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十集:神話驚程(一) 第六章:強權(二)  
   
第十集:神話驚程(一) 第六章:強權(二)


當中洲隊分組完畢後,又將兩個小組未來各自的責任計劃一清,鄭吒雖然對楚軒有著滿腹的牢騷,特別是那個神秘的眼鏡有什麼用,會不會對趙櫻空產生什麼危害……甚至是對他產生什麼危害,這一切總總都暫且放下,鄭吒和齊騰一各自駕駛著一台綠魔滑板,搭乘了小型飛艇籃裝置,除了沉睡著的團隊成員以外,強納森三人也都跟在了一起,他們向山西進發,向著那陵墓所在位置而去。

其余人則人手一台綠魔滑板,他們將在不久後收到鄭吒從山西傳來的信息,佛像的其余部件如果齊全,那麼這個世界將很可能按照原本曆史繼續發展下去,但是一旦佛像的其余部件失去了蹤跡……這個世界很可能將會陷入在一場大波折中,曆史,或許也將會從此改寫!

鄭吒雖然嘴上不停嘀咕著楚軒如何混蛋之類,但是這眼鏡既然是對沉睡著的同伴使用,則很可能是治療他們沉睡狀態的器具,這樣一想,鄭吒心里什麼火氣都沒了,剩下的就只有對楚軒太過神秘的抱怨。

“鄭吒,拜托啊!我上有老,下有小,家里還有……”強納森在那飛艇籃中不停哀求鄭吒放他離去,反正他也實在是不稀罕那飄浮佛頭,能夠將這麻煩丟出去他就求天求地的了,而那陵墓實在是太過詭異,像他這樣貪財的人也產生了退意,所以他在上海郊區時就很想一走了之,可是誰知道鄭吒他們商量完畢後,他居然被硬帶上了天空,現在是想走也不成了。

鄭吒沒好氣的說道:“拜托什麼拜托。你家里有什麼人我比你還清楚,少來這些中國口味的求饒語了,我問你,你當初是在那里發現這地圖的?”

“這不是中國人最喜歡聽到地求饒語嗎?”強納森念念叨叨的說道:“這地圖我忘記是怎麼出現的了。似乎是我在一個古董攤位上買的,又好像是我來到中國後自然而然就有了地,總之這事很奇怪,現在連我也忘記這地圖從那里來的了。”

鄭吒頓時就感覺有些詫異,若說別人會忘記某件物品的來曆或許還沒什麼可奇怪的,但忘記物品的人是強納森的話,那可就真是見鬼了,畢竟這個男人的特性就是如此,根本不可能會忘記任何有關財寶,寶藏。古代陵墓,金錢,黃金等等字眼的東西。而恰好這張地圖在這個世界的人眼中看來,沒有那古人的留言地話,就是一張普通的藏寶圖而已,對于這藏寶圖的來曆,強納森他居然會忘記?這事實在是有古怪啊。

(莫非是那些修真者已經在“主神”處埋在了後門。只要是中洲隊或者是類似于中洲隊地黃膚隊進入這個世界,那麼就會將這地圖以各種方式交給他們嗎?比如將地圖放在某個和他們很熟悉的該世界人物身上,只要他們看到了這地圖。就不得不前往那什麼凌空懸閣完成任務,畢竟這神鬼傳奇的世界很特殊啊,不但有許多支線劇情,更有整個輪回世界唯一可以複活的道具存在,只要該團隊還在不停複活他們的成員,那麼這地圖就有一定幾率可以交到他們手上……)

鄭吒默默地思索著這一可能性,越想他越覺得這推測很可能屬實,只是當時的古人又該如何知曉這神鬼傳奇世界呢?這一切的一切,比如人類曆史。一戰,二戰,各個國家,語言,文化,這些東西無論如何也無法在數千年前,甚至更早更早之前就曉得吧?或者說……“主神”本身有智慧和意識?它能夠根據人類地文化發展,而自行創造出這許多許多世界嗎?

(總之這事來得蹊蹺,也只能等楚軒,齊騰一他們兩個人把那些文件給翻譯出來了,以前的人類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那遠古文明究竟有什麼秘密在里面,聖人,修真者他們的關系又是如何?還有這“主神”空間……它到底是什麼?)

