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四十九章 天長地久(全書終)  
   
第四十九章 天長地久(全書終)

王愛其色藝,欲以金屋納之,姬拒之曰:“妾為楚人,不事仇讎。”王聞之而怒,欲加罪,楚國侯哲正從軍行,婉言勸王,王遂改顏,將姬贈于哲,哲乃賜金赦之。柳姬離雍營,乃效鴻飛冥冥,或言從良人去矣! 嗟乎,當社稷危亡之時,余每見儒冠降敵,壯士卸甲,不及柳姬多矣,乃為之志,以彰其行。 ——《南朝楚史柳姬傳》 緩步走下車馬,進了府門,我便徑自走入書房,柔藍正在書案後替我整理公文,寫出節略供我快速瀏覽,見我進來便乖巧地起身相攙,等到我坐下之後,又親自端上香茗,我端起香氣四溢的茶水,不由滿意地看了她一眼,有女如此孝順,當真是老懷堪慰。 隨手將柔藍已經放在面前的南楚禮單拿起,打開看了起來,只看到第二行我就已經“噗”的一聲將口中茶水全部噴了出去,不由指著禮單大聲道:“這是怎麼回事,靈雨姑娘也是貢品之一,秘營怎麼一點消息都沒有,快派人去查,人送到哪里去了,若是有什麼三長兩短,難道我要拿命去賠麼?” 柔藍露出茫然之色,道:“爹爹,靈雨姑娘是誰啊?” 我這才想起柔藍並不知道江南的事情,不由急得起身在書房之內轉來轉去,我離開銀安殿已經三個多時辰了,按照事先的安排,這個靈雨一定是賞賜給了哪個將領,這個女子我可是答應過替秋玉飛照料的,若是出了意外,我還有什麼顏面去見朋友。這時候小順子已經出去傳令了,等他走進書房,我已經冷靜下來,淡淡道:“讓呼延壽去荊遲那里看看,既然柳如夢在我這里,齊王殿下多半會將靈雨給了荊遲,如果人果然在那里,就讓呼延壽直接要過來,想來荊遲不會駁我的面子的。柔藍,你查一下明鑒司有沒有相關的情報呈上,靈雨既是鳳儀門弟子,又是玉飛意中人,這樣的身份,明鑒司那里定有記載,若是她名列貢單之上,此時必定已經傳遍江南,明鑒司理應呈上節略才對,可是我記得這幾日並未看到類似的文書,若果真沒有,明鑒司便是失職了。” 柔藍口中答應,走到書案上開始翻閱明鑒司呈上的文書,低頭翻閱了一會兒,忍不住向父親偷眼望去,卻見小順子神色古怪地望著自己,心中一顫,連忙避開他的目光繼續尋找起來。她自然知道是找不到的,只因她早已將明鑒司送來的呈文藏起來了,江哲本就不甚留心這方面的細務,所以被她瞞過。 房中一時變得十分寂靜,除了柔藍翻動書頁的嘩嘩之聲,再也沒有別的聲響。我坐回椅上,凝神想著心事,秘營出了什麼變故,這樣的事情怎會沒有消息,聯想到柳如夢之事,雖然肯定秘營決不會背叛于我,但也是疑慮重重。正在我陷入沉思的時候,卻有侍衛前來稟報,說是秋玉飛在外求見。 我眉頭緊鎖,怎麼秋玉飛這個時候來了,他不是已經閉關了麼,這兩年消息難通,按理說他跟本就不應該知道靈雨之事,難不成魔宗提前讓他出關了麼,讓小順子代我前去迎客,我心中也是忐忑不安,希望靈雨姑娘無事,不過若是李顯真的將她賜給了荊遲,倒是無妨,荊遲雖然粗莽,卻不是好色之輩,若是靈雨姑娘不願,他必然不會強迫。 正在我暗暗安慰自己的時候,小順子已經引著秋玉飛走入書房,我起身迎接,目光落到秋玉飛面上,便是一震,只見他星目無光,容顏蒼白,竟似是受了重傷的模樣,微微皺眉,徑自上前伸指搭在他脈門,良久,我歎了口氣,抬起頭道:“玉飛,你怎會傷得如此之重,而且似是沒有好好調養,若是再晚來幾日,只怕要多養上幾年了。”說罷,我轉頭道:“小順子去拿藥箱和金針來,藍兒回避一下,告訴呼延統領,不論人在何處,都要接過來,便說江某多謝了,翌日必定親自登門謝罪。” 小順子心知江哲這般含糊其辭,是不想秋玉飛心中焦慮加重傷勢,柔藍乖巧得很,自然也不會多言,兩人走出門去,等到房門掩上,遮去江哲目光,小順子目光一寒,灼灼望向柔藍,卻不言語,柔藍心中一顫,悄無聲息地跪在地上,面露哀求之色,小順子猶豫片刻,終于輕輕搖頭,徑自走去,柔藍心知小順子已經答應不過問此事,面上露出明豔的笑容,站起身來,匆匆走回自己的房間,還要將秋玉飛已經到達的消息傳出去,好讓霍哥哥決定下一步應該怎麼做。 等到小順子取了藥箱和金針回來,我讓秋玉飛到書房內間的軟榻上盤膝而坐,讓他寬了衣裳,先用金針通暢了他的氣血,又讓他服下我秘制的治療內傷的藥物,剩下的就要靠他自己慢慢休養調息了,先天高手一旦受傷,想要痊愈也是極難的。 醫治完畢,秋玉飛穿好衣服,起身拜謝道:“多謝隨云援手相救。” 我愕然道:“玉飛何時變得這般生分,你我相交多年,在下又略通醫術,豈有不出手的道理。” 秋玉飛黯然道:“我是謝隨云你相救靈雨,我入城之時已經聽見傳言,南楚使臣送上的女樂皆被齊王殿下賞賜給將士,其中最出眾的兩人,分別是賜給隨云和平北將軍荊遲的,隨云一向不愛女色,若非是為了救下靈雨,怎會接受這樣的賞賜呢?” 我不覺汗顏,心道,還是等到接回靈雨之後再道歉吧,為了岔開話題,我笑著問道:“玉飛,這天下若論武功之高,你已經在十指之數,是什麼人能將你傷成這個樣子?”其實我很懷疑是魔宗傷了他,所以很想問個清楚。 秋玉飛似乎明白我的疑慮,搖頭淡淡道:“不是師尊。”我松了一口氣,正要再問,不料秋玉飛又黯然道:“是大師兄重傷我的。” 我差點一口氣喘不上來,好不容易平靜下來,不問可知,秋玉飛定是知道了靈雨之事,私自逃出來的,魔宗一向言出如山,必定大怒,派段凌霄擒回玉飛自是情理之事,其中細節卻也不必再問,只是不知是何人傳遞消息給他的,便問道:“玉飛閉關兩年,不問外事,就連在下的書信也是石沉大海,不知卻是何人將消息送到了玉飛手上?” 