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五集:偷襲生化(一) 第二章:久違了,伙伴!(二)  
   
第五集:偷襲生化(一) 第二章:久違了,伙伴!(二)


因為複活時,可以觀察到複活人所特有的經曆和心理過程,所以在眾人商量之後,一致決定還是由鄭吒一個人來進行複活儀式,而周圍的隊員們只需要在複活時把獎勵點數與支線劇情轉移到他身上去就行了。

“隊長有責任保護他的隊員……隱私也是其中之一。”

這句話不能說不對,但是這句話卻是從楚軒嘴中說出來,鄭吒頓時就覺得非常詫異了,他甚至在那里呆呆地想了半天,愣是沒想出楚軒心里究竟是如何打算,若非楚軒說這句話時表情冷淡如常,若是楚軒臉上帶著了半絲笑意,鄭吒就決定會認為他另有打算了,肯定是做了什麼陰謀之類。

無論如何,這番話卻讓眾人都是點頭贊同,而鄭吒也無奈地接下了這個重任,那就是只由他一個人做主導來複活那三人,無論是從他隊長的職責來看,還是為了保護隊員的隱私來看,這都是最好的選擇了。

“首先複活的人是趙櫻空……”

隨著“主神”關于複活趙櫻空的提示結束,鄭吒腦海中終于閃過了一副別的畫面……

那是在一個陰森漆黑的巷道之中,一個身材嬌小玲瓏的小女孩,正在和一個冷俊無比,但是卻面帶微笑的男子相互交戰之中,雙方的速度已經快到肉眼幾乎不可見,彼此每一寸的步法,每一個動作的展示,每一次躲閃與進攻,雙方都已經幾乎達到完美,只需要有一絲的相差,彼此之間都可以在瞬間殺掉對方。

那小女孩的眼神里充滿了殺意。這樣殺意沸騰的她,鄭吒前所未見過,即便他也曾經和她交戰打斗過,但是她的眼神也始終保持著如冰一樣的冷靜,那才是刺客之心,一顆永遠冰冷而平淡的心靈。

只是此刻的她卻仿佛著了魔一樣,看著眼前這個冷俊無比的男人,她的眼中卻爆發這熔岩一樣的憤怒,恨不得殺掉了他,連自己也一起融化也再所不惜一樣,而這樣的她還是第一次顯露在別人面前,至少鄭吒就從未見到過這個樣子的她……

當雙方交戰到火熱時,那個男子忽然轉身向巷道深處竄了去,而小女孩自然是不甘心讓眼前的仇人逃脫。她整個人瘋了一般向前沖去,那速度甚至已經接近了鄭吒“毀滅”狀態時的速度,但就在一個拐角處時,一條銀色鋼絲截斷了小女孩那充滿了中性美的頭顱……

看到這里時,鄭吒已經閉上了雙眼,但是依然還是不停有景色直接闖進他的腦海中……

那是在一個寂靜的山莊之中,一個男子牽著一個二三歲大的小女孩走過山莊前的通道,當男子從懷里掏出一個蘋果遞給小女孩後,小女孩頓時歡呼起來接過了蘋果,可是還沒等她捧著蘋果咬上一口,這個男子卻狠狠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臉上,頓時小女孩吹彈可破的臉蛋都整個腫脹了起來,但是小女孩卻是絲毫不哭泣,她默默抹了抹眼角上的丁點淚水,然後張嘴咬向了手中的蘋果,合著嘴里的血水,將這蘋果一起咬進了肚中……

小女孩年齡漸漸長大,約莫五六歲的她和一群同樣大小的小孩來到了一處陌生的環境之中。每個人身上都有一個小口袋,里面有著一瓶子淡水,還有著幾塊生硬的面包,小女孩一直都默默吃著自己的面包,喝著自己的淡水,她節約著自己口袋里的糧食,直到……別的小孩子來搶奪她的食物時,小女孩輕易地將這些人全部*在地,搶奪走了他們的食物,然後一頓吃飽了之後,又繼續默默吃著自己的食物……

小女孩不停地成長,她的童年就是在這樣的戰斗與饑餓中度過,而她所認識的人中也不盡是些敵人,也有些她所熟悉的伙伴們,也有著她所相信的朋友們,雖然很累很苦,但是和他們在一起戰斗時,和他們在一起談天時,小女孩中可以露出她那早已經忘記的笑容,淡然,甯靜……

直到那個男人,冷俊,微笑,但是眼神卻是冰冷如刀,一直以來仿佛大哥哥一樣愛護著她,照顧著她,讓她心中一直都存在著一種莫名難言的情愫,直到那次的噩耗傳來為止,這個大哥哥,這個愛護著她的人……竟然將她所有的伙伴們全部殺掉了,將她的童年埋葬在了記憶中,將那些笑著的伙伴們,全部殺掉了……

掙紮默默地看著趙櫻空猛的張開了雙眼,這個小女孩眼中還閃動著那仿佛岩漿一樣的怒火,但是當她張開眼數秒之後,這個小女孩卻默默地閉上了雙眼,就這麼一動不動地躺倒在那石床之上。

