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三十四章 欠東風  
   
第三十四章 欠東風

陸燦,江夏人,鎮遠侯嫡嗣,祖父平,武帝時為大將,忠勇以聞,父信,督軍江夏二十年,沈厚精忠,朝野共欽。公少失恃,隨父入軍營,十余歲,能挽三石強弓,有神力,雖百戰勇士不能敵。信每謂左右,曰:“此子功業必在吾上。”

公自幼好武厭文,因國中崇文輕武,信為之憂心,延師教讀。公性頑劣,履驅西席。顯德十一年,信聘嘉興江哲為西席,時哲僅十五歲,或慮公不能安,然公改顏相事,執禮甚恭。

顯德二十二年,哲被擄入雍,降之,未數年,雍帝賜封楚鄉侯,又尚大雍甯國長樂公主,國人聞之憤然,昔日同僚舊友皆詬厲之,唯公默然,或有訐公,公曰: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焉能因不得已之事而絕之,訐者聞之,愧而退。

——《南朝楚史·忠武公傳》

隆盛十年八月初,從海州通向徐州的驛道上,行人絡繹不絕,剛剛下了一場大雨,驅除了炙人的炎熱,從海面上吹來的風帶著淡淡的腥氣,也帶著無比的清新。這時,遠處煙塵滾滾,轔轔車響傳入耳中,連綿不絕的輜重車隊在雍軍軍士護衛下從海州方向走來。路上的客商旅人都紛紛向路邊讓去,這樣的情形幾乎每隔十天半月就會上演,所以他們不需要等到軍士下令就自動避開。大雍和南楚開戰數年,耗費糧餉輜重無數,雖然雍軍也在當地屯田養兵,可是還是需要從大雍各地運來錢糧輜重,而從幽冀運來的錢糧主要就是通過海州云台港轉運徐州的。

在這支浩浩蕩蕩的軍隊中,卻有一個未穿甲胄的青衣少年策馬緩緩前行,他正是霍琮,兩日前他從云台登陸,本應快馬加鞭趕赴徐州,可是上岸之後,他心中便生出憂懼之意,便故意拖延路程,又和運送糧草的軍隊一起上路,名義上是為了沿途安全。護衛他的虎賁衛士雖然對他的心思旁觀者清,但是卻也不忍揭穿,畢竟數年相從,他們和霍琮之間已經情誼非淺。

將近午時,押運糧草輜重的將領下令眾軍在路邊休憩,那將領過來道:“霍公子,前面有個野店,末將往來此間經常在那里打尖,公子若是不嫌棄的話,就讓末將請公子小酌一番可否?”

霍琮雖然心中憂慮,但是面上卻是一絲也不會顯露出來,那將領有意結好,他自也不會拒絕,便笑道:“將軍好意,在下愧領。”說罷翻身下馬,和那將領一邊說笑一邊向那野店走去。幾個虎賁衛士則是自然而然的分出兩人先去了那野店查探,這次霍琮離開定海,按理來說那些跟隨霍琮留在定海的虎賁衛士再也沒有理由留在定海,可是他們中的大多數都在東海軍中效力,許多都已經擔任了中級將領或其他重要職務,若是一下子抽離,不免影響東海軍的戰力。所以在江哲召回霍琮之前,上書雍帝,干脆將那些侍衛轉入東海水軍之中任職,除了四個常年跟在霍琮身邊的虎賁衛士之外,其他人都留在了定海。那押送輜重的將領並不清楚霍琮的身份,可是只見這少年身邊竟有虎賁衛隨從護衛,也知道霍琮身份的重要,所以一路上畢恭畢敬,十分禮遇。而霍琮也趁機打聽了許多徐州的情形。

