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八集:猛鬼記憶(一) 第八章:零點鍾聲(一)  
   
第八集:猛鬼記憶(一) 第八章:零點鍾聲(一)


伴隨著張睇P蕭宏律的消失,整個中洲隊已經只剩下了了九名資深者和三名新人,雖然除了鄭吒以外別的團隊成員根本不記得有三人消失,但是消失就是消失了,只能一個人承擔這份團隊成員消失的壓力,鄭吒的精神已經越繃越緊,即將到達崩潰的地步了。

團隊其余成員明顯也感覺出了鄭吒的異常,從精神層面來講鄭吒已經陷入在了焦慮症狀之中,再繼續這樣下去,已經不用佛瑞迪來襲擊他了,他自己的精神都會徹底崩潰,而看不到的敵人,不知道佛瑞迪會從什麼角度什麼時候進行攻擊,這樣的感覺也壓抑在了團隊其余成員身上,漸漸的,團隊其余成員也仿佛受了鄭吒的影響一樣,他們也開始變得了焦慮。

(這樣下去不行,焦慮讓每個人的精神層面都出現了漏洞,再這樣繼續下去,已經不用惡魔佛瑞迪來攻擊我們了……,

直到今天為止,時間已經過去了十八天,而這十八天里,除了張琚A蕭宏律,還有那名已經忘記了名字的女孩消失以外,其余團隊成員都還完好的待在這別墅之中,所以當天晚飯之後,鄭吒就大聲的說道:“大家不要太過擔心了,現在時間已經只剩下了十二天而已,只要我們能夠將這十二天的時間堅持過去,到時候就能夠回去‘主神’空間了……,

雖然這話明顯只是安慰,甚至連鄭吒自己都不太相信三十天後能夠安全離開這夢境世界,但當他說出這番話後,不知道算不算是自我安慰或者自我催眠。總之當他說出這番話後,心里確實是松了一口氣,而其余團隊成員們也大多是附和的點頭起來,不管怎麼樣。離三十天的期限已經越來越接近了,團隊還有十二個人,只要眾人再小心謹慎一些,再怎麼也不會被團滅了吧?

(話雖然是那麼說……但真的可以安全離開這夢境世界嗎?須知夢境世界地時間可不是現實世界那樣,說不定我們度過的這十八天時間,在現實世界里不過只是十八秒而已……蕭宏律啊蕭宏律,你究竟是要告訴我什麼呢?你想要告訴我什麼呢?那個噩夢的根源究竟是什麼?除了叫醒睡著的人以外,還有什麼辦法可以讓噩夢消失?你想要告訴我地究竟是什麼呢?)

吃過晚飯後,團隊成員就回到了一樓大廳處休息玩耍,又或者幾個人坐在一起聊天說地。團隊中只有鄭吒和楚軒獨自默默不語,楚軒的性格就是這樣,他正拿著一本小說在那里看著。而手上則拿著一杯咖啡,時不時的喝上一口咖啡,接著又繼續看起了小說。

鄭吒此刻正解開著基因鎖第三階,他邊看著團隊其余成員,腦海里邊不停思考著一些事。他將進入這恐怖片以來所發生的所有事情全部從頭回憶了一遍,除了那個已經完全忘記了容貌,忘記了名字的女孩子以外。別的事情他基本上都還完全記得,也不知道是不是曾經一起並肩戰斗過好幾回,他對張琠M蕭宏律的記憶沒有絲毫的淡忘,

(……如果是從一開始我們就出現在了夢中,那麼有一件事就無法解釋,那就是保護罩的存在……在准備時間結束之前,我們相當于還在“主神”空間里,那麼當時我們應該就是還醒著的,換句話說。存活三十天回到“主神”空間,或者殺死佛瑞迪完成支線劇情任務,還有那四名新人……這些全都是真地!)

(另一點,也不可能突兀的就進入這夢境世界,而要讓我們全體進入同一個夢境世界,時間應該是在……我們坐車從小鎮往大城市時,“主神”在那時將整部恐怖片的難度都改變了,所以我們才會在車上進入到了夢境之中,我記得張傑曾經給我說起過猛鬼街這部恐怖片,他們也是全體乘車打算逃離這座小鎮,但是結果卻是那司機變成了惡魔佛瑞迪,然後將當時地中洲隊給團滅了……我的問題是,張傑在那種情況下,他是如何得到“主神”承認的呢?然後才能成為中洲隊的隊長吧?)

