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八集:死神絕境(二) 第四章:曾記否……那一次的對練!(一)  
   
第八集:死神絕境(二) 第四章:曾記否……那一次的對練!(一)


鄭吒已經吻著詹嵐好半天時間,而詹嵐也終于從痛苦中恢複過來,不過還好,她的痛苦更多的是來自于精神方面,而並非是肉體上的極限痛苦,所以雖然腦袋有些漲痛,不過對于生命威脅實在是不大,所以看來解開基因鎖也應該是有分別的,並非所有人的解開基因鎖都是一樣的程度。

詹嵐恢複了完好,但是二人卻沒有就此分開,鄭吒心里也不知是什麼感覺,總之吻著詹嵐好半天後,他才終于松開了詹嵐的唇,而這個小女人臉上已經是一片嫣紅,卻不知道是因為痛苦之後病態的嫣紅,還是因為羞澀之後的臉紅,看起來卻有一分病態之美。

鄭吒咳嗽了聲,他嘿嘿笑道:“你好些了嗎?我看你剛才似乎很嚴重的樣子......是解開了基因鎖嗎?“

詹嵐傻愣愣的道:”剛才那種狀態就是解開基因鎖狀態嗎?我不知道,只是剛才全神貫注的為你挑出後背上的子彈去了......然後突然間覺得好像手上有了自己的本能一樣,什麼時候該將匕首刺向那里,什麼時候該出多大的力氣,都仿佛有了自己的決定一樣,對了,當時我還把精神力掃描集中到了一個很小的地步,幾乎你身體的每一寸我都能看到感覺到呢。“

鄭吒下意識的看向了自己的下體,這個動作卻讓詹嵐稍微平緩些了臉色又一次漲紅起來,鄭吒連忙說道:”呵呵,好了,你解開基因鎖總歸是件好事,只是這兩天內不要再胡亂解開基因鎖了,你要知道你可是才進入這種狀態中。如果前期就頻繁使用的話,你的基因很可能會陷入崩潰狀態,那時如果不能盡快回到‘主神‘空間里,那麼你就死定了......所以答應我,千萬不要隨便再開啟基因鎖。“

詹嵐乖巧的點了點頭,鄭吒這才將強效繃帶遞給了她道:”呵呵,你先幫綁上繃帶吧......咦?剛才有人聯絡我?“

鄭吒奇怪的將聯絡器打了開來,可是奇怪的是,他只從聯絡器里聽到噼啪的聲音,聽了好半天,他才聽出這聲音應該是柴火燃燒的噼啪聲,而無論他怎麼呼喊都沒有任何人回話,換句話說。這聯絡器已經陷入在了火海中,那麼那兩名女孩肯定也已經......

鄭吒心中一寒,他回想起到這個恐怖片世界以來,他就一直遇到的危險,可以說如果不是他的強化屬性和身體素質的話。對了,還要加上危險預感極強地解開基因鎖狀態,如果不是因為這樣的話,他很可能已經被這些危險給殺掉了,就從第一次被高壓電線攻擊開始說起的話,那一次襲擊也足以將普通人給電死了,而後幾次都是他運氣加實力才能險逃脫性命,可以說,那兩名普通女孩,不遇襲則已。一旦遇襲則幾乎是必死的了。

鄭吒歎息了聲道:”這次的新人全部死光了......所有的巴士里的人,除了我以外,所有人都全部死光了。“

詹嵐聽得心中一寒,她連忙急急說道:”別說這種喪氣話,你不還沒事嗎?放心吧,只要打倒張傑,那時就一定......“

鄭吒苦笑著搖了搖頭道:”很難啊,張傑的實力比我們想象的更強大,而且還有趙櫻空,張琚C很可能還有蕭宏律布局設計我們,總之很難才可能打倒他們啊。“

詹嵐默默地偎依在了鄭吒身邊,她默默的說道:”......放心吧,我會一直幫著你,一定有辦法可以解決掉張傑地,一定......“

鄭吒揉了揉太陽穴,他開始仔細思考起了如何應對眼前的局勢,這樣的情況,仿佛就像是......

”詹嵐,有一個辦法可以讓我直接沖到張傑那里,但是你卻要負擔很大的危險......或者說你可能會遇到很大的危險。“鄭吒想了想嚴肅的說道。

詹嵐連忙點點頭道:”恩,沒關系,我總不能只看見你遇到危險,而我卻在旁邊靜靜觀看吧?要戰斗也讓我一起戰斗!拜托了。“

”......你還記得那次我們的對練嗎?也是我們兩個人,而要面對他們四個人,當然了,現在局勢我們更明了一些,只要我能夠打敗張傑就可以了,所以完全可以不用理會他們,只要我能夠沖擊到張傑那里......這次任務就一定可以完成了,所以了,我的打算是......“

與此同時,朱雯終于是等到了警察們的到來,而連警察們也都被那燒成黑碳的人影感覺心里發麻,只要一想起一個人活生生的被放在火上燒死,這種感覺就是一道涼意直透心底,誰都會感覺心底發麻發涼,所以直到好半天後,才終于有警察來詢問朱雯的情形。

