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六集:指環戰爭(二) 第六章:我必還你(二)  
   
第六集:指環戰爭(二) 第六章:我必還你(二)


山谷懸崖的兩邊俱已經崩塌,雖然只崩塌了二十來米的峭壁,但還是將數個劇情人物與數名輪回小隊成員都卷了進去,他們就這麼順著碎石不停向下翻滾,而在那下方一大團青藍色的火焰不停的聚集燃燒,間中還有一股銀色火焰旋轉不停,就這麼漸漸遠去了。

“啊!”

鄭吒反應最快,而且當時他們也是最靠近懸崖邊緣的人,所以在懸崖崩潰時,他落在了最下方,離那火團爆炸的距離也是最近,所以當他落下懸崖數秒後,劇烈的熾熱氣息已經讓他不得不拼命向上躍去,即便已經是筋疲力盡,但是“瞬間毀滅”狀態還是使手得出不,“月步”讓他在虛空中腳下一,整個人已經跳起了數米高度,整個人也向著未曾崩潰的懸崖邊緣沖了過去。

但是其余人就沒那麼好遠了,當先就有三名哈比人掉下了懸崖,緊跟其後的是亞拉岡和勒芶拉斯,資深者也有四名掉了下去,北冰洲隊那名使用弩弓的女子,南炎洲隊的尼奧斯,還有中洲隊和張睇P趙櫻空,這名四人也緊跟在五名劇情角色之後掉了下來。

說時遲,那時快,這一切的過程不過都只是一瞬間而已,直到此時,各人的素質頓時體現無疑,亞拉岡和勒芶拉斯同時掏出了各自的近戰武器,他們將武飛庫手原本器插入懸崖的瞬間,另一只手則抓向了身邊的下墜落的哈比人,可惜他們卻只有兩人,一人抓住佛羅多,另一人抓住了梅里,但是還有一名哈比人皮聘卻只能繼續向下墜去,就在眾人注目中,皮聘落入到了懸崖下方還未消散的青藍色火焰里。然後哼也不哼一聲就化為了灰燼。

另外四名輪回小隊成員,趙櫻空的反應最是迅速,她落下的地方本不是太好,離懸崖邊還有四五米遠,卻見她將整個身軀彎成一團,接著狠國的伸展開來蹬在了身後一塊大岩石上,整個人仿佛箭一般射向了懸崖邊緣,而她射去的方向正是張皒角U地地方。原來之前張琩洏峇F風之矢後就昏迷不醒。此刻落下來的也是毫無反應,也多虧得了趙櫻空那超人的神經與身手,否則他就是步下了哈比人的後塵。

另外兩人,那名使用弩弓的女孩也離懸崖數米之遠,她卻沒有趙櫻空那樣靈活的手段,直能硬生生的掉入了到火焰團中,也是,瞬間就被燒成了灰燼,只有尼奧斯運氣比較好。就是貼著懸崖落了下去,在這危急關頭中,他竟然一把抱住了懸崖邊緣的一根突出石柱子,就這麼死死掛在了那里,若非如此,憑他的身手想來也是凶多吉少了。

鄭吒此時才站到了懸崖邊緣,他回過頭一看就恰好看到那名哈比人和那名資深者消失不見,他心頭大驚,看到懸崖上掛著地眾人也都是危險不已,他馬上就想使用“瞬間毀滅”狀態去救出他們,可是他剛一運行內力和血族能量就覺得渾身疼痛欲裂,在那懸崖下方還有七名人員,卻怕是救不出他們,自己反而跌落懸崖了吧?

鄭吒想到這里。他馬上就大聲叫了起來道:“崗尼爾!化成冰霜把他們全部都給救下來!”話音吼出之後,當他回頭一看卻是心知不好,原來崗尼爾正滿臉青灰色地委頓在地上。此刻的他已經從冰霜形態完全變回了原型,看得出來冰凍那四個軀體花去子他所有的能量。此刻的他那里卻還能救得下眾人?

“好的!”鄭吒心中越發焦急起來,他對懸崖下的眾人吼一句:“他僮堅持住!”說完,他轉身就向不遠處的骷髏沖了過去。

這里距離第一次懸崖爆炸不過十多秒時間而已,眼看著鄭吒就將要跑到骷髏戰馬旁邊,但是這時卻從懸崖下再一次傳來了劇烈震蕩,就仿佛是在地底深處再爆炸了次爆炸一般,鄭吒心中叫糟,他卻沒有時間再去想多想些什麼,一跨上骷髏戰馬就向懸崖方向沖了過去。

果然,懸崖方向又一次開始了崩潰,大塊的石塊向著下方落去,鄭吒駕駛骷髏戰馬跑入懸崖時,恰好看到亞拉岡所插入劍地那塊石頭開始崩潰,他想也不想飛庫網就將亞拉煤氣手臂抓住,也已經顧不得那柄長劍,將他邊同哈比人一起向懸崖上拋了過複查,在上面的眾人自然會將亞拉岡接下來,而他絲毫不停息,繼續加塊速度向下沖去。

