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三十七章 斬草除根  
   
第三十七章 斬草除根

同泰十四年八月,公練兵精熟,乃與容淵訂約,合取襄陽,容淵遇強兵相阻,不得進,阻于竟陵,公出義陽,進宛、鄧,破襄陽,聞楚國侯江哲守谷城,乃揮軍攻之。哲于城上撫琴,公聞之而退,歎曰:“吾師不可輕犯,稍待一夜。”

竟陵兵退,容淵聞公取襄陽,怒急,連上二表誣公擁兵自重。時民間流言起,歌曰:“陸王揚新令,千營共一呼。”尚相疑公有自立之意。

公不知江南生變,攻谷城十日,將下,公知襄陽危殆,棄谷城回師,敗雍軍于城外,慮襄陽無援,請援兵于朝中。尚相聞之,更疑公暗通雍人,乃促國主下詔召還,公辭以將在外,國主聞之而怒,連下七道退兵詔書,公外無援軍,內乏糧草,不得已而返。臨風泣曰:“大業未成,而中道南渡,從今後再無中原之望。”

公班師,襄陽父老阻馬道:“我等助大將軍守城,雍軍以軍法治襄陽,必不赦之。”

公聞言泣下,乃緩行,候民南遷。雍軍聞之怒,苦攻不退,公守七日,焚襄陽而歸。

九月,公班師至安陸,欽使至軍中,促公輕身入京,部將或勸其反,公曰:“豈可負忠義。”乃抱病就道,三軍皆泣下。

——《南朝楚史·忠武公傳》

韋膺知道此時淮西主將石觀在壽春坐鎮,陸云卻是在鍾離統率飛騎營和雍軍作戰,這些年來陸云在宿州和蕭縣之間往來縱橫,避敵鋒銳,擊敵軟肋,已經是極富盛名的少年將領,尤其是前兩年,陸云和石玉錦兩人常常一起上陣,瞻之在左,互焉在右,攪得敵軍人仰馬翻,若是能夠得到陸云支持,振臂一呼,至少淮西軍便會鼎立支持。父子連心,或者可以逼得陸燦不得不反。甚至不必豎起反旗,只要故意挑起邊釁,和大雍開戰,戰事一起,尚維鈞必然不敢輕易害死陸燦。想到此處,韋膺便不顧辛勞,連夜向鍾離趕去,他知道一旦陸燦束手就擒,朝廷的欽使也會到淮西去,所以定要快馬加鞭,敢在那欽使的前面。

九月二十二日,一身風塵的韋膺趕到壽春,本來已經不准備入城,而是直接趕到鍾離去見陸云,豈知便在城門處看到一個身著銀甲,披著血紅大氅的少年將軍率著十余親衛,從城門處殺出,那少年將軍手提銀槍,槍影閃處,那些守城的軍士都紛紛逃開,讓那少年一行人沖出了城門。

韋膺避在路旁,極目望去,只見那少年將軍身前似乎坐著一人,更用大氅將那人牢牢裹住,那般英姿颯爽,令人一見心折。可是韋膺見了便覺心中一寒,那少年將軍雖然一身戎裝,他也認得出正是陸云之妻石玉錦。石玉錦不同尋常女子,這幾年一直與陸云並肩作戰,為飛騎營副將,悍勇剛烈之處,更勝男子,上陣之時,每著銀甲,和陸云形容仿佛,雍軍皆知陸石之名。她即是南楚極負盛名的少年將領,又是石觀之女,怎會從壽春城厮殺而出。韋膺正在猶疑之時,那些人已經從他身邊如同風馳電掣一般掠過,大氅被風吹起,露出石玉錦身前那人容貌,竟是一個清麗嬌美的少女。而令韋膺心驚的便是,那少女竟是陸燦獨女陸梅。石玉錦本已懷了五月身孕,否則也不會離開鍾離,回到壽春休養,卻在這個時候策馬狂奔,莫非是朝廷欽使已經對淮西動手,還是石觀有什麼舉動。韋膺心中尚未想通此事,便看到城內湧出一支身穿禁軍服色的軍士,竟是耀武揚威地向石玉錦一行人追去。

