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十四章 問是誰家子(下)  
   
第十四章 問是誰家子(下)

石繡上前對陸云道:“云弟,今晚還去劫營麼?” 陸云搖頭道:“玉錦,今天不行,連續劫了三日,今天雍軍一定會有防備,我已經跟伯父說過了。”在雍軍和南楚軍彼此偷營襲城的過程中,陸云表現出了十分機敏的直覺,選擇劫營時機十分恰當,而且敵軍若有埋伏,陸云總能在斥候探查之前便生出不妥的感覺。就連陸云也覺得奇怪,是不是在長安上了太多的當,讓他變得這般敏感。至于稱呼石繡“玉錦”,則是因為石繡不許他稱呼姐姐,直接稱呼名字又覺得失禮,所以陸云索性稱呼石繡的表字,這是半年前石繡的師父離去之前贈給她的字。 石繡點點頭,無所謂地道:“好吧,那麼咱們回去吧,這一身血衣穿著多不舒服。”說完不耐煩地聳聳肩,這個姿勢若是別的女子做來必定粗野難看,可是石繡做來,卻有一種灑脫不羈的感覺,更何況她本就穿著男裝,活脫脫一個少年將軍,哪里有半分女兒情態。 這本是陸云看慣的動作情態,可是不知怎麼,今日陸云心中突然一顫,竟然想起了原本已經在記憶中深藏的昭華郡主江柔藍。初次相見,柔藍也是穿著男裝,可是和石繡不同,她雖然穿著男裝,卻是那般的嬌俏端麗,她的氣質純淨,如同清泉一般明晰,或許是身份的緣故,她的光芒是那般耀眼,雖然沒有嬌縱之氣,甚至可以說是善解人意,天真無邪,可是陸云總覺得柔藍有一種仰之彌高,望之彌遠的氣質。可是眼前這個少女,卻讓陸云有一種親切的感覺,如手足,如骨血,不可分割,兩人相處之時,幾乎不需言語,就可以溝通無礙。石繡看看莫名其妙發呆的陸云,習慣性地一腳踹去,陸云下意識地想避開,可是不知怎麼看到石繡帶著嗔意的目光,身軀便移動不了,結果被踢得結結實實。陸云一聲慘叫,引得眾將士掩嘴偷笑,這樣的好戲這些日子總在上演,他們早已經看得熟了。 這時,石觀身邊的親衛奔過來道:“少將軍,少爺,將軍召你們過去。” 陸云和石繡奇怪地互望一眼,然後陸云不再揉腿,直起身來,和石繡一起向石觀所在的方向走去,到了石觀處,見他左臂上停著一只灰羽紅睛的信鴿,陸云心中一動,上前驚喜地問道:“伯父,可是反攻的時候到了?” 石觀微微一笑,將手中的一張細綿紙遞給陸云,陸云拿過一看,只見上面繪著只有一個鐵劃銀鉤的“戰”字,下面蓋著南楚大將軍陸燦的金印,除此之外字條一角還有一個小小的“丙”字,陸云只覺得心中狂喜,再也說不出話來。石繡在旁邊看的迷糊,索性搶過字條,翻來覆去地看著。 陸云向石觀施禮道:“伯父,陸云也想隨伯父上陣殺敵,請伯父准許。” 石觀微微一皺眉,守城的時候陸云自然可以參加,偷營的時候也不妨事,可是反攻在即,戰陣之上,刀槍無情,若是陸云有個閃失,自己可怎麼向大將軍交待?見他猶豫,陸云連忙道:“伯父,您也知道,我是遲早都要上陣殺敵的,這些日子我的武藝您也見了,這次上陣我一定緊跟著伯父,絕不會擅自沖殺。” 這時候石繡將字條看了半天也不明白其中含義,便又還給了陸云,陸云這時正在滿懷熱望地望著石觀,卻是極為順暢地接過字條,見到兩人之間的小動作,石觀不由一笑,心道,我這丫頭終于可以嫁出去了,罷了,這小子遲早也要上陣的,跟著我總比跟著別人好,便道:“好吧,你准備一下馬匹武器,到時候跟在我身邊護衛。”