當然了,沒有任何身份證明,沒有綠卡,沒有暫住證,甚至連入境文件之類都完全沒有,所以朱雯自然是被當成了偷渡客,接著就被帶上一輛警車向警局而去。

這些警察倒沒有刻意為難朱雯,一來她確實是個氣質大美女,只要是男人都不會忍心去為難她,二來據線人所說,這個朱雯似乎是和該城鎮正要崛起的一個黑幫老大有關系,誰都知道一件事,一個黑幫老大在才崛起時往往異常心黑手辣,而真正崛起之後,反而是要和警察相互和諧一些,這就是所謂地潛規則,所以他們也不敢隨意為難朱雯。

于是一名警察駕車送朱雯帶著警局,而其余警察則繼續在當地協助消防隊員維持四周行人,也順便尋找任何可能的燃火痕跡,而朱雯就只能坐在警車里慢慢而去了。

這警察看起來是個中年大肚漢,他也不說話,只是關閉警車後面的小窗戶,接著就打開了音樂頻道,喧鬧的搖滾樂傳播了出來,而這個大肚漢看起來非常滿足一樣,他邊搖晃著腦袋邊不停向前駕駛而去。

朱雯坐在車後座上越來越不是個味道,既是難過于對她極好的黃麗林慘死,又是難過于自己眼睛里看到的情景,因為她幾乎不停看到一些很恐怖的黑影向她湧來,這種感覺實在是太恐怖合並。仿佛她下一秒就要死去了一樣,而且隨著警車越向前開,這種感覺就越發越明顯起來。

大肚漢警察還在不停搖頭晃腦,路途中更是連超了好幾回聲,直到前面一輛裝載竹子的建材卡車為止,才因為卡車體積太大而無法超越過去,這也讓大肚漢警察很是不耐煩,連續按了好幾回喇叭了。而那卡車似乎也急著讓警車穿越過去,左右搖晃了好幾回。可惜最終都因為體積太大,而這里卻是道路比較狹窄的小街道,所以警車還是只能搖擺著跟在這卡車之後。

朱雯對那種死亡地危險感已經強烈到無法語言,所以她開始猛烈的拍打著警車地前座窗戶,可惜那大肚漢警察耳朵里聽到的全是搖滾樂的聲音,根本就沒可能聽到朱雯的拍打聲,而他中是不停的跟頭卡車後面不停的向前駛去。

雙方不停向前駕駛,而誰都沒看到,那竹子磨擦著繩子的捆綁處,漸漸的,繩子繃斷了一小根,接著是另一小根,那些竹子已經越來越松動了。

而與此同時,朱雯拍打聲也越來越大力,終于,那個大肚漢警察也聽到了朱雯地拍打聲,他連忙將那小窗戶一下推開,頭也不回的問道:”干什麼?身體不舒服嗎?“

”啪!“

一棵竹子從前面卡車上一滑而下,恰好直插入警車地前言玻璃處,接著透穿玻璃直插了進來,並且一絲不差的插入到了那小窗戶的入口處,而在窗戶背後,朱雯本來正將臉湊在窗戶入口處向外說話。而這竹子已經猛的插了過來,從她嘴里直透了過去......

鄭吒渾身一顫猛的坐了起來,他稀松著雙眼看向了四周,卻看到這里是他和詹嵐所待的那處平台廣場,這里四周什麼危險都沒有,離他們最近的高樓也在百多米外,也應該只有這里才是死神幾乎不可能威脅到的地方了。

經過昨天的一聲混戰,外加上倉庫里的爆炸後,鄭吒已經是滿身傷痕,即便是作為血族伯爵變異血統,他的傷勢也確實嚴重了些,所以他和詹嵐買了快飽飽吃了一頓,然後他就尋了這處廣場和詹嵐好好休息一晚,其實也只有休息而已,詹嵐依然還熬夜不停用精神掃描觀察著君子坦蕩蕩電視廣播大樓,也只有她的觀察掃描,這才能讓鄭吒安心休息一回。

此刻天色麻麻亮,鄭吒微微動了動身體,不得不說血族伯爵變異血統的強悍,一夜的休息,不但後背上的傷勢已經愈合得七七八八,連他肩上傷到了骨頭的那一處箭傷,也幾乎是已經恢複完好,此刻他就等天亮了,一旦天亮......他將義無反顧的沖向電視廣播大樓,在那里,他打算要狠狠揍張傑一頓!

“不睡一會嗎?讓我來守一會吧。”鄭吒看著坐在他身邊的詹嵐,心後憐惜的說道。

詹嵐嘻嘻笑了笑道:“沒關系呢,今天應該就可以回到’主神‘空間了吧?放心呢,以前一直都是你保護我,嘻嘻,其實保護你的味道也蠻不錯的哦。”

鄭吒默默不語,他只能抬頭看向了天空,在那里,啟明星已經出現在了天空上,而新的一天也是即將來臨......

“曾記否......那場對練!張傑!等著我吧!”

上篇:第八集:死神絕境(二) 第三章:肆無忌憚的死神(二)     下篇:第八集:死神絕境(二) 第四章:曾記否……那一次的對練!(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