鄭吒搖了搖腦袋,他扯下了額前的一根頭發,接著將這根頭發擺在了桌子上,他這才重新思考了起來。

(……思路有些混亂了,重新假設一下吧,張傑因為做了“某一件”事,所以他得到了“主神”承認,因此才能融合成為中洲隊隊長,但是他做地這“某件事”卻只是得到承認,而並沒有完成猛鬼街,或者殺掉佛瑞迪……那麼就可以假設他完成了一半任務,還有另一半任務沒有完成……)

(從張傑所透漏出的信息再來分析,蕭宏律對我所說的話就基本可以得到解釋了,兩件事,一是這噩夢地根源,一定有什麼東西存在,所以才讓這噩夢存在了下去,第二件事,就是如何讓我們從這噩夢中醒來,除掉那噩夢的根源肯定是必須的,但是正如蕭宏律所說的那樣,即使你將手指從尖銳物上取了下來,但是噩夢的慣性還是會讓你繼續做下去,只是換個形式罷了,比如讓你的手被咬,變成整條手臂給撕了下來……該如何醒來呢?除了將人叫醒以外,究竟還有什麼辦法可以讓噩夢消失?)

鄭吒想到這里又是猛搖了一下頭,他的腦袋已經有些發暈了,而且一直開啟著基因鎖第三階,他也覺得腦袋有些發疼了,在這樣的發暈發疼下,他干脆又扯下了一根額前的頭發,接著將這頭發擺在了桌面上。

(除了以上幾點關系到能否活著回到現實世界以外,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時間了……如果夢地時間和現實不相等,那我們在這里等上三十天豈不是白費力氣?那麼惡魔佛瑞迪讓我們在這里等待三十天又是為了什麼呢?讓我們焦慮嗎?然後心靈精神上出現漏洞?)

(接著是最後一個問題了……如果真的非要說反常即為妖的話,那麼“他”確實太反常了……)

鄭吒想到這里時又是忍不住要扯下自己的頭發,但是忽然一聲鍾響,擺在大廳中的一具中古木鍾忽然敲響了起來,此刻時間已經是零點時分了,而隨著這聲鍾響,團隊中一些人已經打算就地睡下了,此刻的時間已經很晚了。

忽然那兩名新人女孩都站了起來,她們對著詹嵐低聲說了幾句話,詹嵐點點頭就和她們一起向著過道處走了去。

鄭吒瞟了一眼三女的動向,這三女所去的方向正是衛生間,他也就閉眼繼續思考起了他所歸納出的幾個問題,此刻的他正是心焦無比的時候,那里還有閑心去管旁的什麼事,反正三女一起過去,想來她們也不會出什麼問題。

(……如果假設那就是噩夢的根源的話,這樣做的結果不是會太極端了嗎?而且……不對勁,突然覺得很不安心的樣子,是有什麼事情發生了嗎?)

鄭吒正想到激烈處時,忽然他心底一顫,仿佛有什麼東西閃過一般,他心里產生了一種非常不妙的預感,當即他想也不想就沖那衛生間方向跑了去,這種感覺他不久前才體驗過一次,那一次正是第一名新人少女消失的時候,而此刻這種感覺又一次出現了,這種情況必定有問題!

其余人就看到鄭吒猛的跳起,接著就向衛生間方向跑了去,邊跑鄭吒還邊喊道:“所有人准備戰斗!楚軒,帶上零點和霸王去到二樓准備攔截攻擊!其余人跟我一起過來!”說完,他已經消失在了過道拐角處。

從大廳到衛生間的過道並不太長,以鄭吒的速度幾乎是瞬間就沖到了衛生間大門口,接著他想也不想就一腳踢開了衛生間大門,在那里卻是詹嵐正打算穿褲子,一看到鄭吒沖了進來,她尖叫一聲又蹲了下去,這個女孩的臉頓時就懲得紅了。

鄭吒一看也是不對勁,這樣一來,豈不是別的男人都可以看到了嗎?雖然他著急得並沒有看清什麼,所以他還是瞬間將衛生間大門給關閉了起來,同時他大聲問道:“詹嵐!她們兩個人呢?她們兩個人去那里了?”

詹嵐正急得要哭了起來,她低著頭說道:“你快出去呀……什麼她們兩個人?這里只有我一個人嘛……”

鄭吒暗叫了聲糟,他已經知道出了事情,那兩名女孩肯定已經是消失不見了,但是他內心的那種危機感卻並沒有消失,所以他連忙沖到了衛生間窗戶處向外看去,果然卻看到兩個黑影蹣跚著向外走去,在那個黑影中間卻是一個男人的體型。

鄭吒什麼也顧不得了,他只來得及大吼了聲:“你快點穿好一切!”接著抽出虎魄刀就向那衛生間窗戶處刷去,噼啪一陣亂響,這處玻璃連牆一起被刷得了粉碎,正當鄭吒即可就將運行“瞬間毀滅”狀態時,忽然從頭頂上傳來了一聲巨響聲,那是高斯狙擊槍的響聲……

上篇:第八集:猛鬼記憶(一) 第七章:灼熱之樓……哭泣的少年(二)     下篇:第八集:猛鬼記憶(一) 第八章:零點鍾聲(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