這下石繡可聽明白了,原來是要出城作戰了,連忙道:“爹爹,我也要上陣殺敵。” 這次石觀可不答應了,怒道:“胡鬧,一個女孩子,馬上就要嫁人了,也不知道學些中饋之事,就知道舞刀弄劍,這次不行,乖乖呆在城里。” 石繡扯著父親戰袍道:“爹爹,我哪里比云弟差,他都能上陣,我為什麼不能,最多我也呆在爹爹身邊護衛就是了,再說我可不嫁給那些娘親選的官宦子弟,要嫁便嫁給能夠和我一起上陣殺敵的英雄好漢。”說到最後一句,她的臉上也有了一絲羞意,可是雙目目光炯炯,竟是沒有一絲退縮。 陸云被她神光所攝,不由道:“伯父,玉錦武藝那樣出眾,就讓她一起吧,在戰場上我一定會好好保護她的。” 誰知石繡不領情,飛腳踢去,道:“誰要你保護,我武藝比你差麼。”陸云不敢閃躲,只是苦著臉硬受了這一腳。 石觀忍住狂笑的沖動,再看看石繡一副你不讓我上陣,我便自己跟去的模樣,心道,也罷,還是留在自己身邊放心些,便道:“好吧,你們兩個一起都去,不過不許離開我的左右。” 陸云和石繡都是十分欣喜,自然而然牽著手跑去整理馬匹和兵器,渾然沒有察覺應該避嫌。石觀眼中閃過喜悅的神色,然後面色沉靜下來,又看向那張字條,“丙”,那麼至少已經失落了“甲”、“乙”兩份傳書,雍軍的防范很嚴密啊,不過就算是字條落入雍軍之手又有什麼關系,這張字條不過是個信號罷了。 第二日,陸云和石繡都是全副披掛,偏偏一日都沒有任何意外,雍軍和南楚軍都已經熟悉了對方的戰術,幾乎是敵軍一動,便知道如何應對,厮殺雖然慘烈,卻是全無新意。日落時分,崔玨隨手丟去手上的兩張字條,道:“果然是無稽之談,定是南楚軍有意迷惑人心,陸燦就是天大的膽子,現在也不敢離開京口。”一陣風吹過,那字條在風中翻轉,露出上面的金印。 十一月二十一日,石觀仍然令將士披掛好,准備隨時出戰,更是抽出一部精兵,讓他們養精蓄銳,雙方戰到午時,太陽移到南面的天空,今日是難得的晴朗天氣,雖然冬日天氣有些寒冷,可是城上城下的將士都是汗透重衣,雙方都已經是強弩之末,幾乎全憑毅力在苦斗,十幾日毫不間斷的攻守,實在是消磨人的體力和意志。 崔玨和董山對望一眼,都看到對方眼中的憂慮,董山猶豫地道:“裴將軍和陸燦在揚州對峙,我們攻略淮西,這本是既定之策,可是淮西戰況這樣艱難,真是始料未及。” 崔玨道:“那也沒有辦法,反正壽春沒有援軍,總歸是我們占優勢。罷了,再猛攻一次,趁著中午守軍疲憊加把力。” 董山點點頭,這本是慣例,這一次攻擊若是不能得手,便會撤退休息到未時,然後再一鼓作氣攻擊到日暮。 崔玨催動三軍,開始攻城,換下來的疲軍幾乎是倒地便睡,連日來的疲憊不僅僅在身體上,也在精神上,看著這種情況,崔玨動動嘴唇,終于沒有下令讓那些軍士警戒。 這一次的攻勢似乎效果很不錯,壽春的防守有些軟弱,在雍軍不遺余力的猛攻下有了潰敗的跡象,崔、董兩人都是心中一喜,交換了一個眼色,派出最精銳的敢死營,准備給壽春守軍決定性的一擊,或者今日就可攻破壽春,這不僅是兩位將軍的想法,就是攻城的軍士也感覺到了城頭守軍的力竭,都是拼命攻去。 就在這時,數里之外的山坡林木之後,一雙眼睛閃現出殺機,輕輕舉手,身後傳來有些帶著緊張的呼吸和戰馬輕微的喘氣聲。然後那人斷然揮手,一馬當先繞過緩坡,繞了一個弧形,向雍軍後陣沖去。 “殺!”高亢入云的喊聲、震耳欲聾的馬蹄踏地的聲音以及戰鼓隆隆的聲音同一時間響徹云霄,崔玨和董山心中一驚,向側面望去,只見遠處煙塵滾滾,一支騎兵正在襲來,一時之間看不出人數,但是總在五千之上,那些騎兵皆著銀甲,衣甲映著明亮的陽光,令人幾乎無法睜開雙眼。 怎會這樣,兩人心中都是驚駭莫名,南楚長于舟師,對于騎兵並不十分重視,據他們所知,如今整個南楚,除了襄陽的九千騎兵,江夏大營的三千騎兵之外,整個南楚幾乎再也尋不出一支有足夠戰力的騎兵,這些騎兵多半是當年德親王打下的底子,可是這支騎兵是從哪里來的?千萬種思緒一閃而過,兩人都是同聲高呼道:“退,撤退。” 可是這時候那支銀鎧騎兵已經沖入了雍軍後陣,雍軍本已疲憊不堪,又在促不及防的時候,一觸之下,雍軍立刻陷入了混亂和崩潰的局面,那支騎兵肆無忌憚的沖殺著,仿佛利刃一般將雍軍切得四分五裂,就在這時,壽春原本已經從里面封住的城門開了,這原本是雍軍的期望,可是如今卻是雪上加霜。站在城門口高據馬上的大將正是石觀,在他左右,兩個白衣白甲的少年將軍一左一右相護,兩人手中都是一杆銀槍,背上掛著雕弓,馬上懸著箭囊,就連兩人的戰馬也都是極為相似的白龍馬,面甲都是放下的,看不到兩人相貌,雖然身材有些不同,可是在戰甲掩蓋下看不出來,這兩人竟似是一對雙生兄弟,許多看到的雍軍心中都無端生出“原來如此”的念頭,腦海里閃過這些日子活躍在壽春城頭的少年勇士的形象。 只是這些雍軍馬上就看到那將領揮刀前指,城內的五千生力軍沖入了雍軍前陣。壽春守軍並沒有成建制的騎兵,除了石觀身邊這支百人左右的親衛之外,再無戰馬,可是他們的戰力並不弱,而他們的出戰讓雍軍心靈受到的重創並不弱于後面沖陣的騎兵,原本困在網中的鳥雀破網而出,那麼獵人的心情可想而知。 在南楚軍兩面夾攻之下,六萬雍軍岌岌可危,攻城的損耗太大了,崔玨和董山對視一眼,目光交彙之處,已經是爭吵了無數次,然後董山一抱拳,高聲道:“隨我來。”然後便向南楚軍迎去,崔玨目中閃過悲色,也高聲道:“隨我來。”然後向東南方向沖去。隨著兩人的分頭行動,徐州軍下意識地跟隨著董山斷後,南陽軍則隨著崔玨突圍。 天地間殺聲震耳,南楚兩軍仿佛是兩只鐵拳,相互呼應著殺戮著雍軍,而雍軍畢竟是百戰精兵,在董山的拼死斷後下,崔玨終于成功地帶著三萬多人殺了出去,轉道向北而去。南楚軍沒有追擊,而是專心致志地消滅董山部,留下斷後的一萬七千徐州軍和沒有來得及逃走的一萬余南陽軍雖然舍命相博,但是養精蓄銳的精兵對著久戰之後的疲兵,又是占了先機,勝負已定。當太陽西垂的時候,戰場上已經只剩下數千殘軍。而南楚軍卻是越戰越多,城中休息過的淮西軍也加入了戰場,兩萬多淮西軍加上來援的九千騎兵,將雍軍困在陣中。 董山只覺得鮮血蒙住了眼睛,忍不住用袍袖擦拭,定睛瞧去,南楚軍的騎兵雖然騎射出眾,武藝高強,可是仍然能看出一絲生疏,這是經過良好訓練,但是沒有真正上過戰場的軍隊,只不過今日之後就不同了,這場勝仗將讓他們成為真正的雄兵。耳邊傳來同袍的微弱的呻吟聲和低沉的咒罵聲,董山的目光落到了一雙並肩作戰的少年將軍身上,他們手中的銀槍上下翻飛,一剛一柔,配合得天衣無縫,一個如同蛟龍出海,一個幻化出點點梨花,在他們身後,留下的是一片血海。 