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七集:變形末日(一) 第二章:來自中國的信件(二)  
   
第七集:變形末日(一) 第二章:來自中國的信件(二)


對于能量壓縮,真的是必須要有入微的能力方才能如此去試,否則就如他之前那樣被炸得七零八落那樣,絕對是死得極慘的那一類,不過還好,也不是每個人都有幸能夠得到這至尊魔戒。

事實上,鄭吒事後回想起楚軒所說的話,再仔細想了一想這魔戒的應用,還真的發現這魔戒威力強大無比,比如其中一個要點就是,如果他的內力或者血族能量無窮無盡,那麼他是不是可以將其轉換為精神能量,然後以這股龐大無比的能量去控制別人呢?這樣一來,只要他能量越龐大,能夠控制的人越多,那還真是成至尊魔戒了。

想歸想,鄭吒當天晚上還是一整晚的和蘿麗待在了一起,雖然就蘿麗的感受而言他才去了魔戒不過短短一天時間而已,但是他卻在里面度過了好幾十天,不但經過了這麼久的血雨腥風,而且也好幾次的徘徊在生死邊緣,所以他一見到蘿麗就是心中溫情湧現,就這麼溫柔的抱著蘿麗去到了地下室的草地上,兩人這樣靜靜的依偎在一起……

一條小黑狗不停的用鼻子去拱著二人後背,它見二人不理它,頓時就嗚嗚的叫著用牙齒去咬二人的衣物,而這條小狗兒也乖巧,只是咬著衣物,動作卻是小心翼翼,生怕將二人的身體給咬到一樣。

蘿麗心里好喜歡鄭吒就這麼抱著她,特別是看著鄭吒每次都帶著傷痕和滄桑回到這“主神”空間,她對他是又憐惜又心疼,真是恨不得每時每刻都待在他的身邊。此時眼見那頭小黑狗打攪他們二人好不容易的安靜,她頓時就向後揮手道:“去去,小狗兒,一邊玩去。不然明天就不給你吃上等牛排拉。”

小狗兒似乎聽明白了蘿麗在說什麼,它低聲嗚嗚了兩聲,接著垂頭喪氣的向著一邊草地上走去,邊走它還從嘴里吐出一絲絲地小火花。

鄭吒看得分明,他忍不住又多看了小狗兒幾眼,這只小狗兒正是他從侏羅紀公圓里得到的巨龍後代,機緣巧合下被他收為了寵物,本來是只打算將它間接當成龍血提供器,用這樣的辦法來加強團隊成員的身體素質,誰知道這頭小龍不愧是巨龍地後代。成長速度已經很是快速,這才數十天時間而已,居然已經成長到了比一般小狗更大的體積。而且還已經向外噴出了小火焰,若是再長大一些,說不定還能重現它母親當年之威呢。

(也不知道能不能快速的把它給變大,若是可以的話,這巨龍的威力真的足以威懾普通的四階強者了……)

鄭吒心里想歸想。卻也知道自己的想法實在是有些天真,別的不說,光是這巨龍的成長年歲就要上百年之久。甚至更久都有可能,他恐怕還活不到那一刻呢,所以也只能把這個想法暫時埋藏在了心里,然後一心一意地陪著蘿麗。

當夜無話,第二天中午時分,所有的團隊成員才在廣場上集合完畢,接著鄭吒說出了齊騰一故意不需要去到神鬼傳奇里複活,畢竟齊騰一死時並沒有得到太多的獎勵點數與支線劇情,所以雙倍複活更恰當一些。只有蕭宏律卻是需要到神鬼傳奇里面去複活地了,而且這個人也是鄭吒寄予了厚望的人,至少,團隊里終于有個人可以勉強猜出楚軒的想法了,如此一來,至少不用害怕某些布局再被楚軒給瞞在鼓里。

因為對于神鬼傳奇已經非常之熟,所以眾人也都沒多准備什麼東西,只是將自己的武器與青常裝備都帶在了身上,接著兌換之後就進入到了神鬼傳奇世界里,這一路沒甚好講,無非又是去博物館尋找館長,然後去到神鬼傳奇的死者之都,事情地轉因是從他們到達死神之都時開始的。

“信?我的信?”

