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三十九章 丹心堅似鐵  
   
第三十九章 丹心堅似鐵

公坐系兩月,尚相以襄陽事構之,令刑部主審,公坦然辯,諸官皆無言。尚相患之,轉誣公長子云謀起兵救父,刑逼甚急,體無全膚,或謂云曰:“尚相必欲將軍父子死,縱不肯屈,亦不能免,何妨虛應之,略免其苦。”云怒曰:“死且死矣,豈可留汙名于世。”

獄不成,公部將皆得命,安撫軍心,上書保奏而已,唯余緬聞公入縲絏,起兵欲救之,阻于江陵。尚相以此責公,公乃親書勸之,余緬得書,黯然而退,尚相亦不敢加罪,慮公部將終為亂,欲赦之。

幕客甯謙聞之,陰勸尚相曰:“大將軍在,諸將皆倚之,大將軍歿,諸將眷屬均在江南,又無首領,胡敢反。”尚相子承業亦勸之:“擒虎易,縱虎難,既已成仇,不可赦也,不然,我父子死無葬身之地也。”

尚相乃決,深夜入宮求密詔,國主不察,許之,乃以鴆酒賜公死,時年三十五歲,國中聞者皆哀痛,服孝私祭者不可勝數。

——《南朝楚史·忠武公傳》

十二月七日,朔風飄雪,這一年江南的冬天倍加寒冷,建業城內一片蕭瑟,在城內一隅荒廢已久的“喬氏園”中,氣氛更是冰冷肅殺,園中雖有十數處亭台樓閣,可是多半都是四處透風的破舊屋舍,冬日的寒風肆虐其中,縱然點起熊熊的火爐也不能逼退刺骨的陰冷。

在其中一間最為寬闊的樓閣之內,同樣的冰冷陰沉,卻連一個火盆也沒有,寒風透過木板的縫隙吹入,令得房內宛如冰窟一般,可是居住在這里的男子卻是宛似不覺,雖然身上只穿著一件灰色的半舊棉袍,但是刺骨的寒冷似乎並不能讓他稍有瑟縮。而他的身上還戴著十余斤重的枷鎖鐐銬,稍一動作,便是叮當作響,手腕腳踝上更是有著紅腫傷痕,可是這男子神色淡然,似乎渾不在意,目光流轉之中,看到雪片絲絲縷縷從破損的窗欞飄入室內,這男子突然露出一絲笑容,走到窗前,伸手推開兩扇殘破的窗子,淡然望著飛雪如織的廢園。任憑飛雪撲面而來,絲絲縷縷滲入衣襟發際之中。在他推窗觀雪之時,不知有多少目光矚目在他身上,直到發覺他並無異動,那些目光中才消去了警惕之色。

這時,門外有人輕咳一聲,繼而一個紫衣老者推門而入,在他身後則是一個青衫書生,一手提著一個食盒,另一手提著一個酒壇。那男子仍然目視窗外,毫不在意來人是誰。那紫衣老者見狀心中生出敬佩之情,若是尋常人在這種地方拘禁月余,只怕已是奄奄一息,何況此人原本是大將軍之尊,縱然不是錦衣玉食,又何曾受過這樣的苦楚,可是這人卻仍然是鐵骨錚錚,不曾聽他說過一個苦字,也不曾見他惡言向人。若非是相爺授意,恐怕自己也不願這樣折磨于他。那書生的目光望向臨窗觀雪的男子,眼中閃過複雜神色,將手中的食盒放在一旁,從中取出一席豐盛的佳肴,然後取出一個精美的銀壺,和一只酒觴,倒了滿滿一杯放在桌上。那紫衣老者恭謹地道:“大將軍,請用膳吧。”

陸燦轉過身來,雖然數月囚禁,令他形容消瘦,面上也帶了幾分病容,但是雙目卻依然炯炯有神,全無英雄末路的悲涼之色。他望了一眼豐盛的酒食,目光在陌生的青衣書生面上掠過,笑道:“歐先生今日親自來送酒食,又一改往常,非是寒透的囚糧,想必尚相已經有了決斷,今日可是陸某隕命之時。”