秋玉飛目中閃過疑惑,問道:“莫非不是你遣赤驥給我傳信的麼?我聞信私自出關,中途卻被大師兄截住,為了脫身,只能硬受了大師兄一掌,幸好大師兄手下留情,要不然只怕我已經死在路上了。” 我聞言不由問道:“莫非段大公子也到合肥了麼?” 秋玉飛有些尷尬地道:“恐怕要給你惹麻煩了,大師兄奉了師尊諭令,是絕不會放手的,恐怕很快他就會到合肥了。” 我心中疑云重重,秘營眾人在搞什麼鬼,靈雨的事情不告訴我,卻費了那麼大力氣告訴玉飛,還讓原本已經退出秘營的赤驥也牽扯了進去,正欲仔細想想其中蹊蹺之處,呼延壽匆匆走了進來,稟道:“侯爺,靈雨姑娘果然是在荊將軍那里,不過末將去後卻得知嘉郡王將人要走了,末將去見嘉郡王,郡王不肯放人。” 我只覺腦子里面轟得一聲,也顧不得去看秋玉飛瞬間變得冷森酷厲的面容,怒道:“李麟怎麼回事,他小小年紀,莫非也對女色有了興趣麼?” 呼延壽低頭道:“侯爺,末將也婉言問過,聽嘉郡王的親衛說過,郡王得知那女子是鳳儀門余孽,心中懷恨,郡王說若非是鳳儀門謀逆犯上,也不會害了他的生母,所以要殺人泄憤。” 我還沒反應過來,秋玉飛已經冷冷道:“隨云,這是怎麼回事?” 我只得赧然道:“玉飛尚請恕我失察之罪,我方才才知道靈雨姑娘竟然也在貢單之上,所以令呼延統領去要人。” 秋玉飛聞言身子輕顫,淡淡地望了我一眼,眼中滿是懷疑,我也知道這話他不易相信,若是赤驥可以傳信給他,我又怎會不知道,正欲向他解釋,秋玉飛已經拂袖而出,神色冷厲,似乎頗為平靜,推門而出,可是當他身形消失在門外之後,那厚重的木門竟然就在我的眼前迸開,我愣愣地望著那一頓巴掌大小的木頭碎片,不由心中一寒,腦子里面更是一團混亂,一向以來,我已經習慣了身邊事情盡在掌握的感覺,今日的種種變化都脫出了控制,真讓我有著無所適從的感覺。 不知呆了多久,我站起身來,高聲道:“小順子,立刻跟我去李麟那里,希望還有挽回的余地,李麟怎會如此胡鬧呢?”一邊暗悔自己可能忽視了李麟心中的陰影,一邊企盼著靈雨安然無恙,如果秋玉飛和李麟沖突起來,那可是天大的禍事,轉念一想,就算是靈雨沒有事情,段凌霄若是追了來,又該如何處置,心中千頭萬緒,只覺得頭大如斗。 小順子也不作聲,只是下令備了車馬,護著江哲揚塵而去,更是帶上了府中六七成的侍衛,畢竟接下來的事情可能極為棘手。 秋玉飛離開江哲府上,心中一陣茫然,方才一時激憤,令他拂袖而去,到了外面冷風一吹,他便冷靜下來,仔細想來,怎麼也不覺得江哲會做什麼手腳,雖然他也知道江哲對于他和靈雨之事不以為然,可是若是他有心加害靈雨,卻也不必等到今日,其中不知出了什麼變故,自己還是先去嘉郡王那里救靈雨要緊。可是四下環顧,卻是不識路徑,怎知道嘉郡王李麟的府邸在何處,想要回去問江哲,又覺得顏面無存,再說無論如何,江哲和嘉郡王乃是親眷,總勝過自己這個外人吧,狠狠頓足,決定尋個軍士問路,反正現在合肥城內到處倒是雍軍軍士。 剛要舉步,身後一個身著虎賁衛服色的軍士疾步趕來,口中喊道:“四公子稍待,屬下奉侯爺之命前來替四公子領路。” 秋玉飛一愣,目光落到那人面上,記起方才就在江哲府上見過那人,心中一暖,口中卻冷冷道:“江哲怎麼說?” 那侍衛施禮道:“侯爺吩咐,讓在下領四公子去見嘉郡王,侯爺說嘉郡王雖然年少,卻是氣度過人,應不會真的傷害靈雨姑娘,還請四公子不要過于心焦,謹慎行事。等到四公子救了人之後,侯爺自會向四公子解釋其中誤會。” 秋玉飛聞言心中略寬,道:“你前面帶路吧。”那侍衛似是十分精明能干,引著秋玉飛穿街過巷,過了不到兩拄香時間,已經到了一處禁衛森嚴的府邸,秋玉飛正要問那侍衛是否此地,便聽見風中傳來熟悉的清麗琴聲,正是他指點過靈雨的那曲《猗蘭操》,此曲之意本是自傷際遇,孤芳自賞,可是如今秋玉飛聽來,卻覺得那如泣如訴的琴音中隱隱有著思慕之意,他本是音律大家,心念一轉,已經知道自己與靈雨之間,非是自己一廂情願,若非靈雨對自己也有傾慕之情,便不會在彈奏此曲之時這般情意綿綿了,琴為心聲,所以令這原本淒愴的曲調中也多了些柔情蜜意。秋玉飛聽得癡了,竟是忘記了一切,呆呆立在寒風之中,只恨自己走得匆忙,竟連琴也沒有帶上,否則定要立刻彈奏一曲,告訴靈雨自己兩年來是如何的苦苦相思。 琴音漸漸消沉下去,秋玉飛身影一閃,已經躍上高高的圍牆,他的身影如虛如幻,掠過重重樓閣,府邸之內守衛並不森嚴,幾乎毫無窒礙。就在這時,琴音再起,這一次的琴曲卻是《離鸞操》,哀而不慍微而婉,琴音如同流水,卻將撫琴之人的哀愁淒苦盡情傾訴,秋玉飛只覺得自己仿佛在頃刻之間便知曉了一個弱女子顛沛流離的所有往事,秋玉飛只覺腹中氣血翻湧,一口鮮血湧上咽喉,卻被他強行咽了下去,他本是知音人,故而這琴中無限悲苦也最能傷他。當他順著琴音終于在重重樓閣之中尋到靈雨所在的花廳之時,琴聲中卻突露變徵之音,其中更有絕決之意,秋玉飛心中大驚,凌空飛渡,一抹雪影足不沾地撲向那花廳,全不理會四面響起的驚呼聲和此起彼伏的警哨聲,一腳踢碎了花廳大門,向內望去,只見闊別兩年的靈雨正端坐撫琴,琴邊的香爐之中余煙嫋嫋,三支清香已經燃盡,而在靈雨面前,一個黑衣少年手執利劍,正指在靈雨咽喉處。而靈雨神色平和淡漠,對那利劍視而不見,似乎已經漠視生死。