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十集:生化再會(二) 第六章:光與暗……還有那最強輪回小隊的開端!(二)  
   
第十集:生化再會(二) 第六章:光與暗……還有那最強輪回小隊的開端!(二)


複制體吼完之後又大口喘息了幾下,他這才將情緒給穩了下來,只有鄭吒才知道剛才他的情緒有多麼激烈,因為剛才握著他的那只手,力量大得仿佛要捏死了他一樣,幸虧複制體情緒恢複得快,這才勉強控制住了力道,即便如此,也將鄭吒胸口一大塊肉和骨頭給捏得了粉碎。

“我是你第一部恐片完成之後,也即是生化危機一後複制的,具體時間是你在制造了她之後就被‘主神’所複制......因為之前的你並沒有太大的潛力,但是制造了她之後,你的生存潛力卻突然提高了許多,因此,我成為了惡魔輪回小隊的新人,連同你的獎勵點數,強化屬性兌換物品,甚至是制造的人......”

複制體露了露他左手上戴著的納戒,這才繼續說道:“當時的惡魔輪回小隊......亞洲人只有趙綴空,一名韓國人,一名日本人,再加上我,十七名的惡魔輪回隊成員,兩名黑人,四名黃種人,其余全是白人了,而最強戰力的也是當時的惡魔輪回隊隊長與他的手下們,一群白種人複制體......”

“......他們告訴我,進入惡魔輪回小隊,就必須要有惡魔一樣的心腸,他們搶走恥我的納戒,並且告訴我每場恐怖片得到的獎勵點數,必須要為核心人物強化一些東西或者是兌換一些東西,如果僅僅只是這樣,或許還沒什麼,但是......”

“......他們當著我的面把蘿麗給輪奸了,之後更是將她殺死分尸成了數塊,那十一名白種人,稱我們三個黃種人與黑人為會走的豬,可以不停給他們提供獎勵點數和支線劇情數,只有趙綴空實力太強,他們不敢招惹......你這個白癡!為什麼要制造出了她!你可知道當我看到她哭慘叫著被人輪奸,然後我渾身被綁著無力動彈。只能眼睜睜看著她被殺掉,你可知道當時我有多麼恨為你嗎?我發誓,只要讓我遇到你,我一定要殺了你,還有你所珍惜的團隊成員們,哈哈哈哈......”

複制體說到這里時,他臉上全是暴戾,整個人瘋狂的大笑了起來,他邊笑邊說道:“趙綴空告訴我,感情是負累,如果我的器量不夠,那就死掉好了,如果我的器量夠了......就將他們全部殺死吧!哈哈哈......”

“我做到了,進入惡魔輪回小隊的第一場恐怖片是黑色星期五二,我拼了命的不停完成支線劇情,不停的完成,哈哈哈......看你的樣子似乎沒明白我在說些什麼,我這樣告訴你吧,一場恐怖片里,‘主神’規定的任務僅僅是很小很小的一塊,比如我經曆過的神鬼傳奇一,我想你也肯定經曆過了,在那場恐怖片里,如果在一地情況下就去得到了蠍子王的財寶,那麼你不但可以使用血族能量來召喚大量死神隊伍,還可以得到a給支線劇情數一個,一萬五千獎勵點數,而如果在那場恐怖片里將開羅城用炸彈全部爆破掉,也可以得到B級支線劇情一個,五千點獎勵點數.......知道了嗎?恐怖片,這是恐怖片世界!只有拼死去戰斗,拋棄無聊的感情,這才可能強大起來,而不是如你這個懦夫一樣,空有解開基因鎖第三階的力量,卻依然如此弱小.......”

鄭吒深深呼出口氣,他的身體已經越發無力了,身上流血實在太多,以至于連血族的恢複力也開始減弱,但他還是喃喃的說道:“.......你臉上的疤痕呢?是因為她和以前惡魔輪回小隊的人嗎?”