韋膺差點沒有跌下馬來,這隊禁軍也未免太囂張了吧,竟在淮西追殺石觀之女,石觀只需暗示一下,便會有人將他們圍殲,最多將責任拋給雍軍就是了,心中疑念頓起,莫非石觀這麼快就投靠了尚維鈞,所以要加害陸梅,而石玉錦違背父命,救走了梅兒。繼而,韋膺看到一隊淮西軍騎兵也沖出了城門,心中越發焦慮,此刻韋膺更不想進城去見石觀了,若是石觀果然已經投向了尚維鈞,那麼自己就是出手救援石玉錦,也是全無作用,若是沒有,那麼自己就更不用多事,還不如立刻趕到鍾離,讓陸云心中有些准備的好。只是韋膺心中已經湧上失敗的陰影,難道忠義如陸氏也不能得到蒼天見憐,徒讓那陰險狡詐之人逞凶麼,莫非自己真的一點機會都沒有了麼?

石玉錦隱在頭盔下的面容已經是一片蒼白,數月不曾騎馬,只覺已經生疏許多,更何況隱隱的不適之感讓她總覺得有些頭暈目眩,可是她仍然堅定的坐在馬上,不願露出一絲疲憊。緊緊抱著梅兒,她心中滿是激憤,十余日前得知公公陸燦被人讒言加害,她便心中不安,催促父親上書替公公辯白,卻如石沉大海。更令她驚心的是,昨夜父親身邊的親衛偷偷跑來告訴于他,尚維鈞派來了使者,說是大將軍已經被擒拿入京,更要將在淮西的陸氏三兄妹秘密擒回建業,而父親竟然已經同意了,只是要求保住自己一人。

石玉錦痛恨父親負義,也不耽擱,立刻就去尋到陸梅,只帶著身邊親衛矯命沖出壽春城,她一心想要去鍾離和陸云會合,也顧不上身體不適,更顧不上向梅兒說明事情真相,只是一心趕路,幸好守城軍士都不敢和她交手,才讓她輕易沖出了城門。離城不久,她便發覺身後有禁軍追來,心中一橫,索性率著親衛回馬殺去。

那些禁軍這幾年雖然也經過訓練,可是比起經年厮殺的淮西軍精騎來說,不過是初生牛犢,雖然他們毫無畏懼地迎了上來,但是卻被石玉錦一行人輕易擊潰,石玉錦一馬當先,一槍沒入那為首的禁軍將領的胸口,石玉錦正欲奮力將那尸體挑飛,卻覺手中一軟,力道一散,鮮血飛濺了過來,她一身銀甲皆是鮮血,幸而陸梅已經被她用大氅護在胸前,才沒有沾染上鮮血。石玉錦深吸了一口氣,銀槍向四散奔逃的幾個禁軍士卒指去,高聲道:“一個不留。”

正在這時,遠處煙塵滾滾,卻是一個中年將領帶著百余淮西軍士趕了來。那些淮西軍士兩翼延伸,如同雙臂伸張,將那些逃向他們方向的禁軍衛士護了起來,為首的將領高聲道:“少將軍,將軍有令,請少將軍和陸小姐立刻返回壽春。”

石玉錦怒道:“陳明,你竟敢來拿我,難道忘記了當初是誰替你報了殺兄大仇,你也算對得起云弟和我。”

那中年將領面上露出慚色,卻忐忑不安地道:“少將軍,軍命不敢不從,將軍命我轉告少將軍,天下之大,哪里又有逃生之處,與其苟延殘喘,不如搏個忠義之名,而且將軍定會上書保奏,未必沒有生機可言,還請少將軍體諒將軍的苦衷,不要擔上不忠不義之名。”

石玉錦本就是性如烈火,提起銀槍指著陳明罵道:“我不管什麼忠義,若論忠義,還有何人可以勝過大將軍,可是國主一道旨意,就可以將公公困入牢獄,我可不會讓云弟、二弟和梅兒去建業送死,你回去告訴我爹爹,當初這門親事也是他促成的,我們石家更是陸家提攜起來的,若是他忘恩負義,幫著那奸相來為難我們夫妻,我就是一死,也不認他做爹爹。”

陳明聞言眼中閃過異色,道:“少將軍既然這般說,那麼末將就只能冒犯了,上,將軍有命,不許傷了少將軍和梅小姐。”

石玉錦聞言大怒,想不到陳明竟然真敢出手,正要提槍上前,幾個親衛搶出,高聲道:“少將軍先走,我們斷後。”