可是秋玉飛卻能從方才的變徵琴音知道,靈雨心中也有一腔悲憤不平。 秋玉飛突然闖入,驚動了廳內眾人,琴聲嘎然而止,靈雨滿面驚喜,眼中神色變幻莫測,似是擔憂,又似寬慰。 秋玉飛目光閃動,只見花廳之內除了靈雨和那少年之外,還有兩個中年侍衛,皆是氣度沉凝,雙目神光隱隱,此刻他們已經攔在自己面前,威勢如山,其中一人怒道:“閣下何人,為何擅闖嘉郡王府邸?” 秋玉飛冰冷的目光穿過兩人,徑自落到那黑衣少年身上,冷冷道:“李麟,便是你要殺害我秋玉飛的未婚妻室麼?” 李麟臉上露出古怪的神色,目光閃爍地道:“秋叔叔何出此言,此女乃是鳳儀門余孽,本王欲要殺她雪恨,為我生母報仇,魔宗與鳳儀門乃是宿仇,她怎會是叔叔的妻室。” 秋玉飛怒道:“我與她的事情無需嘉郡王過問,秋某只問你,肯不肯讓我將她帶走?” 李麟冷笑道:“本王言出如山,縱然是四公子你也不能改變本王心意,你看見那香爐沒有,方才本王和靈雨姑娘約定,許她臨死前再撫瑤琴,香盡就是她人頭落地之時,如今香已燃盡,人還尚存,本王已經是失信之人,四公子還是速離此地的好,看在魔宗和我姑夫的份上,我不追擊閣下闖入我府邸的罪責就是。” 秋玉飛心中冰寒,他和這少年王爺過去曾在江哲府中見過,知道他殺伐決斷,更勝齊王當年,他若定要加害靈雨,縱然自己舍命相護,也終究會有無能為力的一日,不由生出殺機,一字一句問道:“靈雨不過是無辜弱女,你為何咄咄逼人,定要她性命,莫非你堂堂的大雍郡王,便是這般恃強凌弱麼?” 李麟眼中露出刻骨仇恨,道:“本王原本是父王嫡子,堂堂的齊王世子,若非母妃陷入鳳儀門,犯下謀逆大罪,以致宗譜除名,本王怎會失去世子之位,本王與鳳儀門誓不兩立,這次南來,本欲將鳳儀門斬盡殺絕,如今那些惡毒婦人已經惡貫滿盈,只可惜卻不是本王下的手,如今靈雨姑娘落入我手中,這是她的不幸,也是蒼天給本王一個報仇的機會,我不殺她,豈非辜負了天意。” 秋玉飛心中殺機越發濃厚,望著李麟冷笑道:“好,好,你要殺她,我便殺你。” 話音未息,也不見他如何動作,身形已經掠過兩個侍衛攔阻,詭異地出現在李麟身前,一腳將他踢飛出去,“砰”的一聲,李麟的身軀撞在了牆壁上,煙塵四起。秋玉飛心中雖然殺意極盛,可是想到李麟的身份,終究是沒有痛下殺手,饒是如此,李麟只覺眼前發黑,口中一甜,一口鮮血已經吐了出來,四肢百骸更是劇痛無比,跌在地上爬不起來。他心中大罵道:“該死的霍琮,你不是說我身上的軟甲可以卸去五成內力,不會讓我重傷麼?又說秋玉飛見到靈雨姑娘無事,不會痛下殺手,怎麼本王卻連一腳都沒有撐住?” 這時,那兩個羞憤交加的侍衛已經縱身過來,不過看在靈雨和李麟眼中,只覺秋玉飛身影一閃,這兩個侍衛已經再度被逼退,不過秋玉飛卻也沒有繼續向李麟出手,而是退到了靈雨身邊,那兩個侍衛護在李麟身前,面上滿是驚怒之色,卻不知秋玉飛雖然表面一無損傷,但是卻已經氣血翻湧,若是這兩人此刻出手,定可將秋玉飛重傷。 秋玉飛的目光在那兩個侍衛身上凝住,這兩人一人使得是百步神拳,一人使得是鷹爪拳,都已經可以勉強列入絕頂高手的品級,若和歐元甯相比,至少也有他六七成的水准,而自己卻因為內傷未愈,只有平日五成的功力,方才占了上風,不過是靠著身法靈巧,若是真想取這兩人性命,卻多半會被他們反噬重傷,這樣的兩個侍衛,縱然以李麟郡王的身份,也未免過分奢侈了。 這時,李麟已經能夠站起來了,他拭去嘴角血痕,高聲道:“列血殺陣,若要放走一人,你們便給本王抹了脖子吧。” 花廳之外傳來驚天動地的應諾聲,然後傳來兵刃撞擊聲,弓箭上弦聲,而在這其中,秋玉飛更是聽見許多或者沉凝如山,或者輕靈如風的腳步聲,這些人的身手都是一流以上的水准,其中更有兩人,武功更是勝過廳內的兩個侍衛,這樣的排場,就是齊王殿下也不過如此,秋玉飛心中突然生出莫名的感覺,莫非自己已經落入了一個陷阱麼,可是有什麼人會這般費心對付自己呢?就是大雍皇室想要對魔宗下手,也不會選在江南未定的今日。只是此刻秋玉飛卻也顧不上去想這些,他只是轉頭望向靈雨,眼中盡是歉疚,他已經知道,憑著自己的力量,已經沒有可能救走她了,伸手握住靈雨的素手,靈雨抬頭向他望來,清靈如水的明眸盡是感激之意,四目相對,目光糾纏在一起,再也難以分開。 良久,秋玉飛長歎道:“嘉郡王,你當真是用心良苦,想必定是設伏以待,只是不知秋某與你有何等深仇大恨,讓你如此費心設下這個圈套?” 李麟目中閃過一縷寒芒,淡淡道:“本王身邊禁衛如云,一向如此,秋叔叔言重了。本王一向對四公子十分敬重,就是不看在魔宗份上,也要顧及姑夫大人和四公子的交情,只要留下此女,任憑本王處置,今日之事,本王便當作沒有發生過。” 秋玉飛眼中閃過悲色,淡淡道:“靈雨乃是秋某未婚妻室,如果嘉郡王定要加害,那麼就將秋某一起算上吧。” 李麟聞言,心知秋玉飛已經隱隱屈服,但是按照事先和霍琮商量過的宗旨,自己卻不能輕輕放過,故意在眉宇間露出一絲殺氣,傲然道:“四公子言重了,不論是皇上還是我父王,對魔宗都是敬重有加,四公子更是姑夫大人的至交,李麟縱然膽子再大也不敢得罪四公子,只是此女乃是鳳儀門余孽,就是魔宗也容不得此女入門,否則四公子怎會被迫閉關,想來四公子今日來此,也沒有得到魔宗的許可。縱然本王寬恕此女,莫非四公子還能和魔宗作對麼,大雍一統天下,乃是遲早之事,魔宗的手段在下雖然只是耳聞,卻也知道不同尋常,天下之大,也無四公子容身之地,還是放棄此女,返回向魔宗負荊請罪,才是正道。” 