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三集:吸血面具(二) 第一章:飛臨紐約(一)  
   
第三集:吸血面具(二) 第一章:飛臨紐約(一)


眾人又一次來到了神鬼傳奇世界里的開羅城中,才剛離開了不到數個小時又回來,眾人都是覺得心情有些詭異,不過還好,反正他們進入恐怖片世界里也都已經有些習慣了,對于進入這個相對安全的神鬼傳奇世界,眾人心里其實也並沒有沒有多少的抵觸。

在楚軒的指導下,眾人拿著從鄭吒納戒里取出來的一些鋼筋細條與高強度塑料線開始組裝起一些東西,以前眾人乘坐綠魔滑板移動時,都只是簡單的使用一些繩索套在了綠魔滑板上,事實上這樣移動起來方便簡單,但是說實話卻真的不利于長途的飛行,像這樣踩在繩索上的飛行移動,特別是在長達數小時乃至更久的飛行移動中,基本上會讓人感覺很累很累。

所以了,鄭吒提議了組裝這種小型飛艇籃裝置,可以坐進去三到五個人,而且因為使用了高強度輕型材料,所以其總重量甚至還不足一千克,所以除了綠魔滑板上需要一個操縱人員以外,掛在綠魔滑板下面的小型飛艇籃裝置則可以安然乘坐下兩人,這樣三人使用一個綠魔滑板,完全可以直接從這里飛到美國西海岸的大城市紐約。

鄭吒又從納戒里取出了一塊小型導航系統,他在這塊小型導航系統上輸入了美國紐約的經度緯度,那塊小型導航系統上頓時標出了一根紅色的指向標示,直直向某個西邊某個方向指了過去。

鄭吒看向了楚軒道:“那麼我載著詹嵐和零點,楚軒你載著霸王和王俠好了,導航系統已經准備好了嗎?”

楚軒想了想將那快懷表狀的導航系統放進了懷里,他回答道:“沒問題了。那麼就飛到紐約後再行集合,然後我們先去歐康諾他們找到了再說,黃金面具的事情許要從他們那里才能得到線索,就這樣吧。”楚軒話音剛落,他已經踩上滑板凌空而去。看他的樣子似乎早已經是迫不及待的想要離開這里了。

那小型飛艇籃裝置是一個直徑三米大小的圓形籃子,而詹嵐和零點早已經坐在了這圓形籃子中,鄭吒沖二人笑了笑,他也踩上綠魔滑板凌空而起,拉扯著圓形籃子就跟在了楚軒身後,待到已經飛出了開羅城之後,他接著就在綠魔滑板上設定了自動飛行的數據,只需要跟著前面那塊綠魔滑板飛行就行了,接著鄭吒便坐下身來坐在了綠魔滑板上,開始將體內的內力按照混元一氣功的運行線路運行了下去。

如果說鄭吒原本的內力是含有腐蝕性內力的丹田能量的話。那麼運行了混元一氣功的運行路線之後,所產生的內力則變成了純粹無雜質的丹田能量塊了。如果說以前的內力還需要他集中注意力去控制著運行的話,這能量塊則仿佛已經變成了身體的一部分。當真是意念一動則內力即至,這種感覺實在是棒極了。雖然他還沒試驗出這種內力的攻擊力。但是想來應該不會比腐蝕性狀態下的內力差吧,甚至還有過之。

要將全部內力提純為混元一氣功的純淨內力。他計算了一下大概需要30天左右的時間,到時內力的質與量都將提高3到5倍左右,而且之後內力將自動依照混元一氣功的心法運行下去,內力的恢複速度與內力的變強速度都將倍增,可以說,這混元一氣功果然沒有辱沒它高級內力的稱號,果然與B級的內功比起來,果然卻是天壤之別。

不過楚軒的推論卻是成立了,如果說A級以下的強化都是立竿見影的話,那麼A級和A級以上的強化則需要自己慢慢消化才行了,至少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他除了對于內力的提純和變強有了直觀概念之外,身體素質基本上沒什麼太大的改變,特別是對于力量與速度而言,只是隨著他提純內力的增加,才慢慢有了些許增強而已。

腦海里不停想著這許多思緒,鄭吒依然將內力按照這混元一氣功的心法運行了下去,不多時他整個人就到了物我兩忘的境界,而當他醒過來時,已經迎面感覺到了一股清涼的海風。

此刻綠魔滑板下方卻是無邊的藍色大海,放眼望去一片深藍色,仿佛是藍色的翡翠一般,從天上往下看去最是讓人留戀難忘,這大海的美麗無論如何也是看不夠的。

就在鄭吒深深的向大海上看下去時,從腳下卻傳來了詹嵐的聲音,這個女孩輕輕柔柔的唱著一支歌,她並沒有唱著歌詞,而只是仿佛哼著一樣將那旋律給哼了出來,這旋律是如此的美妙,仔細聽去,這旋律聽起來仿佛讓人感覺到了藍天又或者是大海,總之給人一種很悠遠的感覺。