自從隆盛八年江南行轅在徐州立下大營之後,幾十萬援軍將淮北守得固若金湯,三年來數次大戰,江淮之間血流成河,雙方將領都是殫精竭慮,戰場之外,諜探往來南北不絕于道,就是徐州也難以避免南楚諜探和江湖義士的滲透,而徐州更有齊王李顯、太子李駿坐鎮,所以刺客更是層出不窮。所以徐州早已進入軍管,戒備森嚴。而令霍琮牽掛的恩師江哲,此時卻不在徐州,雖然江哲身為江南行轅參贊,卻似乎不甚在意軍機大事,三年來不僅數次返回雍都,平日也多半往來荊襄淮北山水之間,或蕩舟微山湖上,或登嵩山訪佛寺,或流連于漢水峴山,竟是罕有過問軍情大事。不過雍帝對江哲的縱容也是前所未有,不僅沒有降罪,反而升了他的爵位,如今江哲已經是楚國侯之尊了,這令許多人眼紅不平。就是霍琮,雖然知道江哲晉爵是因為隆盛八年的大功,可是江哲這般放縱也是令他頗為不解,授人于柄並不是自己這位恩師會做的事情啊。

霍琮心中千回百轉,面上卻是神色不露,和那將領談笑宴宴的走向路邊寬敞整潔的野店,掀簾走入店門,那將領正要高聲招呼掌櫃,目光一轉,卻是身軀一震,呆住不動。霍琮走在後面,見那將領舉止有些不對,目光卻被那人身軀所阻,看不見店房內有什麼不妥,卻是下意識地退了一步,而跟在他身後的兩個虎賁衛士則是跟上一步,隱隱將他護住。

若是店內出了什麼意外,事先進去的兩個虎賁衛士應該會發覺示警的,霍琮心中疑惑,目光炯炯向內望去,這時候那將領竟是匆匆向前兩步,拜倒在地道:“末將薛全忠叩見侯爺,不知侯爺在此,請恕末將擅闖之罪。”

聽得此言,霍琮只覺得腦子里面轟隆一聲,身體竟似僵住一般,目光越過那拜倒的將領,他向內望去,只見店房正中的座頭上,坐著兩個自己熟悉無比的人。那個容顏潔如冰雪,比起三年前容顏雖然有幾分變化,卻依舊華年如昔的青年,不正是先生時刻不離的侍從邪影李順麼。而那個青衫及地,灰發霜鬢,容顏上又多了幾分風霜之色,雙目卻是越發溫潤深邃的男子,不正是闊別數年的恩師麼?

那男子伸手虛扶,令那將領起身,然後目光望向店門處,笑道:“琮兒,三年不見,你不會是認不得為師了吧,真是枉費為師親自來迎你的心意了。”

望著那雙滿是贊賞欣慰的深眸,霍琮只覺得心中糾纏多日的憂懼如同見到烈日的冰雪,轉瞬間化去無蹤,再也忍不住激動的心緒,撲到那男子面前,拜倒在地,哽咽道:“弟子叩見恩師,恩師一向可好。”語聲未歇,滴滴淚水已經滴落塵埃。

見到霍琮雙肩輕顫,卻是強自抑制激動的模樣,我也是心中震動,這一刻,我也不由生出歉意,想到這幾年刻意委屈這個心愛的弟子,他小小年紀,就要承受這樣的壓力,也真是難為了他。上前將他攙起,挽著他坐下,笑道:“好了,這幾年雖然苦了你,不過尋常人可是很難有這樣的機會,像你這般年紀就牧守一方的,海濤傳書來,說你助他作戰十分得力,牧守普陀也是殫精竭慮,還要薦你正式任官呢。不過我卻替你婉拒了,這幾年不過是讓你曆練一番,也讓你熟悉一下庶務,若是出去任官卻是不必了,在我身邊再學幾年,到時候就可以直接輔佐太子殿下理政了,若是現在有了官職反而麻煩。”

聽了恩師諄諄善誘的一番言辭,霍琮原本心中暗藏的不安漸漸淡去,拭去淚痕,這才發覺店內已經只剩下了江哲、李順和自己,其他不相干的人都已經無聲無息地退了出去,留下了一個獨立的空間讓他們師徒敘談,至于李順,霍琮自然知道此人與恩師本如一體,他留在此地並無掛礙,平靜了一下心情,霍琮將心中久藏的疑問提出道:“先生,弟子在定海得知戰報,心中長有疑惑,孫子有言,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先生深通兵法,應知戰事膠結,有害社稷黎民,若是能勝,理應速戰速決,若是不能勝,也應偃旗息鼓,厲兵秣馬,以待時機。先生得皇上器重,為何不盡心竭力,或者諫言皇上罷戰,或者一鼓作氣,平定南楚呢?”

