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六集:指環戰爭(四) 第三章:進發!剛擇首都米那斯提力斯(一)  
   
第六集:指環戰爭(四) 第三章:進發!剛擇首都米那斯提力斯(一)


鄭吒等人回到洛汗國首都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天兩夜,艾辛格之行,除了殺掉已經瘋狂的白袍巫師薩魯曼以外,眾人一無所獲,而這名本來威勢無比的白袍巫師,僅僅是被精靈王子的三矢爆裂箭與張琲滬楔坏痟N輕松殺掉,身為巫師,他竟然連保護罩都沒有使出,精神已經徹底瘋狂的他,也就是一個普通的老人而已。

但是和原劇情的不一樣,這法師之塔在他死亡之後竟然開始了城堤,按照甘道夫的說法是,這座法師之塔是憑借薩魯曼的法師支撐才到屹立不斷,當他死了之後,他的法師塔自然也就落入了塵埃之中。

“只可惜那塔里的東西了,從這時起甘道夫你的說法來看,一個巫師的收藏絕對是富有之至,而一個巫師長的收藏,完全可以用富可敵國來形容,那里面不知道有多少能量石或者別的魔法傳說類物品呢。”鄭吒惋惜的對甘道夫說道。

甘道夫反而不好意思起來,因為他以為鄭吒他們可並非必須參加這場面對魔多的戰斗,而之所以被牽連進來都是因為他的委托,而作為雇傭兵,他之前所給的那些能量石價值明顯太小了,而他也不比薩魯曼這樣的白袍巫師,才成為白袍巫師的他並沒有多余的身家,所以他只能說道:“和魔多的戰斗一結束,我瑄想辦法給你足夠的報酬,放心吧,鄭吒,你的隊友不會白白死掉的。”

鄭吒隨口的應承了一句,他心里想的卻是以後找時間再回到魔戒世界時,一定要再來艾辛格挖掘出里面的東西,法師之塔可以一下子崩潰消失,但是那塔里的東西可不會一下子消失不見吧,所以不管怎麼樣這都是一大筆財富埋在這里。

艾辛格暫且就沒甚可說的了,眾人從艾辛格回到了洛汗國首都,接著自然是軍民狂歡,一場本是滅戰之戰的勝利,讓洛汗國的軍民們心中充滿了狂喜,再加上洛汗國王希優頓已經恢複了神智,四處收攏之前被流放的軍隊,短短的一個星期時間內,整洛汗國已經有了七千騎兵,即使扣除其中的傷員與病員,也有五千騎兵的精銳之師,這樣的部隊在魔戒世界里已經是一只很強悍的部隊了,至少對魔多的半獸人大軍也有了威脅力。

“可是為什麼呢?”

洛汗國王希優頓大聲吼道:“可是我為什麼要去救援剛擇呢,要去救援那根本沒來救援我們的所謂盟友,你們告訴我?憑什麼要我這樣去做?”

甘道夫等人都是一陣無言,或許鄭吒等人無法理解,但是在這個世界的人來看,盟友就是必須在關鍵時候為之戰斗的人。當對方拋棄盟約時,不去鄙視與斷交都已經很好了,還想要他們為之拼命戰斗,哪里可能有那麼好的事?洛汗國王希優頓不過是在行使他該有的權力而已。

甘道夫還是軟弱的說道:“可是當剛擇被毀滅了之後,唇亡齒寒啊......”

“不!”希優頓認真的看向了甘道夫道:“但是尊嚴更重要!如果我們洛汗國忘記了剛擇的無情,忘記了他們的沒來救援,而就這樣眼巴巴的跑過去的話!我們洛汗國將沒有尊嚴可言,所以我們絕對不會去救援,除非......除非剛擇點燃古代烽火台,讓他們親口告訴我們洛汗國吧,他們已經到了存亡關頭,需要我們洛汗國的鮮血來拯救他們......否則,任璺魔多踏平了剛擇,我們洛汗國將不會出動一兵一馬!”

這就是希優頓的回答,而無奈的甘道夫只能決定自己率先前往剛擇,打算先一步去勸服剛擇的攝政王,讓其點燃剛擇的古代烽火台,這樣才能讓飛庫手打小說人類的勢力合為一股。但同時,他也不讓亞拉岡跟隨其一起同行,因為攝政王還統治著剛擇,亞拉岡這麼冒失的前往,其結果很有可能難以預料。

“亞拉岡,你必須要走另一條通往剛擇的道路,那里有著剛擇最後也是最大的力量,將那力量抓在手中,到時......你將會明白人類王者真正的意義。”

這是甘道夫離開時所說的話,接著他帶著梅里就從洛汗國首都都離開了......至于為什麼要帶上梅里,這里面的深意或許只有熟知劇情人物的鄭吒他們才能理解吧。

(打算當攝政王不允許時,就讓梅里潛入進去點燃烽火台嗎?這不是和原劇情一樣了嘛......)