這一路行來,鄭吒幾乎是毫不間斷的開啟著基因鎖第三階,除開關于這一切的思量以外,對于這次支線劇情的行動也在他的考慮之中,不過他畢竟不是蕭宏律或者楚軒,模擬的基因鎖第三階也畢竟還帶著他的主觀意向,所以未來該如何,他也只能有個隱約地把握……

(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楚軒他應該是打算使用那個東西了……在魔戒里料理到昊天時,所使用的那個東西……,

鄭吒想著想著間,飛行的眾人已經進入到了山西地界……

………明白了,佛像已經完全遺失,在山谷外有五千多軍隊把守著,因為要在那里待上一個星期,所以不打算馬上就引起軍隊的注意,先在山谷外紮營……這個決定我很贊成,因為任何事情都不是單獨存在的,總是一事連著一事,在我們取得佛像的其余全部部件前,你那邊最好能夠不為外界所知……”

楚軒將一塊銀色金屬片貼在了耳朵邊,他邊說話邊看著其余團隊成員,零點,王俠,張琚A程嘯,銘煙薇,除了銘煙薇以外,其余四人都是中洲隊的主戰力之一,而就是要靠他們六個人的實力,在七天內將佛像的所有部件全部找回,其范圍很可能擴及全中國,不,很可能是全世界……

楚軒又和鄭吒說了兩句話,他接著將那銀色金屬片折疊了起來放進衣服口袋里,直到這時他才對其余人說道:“基本情況就是這樣了,佛像其余部件已經全部遺失,而且當地陵墓已經被閻錫山的部隊給完全封鎖,而對于閻錫山這樣的軍閥而言,那會飄浮的佛像部件很可能落入到了三方勢力中,一是國民黨,二是日本軍隊勢力,三是共產黨。當然還有第四方勢力,也即是除開這三方勢力以外的它國勢力,但是想來可能性並不太大,畢竟現在是二戰最緊迫的時候。它國勢力連自保都難,基本上來中國搶走這佛像部件地可能性不大了。”

零點等人對望了幾眼,零點率先問道:“然後呢?”

“要尋找佛像,首先我們必須要知道有幾個勢力在那里出現過,因為我們時間很緊迫,只有七天時間而已,應該是六天半而已,所以我們肯定無法追查到所有出現在那里的勢力,那麼就只能采用多管齊下的辦法了。”

楚軒呼了口氣道:“首先,零點去重慶。在那里之後再根據我們的情況相互聯絡,我可能會要你和蔣介石進行會面,當然了。以你地身份自然是不可能與他進行會面的,所以我准許你使用任何辦法與他見面,殺人,劫持,偷襲。或者是爆破之類我都不管,總之,在我需要和他對話時。你必須要在他身邊,可以做到嗎?”

零點也不遲疑,他默默的點了點頭。

楚軒也點點頭,他轉頭對向了程嘯說道:“我要你去晉察冀根據地,身為共產黨的一員,你應該知道這一時期共產黨高層領尋的所在位置,我也要你像零點那樣,當然了,作為未來我們的盟友。能夠在不動武的情況下達成目的就是最好了,對了,你可以公開你的身份與我們的來曆,如果他們不相信,這是這一時期共產黨所有地下黨人員地名單……”楚軒說話時,從他的空間袋里拿出了一份厚實文件,接著就直接遞給了程嘯。

程嘯傻傻的接過了文件,他又看向了楚軒地空間袋,好半天後才說道:“小叮當,把你的萬能包給我吧,我知道你里面肯定有好東西的說……”

楚軒也懶得理他,只是又看向了張睇★D:“張琚A我沒有什麼具體地點給你,但是我要你在今天之內就趕到東北去,而且我要你攜帶兩塊綠魔滑板,一塊普通的,一塊加強的,我想以你地身體素質絕對可以承受得起加強綠魔滑板的沖刺速度……在那里待著,當我有任何指示時都按照我的指示行動,很可能我會要你在短時間內趕去重慶或者晉察冀根據地,這都是有可能地,所以你要做好心理准備……”

張睌I點頭,他忽然仿佛想起什麼一樣,連忙急急問道:“我可以承受得起,那麼她呢?銘煙薇可承受不起那沖刺速度啊。”

楚軒冷笑了聲道:“這我就不管了,是你決定讓她留下來的,這就是代價之一……像個男人一樣勇于承擔吧,既然是你的選擇,不管是複活她,還是剛才留下她,都是你的選擇,你自己想盡辦法去完成。”

張痟h了一下,他頓時就苦笑了起來,看來楚軒果然是把什麼事都記得清清楚楚啊,根本不可能會有什麼遺忘的可能性……

“王俠你就近跟隨在我身邊,我們一起去上海……”

楚軒說完這話後就拿出了空間袋准備分發綠魔滑板,忽然他仿佛想起了什麼一樣頓了一下,接著才繼續說道:“對了,有件事我忘記提醒你們了,那佛像具體分為幾塊我不知道,但是有一點我很清楚,那就是佛像即便被分為幾塊,從支線劇情的角度來看,也不可能分得太小太碎,但是同樣的,如果佛像在被我們得到後再被擊碎,比如變成手指大小的無數碎石塊了……那時,這鑰匙我們將永遠也無法集齊了,所以了,沒發現佛像部件還好,如果各位發現了佛像部件,就盡你們的所有去保護它吧……否則,我們團隊就一起團滅好了。”

上篇:第十集:神話驚程(一) 第六章:強權(一)     下篇:第十集:神話驚程(一) 第六章:強權(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