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三十章 畫角金饒  
   
第三十章 畫角金饒

隆盛八年二月,楊秀奉陸燦將令督軍淮南,窺伺淮北。

——《資治通鑒·雍紀四》

周氏兄弟辭別顧元雍,便要下樓,但是酒樓之上卻是氣象大變,所有的閑雜人等都已離去,那四個原本坐在最外面座頭的青年已經雙雙拱衛在最左側竹簾之外,淵停岳峙,氣度沉凝,接過四人身前的時候,周明、周晦只覺八道冰寒的目光在自己身上一閃而過,便已汗透重衣,這等威勢,必不是尋常人物。而且兩人眼光瞥去,已經看到杜凌峰立在簾外,神色恭謹中帶著淡淡的戒懼,便知道這簾內那個灰發霜鬢的青衣人就是顧元雍所說的貴人,只是卻想不到會是何許人罷了。兩人不敢窺伺,匆匆下樓,周晦心中卻無端想起那青衣仆從的幽冷雙目,只是奇異的,卻是想不起那人形貌。

我站在窗前向下望去,看著周氏兄弟招呼街上父老,幫忙安排莊青浦的後事,不由指著他們道:“我未免太多事了,其實南楚俊傑無數,一旦到了國破家亡之際,便此起彼伏,層出不窮,無需我費心警示,皇上也會知道平楚的艱難。楚人便如水一般,看似軟弱可欺,但是若是真得激怒了他們,便會面臨無孔不入的反擊。如今我們占了上風,不過是尚未逼近楚人心目中的底線罷了。若不能讓楚人徹底失去對南楚王室的信心,縱然鐵蹄踏碎江南山河,也只能得到斷瓦殘垣,蕎麥青青。”

小順子答道:“公子之意,也是為了能夠多留下一些南楚俊傑,免得損及天地靈氣,一片悲憫之心,蒼天也必然見憐,怎會怪公子多事。”

我微微一歎,想到這些日子蛙居艙中,到了廣陵之後,舍舟登陸,一路上餐風露宿,分外艱辛,南楚淮東軍並不輕與,想要穿越重重防線,若沒有熟悉地理的秘營弟子帶路,只怕我們這麼多人沒有可能無聲無息地到達楚州。不過我們所走的路途雖然艱辛,卻也是兩國秘諜往來之途,一路上沒有少遇到那些往來秘諜,都是靠著小順子的指點,避過這些人的耳目。

進楚州城卻是使用呼延壽等人攜帶的虎賁衛令牌,我一路辛勞,便讓呼延壽去見裴云,自己在路邊尋了一個酒樓准備休息一下,不料竟看到這樣的場景,莊青浦上樓之時,我便看去他已命懸一線,以我的醫術也已經無望回生,心中不忍之下,便以丹藥相贈,隨不能綰回他的性命,卻可讓他多活幾個時辰。只是這莊青浦卻是擇善固執,竟然不肯接受,雖然說不過是幾個時辰的區別,但是人誰不是貪生而畏死,他如此絕決倒也令我傾慕,只可惜天妒英才,不能挽回。

這時,簾外傳來裴云清朗的語聲道:“淮南節度使,徐州大營主將裴云請見。”

我微微一笑,指著簾外道:“都進來吧,哪里還要這麼多禮節。”

裴云此時早已化去身上酒氣,聞言整理了一下衣衫,對著這個就連自己的恩師也是十分敬重的人物,他絲毫不敢輕慢,更何況這人昔年對自己尚有恩情。見江哲這樣吩咐,便帶了顧、杜二人一起走了進去。

進得簾內,裴云單膝下拜道:“末將拜見侯爺,不知侯爺竟會到此,未曾遠迎,尚請侯爺恕罪。”

我上前攙起裴云,笑道:“你如今已經是堂堂的節度使,何必這樣多禮呢?我是私行至此,皇上想必還不知道呢?”

裴云心中暗道,不論你如何前來,若沒有你在此,我也不便輕易解除高秉軍職,去了內患,若非羅景已經遇刺,有了這人支持,自己也可將羅景免去,只是想到此人一來,許多為難之事便不再成為麻煩,這一拜他就是心甘情願。

我隱隱猜知他的心意,微微一笑,目光轉向顧元雍,見他神色驚駭,想必已經猜到我的身份,正在奇怪我本應該在定海,為何竟會到了楚州吧?