複制體冷笑著說道:“沒錯,我才進入惡魔輪回小隊里,反抗他們而被打成了這樣,但是我沒死.......進入惡魔輪回小隊的第一場恐怖片之後,我隱瞞了自己完成支線劇情的事,第二場恐怖片是鐵血戰士一,講的是異星人在叢林里戰斗的人,這正合我意.......在那叢林中,我殺掉了當時所有碰了她的人,所有侮辱過我的人,所有白種人,哈哈哈哈!就是在那一場里,我解開基因鎖第三階,然後繼承了隊長權力,進化到了第四階初級.......沒錯!從那時開始,我就拋棄了內心所有的感情,我就是黑暗,我就是惡魔!所有進入惡魔輪回小隊的白種人都必須跪下舔我的鞋,所有人都必須服從我,與其要懦弱的感情,我甯可要現在這強大無比的力量!現在再沒人能夠傷害到我,再沒有人能夠對我說半句不了!哈哈哈哈.......“

鄭吒歎息了聲,他內心五味陳雜,心里卻不知道如果是自己遇到了這樣的事,他.......又會如何?很可能,不,應該是絕對會變成眼前這個瘋狂的複制體吧,他們本來就是同樣的人,想到這里,他慢慢閉上了雙眼。

複制體卻是從納戒里取出了一本厚實的金色古書,他喃喃的說道:“這本書可以給所有進入恐怖輪回的人一個複活的機會,被你殺掉的兩個人都能夠複活,但是.......為什麼這本書不能複活她!為什麼!啊.......“說到這里,他仰天狂嘯了起來。

鄭吒閉著眼冷笑了聲說道:”他們的強化屬性肯定很昂貴,你會花費兩倍獎勵點數和支線劇情數去救他們?你自己不是說你已經屏棄了所有感情了嗎?還這麼珍惜自己的隊員干什麼?”

複制體嘿嘿一笑,他手上一用力,嘶的一聲扯下了鄭吒胸口上一大塊肌肉,疼得這個男人幾乎繃了起來,他這才冷笑道:“你果然有好多東西都不知道啊,那種複活是指在‘主神’空間里,你已經將神鬼傳奇里的故事都忘記了嗎?有一個人身體和他的五髒里,就可以在祭壇里複活,無論那個人生前強化屬性為多少,都只需要一個B級支線劇情和一千點獎勵點數,哈哈哈哈,不要告訴我你不是在祭壇旁得到複活真經的,不然‘主神’會給提示才對.......或者,你只得到了亡靈聖經。沒有複活真經?哈哈哈哈.......”

“一個人的身體和他的五髒,怎麼可能還能得到。都不是同一部恐怖片世界了.......”

鄭吒心里喃喃的說道,突然,他心頭一動,猛的想到了唯一的可能性,如果是使用那個辦法的話,或許......

“就這樣吧......另一個我,就這麼死去,帶著和她美好的記憶的情況下死去......這或者也是一種幸福吧,別了......”

複制體忽然停下了之前那瘋狂的笑聲,他持著雙手巨劍默默的看著鄭吒,他眼中竟然還露出一種難以言明的解脫,接著。一劍劃過,從鄭吒的右臉直劃破到了他的左臉,將他的腦袋切成了兩半......

“嘭!”

就在複制體一劍斬下的同時,突然他身後響起了一陣爆炸波動,那是一枚火箭射在了他身後處,幸虧一層半透明的保護層擋住了這枚燃燒彈彈,但是突然被炸,他依然是被轟飛了數米,接著他就看到巨大追蹤者單臂夾起了鄭噬的尸體,轉身就向遠處沖跑了出去,他只來得及一劍刺出,由那黑色火焰組成的鋒刃刺入到了巨大追蹤者的背心上,接著就看見巨大追蹤者跳起近十米高度,撞進了一棟房子跑了出去......

複制體舉了舉巨大雙手劍,他想了想後接著又將手放了下來,因為剛才他已經分明聽到了殺掉鄭吒後“主神”傳來的獎勵聲,所以他也不再多想什麼,扇動翅膀就向檢查站方向飛了出去。

巨大追蹤者抱著鄭吒的尸體不停撞穿牆壁跑了出去,也不知道跑了多遠,鄭吒的身軀卻突然消失不見,在巨大追蹤者手臂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十字架。

巨大追蹤者頓時愕然了,它一把將巨大十字架拋在了地上,還沒等它下一步有什麼運作,忽然十字架上冒出了柔和的細膩的白色光芒,這光芒越來越劇烈,以至于連巨大追蹤者都閉上了雙眼,待到這光芒逐漸黯淡下去時,鄭吒已經出現在了地面上,他的右臂已經恢複了完好,但是身上依然到處都是傷口,只是狀態看起來比之前已經好了許多,特別是他的臉上,一條疤痕從右眉角直到左嘴角,看起來當真是說不出的猙獰恐怖。

“重生十字章......詹嵐,你騙了我啊......”鄭吒提著自己的身體,他腦海里回想起了剛才“主神”的提示,使用了重生十字章,是否回到“主神”空間。

“不!”

