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三集:咒怨陰影(一) 第二章:驚怒(下) 
  
第三集:咒怨陰影(一) 第二章:驚怒(下)


(各位為什麼不能信任我一些呢?盲人摸象都還四不像呢,這下看完可以知道了吧?這本書不會出現這樣機關那樣局子的狗血情節,也不會出現什麼國家勢力啊,外族勢力啊的東西,這里就寫出他們的名字而已,根本沒他們的劇情出現,就是主角他們逃回“主神”空間的事了,各位請信任我吧,不要一看見前面就說劇情狗血重複了之類呢,我保證,這一類東西是絕對不會出現在無限恐怖里的,謝謝各位支持我。

上三江閣推薦了呢,謝謝一直以來支持無限恐怖,喜愛著無限恐怖的書迷朋友們,另外請書友們有時間去看看書評區里小紅驢的置頂貼吧,很想嘗嘗進周推榜的滋味呢。請大家多支持吧。

請各位繼續支持我吧,收藏和推薦,這本書………………它將永遠精彩下去!)

鄭吒迅速冷靜了下來,他若無其事的握住了蘿麗小手,看他的樣子分明就是個普通文弱白領,而蘿麗略有些不安的表情和動作也恰到好處,這兩人看起來明顯就是兩個普通人。

這幾名刑警從車窗外向內看去,其中兩人又去看車輛牌照,接著那兩人急急的跑了回來,這幾名刑警頓時神色大變,他們幾乎同時拔槍對向了車里。

鄭吒反應最快,他戴著納戒的左手微微一抖,差點就要將沖鋒槍從納戒里取了出來,但他接著看到這些刑警是將手槍對向了司機,說時遲那時快,他急忙又將左手放了下來。

的士司機簡直是莫名其妙,先是看到一個年輕人一拳將車座打穿,他一直害怕得不敢說話,現在突然又有那麼多警察拿槍指著他,難道是因為今天出門沒看黃曆嗎?

刑警們可不客氣,他們拿著槍小心的指向司機,其中兩人拉開車門猛的將司機拖了出來,接著啪的一聲就將司機雙手反拷,同時兩名刑警察也飛快的搜著他的身,將他身上的皮包證件之類全都翻了出來。

“對不起,驚擾兩位了,這名司機是我們警方一直追捕的犯人。”其中一名身穿便衣的刑警走到了鄭吒二人車窗外,他將自己證件掏出來公式化的說道。

鄭吒松了口氣,但心里還是有些隱約不安,他只能平靜的笑道:“那可真是多謝你們了,說不定他還會在車上勒索我們呢……那我們現在可以離開了嗎?”

這名刑警也笑了起來道:“當然沒問題,但是在這之前請先跟我們來筆錄一下,這是市民應盡的責任,我想兩位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鄭吒只能牽著蘿麗一起走下車來,接著那名便衣笑著將二人帶向了一旁的指揮車邊,他笑著說道:“那就不陪你上去了,你們隨便去一人就行,筆錄一下就可以離開了。”說完,這人非常干脆的轉身離去。

鄭吒一直看著便衣走到十多米外,他這才對蘿麗說道:“麗兒,那我上去筆錄一下,你在這里稍微等一下……剛才說不定是我多疑了呢,那瞄准的方向也許是對著那司機,呵呵,那麼一會我們就去以前高中逛逛吧。”說完,他抬腳就走上了指揮車。

指揮車上光線有些黑暗,才一上車的鄭吒很是有些不適應,就在他眨眼要適應這黑暗時,忽然那預示著危險的心悸又一次出現,幾乎同時,數把槍從黑暗里伸了出來,甚至在他腦後還頂著了一把手槍。

“別動!千萬別動,否則我不會介意把你關節禦掉的!”

