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四集:鐵血星河(三) 第八章:強大(一)  
   
第四集:鐵血星河(三) 第八章:強大(一)


鄭吒使用了爆炸技能之後,他的速度與力量何止是誇張二字可以形容的啊,本來就身體素質而言,對方這名白種男人確實是不輸于他的,甚至在強化了特殊技能或者屬性之後,這人的身體素質還強過了他,但是一旦使用了“爆炸”技能,此刻的鄭吒已經比白種男人強過太多太多了!

恐怖的速度與力量,在白種男人回過神來之前,鄭吒已經狠狠一刀斬過了白種男人腳下所站的蕈類植物,這一擊之間,就讓白種男人從上方滑落而下,接著鄭吒腳下一蹬高高跳起,迎著白種男人落下的身影狠狠飛沖了上去。

白種男人也是滿臉震驚,他是絕對想象不到鄭吒具有如此恐怖力量,這份力量與速度已經超過他太多太多,如果不是他親眼所見,根本不敢相信在一個全隊實力都平均的隊伍中,居然會有如此一個強者存在,不過想歸想,白種男人的反應速度卻是絲毫不慢,他偏轉過手中的石中劍,將這武器斬向了鄭吒方向,可是還沒等他揮動這柄重劍,鄭吒的速度卻是快過了他太多,只見鄭吒狠狠一擊撞進了他的身前,同時虎魄也從他的左肩直到胸口上斜著斬去,他的石中劍已經是來不及抵擋了。

“當!”

一聲渾厚重響,從白種男人身上冒出了一個黃銅古鍾,鄭吒這一刀只砍在了黃銅古鍾上,雖然看起來確實是威勢萬分,並且將這古鍾都砍得顫抖起來,但是也僅是如此而已。這一刀根本無法砍開黃銅古鍾的防禦,相反更是將他震出了數米開外,畢竟他和白種男人都是處在半空中,身體毫無憑借之力。雙方也只能任由反作用力將彼此給擠了開去。

可是鄭吒並沒有就此落地,在那白種男人即將落地時,他卻雙腳在一顆巨大蕈類植物莖上狠狠一蹬,然後順著這股力量就向白種男人沖了過去,此時的速度比剛才跳起來時的速度更快了數分,連那顆蕈類植物莖都被這一蹬之力給踢成了兩段,白種男人此刻恰好抬頭起來,這一幕讓他頓時就張大了眼,顯然不敢相信這力量與速度是鄭吒所擁有地一樣。

鄭吒的攻擊速度實在是太快,在白種男人剛剛落地時就已經沖到了他面前。還沒等白種男人做出任何動作,他已經狠狠一腳踢在了白種男人的胸口上,果然這一腳卻又將白種男人給踢飛了起來。不過白種男人是飛不遠的了,盡管又有黃銅古鍾擋住了這一腳,但是鄭吒絲毫不顧地又把白種男人給扯了回來,接著將他狠狠貫在了地面。

白種男人確實沒有受傷,但是就這麼硬抗著挨打確實也不是個事。這人本就是個心高氣傲的主,再加上一貫以來欺負新人已經讓他以為自己是神了,所以被鄭吒打擊的同時。他也瘋狂吼叫了出來,持著石中劍不要命的向四周狂砍,但是這樣要技巧沒技巧,要速度沒速度,要力量沒力量的莊稼把勢,在鄭吒解開基因鎖與“爆炸”的雙重狀態中,虎魄刀開始瘋狂的向他身上狂砍而去,十秒不到的時間里,至少有上百刀狠狠砍在了白種男人身上。那個黃銅色的古鍾看起來也越來越黯然失色了。

(雙B級防護法器果然厲害啊,居然可以硬抗住我的攻擊如此之久,看來森洲隊這樣地圈養模式能夠存在也必有其道理,只是……這樣仿佛爆發戶的使用著強大武器與高獎勵點道具,這樣的人,根本不是我地對手!)