懸崖上的岩石開始了迅速崩潰,而鄭吒只來得及將勒芶拉斯拋到懸崖上,接著他卻驚恐的看到在精靈王子下面的趙櫻空和張琱w經落向了懸崖,小女孩被從上方落下岩石打了手部,結果就這樣向懸崖下方墜落而去。

骸骨戰馬的速度畢竟是比不上墜落的速度,而且那速度還會越來越快,鄭吒此刻憶經是急紅的雙眼,那兩人可是他甘願用性命去交換的伙伴啊,別的人死了他還可以很快平靜下來,但是只有他們死了,他將會內疚傷心一輩子,所以他想也不想就在馬背上一踏腳,整個人以更快的速度向二人沖了過去。

越往谷底,那里的溫度就越高,幸虧那青藍火焰已經藍到了極深的谷底之中,所以二人才沒有被燃成灰燼,而鄭吒連續在空中使用了兩次“月步”提速,這才在百米之內追上了二人,然後他一手攬就將趙櫻空抱在懷里,而張琱]在胳膊下,腳下又開始使用起了“月步”。

畢竟之前就使用了那麼多秒的“毀滅”狀態,在那之後又連續使用“瞬間毀滅”狀態,這樣高強度地消耗讓鄭吒的身體已經到了極限的“月步”若是向上跌去,“正常“毀滅”狀態下至少可以過到十米以上,但是此刻他卻只能達到六七米左右,連續數次“月步”鄭吒躍起高度卻是慢慢降了下來,而他的兩腿早就已經開始了劇烈抽搐。

(媽地。。。。。。。要死了,真的要死了。。。。。。堅持啊,骷髏戰馬還二十米就到了!)

鄭吒的牙齒幾乎已經快咬碎了,他嘴角邊不停往外流出鮮血,可是就在這時,從上方又是一個黑影向下落下,鄭吒看得仔細,那黑影正是一臉驚惶的尼奧斯,這個男人所抱地段終于是斷裂開來,在他墜落下來後,從懸崖上頓時傳來幾陣哭喊聲,那是南炎洲隊一大一小的兩名女子。

鄭吒下意識的就要伸手去抓尼奧斯,畢竟他還有一只手臂可以使用,趙櫻空只是掛在他身上而已,一只手臂著張琚A另一只手臂足以抓住他了,但是在抓他的瞬間,鄭吒心時出現了遲疑,畢竟這尼奧斯也是一個絕強的智者,雖非楚軒的對手,但是也遠遠凌駕于了三只飛庫團隊的其余人,讓這樣的一人活下去,魔戒世界的變數就太大了,所以倒不如讓他就這麼死在意外中,南炎洲隊的戰力將會只有助力,將會別有其宛余威脅了。

說時遲,那時快,雖然鄭吒心里想到許多,但是當時而言也不過眨眼一瞬間,雙方眼看著就要錯身而過,而尼奧斯也苦笑著閉上了眼,就在這麼一瞬間,鄭吒卻狠國的抓在他的衣領上,向下的沖力讓鄭吒三人都又向下拉多了數米,而且每一次,“月步”都只有四五米的躍上距離了,這一切,被在懸崖上的眾人都看在了眼里。。。。。。

(啊!拼命了啊!)

鄭吒拼了老命使用“毀滅”狀態,而並非那半生不熟的“瞬間毀滅”狀態,他一進入“毀滅”就瘋狂的使用著“月步”整個人簡直是拼了命的向上狂跳,拖著三個人的重量,在“毀滅”最後一秒的瞬間,他一屁股坐上了骷髏戰馬的馬背上,而四人個的重量,也讓骷髏戰馬的腿彎了一下,不過還好,這骷髏戰馬無視得力的特性救了大家,讓所有人都坐在了馬背上,接著鄭吒無力的微微的拉缰繩,骸骨戰馬這才慢悠悠的向懸崖上方跑了去。。。。。。

“雖在很佩服你救了大家的勇氣與實力。。。。。。”

楚軒拿著幾顆雪果坐在地上,他看著躺在眼前的萎靡不已的鄭吒,冷笑著道:“我很好奇,前面那段路途就勉強算了,畢竟以綠魔滑板的速度趕不及救那麼多人,而且前面四名劇情人物碰觸之下,可能會讓綠魔滑板失去動力。。。。。。但是,之後你救下三人同上跳躍時,為什麼不使用綠魔滑板飛上來呢?”

“嘎?”

鄭吒張大嘴傻傻的看向了楚軒,而這個男人仿佛若無其事一般自顧自的吃著了雪果,仿佛他根本看不到鄭吒那變傻的樣子一般。

“在那樣危險的關頭,我。。。。。。”鄭吒本還想狡辯兩聲,好半天後,他才苦笑著道:“我是個白癡啊。。。。。。”

就在這時,尼奧斯由職雅扶著走到了中洲隊等人身邊來,他默默說道:“我知道你在救我的瞬間很遲疑,但是你卻還是救了我。。。。。。別的話我也不多說了,我必還你。。。。。。這個救命之恩!魔戒里我一定還給你!”

上篇:第六集:指環戰爭(二) 第六章:我必還你(一)     下篇:第六集:指環戰爭(二) 第七章:大戰後的休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