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八集:死神絕境(二) 第五章:惋惜的那一箭(二)  
   
第八集:死神絕境(二) 第五章:惋惜的那一箭(二)


張痡j化的精靈屬性只是對弓箭的熟練度增強,從總的來說實力上並不突出,但是這個屬性卻有一個自帶技能“風之矢”,解釋是瞬間提高箭矢五倍以上威力與五倍以上速度,如果按照這個字面解釋,那麼威力至少比剛才的爆裂箭卻還要大得多!

在張痡i弓欲射的瞬間,鄭吒心里那危險的預感已經到了無法言語的地步,他眼睛里只剩下那點寒光四射的箭尖,一股壓力隨之而來,仿佛只要他有絲毫的動作,整個人就會馬上被貫穿一樣,這種感覺實在是太過恐怖,以至于他根本連反抗的力量都沒有,硬生生的被迫停在了那里,此刻他離張琱ㄨL只有三四米左右,雙方之間根本已經退無可退。

“別靠近我!”

張琝C聲吼道,他的雙眼依然茫然一片,所以鄭吒根本看不出他此刻心里的想法,但是那源源不斷的壓迫力卻是如此逼真,這點簡直是讓鄭吒連說話的權力都沒有,他就怕一說話,這一箭就直接貫穿向了他,君子坦蕩蕩威力可不是他現在所能躲避或者抵擋的了,如果說剛才那一箭憑運氣而落得只傷不死,那麼這一箭下去,他就絕對是只死不傷了。

(怎麼辦?如果我是張琲爾......如果我是趙櫻空的話......如果我是零點的話......如果我是楚軒的話......是楚軒的話!)

鄭吒輕輕抬起手來,這個動作已經讓他冷汗都流了下來,因為他生怕這麼一丁點刺激,就讓張琝啎ㄕ穜N這一箭給射了出來,還好張琩癡S有這麼做。他只是雙眼茫然的將眼睛看向了鄭吒頭顱處,而鄭吒卻是將手伸向了左胸口......將手指頭放在了那被射得貫穿的傷口中,輕輕一扭,頓時血箭就四射了出來。那本來已經開始隱隱要愈合的傷口。因為這麼一扭終于又再次破損,而射出來的鮮血更是落住好遠,其中一些鮮血已經落到了張琲瑭y上。

張琲漪傱Y微微抽搐了一下,接著他雙眼里的茫然開始漸漸淡去,雙手雙腳都開始了顫抖起來,而那正對著鄭吒的一箭也終于射了出來,幾乎是貼著鄭吒的頭皮飛了出去,直到箭已經飛出好遠之外,那嘶響破空聲才再次傳來。破空地氣流甚至劃破了他的皮膚,這一箭的威力實在是不遜色于高斯狙擊槍一彈之威了。

鄭吒心頭還不停發涼,他轉過頭去一看,身後已經看不到任何箭矢的殘留,而那牆壁上僅僅只留下一個數枚硬幣大小的孔,看起來那一箭已經射透了過去,就在此時。那牆壁小孔外忽然輕輕一裂,一道縫隙從上到下將牆壁分為了兩半,接著是更多的縫隙不停出現,到最後這個牆壁已經變成蜘蛛網一樣複雜的縫隙碎牆了,還沒等鄭吒回過神來。那牆壁已經嘩啦啦的碎了滿地都是,整面水泥造的堅硬牆壁,就這麼被一枚箭矢射碎成了滿地石塊,這威力也未免太駭人了些吧?

張畬g出一箭後馬上就翻倒在地上不停打滾起來。他嘴里更是不停吐出白泡沫出來,渾身肌肉也開始劇烈抽搐,看他地樣子應該是初次解開基因鎖後的遺留問題,這趟痛苦卻是最難以解決的了。

鄭吒歎息了聲馬上沖到張琩倥鉹@掌拍去,將張琠蝺w之後他就看向了蕭宏律,這個小男孩馬上兩口吞下了蘋果道:“我自己來,這就不用麻煩你了。”吞完蘋果,他拿起腳邊放著的一個花盆就向自己腦袋上砸去,砸碎花盆的同時,他也暈呼呼的翻倒在地了。

鄭吒又好氣又笑的看著小男孩,在他摔倒在地之前已經沖過去將他抱了起來,接著就將他和渾身依然不停抽搐的張睌\在了一起,這個臉色蒼白的青年,手上依然還握著古弓射天狼,看他的樣子,似乎還依然處在害怕之中一樣。

張琣酗@種戰斗畏懼症,直觀點就是懦弱拉,而他的這種懦弱是建立在看見對方受傷,和畏懼自己受傷的,因為他在遠處射擊第一枚箭矢時,往往都會依然精准強力,而只要一想到對方會來攻擊自己,這種精准強力則變成國了畏畏縮縮,本來鄭吒是不會想到這些地,但是依法逮捕他突然想著如果是楚軒站在自己的位置上,這個冷靜到殘酷的男人又會怎麼去做呢?

接著他就本能的將自己的傷口弄破弄開,當那血色濺射到張琩迨W,無論他是不是開啟了基因鎖,當時的鄭吒都只能這麼賭一把,因為如果是楚軒站在他的立場上的話,這個男人認為至少有一半機會讓張琤X現失誤,甚至是直接失去對這一箭的控制力!