鄭吒也並非是自大,只是這一結論確實是事實,至少在他擁有強大的自創技能的情況下,對方根本就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白種男人被踢飛了起來,不過這次他卻是多了個心眼,待到鄭吒伸手來抓他時,他卻一聲大喝,整個人頓時四分為了數份,速度之快讓鄭吒也僅僅只抓到了一個影子,待到鄭吒再看向這白種男人時,他已經退出到了數十米開外,而在場卻出現了數名一模一樣的他。

“很強!你很強啊!難以置信地強大,我絕對不相信這樣強大實力的人居然會出現在一個區區的偽善者小隊里!你究竟是什麼人?”白種男人一臉戒備地看著鄭吒,他抹了抹嘴角邊的血液,雖然那雙B級防禦道具確實可以保護主人不受傷害,但是每次被打擊之後貫倒在地,這樣連續高強度的震動也足以讓他受傷了,雖然這傷勢不重,但是對他信心的打擊卻是無以複加。

鄭吒解開了“爆炸”狀態,因為維持“爆炸”狀態需要不停消耗內力與血族能量,他還沒空閑力量連說話時都維持這樣的狀態,雖然他很想一鼓作氣的繼續對白種男人展開攻擊,但是眼前數個一模一樣的白種男人看起來實在是太過詭異了些,畢竟他身上可沒有白種男人身上所持有的防護道具,一旦被那無形的石中劍所砍中,那可真是肉是肉骨是骨地了,他可不敢就這麼冒失的沖上去。

“我是中洲隊隊長,還有什麼想問的?難道你認為我會放過你嗎?”鄭吒冷笑著看向白種男人說道,同時他的眼睛仔細觀察著這幾個白種男人略微的不同,包括重量,影子,移動,還有說話的模樣之類。

白種男人沉默了一下,卻忽然摸著臉哈哈大笑了起來,他狂笑之後卻是鄭重的說道:“那麼我之前對你可算是真的失禮了,我所討厭的人只是偽善的弱者而已,因為弱小沒有做惡的實力,所以他們才只會善良,僅此而已,但是強者就不同了,強者可以任意選擇自己的道路,或者善良,或者邪惡,就如你我一樣,哈哈哈……既然是面對著強者的挑戰,那句幾十秒的話就顯得太過失禮了,對付你這樣的強者,我也必須拿出我的實力才行,哈哈哈……”說話間,這數個人影頓時合為了一個,白種男人單單的站在了那里,只是他的眼神也是一片茫然,並且身材肌肉開始膨帳了起來,明顯也是解開了基因鎖,而且還是解開了第二層基因鎖的程度。

“遺言說完了嗎?”

鄭吒猛的又運使出了“爆炸”技能,腳下踩碎著地面,以極快的速度又一次沖向了白種男人。

白種男人自從進入到了解開基因鎖狀態後,他的癲狂和自大就徹底收了起來,在鄭吒向他沖去之時,雖然他的速度實在是及不上鄭吒許多,但是他的技能卻是拯救了他,在鄭吒猛沖到他面前的瞬間,這白種男人一分為多,數個他從所站位置分散而出,鄭吒只來得及將虎魄橫斬向了兩個影子,一聲輕響,兩個影子瞬間消失不見,但是鄭吒的後背上也傳來了微微一痛。

白種男人趁著鄭吒一刀斬過的同時,他也持著石中劍砍向了鄭吒的後背,這一劍卻是砍中了目標,但是鄭吒此刻正處在“爆炸”狀態中,速度之快遠超白種男人許多,所以這一劍不過微微入肉三分,還沒等白種男人狠命用力來加大傷勢,鄭吒已經踏前一步避開了這一劍的斬擊,同時他還扭轉身軀將虎魄斬向了白種男人,一聲金鐵交加聲響,這一刀被古鍾擋了下來,但是巨大的力量卻仍舊將白種男人給斬飛了出去。