我聞言微微一笑,道:“琮兒,天下有識之士都說南楚暗弱,為何大雍履攻不下?你可知其中緣故?”

霍琮正色道:“南人多半都存苟安之心,愛慕榮華,無心進取中原,若論兩國戰力,除了大將軍陸燦麾下各部之外,其余多半戰力不強,我軍精銳可以以一當十,所以南楚無力對大雍產生威脅,此南楚之暗弱。雖然如此,江南富庶,沃土千里,又有江淮阻隔北方鐵騎,更有蜀中扼守江水上游,利于防守,自古以來,扼守江淮割據江南半壁江山的諸侯數不勝數,南楚國主只要擁有民心,穩守江淮天險,再有一二名將扼守要地,軍心如一,就可令大雍望長江而歎。如今南楚撫有江南數十年,雖然如今權臣秉政,但是政局尚稱穩定,捐稅並不沉重,平民尚可勉強安居,民心仍然依附,更有陸大將軍這般的名將阻我軍南下,所以戰事膠結數年,履攻不下。”

我暗暗點頭,霍琮這幾年果然大有長進,又問道:“既如此,你看如今局勢,雙方誰占了優勢呢?”

霍琮早已將這些事情想得通透,不加思索地道:“襄陽在我軍手中,南楚軍便沒有北上荊襄,進兵南陽,威脅關中的可能,徐州固若金湯,南楚淮南軍便沒有北上青徐的機會,蜀中大半已經落入我手,南楚軍只能據巴郡、夔州自守,如今南楚軍只能被動防守,優勢再何方不問可知,只是南楚軍仍然能夠自保,而且這幾年兵鋒磨礪,南楚軍的戰力也漸漸加強,若是再拖延下去,此消彼長,說不定優勢就會轉到南楚軍手中。”

我欣慰地道:“你能夠看穿這一點,果然沒有荒廢時光,不錯,現在南楚似危實安,而我軍雖然占據優勢,卻是外強中干,陸燦非是不思進取之人,三年前他趁著我軍沒有及時增援的機會,突襲楚州、泗州,若非我軍先在定海發難,只怕已經被他趁機奪取了空虛的徐州。雖然我因勢利導,利用襄陽守將容淵的心結,奪取襄陽,反而占了一絲上風,可是陸燦雄心卻是展露無遺。如今南楚雖然處于弱勢,可是卻被陸燦趁著連年苦戰,盡收江淮兵權,練就一支不遜于我軍的精兵,只待我軍稍現疲態,他就會奇兵突出,攻我軍之不備,將大雍平楚的努力化為烏有。”

霍琮聽得心驚膽戰,低頭苦思良久,才道:“陸燦為戰,雖然常以防守為主,但是每每在敵軍懈怠之際,突出奇兵,襲取要害城關,趁東川之亂取葭萌關是一例,趁我軍敗後修整之時,遣石觀取宿州,楊秀襲泗州又是一例,如今兩軍僵持年余,只怕陸燦已經在謀劃進攻我軍重地了,只是不知他會將目標放在何處?”

