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十集:神話驚程(二) 第三章:夢境與黃巾力士的威脅(三)  
   
第十集:神話驚程(二) 第三章:夢境與黃巾力士的威脅(三)

第十集:神話驚程(二) 第三章:夢境與黃巾力士的威脅(三)
伊莫頓的反應也快,在那黃巾力士拳頭打中齊騰一之前,一道黃沙屏障已經擋在了那里,砰的一聲悶響,這看似脆弱的黃沙屏障竟然完全擋下了黃巾力士這一擊,只是不遠處的伊莫頓臉色看起來有些蒼白不正常,這一擊似乎已經傷害到了他。

(果然如鄭吒所說的那樣,這些奇怪生物完全就是為克制我而存在,或者說,這是為了克制像我“這一類”的生物而存在?還有和我相同遭遇和相同類型的生物嗎?)

伊莫頓心里好奇不已,之前鄭吒還沒有沉睡時,他曾聽說了許多關于“主神”空間里的事情,畢竟這次支線劇情之後,他就將選擇是否隨同鄭吒他們進入“主神”空間,所以提前知道一下“主神”空間詳細情況,這也是他應該有的權力,而知道得越多,他不知道的東西卻又越多,比如眼前這些黃巾力士是否真的是針對像他這種類型生物的?還有這個世界究竟算是什麼,在這個世界里生存的他們又算是什麼?

不過現在畢竟不是想事情的時候,伊莫頓面對五只黃巾力士真是有力都無處使,干沙枯燥對這些生物無用,死亡能量侵蝕則會被它們吞噬,百般的技巧在純粹的力量面前根本無用,他真恨不得一把能將這五只黃巾力士給捏成小餅餅,這就是伊莫頓現在的心情寫照了。

(……不行了,這五只黃巾力士已經比在上海時強得多了,硬拼根本贏不了……還是先離開這里吧,如果變成旋風狀態的話。這五只黃巾力士應該是追不上我們才對……)

伊莫頓心里主意一定,他馬上大吼著對齊騰一二人道:“小心了,我先帶你們離開這里!”說完,伊莫頓就地旋轉了起來。他的身軀化為了一道旋轉著的黃沙旋風,這旋風乍一出現就立馬變大,在黃巾力士們繼續攻擊之前,這道旋風已經將眾人包裹在了其中,包括睡著地眾人也全都卷入,瞬間而已,伊莫頓已經帶著眾人飛向了半空之中。

(逃脫了嗎?沒想到這麼容易……)

伊莫頓心中一喜,此刻的他已經完全化為了這黃沙旋風,只要他願意,這黃沙旋風甚至能夠變成籠罩方圓數公里范圍的沙塵風暴。只是這里並非是沙漠,所以即使形成了沙塵風暴也沒什麼威力,而且若要論逃跑速度的話。還是黃沙旋風地速度更快一些。

可是這黃沙旋風還沒飛出五十米距離,嘭的一聲悶響,眾人都從黃沙旋風中掉了出來,幸虧此時的高度也就三四米左右,眾人並沒有受到什麼大的傷害。但是伊莫頓就很慘了,他直接從黃沙旋風化為了人形,一落到地面上就渾身顫抖了起來。不單如此,從他的五官中更是慢慢滲出了鮮血,這也是伊莫頓第一次在肉體上受傷流血。

不知何時,在半空中有了一圈半透明的防護層,說是防護層也有些不對,因為這防護層的顏色竟然不是半透明色的,而是由五種不同的顏色組成,其顏色組成依次為五行的五種顏色,之前就是這種防護層傷害到了伊莫頓。這東西隨便怎麼看都像是中國仙俠小說里出現過地東西,名為陣法的一種修真技能。

眾人本來眼見旋風飛起,每個人心里都是暗暗松了口氣,但是誰知道親情況突變,每個人頓時都被摔得頭暈腦懲,待到齊騰一和劉郁最先起身時,他們這才發現四周都已經被黃巾力士給圍住了,四只巨大無比的黃巾力士虛浮在半空中,看那巨大無比地拳頭和身軀,普通人一拳就足以打成小餅餅了……等等,四只黃巾力士?

