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三集:吸血面具(二) 第四章:殘缺品(二)  
   
第三集:吸血面具(二) 第四章:殘缺品(二)


等人全都愣住了,特別是連楚軒都皺起了眉頭,他咬著手對說道:“為什麼那麼說?這個怪物現在的實力很強大,和你形容的那咱怪物應該非常接近才對,如果這都只是殘缺品的話,那麼這怪物完全的力量就難以想象了,這樣層卻的怪物不可能只有那麼一點獎勵而已.......”

伊芙愣了一下問道:“什麼獎勵?總之在那壁畫上顯示了這樣一個事實,那就是黃金面具制作得有缺憾,並不能讓生命體徹底進化到原本預計的層次,首先是這個生命體已經失去了對情緒的控制,他們會隨著欲望的波想到什麼都去做什麼,其次是他們為了維持本身仍舊存在的生命本源,所以必須不停吸食人類的血液,最後一個缺憾也是致致命的,他們對陽光完全沒有抵抗力,無論是多麼微弱的陽光,只要一照射陽光就會徹底殺死他們......”

鄭吒心頭一動,他忽然從納里取出了那一小塊黃金碎片,他說道:“該不會缺少這一小塊碎片吧?對了,那個怪物那麼強,你們又是如何將這塊碎片從那個怪物手中搶到地呢?”

歐康諾接過了這一小塊黃金碎片,他苦笑著道:“這倒不是我們的功勞了,是強納森當時趁著機會去偷出了黃金具,當時那個怪物正在追我們,而強納森因為貪圖黃金,所以他就偷偷潛回村莊去偷出了黃金面具,可是誰知道那個怪物與黃金面具之間有一種特殊的聯系,當強納森偷出黃金面具之後,他就回去攻擊強納森了,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總之那棟樓徹底燃燒起來,而強納森最後就搶了一塊黃金碎片給拿了回來。”

鄭吒苦笑的說道:“我基本上明白發生什麼事了.....像強納森這樣燕地拔毛的人,居然也只能偷出黃金面具的碎片要,可想而知那個怪物究竟有多強了,至少若是強納森從我手上想偷出什麼東西,除非是我緊緊給抓在手心里了,不然先被這家伙給偷走了東西,應該是沒有把握再從他手里給搶回來的了。”

強納森貌似謙虛的憨厚笑了起來,他嘴里居然還真敢發出“過獎過獎。”這樣的話語,這人還真是馬不知臉長了,而鄭吒也不再理他。只是問疲乏:“若是被他得到這黃金碎片。那他就可以補全那些缺憾嗎?”

伊芙搖搖頭說道:“不能,但是補全黃金面具是他要做地第一步按照壁畫上所顯示的那樣,需要一顆巨大完整的鑽石作為能量集中器。將陽光集中成束射入到面具的額呂心處,這樣就可能再次使他進化,並且是進化到‘聖人’那樣的程度,而這個世界上唯一擁有那顆巨大鑽石的人......”

鄭吒愣愣的說道:“該。該不會是指強納森曾經得到的那顆巨大的鑽石吧?從蠍子王金安塔頂上得到的顆?可是那個怪物怎麼會知道你們擁有那顆鑽石呢?”

歐康諾點點頭道:“沒錯,就是那一顆鑽石,這也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顆可以聚積充足能量,並且讓他產生再次進化地鑽石了,至于為什麼會讓他知道。。。。強納森在和考古隊地一次牌局上,就誇耀般的說起了自己的那顆鑽石,甚至還將那顆鑽石的大小比畫到了兩個足球的大小。。。。。。”

“果然。。。。。”

鄭吒揉了揉眉頭,他轉過頭問向了嵐道:“怎麼樣,掃描還是沒有結果嗎?”

詹嵐苦笑著搖了搖頭道:“不行。那些僵尸們也都是向城四周八方跑了去,根本沒找到任何關于那個怪物地下落痕跡,現在我只能先把酒店和酒店四周的監控下來,以防那怪物可能進入酒店攻擊我們。”

鄭吒點點頭,他又自向了楚軒道:“怎麼樣了,關于那怪物的身體組織有什麼新的發現嗎?除了陽光以外還有什麼東西可以殺掉它嗎?”