石玉錦一愕,若是從前,別說是讓部下斷後,就是自己沖鋒慢了一步,還要懊悔幾日,可是想到自己如今的狀況,再想到懷中的梅兒,與其陷在這里,不如先走,更何況彼此非是仇敵,只要自己逃走了,那些軍士自可棄械投降,想來陳明也不會難為他們,想到此處,她厲聲道:“陳明,你若殺了他們,遲早必死在我槍下。”說罷策馬狂奔而去,尚有八名親衛隨之而去,一半親衛自動留下阻住追兵。不過片刻,石玉錦等人的背影已經消失無蹤,那些親衛死命厮殺抵擋,陳明被阻了片刻,已經是追之不及,歎息一聲,道:“少將軍已經走了,你們還不棄械投降,跟我回去見將軍請罪。”

那些親衛都是石觀舊部,只不過被石玉錦選去做了親衛,若非是為了少將軍,也不會和陳明作戰,聞言都是心神一泄,先有兩個親衛被擊落馬下,另幾個親衛見狀也是苦笑著丟下兵刃,任憑陳明麾下的軍士將他們捆綁了起來。

豈料這時,一個禁軍拿著鋼刀上來就是亂劈而下,陳明等人均未料到,眼看著一個親衛倒在血泊當中,那個禁軍才被其余淮西軍士制住,那禁軍仍然不依不饒地道:“這些叛逆賊子,個個該殺,陳校尉若是袒護他們,也是同罪。”

陳明眼中閃過一絲凶光,心念一轉,想起將軍嚴令,終于強忍憤怒地道:“他們犯了軍法,自然有將軍處置,卻不用閣下多事,這里是淮西,不是建業。”那禁軍終于發覺眾人眼中的怒火,想到如今自己不過寥寥數人,若是被人殺人滅口,卻連“冤枉”二字都喊不出來,還是回去見到欽使大人再添油加醋一番吧。想到這里,他的氣焰立刻降了下去,目中更是露出懼色。陳明冷冷看了他一眼,高聲道:“回營!”說罷自己上前抱起那被殺的親衛尸身,上馬狂奔而去。其余淮西軍士相視一眼,紛紛斬斷那些投降親衛的繩索,讓他們自行上馬回去,免得又被那些禁軍殘害,掉頭不顧而去。那些活下來的禁軍都是心中暗怒,卻也顧不得同伴的尸身,只是策馬跟著淮西軍離去,免得落單之後死個不明不白。

石玉錦策馬奔出許久,才想起看看陸梅的情況,喝令眾人停住坐騎,掀起面甲,打開大氅,檢視一番,見陸梅身上並無傷痕,這才放心,耳中卻傳來嗚咽之聲,驚訝地看去,卻見陸梅清麗如仙的面容上滿是淚痕,感覺到石玉錦緊張的目光,她抬起頭來,鼓起勇氣問道:“大嫂,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他們說爹爹被下獄了,為什麼石伯伯要抓我們?”

石玉錦心中一痛,道:“梅兒,你不用擔心,父親雖然有些礙難,但是想必不會沒有轉圜余地,我爹爹負義,我也瞧他不起,不過想來他也不會斬盡殺絕,我們還是先去尋你大哥,到時候有飛騎營相護,想來也沒有人敢對我們動手。”

陸梅明眸中珠淚隱隱,她低聲道:“我知道大家都不願意告訴我真話,太後想要讓我入宮作貴妃,我也不願,可是二哥騙我來壽春,卻不告訴我實情,如今大嫂也是這樣,都是梅兒沒有用,不能幫忙大家,還要拖累嫂嫂。”

石玉錦越發酸楚,低聲道:“傻丫頭,你是陸家的掌上明珠,若是還要你去操心戰場厮殺、朝廷爭斗的事情,還要我們這些人還做什麼,你不要擔心,我就是拼了性命,也會護住你平安,最多我和你大哥雙槍殺出淮西去。”

陸梅聞言更是珠淚滾滾,倚在石玉錦胸前哽咽不語,八名親衛也都是黯然失色,其中一人恨聲道:“將軍素重信義,這一次如何依附權相,竟連少將軍也不顧惜。”話一出口,便覺失言,只見石玉錦面上越發蒼白,竟是一口鮮血奔出,陸梅不由一聲驚呼,伸手扶住石玉錦,眾人都知道石玉錦素來爭強好勝,此番逃出壽春的奔波勞苦卻不如父親的所為令她傷痛。那親衛愧悔難當,狠狠打了自己一記耳光。石玉錦睜開眼睛,淡淡道:“不關你的事情,罷了,我們先去鍾離吧。”