齊騰一和劉郁同時抬頭向上看去,果然看到那只風型黃巾力士正懸在他們頭頂之上,這還沒什麼,最關鍵的是那只黃巾力士正舉拳打來,看這架勢眾人都是死定的了。

兩人還沒來得及發出慘嚎,那風型黃巾力士忽然從身體中間凹了進去,那黃巾衣物瞬間就變成了一點凸起的圓錐形,接著嘭的一聲巨響這時才傳了過來,隨著聲音地傳來,這件黃巾衣物也寸寸碎裂開來,直到這時,齊騰一二人才聽了出來,剛才那聲槍響分明就是高斯狙擊槍的巨大槍響聲,在子彈擊中目標之後槍聲才會傳來,換句話說,零點來了!

在離眾人極遙遠外的高空之上,大約在離眾人所在萬多米外,零點半蹲在綠魔滑板上默默瞄准著下方,他手中地高斯狙擊槍已經換上了靈類子彈,而如同原先所預料的那樣,高斯狙擊槍的靈類子彈威力巨大,果然是可以消滅黃巾力士的,而且在離他們極遙遠外時,這些怪物也無法短時間內沖到他身邊。

(……來得好快啊!遠距離時是使用傳送功能嗎?)

零點一槍將那風型黃巾力士給消滅掉了,正准備發射第二槍時,忽然從瞄准鏡中竟然找不到剩余四只黃巾力士了,零點一驚連忙從瞄准鏡中看了出來,他也曾經在“主神”空間強化了視覺屬性,即使用肉眼也可以看到極遠的距離,就這麼幾息之間,從他狙殺了一只黃巾力士到他抬頭再看時,那四只黃巾力士已經閃現到出了千米距離,它們就仿佛電影中的快進閃現一樣,突兀消失突兀出現,眼看著它們離零點越來越近,而零點手中的高斯狙擊槍又一次響了起來。

(沒問題!閃現之後有個時間停頓,每次閃現的距離約是一千米到一千五百米之間,到我這里差不多有十次閃現的時間機會……沒問題!)

零點地狙擊技巧已經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在開啟基因鎖和強化自身屬性之後,他的狙擊技能更是得到了極大提高,接下來他連發了四槍。而四槍之後,剩余的黃巾力士全都被高斯狙擊槍給擊成了碎片,他竟然是槍無虛發,無論是准度也好。速度也好,都已經到了無可挑剔地地步了。

……自當時我將聯絡用金屬片交給了國民黨政府們,楚軒說的,至少在兩百年內,人類科技還無法解讀那個金屬片的科技,所以放心交出來完全沒問題,而直到我們已經和國民黨政府結盟之後,楚軒才讓我盡快趕到這邊來,他說如果鄭吒還沒蘇醒的話,你們會需要我地力量。”

零點看著眼前眾人。他默默的將如何而來說了出來,因為在重慶的事情一結束,他馬上就聽從楚軒的命令從那里趕了過來。接著果然是在千鈞一發之間救下了眾人。

齊騰一和劉郁同時呼了口氣,他們對望了一眼,都在心里暗暗慶幸著,看來楚軒並沒有放棄他們,否則的話他們就真的是死定的了。不當然了……楚軒依然是像以前一樣,不知道是高傲,還是不屑。總之他依然藐視著所有人的智慧,不想也不會說出他的任何想法……