這人說話時,指揮車的車門已經猛然關閉,鄭吒這才看清車上有六個人,其中五個人都用手槍對向了他,不,應該是六個人都用手槍對著他,只是其中一人直接將槍印在他腦袋上。

正面五人中走出了兩人,其中一人將鄭吒按倒在地,接著開始搜索起他身上的東西,而另一人則拿著一個電線圈一樣的東西開始掃描著鄭吒身體,片刻之後,二人都站了起來道:“報告隊長,沒有武器(電子設備)!”

鄭吒身後那人將手槍收了起來,他淡淡的說道:“小李,開車去公安局,順便問問他們審訊室的隔離系統做好了沒有。”

五人中的一人點點頭,越過其余人就走向了駕駛室,而這時還有兩人用槍對向鄭吒。

(……不行,車里范圍太小了,很容易就會被打中。)

鄭吒從地上爬了起來,他冷冷的問道:“為什麼要抓我?你們是誰?”

鄭吒身後那人尋了個座位坐了下來,這人是個二十八九歲的壯漢,看他的坐姿就可以看出這人是名軍人,他也冷冷的笑道:“我們明人不說暗話,不要想從這里發出什麼信息,整個車子已經完全被隔絕,電子信號隔絕器,這可是你們綁架的楚軒大校的得意之作,不要告訴我你不知道,我們是國安局第一小組成員,那麼閣下呢?閣下又是誰?”

(國安局?國安局!好你個楚軒!好***一個陽謀!)

鄭吒自從智力加到187之後,他的思路就變得靈敏了許多,一些事情他很快就能弄個明白,即便不能馬上明白,他也能大概想到其中關鍵。

是的,他肯定是被楚軒給玩了,雖然不知道楚軒用了什麼辦法來通知政府,但是他確實是被楚軒給狠狠玩了一頓!

那人看了鄭吒一眼,他還以為鄭吒已經開始認罪,當即笑道:“想明白了?是的,大約在二十多天以前,我們接到了楚軒大校手表上的定位信息,但是出現的時間時斷時續,直到幾天前才徹底鎖定了你,這幾天的監視觀察,我們卻並沒有發現楚軒大校的蹤跡,唯一可能的就是他已經被移走,但是手表留在了你這里,那麼想告訴我們了嗎?誰潛進基地綁走了楚軒大校,誰是協助綁架的內奸?誰在你這里接頭帶走了人?而你又在為誰服務?”

鄭吒緊閉著嘴唇,他腦海里苦苦思索著楚軒究竟是如何將信息發布出去的,而這人所說的那句“時斷時續”給了他提示,為什麼信息會時斷時續,唯一的可能就是信息源被隔離或者受到了干擾,那麼這個信息源就只能是他納戒里的東西,白金磚不可能,楚軒與這些金磚並沒有觸碰,而在他納戒的所有東西里,唯一被他常常拿出來使用的……高震動粒子切割匕首!這是楚軒兌換給他的武器!

那人看見鄭吒依然閉嘴不言,他也不生氣,反而是閉上雙眼淡淡的說道:“你既然不想開口就算了,我可告訴你……楚軒大校掌握著好幾項我們國家領先全世界的技術,國家的利益高于一切,既然你這個漢奸連國家都忘了,那我們也不會輕易就饒恕你……有一種藥劑叫作自白劑,是種神經藥劑,使用它之後可以問出我們想知道的一切,雖然你會變成一個白癡,但這就是你該受的懲罰!”

鄭吒此刻依然還半蹲在地上,他的左手放在陰影處輕輕將納戒退了出來,接著趁爬起來的瞬間隱蔽的將戒指放進了嘴里,他將戒指頂在了牙齒背後說道:“她呢?那個站在車外的女孩子呢?”

那人淡淡的說道:“她?她的檔案我們也找到了,但是檔案上分明寫著她已經死了十年之久,看她的樣子還和十五六歲的小女孩一樣,嘿,你所效勞的那一方還真是神通廣大啊,將人秘密接走培訓了十年,放回來後居然連模樣也沒什麼改變,放心吧,到公安局的審訊室後,她也會在那里的。”

鄭吒松了口氣,他又問道:“那我什麼時候被注射自白劑?今天?明天?”