秋玉飛只覺心中一震,這少年王爺字字句句都深入人心,令他也難以辯駁,但是目光落到靈雨蒼白的面容上,卻是再也不能移開,縱然粉身碎骨,也難以割舍這樣的知音,抬頭毅然道:“既然如此,就讓在下領教一下嘉郡王的血殺陣,如果秋某能夠帶走靈雨,此事可否到此為止?” 李麟歎道:“本王不才,卻也知道憑四公子現在的實力,縱然護住這女子,也必將重傷難愈,死期不久,秋叔叔何必要為個女子這般犧牲?”他言辭之中信心十足,靈雨雖然不甚了然雙方實力的深淺,也已經相信了他的說法,再度抬頭望向秋玉飛,只見他神色凝重,顯然李麟這番話並無虛假,心中一寒,知道這渺茫的一線生機終于斷絕,正欲將手抽還,卻見秋玉飛淡然堅定地道:“請問郡王爺,如果秋某帶著靈雨闖出血殺陣,此事可否到此為止?” 靈雨聞言頓時愣住,她多年流落風塵,見慣了負心自私之人,心門早已深鎖,埋首琴藝,卻也有不願躋身世俗之意,這些年來,只有柳如夢憑著兩年來的點點滴滴,得到她的信任敬重,而秋玉飛雖然是她心中思慕之人,可是卻也並不十分信任他,更何況在這種生死關頭,縱然秋玉飛被迫舍棄自己,她也不覺得有什麼意外,可是秋玉飛卻終究不曾舍棄她,不知不覺間,兩行清淚滾滾而下,低聲道:“這又何苦呢,四公子本是前程似錦,何必為了靈雨甘犯眾怒,忤逆尊長。” 秋玉飛心中一沉,低頭望去,只見靈雨霧水迷蒙的雙眼中滿是絕決之意,然後便覺握在手中的玉手突然變得柔若無骨,輕而易舉地脫出秋玉飛掌握,眼前一花,原本坐在琴凳上的靈雨,已經反縱而起,婀娜的嬌軀便如游魚一般在空氣中滑動折轉,秋玉飛心中閃現一個早已淡忘的名字,不由驚叫道:“隕玉搏殺術,靈雨不可魯莽。”說罷展開雙臂,徑自向靈雨撲去,卻是要將她制住,隕玉搏殺術雖然是近身搏斗術中最可怕的一種,但是卻也有許多局限,一旦施展出來,多半是玉石俱焚的下場,靈雨非是心狠手辣之人,一旦施展出來,只怕反而更加危險。可是靈雨的動作仿佛游魚一般渾若天成,嬌軀更是仿佛變成無骨靈蛇,當秋玉飛將要把她凌空抱住之時,她卻如同魚兒游水一般,驀然在空中轉過身來,秋玉飛雖然也及時變招,卻只能撕下她一幅裙袂,只是一線之差,靈雨已經撞碎花廳的窗子,沖了出去。 秋玉飛再也顧不得傷勢,深吸一口真氣,身形便如羽箭一般追出了窗子,靈雨本是有心求死,所以縱身而出之後便沒有再催力,只是隨著余勢向地上落下,可是她身形尚未落地,便已落入一人懷抱,然後她便覺得兩邊的景物都變得模糊,寒風迎面撲來,讓她幾乎不能睜開眼睛。她沒有掙紮,因為她不需回頭已經感受到熟悉而又陌生的氣息,耳邊傳來羽箭凌空呼嘯的聲音,可是她心中卻沒有了一絲恐懼,只是盡量提氣輕身,一動也不敢動,生怕自己的任何動作會影響秋玉飛。 秋玉飛絲毫沒有悔意,空明如鏡的心湖中映出了那些足以洞金裂石的羽箭的軌跡和力道,共有三十六支利箭織成天羅地網向兩人襲來,更是將全部逃生之路全部封鎖,縱然是他未受傷之前也不敢保證可以全身而退,更何況如今重傷未愈,又帶著一個女子,可是他盡量用身軀將靈雨全部遮住,也不顧傷勢的加重,心中只有一個念頭,便是定要將靈雨救出此地。 他心中明白,靈雨非是想要脫逃,便是最笨的人,也知道那種情況下沖出去多半是死路一條,靈雨又是蘭心慧質的女子,怎會不明白,她不過是不想連累自己,自己一個男子,卻不能庇佑心愛的女子,便是活著又有什麼意義。 利箭擦過他的衣襟發際,秋玉飛盡了全力沖出了第一輪箭雨,幾乎已經是筋疲力盡,可是耳中卻傳來弓弦響生,第二輪箭雨在他最虛弱的時候襲來,秋玉飛強運真氣,揮袖拂去,卻是一陣頭暈目眩,知道自己舊傷發作,正在他已經絕望之時,耳中傳來一個冰玉交擊也似的聲音道:“統統住手。”,與此同時另一個威嚴的聲音淡淡道:“玉飛住手。” 這兩句話都不甚響亮,可是卻偏偏直入人心,每一個人都生出說話之人就在自己身邊的錯覺,而秋玉飛幾乎在聽到這兩個聲音的同時,便放棄了一切反抗,便如斷線風箏一般向下墜落,而那些向他射來的箭矢幾乎是就在他身邊被某種力量折斷震飛,斷矢碎羽零落一地。秋玉飛也顧不得一切,落在地上便放開靈雨,自行盤膝坐下,運氣療傷,但是原本行氣如珠的經脈如今卻是若斷若續,額頭上不由滲出汗珠來。 靈雨有身在夢中的感覺,前一刻還在生死邊緣掙紮,可是突然之間那些箭矢全部被折斷反彈,而自己和秋玉飛也墜落在地,甚至在這時候,秋玉飛仍然小心翼翼地將自己護住,然後他便在雪後仍有潮濕感覺的石徑上坐下調息,靈雨只能焦急地跪在他旁邊。而就在這時,園中卻突然多了兩個人,而靈雨幾乎沒有看清這兩人是如何到了自己身邊的,其中一人是個灰衣男子,國字臉方正威嚴,只是淡淡望了靈雨一眼,靈雨便覺氣血翻湧,差點攤倒在地,卻覺一縷冰寒的真氣凌空渡入體內,頓覺神清氣爽,氣息平和下來。抬頭望去,卻見另一個容顏如冰雪也似的清秀青年對自己微微一笑。她自然不知道這兩人已經借著自己暗中拼了一個回合,只是擔憂地看著秋玉飛,就連一個灰發霜鬢的男子在眾多侍衛護衛下走了進來,低聲傳令,揮退園中所有設伏的侍衛的情景都沒有留意,只是憂心忡忡地望著秋玉飛額上的冷汗,卻連拭去他額上的汗珠都不能夠。 見此情狀,那灰衣男子眼中閃過憂色,目光落在了已經被江哲召到身邊低聲訓斥的李麟身上,眼中閃過寒芒,原本正在低頭做懺悔狀的李麟只覺如山威勢撲面而來,不由抬頭望去,只見一雙隱隱似有火焰的幽深黑眸滿是殺機地望著自己,胸中如受重擊,一瞬之間呼吸似乎都被截斷一般,若非他骨子里面的桀驁支撐著他強自和那人對視,只怕已經屈膝在地了。