紫衣老者歐元甯面上露出慚色,陸燦自下獄之後,也曾受過酷刑迫供,但是陸燦不肯屈招,朝野又有不滿聲浪,尚相便將他囚到喬氏園,改而向陸云迫供。尚維鈞卻也是心思狠毒,知道對于陸燦這等位高權重之人,一些不露聲色的折辱更能夠消減他的意志,雖然未必能夠迫得陸燦屈服,但是能夠折辱這位素來鐵骨錚錚的大敵,也是心滿意足,只可惜事與願違,陸燦雖然受盡苦楚,但是除了目光越發淡然之外,竟是沒有絲毫屈服之意。

歐元甯輕輕一歎,心中生出不安之意,道:“大將軍目光如炬,國主已經下旨,今日便是大將軍辭世之日,一個時辰之後,賜死詔書便會送到,尚相有諭,大將軍乃是朝廷重臣,臨去不可輕率,故令在下置酒相送。”

陸燦面上並無驚怒之色,看向宋逾道:“你是什麼人?為何會在此地?”

宋逾一怔,料不到陸燦聞知大限在即,卻無憤怒不平,反而還有興趣問自己的來曆,上前一揖道:“草民宋逾,與尚相公子乃是知交,聞聽將軍將去,故前來送行,且將軍雖入囹圄,建業城中不知有多少人想要搭救將軍,從前大勢未定,這些人還不敢輕易動手,如今賜死詔書已下,難免會泄漏消息,尚相恐有人知大勢不可綰,前來劫獄,故此令歐前輩親來設伏,草民雖然武藝平平,但幸得尚相、歐前輩賞識,故此應命前來。”

歐元甯一皺眉,雖然宋逾所說並無虛言,尚維鈞正是因為擔心有人劫獄,才增加了許多高手守衛喬氏園,這宋逾正是因為這個緣故才來到此處的,可是卻也不必毫無遮掩,侃侃直言吧。

陸燦聽了卻是覺得此宋逾性情直率,毫無拘泥之態,笑道:“即是如此,你就陪陸某小酌幾杯,等候詔書前來吧。”

宋逾目視歐元甯,歐元甯心道,這宋逾功夫絕佳,有他在此,縱然有什麼變故,也可先殺了陸燦,自己還需安排園中防務,鳳儀門中人終究是外人,難以信任,還是自己親自巡視一番的好。想到此處,他笑道:“大將軍既然有此雅興,宋逾理應從命。”說罷取出鑰匙親手替陸燦除去鐐銬,道:“大將軍請慢飲,老朽先下去了。”說罷給宋逾使了一個眼色,宋逾微微點頭,歐元甯才轉身走了出去。

陸燦除去鐐銬,身上輕松許多,走到桌前舉起酒觴,一飲而盡,道:“好酒,你也坐下吧,飲酒不可無伴,一個人未免太寂寞了。”

宋逾看了一眼屋內,取了一個缺口的茶杯過來,到了滿滿一杯酒之後,又替陸燦斟滿一杯,舉杯道:“能得大將軍賜酒,草民榮寵備至。”說罷也是一飲而盡。

陸燦微微一笑,把酒啜飲,笑語從容,緩緩問及宋逾的身世經曆,宋逾卻也不隱瞞,除了身屬秘營之事不曾外泄,就連曾為殺手的事情也是侃侃而談。不過數語之間,宋逾便覺得眼前這位大將軍和藹可親,言辭懇切,令人有如沐春風,如飲醇酒之感,陸燦卻也覺得這青年雖然常有激憤消沉神色,卻也是才華過人,問及軍略,言語間頗有卓識,人品氣度皆有可取之處,不由勸道:“宋公子才華過人,理應為國效力,怎能屈身草莽,沉淪風月,如今宋公子得尚相器重,理應從軍報國才是,想來尚相也會首肯。”

宋逾目中閃過驚異,道:“大將軍被尚相誣害,國主下詔賜死,難道竟然連一點怨言也沒有麼,竟然還要勸草民為國效力?”

陸燦淡然道:“我非聖賢,豈能無怨,但是怨則怨矣,陸某盡忠報國之心卻不稍改,我死之後,尚相必定排擠打壓陸某舊部,我見宋公子頗有大才,又得尚相信賴,若能領軍上陣,倒也是國家之幸,將士之幸。”言罷,話語一轉,卻是說及自己從前領軍作戰的一些心得。

宋逾心中越發驚佩,想到自己秉承江哲之命,數次進言暗害,此人到了今日地步,自己難辭其咎,不由心中愧悔難當,耳中聽見陸燦娓娓道來,竟有傳授兵法之意,終忍不住拜倒在地道:“大將軍如此厚愛,在下慚愧難當,陷大將軍于死地,草民其罪非輕,何敢再聆教益。”

陸燦聞言有些驚愕,這青年雖然雖得尚維鈞看重,但是恐怕並沒有資格獻策進言,如何這般說法?