這時,南楚軍中豎起的“石”字帥旗下,一個中年將領高聲道:“董山,你們已經陷入死地,何不棄械歸降?”隨著他的喊聲,南楚軍開始放緩攻勢,卻又加強了包圍。 董山傳令讓雍軍向自己靠攏,高聲道:“大雍男兒,豈有歸降的道理。” 這時,南楚軍中一個低級將領高聲喝罵道:“董山,你殺了我兄長,陳某正要尋你報仇,你不降最好。” 董山冷冷看了那將領一眼,笑道:“董某在戰場上厮殺了十年,殺過的人數不勝數,誰知道你的兄長是哪一個,想要報仇,就拍馬過來,何必惺惺作態。” 那將領大怒,但是他沒有騎馬,自然沒有可能向一個騎兵將領沖殺,只恨得眼眦欲裂。 這時候,那從亂軍中返回石觀身邊的兩個白袍小將,其中一人掀起面甲,高聲道:“董將軍,你或許不將自己的生死放在心上,難道不愛惜你的將士,難道你要讓麾下將士全部死絕麼?你若肯放下兵器,我保證你麾下的將士會得到應有的禮遇,我軍絕不會殘殺虐待他們。” 董山目光炯炯地望著那個少年,看上去不過十三四歲年紀,卻是英氣勃勃,好一個少年英雄,他哈哈一笑,道:“若要董某歸降,那是不可能的,這樣吧,你們若有勇士可以在戰場上勝了本將軍,本將軍在此立誓,不論我是生是死,我麾下將士皆會棄械歸降。” 石觀的目光和那支騎兵為首的一人交換了一個眼色,他們並不是心慈手軟,只是擔心這支雍軍臨死之前的反噬讓己方騎兵損失太大,那就不值得了,可是若論單打獨斗,又有何人有把握可以勝過這個大雍將領,若是敗了,又如何面對同袍和陸大將軍。兩個人的目光不約而同落在了陸云身上,陸云是陸燦之子,若是他和董山一戰,不論勝敗都可交待,畢竟他只有十三歲,可是兩人又都擔心陸云有了什麼意外,那可就糟了。 見南楚軍遲遲沒有回應,董山仰天大笑道:“江南果然沒有好漢,竟然沒有人敢和我一戰。” 他的狂言卻惹惱了一人,石繡原本還在擔心自己殺昏了頭,早就忘記了留在父親身邊的約定,一會兒要被父親責罵,此刻一見董山的放肆狂妄,她柳眉倒豎,掀起面甲,高聲道:“董山,別說江南沒有英雄好漢,就是我們這些小孩子,你也未必勝得過,你若有膽量,我和他一起向你挑戰,我們兩人年紀加起來也大不過你,你可敢應戰。” 董山一怔,不過他想起兩個少年方才的驍勇,倒是不覺得受到侮辱,心道,他們小小年紀,就上陣殺敵,倒也算是英雄,若是死在這樣兩個少年英雄手上,倒也不算侮辱,若是殺了他們,更能鏟除兩個禍根,當真是合算得很。所以他不容石觀等人反對,策馬沖出雍軍軍陣,朗聲道:“好,我董山接受你們的挑戰,報上名來,讓本將軍知道殺的是誰。” 陸云聞言,心中豪氣頓生,早就忘了反對,朗聲道:“家父忝居大將軍之位,我名陸云,董將軍可要記住了。” 石繡卻是聰明,女孩子的名字怎可隨便讓人知道,她雖然不忌諱,若是母親知道必然惱怒,便揚聲道:“家父淮西主將,我名石玉錦,董將軍不可忘記。” 董山雖然早已料到這兩個少年身份不同尋常,卻也想不到一是陸燦之子,一是石觀之子(他沒有看出石玉錦是個少女),朗聲笑道:“好,原來是兩位少將軍,果然是將門虎子。” 說罷揚槊沖上,陸云和石繡對望一眼,雙雙策馬沖上,石觀連忙下令調動弓箭手,一旦董山有可能傷及陸云和石繡,他是無論如何也要放箭救人的。 