那人張開眼睛仔細看著鄭吒道:“嘿,你這個漢奸還真是夠死心塌地的啊,幾百萬的白金就把你給收買了?放心吧,審訊專家已經在審訊室等著你了,如果明天你還不說出實情的話……你就變成白癡活下去吧。”

還有機會!他還有逃跑的機會!

經曆過恐怖片的生死輪回後,鄭吒早已經不是那個平凡無比的青年白領了,他有著超過普通人的身手,有著面對死亡時拼命戰斗的經驗,更重要的,他有著堅定的,想要拼命活下去的信念!

鄭吒很快就判斷出了他現在的情況,一,他必須要在晚上十二點前回到辦公室里,否則他和蘿麗都會死去,二,他不能說出任何有關“主神”空間的話,否則他和蘿麗也會死去。

而這些人為什麼只帶他去到公安局的審訊室,因為他們也在趕時間,他們以為楚軒已經被轉移了地點,而作為掌握著國家高端科技的重要人才,他們是絕對不會允許他落入別的國家手中,換句話說,他們也想在短時間內從他嘴里挖出楚軒的去向。

至于現在的時間是……大約是中午十二點左右,鄭吒記得他和蘿麗出門時已經是接近十一點了,那麼現在的時間應該是十二點左右,從現在直到晚上十二點,他還有十二個小時可以使用,這段時間里他必須和蘿麗一起回到辦公室,否則他們將會被“主神”徹底抹去。

但是提前回到辦公室也不行,他僅僅只有一個人而已,實力方面也就是近戰能力比普通人強一些,絕對沒有達到超人的地步,以一個人的力量公然挑戰國家機器,他不認為他可以在辦公室里堅守許久。

所以了,最好的辦法是在時間即將到達晚上十二點時去到辦公室,這是他和蘿麗唯一能夠活下去的辦法!

指揮車行駛了約十多分鍾開始慢慢停了下來,鄭吒這才問道:“之前在我家門口時,是有人在用狙擊槍瞄准我嗎?”

那名隊長點點頭道:“沒錯,打算用麻醉彈將你和那女孩擊暈,如果是用強力麻醉彈的話,你和女孩會瞬間失去知覺,這樣你們就無法對外傳出信息了,不過你的感覺似乎很敏銳啊,不得已,這才布下局將你誘入這裝滿隔離器的指揮車中,事實上那名司機只是個普通市民而已。”

(果然!)

將要下車時,那名隊長拿來一副特制手銬,將鄭吒雙手拉到背後反拷起來,他淡淡的說道:“這手銬也可以吸收游離電子信號,所以你還是死心吧,沒有人會來救你的。”

鄭吒笑了笑沒說話,他跟在隊長後面下得車來,這才發現四周環境他也認得,眼前這公安局距離辦公室大約有一個小時路程,如果是駛車前往的話,那麼二十分鍾之內就可以到達辦公室。

(逃跑時間……十一點二十分鍾!)

鄭吒一下車就感覺到了四周有一種隱約的殺意,就他的感覺而言,至少有三處殺意來源,身後指揮車里的幾人是一處,公安局里面是一處,還有不遠處的高樓上是一處,可以說,他現在如果有什麼異動的話,下一秒就很可能會被打成馬蜂窩,當然了,也有可能是打斷手腳。

無奈的,他只能平靜跟著隊長走進了公安局,在公安局三樓內間處,那是一間有一塊大玻璃的審訊房,看過一些電影的人都會知道,這玻璃後面肯定有無數人正在看著他。

(接下來,就只能忍耐了。)

鄭吒閉著眼睛默默運起了內力,他內心唯一擔心的就是有可能被審訊的蘿麗了,希望她千萬不要出事,千萬千萬……否則!他回去之後一定會殺了楚軒這個雜碎!

