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九集:猛鬼記憶(二) 第一章:無解恐怖片(一)  
   
第九集:猛鬼記憶(二) 第一章:無解恐怖片(一)


詹嵐只覺得仿佛連靈魂都冰凍了一般,她根本不敢轉過身來,倒不是因害怕鬼怪什麼的,而是因為這個聲音讓她不敢轉過身來……

“是,是你嗎?”詹嵐的聲音都顫抖了起來,她站在那里一動不敢動,任憑身後的熱氣慢慢逼近,甚至連精神力掃描都不敢動一動了……光是這個聲音,就讓她幾乎陷入了崩潰。

“是我,也不是我……惡魔佛瑞迪的力量,讓我可以再次出現片刻,所以我現在能做的……也僅僅只能抱一抱你。”

一個黑影從身後抱住了詹嵐,溫暖頓時也包裹住了這個哭泣的女人,這種溫暖已經幾乎消失在了她的記憶之中,但是在那靈魂深處……她卻從未忘記過這溫暖!

詹嵐邊哭泣著邊默默體驗這久違了的溫暖,雖然她知道他已經死了好久好久了,即便沒死也不可能出現在這夢中世界里,所以他只可能是一種幻覺,只可能是由佛瑞迪變出來的幻覺,但是這幻覺卻是如此的真實……即便是幻覺也罷,讓她再體驗一回吧,那怕僅僅只體驗一回也好……當他從背後抱住她時,那怕只體驗一回也好……

這個黑影溫柔的從背後抱住了詹嵐,但是嘴里卻說出了完全不同于溫柔的話語。

“你背叛了我吧?你喜歡上別人了吧?你已經不再是乖乖等著嫁給我的女人了……你背叛了我!”

詹嵐低著頭哭泣著,她只覺得自己的內心一寸一寸斷裂開來,仿佛有什麼重要的東西在內心深處粉碎了般,她咬著牙低聲說道:“不要這樣……佛瑞迪。不要這樣了,把我殺掉都可以,不要……不要再玩弄人心了,拜托!”

那個黑影子繼續溫柔地從背後抱著她。但是嘴中依然說出著近乎是惡毒般的話語,和那溫柔與溫暖毫不相襯。

“你……已經不是處女了吧?你已經肮髒了吧?哈哈哈……”

當這句話說完之後,整個黑影忽然伸展開來,最終將詹嵐整個包裹在了其中,然後徹底消失不見了,仿佛詹嵐從未在這里出現過一般。

另一端,趙櫻空等人從過道向著衛生間方向跑了去,才跑了沒多遠,就聽到那衛生間方向傳來了一聲巨響,聽起來似乎是牆壁被踢碎了聲音。眾人對望了一眼,也都加緊了步伐向著那邊跑了去,而趙櫻空反應最快。第一時間就從旁邊一間屋子的窗戶翻了出去,她直接就繞了近路,而其余人一見如此,也都跟隨著她向外翻去。

只有王俠跑在最前面,他卻沒有看到眾人都已經向窗戶外翻了出去。當他偶爾回過頭來看向旁邊時,卻已經到了那衛生間的大門口,手都已經放在了門把上。待到他已經推開大門時,整個人頓時就沖入到了衛生間中,接著那大門緊緊關閉了起來。

在那大門之後卻並不是衛生間地情景,而是一處看起來有些破損的老舊房屋之中,王俠略有些疑惑的看著這個房屋,接著他想也不想就將雙手大大伸展開來,同時從那手掌中將妖力給爆發了出來。

“惡魔佛瑞迪!沒想到你居然會找上我!”

王俠向著四周大聲的吼叫道:“來吧!我可不會怕你!雖然我不知道你怎麼能夠模仿出我的老家,但是你以為光憑這麼一個房間就可以讓我的心防破開嗎?你以為我會遲疑嗎?來啊!惡魔佛瑞迪,有種就出來讓我看一看你!”

在說話時。王俠的妖力已經將他腰間綁的電漿手雷給控制了起來,只要惡魔佛瑞迪一出現在他旁邊,那麼他馬上就可以展開攻擊,相信在這麼短的距離內使用電漿系列武器進行攻擊,即便對方是鄭吒,若是被他給偷襲實了也會顯得狼狽,更何況是這個只有進入夢中才有實力的佛瑞迪了!

就在王俠大聲吼叫起來時,忽然從門外卻傳來了一個蒼老地男聲道:“是王大侄子嗎?是王大侄子回來了嗎?”