“這麼說起來的話,鄭吒怎麼樣了?”零點忽然問道。

其余幾人同時看向了沉睡著地眾人,包括鄭吒在內的眾人全都沉睡著,即便經過了黃巾力士來襲的危機,這些個人依然是沉睡得香甜,連本來蘇醒地鄭吒也同樣睡在了其中。

零點歎了口氣道:“唉,如果不是大家都沉睡著的話,憑我們隊伍的實力根本不會那麼狼狽。蕭宏律和楚軒應該都可以分別帶上一只隊伍,然後其中一只隊伍集中大部分實力者,另一只隊伍則有鄭吒的存在,這次的支線劇情我們完全可以分為兩只隊伍各自展開行動,那時無論是人力還是行動力,都不會像現在這麼空虛了……”

“那麼依照楚軒地吩咐,在鄭吒蘇醒之前,這里由我來護衛吧。”零點看了眾人一眼,他平靜的說道。

(話雖然那麼說……但是黃巾力士若真的是以上一次死亡時實力地百分比來進行提升,換句話說,當黃巾力士閃現的速度與距離大幅度提升時,我還能夠在它們靠近前就全部狙滅它們嗎?可以嗎?)

零點的攻擊特點就是如此,極強與極弱的組合,給他足夠的距離與充足的准備,他可以殺掉強過他身體素質百倍的強人,但是一旦近身戰斗,只有他一半身體素質的格斗家就足以擊殺他了,這就是零點的攻擊特點,所以這次看起來擊毀黃巾力士如此輕松,但是一旦被黃巾力士近身了,十個零點也不夠這些怪物一拳打地。

(只能等待了,希望在黃巾力士變得足夠強之前,鄭吒他們能夠蘇醒過來吧……對了,少掉我一人之後,楚軒他們真的沒關系吧?)

“沒有關系?什麼叫作沒有關系!”

程嘯大聲吼了起來道:“什麼叫作沒有關系?怎麼可能沒有關系?如果光是回去見見黨的高層領導人也就罷了,畢竟其中那幾位可是我的偶像,但是你這個白癡,居然讓我這樣去干?這也可以叫作沒有關系嗎?難道說和共產黨結盟完畢後,你就打算把我給一腳踢開了?”

(作者:因為被編輯告之這一段發布出來後可能造成的的厲害關系,所以這中間約九千余字全部刪除或者大修改,包括我黨第一代高層領導人名字,地名,還有關于黨的行動等等,全部刪除或者大修改,請大家諒解,大概內容請自行想象吧。)

因為和當時中國第二大黨派的結盟成功,所以關于中國內部的情報系統整合已經大概完成,雖說兩個黨派是以抗日為中心而進行著聯盟,但是這種聯盟是脆弱而短暫的,當抗日結束時,就是中國統一戰爭開始之時,雙方都清楚的認識到了這一點,所以要讓雙方的情報系統完全和對方合作,這樣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即使是在武力威脅和利益誘惑的雙重刺激下,也最多是讓楚軒有限的得到雙方的情報系統而已。

“確實沒關系。”楚軒拿著銀色金屬片認真的說道:“因為我並不是要你作為使者去向日本敘說結盟,而是要你去威脅地,懂嗎?”

“可是有關系啊!”程嘯大聲喊道:“如果是去威脅的話,不是可以用武力作為威脅的後盾嗎?你卻禁止讓我動武。這算什麼?我跑過去旅行還是游玩?”

“呃,不是旅行和游玩……”楚軒肯定的說道:“你是過去談判和威脅地。”

程嘯在銀色金屬片的另一端沉默了半響,他接著才大聲吼道:“既然是威脅,那就讓我也去毀滅一個日軍師部啊。你知道我可是標准憤青的,這麼跑到東北去卻不干點什麼,你認為我看到那里的慘狀後還會忍得住嗎?你居然要我完完全全做一個標准的傳話機,我絕對做不到!”