鄭吒站定下來後略略一感覺身後的傷勢,這一刀的傷勢並不嚴重,但是那石中劍仿佛會吸收能量或者湮滅能量一樣,這一劍的傷口居然讓他體內的血族能量和內力減少了一成左右,難怪之前可以輕易斬破虎魄的刀芒了,從某些方面而言,虎魄的刀芒也屬于能量的一種。

趁著這麼一個空擋,白種男人又默默站了起來,他依然還處在解開基因鎖狀態中,只是這次卻是他向鄭吒沖了過來,邊沖過來還邊大聲喊道:“中洲隊隊長,你的實力確實很強大,但是也證明了你的無能,如此強大的力量竟然沒有任何招式,這樣的程度……你是必輸無疑了!”

“鏡像……”

白種男人向鄭吒沖來時,鄭吒卻覺得這白種男人的速度越來越快,待到白種男人沖到他身邊時,卻又是一次性分為了數個人影,這次鄭吒學了個聰明,他心里本來已經有了這一招的破解之法,待到他猛的一跳而起時,整個人卻忽然凝固在了半空中一米多高的位置上,就仿佛是無重力狀態下的凝固一樣,而圍在鄭吒身體四周的白種男人們卻同時舉起了雙手,無形的石中劍狠狠向鄭吒斬了下來。

“鏡像,次元斬!”

在鄭吒周圍一米處,那里忽然仿佛玻理般片片碎裂開來,而這樣的碎裂位置還在不停加大,待到第一片碎裂位置碰到鄭吒的左手處時,他的指頭干脆利落的合著碎片一起斷裂開來,直到這一瞬間,鄭吒心里終于閃過極其危險的預感,這預感讓他瘋狂的扭動了起來,同時整個人也進入到了“毀滅”狀態中,恐怖的力量讓他一瞬間得回了身體的控制權,終于是在別的碎片及身前,猛的穿出了這塊碎片區域,同時帶著毀滅力量的一刀,狠狠向著四周白種男人的頭顱上砍了去。

無限恐怖--下半部4集:鐵血星河(三)8章:強大(一)

鄭吒使用了爆炸技能之後,他的速度與力量何止是誇張二字可以形容的啊,本來就身體素質而言,對方這名白種男人確實是不輸于他的,甚至在強化了特殊技能或者屬性之後,這人的身體素質還強過了他,但是一旦使用了“爆炸”技能,此刻的鄭吒已經比白種男人強過太多太多了!

恐怖的速度與力量,在白種男人回過神來之前,鄭吒已經狠狠一刀斬過了白種男人腳下所站的蕈類植物,這一擊之間,就讓白種男人從上方滑落而下,接著鄭吒腳下一蹬高高跳起,迎著白種男人落下的身影狠狠飛沖了上去。

白種男人也是滿臉震驚,他是絕對想象不到鄭吒具有如此恐怖力量,這份力量與速度已經超過他太多太多,如果不是他親眼所見,根本不敢相信在一個全隊實力都平均的隊伍中,居然會有如此一個強者存在,不過想歸想,白種男人的反應速度卻是絲毫不慢,他偏轉過手中的石中劍,將這武器斬向了鄭吒方向,可是還沒等他揮動這柄重劍,鄭吒的速度卻是快過了他太多,只見鄭吒狠狠一擊撞進了他的身前,同時虎魄也從他的左肩直到胸口上斜著斬去,他的石中劍已經是來不及抵擋了。

“當!”

