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十集:神話驚程(二) 第四章:這一局……以力破巧(二)  
   
第十集:神話驚程(二) 第四章:這一局……以力破巧(二)

第十集:神話驚程(二) 第四章:這一局……以力破巧(二)
對于張琲澈O證,程嘯倒覺得有些值得信任,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的張琱@掃以往的懦弱氣質,反倒是多出了一股英武之氣,雖然明顯未來會是個氣管炎(妻管嚴),但是作為伙伴的話倒很值得讓人信賴,至少這樣的人絕對不會丟下伙伴而逃,這就已經非常足夠了。

「話雖然是如此在說,但是我一想張琤峇}箭殲滅了一只部隊,這種感覺實在是詭異得很啊,這算是冷兵器戰勝了熱兵器嗎?」程嘯坐在一輛小轎車中,他邊看著窗外邊默默暗想著。

來到了東北後,程嘯駕駛綠魔滑板大搖大擺的在一處有著大港口的繁華城市中降落了下來,此刻的東北境內已經完全淪陷,而日本也全力建設和壓榨著東北這塊寶地,畢竟以日本的資源與人力物力,實在是不足以支撐起它目前如此龐大的軍隊系統,所以日本為了應付接下來的戰爭,東北就是它的命脈所在,在這里林立著數不清的機械工廠與各種物資加工場,這里完全是一副繁忙工地的景象,只是……

「只是……這里被壓榨著的人們,全都是中華兒女吧?」

程嘯外表平靜,但內心早已經是沸騰不已了,他很早以前就知道自己是標准的憤青,做很多事情時都完全會按照自己內心的感情去行動,而不是像楚軒那樣只是遵照客觀的事實,所以他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和中洲隊大部分成員完全一樣,他們都只是普通人而已。

因為程嘯降落時太過囂張的緣故,而且他降落到鬧市後又一直待在那里,所以最多數分鍾之後就完完全全的被一大隊巡邏士兵給包圍住了。這些士兵全都乘坐著一種帶有附座的摩托車上,倒也算是機械化部隊了,而不知是何緣故,這些士兵一到現場就開始強制疏散四周人群,並且駕起摩托車上的重機槍對向了程嘯。看那樣子仿佛是如臨重敵一般,絲毫沒有以眾對寡的從容。

事實上,自從上次張琤H一人之力全殲了日軍一個師部,外加幾十架戰斗機之後。日本方面軍就開始收縮防線,甚至前線一些不重要地陣地都已經退讓了出來,雖然僅僅只是幾天時間而已,但是這幾天時間里的變動實在是太多太多了,至少對于日本軍部來說這幾天時間簡直是噩夢一般。首先是占領了的上海忽然失去了通信,據說那里受到了未知力量的攻擊,接著是去封鎖上海港口的艦隊被全滅,再之後是整整一個完整師團被一個人殲滅,附帶地還有幾十架戰斗機也同樣被擊毀。這一切都發生在最近數天時間里,仿佛僅僅只是幾天而已,什麼常識,什麼科學,什麼現代化戰爭,本來已經是為世人所熟悉的東西。在這幾天里全都發生了大變樣。

日本軍方為了順利侵略中國,早在許多年前就已經派出了大量間諜潛入中國境內各處,所以當上海事變之後,日本軍方才能在這麼短時間內調集艦隊去那里封鎖港口,而直到艦隊全滅。還有張琤殲一個日軍師團後,日本軍部終于是開足了馬力。憑借其數量眾多的間諜數量,在數天時間內掌握了大部分情報,包括楚軒等人修真的「神仙」身份,包括了他們正在尋找地佛像部件,包括了他們那超乎想象的實力等等,其中特別提到了他們移動時的「飛劍」,所以當程嘯使用綠魔滑板降落到城市里時,這些日軍士兵才會如此慎重以待。

接下來的事情就很好解決了,即使程嘯手上沒有一些國民黨派給出的使者文件與證明,光憑他從天而降時使用地綠魔滑板,已經足夠日本軍部對他客客氣氣的了,在等待了十幾分鍾之後,幾名校級軍官異常恭敬的將程嘯請入到了一輛黑色轎車中,然後在那數百名騎著摩托車的士兵們護送下,黑色轎車向著城外某處軍事建築行了去。

這幾名前來迎接程嘯的校級軍官,他們一個個地中文說得賊棒,還有一人滿嘴的地道京城片音,直聽得程嘯以為這幾個軍官都是些投降過去的漢奸,不過看他們的模樣和動作,卻都是實實在在的日本人。

轎車行駛途中,那幾名軍官實在是想和程嘯搭上話,但是翻來覆去說的那些恭維話,卻實在是勾不起程嘯說話地興趣,畢竟被人叫著神仙神仙什麼的,這樣的感覺就仿佛是被人咒著快死一樣。

