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八集:猛鬼記憶(一) 第五章:夢與現實(二)  
   
第八集:猛鬼記憶(一) 第五章:夢與現實(二)


(我們究竟是在夢里……還是在現實之中?)

鄭吒喃喃的問著自己,但是此刻他卻已經陷入到了迷茫之中,現在自己究竟是在現實里?還是在那睡夢之中?若是在現實里的話,為什麼突然間他就會睡著?他的伙伴為什麼會失去對莫麗的記憶?若是在夢幻中的話,那他為什麼還能使用內力與血族能量?甚至連凝練內力都完全沒什麼防礙……

蕭宏律繼續說道:“我曾經看過猛鬼街系列電影好幾次了,發現其中有這麼一個現象,我把這個現象稱之為三個世界……是哪三個世界呢?其中一個世界是我們所在的現實世界,也即陽光燦爛,任何情況都不會發生,只有人類的世界,這個世界是絕對安全的,談笑玩樂都無妨……第二個世界是安全的夢中世界,何謂安全的夢中世界呢?在電影原劇情中,佛瑞迪會進入到他所想要殺的人的夢里,甚至會安排一些劇情人物曾經經曆過的事,比如在猛鬼街三中,電影女主角本來已經被關在了療養院中,而當她睡著之後,卻忽然發現自己回到了家里,而且是在她去療養院之前,在家里發生的一件事,那就是她為了等母親的歸來,而打開收音機聽著搖滾樂,那聲音之大甚至會影響到鄰居,所以她母親歸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將收音機給關閉了,而這個時候在她夢里曾經聽過一次的話,而電影女主角在這時還以為之前遇到佛瑞迪襲擊都只是做夢……”

蕭宏律說道這里時停頓了一下,團隊成員們早已經聽得入了迷,劉郁連忙說道:“這麼說起來的話,這一段我也在電影中看見過,只是原劇情細節方面已經有些記不得了。”

“之後的事情嘛……”蕭宏律捏了捏額前的頭發繼續說道:“之後,她的母親就像現實里那樣說著話,誰知道佛瑞迪這時卻突然出現了,並且還成了她母親的‘客人’。不但將她母親的腦袋給割了下來,連她母親的腦袋都還在不停的說話,這樣恐怖的場景,頓時就讓電影女主角尖叫了起來……”

蕭宏律說到這里時伸出了兩根手指頭道:“這就是第二個世界。安全的夢中世界,也即佛瑞迪進入你的夢中,操縱著你的夢。直到他襲擊你之前,這一段時間里都被稱之為安全的夢中世界,而直到他開始襲擊你,並且在你夢中無所不能,完全不死的情況下,這就是第三個世界,絕境的夢中世界了。”

在場眾人都沉默了下來,每個人都默默思索著蕭宏律所說的話,好半天後,鄭吒才好奇的問到:“這三個世界有什麼關系嗎?我們不都是在夢里。安全的夢中世界。還有絕境的夢中世界,這似乎沒有什麼區別吧?都是由佛瑞迪來控制著的。”

“是,也不是……”蕭宏律看了看眾人,他的目光在某一人那里停留了一下,接著又繼續說道:“為什麼會出現安全的夢中世界呢?按道理來說,既然佛瑞迪可以在別人夢中隨意進出改變,能夠輕易的將人殺掉,那麼他為什麼不一動手指就殺掉他要殺的人呢?真的只是為了娛樂和瘋狂嗎?僅僅只是為了虐殺那變態的願望?或許有一點可能,但是更大的可能。我倒是認為他不得不那麼做……”

“如果把一個人的睡夢看成是一個密不透風的雞蛋般的圓球,那麼要進入睡夢中殺掉一個人,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打破雞蛋……我的認為是,佛瑞迪本是沒有實力在一個人的睡夢中殺人,因為一個人的睡夢應該就是這個人的領域,只要在我的夢中我就是無敵的,所謂的白日夢,黃粱美夢,或者說是意淫YY這些詞,應該都是能在自己的夢中將自己想像為無所不能,這就解釋了安全的夢中世界的緣由了,這是我們自己的夢,我們在這里是無比安全的……而佛瑞迪他所做的事就是打破了保護這個夢的外殼,他使用了各種手段,恐怖威嚇是他最常用的,或者是色情誘惑,比如猛鬼街三這部電影里就有他用這個辦法來引誘了其中一個人,或者是用熟悉的記憶片斷來降低你的心防,然後突然摧毀這些熟悉的記憶,或者是將你最熟悉最信賴的人殺死在你面前……總之,當你處在安全的夢中世界時,他會使用各種辦法來打開你的心靈漏洞,當你心靈被他打開時,那時,就是你進入絕境的夢中世界被他支配和玩弄的時候了!”