“所謂戰時不斬來使……”楚軒依然淡然的說道:“同樣的,戰時來使也不可斬將軍,所謂的使者,應該僅僅只是交流雙方的傳聲和討論工具而已,敲山震虎的目地已經由張琝髡芋A你的目的不是去盡情放肆,而是要拿回佛像地其余部件。日本方勢力已經可以確認的有兩點,第一,他們的秘密部隊進入過山西。第二,他們至少擁有一件佛像部件,你的任務就是要威脅他們,讓他們交出所有佛像部件,並且確認他們中間至少一名對佛像部件數量與所在知情的人。而且必須是高層領導人,這就是你地任務了。”

“這里並不是現實世界,我已經提醒過你。所以不要投入太多的感情,程嘯,完成任務為最優先行動,其次的事情我才不會去管你……”

“所以了。”楚軒地聲音忽然變得了比平常更加冰冷,他淡淡的說道:“不要因為個人感情而拖累團隊任務,否則……”

“明,明白了!”另一端的程嘯渾身一顫栗,他馬上就說道:“我明白了,但是你說話不要那麼陰森啊。怪嚇人的……本來就是一副嚇人的性格,現在的聲音聽起來更加嚇人一樣,總之我盡力而為好了,除了恐嚇與威脅以外,真的不能干點別的?”

楚軒忽的歎了口氣道:“你地實力是近戰單體類型,群戰的話,則一百人以下的戰斗才適合于你,其實要張琤h襲擊一個師團已經是很為難時才下的決定,你和零點都不適合萬人級別的戰斗,這種情況的話,霸王和王俠反倒是最適合的人選了,但是王俠另有任何,所以要去東北與日本軍部高層會面,適合人選還是以你最好。”

“另外……隨時等待我的命令,如果日本高層真的一意孤行,不想將佛像部件交回來的話,我會讓王俠將那個東西帶給你……魔動炮的話,最好不要在中國大陸架圈內使用,基本情況就是這樣的了……時間還有四天不到,鄭吒沉睡,零點被逼困守原地,情報上還差兩件佛像部件不知所蹤……我也只能盡力而為了,在鄭吒蘇醒時,希望我們不是全體在地獄里就行……”

楚軒的想法從來都不會告訴別人,也不知道是對自己智慧的高傲,或者是對眾人智慧的不屑,亦或者是他從來沒有所謂的感情與感覺,所以並不覺得要將自己的想法與人分享,總之楚軒心里的事從來沒有人能夠猜到,而此刻的他卻在無意中透露了心里的想法,這倒是讓程嘯驚奇了起來,不過想來想去也沒什麼結果目到最後他也只能無奈的接受了命倉,接著就駕駛綠魔滑板向著日軍占領地東北方向而去。

就在程嘯向著東北方向前進時,張琱]同時向著東北方向而去,他得到的命令是在那里待機直到下一個命令到達為止,當然了,因為程嘯的群戰能力實在是太差,所以張睋晹野t一個任務在身,就是當程嘯忍不住與日本軍隊發生激戰時,張痡N會對他進行支援,至于王俠的去向則是東方,他將會越過太平洋,在那一件佛像部件被美國海軍艦隊帶到他們本土去之前……奪回佛像,並且全殲持有佛像部件的美國海軍艦隊!

接著,就只剩下沉睡著的鄭吒了……

(好無聊啊,我已經快無聊到在這睡夢世界里睡著了……)

鄭吒真的是相當無聊,因為他在這孤島上一個人待了兩個多月了,不知道為什麼。當刺客世家派出直升飛機接走孤島上的眾少年少女們後,鄭吒卻被被留在了這座孤島上,之前他是跟隨著趙櫻空去到島上任何地方,但是誰知道當趙櫻空也離開這座島後。他居然卻無法離去,即使站到了飛機之上,當離開這座島嶼幾百米距離時,他直接就從飛機上掉落了下來,仿佛那飛機是不存在地東西一般,換句話說,他只能活動在這座小島上了。

(這是不是可以說明,趙櫻空對這座島的印象最深刻,而她發生變化的地點也是在這座島上咯?)