鄭吒一聲大吼,他接著從地面上跳了起來,第一時間他就對身邊的巨大追蹤者道:“馬修,謝謝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話,他很可能發現我的異常......馬修?”

巨大追蹤者默默蹲在地面上一動不動,待到鄭吒走近它時,才發現它身上那只巨大的眼睛已經被刺穿,而且似乎還[被火焰灼燒過一般,它的胸口已經被燒民了黑碳......

鄭吒歎息了聲,他默默將巨大追蹤者的眼睛抹合了起來,接著他轉身就向一處高樓後飛馳而去,如果他的記憶沒錯的話,之前他在那處高樓上狙擊時,一塊綠魔滑板從那高樓處飛到了後面,如果他的記憶沒錯的話......

內力和血族能量隨著複活都恢複了少許,所以鄭吒使用輕功飛速的向那邊沖了過去,與此同時,四周的黑暗迷霧也開始了消散,從天上灑下了些許早晨的陽光,接著這珍貴的光芒,他從一棟民居上向外看去,果然看到一處樓房牆壁上插著一塊滑板,這正是可以飛行的綠魔滑板......

這綠魔滑板果然卻是好東西,整個人踩在上面可以用腳來控制飛行高度與飛行方向,需要的是過人的神經反應力,當然了,就身體素質而言,鄭吒聽神經反應力輕易勝任了綠魔滑板的飛行,最多數分鍾後,他已經能夠熟練的使用這飛行滑板,接著他踩著滑板迅速的向檢查站方向飛了過去。

“不要有事啊,大家都不要有事啊,拜托了,你們一定可以趕在惡魔輪回小隊追到前進入檢查站,拜托了,大家不要有事啊!”

鄭吒催動綠魔滑板不停的向前疾沖而去,同時,他腦海里也不停想著和詹嵐的意識體進行連接,就這麼持續了好半天,他的意識里終于出現了數個人的意識,詹嵐的心靈鎖鏈將他和程嘯,還有詹嵐本人連接了起來。

透過他們的意識向外看去,艾麗絲等人已經被打暈在地,這些劇情人物似乎都還安然無恙,不,拿DV的那個仇人被殺掉了,她飛庫手打渾身赤裸著躺在地上,樣子看起來很是淒慘......

蕭宏律死了,他的腦門中心處被一顆彈垛口中,這個小男孩滿臉的愕然表情,仿佛是有什麼東西沒想到一般......

姜哲死了,他身體撕成了數份,基本上已經看不出這是個人的模樣了......

在場只剩下程與兩個女孩,苗若冷與詹嵐,這兩個女孩看起來倒是安然無恙,只是程嘯看起來樣子極慘,一條手臂已經斷了,另一條手臂則提著那把巨大的紮古電斧,他張開雙臂將兩個女孩擋在了身後。臉上一直帶著淡淡的微笑。

“楚軒大校......我給你說過的吧,只要我還活著,就絕不能讓站在我身後的女人沾上半點鮮血,智慧如你,還是毫不遲疑的殺掉我好了。”程嘯淡淡的笑道。

楚軒!是的,楚軒!

鄭吒在敵人的隊伍中看到了這個給他影響最大的男人,而除了他以外,周圍還有好幾個惡魔輪回隊成員,他們臉上帶著嘲諷的笑容,仿佛是貓吃老鼠前的嬉戲一樣,誰也沒把眼前這一男二女的中洲隊成員當一回事。

楚軒想了想,他果然的將手槍對准了程嘯的腦門中心,然後他淡然的說道:“別了。”接著,他慢慢按下了扳機。

“鄭吒......男人必須站著死,在他死之前,他所守護的人絕對不會受到任何傷害,呵呵,我的承諾完成了吧,別了......”

