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八集:猛鬼記憶(一) 第七章:灼熱之樓……哭泣的少年(一)  
   
第八集:猛鬼記憶(一) 第七章:灼熱之樓……哭泣的少年(一)


眾人在這別墅中已經住了十天之久了,這期間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過,除了眾人按照平日里那樣生活,然後幾個女孩子因為某些隱私而尋了二樓的一些房間,偶爾結伴上去睡一下以外,青日里還是都遵照鄭吒的命令,所有人都待在了這大廳之中,所以十天過去之後,每個人都顯得有些不耐了。

這天傍晚來臨時,鄭吒也有些無奈的對其余人說道:“知道了知道了,十天不洗澡,確實全身都已經酸臭,難怪那幾個女孩看到我們都皺著鼻子……”

霸王倒是很隨便的擺擺手道:“無所謂啊,以前戰斗最緊張時,別說十天不洗澡了,半個月沒洗臉的情況都有,這樣安靜的度過了十天,我覺得倒比什麼都重要一些。”

“話雖然是那麼說。”鄭吒只能搖了搖頭道:“但是渾身這麼沾著還是不舒服得很……好了,別的話也不多說了,三樓的大澡堂,可以讓我們這九人一起都進去洗澡,一會把晚飯吃了之後就去洗吧,大家有意見嗎?”

霸王還是無所謂的樣子,而零點倒是很認真的點了點頭,至于其余幾人都是肯定的點著頭,只有楚軒拿著一本書在那里默默看著,在他手上還拿著一塊巧克力,只見他邊吃著巧克力邊看書,似乎沒有聽到旁人的說話一樣。

鄭吒歎息了聲,自從進入到這恐怖片世界以外,楚軒就沒再給他提過什麼意見或者說出什麼布局,但是這又怎麼能夠肯定不是楚軒的另一次布局呢?說不定這就是他已經在布局的標志了,而他要做的就是來幫助楚軒將這布局繼續下去。直到完成這次恐怖片世界為止。

“唉……這日子,何時是個盡頭啊。”鄭吒搖了搖頭,他看著窗外漆黑地街道,歎息了聲說道。

但是不管怎麼樣。十天之後再次洗澡,大部分人確實都是非常開心,特別是蕭宏律的表現倒有了些孩子的舉動,比如他沉在大澡堂的水中游泳起來,然後又不停地玩著水,反正這澡堂確實是非常之大,幾乎占據了三到四個房間那麼大的地方,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被安置在了第三層樓上,但是明顯的卻是原主人精心之作,噴浴。蒸汽浴,還有沖水按摩浴,還有一個大澡堂。這樣的洗浴完全就是一種享受。

“大家堅持下去吧,已經過去了十一天時間了,我們只需要再過去十九天時間就可以完成目標。”鄭吒趁著這洗澡開心之時對著眾人說道,他邊說邊洗著了頭,看起來他也對這洗澡之地非常滿意的樣子。

蕭宏律忽然游到了他身邊道:“這十天你發現什麼不對勁了嗎?”

鄭吒正打開水沖著頭發。他沖完頭後好奇的問道:“為什麼那麼問?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發生嗎?”

蕭宏律搖了搖頭道:“不對勁的地方我倒是沒有發現,所以這就要問你了啊,我只知道團隊成員有十三名。會不會這十天里又消失了幾個人,原本我們團隊成員有幾人?現在十三人,之間相差多少人也只有你知道,所以不問你又問誰好呢?”

鄭吒搖了搖頭道:“這倒沒有,這十天之內都是非常安靜度過的,我們團隊自從少了莫麗和張琱G人之後,到現在為止還一個人都沒有少,繼續這樣保持下去就好了,雖然張琤L已經……但是我們大家還是必須要努力活下去。繼續保持這種平靜就好了。”

蕭宏律苦笑著道:“那里可能有那麼容易啊,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在這睡夢世界里,我的特殊能力還有消失哦……”

鄭吒奇怪地問道:“你的特殊能力?你的什麼特殊能力?”

蕭宏律指了指自己地腦門道:“我可以看見一個人即將死去之前所散發出來的死氣,你愛記得嗎?之所以以前一直不提,就是因為我是理智型思考模式,如果非要將這些‘可能’的,‘也許’的,‘大概’的,這樣以模糊概率來使用地能力計算進來,那我的思考模式就會陷入巨大矛盾狀態中,所以我一直以來都是盡量將這一特殊能力給排除在外……雖然不想說出來,但我們團隊成員確實是大部分身上都帶著死氣,你身上有,我身上有,所有身上都有……很遺憾吧?這樣的感覺就仿佛我們所有人都隨時可能死去一樣……”

那可能就真地糟糕了,鄭吒頓時苦笑不停,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默默歎息了口氣,接著就向澡堂中走了過去,接著他將自己整個悶入到了水中,似乎這樣才能解除他的矛盾一般。