我輕輕點頭,歎道:“琮兒可知若想攻取南楚,最好的時機就是在武威二十三年,那時候北漢新敗,蜀中尚沒有完全平定,而南楚卻是賢王駕鶴,君暗臣昏,朝野分崩離析,所以陛下可以率大軍破建業,俘國主,全身而退,若是那時大雍可以一鼓作氣,定有機會一舉平滅南楚。只可惜那時候大雍朝中奪嫡之憂迫在眉睫,陛下雖然掌握大軍,卻不敢全力攻楚,軍心不一,以致錯失良機。等到朝中平定之後,北漢已經恢複了戰力,北方戰事再起,東川隱憂也是漸漸浮出水面,而南楚地廣人稠,局勢已經穩定,若是一旦南征,必是曠日持久,所以不得已定下先平漢,再滅楚的策略。等到北漢平定之後,為了消化北漢國力,又因為失去葭萌關,所以陛下又不得不休養生息,就在這期間,陸燦已經成為南楚軍方第一人,雖然南楚朝政盡在尚維鈞把持之下,可是軍方卻是沒有人可以和陸燦抗衡,這是幾十年來南楚軍方少有的一統局面,我們已經失去了滅楚的良機。

若依我的意思,隆盛七年,就不應起兵平南,要知道當時尚維鈞和陸燦一問一武,把持軍政,若是大雍南征,縱然尚維鈞心存惡念,也只能倚賴陸燦,大雍鐵騎兵臨江南,反而會讓兩人拋卻嫌隙,共同對外。可惜陛下心切一統大業,終于決意平楚,以至于成全了陸燦,讓他盡得江南軍心。戰事既起,我受皇命南來,原本有意利用定海牽制吳越,再在江淮、荊襄和楚軍對峙,並不准備立刻啟釁大戰,不料陸燦卻是主動進攻,更是利用戰事連綿加強自己在南楚軍中的地位。看到江淮、荊襄兵燹綿綿,我才確定陸燦心意,他不甘心苟安江南,竟有中原之志,雖然大雍有明主在位,又有名將雄兵,急切不可攻,可是只要陸燦奪去了北窺中原的門戶,據守不讓,等到南楚明君在位,就可以北上中原,雖然那可能是幾十年之後的事情,可是卻非是不可能的夢想。”

霍琮聞言,目中閃爍著寒芒,良久才道:“先生既然已經看穿陸燦心意,想必已經有了應對之策,這幾年先生流連于山水之間,莫非是讓陸燦不再著緊先生的舉動麼?”

我淡淡一笑道:“兩軍交戰,斬將奪旗,非是我所長,就是我在軍前,也起不到什麼作用,若想對付陸燦,還需從南楚朝中著手。陸燦雖然有雄心,卻是看不明局勢,南楚朝政糜爛,國主趙隴剛剛親政,就忙著選納美女,大興土木,修建宮室,不是明君所為,而尚維鈞忌憚陸燦已久,只是礙著陸燦手中兵權,又因為大雍虎視眈眈,又沒有借口,才隱忍不發,自古以來,朝中有昏君奸臣,大將豈有立功于外的機會。陸燦身遭疑忌如此,卻不能以非常手段排除異己,掌控朝政,已是自蹈死路,我所需的只是一個局勢,就可以陷陸燦于必死之地,何需和他沙場交鋒呢?”

霍琮心思電轉,轉瞬之間已經將數年之間的事情回想了一遍,雖然他不知江哲暗中的許多布置,但是只是他知道的事情已經令他心中生出寒意,偷眼望了江哲一眼,他問道:“容淵莫非是先生安排給尚維鈞的利器?”

我點頭道:“容淵失守襄陽,乃是大罪,南楚朝廷竟然不曾問罪,只是降了他一級軍職,更讓他領兵將功贖罪,縱然是陸燦有心維護,若沒有尚維鈞首肯,焉能如此?容淵此人心胸狹窄,忌憚陸燦聲望功業已久,陸燦也有錯處,容淵是德親王故將,性情又有固執偏狹之處,這樣的人若不用之就需除之,免得他生出是非,偏偏陸燦因為不喜容淵排除異己的手段,不願用之,卻又任其主掌襄陽,以至于將帥失和,令我軍趁隙取了襄陽,致令容淵不得已依附尚維鈞自保,一旦尚維鈞對陸燦動手,容淵就是操刀之人,陸燦卻因為心中執念,不願斬盡殺絕,反而有心彌補,任用容淵為將主江陵軍事,豈不是錯上加錯。不過若非早知陸燦性情,必定不會落井下石,我又怎會放容淵逃生,昔日容淵倉惶南逃,我令人在風林關設伏,若非網開一面,豈會讓容淵脫走,只因留下容淵此人,尚維鈞才有對付陸燦之力。”

