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九集:猛鬼記憶(二) 第一章:無解恐怖片(二)  
   
第九集:猛鬼記憶(二) 第一章:無解恐怖片(二)


團隊一共還剩下了七個人,鄭吒,霸王,楚軒,程嘯,齊騰一,趙櫻空,劉郁,除此以外的人都已經全部消失,甚至除了鄭吒還能記得他們的名字以外,這些人連一份記憶也沒留下,真的是全部都已消失了。

鄭吒真的感覺到了絕望,他從未有這麼一刻感覺自己臨近絕望的邊緣,若是實力上的不濟那還好說,但是此刻明顯的已經和實力什麼的扯不上關系,真正讓其絕望的是那種什麼也看不到,什麼也摸不到的絕境之境,看著團隊成員一個一個消失,而他這個隊長卻連佛瑞迪的一根毫毛都碰不到,就是這種無力感幾乎打敗了他。

目前鄭吒心里最大的依靠就是楚軒了,雖然不知道這個男人為什麼一直沉默不言,但是和以往無數次的經驗幾乎完全相同這樣的狀態下的楚軒通常都在暗地里做著什麼准備,他並不認為楚軒會如此無用。。。當然了,前提必須是。。。。。。

當鄭吒說出這番話後,霸王等人的目光全都看向了楚軒,他們對于這個男人也有著同樣的信任,只有劉郁奇怪的向程嘯問了幾句,似乎很奇怪這個一直都不說話的男人,他究竟有什麼辦法可以讓團隊成員回到現實世界里?

楚軒的表情就如所有人所熟悉的那樣,一直都呈現著一種淡然,仿佛什麼事都無所謂一樣的淡然,他默默的搖了搖頭道:“這是無解恐怖片。。。至少目前是無解的,我沒辦法幫你什麼。”

“騙人!”鄭吒一把將楚軒的衣領給提了起來,他大聲吼到:“你在騙人,或許這個世界相對于我們來說太過困難了,但是對于你而言,這個世界根本沒有什麼太大的困難。不,你應該根本就感覺不到困難才對!不。准決的說你怎麼可能會認輸?”

楚軒拍開了他扯的衣領,然後拿著一本書默默地看了起來,邊看他邊說到:“目前一切只能等待下去。。。靜靜的等待下去好了。”

等待下去?一直靜靜的等待下去?

鄭吒的手動了動,但他還是穩下了這手的動作,接著他默默的坐在了地板上。就這麼捏著了自己額前的頭發來,而期于5人都奇怪地對望起來,他們不知道兩個人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思索無果只後,這5人也只能一起坐了下來。整個大廳陷如在了一片沉靜之中。

(。。。不行,還無法真正確認,雖然可能性已經在六成以上,但若真是我猜錯了的話,那他的性命就。。。而且他的性格和動作確實都象以往那般,真的只是我多心了嗎?)

(另一點,綜合所有的一切地信息來看,惡魔佛瑞迪似乎只出現在了我的面前,准確的說是只有我看到了他,或許別的人也看到了他。但是那些人都已經完全消失了,只有我一個人看到了他還完好無損的活了下來,以至于他甚至要用將我弄入睡夢中的辦法來躲避和我碰面,為什麼?)

鄭吒此刻已經進入到開基因鎖第三階,相比以前的第三階段而言,此刻他模擬別人的思考模式已經相當純熟,雖然還沒有達到完美模擬小紅驢~~的思考模式,但是在許多時候這樣的模擬程度也可以解決許多問題了,至少就程度上而言,小紅驢的指揮雖然比不上楚軒哪個檔次,但是對于他們而言也是高高在上的了。

(將一切信息從頭擺上來,如果說從一開始佛瑞迪的攻擊手段就不是正面物理性的攻擊,而是破壞一個人的心防,然後讓起陷入到混亂之中,這時將其拖入到絕望的睡夢世界中,那麼是不是可以認為?他不停的將團隊成員給抹殺掉,其實不過只是在破壞我的心防?)

鄭吒皺起了眉頭,這樣的思緒方向是他第一次產生,而順著這條思緒方向走下去,獲取他能夠思考出問題的另一個模式來了。。。

(如果真的是只破壞我的心防,那麼有沒有可能。。。這里所發生的一切都只是我在做夢,所有人都是虛假的,除了我以外他們都是虛假的,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團隊成員的消失與剩余團隊成員的記憶失去,這些全都可以解釋了。。。如果真的是這樣,按這些虛假的團隊成員就是我噩夢的根源,只要將他們除掉我就可以停止噩夢的根源,接著再次醒來就行。。。)

(但是這樣的危險性真的太大了,如果他們並非是虛假的團隊成員,一旦我對他們出手,那麼我的心防瞬間就會被破開,不,即使他們是虛假的團隊成員,如果我對他們出手月絕對會遲疑和不安,而這份遲疑和不安也主夠產生心靈上的空隙了,加上我精神狀態最近本來就不穩定,所以無論是看著團隊成員一個一個小時,還是我提前發難,強行的殺掉團隊成員,無論那一種都會讓我殘生精神上的破綻啊。。。)

“可惡啊!如此一來,即使知道了噩夢根源也無法將其除去了,而且要在噩夢根源給除掉之後離開這睡夢世界,除了喚醒以外,就近還有什麼辦法可以讓噩夢小時呢?”