這時候小順子身形微動,已經擋住了那男子的視線,李麟只覺雙膝一軟,身上壓力驟失的輕松感覺讓他差點軟倒在地。幸好旁邊的呼延壽扶住了他,只不過李麟怎麼看都覺得呼延壽的眼神不善,手中的力氣也未必太大了些,李麟為時已晚地想起呼延壽的夫人,澄侯蘇青的出身,差點委屈地仰天長嘯,卻不曾發覺,那原本埋藏心中多年的仇恨漸漸淡去,再也不留一絲痕跡。 且說那男子和小順子四目對視,兩人之間的數尺距離仿佛變成了密閉的空氣,勁風氣流橫沖直撞,無數次試探交鋒閃避,若非是這兩人有志一同,各以內力約束兩人之間的暗戰,只怕早已經是雷破天驚,到時候只怕園內再無人可以停留,更別說讓秋玉飛調息療傷了。所以不過片刻,兩人便都頗有默契地住了手。 這時候李麟低著頭走了過來,手中捧著一個八角形錦盒,那男子目光一閃,已經看到錦盒上面的篆字“小還丹”,這竟是少林寺百年只能練就一爐的靈丹,若論天下治療內傷的藥物,無出其右,縱然是醫聖桑臣所煉制的藥物,也有所不及,尤其是這種情況下,最是秋玉飛所需的靈藥。那男子望向李麟的目光柔和了許多,“小還丹”的珍貴自不待言,縱然是李麟的身份,也應該很難擁有,不過他一時也無心去想李麟如何得到此藥,伸手接了過來,塞到秋玉飛口中,然後將手掌按在秋玉飛背心,渡氣助他療傷。 李麟心中一寬,知道自己求和之意已經被這位魔宗首徒段凌霄所接受,總算暫時不必擔心了,等到過些日子再慢慢解釋吧,想到自己所做出的犧牲,差點要落下淚來,不過想到從慈真大師那里偷了一粒小還丹的江慎,李麟又忍不住扯扯嘴角,不知道那小子在受什麼責罰呢?(浮云寺之內,江慎正蓬頭垢面地在禪房里面抄寫著厚厚的經文,不時地對天哀嚎道:“啊——,為什麼師父也像爹爹一樣罰我抄書啊?”) 此刻的秋玉飛神色已經變得平和,入口即化的小還丹化成一股暖流流入四肢百骸,而背心渡入的同源真氣如同甘露一般滋潤著他幾乎已經枯竭的丹田。他心中已安,邪影和大師兄同時出手,便已再無危險,以大師兄的性情,縱然要殺了自己,也不會為難一個無辜女子,而邪影更是高傲之人,更不會趁人之危,更何況他本就不相信這次的事情會是江哲的意思,放下一切心事,萬念皆空,很快就進入物我兩忘的境界。 等到秋玉飛收功而起的時候,第一眼便看到靈雨盡是淚水冰霜的狼狽容顏,今日整個下午,天空中都是彤云密布,寒風更是越來越緊,他渾忘了一切,伸手將靈雨攬入懷中,卻覺得觸手一片冰冷,靈雨周身上下早已被寒風吹透,只是她卻不肯回到屋子里面去,若非她的內力已經有了小成,只怕她早已撐不住了。直到靈雨含羞推開秋玉飛之後,他才發覺大師兄段凌霄正和小順子四目相對,雖然沒有任何動作言語,可是在秋玉飛看來,這兩人之間已經是一羽不能加,輕塵不能落,即使是衣衫的飄動,眼神的閃爍,都可能是激戰爆發的開始。 秋玉飛翻身而起,拉著靈雨拜倒,恭謹地道:“多謝大師兄救命之恩,玉飛自知罪不可恕,還求大師兄不要為難靈雨。” 段凌霄聞言微微皺眉,就在這一瞬間,小順子已經出手攻去,他的招式詭異狠辣,段凌霄的反擊也是凌厲非常,只見人影輕輕閃動,合而又分,除了秋玉飛之外,別人就是連發生了什麼都看不清楚,更別說看出誰勝誰負。 而剛從屋子里面踱步出來的我可不管誰勝誰敗,方才狠狠地訓了李麟一頓之後,我就一直在想如何處理這個局面,此時主意已定,微笑著走到兩人身邊,道:“段兄,你和小順子已經較量完了,玉飛可還在那里跪著呢,你這個做師兄的也得說句話才是。” 段凌霄冷冷瞥了我一眼,才看向秋玉飛,冷冷道:“若非看在你險死還生,我便將你力斃當場,為了一個女子,竟然違逆師尊諭令,哼!”那一聲冷哼仿佛冷箭一般穿透了靈雨的心,只覺再也無力支撐嬌軀,眼前一黑,便向下栽倒,卻被秋玉飛扶住。 秋玉飛叩首泣道:“大師兄請不要怪罪靈雨,一切罪責全部由玉飛承當。” 段凌霄眼中閃過寒光,舉手欲要拍下,卻怎舍得下手,但是看到秋玉飛倔強的模樣,心中又是怒氣叢生。目光落到靈雨身上,卻又迅速移開,他到合肥已經兩日了,本是守株待兔等待秋玉飛,所以他幾乎是和秋玉飛同時到了此地,一切都看在眼里,心里也對這女子生出敬意,雖然怒火未息,卻不願再為難于她。 這時候我總算松了口氣,看來段凌霄並非無情,先上前先對秋玉飛道:“玉飛,這卻是你的不對了,你違背魔宗之命逃到合肥,又在李麟這個娃娃的計算下受了重傷,豈不是丟盡了魔宗的臉面,大公子重責于你,也是愛之深,則之切,你理應謝罪才是,怎能還與大公子頂嘴。”偷眼看去,段凌霄的面色果然和緩了許多,只不過李麟的臉上已經是黃連模樣了,我也不去管他,徑自對著段凌霄一揖道:“不過大公子也有不對之處,玉飛乃是閣下師弟,魔宗無心理會俗務,大公子長兄為父,玉飛的婚姻大事,大公子理應關心才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靈雨姑娘乃是秀外慧中的好女子,又和玉飛志趣相投,乃是天作之合,大公子理應成全才是。更何況靈雨姑娘如今已經無依無靠,若是大公子堅決阻止他們的婚事,靈雨姑娘不免流落天涯,若有什麼閃失,不僅玉飛心碎神傷,就是魔宗的面子也有損傷。江某也知道大公子難以做主,不過若是將她留在玉飛身邊,大公子應還是可以說服魔宗的,過得三年兩載,如果魔宗和大公子覺得此女確是玉飛良配,不妨成全他們,若是仍然不許,也可有個妥善處置,也免得貽笑天下,斷不可因為身份地位這些小事便拆散鴛鴦,致令有情人鸞鳳漂泊。” 