蕭宏律的話讓在場每個人都是毛骨悚然,因為照他所說的話,那麼根本就不存在是否睡覺什麼的了,只要他們身在這個世界里,那麼隨時都可能會被佛瑞迪抓住心中弱點,然後將其帶入到絕境的夢中世界里,即便事先知道了佛瑞迪的攻擊方式,但是每個人心里的弱點都不會相同,而且既然是弱點,那麼就必定是對其防禦力極低,一旦被攻擊了幾乎就是必死的情況了……

鄭吒皺起了眉頭,他看向了楚軒:“你覺得怎麼樣?有話就說吧,最見不得你這樣沉默的模樣,即便你有什麼布局和XING動,說出來讓我們知道又如何?”

楚軒卻是淡淡的搖了搖頭,他一句話也不說的吃起了意大利面條,而蕭宏律卻在旁邊為他解釋道;“這只是一個假設,如果我們都是在夢中的話,我指現在的我們正在同一個夢里,而此刻還是安全的夢中世界,那麼惡魔佛瑞迪是無法來攻擊我們的,但是他卻可以知道我們說了什麼,在干什麼,甚至我懷疑他連我們內心的世界都能夠探知得到,也只有這樣才能發現我們心靈上的弱點……所以楚軒即使有布局的話,有什麼計謀也不能說出來,而我之所以給大家說了這麼多,也完全是在冒險和賭博……賭的是佛瑞迪無法在安全的夢中世界攻擊我們,不然當我說這番話時,他已經可以把我給殺掉了,所以我賭贏了,要麼我們並不是在夢中世界,要麼他無法在安全的夢中世界里殺人,總之一句話,我們現在每一句話,他可能都在聆聽著。”

(當然了,楚軒之所以不說話除了不想讓惡魔佛瑞迪知道他的布局以外……也可能有另一種可能性,只是如果是這個可能性的話,那麼我只能……)

蕭宏律說完這番話後又看向了在場其余人,他看了一圈之後就收回了目光,同時輕輕扯了兩跟頭發,一根頭發豎指向了鄭吒,另一根頭發則豎指向了楚軒……

“那麼我在這里做一個最後的總結。”

待到所有人都將早飯給吃完了之後,每個人心里都覺得沉甸甸的壓抑,畢竟在知道了自己正處在睡夢世界里,而且即使不睡覺也會被惡魔佛瑞迪襲擊時,每個人都沒有心情再想別的什麼,而霸王、零點、王XIA三人已經准備好了回去查看自己的武器,既然他們的武器已經帶入到了這個夢中世界里來,說不定還真能在這個世界里威脅到佛瑞迪,所以他們也就打算一吃完飯馬上就回房間去檢查各自的武器,看看究竟能不能在這個世界里使用。

蕭宏律見到有人要離開,他馬上就說道:“首先不知道為什麼大家會遺忘掉身邊的人,也不知道為什麼鄭吒能夠記住莫麗,很可能是看到了絕境的夢中世界的人才有那份記憶,總之從現在開始,大家都牢記住身邊的人,千萬不要失去對他們的記憶,這是其一,其二就是盡量不要去想自己想要的東西,害怕的東西,擔心的東西,或者說是連惡魔佛瑞迪本身都不要去想,因為這就是你們心靈上的漏洞……該說的都已經說了,我的責任已經完成,剩下的就是身為隊長的鄭吒你的責任了,該如何帶領我們在這個夢中世界里度過三十天時間呢?”

鄭吒看了看楚軒,又看了看蕭宏律,他這才咬咬牙說道:“既然我們隨時都可能受到襲擊,那麼就不能再分成三個小隊各自居住了,什麼守夜的方法根本不管用,說不定惡魔佛瑞迪殺了我們其中一個人後,追出去的人馬上就從第二天的早晨醒來,這樣的事情太過荒唐了,我認為我們該所有人居住在一個大房間里,可以睡覺,但是必須同時有四個人醒著守衛大家,其次是詹嵐你的心靈鎖鏈了。”

詹嵐奇怪的問到:“我的心靈鎖鏈有用麼?”

鄭吒搖了搖頭道:“現在還不知道有用沒有,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的,你的心靈鎖鏈可以感覺到別人心靈上的激蕩,一旦你發現了有人心情激蕩,則馬上告訴我們大家,無論當時醒著的人是誰,而這個人很可能就正在被佛瑞迪襲擊……”

“那麼就這樣吧,到目前為止還不知道我們的武器在睡夢中能不能傷害的了佛瑞迪,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預防可能出現的狀況,楚軒,張琚A趙櫻空,趁現在還是上午,你們取錢去買一套房子下來,最好能夠在今天內入住,如果倉促間買不到房子,就租一套房子下來好了,我們的人不能再次分開了,避免被那惡魔佛瑞迪個個擊破……”

“然後……大家一起活下去!”

上篇:第八集:猛鬼記憶(一) 第五章:夢與現實(一)     下篇:第八集:猛鬼記憶(一) 第六章:崩潰的琚]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