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五集:偷襲生化(二) 第一章:怒火(三)  
   
第五集:偷襲生化(二) 第一章:怒火(三)


隨著研究人員們忙碌起來,鄭吒也就隨意的坐在一邊看著他們研究他的血液,雖然他血液里確實沒什麼G病毒之類的東西,但是血族體質,巨龍細胞,隨便拿一個出來都不是普通的人類細胞了,雖然他是不知道這兩種細胞的結合體,也即是他的體細胞強度究竟如何,但是看這些研究人員那興奮的模樣,想來這種細胞強度應該不會太差才對。

(這麼說起來的話,我真的還能夠算得上是人類嗎?或許我的身體已經有好些部分與人類無關了吧,只是載著一個人類的外殼而已……)

鄭吒這麼一想,心里卻忽然想到了一些別的事,比如關于“主神”設計輪回小隊成員們進化的情況,如果說“主神”是遠古那些聖人們所設計的超級電腦,那麼聖人們一定會留下一些程序,即便是智能電腦也罷,聖人們是不會讓一個具有如此大威能的東西失去控制的,換句話而言,現在輪回小隊的進化都應該是當初聖人們所確認了的進化過程。

但是這樣的進化過程真的合適嗎?至少就徹底而言,這樣的進化真的好嗎?

其實這樣地想法,鄭吒在從星河戰隊里回來時就已經有了,那就是他與森洲隊的作戰之後。面對那個飼養新人的惡魔輪回小隊時,他心里第一時間產生的疑惑……這樣地進化,對現實世界真的好嗎?

並非每一個輪回小隊的成員都是善者,事實上。當一個人處在這樣殺戳血腥的環境中,不停的變強,不停的擁有超越普通凡人的力量與智慧,技能與知識時,這個人無論如何都會改變,比如連鄭吒都變得了冷血,是的,即便是他自己,他也認為自己變得了冷血與果斷,為了他的伙伴與朋友。他可以殺掉任何無辜的人……

除了像他這樣地人以外,更多的人陷入了暴虐之中,為了能夠活下去連身邊的伙伴都能夠拋棄甚至殺掉。更甚者,就是像森洲隊地那兩人一樣,將自己當成了更高層次的生物,將別的普通人當成了肉豬這樣的牲口,從他們將新人百般揉捏。然後奪取新人的一切活下去地權力來看,如果讓他們回到了現實世界里,且擁有了遠古聖人們的力量時。他們很可能會成為人類最大最恐怖的夢魘,而並非是如聖人們所希望那樣地人類進化救世主,人類甚至可能因此而毀滅……

在這樣以活下去為代價,不停的反複經曆著生死存亡,除了以上幾種可能性以外,更多了一種只是純粹毀滅性的人格,因為自己的不幸,所以仇恨著世界上的一切,就如同複制體的他一樣……因為對生存已經無所依戀。而仇恨卻是支撐其活下去的最大動力,所以這樣的仇恨會毀滅任何東西,包括回到現實世界後,他反倒可能成為人類的終結者。

(真地是這樣嗎?我的基因已經算不得真正的人類了,這是進化還是變異?待到解開基因鎖第四階後,基因都可以隨意而變,這樣就更不可能是人類了,再加上因為經曆生死存亡太多而尋致的冷血,暴虐,甚至是喪失了人性或者極端的仇恨世界,再加上這樣的家伙們……聖人們真的知道自己在干些什麼嗎?他們或許正在制造一群群的惡魔,而並非是人類的救世主啊!)

鄭吒心中歎息不已,他正打算模擬蕭宏律的思考模式,繼續深入的去想一下回到現實世界里可能發生的事,就在這時,那些研究人員們推著八輛擔架車就走了進來,在擔架車上都有著一名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最小的卻是一名十一二歲的小女孩,最大的則是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壯漢,這些人全都靜靜的躺在擔架車上,明顯都是被麻醉或者打暈了的人。

那中年男子看著這八人笑了起來道:“因為不知道你的G病毒細胞會在什麼年齡的人身上取得最大效果,所以各個年齡段的實驗體都有……”說話間,他已經拿著針管給這八人注射進了鄭吒的細胞液,接著八名研究人員將他們都推進了密閉室里。

鄭吒心里默默一歎,他並不知道這八人的命運將是如何,想來吸收了巨龍細胞的他的體細胞,很可能也具備著那種可怕的反噬力,而這八人想來也是凶多吉少的了,而讓他感覺奇怪的是,那名中年男子卻持著一管巨大的注射器走入到了這個房間里。

