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五集:偷襲生化(二) 第五章:殺伐的心(一)  
   
第五集:偷襲生化(二) 第五章:殺伐的心(一)


雖然楚軒是這麼說,但是旁人感覺起來卻還是覺得他是故意的一樣,就仿佛他事先知道會出現這樣的情況,然後戲謔般的讓中洲隊隊長,也即鄭吒陷入在危險中一樣,他就是給人一種故意的感覺。

趙櫻空卻不說話,這個小女孩默默點了點頭,她轉身就向武器實驗基地外跑了出去,看她的表情雖然淡漠,但是眼神里卻透出了焦急,看得出來,這個小女孩其實心里很擔心鄭吒。

楚軒也不阻止趙櫻空,他邊翻動著手上的文件檔案,邊漫步向外走去,邊走他還邊說道:“……恩,時間足夠我們逃出這里了,東西也已經拿到手,支線劇情的獎勵值也已經得到,那就這樣吧,這次偷取TBD原液任務完美完成……”說完,他也不理周圍人詭異的表情,只是自顧自的向基地外走了去。

待到楚軒走出十多米外時,程嘯才小聲對周圍人說道:“是不是我複活之前發生了什麼事啊?楚軒想要整死鄭吒嗎?這個變態的家伙可真是惹不得啊,逮誰殺誰,而且你連怎麼被殺的都不知道,總之一句話,不要惹楚軒……話說回來,鄭吒真的惹過楚軒嗎?”

霸王卻是拍了拍他地肩膀道:“雖然可能是我地錯覺……但是你不覺得你剛才這番話已經惹了楚軒嗎?”

程嘯臉上頓時露出猛然驚醒的表情。他甚至還小心翼翼的偏過頭去看向了楚軒。直到楚軒依然若無其事的繼續看向手上的文件檔案時,他這才呼了口氣道:“小心點說話,那個男人可是內心藏著惡魔的恐怖男人啊,你別看他平時若無其事,實際上他內心算計起別人來根本就是吃人不吐骨頭,任何在他背後說他壞話的人都要小心注意著,指不定下次被拋棄而死地人就是你……”

“……背後說他壞話。就比如像你現在所在做的這樣嗎?”王俠走過了他身邊,隨口就問道。

“嘎?”

且不談程嘯在那里自尋死路,另一邊趙櫻空卻是心中焦急的向研究基地跑了去,雖然她不善言談,但是她內心真的是非常著急于鄭吒。她不希望這個男人就這麼死去。

不知從何時開始,她居然已經從內心里認同了身邊這些人,即便以她曾經的戰友和長輩,也即趙綴空地話而言。這些人是標准的弱者。實力弱小,意志弱小,基本上屬于隨時可以拋棄的弱小同伴。但她在不知不覺中,卻認同了鄭吒以及他的伙伴。

以前地伙伴被她所信賴著地趙綴空所殺光了。現在的伙伴,她一個都不想拋棄,雖然這種心情與刺客之道不相符合,但是她真的不想伙伴們死掉,她希望守護著他們。

從武器實驗基地出來地路上平靜無比,之前這條通道上的防禦設施已經被中洲隊成員徹底轟平,而守衛人員也全部被清理掉了,所以趙櫻空很輕松地就出到了武器實驗基地之外,這過程只花了接近兩分鍾左右,接著她就瘋了一般的向研究基地跑了去,一路跑來,她這才發現四周全部是爆炸燃燒著的火團,數架武裝直升機殘骸落在了那里,這殘骸還在不停爆炸燃燒著,而在天空上,一架拉風無比的穿梭機噴著電光,呼嘯著從天空上一閃而過,而在其前方還有十多架武裝直升機被其追趕著。

趙櫻空也已經顧不得看這激烈的戰斗場景,她拼命的就向研究基地跑去,剛跑出一半距離,她只聽到遠處傳來了一聲巨響,嘭的一聲槍響後,天空上一架正在發射空對空追蹤導彈的武裝直升機頓時四分五裂,就仿佛被一顆巨型子彈所轟中一般,還沒等它的殘骸落地,在空中已經是猛烈爆炸了起來。

遠處的零點捂著腦袋呻吟了起來,在他旁邊的詹嵐連忙急急問道:“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那架直升機直接被打得了粉碎呢?零點,你沒事吧?”

零點晃了晃腦袋,他這才低沉的說道:“沒事,只是腦袋有些發疼……點線魔眼的成功率太低了,只能在零點五秒內看到物體的點與線組合,而且點與線的變幻移動速度太過誇張,這已經是我扣動的第四槍,根本是別想射擊中那移動的點,能射中線已經是靠著高斯狙擊槍的超速度,能夠發揮出點線魔眼的成功率約在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之間……”

詹嵐也不知道點線魔眼究竟是什麼情況,但是既然連狙擊高手的零點都那麼說,那麼這種技能的成功功率確實是非常之低了,她正想說點什麼,忽然間發現零點的眼,口,鼻,耳都在向外冒血,她這才慌張了起來,頓時連連問道:“零點,你沒事吧?零點,你倒是說說話啊!”