因為鄭吒模擬了蕭宏律的思維方式,知道這剛擇一戰至關重要,幾乎完全影響了之後中洲隊將會取得如何如何的勢力,所以他也不得不陪同在了甘道夫身邊,跟著他一起前往剛擇。

“我們現在就要分開了,我和詹嵐前往剛擇,一來是保護甘道夫二人,二來是要讓剛擇一戰時獲得勝利,但是這並不是關鍵,關鍵的問題還是要預防另外兩只團隊的襲擊,現在憑我開啟了基因鎖第四階的力量,雖然無法控制,但是力量畢竟強大,先一步去到剛擇也可以威懾住那里的兩只團隊......趙櫻空,張琚A程嘯,你們三個人跟隨在亞拉岡身邊,從原電影劇情來看那些不死生物威力無窮,無論如何要幫助他得到那只隊伍的承諾,當然了,你們的性命要擺在第一。”鄭吒看著眼前三人,他認真的說道。

程嘯哈哈笑著道:“放心吧,只要我還有一口氣,那麼就一定會保護好櫻空妹妹的......至于張盚嚏A你哪里來的死哪里去,我可不會保護男人......”

鄭吒卻一把將程嘯的衣領提了起來道:“我要的是你們活下來,而不是看你又一次耍帥的擋在女人身前......活下去,這比任何東西都重要,比任何事情都重要......活下去,我們一起活下去!”

程嘯無奈的點了點頭,當鄭吒將他的衣領放開時,他才嘀咕著自己的衣服被扯壞了,不過看得出來,他眼神里還是有著一絲心悸樣的感動。

“那麼......剛擇首都見,讓我們一起都活下去!”鄭吒一拉缰繩,騎下的骷髏戰馬站立而起,接著甩開四蹄奔馳而去,鄭吒和詹嵐漸漸的去遠了,他們緊跟在甘道夫的白色馬王之後,一起向著剛擇疾馳而去。

這一條路通往剛擇,而以這兩匹坐騎的腳力而言,三天之內就可以趕到剛擇首都去,所以一路上這四人都是沉默無言,只是一齊向著剛擇趕去,希望在魔多出兵之前就能夠點燃烽火台,如此洛汗國的騎兵才能在最短時間內集合起來,趕去支援剛擇。

這四人行走了大約兩天之後,鄭吒忽然大聲問向了甘道夫道:“甘道夫,你那個空間布袋子里還在身上嗎?還是已經放在勒芶拉斯那里?”

甘道夫正在駕著白色馬王奔跑,當鄭吒這麼詢問時,他隔了好半天才回過神來道:“呃,是放在了勒芶拉斯那里,他似乎忘記了那袋子還給我了,有什麼問題嗎?”

鄭吒就這麼愣住了,他搖撼說道:“不,沒什麼了,或許是我太多心了吧......”

坐在他懷里的詹嵐忽然問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你猜想出了什麼?”

“呃,有一點這種感覺,我總省得楚軒不可能死得那麼輕松,雖然已經得到了扣除一分的提示,但是想來以那個智謀牌匾程度,這很可能又是他的一場算計,不但是將我們全部算計在內,將我們全部當成了櫃子,更大的可能是他將自己都算計在了內......不看到他的尸體,就覺得那個男人始終還活著一樣,這樣的感覺實在是......”

鄭吒苦笑著說道,接著隊一拉缰繩提高了骷髏戰馬的速度,他接著說道:“不管這麼多了,若他沒死的話,那麼一定會有趣的事情發生,我想再多也沒用,如果他真的死了的話,我所要做的就是更加積極的面對挑戰,否則我們中洲隊將再無希望!”

另一邊,當鄭吒和甘道夫各帶一人就向剛擇行走,在洛汗國的眾人雖然還沒到出征的時候,但他們也沒閑下來,每個人每天都鍛煉著自己的實力,特別是武器才得到解封的二人,除了拿起武器時覺得重量下降以外,這兩把武器所含有的真正威力也開始了體現,比如勝利與誓約之劍不光是銳利,解封上的它更是可以無視斗氣進行攻擊,任憑對方身上真有斗氣,或者武器上有著斗氣,它的湮滅效果都可以瞬間擊碎對方的斗氣層,想來虎魄的刀起也不再話下,只是趙櫻空還沒有找到鄭吒所說的這武器的絕技,那所謂的一招威力巨大的招式。

張琱]發現他手中弓箭的一些妙用,所以他特意去找到了精靈王子勒芶拉斯,希望這位弓箭大師能夠給他一些幫助,而當他找到這位精靈王子時,他正對著一名黑衣騎兵遠遠眺望,那名黑衣騎兵看起來身材有些瘦弱,也沒穿什麼鎧甲,就這麼騎馬向著城外漸漸遠去了。

“那是誰啊,為什麼看起來這麼眼熟呢?”張痝銙銂獄★D。

勒芶拉斯一驚回過神來,他沖著張睎爭憚滲漱F笑道:“一位信使......帶來勝利的信使。”

上篇:第六集:指環戰爭(四) 第二章:戰前鋪墊……各隊之事(二)     下篇:第六集:指環戰爭(四) 第三章:進發!剛擇首都米那斯提力斯(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