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六集:指環戰爭(三) 第三章:分道揚鑣(三)  
   
第六集:指環戰爭(三) 第三章:分道揚鑣(三)


是的,及時搶救確實可以將他給救回來,但是我缺少一些重要的手術工具……”程嘯默默的對其余人說道。

在程嘯的身後是一具已經凍結的冰凍人像,這是吃下了冰凝丹後的情形,只要吃下了這個丹藥,再其致命重傷愈合之前都會一直冰凍,除非是人為的將其解凍,那樣他過不了多久就會死掉。

程嘯指著這具冰凍人像說道:說起來簡單,因為崗尼爾也確認了的,這冰凍狀態是一種冰屬性能量,只需要鄭吒輸入內力,或者你們某個人輸入斗氣就可以將其解凍,但是為了保住其性命,只能將傷口小心的解凍,其余身軀還保持在冰凍狀態,現在從他的傷勢來看,兩個肺葉是傷得最嚴重的地方,其次是心髒主動脈,雖然很幸運的沒有傷及到心髒,但是主動脈被傷及之後,這也是一處致命之傷,雖然我隨身攜帶了人工電子肺與生化血管,但是……”

“但是什麼?”亞拉岡的情緒已經非常激動,本來他還以為波羅莫已經死定了,但是誰知道卻被鄭吒他們告之還有很大希望救回他來,所以一時間他竟忍不住一把拉住了程嘯的衣領。

程嘯很無奈的擺了擺手道:“確實,該帶著的醫療工具我基本都帶著了,人工電子肺采用的生物電補能,可以安全的工作一百年以上,生化血管和人體本身血管構成幾乎一樣,所以移植上去非常容易,但是有一樣東西卻根本無法大量攜帶啊,那東西可是很容易就會過期的……血液啊,他失血那麼嚴重,手術時會留更多血,而且為了讓他出現排斥現象我還要對他使用血盅。這又需要消耗他大量的鮮血,沒有大量的鮮血補充根本不可能對他做手術,即使做了手術也絕對活不下來。“

“血?”

矮人金霹大聲叫了起來道:“需要鮮血的話就來我身上取吧,我可是滿身都是熱血,任憑你取多少我都不會皺下眉頭!”

鄭吒這才大聲道:“大家都冷靜一下!亞拉岡,我們都是相互並肩戰斗的伙伴,自然不會讓伙伴就這樣輕易死去!這冰凝丹的有效時間極長,我們實在是不需要慌在這時候為他動手術,我地意思是,我們先去洛汗國。在那里有了安全的環境和乾淨的房間,再為波羅莫動手術,而且血液方面你們也不懂,人與人之間是有不同血型的,我們需要大量的自願者來捐獻血液,然後尋找出其中和波羅莫有相同血型的人才能取出血液,所以你不必現在就那麼慌張!”

亞拉岡深呼吸了一下,他這才點點頭說道:“對不起,剛才我太激動了……他是一位真正的勇士。為了剛擇的人民,為了剛擇的自由而戰,他們都在白塔等著他……但是他很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不會的!”鄭吒用力拍了拍亞拉岡地肩膀,他說道:“不會的,他一定會活下去,我們都會活下去!”

雖然話是那麼說,但是當劇情角色們看到波羅莫變成一個冰凍人形時,他們的表情還是非常不好看,而與此同時。從詹嵐傳過來的精神力掃描信息來看。在楚軒對眾人進行安排之前,北冰洲隊已經跟隨在了佛羅多與山姆身邊,這五人繼續向魔多方向前進,而南炎洲隊因為阿雅的被捉,他們也先一步追在了那些強獸人身後,直到此時,鄭吒才發現戰場上已經看不到狂戰士李查德的身影。

鄭吒看著滿目瘡痍的戰場,他默默問向了身邊的楚軒道:“現在呢?我們應該怎麼辦?他們卻是先一步就選擇了自己將要行進的方向了。”

楚軒點點頭道:“是地,從他們的選擇上來看,這兩個隊可能從很早以前就已經做好了這樣的決定。一是北冰洲的人員數量最少,但是隊長的實力卻非常強大,選擇佛羅多這一路對他們最為有利。這在原電影劇情中就是屬于人數最少,但是經曆最險的一路,崗尼爾的打算可能是想路上多殺些怪物,而且獲得多些的獎勵數與支線劇情……”

“南炎洲隊的選擇也很符合他們地條件,相比之下,南洲隊是我們三只隊伍中實力最強大地一只,所以他們選擇了原電影中梅里和皮聘這一路,這一路基本都是有驚無險,而且游走在多個勢力,比如樹人,洛汗國騎兵,剛擇後之間……以尼奧斯的智力而言,他肯定會選擇這一路途,他希望獲得這個世界的勢……”

“最後是我們這一路了。”楚軒喃喃的說道:“我們這一路是三只團隊中實力最強大的一路,即便沒有追蹤者和昊天這兩個意外強援,我們的實力也很強大,所以了,正面戰場的抗爭就需要我們來面對了……這方面的話,我有一個有趣的想法。”

(又是有趣的想法……真是矛盾啊,不知道是希望聽到這句話還是不希望聽到這句話了。)

鄭吒無奈地道:“告訴我吧,你覺得有趣的事情是什麼?”