見陸燦神色,宋逾越發痛悔,張口欲言,卻想起自己縱然說給此人知道,也不過是傷口上灑鹽,有害無益,神色一頹,道:“大將軍且飲酒,草民在外恭候。”

陸燦神色一黯,道:“既然如此,你去吧。”他也是心思靈透之人,隱隱間已有所覺,見宋逾走出室外,他苦澀地一笑,舉目望向窗外,不過些許時候,窗外飛雪越是迷離,隨風飄舞,如幻如夢,恍惚間不由想起舊日往事,一樁樁,一件件,皆是難忘。

突然之間,雪影迷離之中,突然傳來一縷琴音,琴音便如飛雪,千絲萬縷,無孔不入,孤傲清冷,變幻莫測,陸燦只覺心神皆隨著琴音起伏,氣血上湧,心中一震,幾步走到窗前,任憑雪花撲面,這才冷靜下來,目光炯炯向園中望去。卻見茫茫雪霧之中不時有血花飛濺,宛若紅梅綻放,此起彼伏的厮殺聲,慘呼聲,和兵刃撞擊的聲音卻隨之而來,攪亂了這片靜謐的雪景。

陸燦心知是有人前來劫獄,心中生出疑慮,所有舊部均得到他的嚴令,絕對不許來建業生事,會有何人前來劫獄呢,方才宋逾所言,他只當是尚維鈞多疑,想不到竟然真的有人劫獄。仔細聽去,只覺殺聲從四面八方傳來,進攻之人頗有章法,不似烏合之眾,只是進展艱難,顯然尚維鈞在此地也是布下重兵,有意將來人一網打盡。陸燦心思電轉,突然生出不祥的預感,莫非有人從中左右,欲令南楚豪傑皆喪身在此。唯今之際,只有自己出面,令那些來劫獄之人立刻退去,才能免去此劫。

想到此處,陸燦躍出窗外,縱身向殺聲最響之處而去,此刻他除去枷鎖,雖然元氣因為數月囚禁而大傷,但是卻仍然身手矯健。豈料他剛剛落入雪中,便有一人擋在他面前,一柄折扇忽開忽闔,擋住他的去路。陸燦望向那神色冷厲的宋逾,喝道:“讓開,本將軍絕不能讓我南楚俊傑自相殘殺。”

宋逾心中雖然佩服陸燦這般快就看出其中玄機,更沒有被求生之念蒙蔽,但是想到自己得到的嚴令,就是將陸燦留在此處,絕不能讓他阻止這注定兩敗俱傷的慘劇,目中閃過厲色,道:“草民奉命,不許大將軍離開此間一步,國主詔書到此之前,還請大將軍就在房內飲酒,外面的事情,卻不需大將軍費心。”

陸燦眼中寒芒一閃,叱道:“你究竟是楚人還是雍人?”

宋逾心中一顫,卻昂首道:“宋某生于南楚,長于南楚。”

陸燦卻是識破他話中隱含之意,冷笑道:“可是你卻不當自己是楚人,可對,若非如此,你為何阻攔陸某平息干戈的好意。”

宋逾心中一橫道:“大將軍若是此刻前去,必定難逃毒手,若是留在此地,若是來人得勝,大將軍尚可生還,豈不是兩全其美,何必自尋死路。”說罷揮扇攻去,陸燦對于這種江湖技擊之術,並不精擅,被宋逾困住,不能脫身而去,心中越發生出寒意,想到自己縱然舍身一死,也不能免去內亂之禍,拳掌之間,越發生出拼死之念。