“我……戰死了嗎?”趙櫻空躺了大約數秒左右,她這才默默地從床上站了起來,雖然眼角處看起來尚有些濕潤,但是這個小女孩已經變回了原本那淡然模樣的她,熔岩般的怒火仿佛不曾存在一般,只是鄭吒卻知道,那怒火不是消失不見了,而是深藏在了她的內心之中,當下一次再爆發出來時,不但會將敵人一起吞沒,還會將她自己一起吞沒,就仿佛上一次戰斗那樣。

鄭吒莫名其妙地一把抱住了趙櫻空,接著將嘴伸到了她的耳朵邊說道:“沒關系……我們從頭來過,再一次遇到他時,你一定可以勝利!而且,而且……我們不也是你的伙伴嗎?”

趙櫻空驚詫莫名地看著鄭吒,雖然對于她而言不過只是一眨眼的事情,但是她還是覺得眼前這個男人有了什麼變化,至于具體是哪些變化她卻是說不出道不明的了,不過她還是做出了自己的動作,一把將鄭吒給推了開去,接著她默默點了點頭就走向了其余人那里。

詹嵐迎向了趙櫻空,這個女孩子一把將小女孩抱在了懷里,她接著低頭安慰起了懷里的趙櫻空,在她低頭的時候還狠狠瞪了鄭吒,仿佛在責怪他剛才的粗俗舉動一般。

鄭吒自己也知道太過唐突了些,所以他只能尷尬地笑了笑,接著就繼續開始了複活儀式,而在抱著趙櫻空時所說的那番話,卻也深深記在了他的心底。

“是的,我們從頭來過,再一次遇到他時,一定可以勝利!”

“複活張琚I”

畫面依然是在那漆黑無比的街道之上,張琱漇虪j弓射天狼正在與一女子對峙著,讓人奇怪無比的是,張琲滲咻熇′O痛苦,而那女子卻不停在流淚,而隨著雙方射出弓矢的開始,即便連鄭吒這個外行人也看出了二人都沒有盡到全力,別說是什麼盡到全力了,他們根本就不曾向對方射出致命一擊。

首先不敢面對彼此的人卻是張琚A他似乎做出了什麼決絕的決定,當他射出一箭之後,整個人馬上就向著巷道之中穿了進去,而那女子一時不察,竟然讓張睌階X了她的視線,當她再次回過神來時,馬上就張開背後羽翼追蹤了上去。

張痡紫蛓N停在了一個大道旁邊,他看著那女子不停飛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滿弓持箭,就這麼認真地將弓矢對向了女子頭顱。

女子卻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也將弓矢對向了張琲漱萲慼A當雙方彼此射出一箭時,張琲漱}矢卻擦著女子的身邊直射而過,從鄭吒的眼中看去,張琲瑤b矢射透了極遙遠外的一座大樓,而在那大樓上似乎還有一個人影的存在,只是張琣菑v,他的心髒處卻已是空白一片了……

這是在兩種小型住宅樓的兩邊,一男一女兩個小孩子歡快地耍鬧在一起,彼此都樂呵呵地牽著彼此的手,雖然彼此都才幾歲而已,但是相互之間的喜愛的意思已經顯露無疑,這或許就是青梅竹馬的意思吧,彼此都會一直牽著彼此的手一直走下去……

直到一場交通意外的到來,小男孩的母親死在了那場車禍之中,而他的父親卻是手臂粉碎性骨折,終其一生都無法再握著弓箭了,而他的父親恰好是以弓箭為職業者……

因為沮喪,因為失落,因為失去希望,因為失去了愛人與心靈的支柱,小男孩的父親變得越來越粗暴,稍一有些不順心則拿小男孩出氣,而小男孩在這樣長久的挨打中,也變得了越來越軟弱,只要一有人做出要打他的樣子,他就自己先變得畏縮,即便他內心知道可以反擊,應該反抗,但是長久以來的心理壓抑卻讓他不敢反擊,不敢反抗……

小男孩和他的青梅竹馬分開了好多好多年,知道小男孩長大cr,擁有了工作,父親也已去世之後,他終于再一次遇到了心愛的她,連上天似乎都在可憐他童年的遭遇,希望給予他未來的幸福,只要他能夠把握得住……

可是他沒有把握得住,當他的車拋錨時,當他和心愛的女孩遭遇到流氓時,當那流氓說出殺人的字眼時,長久以來的恐懼爆發了,他……他竟然逃跑了,將心愛的她,將永遠愛著的她,拋棄在了那黑暗的背後,將兩個人的幸福……親手撕斷了!

當張痡i開了雙眼時,這個男人依然熱淚滿面,他似乎並沒有發現自己已經複活了一般,直到鄭吒狠狠一拳打在他臉上時,張琱~順著力道飛出去了四五米開外。

“懦夫……你還有一次機會!和我們一起吧,去把你那機會給追尋回來!”

上篇:第五集:偷襲生化(一) 第二章:久違了,伙伴!(一)     下篇:第五集:偷襲生化(一) 第二章:久違了,伙伴!(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