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七集:死神絕境(一) 第六章:撲朔迷離的疑惑(一)  
   
第七集:死神絕境(一) 第六章:撲朔迷離的疑惑(一)


鄭吒看著打開的車門呼了口氣,雖然之前他拼命想離開巴士,但是真的要出去時,卻突兀的覺得這車門就仿佛是死神的嘴一樣,等著他一步一步走向死亡......

鄭吒晃了晃腦袋,他慢慢的走出了巴士,接著就向車流頂處走去,在那里已經圍了不知道多少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遠處的高速公路大爆炸,這一連串的車禍,至少有數十人死在了車禍中,遠處幾乎化為了一片火海。而在人群中,一個警察懷里正抱著一名不停哭泣的少女。

”請問一下,你剛才究竟看到了些什麼?“鄭吒走到二人身邊,他禮貌的向那少女說道。

少女不停的哭泣著,幾乎已經是說不出話來,而警察連忙說道:”這位先生,她現在過于激動,請你暫時不要問她任何問題,如果有疑惑的話,不妨一起回警局協助調查這次車禍......“

鄭吒故意看著自己手表道:”抱歉呢,我還有和約要去簽,如果可以的話,我只想詢問一下這位小姐究竟看到了什麼,不然看到這場車禍,我還真不敢隨便在高速公路下駕駛了。“

警察無奈的看向了懷里的少女,這個女孩哭得傷心極了,不過更多的可能卻是後怕,先是無緣無故的看到自己的死亡,然後從預感回到現實里,卻又差點被貨車撞死,這種臨近死亡的恐怖外人根本無法難以想象,也只有鄭吒這樣在死亡線上掙紮求存了好幾回的人才能感覺得到,所以他只是安慰地拍了拍少女的以肩。

這個少女正是死神來的電影女主角金柏莉,她此刻的精神狀態已經好了許多,繼續抽泣了幾下後,她終于斷斷續續的說道:”......我在剛才看到了死亡......死亡預感,不知道為什麼,我仿佛看到了我駕車開上高速公路,然後前面一輛運圓木的貨車突然出了事故。那車子套著圓木地鋼繩突然斷了,接著那些圓木從貨車上不停翻滾而出,將後面的一輛車得爆破,而另一些車為了躲避圓木開始不停碰撞,我駕駛的那輛車更是翻了過來,接著......“

說到這里,少女又開始了渾身顫抖,她已經說不下去了。

鄭吒故意露出松口氣的表情道:“如果這預言是真的,那我們這些車都感激你的救命之恩......能夠問一下嗎?我們這些車都會在車禍中被撞碎嗎?”說完,他故意抬手指向了很遠處的車輛。

金柏莉搖了搖頭,她說道:“不,在我記憶里,死的人只有這輛,這輛......直到那輛大巴士為止,讓我想想......這輛先爆炸。然後這輛被整個燃了起來,還有那輛摩托車卻是撞死......對了,這對母子卻是先後死去,兒子被拋了出來,母親被撞死,然後是巴士整個爆炸,巴士又將兒子給撞死,還有那輛車是......”

隨著金柏莉一輛車一輛車的形容死狀,鄭吒知道“主神”為了將他們融入到這個恐怖片世界里,已經將原本劇情給改變了。那對母子實際上相當于是一起死亡,至少劇情中是如此,但是她看到的卻是母親先死去,然後是巴士爆炸,再之後是巴士將兒子撞死,換句話說,他們的死亡時間已經插入到了這對母子之間,可惜他們卻是爆炸而死,這樣就無法區分這個隊伍里的眾人是什麼死亡次序了。

鄭吒想到這里馬上就禮貌的說道:“呵呵,那我們和後面的車輛還真是幸運。竟然躲過了這場死亡車補......打擾小姐了,人死不能複生,請節哀順便......”說完,他微笑著慢慢向巴士那個方向走了去。

此刻其余人也都從巴士上去了下來,那個小太妹和染發俊俏青年都哦呵的低沉叫著,看著周圍那麼外國人,這讓他們真地確信是來到了恐怖片世界中......或者要麼是來到了外國,但是無論哪一樣,都讓他們只覺得興奮,特別是一想到這里是所謂的美國。這兩個青年就是興奮的低聲談笑起來,畢竟他們有黃金,又沒有看到什麼確實的死亡威脅,得過且過,或者是及時享樂的心情正是他們現在的寫照,相對而言,另一個隊伍的眾人雖然也是東張西望,不過他們的神態卻要自然了許多,這幾個人都露出了擔憂與恐怖的表情。

