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六集:指環戰爭(三) 第六章:解封與游擊(一)  
   
第六集:指環戰爭(三) 第六章:解封與游擊(一)


甘道夫將洛汗國國王希優頓救回來的過程卻沒有什麼好談的,不過就是劇情一樣使用了巫師之力,將薩魯曼控制國王的力量驅除去了出去,這一過程說起來簡單無比,不過就是甘道夫用巫師法杖揮動了幾下而已。

洛汗國王看鹽業就仿佛一個八十多歲的古稀老人一樣,當甘道夫將他從詛咒中解救出來之後,他的身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恢複了過來,最多不過是數十秒而已,他的面容已經從蒼白灰暗色逐漸轉向了紅潤,最後這個古稀老人變回到了中年壯漢的模樣。

洛汗國王希優頓是一名以武力著稱的強悍騎士,當他恢複之後不過兩三天時間,虛弱的身體已經能夠放出斗氣或者騎馬奔跑了,其放出斗氣的強度甚至遠遠超過了亞拉岡,即便他的年齡已經不是男人身體最顛峰的時段了,但是依然保留著如此的武勇,這實在是讓人側目不已。

這數天時間就是亞拉岡等人與中洲隊六人的修養斯,因為希優頓之前被控制了許久,讓洛汗國的內政與軍隊陷入致函混亂境地,這數天時間正是希優頓以恢複身體與整理內政的時候,雖然甘道夫心中焦急,但他還是沒有過于逼急希優頓,只是默默輔助他梳理內政。

這數天時間里,鄭吒他們也不是單純的休息,而是在得到了希優頓的同意之後,開始在這座城市中召集了大量平民,程嘯挨個的都給這些平民們測試血液屬性,接著他選了其中最強壯的三十名壯漢,從他們體內扭出了足量鮮血之後,治療波羅莫的手術終于是進行了下去。

由鄭吒來輸入內力為其解凍,趙綴空則作為程嘯的助手,這可是真正的民肺手術,在條件極其簡陋的情況下進行心肺手術,在經過了盡十小時之後,程嘯才一臉疲倦的宣布手術成功,但是波羅莫至少需要修養數個月,換句話,在這次的魔戒戰爭里他已經無法形成戰力了。

這是其中一件事,另一件事就是甘道夫答應了為鄭吒解除那兩把武器的認主情況,趁著這段時期里的空閑,甘道夫也決定馬上就解除其主,這樣也可以為其後的連場大戰提供重要戰力,只是這解除封印的魔法很是複雜,需要大量能量石不說,其後數天時間內甘道夫也會萎靡不振,當然了,這也正是他挑選現在這個時間解凍的原因。

鄭吒等人本來還想看看他解封的現場情況,但是甘道夫卻將他們全部趕出了屋子,接著他一個人在里面哈哈大聲呼喝著,一聲聲奇怪語言的咒語也念誦了出來,直到從屋子里爆發出了許多道光芒之後,眾人這才發覺這解封過程竟然比驅除薩魯曼詛咒的過程更加蟂,直到數十分鍾之後這光芒才逐漸黯淡了下去,接著就見甘道夫一臉疲憊的從房間中走了出來。他一聲不響的將手中兩把武器交給了鄭吒,接著就獨自轉身關上了房門,財時他也說出了讓眾人不要去打擾他的話語。

“看起來似乎真的很累啊。”金霹目瞪口呆的看著甘道夫轉身關門,他接著小聲的對其余人說道。

亞拉岡和精靈王子附和的點了點頭,他們接著就看向了鄭吒手上的兩把武器,首先是那把透明的利用與誓新時期之劍。這劍此刻卻是顯露出了模樣,這是一柄古樸的雙手重劍,整柄劍看起來絲毫沒有亮點,就仿佛是一柄非常普通的雙手重劍一般,只是在劍身上兩邊刻印了兩道簡單的符文而已,這雙手重劍實在是沒什麼看頭。

那柄銀色金屬弓卻是鋒芒畢露,它原本平滑無比的弓身上卻是刻滿了無數的古代符文奇圖形,這些符文與黑乎乎之間流動著一絲絲銀色光絲,鄭吒握在手中卻絲毫感覺不到這些光絲的存在,這柄銀色金屬弓未曾認主的模樣卻是拉風無比。

鄭吒也不搬遷,他馬上就把這兩把武器交給了趙櫻空與張琚A親眼看著他們將自己的鮮血滴在了這兩把武器之上,並且看到勝利與誓約之劍又再次消失,銀色金屬弓外表飛庫小說手打的符文與圖形也消失不見時。他這才呼了口氣道:“這認主的武器都有各自強悍的自帶技能,趁這些天比較空閑,你們一定要摸索清楚,不然等到戰斗來臨時可能就尺了。”

張琣蛣M是滿口答應不停,而趙綴空卻只是默默的看了鄭吒一眼,她就一聲不吭的拿著勝利與誓約之劍獨自離去,看那方向就是城門之處,看來她是打算馬上就去城外進行訓練了吧。

張甯搧蛬笑顗讀滬I影,他感歎的說道:“真難相信她居然是個女孩,平時訓練得她那麼刻苦,絲毫不怕累了一樣。不愧是從刺客世界里出來的人,和我們從本質上就是不同。”

鄭吒也深深的看著小女孩的背影,他歎息了聲道:“不,光是刺客世空這幾個字根本就不夠分量......她背負著的太多的東西了,這東西壓迫著她,讓她只能拼命的掙紮求存......唉,還是力量的關系,我們都缺少足以打破自己命運的力量,還是缺少力量啊......”