在之前的廣場爆炸之後,鄭吒回收了審判之矛,這根黃金長矛絲毫沒有因為爆炸而有丁點損傷,不單如此,眾人更是在審判之矛上發現了一小塊被撕扯下來地那個怪物的肉塊。這個肉塊不停地蠕動著,仿佛是有生命一樣的想要從審判之矛上脫落下來,但是卻被審判之矛的拉節處給卡住了,所以眾人得到這麼一小指頭大小的怪物肉塊。

楚軒點點頭,他從身後的大皮包里拿出一個玻璃罐子疲乏:“為了能夠研究出這個肉塊的成分,我托這里的門衛特意去買了一批化學實驗品,雖然是比較簡陋地工具,但是一些數據還是很容易得到的,首先這個肉塊可以說已經是一個完整的生命體了。”

在那玻璃子中,一小塊粉紅色的肉塊不停地蠕動著,而且這個肉塊上竟然還出現了數只細小的眼睛,甚至還有一些細小的觸須也從肉里生長了出來,而且這個肉塊的大小不對勁,比之前才得到它時的小拇指粗細大了不少。

楚軒繼續說道:“我們才得到它時,它的大小尚且只是很少一塊,這之後我還從它身上切割了三分之一左右,可是當我倒了些牛血下去之後,它吸收完了那些血液,就慢慢地長大到了現在的程度,而且從它上面還長了生命的穩中有降種器官分類,比如視覺器官,嗅覺器官等等,可以說這樣的肉塊已經是一個另類的生命體了。”說完,楚軒又連續拿出了數個玻璃罐子。

這些罐子里都是液體泡著的肉塊,楚軒繼續說道:“我以各種淮體來泡著這個肉塊,比如用濃硫酸來侵泡,幾乎數秒後這肉塊就同正常生命的骨肉那樣被腐蝕乾淨了,但是這一是稀釋了的硫酸,你們看著這肉塊。。。。。。”

眾人順著楚軒的手指看了過去,在這個玻璃瓶子中竟然出現了顆圓形小球,這小球的表面上布滿了許多小孔,不時有氣泡從這小孔中冒了出來,楚軒說道:“看明白了嗎?肉塊地極短時間內為了對抗酸液腐蝕而開始了進化,它將表在計劃到了類似于空氣泡膜一樣的隔離層,雖然最外層是徹底壞死了,但是其中心處有肉塊依然還存活著。。。。。。

“除了酸液以外,強堿的反並沒有也與之差不多類似,只有這生理鹽水卻有了新的變化,剛才空無一物中的肉塊進化大家都看見了的吧?這就是生理鹽水中的肉塊進化。。。。。。”

楚軒指向了最後一個琉璃瓶子,在那其中浮動著一塊薄薄的肉塊,看起來就像是塊單層的水母一樣,薄得幾乎透明了,它就浮動在生理鹽水的表面上不停向空氣中呼吸著,看起來倒真像是只海洋物生一樣了。

楚軒給眾人展示完了這幾個琉璃瓶子後,他這才淡然的說道:“大家都看明白了吧?這肉塊已經和我們的肉塊從本質上就不一樣了,基本上可以以這樣的認為,那黃金面具的制作者,本意是讓戴上面核武器的人能夠控制自己的基因,但事實上因為實驗失敗,戴上面個的生命體並沒有因此都有擁有獨自的生命形態,就像是阿米巴變形的集合一樣,每一個細胞都有了這樣的生命力,而無數個這樣的細胞組事起來就變成了那個怪物,所以已經不是怪物控制細胞的進化了,而是細胞遇到危險自行進化,接著反過來控制那個怪物,如此而已,這個怪物的進化已經是身不由已,所以它已民經可以自成是以細胞為單位的怪物了,只要還有一個細胞活著,基本上都可以認為怪物本體還活著.......”

“果然是B級難度的團隊任務啊,基本上一個大意,這個任務我們就永遠不可能完成了,唯一幸運的是,這個任務沒有時間限制,也沒有完不成的懲罰,否則的話我們很可能就會全部死在這里了。”

周圍人一時間都沉了起來,特別是歐康諾幾人,他們簡直可以說是有聽沒有懂,不過大體的情況還是聽明白了,那就是這個怪物生命力很強大,基本上很難殺死他,而且一個運氣不好,很可能會出現許多類似于那個怪物一樣的肉塊怪物出現。

鄭吒想了想說道:“如果是這樣的話確實很難辦,不過我倒覺得這或許是個機會也說不定,為什麼那個怪物身上的肉塊沒有各自為戰的從他身上脫離呢?也沒有相到攻擊吞噬,而是給合成一個幾乎完整的整體,還記得我們在廣場上戰斗的情景嗎?肉塊被打碎了之後也能自行複原到他身體上,換句話說。。。。。我們不是可以靠這肉塊尋找到那怪物的所在了嗎?”

楚軒倒是贊賞的看了看鄭吒道:“沒錯,確實有很大機會憑借這肉塊找到那怪物的成在,不地在這之前我打算再做一個實驗,把這肉塊的水分吸干吧,我很好奇,如果細胞沒有了水分,那它還能夠進化到不需要水分的生命體形態嗎?”(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集:吸血面具(二) 第四章:殘缺品(一)     下篇:第三集:吸血面具(二) 第五章:黎明前的偷襲(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