霍琮又道:“陸將軍一心都在戰事上,不免疏忽朝中之事,而且陸將軍生性高潔,不喜歡爭權奪利、諂媚事君,所以必然不得君心,尚相秉政之時還罷了,尚維鈞不能隨便尋個理由處置陸將軍,但是一旦國主親政,情勢就不同了,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就是國主趙隴想要毫無理由的免去陸將軍軍職,陸將軍也只能黯然從命,只不過因為戰事膠結,這個命令也不能隨便下達罷了。”

我歎息道:“大將在外,每有臨機獨斷之事,陸燦為人更是剛毅果決,襲取葭萌關,用兵淮東,皆是獨斷專行,所以我大雍密諜雖然深入南楚朝野,卻是沒有得到興兵的征兆,這樣的舉動本就是人臣大忌,縱然主上是明君聖主,也是殺身之禍,更何況南楚國主還算不上中興之主,秉政的尚維鈞又是權相之屬呢?前些日子,南楚尚太後有意將陸燦之女陸梅選為王後,雖然受阻于尚維鈞,仍有意選陸梅為貴妃,對陸燦來說,將陸梅送入宮中為妃本是最好的處置方式,一旦和王室聯姻,陸燦就有機會掌控南楚政務,漸漸排除尚氏的影響,可惜陸燦卻不是權臣,他也不願出賣愛女換取富貴,我得到消息,陸梅在陸燦次子陸風護送下到了壽春,路上更有辰堂高手暗中護送,這樣一來,趙隴必然對陸燦心懷不滿,一旦情勢變化,趙隴決不會想到要維護陸燦。更何況……唉!”

霍琮眼中露出悲意,接道:“更何況掌兵大將本就是君王猜忌的對象,陸將軍手握重兵,又不願諂媚王室,趙隴必然懷疑他的忠誠,自古以來功臣名將本就難免厄運,更何況陸將軍如此耿介,一旦局勢穩定下來,陸氏必然遭遇劫難。再有奸臣小人趁機進讒言,陸將軍想要解甲歸田也殊不可能。”

我淡淡道:“這樣的情勢,發展下去,陸燦唯一的生路就是起兵謀反,但是陸氏忠貞,天下共欽,他若真的起兵謀反,從前清名盡化烏有,江南必然大亂,到時候就是我軍的機會,若是陸燦終究不反,必然難逃昏君奸臣的毒手,到時候江南柱石傾覆,還有何人可以抵禦我軍南下。”

霍琮低聲道:“雖然隱憂重重,但是陸將軍手握重兵,又在和我軍激戰,想來尚維鈞尚不至于在這種情況下自毀長城吧?”

我眼中閃過一絲哀慟,道:“尚維鈞不是蠢材,自然不會貿然動手,他若下手,一來是戰事平定,二來是陸燦要有把柄落在他手中,只是我三年謀劃,就是為了今日,如今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數月之間,南楚即將大變,我召你前來,就是不想讓你錯過這決定南楚命運的變亂。”

霍琮只覺心中劇痛,三年前在吳越和陸燦也曾交手數次,雖然從未蒙面,也能覺出其人風采性情,實在是當時豪傑,想到此人即將死于陰謀之下,不由黯然難言,良久方道:“先生既言只欠東風,卻不知東風何指?”

我目光一閃,道:“這東風便是襄陽,襄陽為陸燦必取之地,只是他攻取襄陽之時,就是南楚棟梁傾折之始。”



精品文學網

上篇:第三十三章 滄海兩茫茫     下篇:第三十五章 襄陽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