性情,設下了行刺之計,而且一舉功成,甚至逃出郡守府之後,還有法子換下血衣離開險地。可是他也知道自己是絕沒有機會再混出城去的,出城的盤查本就十分嚴厲,而且行刺之後,雍軍必然封城。更何況他若一走,雍軍惱怒之下,必會大索全城,連累無辜,所以他本就無意逃走,更何況他還有難言之隱。如今遲遲不出去,不過是不願落入高秉手中,在死前還要受辱罷了。這時,幾個衛軍已經沖入酒樓,其中一人一眼便看到站在門口的莊青浦,高聲喝道:“刺客在此。”

莊青浦微微一歎,舉步向外走去,那幾個衛軍正欲上前將他緝拿,但是見他氣度從容,竟是一愣,讓他走到了街道上,幾人怔了一下,執刀跟出,攔住莊青浦的退路。

莊青浦毫不在意,站在道中,高聲道:“莊青浦在此,爾等何需擾民。”

高秉一見大喜,他一眼認出莊青浦,厲聲道:“將他拿下,本校尉要將他碎尸萬段。”想到前程可能盡數毀在這人手里,他當真是切齒痛恨。莊青浦冷冷一笑,寶劍出鞘,寒光一閃,迫退幾個上來擒拿的衛軍,道:“若想擒我,你就親自上來吧,這些軍士奉命行事,我還沒有殺他們的興趣。”

高秉大怒,上前一步,正欲親自出手,心中決意要將這莊青浦狠狠折辱,這時卻聽有人高聲喝道:“且慢。”高秉回頭看去,只見隸屬裴云白衣營的衛平立在街口高聲喝止,衛平常常奉命和高秉打交道,高秉自然認得他。見他阻止,高秉心中微怒,正要訐問,卻見衛平一揮手,精悍的雍軍軍士四面湧來,迅速控制住四周,強弓利箭,刀槍如林。

高秉聞言怒道:“此人行刺羅大人,理應交給我衛軍處置。”

衛平高聲道:“現在兩軍對峙,此人突如其來,刺殺郡守,我懷疑此人乃是楚軍秘諜,需要交由將軍處置,刺客聽著,你若束手就擒,無所隱瞞,我必向將軍求情,給你一個痛快,還不放下兵刃,立刻投降。”衛平得知此事之後,他擔心羅景之死會牽連裴云,所以決定將刺客控制在手中,便匆匆趕來,卻不知道裴云就在旁邊的一家小酒樓之中。

莊青浦聞言卻是哈哈大笑,雖然是肆意歡笑,卻是不減俊逸風流,片刻,他止住笑聲,道:“莊某本是尋常書生,雖有報國之志,卻無青云之徑,當日因為得罪那駱婁真被迫出走,昨日歸來卻得知恩師死在那羅景手上,且不論國仇,恩師教養我成人,我尚未膝前盡孝,卻見恩師靈柩,今日行刺乃是我一人之事,無關他人,莊某今日唯死而已,萬萬不會落入你等手中。”

衛平一皺眉,道:“有我在此,你想死也不容易。” 說罷一揮手,人群中走出兩個白衣營勇士,一人提著紅纓槍,一人背上乃是寶刀,兩人左右逼近,莊青浦擎劍微笑,兩人正欲上前動手,卻聽旁邊酒樓上有人朗聲道:“下去吧,堂堂白衣營勇士,對著一個將死之人,何需如此多事,莊青浦,裴某念在你為師報仇,孝義雙全,今日不為難你,你去吧,本將軍保證不會隨意株連。”

莊青浦聞言一驚,抬頭望去,只見自己方才下來的酒樓之上,中間的那扇窗前,站了一個黑衣青年,氣度沉靜從容,俊朗英武,一見便覺心中折服,他離開郡守府的時候,心脈已經盡斷,不過他劍術雖然不精,內功心法卻有獨到之處,尚能憑著意志和秘傳心法支撐罷了,只需心神一泄,便會立刻死去。他心中念念不忘當日之約,所以臨死之前也要來喝一杯青梅酒,又擔心親故受自己牽連,所以不肯舍生而去。

方才那青衣人送藥給他,就是看出他傷重將死,雖然聞到那良藥香氣,也覺精神一震,但是莊青浦自知無藥可救,也不想平白欠下人情,所以不肯接受。卻是想不到裴云也在酒樓之上,更是想不到這位裴將軍也是一眼看出他傷重將死,不愧是少林嫡傳弟子。