上前一揖,道:“這位想必就是顧大人吧,本侯表兄在楚州任職,多蒙大人照顧,在下待他致謝。”

顧元雍心中茫然,不知所措,江南江北音訊隔絕,荊長卿那等小事自然不會流傳過來,見他茫然,我給小順子使了一個眼色,小順子上前淡淡道:“嘉興荊氏乃是公子母族,現任家主荊長卿便是公子表兄,曾任楚州長史,蒙大人青眼,心中感佩非常。這一次公子途經嘉興,荊長史托公子轉呈謝意。”

裴云、杜凌峰和顧元雍都覺得腦子里面轟然,他們自然不知小順子這番話真真假假,荊長卿和江哲一向有隙,這次嘉興之行,兩人根本沒有見面。倒是顧元雍首先清醒過來,他不似裴云和杜凌峰一般擔憂已經得罪了江哲,倒能夠冷眼旁觀。見江哲眼中滿是笑意,並無責怪之意,而且此人既然聲名顯赫,必是喜怒不形于色之輩,若是真的因此生出怨恨,豈能侃侃直言。如今他得裴云之命,代理郡守之職,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他的身家性命倒多半系于裴云身上,所以自然不願看他難堪,便出言道:“荊長史精忠耿直,在下一向欽佩,就是裴將軍,雖然為了立威,將他囚禁,卻也對他看重得很。”

裴云這時候已經醒悟過來,不由慶幸自己當時沒有直接殺了那個強項長史,見江哲沒有怒容,再想到荊長卿的離奇失蹤,也不由笑道:“裴某本來以為是麾下將士過于疏漏,才被人劫了囚牢,如今想來,就是他們目不交睫,想來也沒有法子看住人犯吧。”

這番話卻是暗含奉承之意,卻又不露痕跡,就是我聽了也覺得順耳,原本有意嚇裴云一嚇,免得他平白借了我的威勢,此刻也是不想了,指著那壇青梅酒道:“罷了,罷了,這酒果然不錯,我明日就要離開楚州,就讓掌櫃再拿來兩壇,你我小酌一番如何?”

裴云心中一寬,知道那件事情並未讓江哲心生不滿,目光一閃,看到杜凌峰神色不安,便道:“侯爺有此雅興,末將怎會推辭,凌峰,去取兩壇青梅酒過來。”

杜凌峰心中狂喜,連忙匆匆施禮退下,心中暗暗賭咒,明日這楚郡侯離開之前,他都不會再靠近江哲一步,對于江哲的畏懼,卻不是因為那種種傳言,對于一個血氣方剛的青年來說,任何權威的力量都不能讓他們卻步。只不過杜凌峰在少林寺練武之時,曾有一次慈真大師帶著關門弟子江慎回到寺中,在慈真大師忙著和寺中長老談論佛經武學的時候,江慎便交給那些下輩弟子輪流照看,其時江慎不過四歲,卻是淘氣至極,讓眾人都是頭痛欲裂。一天輪到杜凌峰照顧江慎的那天,江慎尤其頑皮,一眼照看不到,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杜凌峰性子有些急躁,趁著別人不注意,將江慎狠狠打了一頓屁股,接下來江慎果然老實了半天。結果等到杜凌峰中午午睡醒來,抱著江慎要把他交還給師伯祖慈真大師的時候,卻是人人見了他都目瞪口呆,然後便是掩口偷笑。杜凌峰醒悟過來,一照鏡子才發覺自己的眉毛竟被人剃去了,之後半年時間,羞得他都不敢出門,再見到江慎也是退避三舍。在他想來,有其父必有其子,江慎那樣的小魔星,他的爹爹必定也不好惹,自己偏偏得罪了江哲,自然是離得越遠越好。

片刻,兩壇青梅酒被杜凌峰親自捧了進來,然後他便趁機退下,顧元雍見裴云和江哲似乎有意密談,便也識趣地退了出去。

酒過三巡,裴云開始步入正題,出言問道:“侯爺不是隨水軍去了定海麼,前日傳來的諜報仍說侯爺趁夜襲取鎮海甬江口,燒毀楚軍船只百余艘。”