此言一出,眾人齊聲應諾,就在這時,卻傳來一個幽冷的聲音道:“鍾離路遠,恐怕諸位是去不成了,還是讓本座送石少將軍和陸小姐去黃泉路吧。”

眾人聞聲望去,卻見左側小徑上,百余丈外款款走來一個青衣女子,看似動作極慢,但是轉瞬之間便已到了近前,足不沾塵,青衣飄舞,風姿秀麗,雖然眉梢眼角帶些歲月痕跡,但是動人之處,不亞于二八少女,她一身上下,除了背上一柄青鋒劍外,再無旁物,越發顯得樸素無華。

石玉錦眉頭緊鎖,望著那青衣女子,她也曾學過峨嵋武技,並非只會戰場厮殺的武功,一眼便看出這女子雙目寒光四射,一身劍氣凌人,乃是少見的高手,若是戰場厮殺,自己還有幾分機會,若是江湖搏殺,自己必然是一敗塗地。

輕輕拍了拍有些微微顫抖的陸梅,石玉錦高聲道:“你是什麼人,竟敢攔阻本將軍的道路?”

那青衣女子眼中閃過一絲嘲諷,淡淡道:“本座鳳非非,想來少將軍也未必聽過這個名字。”

石玉錦心中有些茫然,覺得有些熟悉,卻想不起這個名字在哪里聽過,不知怎地,石玉錦卻覺得那女子譏諷的神色並非是針對自己,更像是一種自嘲。不過此刻她也顧不得考慮這些,使了一個眼色,一個親衛策馬過來,低聲道:“得罪。”然後伸出雙手將陸梅抱了過去,放在了他的馬上。陸梅雖然有些不安,但是那親衛已經有三旬年紀,倒像是她的長輩一般,動作又是小心翼翼,陸梅心中又擔心石玉錦,所以也就沒有流露出異樣的神色。

石玉錦將陸梅送到一邊,心中一寬,提槍指著那青衣女子道:“不管你是何人,想要取本少將軍的性命,還要問我的銀槍答不答應。”

那青衣女子鳳非非冷冷一笑,石玉錦只覺眼前一花,漫天劍影已經到了身前,石玉錦也顧不得分辨劍勢來處,心中湧起強烈的危機感覺,一聲厲喝,銀槍平平刺出,直入劍影中心,這一槍充滿沙場血戰的氣魄,已是兩敗俱傷的的招式,一聲脆響,如雪劍光中傳來一聲驚咦,但是劍光絲毫沒有減弱的跡象,便如潮水一般撲了過來。石玉錦只覺眼前皆是劍影,就連青衣女子的身影都看不到,她索性微闔雙目,也不去看那耀眼的劍光,便憑著心中靈悟,只是將銀槍抖開,槍影如梨花,散落如雪。憑著千萬軍中縱橫往來的槍法,竟是將那劍光擋住,但是石玉錦心知自己不過是憑著不顧生死,以及沙場血戰的經驗拼了平手,若是再斗下去,最多不過三十招,自己便會傷于劍下。石玉錦是沙場驍將,不是江湖女子,想到此處,也顧不得什麼規矩,高聲道:“大家一起上,圍殺此人。”

眾親衛早已嚴陣以待,一聽石玉錦號令,除了兩名親衛留下護著陸梅之外,其余親衛已經提槍舉槊而上,六人結成戰陣,相互呼應,向那青衣女子背後殺去。那女子劍法雖然高明,但是在石玉錦和六名親衛圍攻之下,也是陷入了守多于攻的境地,更何況六人還有馬匹相助。

鳳非非有些惱怒,冷笑道:“素聞石觀之女年紀雖輕,卻是沙場驍將,英勇善戰,如今看來也不過倚仗人多勢眾罷了。”口中不停,劍勢也越發凌厲,丈許方圓之內,皆是劍浪雪影,滾滾如潮。