數十丈外,歐元甯立在雪中,雙手緊握,對著那白衣蒙面,端坐撫琴的身影,眼眦欲裂。就在片刻之前,襲擊突如其來,歐元甯幾乎是眼睜睜看著這人勢如破竹,破眾而入,幸而此人似有獨來獨往的意味,只是他孤身一人沖進喬氏園中。歐元甯令眾人拒守,自己親自追來,豈料那人竟然如此狠辣,留守在園中的十余侍衛都被這人輕易取了性命,更可恨的是,這人居然坐在雪中撫琴,琴音便如利刃,聲聲似乎要割斷自己的肝腸,地上的伏尸之中便有他兩個弟子,本是青春正盛,如今卻已經慘死在眼前。歐元甯屢次想要出手,但是明明見那白衣人坐在雪上撫琴,全無防備的模樣,卻覺得那人周身上下,全無破綻,自己全無把握,不由心中大恨。歐元甯一邊思索著這人到底是誰,江南從未聽過有這般高手存在,一邊尋找著出手的機會,心頭越發郁悶,目光一閃,忽然發覺周圍丈許方圓之內的雪花都隨著琴音舞動,和數丈之外的飛雪變化迥異,頓時明白過來,那人的琴音已經結成羅網,將自己鎖住,若是自己再不出手,便是唯死而已。

心中生出死志,狂嘯一聲,歐元甯身上勁氣潮湧,那些詭異的雪片霎時間四散飛揚,頓時覺得身上壓力一輕,再不猶豫,一掌擊出,向那白衣人撲去,掌風激蕩中,雪花飛濺,那人一聲長笑,舍琴而起,起身迎上,歐元甯耳中傳來一個若有若無的聲音道:“琴音傷敵的功夫終究還是未成,就看你這老兒可以接我幾招吧!”聲音未息,歐元甯便覺得那人一掌到了眼前,長袖飛舞中,一只白皙的右手隱在袖中,欲發不發,這等後發先至的本事,也令歐元甯一驚。轟然一聲巨響,雙掌隔著那人衣袖相交,那人衣袖便如片片蝴蝶一般碎去。歐元甯只覺得那人內力虛無飄渺,這一掌似乎擊在空處,那人卻也驚咦而退,道:“好個綿掌,似陰柔實剛強,一掌竟有九重力道,不愧是綿里藏針。”

歐元甯心中略定,這人武功雖然匪夷所思,但是卻未必強過自己多少,只不過他武功古怪,身法莫測,所以才令自己一時失措,落了下風罷了,此刻心中有數,信心大增,便又向那人攻去。耳中隱隱傳來宋逾的聲音,想來正在阻攔陸燦,若是自己失手,讓這人救走陸燦,豈非是大禍臨頭。想到此處,他全無隱晦,傾力向那白衣人攻去。

這一次交手卻是和方才不同,竟有平分秋色之勢,其實那白衣人雖然境界見識都勝過歐元甯,但是歐元甯內力精深,老而彌堅,此消彼長,白衣人想要取勝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掌風拳影激蕩之中,飛雪隨之飄舞,兩人的身影糾結在一起,除了歐元甯的紫衣尚可看見一線影子之外,那白衣人身影早已和飛雪交融在一起,不分彼此。

雪影迷漫之中,白衣人耳中傳來錯落有致的哨音,心中一驚,知道隨自己來攻的江湖豪傑已經傷亡過半,自己不能再和這老者糾纏下去了,深吸一口氣,本來撲向歐元甯的身形突然生生停住,凌空一掌,飛雪撲面而來,歐元甯一愕之間,便看見雪花中金星隱現,竭力閃去,卻是已經躲避不及,只覺肋下劇痛,伸手摸去,只覺鮮血泉湧,這時,那白衣人袖中突然飛出一道黑影,宛似蛟龍旋舞,瞬間纏住歐元甯脖頸。歐元甯大喝一聲,心恨這白衣人無恥暗算,不顧生死撲去,一掌拍去,這一次他拼上了全力,白衣人也是未能完全閃開,那一掌拍在白衣人肩上。白衣人趁勢後退,便如流星閃電一般,歐元甯為長鞭所拽,只覺呼吸不暢,也是被向前拖去,那人後退不過數丈,已經到了一棵大樹之下。歐元甯心中大喜,也顧不得頸上鞭索越發收緊,拼盡全力一掌向那白衣人擊去,豈料那白衣人身形急停,貼著樹干徑直而上,飛身掠過橫枝,急急墜落。霎時間化動為靜,歐元甯高大的身軀在風中搖曳,四肢軟軟垂下,頸骨折斷,竟被生生勒死在園中樹上。