鄭吒幾乎是惱怒的拔下了自己幾根頭發,想到這里為止,他的思緒完全都亂了,斷了,混淆了,整個腦袋里一團糨糊,目前的情況則更加的迷糊,可以說,他。。。已經被逼上了絕境。

就在這時,那少年劉郁忽然小心的做到了鄭吒身邊,他忽然對鄭吒說到:“喂,鄭吒大哥,我們現在確實是在睡夢的世界里嗎?”

鄭吒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點點頭到:“恩,沒錯,我們目前確實在睡夢世界中,雖然不敢完全肯定,但是就目前情況來看。。。應該是這樣沒錯。”

劉郁接著奇怪的說到:“既然是睡夢世界里,那麼我們應該可以想象自己的實力啊。比如象猛鬼街三中,一名雙腿殘廢的少年。他在睡夢世界里就站了起來,甚至還能想象自己是魔法師,那麼我們為什麼不能在這個睡夢世界里想象呢?貨物我們還是在現實世界中吧。。。”

(不!我懂了!)

鄭吒忽然驚喜地拍了拍劉郁的肩,他接著就捏著自己額前的頭發想起來。

(是堅信。。。不,與其說是堅信。到不如認為是慣性的思維,因為這個睡夢世界太過真實,如果非要用一個場景來形容的話,到很象是黑客帝國里的模擬現實,雖然是睡夢世界中,但是我們卻無法將自己胡亂想象,唯一可能性就是慣性思維的存在了。。。同樣的,如果之前的推論正確的話,這個睡夢世界確實是以我的慣性思維來建立,那麼在這個無解的恐怖片中。。。就有唯一一個解存在!)

鄭吒默默地看著現場所有人,他接著收回了目光又開始默默想了起來。

(這麼所起來的話,那三個少女確實都是死在了我的面前,而期于團隊成員則是完全小時不見,所以我的推論就更可能成真了,因為那三個少女對我而言只是陌生。他們的過去,他們的心靈漏洞我完全一無所知。。。這樣一來,我也完全明白為什麼佛瑞迪會挑選我了,一個方面是我在團隊成員中可能精神破綻最大,第而方面則是因為我的執念,我希望讓所有團隊成員安全的回到現實世界中去,而這個執念此刻成了我最大的心靈破綻,第三方面則是因為我知道所有團隊成員曾經的。。。)

(小紅驢,我明白你所說的話的意思了,現在只有讓那唯一的“要是”來解開謎底,只要確認了其真實性,那麼就只剩下最後一步。。。該如何讓噩夢小時了。。。)

鄭吒呼了口氣從地面站了起來,他接著就向二樓走了上去,邊走他邊說道:“既然我們還是不停的有人消失不見,那麼證明我們待在這大廳之中也毫無作用,所以我會回到上面的臥室去睡,大家有事隨時叫我,你們也可以自己找房間睡,或者是集體呆在這個大廳中。。。就這樣吧。”

隨著鄭吒消失在了眾人面前,楚軒也默默站了起來向二樓走去,一時間整個大廳只剩下了五個人,劉郁馬上就奇怪地問到:“怎麼了?鄭吒大哥怎麼了?是因為我剛才的話有什麼錯誤嗎?”

區域團隊成員也都奇怪的對望了起來,每個人都莫名其妙的看向了那邊,一時間竟然沒有人去回答劉郁的問題,直到數秒之後,趙櫻空也默默的向二樓走了去,這時在場就只剩下四個人了,程嘯,霸王,齊騰一,劉郁,他們四個人都有些毛骨悚然的看著彼此。

好半天後,程嘯才勉強的笑道:“我們。。。還是繼續呆在這大廳中好了,那三個人都心理變態。。。總之我可不想和他們一起去二樓,我們還是待在這個大廳中吧?”

區域三人也都同時點了點頭,特別是劉郁點頭最是緊張,在所有人中只有他才最恐懼單獨一人相處,作為新人的他在這個世界里最弱的存在

此刻鄭吒正走在去二樓的樓梯上,他邊走邊默默的拔下了一跟額上的頭發到:“如果推論成立的話。。。大家!我一定可以救出你們!只有靠那一線生機了。。。”

上篇:第九集:猛鬼記憶(二) 第一章:無解恐怖片(一)     下篇:第九集:猛鬼記憶(二) 第二章:櫻落之時(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