楚軒擺擺手道:“當然不可能那麼輕松就告訴你了,等時機成熟時,而且我也要驗證一下,如果這是可能的話,面對正面戰場時,我們將會非常輕松地拿下這幾場與魔多的戰爭!”

兩人說話時,程嘯已經幫眾人簡單包紮了一下,而張琤縝b和精靈王子勒芶拉斯一起打掃戰場中,此刻劇情人物們也知道佛羅多與山姆兩名哈比人已經離去,而北冰洲隊地三人也隨著他們一起離去,還有另外兩人被強獸人所俘虜,當亞拉岡聽說被俘虜的二人中有一名女子時,他當即就決定先去將那二人救出來再說。

“這些強獸人和半獸人雖然不是同樣的生物,但是他們都是極度好色和淫虐無度的生物,女人落入他們手中會非常淒慘,所以我們必須要在他們停下留下來或者回到艾辛格之前將他們二人給救出來!”亞拉岡堅決的說道。

在亞拉岡的強烈要求下,眾人只隨便吃了一點精靈食物。接著三名劇情角色就和眾人一起向強獸人留下的痕跡追去,因為波羅莫此刻已經冰凍成了人形,所以鄭吒只好下了骷髏戰馬,將冰凍人形綁在了骷髏戰馬背上,而他也只能牽著馬和眾人一起徒步前進了。

就這樣,在三只團隊分開之後,中洲隊跟隨在三名劇情角色地身邊,一齊追在了強獸人的身後,而一路上他們都可以看到強獸人的尸體分布,十多名十多名的強獸人不停死路上。他們的尸體看起來仿佛是被一柄巨大武器直接打成碎片一樣,這是狂戰士那恐怖的力量,而隨著這樣的尸體痕跡,眾人一路向前,時間過去了數天之久……

“行了吧?你這個變態!媽的,我不想和你同歸于盡,你離我***遠些!”

一個黑發青年踩在一柄青鋒長劍上很沒有形象的大聲吼著,他身上布滿了細小的布條,看起來仿佛就是被匕首或者銳利武器的一般。而他的頭發也是亂糟糟的一片,臉上也有好幾處小傷口,這樣的他看起來實在是狼狽得很。

在他腳下的一棵在樹樹端上,一個長發男子也站在了那里,這個長發男子身上的衣物看起來稍微好了一些,但也是劍痕不斷,臉上的和頭發上燒焦的痕跡非常明顯,看得出來他明顯也吃了一些虧。

這個長發男子微笑的說道:“這可不行呢,現在才是故事剛剛開始地時候。就在這時讓你追上了他們,那麼故事還演不演下去呢?聽我的話吧,當個乖寶寶,看看他們用熱血與友情,用犧牲與勇氣將小蘋果澆灌成熟,你不覺得這樣的情景才美麗得讓人想撕碎他們嗎?比如當他們建立了很深厚的友情,眼看著在魔多已經即將回到‘主神’空間時,再將劇角色們全部殺掉,這樣的滋味,光是想一想就足以讓人……”

那黑發青年滿臉的惡心與鄙夷,他大聲吼道:“媽的。趙櫻空,你這個變態,別***以為誰都會像你這麼變態。我可沒有那麼惡心的嗜好!而且我們天神小隊長又不是你們惡魔小隊,我們可不會對別小隊趕盡殺絕。我只是要去確認一下這三只團隊地人員而已,你***真以為老子怕了你嗎?即便是與你複制一戰時,我也沒輸給過你!”

“如果要打架的話……”趙櫻空微笑了起來,他點點頭道:“反正現在還不是收獲的季節,那麼先和你打一架來解解悶也不錯,修真呢,而且還是解開基因鎖第三階了哦,看起來很厲害的樣子,怎麼樣?和我打一架試試看吧?”說完,他單手一揮,一道寒星閃過,那黑發青年的身邊頓時閃出一陣金光,可是他的臉還是出現了一條肉眼可見的血痕,雖然並不深,可是這血痕年起來很是明顯。

黑發青年頓時大怒,他大聲吼叫道:“媽的,老子又沒惹你!你憑什麼擋我的路不准我去看那些隊伍……除非你先確認那些隊伍,其中一個隊伍里有我們天神要殺地那個人?”

說完,他直接將八杆小旗向地面上丟了去,嘴里也大聲念道:“降妖伏魔陣!”

這八杆小旗見風就長,待到落到地上時,已經變成了八杆五米多高的大旗子,這八杆旗子將趙旗綴空所站的大樹給圍了中心,每一杆旗子上都冒出了一種不同地顏色。

趙綴空的微笑忽然收了起來,他冷冷看著那黑發青年道:“你真地想死嗎?收回這東西,否則我是不會留手了……”

“…兜率八卦爐!”

上篇:第六集:指環戰爭(三) 第三章:分道揚鑣(二)     下篇:第六集:指環戰爭(三) 第四章:洛漢鐵騎(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