果不其然,張琣b被血濺到的同時,他整個人的精神就完全混亂了,那種本能的害怕壓制了他的戰斗本能,最終在那一箭處之前虛心退讓了,讓鄭吒沒想到的是,這種張琣念雅z竟然在這時卻是拯救了他。

鄭吒看著張睄菑F口氣,他喃喃說道:“很不錯,這一箭的威力比我想象的更巨大恐怖呢......那一箭如果射實了,沒人能夠抵擋住那威力......好可惜的一箭。”說完之後,鄭吒已經舉步就向那樓梯處跑去。

從整棟大樓最外圍的樓梯處向上攀登,沒幾分鍾,鄭吒終于是來到了電視廣播大樓的最頂層,除了最高處的一根發射天線以外,整個樓頂一片平處,迅疾的微風不停從遠處吹來,而張傑和古典美女正坐在樓頂邊緣處看著遠處的風景。

“來晚了啊,鄭吒......”張傑頭也不回的笑著說道。

鄭吒吐了一口嘴里湧出來的鮮血,他的傷勢在剛才的自殘下變得更加嚴重了,吐出這口血後,他狠狠的說道:“媽的,別和這麼親熱,同伴是不會對同伴做出這些事的!快點命令趙櫻空停下來她還在追殺詹嵐!”

張傑拍了拍古典美女的手,他轉過身來看向了鄭吒道:“抱歉,我的技能是暗示之眼與念動之力。只是強烈地心靈暗示而已。也可以對別的精神力控制者產反噬,實際上我並沒有控制他們,這樣的控制是無法將人實力發揮出來的,我不過只是暗示而已......所以我無法命令趙櫻空,她心里只剩下殺掉任何敵人的想法,而且相隔這麼遠,我又怎麼可能用眼睛去暗示她呢?除非......”

鄭吒狠狠的吼道:“除非什麼?”

張傑笑了笑道:“除非你將我打敗,一旦我這個暗示源頭被打敗了,那麼趙櫻空自然也會恢複原狀......似乎她已經快追上目標了吧?你大約只剩下兩三分鍾時間哦。一旦追上了,那就只會是一擊必殺而已,那時你想要帶她回‘主神’空間複活都沒及了,怎麼樣?你現在想打敗我了嗎?”

鄭吒狠狠咬著牙,他猛的一抖高震動粒子切割匕首,接著冷冷的說道:“張傑......把真相告訴我,然後我會打暈你......不然。你真的那麼想死嗎?“

張傑苦笑了一聲道:”誰會想死呢?誰都不會想死的......如果能夠活下去的話,我甯可放棄我身上所有的力量,然後和愛人安靜的找個地方守候一生,但是......你打算慢慢和我說話嗎?你的時間可不多哦。“

鄭吒一聲吼叫,提著匕首就沖了上來,沖上來的同時,另一只手的微型沖鋒槍已經對著張傑狠狠扣動了扳機。

”啪啪啪!“

一連排的槍響聲,沖鋒槍子彈射向了張傑處,但是讓鄭吒感到詫異的是,那些子彈竟然密密麻麻的停在了張傑面前兩米遠的距離上,每一顆都像是完全靜止了一般,根本一點也無法靠近張傑半步。

”雙a級技能,念動之力,身為引導者能夠百分之百使用強化屬性或者強化技能的原始威力,這是引導者個人的天賦傾斜角不是想知道什麼是引導者嗎?我就告訴你好了......“

張傑單一揮,那些子彈全都反射了鄭吒,幸虧這些子彈都是彈殼後處對著他,打在他身上也只痛不傷,否則這麼多子彈根本是讓他連躲都不必躲了。

“所謂的引導者,是‘主神‘設計出的一個擬人思維,他會混在隊伍中像一個普通人那樣,無論是生存還是別的,但是他卻不會死亡,如果這一場恐怖片死亡了,下一場恐怖片的新人里肯定有一個人是引導者,用你們地話來說......我們是被創造出來的虛擬人格,我們是不存在的......“

張傑依然不停的說著話,然後他又是一手揮去,一股無形力道破開地面直襲向了鄭吒,那速度其實並不迅速,但是奈何幾乎整個樓頂上方處于這力道的攻擊范圍,所以鄭吒也是硬生生被這無形力道轟得半飛起來。

“引導者,是不能幫助隊伍度過難關,特別是不能作為主要戰力度過難關,二是引導者不能對除認定隊長以外的隊員出手,三是一旦認定隊長通過了考驗,則引導者會在消失的同時,給予隊長提高解開基因鎖一階的實力,並能給予其隊長職務與權力......”

“我既然是中洲隊的隊長,也是引導者......在猛鬼街那一部恐怖片里,考驗通過了,但是在融合的同時發生了意外,考驗者被殺掉了,而我在吸收了他的記憶和身體之後,有一部分超出了’主神‘的限制,我既是中洲隊隊長,又是引導者,既不能作為主戰力對抗恐怖片,卻又可以對團隊任何成員出手......”

張傑說話的同時,鄭吒已經被股力道轟出了樓頂區域,他向著電視廣播大樓外直落而去......

上篇:第八集:死神絕境(二) 第五章:惋惜的那一箭(一)     下篇:第八集:死神絕境(二) 第六章:隊長與……解開基因鎖第三階(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