不多時,幾名不知道什麼人走進了屋子里,開始給鄭吒談著國家道義與他的前途安危,這幾個人甚至還點明了會給他注射自白劑,希望他能夠及時醒悟並且主動交代云云,國家是會諒解悔改罪人的。

鄭吒以前就聽說過警察暴力執法的事,不過他所碰到的待遇居然沒有絲毫暴力,只是這些人在他耳邊不停講著道義,不多時,又有人走進了審訊間,他在那幾人耳朵邊說著一些什麼,鄭吒只是隱約聽到“鉑金”“房間”“搜索”的字樣,他心里頓時一沉,看來他父母的住家已經被搜索遍了吧。

這幾人神色變幻不停,其中一人說道:“鄭吒,你可要想清楚啊,自白劑打了之後,人的神智就會變得混亂,我們所要問的信息也可能會問不出來,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一直對你好言相勸的原因,但是如果你再這樣冥頑不靈,我們也就只能給你注射自白劑了,要知道……”

鄭吒打斷了他的話道:“你們會怎麼樣對待我父母?”

這幾人頓時面露喜色,之前鄭吒一直毫無聲響,這是他第一次開口說話,那人連忙說道:“我們自然不會冤枉好人,但這也要看你是否仔細交代了實情……”

鄭吒淡淡的說道:“給我一塊手表,我要仔細想一想,還有,不要對那個女孩使用自白劑,她並不知道我們接頭的地方,如果你們傷害了她,我甯可咬舌自殺也絕對不會說出楚軒的位置……放心吧,楚軒他現在還在這個城市里,要到後天才會將他轉移出國,我會在今天之內給你們答複的。”

這幾人對望一眼,其中一人輕輕點了點頭,他取下一塊手表遞給了鄭吒道:“今天之內必須給我們答複,如果晚上十二點前還沒有答複的話,我們只能對你使用自白劑了,你也好自為之吧。”

鄭吒也不多說,他拿過手表看了一下時間,下午六點四十分,沒想到審訊時間會過得那麼快。

鄭吒握著手表閉目養神,剛才在進入審訊室之前,他身上的所有東西全被搜走,甚至連衣服紐扣都被剝奪了下來,幸虧他之前將納戒放進了嘴里,否則他此刻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七點……八點……九點……十點……十一點……

那些人員已經來過好幾次,眼看著十二點慢慢臨近,鄭吒忽然站起來說道:“之前那個被抓來的女孩呢?她現在在什麼地方?你們對她使用自白劑了嗎?”

等了十多秒,審訊間里傳來了聲音道:“放心吧,她人很好,我們並沒有對她使用任何藥劑,甚至連晚餐也是按時送去。”

鄭吒搖搖頭淡淡的說道:“我要看看她,如果她沒事的話,我會馬上告訴你們楚軒所在,並且會配合你們將他救出來,放心吧,我也會說出龍隱基地里那個內奸是誰。”

又等了十多秒,那個聲音再次說道:“好的,你的要求可以滿足,她就在這個公安局里……”

十一點二十分……鄭吒默默看了一眼手表,他慢慢的將內力運滿了全身。

數分鍾後,幾名軍人將審訊室大門打開,蘿麗從門後沖了進來,她哇的一聲就哭了起來,接著緊緊的抱著了鄭吒。

“麗兒乖,不要動,慢慢聽我說……一會無論發生什麼事,也一定要緊緊抓著我,知道了嗎?”

鄭吒借抱著蘿麗的空擋,輕輕吐出納戒戴在手指上,然後將內力運行到了納戒里,高震動粒子切割匕首瞬間出現在了他左手,接著……審訊室大門被一劃而過!

上篇:第三集:咒怨陰影(一) 第二章:驚怒(上)    下篇:第三集:咒怨陰影(一) 第三章:決裂!(上)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