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四集:鐵血星河(三) 第七章:生死以付(三)  
   
第四集:鐵血星河(三) 第七章:生死以付(三)


零點和鄭吒分開之後,他就專門選擇那種蕈類植物最多的地方行進,道路曲折方面則根本不在他的考慮之中,幸虧這里的蟲子尚且很少,至少零點是一個蟲子都沒看到,他只是順著蕈類植物所勾勒出來的道路不停向前跑去。

就在零點不停向前跑去時,忽然一聲嘶響,他本能的順著地面向前一滾,果然一道銀色閃光從射破了一顆巨大的蕈類植物粗莖,接著直向零點剛才所站位置射了過來,幸虧零點反應還快,錯身而過的同時已經滾了開來,這才沒有讓那銀色閃光射到身上,而沒有射中目標的銀色閃光絲毫不停,接則依然向遠處的蕈類植物不停穿透過去,一時間也不知道有多少蕈類植物被射穿了植物莖,零點只能聽到一連串的蕈類植物倒塌聲。

“不要再躲了,你再躲也躲不過去,乖乖的被我一箭射穿,你所受的傷害還要少上許多,若是你讓我輸掉了這一局,那我可就得用銀火一寸一寸將你從腳到頭慢慢給燒死,你自己選擇吧,是想要一瞬間的死亡,還是被我折磨而死,告訴我,豬玀!”一個男子的聲音從辜類植物之外傳了過來,隨著他話音而來的還有一道銀色閃光,不過這次的銀色閃光距離零點的位置卻有了些偏差,大約從零點身外一米處飛射而過。

零點心里默默記得了這一箭,這本是他之前就已經明白了的事,那即是遠處狙擊並不光是靠掃描就能瞄准到對方地。或許你憑借掃描可以知道對方所在位置,但是看不到這之間的直線差距,甚至是這差距的長短,那麼一箭射出來後肯定難免就會有所偏差,這就是零點為什麼選擇這並不好狙擊與射擊的環境了。

心里想歸想,零點還是馬上抬槍向之前銀色閃光射來的方向射擊而去,“嘭!”的一聲劇響。高斯狙擊槍的子彈終于是發射了出來,接著隨著槍響聲爆起,另一聲如同石頭撞在古鍾上地聲音也響了起來,這聲音在地底世界聽起來是如此的突兀,而零點這一槍射擊之後,他頓時又向類植物叢林深處跑了去。

果不其然,在零點剛跑開兩三秒時,剛才他所站的位置上又是一道銀色閃光一劃而過,同時響起的還有一個男人震怒的咆哮聲,聽起來就仿佛是被踩著尾巴的貓一樣。這個白種男人的氣量之狹小,讓他竟然瘋狂的不停射擊了起來,連續數道銀色閃光過後,這個白種男人才慢悠悠的從蕈類植物廢墟中走了出來,他慢慢走到了剛才零點走過的地方,然後冷笑著說道:“那好。我可就真地將你一點一點給燃燒乾淨了,連你的骨頭都要完全被燃燒乾淨不可!”

“嘭!”

“當!”

又是一聲劇烈槍響,那顆肉眼不可間的含有巨大威力的子彈猛撞向了這白種男人,在靠近他身邊約一米左右時,一層黃銅色光芒頓時亮起,一具巨大的黃銅古鍾將這男人包裹在了其中。那顆子彈只能微不足道的將這黃銅古鍾撞響了一聲,接著頓時就毫無聲息了。

“白癡嗎?還要我說多少次,這可是雙B級地防護道具啊,任憑你拿著高科技武器怎麼轟擊也不會傷害我分毫。這僅僅只會暴露你的位置而已!”

白種男人一聲冷笑。拉開銀色金屬弓就向遠處辜類植物叢林里射擊而去,這把銀色金屬弓仿佛忽然間充滿了能量一般。銀色的流光能量不停向著弓弦集中而去,待到白種男人將那弓弦滿滿拉開時,銀色流光已經聚集到弓弦之上,接著白種男人放手的同時,一道銀色閃光已經猛射而出,直接透過數顆蕈類植物向零點射了過去。

但是這次射擊也如之前的射擊那樣幾乎毫無作用,零點靈敏的在銀色閃光射中前躲避開來,而這也讓白種男人暴跳如雷,開始不停地喝罵了起來,而且隨著時間的不停過去,五分鍾時間也很快到來,白種男人已經漸漸急噪了起來。

“明白了!豬玀,這是你逼我的!本來想給你一個痛快的死法,看來還是要將你碎尸萬段才行!”