段凌霄心思數轉,卻也覺得有理,無論如何此女與玉飛之間的事情已經難以遮蓋,若是任憑此女流落江湖,若是有個歸宿還好,若是不幸被人納為姬妾,傳揚出去,豈不是令玉飛蒙羞麼,不若按照江哲的法子好些。轉念一想,卻不由失笑,江哲雖然表面是為了魔宗的顏面,可是在他看來,那靈雨品貌都屬上乘,若是在玉飛身邊數年,不僅兩人情意更深,就是師尊也會軟化的,雖然看穿了江哲心意,可是畢竟他也已經心軟,終于長歎道:“既然江侯這樣說,段某便擔些干系,帶他們兩個回去向師尊請罪。” 秋玉飛聞言大喜,連連叩首,道:“多謝大師兄恩典。” 靈雨心中一陣迷茫,糊里糊塗地隨著秋玉飛拜謝之後,看到段凌霄也微微露出笑容,才知道自己終于掙脫了一生的悲涼,可是心中剛有些歡喜,便想起同病相憐的柳如夢來,又想到從閑言碎語中得知柳如夢如今就在江哲府上,生出求懇之意,轉念一想,師父從前經常大罵江哲陰險歹毒,心狠手辣,和鳳儀門之間更是不共戴天之仇,他如今替自己陳詞,想必是看在秋玉飛身上,若是自己忤逆了他,他隨便說幾句話,就可以讓自己重新淪入苦海,心中生出怯意。 在秋玉飛攙扶之下,她艱難地站了起來,看著江哲與那位段大公子相攜而去,突然生出無窮的勇氣,掙開秋玉飛的手臂,撲跪在地,高聲道:“江侯爺,小女子有事相求!” 我本來正在和段凌霄敘舊,邀請他到我府上流連幾日,卻聽到身後傳來靈雨堅定中帶著恐懼的話語,不由愣住了,對于此女我其實並不十分關心,只不過她沒有什麼威脅,玉飛又鍾情于她,愛屋及烏罷了,可是她突然作出這般舉動,卻令我生出異樣的感覺,停住腳步,淡淡道:“什麼事情?” 靈雨不知怎麼,突然覺得四周一片寂靜,那灰發霜鬢的男子雖然是背對著自己,可是自己仿佛能夠感覺到他刺透人心的目光停駐在自己身上,這一刻,她生出無窮的恐懼,只覺得這文弱之人突然變得可怕至極,縱然是秋玉飛和段凌霄有心救她,也無能為力。但是她很快就平靜下來,想起柳如夢傷心欲絕的模樣,她抬起頭恭敬地道:“妾身非是不知自量,只是受了如夢姐姐大恩,不能不報,兩年前妾身遭遇大變,若非柳如夢援手,妾身已經生不如死,這一次國主求和,強行將如夢姐姐和妾身列入貢單之中,妾身幸得四公子相救,侯爺赦免,得脫大難,可是如夢姐姐卻仍身陷苦海,求侯爺網開一面,還如夢姐姐自由之身吧。” 我用嶄新的目光望向靈雨,不是所有女子可以在這樣的時候還記著同命姐妹,有恩報恩的,心中生出欽佩之意,正想告訴她不必擔心柳如夢之事,李麟卻在一旁插嘴道:“喂,你也太多事了,我姑夫位高權重,難道會委屈你的如夢姐姐麼?” 我微微一怔,李麟胡說八道什麼,莫非他以為我真的會貪戀女色麼?還未想到如何解釋,靈雨已經再拜道:“侯爺自然是位高權重,妾身也知侯爺的詩文天下聞名,若能得到侯爺垂憐,如夢姐姐本不會覺得委屈,只是如夢姐姐已經有了愛侶,誓結同心,生死不渝,昨夜宋公子闖入營中想要救走姐姐,卻重傷被擒,還不知生死如何,妾身曾聽說侯爺與大雍甯國長樂長公主情比金堅,想必也知道有情人不能成眷屬的痛苦,還求侯爺放了如夢姐姐吧!” 宋公子,重傷被擒,我低聲問旁邊的小順子道:“這個宋公子不會是逾輪吧?” 小順子目光一閃,道:“想必就是他了,他在柳如夢身邊呆了三年多,若非是他,還會有人這麼大膽子闖營救人,不過他也未免太倔強了,若是來向公子相求,怎會落一個重傷被擒的下場。” 我微微皺眉,無意中看見段凌霄眼中神色變幻,不准備讓他探知太多隱秘,轉頭對呼延壽道:“派人去南楚使團,將人要過來。”眼中露出一絲殺機,如果逾輪已經被他們殺了,可別怪我將南楚使團全部葬送在歸途上。 靈雨聞言大喜,她本不敢奢望,沒想到江哲不等她婉言相求,便下令救人,若是蒼天庇佑,如夢姐姐和宋公子還可以破鏡重圓,便再度叩首道:“侯爺寬宏大量,妾身代如夢姐姐叩謝侯爺大恩。” 我有些尷尬,望了秋玉飛和段凌霄一眼,心道,總不能說我要救的是個不肖弟子吧,我還要謝謝你通風報信呢。秋玉飛自是已經猜知真相,上前扶起靈雨,眼中隱隱有些笑意和自豪,而段凌霄望向靈雨的目光更是柔和了幾分,只有靈雨自己不知道這一席話讓她的命運從此有了定數。 李麟在一旁暗暗欣喜,雖然本來已經有了法子讓姑夫知道逾輪的事情,可是如今這靈雨說出來卻是水到渠成,省了自己多少事情,便故意道:“姑夫是說那個姓宋的刺客麼,昨天我巡營的時候發覺使團出了問題,已經將那人要過來了,我看那人頗有膽量,沒有為難他,正在讓軍醫替他診治呢。” 我聞言有些驚喜,卻又皺眉道:“他沒有和你說起自己的身份麼?” 李麟狀似不在意地道:“沒有啊,我見他一言不發,就沒有多問,既然姑夫要這個人,一會兒我就派人從營里送過去。” 我有些惱怒,逾輪也太倔強了,到了這種地步仍然不肯向我屈服,心中一歎,此子心結我素來知道,罷了,看在飄香份上,我也不為難他們了。吩咐李麟一會兒將人送過去,我便請段凌霄、秋玉飛和我同行返回住處,不過怎麼看我都覺得這兩人有些看笑話的意思。段凌霄倒也罷了,我們之間的過節想必他還沒有完全忘記呢,秋玉飛卻是未免太忘恩負義了,腹誹著兩人,我卻是一路微笑著面對他們,總不能讓別人看了我的笑話吧。 回到府邸,已經是日暮西山,走下馬車,卻見門前出來相迎的竟是白義和盜驪,心念一轉,白義已是秘營之首,盜驪和逾輪一向親密,這兩人定是為了逾輪來求情的,說不定就是為了逾輪,才沒有將柳如夢之事告訴我,多半是以為我會舊情難忘,做出奪人所愛之事,想到此處,不由臉色一寒,也不理會他們,拂袖走入大門,令人將靈雨送到後面安置,便請段凌霄和秋玉飛到花廳敘談。 