一聲渾厚重響,從白種男人身上冒出了一個黃銅古鍾,鄭吒這一刀只砍在了黃銅古鍾上,雖然看起來確實是威勢萬分,並且將這古鍾都砍得顫抖起來,但是也僅是如此而已。這一刀根本無法砍開黃銅古鍾的防禦,相反更是將他震出了數米開外,畢竟他和白種男人都是處在半空中,身體毫無憑借之力。雙方也只能任由反作用力將彼此給擠了開去。

可是鄭吒並沒有就此落地,在那白種男人即將落地時,他卻雙腳在一顆巨大蕈類植物莖上狠狠一蹬,然後順著這股力量就向白種男人沖了過去,此時的速度比剛才跳起來時的速度更快了數分,連那顆蕈類植物莖都被這一蹬之力給踢成了兩段,白種男人此刻恰好抬頭起來,這一幕讓他頓時就張大了眼,顯然不敢相信這力量與速度是鄭吒所擁有地一樣。

鄭吒的攻擊速度實在是太快,在白種男人剛剛落地時就已經沖到了他面前。還沒等白種男人做出任何動作,他已經狠狠一腳踢在了白種男人的胸口上,果然這一腳卻又將白種男人給踢飛了起來。不過白種男人是飛不遠的了,盡管又有黃銅古鍾擋住了這一腳,但是鄭吒絲毫不顧地又把白種男人給扯了回來,接著將他狠狠貫在了地面。

白種男人確實沒有受傷,但是就這麼硬抗著挨打確實也不是個事。這人本就是個心高氣傲的主,再加上一貫以來欺負新人已經讓他以為自己是神了,所以被鄭吒打擊的同時。他也瘋狂吼叫了出來,持著石中劍不要命的向四周狂砍,但是這樣要技巧沒技巧,要速度沒速度,要力量沒力量的莊稼把勢,在鄭吒解開基因鎖與“爆炸”的雙重狀態中,虎魄刀開始瘋狂的向他身上狂砍而去,十秒不到的時間里,至少有上百刀狠狠砍在了白種男人身上。那個黃銅色的古鍾看起來也越來越黯然失色了。

(雙B級防護法器果然厲害啊,居然可以硬抗住我的攻擊如此之久,看來森洲隊這樣地圈養模式能夠存在也必有其道理,只是……這樣仿佛爆發戶的使用著強大武器與高獎勵點道具,這樣的人,根本不是我地對手!)

鄭吒也並非是自大,只是這一結論確實是事實,至少在他擁有強大的自創技能的情況下,對方根本就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白種男人被踢飛了起來,不過這次他卻是多了個心眼,待到鄭吒伸手來抓他時,他卻一聲大喝,整個人頓時四分為了數份,速度之快讓鄭吒也僅僅只抓到了一個影子,待到鄭吒再看向這白種男人時,他已經退出到了數十米開外,而在場卻出現了數名一模一樣的他。

“很強!你很強啊!難以置信地強大,我絕對不相信這樣強大實力的人居然會出現在一個區區的偽善者小隊里!你究竟是什麼人?”白種男人一臉戒備地看著鄭吒,他抹了抹嘴角邊的血液,雖然那雙B級防禦道具確實可以保護主人不受傷害,但是每次被打擊之後貫倒在地,這樣連續高強度的震動也足以讓他受傷了,雖然這傷勢不重,但是對他信心的打擊卻是無以複加。

鄭吒解開了“爆炸”狀態,因為維持“爆炸”狀態需要不停消耗內力與血族能量,他還沒空閑力量連說話時都維持這樣的狀態,雖然他很想一鼓作氣的繼續對白種男人展開攻擊,但是眼前數個一模一樣的白種男人看起來實在是太過詭異了些,畢竟他身上可沒有白種男人身上所持有的防護道具,一旦被那無形的石中劍所砍中,那可真是肉是肉骨是骨地了,他可不敢就這麼冒失的沖上去。

“我是中洲隊隊長,還有什麼想問的?難道你認為我會放過你嗎?”鄭吒冷笑著看向白種男人說道,同時他的眼睛仔細觀察著這幾個白種男人略微的不同,包括重量,影子,移動,還有說話的模樣之類。

白種男人沉默了一下,卻忽然摸著臉哈哈大笑了起來,他狂笑之後卻是鄭重的說道:“那麼我之前對你可算是真的失禮了,我所討厭的人只是偽善的弱者而已,因為弱小沒有做惡的實力,所以他們才只會善良,僅此而已,但是強者就不同了,強者可以任意選擇自己的道路,或者善良,或者邪惡,就如你我一樣,哈哈哈……既然是面對著強者的挑戰,那句幾十秒的話就顯得太過失禮了,對付你這樣的強者,我也必須拿出我的實力才行,哈哈哈……”說話間,這數個人影頓時合為了一個,白種男人單單的站在了那里,只是他的眼神也是一片茫然,並且身材肌肉開始膨帳了起來,明顯也是解開了基因鎖,而且還是解開了第二層基因鎖的程度。

“遺言說完了嗎?”