原本為了羅景之事,他對大雍深惡痛絕,但是看到裴云這樣氣度心胸,卻也心服口服,這些白衣營武士的厲害之處他自然可以看出來,出動兩人不過是不讓他有自殺的機會罷了,若非他已經命懸一線,真的動起手來,只怕他臨死之前還要受辱。若非心中仍有牽掛,放心不下親朋故舊,也不會忍死相持,如今聽到裴云無意株連,心中一寬,心旌搖動,只覺四肢無力,竟是再也難以行走。他仰頭高聲道:“多謝裴將軍海量寬宏,不罪無辜。”言罷,雙目微闔,卻是立住不動。衛平上前一看,仰頭道:“將軍,他已死了。”

街上雍軍和楚州百姓都是動容,尤其是那些百姓,素來知道莊青浦的聲名,更有人跪下磕頭,低聲祝禱。裴云一歎,從樓上縱到街心,負手看了莊青浦遺體片刻,躬身一揖道:“裴某從無虛言,絕不會因一人之事為難楚州父老。”聲音方落,莊青浦尸身已經墜落塵埃。

裴云微微一歎,看也不看高秉一眼,對衛平道:“立刻傳我將令,封閉城門,全城戒嚴,擅自行走者以奸細罪名處置,羅郡守已經已經遇刺,便由顧元雍暫代其職,高秉護衛郡守不利,暫免軍職,衛軍交由你統領。”

高秉本已怒氣沖沖,聽到這里喝道:“裴云,你如何這樣胡作非為,本校尉乃是皇命欽封,豈是你說免就免的,那刺客行刺郡守,你竟容他從容自盡,又令南楚降臣接任,莫非這刺客是你主使的不成。”

裴云聞言面色一冷,森然道:“高秉,你不過是個衛軍校尉,本將軍卻是淮南節度使,楚州乃是軍鎮,又受本將軍統管,不要說你一個小小的校尉,就是換了偏將、副將,若有像你這等行事,貽誤軍機的,我也是先斬後奏。來人,將他帶下去。”高秉想要反抗,但是看到就是自己麾下的衛軍也全然沒有遵命的意思,只得束手就擒,被幾個軍士帶了下去。他素來仗勢橫行,見他被禁,街上一片歡聲。裴云微微一笑,向酒樓之內走去。

衛平急忙上前道:“將軍,有人到鎮淮樓求見,手中拿著皇上禦賜金牌,屬下是來請將軍回去的。”

裴云道:“我已知道了。”微笑不語,心道,我若非知道那人蒞臨楚州,也不敢這般肆意妄為。舉步向樓上走去,他心中滿是疑惑,正要向那人詢問。

這時樓上,周明掩面不語,淚流滿面,眼看好友身死,自己卻是什麼也幫不上,音容笑貌,猶在眼前,斯人已逝,遺恨無窮,周晦也是黯然不語,但是他想的更多,想到裴云方才就在旁邊,那麼一切他自然看在眼里,卻不知會否為難自己兄弟?

這時,顧元雍挑簾而入,兩人看見,都是起身一揖,周明嗚咽難言,周晦則恭敬地道:“尚請大人周旋,允許我們兄弟安葬莊兄。”

顧元雍聞言一歎,道:“你們兄弟雖然性情一冷一熱,卻都是重義之人,放心吧,裴將軍為人言出如山,絕不會更改,他方才下樓之時已經讓我轉告你們兄弟,令你們厚葬青浦,這件事情他不便出面,無論如何青浦刺殺了大雍郡守,這是死罪,不牽連旁人已經是裴將軍法外開恩,你們不可因此生出怨懟之心,也不要想著為他報仇,青浦求仁得仁,想來也是死而無怨。”

周明、周晦聞言下拜致謝,周明道:“大人放心,我們兄弟不是不識進退之人,不會把青浦之死怪在裴將軍身上,今日之事,就是裴將軍將我們兩兄弟立刻殺了,也未必說不過去,更何況裴將軍還允許我等安葬亡友。”

顧元雍扶起兩人道:“你們這就去吧,樓中尚有貴人在,關于他的事情你們不可多言,若有違逆,就是裴將軍也救不了你們。” 兩人聞言都是駭然,卻只能凜然遵命。

————————————

注1:唐郭震《寶劍篇》

上篇:第二十八章 樂在相知心     下篇:第三十章 畫角金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