石玉錦也不理會她,戰場上若是斤斤計較什麼,哪里還有取勝的可能,一柄銀槍越發出神入化,劍浪之中飛騰縱躍,宛似蛟龍戲水,一招一式已臻化境,這一刻,她漸漸忘卻了危機四伏的處境,數年沙場血戰,生死一線的危機,加上心灰意冷,漠視生死的心境,竟讓她奇跡一般地晉入了槍人合一的境界,只覺得手中銀槍仿佛有了自己的生命,自動擋去敵人攻擊,刺向敵人要害,槍劍交擊的清脆響聲不絕于耳,鳳非非雖然武藝高強,但是寶劍畢竟不如長槍一般利于攻遠,只覺得內腑連連受到震蕩,不由心中一寒,心中有了脫身之念。

偏偏就在此刻,石玉錦突然覺得腹痛如絞,她這般奮力厮殺,已經是動了胎氣,忍不住一聲輕呼,手中銀槍一顫,露出了一線破綻。鳳非非乃是江湖上一等一的劍術高手,趁機一聲厲喝,手中銀光暴射,血花飛濺,數聲慘喝,幾個親衛已經捂著咽喉向馬下栽倒,鳳非非竟然趁著難得的良機,將在後面助攻的六個親衛一並殺死,劍光一斂,鳳非非已經退出數丈,面色顯得有幾分蒼白,這一劍她也是竭盡所能,消耗極大。

石玉錦只是手中一緩,幾個陪著她沙場血戰的親衛就已經當場身死,不由心中大慟,可是腹中劇痛再次傳來,她不由驚駭萬分,這時,鳳非非已經合身撲上,石玉錦再也不敢接戰,慘然道:“快走。”聲音未落,已經策馬向荒野奔去,那護著陸梅的親衛也隨即揚鞭追去,而另一名原本執刀護著陸梅親衛卻策馬向那青衣女子沖去。三人兩騎還未奔出多遠,便聽見身後傳來慘呼之聲,那名僅存的親衛回頭望去,只見自己的兄弟人頭飛起,尸身正被那青衣女子踢落馬下,那女子已經落在馬鞍上,正欲策馬追來。而前面馬上,石玉錦已經是伏在馬背上,似乎已經陷入昏迷,若非是習慣和直覺讓她緊緊抱著馬頸,恐怕已經墜落馬下。那親衛心中一慘,鐵青的面色上露出猙獰之色,他高聲道:“梅小姐,你護著少將軍。”說罷縱身離鞍,落在地上,立在道中,迎向飛來的追騎。

陸梅一聲痛呼,但是她雖然年幼識淺,卻也是將門之女,知道此刻生死攸關,兩人三命皆在自己手中,幸好她也會些騎術,雖然不精,但是此刻心中盡忘一切,策馬飛馳,居然追上了石玉錦,此時,石玉錦已經失去知覺,身軀搖搖欲墜,陸梅心一橫,飛身撲去,全不顧生死,居然給她躍到了石玉錦身後馬鞍之上,握住已經松落的馬缰。覺出出了一身冷汗,陸梅暗中慶幸不已,原本她跟著二哥練習這一招的時候,十次倒有九次會墜馬,幸好有家將護衛,才沒有折斷脖頸,後來便被娘親禁制再練習這樣危險的招數,幸好這一次僥幸成功。略略冷靜下來,她生恐那青衣女子追來,手中沒有馬鞭,她心中一狠,拔出腰間用來自衛的匕首,向馬臀刺去,那白馬一聲長嘶,發狂一般向前方奔去。陸梅只覺耳邊風聲陣陣,早已看不清兩邊景物,只能緊緊抱著石玉錦,拽緊馬缰任憑那駿馬狂奔。

卻不知身後鳳非非正在切齒痛罵,哪里還能追來,那最後攔阻的親衛武功在她看來並不足道,豈料那人口中發出長短不一的呼哨聲,那些戰馬聽了,都是四散揚蹄奔去,就連她身下那匹戰馬也是發狂一般,極力想將她甩落。她一個失神,便缰繩脫手,幸好她輕功過人,飛身而起,沒有被驚馬傷到,眼看著可以用來追敵的戰馬失去,她只能一劍刺死那親衛泄憤。不料那親衛竟然拼死抱住她的右腿,她雖然已經三十多歲年紀,卻還是未嫁之身,心中不由慌亂,連連砍了幾劍,才將那親衛雙手斬斷,脫身出來。看到那親衛睜得滾圓的血紅雙目,她心中怒火上湧,狠狠地揮劍將那親衛尸身斬成十七八段,才終于消去怒火。看看遠方,也不知道那兩個目標已經逃到何處,她只得輕歎一聲,准備先去鍾離守株待兔。身軀方動,卻覺得背心一痛,繼而麻痹的感覺從脊背向全身蔓延,她艱難地想要提劍,卻是手一松,長劍落地,然後她的身軀便向前仆倒,且感覺到身體一分分失去知覺,她勉力喝道:“是誰,偷襲暗算,非是英雄。”