鄭吒深吸了口氣,他默默的將狀態調整到了解開基因鎖第三階中。並且將模擬目標轉為了趙櫻空,直到這一切都做完為止,他接著一拳打向了身邊一棵大樹。而隨著他拳頭地打出,這棵大樹頓時應聲而斷,直接被他一拳給打成了兩段。

這段時間以來鄭吒也不是完全荒廢,除了盡全力學習刺客世家的一些近身戰斗技巧以外,他更尋找著能夠接觸這個睡夢世界的辦法。而試來試去他也只找到了一個辦法,那就是將他的思考模式轉為趙櫻空的思考模式,越是接近趙櫻空的思考模式。他在這個世界里就能夠使用越加強大的力量,到目前為止他若是全力模擬趙櫻空的話,其實力幾乎可以達到他本身實力的五成左右了。

(因為這是她的睡夢世界,所以模擬她就可以讓我接觸這個世界嗎?但是我模擬地可是在“主神”空間里認識的那個冰冷女孩子,而不是這個睡夢世界里的笑面冷女孩,這樣也可以嗎?難道說,兩個不同性格和實力地趙櫻空,她們都還同時存在咯?)

鄭吒的擔心不無道理,因為新的趙櫻空。或者說以往的趙櫻空的出現,讓他一度以為在“主神”空間里認識地那名趙櫻空已經消失,所以當他有了這個推論之後,心里充滿的喜悅簡直無法形容……雖然就實力而論,夢境里的趙櫻空強得多,但是就感情而論,相處過這麼久地那名冰冷女孩,她才是他們的伙伴啊。

就在鄭吒思考不停時,忽然從極遙遠外傳來了一陣輕微的空氣震蕩聲,那聲音越來越接近孤島,直到鄭吒四處查看時,才發現天邊遠處果然出現了十多艘運輸直升機,這就是刺客世家用來接送孩子們的交通工具,全部清一色嶄新的世界最新式軍用運輸直升機,可想而知刺客世家所擁有的世俗財富了,存在數千年的古老家族,其財富實力果然不同凡響。

趙櫻空他們在離開這座孤島兩個多月之後,又再次回到了這里來,這些孩子們以小隊為單位進行了分配降落,而由于某種特殊的聯系,當趙櫻空踏入到這座孤島上時,鄭吒在瞬間就回到了她身邊,又一次恢複了以往的狀態,鄭吒仿佛幽靈一般無聲無息地跟隨在了趙櫻空周圍。

(……九,十,十一……趙櫻空小隊的每個人都在這里,看來他們這次回去並沒有發生什麼劇變。,

鄭吒心里松了口氣,他最擔心的情況就是趙櫻空的變化發生在他沒看見的地方了,這樣一來他很可能就錯過了離去這個睡夢世界的契機,不過在他松了口氣的同時也暗暗擔憂了起來,天知道這個變化的契機發生在什麼時候了,看趙櫻空現在的年齡還很小,到她進入“主神”空間時的年齡為止,這中間還有數年的時間,鄭吒可不想花掉數年時間在這個睡夢世界里,但是照目前的狀況來看,似乎離那劇變的發生還早得很呢。

一時無話,來到孤島上的孩子們都各自離開,他們又恢複到了以前那種在孤島上獨自或共同生存的狀態,而趙櫻空這個小隊里的眾人商量一番後,他們也各自離開了原地,分別到孤島的四周開始收集食物與飲水,時間就這麼過去了,鄭吒也只看到趙櫻空如同往常那樣收集食物與冰塊,直到晚上時,趙櫻空小隊的成員才又聚在了一起,接著自然是談笑吃喝,待到深夜時,眾人才各自睡了過去。

當眾人已經睡下了一個多小時以後。趙櫻空又是輕輕的從地面上一跳而起,接著她仿佛貓兒般輕靈的竄入到了旁邊叢林之中,鄭吒就這麼飄浮在她身後默默的跟隨著她,直到數分鍾之後。趙櫻空才輕輕地停在了一棵的大樹旁。