(可是該怎麼做呢?我的推論只有三成可能性,但是目前只有這麼一個推論,所以不試出我的這個推論是錯誤的,那我就實在是不相信還有別的可能性存在,但是要試出我的這個推論,這代價會不會太大了?不光是代價而已,若是我的推論失敗了,那麼中洲隊就肯定全滅定了……不管怎麼樣,我已經把我所能說的一切都告訴你了,鄭吒,該怎麼做就看你地了……,

蕭宏律搖搖頭,他捏了捏自己額前的頭發,卻覺得頭發也是油膩得很,他也干脆的走到了淋浴處打算洗個頭,可是一看擺著的洗發精全都是成年人用的類型,而他之前所買的兒童洗浴精卻並不在這里。

“是被放到外面換衣間沒拿進來嗎?”蕭宏律念叨了幾句,就這麼光著身子就向外走去,當他從浴室走到了外面換衣間,正尋找著那兒童洗浴精時,忽然隱隱約約的聽到了一個女人的呼救聲,伴隨著的似乎還有一些火焰燃燒的劈啪聲。

蕭宏律渾身一驚,他這才回想起了他之前確實是將兒童洗浴精給帶進了那浴室里,所謂反常即為妖,那東西卻並不在里面,而且剛才他懵懵懂懂的就從里面走了出來,這對于生性小心的他來說幾乎就不可能,而之所以這麼走了出來,唯一的可能性就只能是鬼蒙了心,換句話說,惡魔佛瑞迪已經找上了他……

“是嗎?下一個目標原來是我啊,我很好奇,是因為我的心靈漏洞很大才找的我?亦或者是說我已經找到了正確的‘鑰匙’,只要將這‘鑰匙’給完成了,那麼就能破了你的魔法……不,應該是可以殺掉你吧?”蕭宏律冷笑了起來,他輕輕一推洗浴室的大門,果然在那大門被推開後卻並不是想象中的洗浴室,而是一坡向上的樓梯,從那樓梯上還傳來了灼熱的氣息。

“所謂心靈上的漏洞……”蕭宏律捏了一下額前的頭發,他冷笑著道:“我沒發現什麼樣的漏洞出現在我身上,換句話說我目前還處在安全的睡夢之中了?我基本上可以想象你會使用什麼手段來對付我……這手段真的很讓人厭惡啊,說實話,我真的一輩子都不想再走這一坡樓梯,本來打算一從‘主神’空間回到現實世界,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將這一類型的樓房全部給拆掉……不過用火燒了也好。”

蕭宏律單手一招,他雙手擺了一個手勢,接著就從嘴里念起了咒語,待到他的咒語念完時,在他的面前出現了一頭大狗,而蕭宏律坦然的就坐在了這大狗身上,接著他一指眼前的樓梯,大狗直接就向樓梯上跑了去。

“心靈,或者說是精神吧,這東西是相對的……”蕭宏律冷笑著說道:“沒可能你就是站在旁觀上看著我們做戲,你想要破壞我們的心靈,讓我們產生漏洞,就仿佛是相互觀望一樣,你能看到我們,我們也同樣能夠看到你,你設計的這個場景來讓我崩潰,如果我沒崩潰的話……那你就會崩潰,這是相對而言的,這世界絕對不存在百分之百完美的東西,力量也是。”

(……鄭吒,這已經是我最後能夠幫你的了,如我所說,我心靈產生了漏洞,那麼他的心靈同樣也會產生漏洞,還有我之前告訴你的話……總之我們的性命都已經在你手上了,不要遺忘掉我們啊,否則……這次死掉了就無法再複活了吧?)

蕭宏律雖然表現得坦然,其實他的心里卻是顫抖不停,眼里幾乎包滿了淚水,似乎隨時都要流下來一般,不過他嘴上還是不停的向著四周說著話,不停的操縱那條狗兒向上跑動,不多時,他面前的樓層已經徹底燃燒了起來,這是一處完全燃燒的所在,甚至連他身後的樓層也都開始了燃燒。

(……真是的啊,若鄭吒再聰明一些,那我就不用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說出那麼正確的話了……鄭吒!如果你失敗了的話,我死了都不會放過你!)

蕭宏律眼里的淚水已經流了下來,他從狗兒身上走了下來,接著卻見他不停念著咒語不停射出寒冰射線,當他清出一條路後,終于是來到了一個已經燒得漆黑的大門外,他邊流著淚水,邊慢慢哭泣了起來,接著他打開了大門,在那里面正有一個已經被燒成了焦碳的骷髏,這是這骷髏居然還發出著女人的痛苦呻吟聲,仿佛還是活人被燒著一樣。

接著,當蕭宏律哇的一聲大哭出來時,從房間里一只戴著剪刀手套的手伸了出來,將蕭宏律猛的拉入了房間中,啪的一聲,那漆黑的燃燒大門緊閉了起來……

上篇:第八集:猛鬼記憶(一) 第六章:崩潰的琚]二)     下篇:第八集:猛鬼記憶(一) 第七章:灼熱之樓……哭泣的少年(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