一個清冷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道:“鳳儀門的三姑娘,如今卻成了追殺忠臣名將家眷的刺客,莫非這就是名門弟子麼,在我看來還不如這些忠心護主的將士,我晚來一步,真是可惜了這些英雄男兒,鳳姑娘,九泉之下,不知道你有沒有顏面去見尊師。”

鳳非非能夠感覺到生命的逝去,她的目光漸漸灰暗,嘶聲道:“你是誰,我要知道你是誰?”

身後那人漫聲吟道:“落花流水兩關情。恨無憑。夢難成。倚遍闌干,依舊楚風清。露滴松梢人靜也,開寶篆,誦黃庭。(注1)將死之人,何必還要知道那麼多事情,莫非你還想托夢給你的師姐妹們麼?”

風非非腦海中泛起模糊的影像,少女時候父母雙亡的淒苦,拜入師門之後風光榮耀,一心練劍博得師父歡心的辛苦,師姐妹們閑來談笑的情景,一幕一幕回想起來,漸漸的,一切皆化作過眼云煙,她的身軀漸漸停止了掙紮,雙目失去了神采。

那人將鳳非非的尸身翻了過來,目光落到她青灰色的玉容上,歎息道:“你雖然只知人云亦云,可是這些年來也算是潔身自好,沒有過分辱沒師門,如今你既然已經死了,我也不願你多受屈辱,卿本佳人,奈何作賊,今日歸于黃土,也莫要再生遺恨。”說罷,那人將手中玉瓶之內的藥物倒在風非非身上,不過片刻,紅粉佳人便已化作一灘清水,滲入地下,只余下一些零散物事,那人皆用黃土埋了,然後便循著馬蹄印走去,不多時已經沒入荒野之中。

九月二十三日,鍾離城內,剛剛從宿州戰場返回的陸云和等在鍾離一夜的韋膺一起得知了石玉錦、陸梅失蹤的消息,韋膺心中悔恨沒有保護二女一起到鍾離,陸云卻是神色沉靜如水,毫無一絲激蕩,似乎並不在意,可是韋膺分明能夠覺察得出來,這少年身上深沉的悲哀。勸慰了陸云幾句,韋膺開口相勸陸云起兵救父,陸云卻只是搖頭不語,在旁邊早已是淚流滿面的陸風目中閃過光芒,厲聲道:“大哥,你就是不恨他們害得大嫂和妹妹失蹤,難道也不顧及爹爹的性命麼?”

陸云收回淡漠的目光,道:“我早已立誓和爹爹一樣盡忠報國,死且不悔,爹爹尚且束手就縛,不肯反叛,我焉能敗壞爹爹的忠義之名。”

陸風怒道:“難道為了忠義之名,就可以不顧親人生死麼,他們是要斬盡殺絕,不僅是要殺了爹爹,恐怕還要殺你,甚至還要殺大嫂,殺梅兒,就是娘親和小弟也逃不過一死,憑什麼我們陸家要死盡死絕,才是忠義,狗屁!”

陸云面上閃過怒色,揮手一個巴掌,將陸風打倒在地,指著陸風罵道:“你若有此心,就不是我陸家的子孫,爹爹平日的教誨你都忘記了麼。”

陸風吐出口中鮮血,慘然道:“爹爹平日總是說陸氏子弟,縱死不能負忠義,為家國不可惜身,為黎民不惜榮辱。可是我不甘心,永遠也不甘心。”

陸云冷冷道:“你既然記得,如何敢出此狂言,若是爹爹肯反,豈會自縛入京,爹爹尚且如此,我豈能謀反,我若提兵殺回建業,只怕正好做了雍軍前鋒,到時候那昏君奸相便可名正言順的將爹爹殺害,身為人子,豈可陷尊長于不忠不義。更何況爹爹不反,自是不願見江南億萬黎庶死于內亂,我也是這般想法,我們一家人就是都死了,若能免去內亂災禍,也是死得其所。”

陸風眼中滴下血淚,嘶聲道:“難道娘親、大嫂、梅兒和小弟的性命,大哥就一點也不顧惜了麼?”