“出來吧,綴空,我有事要問你。”趙櫻空一來到這里,她馬上就急急的說道,說話時甚至還向樹梢上竄了上去。

果然在那樹的樹梢後轉出來一個黑影,趙綴空就站在了那里,他沖著跳上樹梢地趙櫻空苦笑了一下,還沒來得及說話,趙櫻空已經急急的說道:“之前一直不好詢問,蕊空是受傷了嗎?你和她的行動被人攻擊了嗎?快點告訴我啊。混蛋哥哥,連自己的妹妹都保護不好……”

趙綴空苦笑著道:“確實是我的失誤……這個暫且不談,櫻空。趁著這次回去的機會,我和小妹侵入了家族總部的禁地里,在那里我們發現了一些特殊的東西……正是那些東西才導致了小妹受傷,你知道嗎?或許之前我們的猜測都錯了,長老們並不是打算培養刺客世家的新一代強者。或者說我們並不是作為新一代強者為目地而培養的,即便我們被注入了特殊基因,也只可能是被利用的工具而已。”

趙櫻空此刻反倒是徹底冷靜了下來。她想了想道:“是地,按照我們之前所定下的約定,這次回去之後我努力想辦法解決心魔問題,而你和蕊空則想辦法侵入總部核心地帶,務必要將所有情況給弄清楚……這麼說起來的話,這次回去你發現了驚人的東西了?是什麼?”

趙綴空點了點頭道:“是的,我們很順利地進入到了總部核心位置……在那里,我們發現了解開基因鎖第四階的兩名成員,不。准確的說是兩只沒有思想存在地怪物……”

“我們本來猜測心魔狀態是解開基因鎖第四階前的障礙,就仿佛是古時對于成仙成道的傳說那樣,心魔應該也是天劫的一種,失敗會發狂而死,成功了則進入解開基因鎖第四階中級,但是在那里發現的兩只怪物讓我改變了這種想法,或許我們發狂了也不一定會死亡,而會進入到一種思維空白狀態中,而這種狀態,就是長老們所希望的狀態了,換句話說,或許他們並不是希望我們能夠變得更強,讓我們成為刺客世家新一代的強者,而是將我們當成了造盅時的毒物原料一樣,讓我們在同一地方長大,然後全部進入到解開基因鎖第四階中,全部失去思維,全部變成他們的工具……只有肉體,實力,生命,而沒有意識地生物工具!這可能才是長老們的真正目的!也才可能是我們所有人最後的歸宿!”

趙綴空越說越激動,說到最後時,他簡直已經是大聲嘶吼了起來,而趙櫻空反應最快,她一把捂住了趙綴空的嘴,直到數十秒後這個男人才慢慢冷靜了下去,而趙櫻空這時才說道:“大概情況呢?告訴我一下當時的大概情況……”

“當時我和小妹一起潛入到了那核心地帶,果然如我們所預料的那樣,家族總部的地底下果然有神秘的建築物,而當我們還要繼續前進時,兩只形態不一的怪物就擋在了我們面前,其中一只怪物還有七成像人,只是體型比普通人大了不少,而另一只怪物則只有三成像人了,看起來像是一條長著翅膀的飛行人蛇一般,這兩只怪物的實力驚人,我小妹完全被它們壓著打,而且我小妹也使用了她的特殊能力,卻發現它們的思維只剩下一片空白的狂暴慘虐,只想殺死任何見到的生物,除了這些以外,就是它們殘余的記憶了,那是它們還身為人類時的記憶,也是仿佛我們一樣慢慢長大,之後解開基因鎖第四階,然後失去了思維,變成了現在那副模樣……事情的大概經過就是這樣了,小妹除了肉體上受到隱傷以外,她的意識也因為接觸了太多的暴虐思維而有些糟糕……”趙綴空呼了口氣說道。

趙櫻空也同時呼了口氣,她強迫自己冷靜了一下,接著才說道:“關于度過心魔我已經有了些想法,小妹的情況我也會時刻留意,只是……你所說的事情很讓我擔心啊,度過心魔失敗,真的不是發狂而死,而是進入到那種無思維無自由的活尸境地嗎?還是說,長老們並不光是有把第四階基因轉化為基因催化劑的科技,他們還同時擁有控制發狂的第四階生物的高科技咯?”