零點抹了抹眼睛滴下來的血,他苦笑著說道:“而且點線魔眼對身體的負荷太大……我現在已經看不見東西了,不過估計死不了,只是馬上要解除現在的解開基因鎖狀態了,這樣的痛苦估計會讓我暈死過去吧……”話音剛落,零點的身軀已經猛烈的抽搐了起來……

零點那一槍的威力確實驚豔決絕,但是正在沖向研究基地的趙櫻空那里還可能有心情去看什麼爆炸煙花,她嘴里不停默數著時間秒數,整個人也已經進入到了解開基因鎖狀態中,她瘋狂的向研究基地奔跑而去,在那基地門口不停有警衛從里向外跑出,這些警衛幾乎都驚駭恐懼的叫喚著,他們不停向著關卡出口處跑去,其中幾名警衛更是缺胳膊少腿,看起來那模樣也忒慘了些。

趙櫻空也不理他們,她身上有著能量完好無損的龍晶項鏈,手上還有把透明的勝利與誓約之劍,這柄劍雖然是雙手重劍,而且鄭吒提到的那粗厚激光牆的功能也沒有,但是它銳利的程度還是足夠誇張了,至少鄭吒的虎魄刀芒都斬之不斷,不單如此,因為其透明的本質,這也是讓趙櫻空的刺殺招術無人可見。

一路走來,趙櫻空已經不再隱藏形體,而是以最快的速度向里沖去,那些警衛們也已經顧不得和她糾纏,而是仿佛見到鬼一樣不停叫喚著向外跑去,雙方都不干涉彼此的擦肩而過,而趙櫻空嘴里還數著四分鍾三十七秒這樣的時間,直到她跑入到一個大廳中時,這才聞到房間中濃烈無比的血腥味。

在這房間中已經看不到一個活人,兩頭大約七米長短的巨大爬行者倒掛在天花板上,它們的身上還有著一些凸起的觸須,看起來就仿佛是兩頭巨大怪物身上長滿了章魚一樣,那猙獰可怖的模樣足以嚇殺普通人,即便連趙櫻空都是心中一驚,而更讓她感覺驚奇的是,這兩頭恐怖生物帶給她的壓迫感與危機感,這讓本已處在解開基因鎖狀態中的她繃緊了神經,她的本能告訴她,同時面對兩頭這樣的怪物……她絕對會死!

果然,其中一頭爬行者從天花板上跳落下來,趙櫻空腳下一蹬已經向一邊巷道中滾了過去,在她剛才所站位置上,那頭爬行者的爪子已經深挖進了合金地面之中,這厚實的合金地面就仿佛紙片一樣被它輕易掀起,嘶的一陣金屬響聲,它竟然撕起了數平米的合金地面,而另一頭爬行者也從天花板上跳落了下來,它開始向著趙櫻空撲了過去。

(……可以斬殺掉其中一頭,但是會受重傷,另一頭就會殺掉我……)

爬行者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都是如此恐怖,以趙櫻空的速度與力量而言,她也只能依靠勝利與誓約之劍的銳利斬殺掉其中一頭,在這樣巨大的怪物面前,除非是使用以前的遠程金屬絲線,不然近戰時她的刺殺技巧幾乎無用,而且這個大廳又是如此開闊……

趙櫻空的經驗告訴她現在只能逃跑,如果硬戰這兩頭爬行者的話,她基本上是必死之局,除非是尋找到合適的地形或者辦法,否則的話,她的刺殺技巧根本就無所作用,更加讓她感覺為難的是,這爬行者似乎並不是用眼睛來看待事物,如果是用氣味或者溫度的話,趙櫻空的潛行技巧也將無所作用,這卻是讓趙櫻空苦惱不已,所以她翻身而起的瞬間,已經果斷的向著巷道深處跑了過去。

(還有兩分鍾時間了,必須要馬上找到鄭吒,可是現在……)

趙櫻空已經不敢回頭,雖然她的移動速度快過巨大爬行者,但是這樣的移動速度下她也已經顧不得別的什麼,只能不停向前沖去,但是讓她感到絕望的是,前方的血腥味道更濃厚了,幾乎已經到了足以讓人感覺窒息的地步,那里就仿佛是屠宰場一般,莫非那里還有更多的巨大爬行者?

趙櫻空深吸了口氣,她腳下不停的繼續向前沖去,手中的勝利與誓約之劍已經舉了起來,就在她穿過一個過道拐角處時,眼前頓時豁然一亮,這是一處巨大無比的中央大廳,在那里,她看到了鄭吒,他腳下踩著無數人的與爬行者的尸骸,左手提著一頭巨大爬行者的頭顱,右邊則握著虎魄將一只巨大爬行者刺入到了牆壁之中,在這個房間中,至少有上百具巨大爬行者的尸骸……

上篇:第五集:偷襲生化(二) 第四章:中洲戰力(二)     下篇:第五集:偷襲生化(二) 第五章:殺伐的心(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