那白衣人一聲輕咳,掀起面紗,一口鮮血吐在雪地上,嫣紅如同梅瓣,他歎息道:“此人果然是好對手,只可惜我沒有時間和你好好切磋,這般死了想必你也不會甘心吧。”說罷收回長鞭,歐元甯的尸首墜落在地上,激起雪塵漫天。那白衣人走回原處,抱起幾乎被積雪掩蓋的古琴,看也不看倒在周圍橫七豎八的尸體,舉步向園內走去。

陸燦只覺胸中血氣上湧,氣喘籲籲,這些日子以來的折磨,讓他再也無力和這青年宋逾相抗,不過百余招,他便已經不能支撐,見這青年依然是神采奕奕,他不由輕聲一歎,退出戰圈,倚在牆壁上,道:“你究竟是何人,若真是尚維鈞心腹,現在就應該殺我才是,看你並無殺意,莫非真如我所料,你竟是雍人細作。”

宋逾淡淡道:“大將軍過慮了,我非是雍人細作。”口中說著輕描淡寫的話語,他的目光卻仿佛透過無盡飛雪,看向那不可測的深處。

這時候白衣人已經到了近前,他的目光在陸燦身上一掠而過,在宋逾身上停留了一瞬,宋逾心中一顫,悄然退到陸燦身後,雖然不知道這人是誰,可是他卻知道此人既然能夠冒充天機閣主,必然是先生知交心腹,所以不由心中驚懼,此刻反而是陸燦更能夠令他安心。那白衣人卻是不曾說些什麼,身影忽然疾退,轉瞬消逝在飛雪中。陸燦目中閃過驚疑,回頭看了宋逾一眼,見他神色沉默中隱隱有些不安,陸燦心中微動。

喬氏園之外,率眾阻攔前來劫獄的義士的,除了尚維鈞的心腹武士之外,還有一些勁裝女劍手,她們的首領有兩人,這兩人都是輕紗覆面,一人華衣盛妝,一人青衣素服,劍氣如霜,往來縱橫,進攻一方,不知有多少人死在她們手中,直到丁銘以一人之力攔下這兩人之後,才穩住了局勢。丁銘很快辨認出了這兩個女子的劍法,鳳儀門在江南數年,丁銘也見識過她們的劍法,不過今日一戰,丁銘才真得見識到了鳳儀門的厲害。兩個女子雙劍合璧,劍勢宛然游龍驚鴻,縱橫捭闔,華美狠辣,若非是丁銘也是劍術高手,當真是難以匹敵。

戰了兩刻時間,丁銘發覺自己這一方死傷慘重,若非是仗著在吳越戰場磨練出來的戰陣,對著這些豪門鷹犬,還真是難以取勝,而且現在敵方援軍未到,一來是喬氏園偏遠,二來是禁軍中也多有敬重陸燦之人,被丁銘安排的人手暗中說服勸阻,故意拖延,但是時間若是太久了,只怕就不能阻住援軍了。就在他心焦之時,一個白衣人從園中緩緩而出,也不見他如何動作,便身如飛絮一般,飄向那華服女子身後,一掌擊去。那女子覺出身後掌風如利刃,傾力閃躲,雖然避開這一掌,但是再也不能和同伴聯劍對敵,那青衣女子原本專心致志地和同伴聯手,這一下卻是露出了大大的破綻。丁銘一聲輕叱,劍如流虹,血光飛濺,那青衣女子嬌軀一抖,鮮血瞬間滲透了衣衫,仆倒在地。

丁銘毫不猶豫,身劍合一,接著飛身向那華服女子撲去,那華服女子見到同伴委地,一聲驚呼,轉身逃去,但是丁銘這一劍摧枯拉朽,一去不回,竟是生生刺入那女子背心。那華服女子一聲痛呼,反手一劍,便如電閃一般,丁銘只覺眼前劍光一閃,那一劍已經奔心口而來,他棄劍急退,那劍勢卻如附骨之俎一般,眼看就要刺入他的心口,卻是嘎然而止,竟是一條黑色長鞭纏住了劍身。丁銘松了一口氣,順著長鞭看去,卻見正是天機閣主出手相救。這時候,那華服女子嬌軀才緩緩倒在地上。丁銘心中一寒,心道,只看這瀕死一劍,這女子的劍術其實不弱于自己多少,若是她肯鼓起勇氣和自己交手,絕不會敗得這樣快的,鳳儀門的女劍手果然名不虛傳。