鄭吒一臉古怪地問向了基地里的一名軍官,他正恭敬的拿著一封信交給鄭吒,據他所說這是不久前從中國寄過來指名要交給鄭吒的信。

神鬼傳奇里,各個熟人們都有了自己的生活,歐康諾夫妻倆正在美國大開礦產,西部的好幾座金礦都在他們名下,可以說,他們現在終于成了大財富之家,當然了,據說伊芙在一座金礦里發現了一處大古墓……這個女人貌似是吸引危險的指導標吧……

黑衣人的首領,那名黑衣大胡子正在為了族人們的未來而奔波,因為有了鄭吒大量黃金地援助,他的黃金總量在當時甚至比一些大國還多,他已經成了美國一名最受商人歡迎的大名人,當然了,這只是他表面上的身份,真實身份還是基地組織的一員……

接著該說到另外三位老朋友了,伊莫頓和安蘇娜,他們尋找聖杯不果,之後開始四處旅行或者尋找遺跡,直到與鄭吒約定的時間快到時,二人就向埃及趕了回來,但是卻因為未知原因而向中國方向去了,據說是和強納森一起去尋找什麼中國皇帝數千年前的不死之藥……

對了,話說到了強納森,這個家伙果然是去了中國,他的金錢雖然算不得極度富有,但是鄭吒也從沒對他吝嗇過黃金,再加上這個家伙總對金錢特別敏感,所以他一到中國就大賺了一筆,從黑衣大胡子手中拿到大量APK槍械,然後賣給了中國當時的軍閥組織,當然了,據說事後他因為卷入了軍閥間的一些秘密,再加上無意間獲得了什麼不死藥的地圖,所以正陷入到被人追殺的境地……

鄭吒從那軍官那里知道了各人的近況,他已經大概知道這封信是寫的

的什麼了,果然,這信上全是強納森說著那不死藥的神奇之類的事,之後又說到了他拿到地圖什麼的,不過還好,他也有自知之明,因為害怕這地圖是假的,所以他決定先和伊莫頓他們一起去探探險,若是假的話,那就不打擾鄭吒了,若是真實的話……那麼他想讓鄭吒幫個忙,至于所得東西就三七分帳,他七,鄭吒三……

“去死好了……鄭吒也懶得理他,只是卻可惜了伊莫頓也去了中國,不然只要確認了他要進入“主神”空間,那麼他回去馬上兌換一個手表就可以回到這神鬼傳奇世界,那樣一來,中洲隊將多出一個不死神的大法師,團隊實力何止是倍增啊。

沒辦法,這邊暫時也無法拉伊莫頓入伙,而且這封信上什麼提示也沒有,也不知道他們身在何處,也不知道那地圖是否真實,若是支線劇情還好,若是假的信息的話,眾人一共十個人,在這里一天就要一共花掉500點獎勵點數,這筆帳卻是不劃算了,所以他只能先完成好自己的事情,先將天才少年蕭宏律給複活了再說。

“扣除獎勵點數8000點,支線劇情B級一個……”

“主神”的聲音響在了鄭吒意識之中,接著,鄭吒眼前的畫面回到了生化里那一個漆黑殺戳的夜晚,只見蕭宏律和幾名中洲隊員還有幾名劇情人物,他們都跑在了大道之上,而在路上蕭宏律也以某些小把戲布下了疑陣,比如將劇情人物埋伏在暗處之類,他似乎已經知道了惡魔輪回小隊不會殺掉劇情人物一樣,但是因為實力相差太懸殊,用跑步的人肯定逃不贏用綠魔滑板的隊伍,而劇情人物也因為實力相差太大而輕易被打暈抓走,直到畫面里的楚軒落地時直接一槍正中蕭宏律眉心,這段畫面頓時而止……

那是在一所孤單而漆黑的房間里,蕭宏律作為這里的實驗品只能被動的承受生活壓迫,雖然他年齡尚小,但是思想早熟的他也知道自己未來定然是不能繼續這樣了,可是他該怎麼辦呢?孤單,寂寞,無助……這就是他目前的寫照。

如果能夠有一顆心靠近自己,如果能夠聽自己說話,如果能夠和自己說話,如果我不是實驗品……如果有人能夠愛我……

直到那名護士的出現,兩人的話漸漸多了起來,兩人也漸漸的熟悉起來,當蕭宏律的智慧展現在別人面前時,那護士才知道他原來是個這麼智慧的人,而當蕭宏律漸漸有了笑容時,那場研究所的大火卻是突然……

“不想孤獨,不想再成實驗品,不想再一個人……”

鄭吒歎息了聲,他默默看向了那祭台上方的蕭宏律,這個總喜歡捏自己頭發的小男孩正莫名其妙的坐在那里,直到他東張西望的看到楚軒時,這個小男孩才猛的臉色一變,接著他就坐了起來開始捏著自己的額前頭發。

“那麼……是我複活了吧?這里是神鬼傳奇那部電影吧,這麼說起來的話,神鬼傳奇里可以複活人的古書,沒想到其效果居然是真的?”

蕭宏律喃喃的說著,接著他看向了楚軒道:“剛才輸給了你……,不,不是剛才,離生化危機應該已經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那麼有興趣和我做個游戲嗎?下次恐怖片世界,我們來賭一把如何?”

上篇:第七集:變形末日(一) 第二章:來自中國的信件(一)     下篇:第七集:變形末日(一) 第三章:信念之力(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