只見那名中年男子在密閉室的牆壁上按動了幾下按鈕,某處牆壁漸漸打了開來,從那背後竟然站滿了身穿黑色鎧甲的警衛們,他們小心的推著一個黑色巨大容器管走了進來,鄭吒仔細看去,這容器管中竟然侵泡著一只赤紅色的爬行者,只見那中年男子將注射器插入到了容器旁邊的插口之中,接著注射器里的細胞液就這麼完全注射了進去。

中年男子看了看他所戴的手表,接著他就對那些警衛們搖了搖手,自己也飛快的向實驗室鋼鐵大門處跑了過來,待到兩邊的大門都徹底封閉後,他這才笑著對鄭吒說道:“還有半個小時,那容器的麻醉劑效果就會徹底消失,而那八名實驗體不但注射了G病毒,還給他們注射了一些催化劑,看看吧……看看他們能不能擁有和你一樣的實力,哈哈,如果被他們闖出來的話,那可要靠你將他們給徹底消滅了。”

鄭吒死死的盯著密閉室里的爬行者容器,他心里一片冰涼,那八個普通人不但是死定了,而且絕對是死得淒慘無比,要知道他現在的實力可不光是肉體的強度,還包括了血族能量與內力的強化,而且僅僅只是注射了他的體細胞而已,如果注射了他的體細胞就能夠空手對抗爬行者的話,那他們還來偷取TB病毒原液干什麼?直接抽取他的體細胞注射不就行了嗎?這八人……他們死定了。

(……抱歉了,我救不了你們,我必須要先完成任務……但是我答應你們,將你們變成實驗體的那些研究人員們,他們死定了……)

鄭吒心里默默的念叨了一句,他接著就轉過了頭來,卻發現那些研究人員們根本就毫不停息,他們又從實驗室外推了一男一女兩個人進來,在給他們注射了鄭吒的體細胞之後,他們竟然開始解下這兩人的衣服,同時,他們還將一些空白的容器擺在了這兩人的擔架車邊。

鄭吒心中一動,他連忙走到了這二人身邊問道:“怎麼了?你們打算干什麼?”

那中年男子正在往手上戴著白色塑料手套,他頭也不抬的回答道:“解剖……本來是准備在取得足夠的G病毒感染細胞體後,將你解剖下來的,但是因為你與公司合作了,所以解剖的對象只能轉移到這些實驗體身上,反正他們也感染了G病毒細胞,只需要趁他們活著的時候進行解剖就行……”說著說著話時,他卻聽到了一陣啪啪聲,仿佛是骨節間扭動的聲音一樣。

鄭吒死死捏緊了他的雙手拳頭,他真怕自己一放松就狠狠一拳打向這名中間男子,憑他十倍于普通人的力量,再加上憤恨中出手,這名中年男子絕對是必死的了,如此一來,他好不容易才與保護傘公司取得的相互諒解馬上就會被打破,到時候他就只能馬上發動攻擊了,這卻是與他的目標不符,甚至連完成拯救艾麗絲的支線劇情任務都做不到,因為目前艾麗絲還沒有徹底修複完畢。

“…小就這樣吧,把我之前被搜走的東西全部還給我,衣服,戒指這些,全部都還給我!”鄭吒轉過身就向實驗室外走了去,他再不看向擔架上二人一眼,而那些研究人員們卻仿佛很平常一樣的拿起了手術刀,在鄭吒前腳踏出實驗室時,他們的刀已經從這兩人的胸口上劃落了下去……

(全部都要死,這個實驗室里的所有人……你們全部都要死!)

鄭吒咬緊了牙齒,他一步一個腳印的向自己的房間處走去……這里可是研究基地內部啊,地面全部都是合金地面,但是鄭吒一腳踏下去時,巨大的力量竟然讓地面都微微顫抖了起來,當他抬起腳時,地面果然卻有一個微笑的腳印,這樣恐怖的力量體現,讓跟在他後面的那些警衛人員渾身顫抖不已,這些人已經不敢再靠近鄭吒身邊半步,不單是因為這恐怖的力量,更因為鄭吒渾身散發著恐怖的殺意,他此刻想要殺人了。

自從與印洲隊一戰之後,鄭吒已經好久沒有這樣想殺人了,即便是與惡魔輪回小隊的一戰,即便是複制體的他殺掉了他的全部伙伴,即便是與森洲隊一戰,遇到了造成複制體悲劇的元凶,他也未曾有過如此大的殺意,這樣的活體解剖,讓他想起了曾經看過的一部電影,想起了那電影里的那只部隊,那些喪心病狂的人類們,不,他們已經不能稱之為人類了,因為他們心中已經失掉了人類的良知……

“這個基地里所有的人……你們全都要死!”

晚上時,鄭吒拿回了納戒,那枚藏有虎魄的納戒。

上篇:第五集:偷襲生化(二) 第一章:怒火(二)     下篇:第五集:偷襲生化(二) 第二章:偷襲計劃(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