三馬盤旋,兩條銀槍和一條馬槊在塵沙中奮戰不休,青黑色的衣甲和白色的衣甲交錯混合,這一戰並沒有像大多數人想得那樣一面倒,董山雖然是大雍悍將,可是陸云和石繡也是武藝不弱,再加上兩人心有靈犀,配合嚴密,董山又是筋疲力盡,居然戰得平分秋色。 一個回合,十個回合,一百個回合,當戰到百合之後,三人都已經人困馬乏,董山在馬上搖搖欲墜,只是石繡和陸云也好不到哪里去,陸云畢竟是男子,這些日子又服用了江哲所送的丹藥,固本培元很有益處,尚能支撐,石繡卻是氣喘籲籲,已經是汗透衣甲,手中銀槍似乎也握不住了。董山見狀,奮起余力向石繡攻去,不再避讓陸云的銀槍,雖然在他來說陸云更有價值,可是自恃力量不足的他,選擇了更好下手的石繡。一槊刺去,透甲而入,石繡的銀槍脫手,翻身墜馬。 陸云只覺肝膽俱裂,一聲斷喝,悲憤讓他全力催槍,銀槍化作虹影,向董山背後刺去,但是就在銀槍即將著體之時,董山的身軀在馬上詭異的扭動,那一槍只是透過了右肋,陸云用力過猛,身軀前傾,董山卻是微微一笑,馬槊刺向陸云咽喉,全然不將身上的傷勢看在眼里。 幾乎是頃刻之間,局勢突變如此,南楚軍一片嘩然,石觀想要傳令放箭,卻是身軀僵硬,只是望著愛女向下墜落的身軀,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一個動作也做不出來。 眼看董山的馬槊將要刺穿陸云的咽喉,董山面上露出歡容,能夠在臨死之前殺死南楚兩位未來的英傑,便是死也值得了,誰知胸前一痛,他緩緩低頭,看見胸前透出的銀色槍尖。馬槊鋒利的尖鋒即將臨喉,陸云瀕死的一刻,眼前突然閃現出石繡怒目圓睜,銀牙緊咬的俊秀容顏,幾乎是疑在夢中,可是透過董山胸口的銀槍,和減緩的馬槊刺擊速度讓他立刻醒悟過來,一個蹬里藏身,翻身落馬,銀槍收而再吐,這一槍刺中了董山小腹。受了致命的三槍,董山眼中的生命光芒終于消散,他留戀地望了一眼北方的天空,身軀從馬上滑落。 陸云聽不見耳邊傳來的南楚軍震耳欲聾的歡呼聲,也聽不見雍軍痛徹心肺的悲呼聲,他翻身上馬,怔怔望著對面的石繡,兩人隔著失去主人的空鞍戰馬癡癡相望。 方才董山一槊刺中石繡的之前的瞬間,石繡便清醒過來,她心中靈光電閃,便徉做中槊墜馬,其實那一槊只是留下了一道不深的傷痕,只是董山已經疲倦不堪,手感麻木,完全沒有察覺那一槊根本沒有擊實。當他回身反噬一擊的時候,石繡已經翻身而起,崩飛的銀槍正如她預計的一般落入手中,她拼盡全力一擊,刺出了致命的一槍,才讓董山手中力道減弱,陸云得以死里逃生。 耳邊歡呼聲依舊,兩人眼神漸漸恢複了生機,都已經感覺到生命重新回到自己身上,想起方才的生死一線,兩人都是不由打了一個冷顫,策馬轉身向石觀走去,兩人的目光始終不曾分離,生恐眼前見到的只是虛幻,對方早已死在董山之手。 這時候石觀已經清醒過來,悄悄抹去眼中的淚水,他策馬迎上,兩手各自抓著兩小一臂,高聲呼道:“天佑南楚,賜我少年英傑。”南楚軍高呼道:“天佑南楚,賜我少年英傑。陸云、石玉錦,陸云、石玉錦!”呼聲連綿不絕,震撼人心。在南楚軍的歡呼聲中,一個雍軍軍士黯然丟下手中兵刃,其他的雍軍將士似乎是受到了感染,兵器墜落的聲音絡繹不絕。

上篇:第十四章 問是誰家子(上)     下篇:第四十九章 天長地久(全書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