而這幾名軍官也是有苦說不出,他們接到的命令是絕對不能惹惱這使用「飛劍」來襲的中國神仙,盡一切努力平息他們地怒火,如果能夠將他們拉攏入日本帝國內,那麼他們的前途將會無可限量,同樣地,如果惹得這些中國神仙對日本軍隊進行了毀滅性打擊,那麼他們將會直接被送上了軍事法庭甚至是秘

密處死……

「神仙大人,冒昧的問一句,您前來這里的目的是什麼呢?」其中一名軍官眼見程嘯一直不說話,他心思一轉,馬上小心的問道。

程嘯聞言,他這將視線轉向了幾名軍官道:「很簡單,我們的目的就是佛像,我這次來這里的目的也是佛像……看你們這麼快就前來迎接我,想來你們應該已經有所准備了吧?憑你們現在在華的間諜總量,知道我們是誰應該非常簡單,還有我們擁有著怎樣的力量,目的是什麼我想你們也應該都已經知道,所以了……佛像,你們手上擁有的所有佛像部件,這就是我前來這里的目的!」

幾名軍官了然的對望了一眼,其中一名軍官馬上說道:「是的,我們確實從山西閻錫山處得到了佛像部件,不過這已經屬于我軍部最高機密信息,我們還無權知道其中詳情,神仙不妨直接和我們上司商談吧,我想一定會有讓神仙滿意的答複。」

程嘯點了點頭,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這幾個日本軍官一路上都對他恭敬異常,無論是說話還是動作,絲毫沒有以往他在電影里看到的那些二戰時日本人的囂張氣焰,他一直想找個理由教訓一下這些人的打算,現在看起來反倒是那麼幼稚了,國與國之間不存在著單純的厲害關系,一個事件往往是許多事件的引申表現罷了,比如從清朝入關以來,中國就開始逐漸走向下坡,可以說即便沒有日本人的侵略,也會有這個國家或者那個國家的侵略,而且在這之前其實中國所受的屈辱已經無法用語言形容了,相比之下,只能說日本人給予這個時代的中國最為深刻的痛苦罷了,在本來已經水深火熱的程度上,再多加了一把痛苦……

程嘯歎了口氣,他倒有些理解楚軒所說話的意思了,如果說他發發怒,殺殺幾個日本人,這個時代的中國就能奮發變強,那他真的會連命也不要就這樣去做,但是不可能啊,中國之所以被侵略,更多的是自身的原因引得如此,從鴉片戰爭開始,就一次一次的重複著戰敗,被外強打得投降這樣的過程,第一次因為自身弱而被侵略,其錯在人,連續好幾次因為自身弱而被侵略,其錯在我,程嘯其實早就知道這些,只是他心里一直放不下而已……明不明白與能不能做到,這完全是兩回事。

(罷了,不要像小孩子那樣企圖拿這幾個日本軍官出氣,要出氣就找狠角色才對……找個機會逼得他們先動手吧,反正有張琣b外面守衛著,再加上我也想試試自身的極限實力如何,反正楚軒的命令只是要我不先動手罷了,我不動手,等著他們先動手,這樣楚軒就應該無話可說了吧?)

程嘯想到這里時嘿嘿笑了笑,他看著這幾個日本軍官道:「別的話我也不想多說了,反正那佛像我一定要得到,不管你們是什麼想法,總之你們必須在今天之內將佛像給我,或者將你們佛像的放置位置告訴我,如果你們不答應,我不介意使用武力來強行奪取……我想你們的東京皇宮內應該還住著所謂的天皇吧?用他來當作交換籌碼,你們覺得這籌碼的分量足夠了嗎?對了,忘記告訴你們一件事,我的一位同伴現在正在去追向美國太平洋艦隊,目的也是他們拿走的一件佛像部件,呃,如果照時間來看的話,他應該已經和那只艦隊交手了,你們想知道結果如何嗎?哈哈哈……」

且不說程嘯心里的那些歪打算,此刻在離亞洲極遙外的太平洋海面上,王俠確實是已經追上了美國太平洋艦隊,這只艦隊目前自然是無法和幾十年後的世界最強艦隊相比,事實上,在珍珠港事件開始之前,美國已經將太平洋上的一大部分艦船調向了大西洋沿岸,這才給了日本軍部一個錯覺的誘惑,也間接導致了珍珠港事件的發生。

但不管怎麼樣,王俠面對的是整整一只艦隊,不同于封鎖上海港口時那幾只日本小型艦船,眼前這只艦隊真正的主力海戰艦隊,魚雷艇,護航艦,驅逐艦,小型戰艦,大型護航戰艦,航空母艦,這只艦隊全都應有盡有,要以一個人的實力摧毀這只艦隊,以這個時代的科技水平來看,實在是癡人說夢的一種瘋話,甚至連當事人王俠都心里發緊,隨便怎麼看,他都像是一個自己找死的瘋子。

此刻時間,是太平洋海面上即將凌晨前的最後黑暗時,王俠終于追上了美國太平洋艦隊……一個人面對著這整只艦隊……

上篇:第十集:神話驚程(二) 第四章:這一局……以力破巧(一)     下篇:第十集:神話驚程(二) 第四章:這一局……以力破巧(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