王俠頓時沉默了起來,這個聲音他很熟,是老村長的聲音,也是他的一名旁親長輩,從小時候就很照顧他們家,所以他對這個聲音記憶尤深。

還沒等王俠說話,那蒼老地聲音已經響在了這屋子中,只見一個使用拐杖的老人家從屋外走了進來,他一看見王俠頓時就是老淚橫流,邊流著淚邊用拐杖去打著王俠,王俠卻是遲疑得不行,本來他已經認定了這里是夢中世界,他是已經被佛瑞迪給逮住了,在這里他可是千萬不能露出絲毫心靈上的空隙,而相比之下他是團隊中最沒有心靈空隙的人,因為他是靠著催眠進來“主神”空間的人,所以他之前才會那麼自信可以對抗佛瑞迪,但是誰知道卻突然變出了一個長輩,他這下是還手也不是,不還手也不是,幸虧那拐杖打起來並不太疼,也傷害不了他什麼,所以他暫時地就沒有做出什麼新的舉動了。

那老人家邊用拐杖打著他,邊大聲的哭喊道:“不孝啊,不孝!你母親從小將你拉扯長大,直到白發蒼蒼了還送你遠去,可是在她死地時候,身邊連個送終的人都沒有……不孝啊,你媽怎麼生出了你這麼一個不孝子啊!我真恨不得代你媽打死你……”

王俠心防終于猛的瓦解,他一把抓住了那根拐杖,整個人急急的吼道:“媽……我走的時候她的身子骨不還很硬朗嗎?部隊里的人也說村支這邊會照顧著她嗎?為什麼我才走這麼些日子,媽……媽她就走了呢?不可能……對了,你是惡魔佛瑞迪!這些都只是夢境而已!”

王俠大吼了聲就要將手中的妖力炸彈給扔出去,但是面對著眼前老淚縱橫的長輩,他即使知道這里是夢境也無法將手中地炸彈給扔出去……他估計錯了。他內心還是有著唯一地縫隙……他的母親啊!

那白發蒼蒼的老母親……

當老人家將拐杖對向了王俠身後時,他這才看到在他身後台上供奉著的幾個名字,其中有一個名字就是他母親地名字,而這個家……已經只剩下他一個人了。

王俠虎目赤紅。他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向著那供奉著的木台不停的磕頭,直到地面一片鮮血時,他終于是哇的一聲哭了出來……男兒虎淚,終究還是哭了出來……

就在王俠大聲哭出來時,從他背後伸出來了一點東西,卻並不是那老人家的拐杖,而是一個戴著剪刀的手套,就這麼扣在了王俠的脖子上……

鄭吒渾身一震就從地面一跳而起,他猛的向著四周張望著。可是四周一切平和,看起來根本就沒有絲毫的異常,而且在他周圍還有好幾名團隊成員。他們都一臉擔憂的看向了他。

“鄭吒,你沒事吧?昨天你睡著了,還是楚軒發現了之後開始守夜,不然昨天晚上我們可能都會危險了。”程嘯奇怪地問向了鄭吒道。

鄭吒愣愣的看了看四周,他接著大聲吼道:“媽的。又突然間進入到了睡夢中!為什麼?為什麼我一靠近佛瑞迪就會進入到睡夢中呢?媽地!究竟該怎麼樣才能夠干掉他?”

周圍人明顯都有些莫名其妙,他們都彼此對京了一眼,霸王才拍了拍鄭吒的扇膀道:“放心吧。昨天晚上一切安全,我們七名團隊成員都一直在這屋子里呢……”

“七名?”

鄭吒也顧不得再憤怒了,他急忙向著四周張望了起來,除了昨天已經確認死了的兩名新人少女以外,卻還少了零點,王俠,詹嵐三人……他們三個人居然已經完全消失不見了,就仿佛從未出現過一般,甚至連他們的團隊成員都已經記不得他們了…”

鄭吒一把推開了霸王。他幾步跑到了桌邊拿起了那張記錄紙張,但是一看之下卻讓他心頭一片冰涼……他已經只能看到七個人的名字了,這紙上本來記錄了十四個人地名字,但是此刻居然只有七個人的名字了……那七個人居然已經是消失不見,連記錄下來的字都會消失不見!

其余人奇怪地對望了起來,他們卻聽到鄭吒在那里喃喃自語道:“零點,王俠,詹嵐,張琚A蕭宏律……新人也還罷了,但是這五名並肩戰斗的伙伴!我怎麼可能忘記得了……我怎麼能夠忘記他們?佛瑞迪……我要殺了你!”

鄭吒身上殺意瘋狂湧動,他真恨不得拿起虎魄刀來就隨意亂刷亂殺,真的是正面硬撼挑戰那還好些,他經過的如此多恐怖片也完全沒有難得住他,但是像現在這樣的無力感,伙伴一個接一個消失,更恐怖的是他卻很可能將他們給遺忘……怎麼可以!並肩戰斗,同生共死,這樣的伙伴……他怎麼可以將他們忘掉!

“一定有辦法破解這恐怖片的,一定有辦法!”

鄭吒咬著牙大聲吼道:,‘主神’不可能給出無解的恐怖片世界!這部恐怖片世界一定有辦法破解!楚軒……幫幫我!”

上篇:第八集:猛鬼記憶(一) 第八章:零點鍾聲(二)     下篇:第九集:猛鬼記憶(二) 第一章:無解恐怖片(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