丁銘心中正在胡思亂想,耳中傳來裂帛一般的琴音,他神思一震,卻見那白衣人指著園中,雖然看不到神情,卻明顯流露出不豫之色,丁銘不由有些慚愧,也顧不得外面還在纏戰,跟著那白衣人向園內奔去。臨來之前,有約在先,丁銘需要去勸陸燦答應和他們離開建業,只是被阻在外面許久,丁銘幾乎忘記了這件事情,連忙過去拔起長劍,轉身向園內走去,那白衣人目光一閃,看外面仍是相持之局,便隨之走入園內。

在丁銘隨著那白衣人走入園中的時候,鳳儀門的女劍手已經看到兩位首領倒在地上,兩個勁裝女子拋下交手的敵人,仗劍奔了過來,那華服女子已經渾身冰冷,沒有氣息,那青衣女子卻只是昏迷了過去,當兩人匆匆給她裹傷服藥之後,那青衣女子終于緩緩醒來,她的目光在那華服女子身上停了片刻,眼神中滿是哀痛和絕望。一個勁裝女子低聲道:“七姑娘,要不然我們趕快退走吧。”話語中滿是懼意。青衣女子搖頭道:“我們已沒有回頭路可走,先將二姐的尸首抬到邊上,你們都去,別放過一個來犯之人,施放二姐身上的求援信號,召城中弟子前來相救。”那女劍手聞言淚落,走回那華服女子身邊,從她身上取出一個桑紙包裹的小球,震腕向空中投去,那小球受到震動,火花飛濺,從中分裂,一道火焰沖天而起,在半空中化成一只彩鳳模樣,更是發出鳳鳴也似的聲音,驚徹寒夜。青衣女子微闔雙目,珠淚滾滾而下,低聲道:“二姐,三姐,你們都這樣去了,我為何還要這樣辛苦地活著。”寒冷漸漸襲來,青衣女子的意識緩緩散去,珠淚已化成兩行冰霜,凝在如美玉一般的面頰上。

陸燦立在雪中,盡管身上已經積雪甚厚,他卻沒有拂拭的意思,宋逾站在他身後,似乎是保護,又似是監視,聽到耳中隱隱傳來的厮殺之聲,陸燦心中覺得茫然,知道自己已經不可能阻止眼前的血戰,陸燦便靜靜地等待著結束的時刻,也等待著賜死詔書的到來,只要自己留在這里,那麼無論什麼人的陰謀,都不能順利展開。

過了片刻,果然見到兩人踏雪而來,其中一人走到近前便下拜道:“丁銘叩見大將軍,請大將軍隨我們出城,城外有甲士接應,已經備好車馬,沿途都有護衛,便可直奔軍中。”

陸燦的目光只在丁銘身上一掃而過,卻是看向一身白衣,面覆白紗,就連眼睛也用輕紗遮住的那人,淡淡道:“閣下是何人,為何參與此事。”雖然飛雪障目,可是陸燦也知道若無此人殺了歐元甯,丁銘等人絕對不可能闖入園中,所以方追問白衣人的目的。

丁銘心中一驚,擔憂白衣人惱怒,豈料白衣人只是淡淡道:“丁兄與我有舊,苦苦相求,我便出手搭救,否則大將軍縱然有功于社稷黎民,又與我們這些江湖草民有什麼相干。”

陸燦聞言卻覺得心中一寬,心道,他若不是存心來救我,倒也不慮他有什麼陰謀。轉目望向丁銘,他歎道:“丁大俠何必如此費心,陸某生死無關緊要,你卻是吳越義軍的首領,若是有所閃失,豈不讓定海占了便宜,你還是速回吳越去吧,不要牽涉這些朝廷大事。”

丁銘高聲道:“大將軍此言差矣,丁某不過是個江湖人,我若死了自有別人可以統領義軍,可是若無大將軍指揮若定,如何可以抵禦雍軍鐵騎,大將軍豈能坐視雍軍南下,甘心被那奸臣所害。”