陸云眼中閃過一絲痛楚,他柔聲道:“二弟,娘親和小弟現在建業,我若起兵,必然是先害了他們,玉錦和梅兒雖然失蹤,但是總算還沒有見到尸身,說不定還有生還的可能,爹爹和我為國而死,無怨無悔,你卻不能留在這里。現在你立刻更名換姓,遠走高飛,為我陸家留一脈香煙,這便是你的功勞。”

陸風聞言泣道:“大哥,不,你和我一起走吧,與其給他們殺了,不如我們一起走吧。”

陸云背過身去,淡淡道:“陸氏一門,除了爹爹之外,便只有我在軍中,我若逃生,那奸相必然加罪誣陷爹爹,更何況我在外一日,奸相始終不能安心,必然不會放過娘親和小弟,我若身入囹圄,他們才會放松對玉錦、你和梅兒的追緝。你也不要擔心,爹爹和我未必就沒有機會生還。”

陸風大哭道:“不,我也要和大哥一起去建業,要死我們死在一起。”

陸云叱道:“糊塗,你若也死了,將來玉錦和梅兒,甚至娘親和小弟還能倚靠何人?”說完這句話,顏色稍緩,又道:“還有一件事情,你要記住,當年我去雍都刺殺師祖,誰知連動手的機會都沒有,丟盡了面子,卻也結識了幾個朋友,如今他們多半已經上了戰場,無論于公于私,你若見了他們,他們必然會庇護于你,就是師祖也曾說過,將來若有危難,可以投奔于他。可是我陸氏子弟,怎能投靠敵國,所以你要記得,縱然陷于生死絕境,也絕對不可投靠大雍,更不可和南楚為敵。”

陸風知道兄長言出如山,頗有父風,不敢再違逆,只是默默點頭,一滴滴血淚落在塵埃。

陸云也不回頭,語氣中又多了幾分悲涼,繼續道:“你去吧,若非淮西軍尚未出動,只怕朝廷欽使已經到了鍾離了,若是,若是還能見到玉錦,替我轉告她,要她別怪岳父大人,岳父的苦心,她終究會明白的。”

陸風心中悲憤,想到若非石觀這麼快就投靠了尚維鈞,也不會讓自己一家陷入這樣處境,正要破口大罵,卻聽見水滴落地的聲音,看到兄長肩頭輕顫,再也不願讓兄長痛心,大哭著向外奔去。

良久,陸云回過身來,對著默然站在一邊的韋膺一揖道:“韋伯父,讓你失望了,爹爹的托付還要請你多多費心才是。”

韋膺只覺心中劇痛,強忍悲愴道:“少將軍不愧是陸氏嫡長,想來大將軍業已料到,就是韋某違背他的意願,也是無濟于事。”

陸云低聲道:“云有負伯父厚望,將來若是伯父見到拙荊,還請轉告他,岳父大人也是不得已,他這樣做也不過是想迫著拙荊遠走高飛罷了,拙荊性情剛烈,若是岳父不這樣做,拙荊絕不會離開淮西避難。”

韋膺歎道:“膺再無話可說,這就去淮東見楊參軍,轉呈大將軍之命。”說罷轉身黯然離去。

離開鍾離,韋膺一路狂奔,趕向廣陵,那里是淮東軍大營所在,剛剛進入淮東境內,韋膺便得知了一個消息,雍帝李贄因為襄陽戰事大發雷霆,齊王李顯、太子李駿、襄陽主將長孫冀受到申斥,而始作俑者江哲更是被降爵罰俸,原本已經是國侯爵位的江哲,再次成了鄉侯,據說若非看在甯國長樂公主面上,恐怕侯爵之位也保不住。而且李贄因為戰事不利,已經下令雍軍退縮防線,甚至有大雍重臣上書提議休戰和議。這個消息若是放在數月之前,那是絕對的好消息,可是現在,卻是催魂奪命的閻王帖子,韋膺聞訊,一口鮮血終于忍耐不住,吐在塵埃,這一刻,他再度領略了江哲狠辣周密的計策,絕不會給人留下一絲一毫的機會。

————————————

注1:宋張繼先《江神子》

上篇:第三十六章 長城空自許     下篇:第三十八章 君恩九鼎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