白種男人大聲一叫,他忽然從懷里掏出了一枚銀白色地奇怪銀幣,接著只見他將這枚銀幣連在弓弦上開始拉扯,將這弓弦猛地拉開了許多,只見這枚銀白色的銀幣漸漸地和弓弦的銀白色流光融化在了一起,待到白種男人大聲吼叫著放開弓弦時,頓置時無數的流光線條猛射而出,本來只是一團銀色閃光射擊而出的,這一次射擊卻化為了無數細小的銀色閃光箭,密密麻麻怕不有上千上萬條的銀色閃光線射出,一下子就將他前面的蕈類植物群給吞沒在了其中。

零點此刻還在奔跑,但是隨著白種男人射擊的改變,他也下意識的感覺到了極度危險,特別是他用余光略略向後一看,果然卻看到無數的銀色光線直撲他而來,這些銀色光線的數量實在是太過駭人,一瞬間竟然讓零點產生了無處可躲的錯覺,不過他不愧是殺手,在這危急時刻也是鎮定異常,這些銀色光線不但將他身邊的范圍都給籠罩在了其中,更是將他即將跑向的前方也給籠罩了起來,所以他干脆想也不想就直接向來路跑去。

這些銀色光線群幾乎就相當于是范圍狙擊技能了,這樣的狙擊范圍足可以籠罩百米之內,但是唯一的缺點就是讓閃光箭的速度變慢了一些,待到零點至少跑出了四五步時,最前端的銀色光線才猛的射擊而至,而零點所站范圍依然還在這銀色光線群的籠罩之中,時間仿佛在這一瞬間凍結了起來,零點只覺得四周環境開始變慢,同樣的,他自己的動作也開始變得了緩慢,眼看著銀色光線即將穿透過他,他卻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就在銀色光線離他還有數十厘米遠時,零點的眼神猛的變得了茫然一片,他此刻再改變什麼動作也絲毫來不及了,所以他只能順著道路將腳踢在了一塊蕈類植物地莖之上,順著這股力量,他整個人向前撲倒了過去,而那些銀色光線群幾乎就是貼著他的背與後腦直射而過,那灼熱的溫度也讓他感覺清晰無比,時間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間慢慢流逝而過,待到零點整個撲倒在地,而銀色光線群也飛射而過之後,他這才猛的跳了起來。

(這就是……開啟基因鎖嗎?)

這樣的感覺零點尚是首次遇到,那就是解開基因鎖後的仿佛全知全能,四周無數的信息開始向他腦海里灌輸而過,比如他的身體情況,力量,體力,還有四周跑動的情況,自己能夠移動的速度,與那些銀色光線群的破壞力與威力,甚至還有他接下來該如何射擊等等,這一切的信息都仿佛流水一樣灌輸進了零點的腦海之中,當即他想也不想就從懷里掏出了一枚高斯爆破彈,一顆足以毀滅方圓數百米內的子彈。

此刻白種男人距離零點尚有數百米之遠,雖然白種男人還在不停靠近,但是此刻零點射出這顆子彈其實非常安全,所以零點毫不遲疑的就從剛才銀色光線射來的地方回射而去,這顆子彈與別的高斯子彈沒有絲毫區別,也是“嘭”的一聲劇響,接著從極遙遠外傳來了一聲金鐵交加的撞鍾之聲,而零點在射擊出了這顆子彈之後已經猛的趴在了地上,隨即,從遠處冒來了滾滾熱流……

那白種男人本來還在暗暗等待,等待著“主神”提示他殺掉一名中洲隊成員的聲音,可是讓他感覺惱火的是,無論他如何等待也沒聽到絲毫“主神”傳來的聲音,反而迎接他的卻是一枚高斯子彈的問候聲,這確實是讓他惱火不已,同時也讓他暗暗念叨了起來,莫非這名中洲隊成員身上也有一件防護道具?而且還是能夠防禦傳說魔法類武器的高檔次防護道具?

還沒等他做出什麼反應,那枚射在黃銅大鍾上的高斯子彈卻並沒有落地,反而是猛的劇烈一閃,一道劇烈無比的閃光出現在了他眼前,接著傳在他耳里的就是一聲劇響,同時而來的還有瘋狂的震動與他身外古鍾的搖晃,雖然古鍾可以保護他不受傷害,但是他站的地面卻無法承受如此劇烈的爆炸,接著他整個人被炸得騰飛而起,順著爆炸的火光直飛向了天空數十米的高度,並且還被亂卷起來的爆炸熱流給甩飛了出去,這名白種男人仿佛炮彈一樣狠狠撞進了數顆蕈類植物的粗莖之中,然後就此末于其中,至少落在了地底數米之下了……

零點這一槍射擊之後就飛快的向辜類植物更密集的位置跑了進去,他曾經聽團隊成員說起過第一次解開基因鎖後的痛苦,如果這一擊仍然殺不了那白種男人的話,那麼他就必須在暗處度過這解開基因鎖的第一次痛苦……然後繼續戰斗,直到殺掉對方為止!

上篇:第四集:鐵血星河(三) 第七章:生死以付(二)     下篇:第四集:鐵血星河(三) 第八章:強大(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