我聞言笑道:“這是誇大了,明州甬江口港灣為淤泥所阻,一千石以上的船只就不能進入,陸燦最多在那里留下一些快船,用來監視定海動靜,傳遞軍情,若是現在陸燦還讓東海水軍有機會取得重大勝績,他也不會是堂堂的大將軍了。”說到這里,我又轉頭對小順子道:“琮兒還是不夠穩重,這種小事也要出面,這可不符合我的性子,只怕再有一兩次這樣的舉動,就是我沒有露出行蹤,陸燦也會知道定海那邊是個替身了。”

小順子淡淡道:“就是他知道了,也要說服別人。”

裴云自然已經聽出,定海那邊江哲留下了替身,江哲所說的“琮兒”之名他雖沒有聽過,但是想來是江哲弟子門生一流的人物,想到江哲將南楚君臣的目光誘向吳越,自己卻脫身來了楚州,這等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行止,當真令人敬服。

裴云心中疑云重重,朝廷既沒有旨意,也沒有得到任何相關的諜報,雖然他還不會以為江哲有什麼問題,但是當前最緊要的就是保護好江哲,其次就是上書皇上,說明此事,可是江哲方才說明日要走,他若真的隨便放了江哲離去,只怕將來有什麼差池,皇上定會怪罪下來,所以出言問道:“侯爺履險如夷,自吳越潛來楚州,末將佩服,現在戰事連綿,雖然淮北尚在我軍掌控,但是南楚的諜探也經常深入過來,侯爺不如留在楚州一段時日吧?”

我冷笑道:“若是留在楚州,只怕會被敵軍生擒了,裴將軍這樣放心楚州的防務麼?只怕就連徐州都未必保得住了。”

裴云心中一震,謹慎地道:“侯爺此言何意,末將在楚州、泗州阻住南楚軍北上之路,淮西楚軍雖然上次取得大勝,但是也是損害極重,又有崔玨崔將軍守宿州,為何徐州也會失守?而且陸燦又為侯爺計策羈絆吳越,難道還有法子分身北上攻打我軍麼?”

我輕歎道:“皇上和齊王,甚至我,都還是輕視了陸燦,我軍年前戰敗之後,楚州、泗州、宿州防線仍然穩固,淮北尚有你和崔玨兩部軍馬,更有十幾萬精兵,在我們心目中已經可以守住淮北,姑且不論南楚君臣是否又膽子挑釁開戰,齊王殿下即將率軍南下,在汝南設立江南行轅,總督南征軍務,呼應南陽、徐州,所以雖然淮北兵力不足,我們也沒有放在心上。

誰會想到陸燦竟然有這樣的膽量,今次我經淮東北上,發覺楚軍征調糧草的數量超過了淮東楚軍正常所需,而且楊秀現在就在廣陵坐鎮,廣陵乃是北上要道,現在正在厲兵秣馬,我本來不以為意,只憑淮東軍馬,絕對不可能一舉攻破泗州、楚州,直到我到了楚州,才發覺這里居然文武不和,民怨沸騰,怪不得陸燦有膽量進攻楚州,若是我所料不差,只要楊秀一進攻,淮西守軍便會配合飛騎營北上,奪取宿州,進逼徐州,一旦徐州失守,向北可以威脅青州,向西可以威脅南陽,楚軍不僅穩據江淮,還可占有進攻大雍的主動。

現在想來也真是天佑大雍,東海水軍攻吳越,損及南楚賦稅根本,陸燦不得不親赴吳越督軍,楊秀雖然也是人才,卻少了幾分決斷,為了求穩,延緩了進攻的時間,否則若是十日之前,他們就開始發動,只怕楚州百姓就會揭竿而起,到時候楚州就危險了。”

裴云聽到此處已經是臉色鐵青,不由暗悔自己愛惜前程,放縱羅景胡為,仔細想來,越想心中越是生出寒意,現在長孫冀又在圍困攻打襄陽,雖然佯攻的成分居多,但是也必然沒有余暇顧及江淮戰事,而淮北防線似安實危,若是楚軍有意北進,目標必然是指向徐州。我見裴云已經知道目前形勢的嚴峻,又道:“這也怪不得你,南楚軍從未主動北上,如今你已經知道消息,應該如何防守你便去安排吧,只要不丟了楚州,就是泗州失守,也不算我軍戰敗。”