鄭吒走到這幾個面前道:”那麼......就此別過,如果各位還能活著回到‘主神‘空間的話,那時再來談談如何一起並肩戰斗吧。“說完,鄭吒獨自就向遠處走了去。

在場眾人都愣住了,那兩名青年也跟在鄭吒身後興高采烈的越去越遠,而王俠和眾人商量了一下,也決定盡快離開這里為好,畢竟他們此刻是黑,一旦被查住了鐵定的警察局,至于進去了能不能出來可就不一定了,這個死神來了的恐怖片中,在單獨房間里的人往往會死得非常之快。

鄭吒順著高速路向走著,走不多時已經看到了高速公路和普通和公路的交通關卡,此刻關卡到處都是紛紛亂亂的人群,一些警察向通過關卡,還連帶有救護車,消防車,更多的卻是無數的記者,密密麻麻幾乎堆積在了關卡外,在這里的混亂中,鄭吒輕易通過了關卡,就這麼大搖大擺的從普通公路處走到了城鎮里,他接著就在報攤處買了一份施行指南,在得到這份施行指南後,他終于是簡單摸清了這個城鎮的各處分布。

”媽的,張傑,我就不來打你們,反正只要活過這五天,你們還不是一定會回到’主神‘空間?我知道你有話要對我說......那就來打我吧,無論是任何一個人都可以來打我,我隨時會歡迎你們的到來......“

鄭吒暗暗的自言自語道,他是不清楚張傑是否可以探測到他的想法,但是他心里確實是如此做了決定,如果張傑可以探測到他的想法自然最好,他可以以逸待勞,如果不能探測到他的想法,那麼五天之後回到”主神“空間,一切的問題矛盾也可以一並解決了!

可是張傑為什麼要那麼做呢?為什麼?難道他是有什麼苦衷不成?明明有強大的精神控制力卻並不使用,反而任由印洲隊大肆攻擊自己的伙伴,直到最後已經危及性命時,他才被迫將對方那名精神力控制者干掉......

而且這麼一說的話,張傑很可能就是當初要殺掉詹嵐寺人,他卻為什麼要那麼做?

若說是苦衷就太說不過去了,一個團隊的人,只有相互合作才能大家一起活下去,單獨的一個人逞英雄,很可能就會被對方克制並且殺掉,這點在和印洲隊的戰斗中非常明顯,即使是有強化屬性和各種技能,單獨的方向依然並非完美的最強,還是需要伙伴們一起合作才行......那麼,張傑他的理由又是什麼呢?

“對了,他似乎可以自由從巴士中離開,難道他可以不遵守’主神‘的這個恐怖片世界嗎?如果他真的那麼強的話,就不會幾次險死還生了,那麼就是說,他之前的動作已經遵守了’主神‘的規則,並且還揚言可以保護他們四人的安全,難道死神並不會去殺掉他們?”

鄭吒這麼一想去覺得了還是有些道理,因為他們是在巴士不能出入的情況下離去,那時他們還沒有成為劇情女主角預言死亡中的一分子,換句話說,他們還真的逃出了這場恐怖片的死亡規則,他們並不會受到死神攻擊也大可以說得過去了。

鄭吒就這麼拿著施行手冊邊走邊想著事情,直到他迎面將一個白人男子撞倒在地時,這個白人男子馬上就大聲喧鬧了起來,看這名男子一聲鐵片裝,鼻子上也掛滿了扣環的樣子,應該就是一個無所謂的嬉皮干,鄭吒正想幾句話或者一拳頭打發他,真正的麻煩卻朝他走了過來,不遠處一個警察開始向二人走來。

鄭吒呼了一口氣,他可不想就這麼進警察局里,畢竟他還要面對死神的攻擊與同伴的暗中伏擊,所以在這個白人男子還在喧鬧時,他舉起拳頭輕輕一拳打複查,雖然他個人認為是輕輕一拳,但是依然將這個白人男子打翻在地,接著他向著人堆中跑了過去,數分鍾後,他已經在一個巷道中停了下來,警察和回過神來了的白人男子都向前繼續追去,而他卻躲在巷道中翻動著上面的旅行指南。

“現在這樣可不行,雖然可以不需要住酒店之類,尋一個廣場也可以將就五天,但是為了預防與警察發生矛盾,還是去造一個假的身份證吧......波浪酒吧?晚上六點開始,通宵營業......

呃,貌似上次零點說起過這樣的地方吧?只需要找吧台老板詢問一下,給些小費就可以了......“

鄭吒邊翻動著旅行指南,邊順著巷道向前走去,慢慢的,他已經走進了巷道深處......

上篇:第七集:死神絕境(一) 第五章:死神來了與……詭異的開端(二)     下篇:第七集:死神絕境(一) 第六章:撲朔迷離的疑惑(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