這樣的推論純粹只是她個人的猜測而已,兩人又討論了半天也沒有確切答案,所以除了決定下一次回去總部時,連趙櫻空也隨同他們一起過去,務必要突破那兩名怪物的守衛進入到核心地帶去,接著他們討論的重點就是在趙櫻空最近才發現的克服心魔的辦法上了。

“所謂的心魔,應該就是內心最大的執念,我推測了一下,這心魔可能有兩種最大執念的表現方式,一是放不開,二是得不到,所謂的放不開,就是你一直以來所堅持著的最大執念,比如愛一個人,恨一個人,或者說達到什麼目的,或者說完成什麼目標,比如你想殺什麼人,或者只是單純的想活下去,當這種執念太大時,這就是你的心魔了,所謂的得不到,就是從來未曾得到過的執念,當你有著最大執念想去得到時,比如喜歡的人,比如所愛的物,或者是你一直以來希望達到的什麼地步或者境界,當你一直得不到而產生的巨大執念,這就是得不到的心魔所在了。”

趙櫻空深深的歎了口氣道:“我的心魔大概是屬于放不開那一類的,我放不開大家……總之一句話,我的心魔則是舍棄這放不開,當我能夠大舍棄時,就會得到真正的突破,就不知道蕊空是屬于那一類型的了,是放不開,還是得不到,如果是得不到的話……那我就不知道那一類型該如何突破了,或者說,得不到的類型心魔,或許比第一種類型的心魔更加難以突破吧……”

趙綴空忽然將趙櫻空那嬌小的身軀給抱入了懷里,而趙櫻空居然也溫柔的接受了他的擁抱,沒有像以往那樣羞澀且進行反擊,兩人就這麼靜靜相擁著,好半天後,趙綴空才說道:“兩個月時間里,你就找到了這麼多關于心魔的信息……這兩個月時間里,你一定數次臨近心魔狀態吧?真是個傻瓜,你這樣做很危險的……”

“危險不危險暫且不談。”趙櫻空在他懷里笑著說道:“至少……我為大家都找到了一條活下去的路,這樣我已經很滿足了。”

……自傻瓜,櫻空,如果,我是說如果……我們中有人度過心魔失敗了的話,你一定要殺掉那個人啊,不要讓他變成那種肉體工具,沒有思維,沒有意識的存活下去,那樣的未來太過悲慘了,比起來的話,我倒甯可選擇死亡,如果真有一天我也到了即將變成那種工具的絕望境地的話,一定會將伙伴們全部殺光的,把你和小妹也一同殺掉,所有的罪……所有的罪就由我一個人來背負好了……

“不會的……”趙櫻空握緊了拳頭喃喃的說道:“我不會讓這一天來到的,放心吧,我一定會讓大家平安無事,我們不會死,也不會變成被控制了的肉體工具,不會的,一定不會!”

(原來如此,這就是之後那次劇變的由來了嗎?趙綴空的誓言和行為,原來他居然是……)

真相若何鄭吒並不知道,他只知道一件事情,雖然這只是他個人的推測而已,但是他確實有了這個感覺……那場劇變即將開始了!

時間已經過去了四天三夜,還剩下一半的時間了……佛像部件依然散落四處,第一組成員加上零點在山西守衛著佛頭,第二組成員,程嘯去向了山照日占區,張睆聸H其後,王俠攜帶大量電漿炸彈追向美國太平洋艦隊,楚軒坐鎮上海,此刻離七天的臨界時間,還有一半而已……

上篇:第十集:神話驚程(二) 第三章:夢境與黃巾力士的威脅(二)     下篇:第十集:神話驚程(二) 第四章:這一局……以力破巧(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