裴云站起一揖道:“末將多謝侯爺警示,請侯爺放心,只要裴某在楚州一日,就斷不會讓楚州失守。”

我點頭道:“這樣就好,雖然江南行轅尚未籌立,但是我任參贊一事已經定下,你不需擔心會有什麼罪責,一切我皆可擔待。本來淮北危殆,我應留在此處才是,只是襄陽戰事按照原來的計劃,未免有些保守了,所以我要去見長孫冀,你給我通關文書,再給我一個向導指路,還有凡是知道我來楚州的軍民,你都要小心防范,我還不想別人知道行蹤。”

裴云點頭道:“末將遵命,方才侯爺見到的杜凌峰是我師侄,他道路極熟,可以為侯爺向導。今日見到侯爺的人,末將會將他們控制起來,斷不會讓此事外泄。”

我點點頭道:“一旦楚州遇襲,你要嚴防城中生亂,顧元雍算是個人才,只要你還有取勝的希望,他就不會反叛,此人在楚州頗有聲望,你這次讓他接替羅景,卻是對了,你要好好籠絡他,才能穩住楚州民心。那個高秉成事不足,我看他敗事倒是有余的,若是有什麼不妥,就把他斬了,不要手軟才是。”

裴云肅然道:“末將遵命。”

我站起身道:“好了,就讓那個杜凌峰替我們安排食宿吧,你的軍務要緊,明日我離開也不必你相送,免得露出什麼風聲。”

裴云道:“侯爺所需文書,明日凌峰會呈上給侯爺,末將現在便要去城外大營點兵,請侯爺恕末將輕慢之罪。”

我淡淡道:“快去吧,我還想在這里喝上幾杯酒。”

裴云起身告退,毫不猶豫地向樓下走去,沒過多久,我便聽到樓下的馬蹄聲響起,漸漸遠去。

我輕輕一歎,道:“這一次真是僥幸,若不是路上呼延壽發覺糧船的數目遠遠超過應有的規模,又有你這樣身手的人去做諜探,還不能發覺這一次南楚的聲東擊西的計策。說來也真是好笑,我將楚軍目光誘到吳越,陸燦卻也因勢利導,趁機收複淮東,進逼徐州。這一次我們兩人倒是一個平手。”

小順子淡淡道:“無論計策如何周密,既然已經泄漏,就沒有那麼容易成功,否則公子怎會這麼放心去襄陽呢?”

我聞言笑道:“裴云乃是少林護法弟子,他的性情既有剛毅果決的一面,也有通權達變的一面,前些日子他縱容羅景,便是不想得罪權臣,以致使得楚州局勢不穩,但是如今他既已知道南楚軍有進攻之意,便會殺伐決斷,縱然楚州血流成河,也不會讓南楚有機可乘的。”說到此處,我又歎道:“若是我早來一日,只怕此刻裴云已經將羅景趕走了,那麼就不會有今日之憾了。”

小順子冷笑道:“公子這卻是說糊塗話了,只怕這莊青浦和南楚也有瓜葛,否則他憑什麼穿過兩軍防線,回到楚州,再說他行刺羅景,不也是對南楚有利麼,裴將軍和羅景尚未達到水火不容的境地,若是楚軍襲來,一個鐵腕郡守恐怕比起一個降臣要可信的多吧?而且若非莊青浦重傷將死,縱然裴將軍憐惜于他,也不得不將其擒拿處斬,到時候城中士子必然對大雍更加怨恨,內憂外患一起發作,只怕楚州城就沒有那麼好守了。”

我聽了之後,低頭想了片刻,道:“你說得也有道理,不過莊青浦已死,這件事還是不必提了,無論如何這人死得也是可惜了,若是楊秀真要犧牲這樣一個人,我倒要笑他目光短淺呢。”

這時,耳中傳來熟悉的腳步聲,一聽便知道上樓的正是呼延壽,我突然笑道:“呼延娶了蘇侯,別的好處不說,這監察敵情的本事卻是突飛猛進了要不然只怕楚軍兵臨城下,我們才會知道南楚還有膽子進攻淮北呢?”

小順子聞言一愕,縱然以他的冷面冷心,也不由莞爾。



精品文學網

上篇:第二十九章 吳鉤霜雪明     下篇:第三十一章 三千里地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