看著趙櫻空的背景,這個十多歲的小女孩看起來是如此的孤寂,讓人忍不住想要和她一起背負那沉重的過去,只為了讓她不再那麼孤單寂寞......

數天之後,洛汗國的內政稍微梳理了個頭,洛汗國王希優頓終于是召見了甘道夫與鄭吒等人,他也不遲疑,一見面就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道:“薩魯曼的軍隊正在接近,從斥候傳來的信息來看,他出動了一萬多如強獸人大軍,這可不是半獸人或者獸人那樣膽怯的生命,而是強獸人這種強力怪獸,他們會在數天之後到達我們這里,現在的我們根本無法抵抗薩魯曼大軍,所以我打算將所有的人民和軍隊都遷往聖盔谷,依托那里天然的堅壁,我們能夠對抗這一萬多名強獸人大軍!”

甘道夫搖了搖頭:“這只是薩魯曼大軍的一小部分而已,他庶務打通洛汗國之後與魔多的獸人大軍聯合起來,雖然很不願承認,但是憑借你這里只有數百的騎兵,即便依托聖盔谷也無法抵擋住那一萬多強強獸人大軍,你該做的不是逃避,而是勇氣的反擊。”

亞拉岡也連忙說道:“在不遠處有一只兩千人騎兵部隊正北上,他們都是你最忠誠的部下,只是在之前被排擠出了洛汗國軍隊而已,你完全可以依靠這只部隊去作戰,率領他們的將領伊歐墨更是一直忠誠于你。”

希優頓歎息了聲道:“他們離這里至少有一千五百公里,我們根本就已經聯絡不上他們了,如果堅守在這里等待他們回來的話,在強獸人們殺光我的人民之前,他們根本就回不來了,這和忠誠不忠誠毫無干系,,總之,帶領首都的人民全部躲進聖盔谷,我意已決!”

甘道夫和亞拉岡都歎息了聲,他們沒再多說什麼,卻是比軒開口說道:“還有一百精銳騎士嗎?我是指擁有斗氣的最精銳洛汗國鐵騎,而且這些騎士還要精通騎射。”

眾人都愣了一下,希優頓想了想疲乏:“除開兩百皇室護衛隊以外,剩下的騎兵里應該有一百這樣的精銳騎士吧,但是要用來對抗一萬多名強獸人軍隊就不可能了,數量相差太過懸殊......”

楚軒搖搖頭道:“不用對抗,只是拖延住他們就行,你帶著人民一路前進,行軍速度肯定慢得很,而且平民的隊伍會越拉越長,這樣的情況下只需要一小隊強獸人騎士就可以騷擾你們,所以與其等他們來騷擾,倒不如排出軍隊先一步進行騷擾,這一百精銳鐵騎的目的就是拖延強獸人軍隊的速度,從旁騷擾,殺掉他們的斥候,殺掉小股的追擊強獸人部隊,燒掉他們的糧草,襲擊他們的後方,晚上時也可以襲擊他們的營地,在他們到達聖壇盔谷時也會筋疲力盡,這就是這一百精銳騎兵的作用了。”

幾名劇情角色們聽得雙眼放光,在這個時代里雖然也有小股部隊的騷擾,但是無論正邪都沒有這種騷擾當真,游擊對他們而言是如此陌生的一個詞語,所以當楚軒說出這番話後,希優頓當即就站起了身來,他左右不停的行走著,似乎在考慮這分兵的可能性究竟如何,好半天後他才咬了咬牙道:“好,就這樣了,雖然失去這百精銳騎兵之後聖盔谷的守備力量更加薄弱,但是如果能夠讓人民平安的進入到聖盔谷中,那麼這一百精銳騎兵的作用就實在不小......我這里剩下的幾名騎兵將領都要帶領民眾去到聖盔谷,亞拉岡,鄭吒,我需要你們的幫忙,你們帶領這一百騎兵為我們斷後吧,盡量將強獸人軍隊給拖在外面,直到所有平民都進入聖盔谷時,你們就馬上趕來聖盔谷......靠你們了,帶領這一百精銳洛汗國勇士去戰斗吧!”

上篇:第六集:指環戰爭(三) 第五章:洛汗國之行(二)     下篇:第六集:指環戰爭(三) 第六章:解封與游擊(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