不多時白義和盜驪親自帶人送了酒菜過來,禮數甚恭,我也不理會他們,等到酒過三巡之後,花廳之中其樂融融的時候,這兩個在一邊佐酒的師兄弟終于按耐不住了,盜驪徑自上前拜道:“先生,弟子有下情稟告。” 我早知他的心意,卻故作不知,淡淡道:“有什麼事情,等到酒席散後再說吧。” 盜驪叩首道:“此事十分緊要,請容弟子陳詞。” 我瞥了段凌霄一眼,終究是不願讓他看了笑話,欺負弟子也不能被人看見不是,便道:“你說吧,我會斟酌的。” 盜驪眼中掠過喜色,道:“先生,若有一對天作之合的愛侶被人活活拆散,請問先生是否應該成全他們的姻緣。” 我心中暗笑,盜驪什麼時候也喜歡這麼繞著圈子說話,答道:“有情人終成眷屬,若真是天作之合,當然應該成全。” 白義也下拜道:“先生言出如山,弟子一向欽服,這兩人如今就在合肥城中,彼此情深意重,只是被人阻撓,以致中道分離,若得先生一言,他們便可白首偕老,弟子叩請先生開恩,饒恕那人從前過失,允許他和那位姑娘締結鴛盟。” 我輕歎一聲,心道,看來逾輪這小子終于服軟了,罷了,看在飄香面上,我就成全你們吧,不由失笑,看來今日見到柳如夢之後,我的心腸軟了不少,開口道:“既是有情有意,我自然不會攔阻,你讓他們過來見我,今日我便給他們訂下婚約。” 盜驪和白義兩人都是大喜,連忙走出門去,段凌霄笑道:“江侯果然最喜成人之美,將來若是玉飛與靈雨姑娘好事得偕,想來也應先拜謝江侯才是。” 我心情舒暢地道:“段兄言重了,我不過是說了幾句話,還需段兄作主,玉飛和靈雨姑娘才有希望可言,成人之美的卻是段兄才是。” 這時,門外傳來腳步聲,我也不理會,徑自和段凌霄說話,心想給逾輪一個下馬威也好,可是耳中傳來開門的聲音,卻有數人走入,我還沒有回頭看去,只見段凌霄和秋玉飛的面色同時變得詭異非常,就是剛才被段凌霄拉入席中的小順子也是一臉的古怪神色,我心中一跳,連忙回過頭去,只見跪在地上的一雙璧人,非是我想像的逾輪和柳如夢,而是大雍太子李駿和我的愛女江柔藍。 我顫抖著伸出手去,指著兩人道:“你們兩人來做什麼?”渾不覺自己的聲音已經變得尖利非常。 李駿這時候膝行上前,叩首道:“李駿從來視先生如父,當日冒犯先生,今日特來請罪,此次乃是舊事重提,駿傾心柔藍十余年,刻骨銘心,難以割舍,求先生將柔藍許配給我,駿立誓絕不辜負藍兒一片深情。” 我大聲道:“萬萬不行,此事絕不可能。” 這時候,花廳的門又開了,霍琮施施然走了進來,拜倒道:“先生,弟子等方才都聽到先生同意太子殿下和昭華郡主的婚事,段大公子和秋四公子便是見證,先生既然說有情人當成眷屬,太子殿下和郡主乃是天作之合,人人誇贊,他們兩人又是情深意重,兩年隔絕,深情不改,還請先生成全他們。” 我望著霍琮,心念電閃,許多想不通的事情突然明朗起來,為什麼我事先沒有見到貢單和明鑒司的呈文,以至于我在銀安殿上當眾失態,為什麼赤驥去給秋玉飛送信,為什麼李麟突然想起了報仇,為什麼李麟突然有了那麼強的實力,差點困死秋玉飛,顯然我是落入了一個大圈套之中,也只有霍琮才有這個本事調動了我身邊全部的力量。 啊,原來如此,八駿因為逾輪之事和他同謀,李駿、李麟、柔藍一向同進退,這次又是李駿和柔藍的終身大事,自然是鼎立相助,而我身邊的虎賁衛以及合肥城內的千軍萬馬,誰能不賣太子殿下的面子,更何況這樁婚事皇上的意思也很明顯,雖然沒有明下詔旨,可是估計沒有人不知道他的心意,所以這些人聯手將我的耳目蒙蔽,對了,還有那粒小還丹的出現,多半是慎兒搞得鬼。目光一閃,我盯住了小順子,這些事情可以瞞過我,卻不該瞞過他的,怎麼他也不露一些聲色,小順子有些歉疚地回望過來,又看了柔藍一眼,我立刻明白過來,小順子素來疼愛柔藍,柔藍既是我的女兒,也是他的女兒,若是柔藍相求,小順子多半是眼睜眼閉的了。 這時候耳邊傳來段凌霄的聲音道:“原來江侯也是棒打鴛鴦之人呢,方才卻還勸我向師尊陳詞,在下看的不忍,還請侯爺也莫忘了成人之美才是。” 我心中一震,霍琮這小子,騙我開口許諾不說,還弄了個不敢敷衍的見證在此,哎呀,我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魔宗是何等人物,怎會兩三年都想不通,多半只是還沒有機會下台,若是玉飛閉關日滿,多半就會給靈雨一個機會了,若非如此,赤驥怎麼可能在魔宗眼皮底下送信進去,段凌霄身在長安伴駕,豈是隨便可以脫身的,若無皇上授意,他怎能千里迢迢地捉拿秋玉飛呢。 眼角余光一閃,只見段凌霄神色淡定,而秋玉飛則是神色迷茫,罷了,看來也只有秋玉飛是和我一樣蒙在鼓里,看來他一路上的掙紮辛苦,多半是魔宗借此磨練試探玉飛和靈雨姑娘,而且有我江哲親自替靈雨姑娘說情,縱然秋玉飛娶了靈雨,誰又能說出什麼不是。不過霍琮這小子能夠看出來我定會支持玉飛與靈雨姑娘的婚事,卻也是知我甚深了。 想通了全盤真相,我指著霍琮,想要痛罵卻難以出口,這小子倒是青出于藍,利用了種種情勢,將我陷入圈套,人人都有好處,只有我有苦難言,如今我若要反悔,豈不是在段凌霄和秋玉飛面前丟了顏面,再說我今日落得“眾叛親離”的下場,俱是為了李駿和柔藍的婚事,如果我當真還不答應,只怕這些人從此都要和我離心離德,這種日子可怎麼過啊,若想答應,一想到柔藍的終身幸福可能會是鏡花水月,我怎也說不出口。 