陸燦苦笑道:“丁兄,你是一片好心,只是陸某生死已經無關緊要,縱然我可以逃出建業,也將成為叛逆,到時候尚相必然下令清洗我的舊部,南楚內亂將起,丁兄難道要我率軍謀反麼?與其引起內亂,自相殘殺,不如陸某服法而死,有諸位義士舍身為國,南楚尚可平安無事,再過些年,或有更勝陸某的人能夠北上中原,令雍軍從此不能南下。”

丁銘聽得淚落,道:“大將軍為國為民,鞍馬勞頓,舍生忘死,今日仍念著社稷百姓,那奸相所為實在是令人發指,大將軍若是離開建業,避入軍中,再上書求赦,或者也可免去內亂,大將軍若是不走,我們情願死在這里,也不肯這樣離去。”

陸燦微微一笑,道:“陸某一人生死事小,家國安危事大,尚相必然已經在陸某舊部之中安插了刺客心腹,一旦陸某脫逃,只怕他們都會遭到戕害,而且軍中士卒的家眷都在江水之南,一旦尚相疑心他們謀反,他們便是家破人亡的結局,豈可為陸某一人,害了麾下這些將士。丁兄不要再多說了,你去吧,陸某是絕對不會逃出建業的。”

這時,那白衣人冷冷道:“何必這樣廢話,將他打暈了帶走就是。”話音剛落,只見陸燦幽深雙眸中射出寒光,原本平和淡凝的氣勢瞬間變得酷厲凌人,那是一種沙場血戰中養成的可以匹敵千人萬人的大將氣度,而他面上的神色卻是那樣淡漠,雙手背負而立,陸燦冷冷道:“閣下當真以為憑著武功高強就可以為所欲為麼?”

白衣人心神一顫,目光透過輕紗,在陸燦面上凝注片刻,見他眉宇間皆是甯為玉碎,不為瓦全之意,輕輕一歎,道:“大將軍不欲令南楚內亂,卻只是夢想罷了,無論如何,這內亂都是不可免的,大將軍只需答應一聲,我必然可以帶著大將軍離開建業,到時候不論是回到軍中起兵,還是遠遁江湖逍遙,我都可以實現大將軍的願望。大將軍難道就不為家人著想麼,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縱然大將軍甘心赴死,尚維鈞也絕不會放過大將軍的家人。”

陸燦的目光沒有絲毫軟弱,白衣人的言辭雖然犀利,卻並未在他心湖之上留下印痕,這一切早在十年之前,他就已經想得清清楚楚了。他卻也不辯駁,只是露出堅定淡漠的微笑,然後舉手,食中二指便如利刃一般刺透了胸膛,鮮血湧出,雖然手指只刺入了一分,並未傷及要害,可是他的意思卻是明明白白。

顧不得驚訝陸燦的指力,丁銘幾乎是立刻起身退去,連退了十余步,目中滿是悲慟,顫聲道:“大將軍,丁銘遵命就是。”

陸燦淡漠的目光望向白衣人,白衣人目中光芒閃爍,陸燦微微一笑,指上用力,鮮血泉湧而出,白衣人能夠感覺到丁銘懇求的目光,他也知道若是立刻出手,或者可以阻止陸燦自戕,但是陸燦心意已決,縱然是救了出去,結果也不會有兩樣,更何況若是任他背負叛逆之名死在外面,還不如讓他死于此處,也算是全了他的忠義。更何況那人原本就說過,要自己給陸燦留下選擇的余地。輕輕一歎,白衣人的身形隱入雪中,就如來時一般無影無蹤。

陸燦心中一寬,知道局勢終于已經在自己控制之下,望向丁銘,他淡淡道:“丁兄去吧,不要再多添傷亡,切忌不可自相殘殺,徒令雍人快意,更要留心身邊之人,雍人最擅用間,你要小心在意。”他心中雖然也想警告丁銘小心身後的宋逾和那來曆不明的白衣人,但是卻也知道若是自己說得過分明白,只怕丁銘也不能生出建業,與其如此,不如讓他心存警惕就好,也免得吳越義軍失去領袖。