在鄭吒的意識內,程嘯的容貌仿佛哈哈大笑了起來,笑聲未落,這個男人爽朗的笑容已經消失在了他的意識內,他,已經死了......

“不!”

鄭吒更加瘋狂的催動起腳下的綠魔滑板,同時,他看到一個白種男人色笑著向詹嵐二人走了過來,在二女驚恐的目光中,他竟然開始撕裂開她們的衣服來,並且還同時囂張的大笑著。

鄭吒幾乎看得是睚眦俱裂,就在二女眼看著就要受到侮辱時,忽然這個男子的頭顱凌空飛了起來,接著從他的斷頭處噴出了一大股汙血,帶著疤痕的鄭吒一臉寒意在了斷頭尸的背後。

“艾米亞,殺了這個解開基因鎖的人湯姆,你殺另一個,走吧,把這些劇情人物都扛起來,我不想再待在這里......”

湯姆和艾米亞兩個白種人男女頓時被嚇得渾身發顫,他們各自掏出了一把激光手槍來對准了目標,接著閃光一過,鄭吒頓時看到詹嵐胸口出現了一塊碗口大小的黑色貫穿傷口,這個女孩微笑著慢慢向滑落了下去。

......那個他,與這個他,糾纏在心里左右為難,一直以來想愛卻不敢愛,想放又舍不得,所以痛苦的只是自己......

鄭吒仿佛聽見了了這個女孩心底的聲音,還有她死時那面帶著的微笑......

心靈鎖鏈的連接慢慢消失,鄭吒已經再也感覺不到伙伴們的存在,他只能緊緊咬住牙齒,不停催動著腳下綠魔滑板向檢查站方向而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中洲隊除了以外,所有人都死在了這里!

“啊!”

鄭吒看著地面上伙伴們的尸體瘋狂的嘶吼了起來,他一把提起了程嘯身邊的電光斧,踩著綠魔滑板就向檢查方向飛行而去,此刻他處位置離檢查只不過公里而已,舉目看去都能隱約看到遠處的惡魔輪回小隊數人,而他們的滑板正在越過檢查站。

複制體飛在隊伍的最前面,他忽然愕然的向後看去,正好看到提著電光斧的鄭吒瘋狂嘶吼著沖了過來,此刻惡魔輪回小隊眾人已經過了檢查站,他們的身影頓時變成了隱約若現,而複制全也只來得及做出了抹脖子的動作,接著他和身後的惡魔輪回小隊眾人都同時消失不見,只留下數名劇情人物從半空中摔落了下去......

鄭吒跪坐在“主神”空間地面上,他死死的咬緊牙齒,以至于讓數顆牙齒都崩碎流血,即便如此,他也沒有絲毫松開牙齒的打算,而在他身後,蘿麗邊哭邊安慰著他......

“......我要讓大家都複活......我要報仇......要讓中洲隊成為最強的輪回小隊!惡魔輪回小隊,另一個我......不會再輸給你們了!一定!”

鄭吒站了起來,他同時將意識與“主神”連接了起來......

上半部:初始,完。

下半部:暴雨

鄭吒看著楚軒慢慢出現在他面前,他伸出一只手去道:”楚軒,幫幫我。“

”我還沒死......或者說是複活了?我為什麼要幫你?”

“因為我有辦法讓你感覺到痛,感覺到開心,感覺到味覺與所有普通人該有的感覺......我有辦法幫助你!”

.....................................

“零點!看到腦蟲了嗎?射擊吧!那就是星河戰隊的支線劇情!”

.....................................

“詹嵐,為我們提供精神力掃描......張琚A趙櫻空,看見魔多黑暗君王索侖了嗎?殺掉它!”

.....................................

“王俠,程嘯,用魔動炮狠狠將巨龍給殺掉吧,龍騎士的支線劇情,我們不能放過.......”

.....................................

“你走吧,不想殺掉你,以後告訴你的新隊員......釣魚島是我們中國的!“

.....................................

”......大家,惡魔輪回小隊他們等急了,就在這生化危機三里.......解決掉他們吧!“

(上半部:初始,結束)

敬請期待下半部:暴雨

上篇:第十集:生化再會(二) 第六章:光與暗……還有那最強輪回小隊的開端!(一)     下篇:下半部第一集:神鬼重寶(一) 第一章:計算與重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