鄭吒看向了前面不遠處楚軒等人的綠魔滑板,他又仔細看了看自己這塊綠魔滑板,基本上沒有任何可能存在故障的痕跡,所以他干脆的就從綠魔滑板上跳了下去,而詹嵐還在哼著歌,而零點正倚靠在籃子邊緣處閉目養神,待到鄭吒從她們身邊落下去後,詹嵐哼著哼著歌曲馬上就驚叫了起來,而零點反應更是直接,他猛地張開雙眼就摸向了身邊的高斯狙擊槍,直到他看見那人是鄭吒後才松了口氣,不過他轉念一想又覺得了不對勁,為什麼鄭吒會落下海面去呢?他馬上也差點驚叫起來。

鄭吒看著兩個人的表情嘿嘿笑了起來,接著他直接進入到了“毀滅”狀態里,四周的一切頓時仿佛變成了慢鏡頭,連他下墜的速度也仿佛變得了越來越慢,而四周的空氣卻慢慢凝固了起來,待到他完全進入到“毀滅”狀態里後,只見他腳上一蹬就踩在了凝固空氣之上,“月步”輕松使用了起來,幾次“月步”的蹬踏之後,他順利進入到了那籃子之中,而此刻詹嵐和零點卻都還是張大了嘴巴。

鄭吒沖著二人哈哈笑了起來,他還沒來得及說話,詹嵐已經扯過他的手臂用力咬了下去,而且這個女孩子邊咬還邊抽泣了起來,看那樣子倒是仿佛被鄭吒傷害了的可憐樣,即便她正在不停的咬著鄭吒的手臂。

零點倒是松了口氣,這個冰冷的男人又閉起了眼睛,甚至為了以示清白,這個男人居然還側過身躺了下去,表示根本不想看到鄭吒二人一樣。

鄭吒頓時就苦笑了起來,這個當口他卻也不敢收回手去,只能任由詹嵐不停咬著他的手掌,即便連手上都被咬出好幾個血牙印時,他也只能笑著苦忍下了,反正以他目前的恢複力,十多秒後就可以將這血牙印給恢複完畢,而詹嵐哭著哭著已經停下了哭泣,只是默默的咬著他的手臂。

“好了吧,丫頭,我的手臂又不是豬蹄子,你想咬就一次咬個痛快,這樣不停的咬著難道牙齒不痛嗎?”鄭吒到最後也只能無奈的說道。

詹嵐松開了牙齒,但是她的手還是緊緊的握著鄭吒的手臂,她動了動嘴巴道:“好酸痛……你的皮膚是橡皮做的嗎?我怎麼咬不開呢?”

鄭吒呼了口氣道:“傻瓜,我強化的屬性已經遠遠超過你們了,如果能夠被你的牙齒輕易咬開的話,那麼你也可以去咬鋼材了哦。”

詹嵐俏臉微微一紅道:“你才會去咬鋼材呢……剛才你為什麼要做那樣的動作?我不管你現在有什麼輕功或者有什麼別的能力,但是你為什麼要做這樣的動作?你難道不知道這樣會讓我們擔心的嗎?”

鄭吒笑了笑剛想說些什麼,忽然他卻想到了當時楚軒將槍對在自己太陽穴上的動作,雖然那是楚軒實驗之後有絕對信心才做出的動作,但是那動作在當時無疑讓他極端氣憤,同樣的,雖然他也是有絕對信心可以使用“月步”跑上來,但是這也會讓他的伙伴們擔心甚至是憤怒,可以說他基本上是重複了當時楚軒曾經做過的動作。

鄭吒默默點了點頭道:“對不起,這件事確實是我做錯了,我保證以後再不會發生這樣的事……除了在必須冒危險時,或者是一會我必須回到綠魔滑板上時……這樣行了吧?丫頭。”

詹嵐臉上又是一紅,她低著頭喃喃說道:“為什麼叫我丫頭?我的名字是詹嵐,叫我的名字不好嗎?”

鄭吒哈哈笑道:“不,總覺得叫你丫頭或許更好一些,哈哈哈……你剛才哼的是什麼歌?聽起來仿佛很悠遠的感覺,能夠再哼一遍來聽聽嗎?”

詹嵐沖著鄭吒開心的笑了笑,她說道:“這首歌名為天空……嘻嘻,很悠遠的感覺吧?我也是這樣覺得的呢,好啦好啦,我哼給你聽好了。”

詹嵐說完就閉上了雙眼,她輕輕哼著了這首音調悠遠的歌曲,而和她同樣表現的是,鄭吒在聽這首歌時也一起閉上了雙眼,如此一來,這三個人全都一起閉上了雙眼,在他們周圍只回蕩著了這悠遠歌曲的聲音……

上篇:第三集:吸血面具(一) 第七章:混元一氣功(二)     下篇:第三集:吸血面具(二) 第一章:飛臨紐約(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