鄭吒猛的又運使出了“爆炸”技能,腳下踩碎著地面,以極快的速度又一次沖向了白種男人。

白種男人自從進入到了解開基因鎖狀態後,他的癲狂和自大就徹底收了起來,在鄭吒向他沖去之時,雖然他的速度實在是及不上鄭吒許多,但是他的技能卻是拯救了他,在鄭吒猛沖到他面前的瞬間,這白種男人一分為多,數個他從所站位置分散而出,鄭吒只來得及將虎魄橫斬向了兩個影子,一聲輕響,兩個影子瞬間消失不見,但是鄭吒的後背上也傳來了微微一痛。

白種男人趁著鄭吒一刀斬過的同時,他也持著石中劍砍向了鄭吒的後背,這一劍卻是砍中了目標,但是鄭吒此刻正處在“爆炸”狀態中,速度之快遠超白種男人許多,所以這一劍不過微微入肉三分,還沒等白種男人狠命用力來加大傷勢,鄭吒已經踏前一步避開了這一劍的斬擊,同時他還扭轉身軀將虎魄斬向了白種男人,一聲金鐵交加聲響,這一刀被古鍾擋了下來,但是巨大的力量卻仍舊將白種男人給斬飛了出去。

鄭吒站定下來後略略一感覺身後的傷勢,這一刀的傷勢並不嚴重,但是那石中劍仿佛會吸收能量或者湮滅能量一樣,這一劍的傷口居然讓他體內的血族能量和內力減少了一成左右,難怪之前可以輕易斬破虎魄的刀芒了,從某些方面而言,虎魄的刀芒也屬于能量的一種。

趁著這麼一個空擋,白種男人又默默站了起來,他依然還處在解開基因鎖狀態中,只是這次卻是他向鄭吒沖了過來,邊沖過來還邊大聲喊道:“中洲隊隊長,你的實力確實很強大,但是也證明了你的無能,如此強大的力量竟然沒有任何招式,這樣的程度……你是必輸無疑了!”

“鏡像……”

白種男人向鄭吒沖來時,鄭吒卻覺得這白種男人的速度越來越快,待到白種男人沖到他身邊時,卻又是一次性分為了數個人影,這次鄭吒學了個聰明,他心里本來已經有了這一招的破解之法,待到他猛的一跳而起時,整個人卻忽然凝固在了半空中一米多高的位置上,就仿佛是無重力狀態下的凝固一樣,而圍在鄭吒身體四周的白種男人們卻同時舉起了雙手,無形的石中劍狠狠向鄭吒斬了下來。

“鏡像,次元斬!”

在鄭吒周圍一米處,那里忽然仿佛玻理般片片碎裂開來,而這樣的碎裂位置還在不停加大,待到第一片碎裂位置碰到鄭吒的左手處時,他的指頭干脆利落的合著碎片一起斷裂開來,直到這一瞬間,鄭吒心里終于閃過極其危險的預感,這預感讓他瘋狂的扭動了起來,同時整個人也進入到了“毀滅”狀態中,恐怖的力量讓他一瞬間得回了身體的控制權,終于是在別的碎片及身前,猛的穿出了這塊碎片區域,同時帶著毀滅力量的一刀,狠狠向著四周白種男人的頭顱上砍了去。

上篇:第四集:鐵血星河(三) 第七章:生死以付(三)     下篇:第四集:鐵血星河(三) 第八章:強大(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