看著丁銘掩面而退,飛雪之中突然傳來一縷琴音,琴音淒楚,隱隱有訣別之意,陸燦心中突然生出一個古怪念頭,這琴聲自己必然聽過,或者不是這首曲子,但是那琴中深藏的孤傲清冷意蘊卻是一般無二,想到此處卻是不由失笑,自己對于音律並不精擅,怎能聽出琴音異同。將手指拔出,任憑鮮血滴落,拂去身上積雪,陸燦走入室內,倒了一杯酒,舉杯道:“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可憐白發生。只可惜我還沒有完成心願,就要身名俱裂。宋逾,你為何不一起走,莫非以為我沒有看穿你的偽裝麼?若非你是他們的內應,只怕那白衣人或者丁銘先就要殺了你。”

宋逾淡淡道:“大將軍何出此言,宋某奉命守護大將軍,力阻大將軍離開此地,後來也是大將軍求情,才令那些人沒有下手殺我,大將軍舍生不逃,想來也是顧念在下克盡職守的緣故,才多有眷顧吧?”

陸燦聽了不覺失笑,也不顧鮮血流淌,舉杯道:“說得好,你這般才智氣度,倒是難得,說吧,你和我的恩師江哲有何關系?想來也只有先生能夠作出這樣的事情,將陸某的生死利用的這般徹底,你這般人才,只怕也是先生的門人吧?”

宋逾神色微動,看向陸燦磊落的神色,低聲道:“我是先生不肖弟子,早已經叛出門牆,承蒙先生開恩,不曾取我性命,今次奉命數進讒言,加害將軍,于心有愧,將軍縱然將此事說了出去,我也不怪將軍。”

陸燦輕輕皺眉,道:“我聽你語氣似有怨恨,莫非你懷恨先生,可是若是這樣,你又為何奉他之命行事呢?”

宋逾目光向外掃去,方才鳳儀門的求援信號他也已經看到,知道很快就會有人進來查看,便低聲道:“我和先生本有舊怨,只是先生不知,但是仔細想來,卻也怪不得先生,又蒙先生恩德,同僚厚誼,所以不能拒絕先生的命令,只是卻害了將軍,我心中十分不安,將軍為人忠義,性情又如光風霽月,逾輪此生也覺痛悔難當。”

陸燦歎道:“這也不關你的事情,先生不過是火上添油,縱然沒有他的計策,再過數年,也免不了這一劫,只是原本我以為可以先完成北上中原的夙願,令雍軍鐵騎不能窺伺江南,只恨這一日終究來得太早了。我現在才明白,當日谷城之上,先生撫琴一曲,非是為了退敵,而是為了訣別,一曲之後,再不複見,這才是先生的意思。”

這時,宋逾耳中已經傳來足音,他連忙輕咳一聲道:“將軍,要不要裹一下傷勢?”

陸燦目光一轉,道:“你今後還要留在建業麼?”

宋逾心中明白,低聲道:“此事已了,在下再無牽掛,絕不會再涉入南北之爭。”

陸燦微微一笑,點頭道:“那就好,我相信你並未虛言,否則縱然是你對我這般誠懇殷切,我也只能取了你的性命了,想來我若說上幾句話,尚維鈞還是甯可信其有的,若是再見到先生,請替我說一句多謝。”

宋逾低聲道:“多謝大將軍寬宏,若有機緣,必定轉告。”正想再說些什麼,眼角余光看見身影閃動,他默然不再言語。

這時候,援軍已經進了園中,走在最前面的卻是尚承業,他身後皆是帶甲軍士,想必是親自帶著援軍前來喬氏廢園,畢竟陸燦的生死,和他們父子的關系最是密切。在尚承業身後,便是幾個緋衣內侍,手上捧著聖旨鴆酒,卻是路上相逢,一並趕了過來。一眼看到陸燦坐在那里飲酒,尚承業便松了一口氣,停步不前,看了一眼宋逾,眼中露出贊賞之色,示意他退出來。

宋逾掩去眼中悲色,走出房間,站到尚承業身後,只見那緋衣內侍尖聲宣旨,宋逾神思不屬,恍恍忽忽只聽見“賜死”、“棄市”這樣的字眼。然後透過洞開的房門,他便眼睜睜地看著陸燦含笑倒了一杯鴆酒,明晰溫和的目光環視眾人,在自己身上更是多停留了一瞬,然後不顧前胸血跡斑斑,舉杯而飲。宋逾眼中一片模糊,悄悄地退了一步,只覺得自己的生命仿佛也隨著陸燦自盡而逝去了一般。

上篇:第三十八章 君恩九鼎重     下篇:第四十章 灑淚今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