眾人只見江哲臉色初時鐵青,繼而通紅,然後又變得蒼白,都生出憂慮,面面相覷,誰也不敢上前催促,這時候只見小順子長歎一聲,起身冷冷道:“柔藍留下,其他人先出去。” 這種時候,就是段凌霄和秋玉飛,也絲毫沒有得罪小順子的打算,不過片刻,所有的人都出去了,就連小順子也不例外。 我長歎一聲,看向柔藍,柔藍走到我面前,跪在我膝下,抬起頭望著我道:“爹爹,對不住,藍藍和他們一起騙了你。” 我伸手輕撫摸她的秀發,目光落到那明豔照人的嬌容上,此刻,柔藍那雙黑亮澄淨的明眸滿是依戀和歉疚,我歎息道:“藍兒,你莫非不知道爹爹的苦心麼?” 柔藍眼中有些霧氣,道:“藍兒知道,帝王之家,多的是人心險惡,少的是真心真意,爹爹不希望女兒日後受苦,此恩此德,藍兒終生不敢稍忘。雖然大家都不說,可是我卻知道自己不是爹爹的親生骨肉,但是這些年來爹爹待藍兒卻比弟弟更好,就是不讓藍兒和駿哥哥一起,也都是為了藍兒著想,可是我只愛著駿哥哥一個人,若是不能和他在一起,女兒終生都不會快樂。” 我強忍眼中淚水,道:“傻丫頭,如果他變了心,或者你們終究不能白首偕老,你也不後悔麼?” 柔藍低聲唱道:“春日游,杏花吹滿頭,陌上誰家少年足風流。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 我只覺得心神巨震,望著神色中盡是柔情蜜意的柔藍,仿佛看到了當年的飄香,終忍不住用衣袖掩住面容,淚水長流,耳中聽見柔藍溫柔而堅定的聲音道:“爹爹,縱然不能白首偕老,縱然駿哥哥日後變心,女兒也絕不會後悔。” 不知過了多久,我才哽咽道:“罷了,女大不中留,你出去告訴他們一聲,就說這樁婚事我同意了,記得告訴李駿,若是他有朝一日負了你,可別怪我不放過他。” 耳邊傳來柔藍驚喜的呼聲,然後便是她喜極而泣的聲音,推門而出的聲音,甚至在門沒有合上之前,我聽到外面傳來的歡喜至極的呼喊聲,我轉身向隅,不願讓人看見我淚流滿面的模樣。過了片刻,有人走到我身邊,我也不需抬頭,知道這人一定是小順子,他最知我心,這時候是絕對不會讓別人打擾我的。 盡情哭了一通,接過小順子遞來的面巾,拭去淚痕,我問道:“他們都知道了?” 小順子笑道:“都知道了,估計現在齊王殿下也知道了,給皇上的密報說不定已經送出去了,過不了幾日,想必就會有懿旨詔柔藍回京,然後應該就是選妃大典了,無論如何,內定也要走走過場的,方才太子殿下和我說過,他已經向皇後提過,這次不選側妃,若是成親三年之後沒有子女,再選側妃不遲。” 我嘀咕道:“算這小子有些良心,罷了,真是便宜了他。逾輪的事情怎麼樣,霍琮不會過河拆橋吧?” 小順子忍笑道:“方才琮公子托我向您辭行,太子殿下那邊的軍職他也辭了,據說他前些日子跟洛陽白馬寺的法真禪師通過書信,要去幫助法真禪師翻譯梵文佛經,剛才他已經上路了,他身邊的侍衛我讓他一起帶上了,畢竟現在戰事未平,路上還不安全。至于逾輪和柳如夢的事情,就連太子和柔藍的婚事你都點頭了,難道還會為難他們麼,雖然柳姑娘知道逾輪本是你的弟子,還有些惱恨,可是念在逾輪為她出生入死,倒也沒有一怒絕情,過些時候我想他們會過來拜見你的。” 我歎道:“霍琮這小子也算聰明,搞了這麼大一件事情,牽扯了大雍上上下下多少人,他若不去避避風頭,可就是得意忘形了,不過小順子,看著這些孩子,我怎麼突然覺得自己老了呢?” 小順子淡淡道:“老便老了,也沒有什麼不好,我還不是一樣。” 我不滿地道:“那怎麼一樣,我還不到四十五歲,就已經頭發灰白了,你只比我小六歲,看起來卻像是弱冠年紀,當真是不公平啊。” 小順子眼光一閃,道:“那有什麼要緊,想要青春常駐不容易,想要老些還不是易如反掌,總不會等到公子白了頭發,做了祖父、外祖父的時候,還讓別人將我當成你的孫兒就是了。” 我不由哈哈大笑,和小順子說笑總是這般有趣,不知怎麼,突然覺得很是疲倦,如今藍兒有了歸宿,我也沒有什麼牽掛了,至于慎兒那個傻小子,我可不會替他操心,陸家的事情都已經有了安排,就連南楚宗廟香煙的延續,皇上也早就答應了,等到明春,姜海濤便可一舉攻破甯海軍山和吳越水軍,然後沿江而上,直逼建業,然後秦勇、長孫冀、荊遲、裴云、姜海濤五路大軍就可以在江南大地上縱橫馳騁,天下一統指日可待,我也終于不必再在宦海沉浮下去了。 伸了一個懶腰,站起身來,小順子扶著我向臥房走去,四周寂靜無聲,連個人影都看不見,想來是小順子知道我的心情,所以不許他們在這里惹我心煩吧,回到房中,我望見軟榻便覺再也不能支撐,這一日來心情激蕩,似乎我所有的精力都已經耗盡了,直到我躺在床上,才想起一件事情,半夢半醒地道:“對了,替我寫封折子,柔藍回京的事情還要晚些日子,等到攻下建業的時候,我還要帶她去看看飄香,這是她名份上的娘親,不能不去祭祭墳的……” 小順子口中應諾,卻再也聽不到江哲說話的聲音,回頭望去,只見江哲已經睡著了,耳中傳來均勻的呼吸聲,知道他疲憊已極,不由微微一笑,將安息香點燃,輕手輕腳地退了出去。走出門外,卻見不知何時,已經下起雪來,紛紛揚揚,鵝毛也似的大雪轉瞬間替眼前的河山披上了銀裝,天地之間一片沉靜,再無聲息,似乎也知道自己的主人是多麼的疲憊,不敢驚擾了他的休息。 ——《全書終》

上篇:第十四章 問是誰家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