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十集:神話驚程(二) 第五章:最後計劃與……櫻空之變(六)  
   
第十集:神話驚程(二) 第五章:最後計劃與……櫻空之變(六)

第十集:神話驚程(二) 第五章:最後計劃與……櫻空之變(六)
戰場的局勢瞬息萬變,鄭吒一直在旁邊仔細看著,雖然從趙籬空進入第四階瘋狂暴走,這點確實是出乎了他的預料,但是他粗略估計了一下戰力,這個趙籬空即使進入了第四階瘋狂暴走,比起趙櫻空來也差了許多,所以他根本就不打算現身插手,畢竟他的來曆實在不好與趙櫻空他們交代,所以他就一直在旁邊看閑事了。

直到趙櫻空借著一閃的空隙,輕易就將趙籬空給秒殺當場,鄭吒只來得及叫了一聲好,但是誰知道那個看似必死的趙籬空居然還活著,而且反過來一拳就打在了趙櫻空的後腰上,這個小女孩眼看著被打得吐血飛起,鄭吒終于不再遲疑,開啟了基因鎖第三階,他已經模擬起了趙櫻空的思考模式。

趙籬空一拳打飛了趙櫻空,他接著伸手一扭脖子,又是一陣讓人牙算的喀嚓聲響起,這個變態怪物竟然又將脖子給扭了回來,只是里面的骨頭已經斷為了幾截,他的腦袋還是呈現一種怪異的扭曲形狀,就在鄭吒終于從幽靈狀態現形出來時,他那斷裂的脖子肌肉仿佛蚯蚓一樣不停蠕動,腦袋也從怪異扭曲中慢慢挺直起來。

直到這時,四周的其余人才大聲吼叫了起來,那些之前被控制了的女孩似乎也恢複了原樣,他們看著眼前的情景茫然不知所措,除了其中少數人還算鎮定以外,其余少年少女們都已經徹底呆住了,他們畢竟還是些孩子,直到場中不遠處突兀出現了一個男人時。那幾個鎮定者才對望一眼,幾乎同時向著這個男人圍了過去。

這個男人正是現身出來的鄭吒,他的眼睛一直盯著不遠處地趙籬空。這個肌肉男人已經越發的不像是人類了,他的脖子本來已經徹底斷裂,但是誰知道在那肌肉蠕動下,竟然慢慢愈合了起來。或許骨頭依然斷裂著,但是角質狀地肌肉硬生生將腦袋給支撐了起來,做完這一切的趙籬空,他踏步就向趙櫻空走了過去。

(……那是他的潛在基因嗎?大部分第四階的人都還保持著人類模樣,只有那些擁有有遠古未知生物基因地人,第四階時才會改變模樣,這家伙……他遠古祖宗莫不是蜥蜴或者巨龍吧?)

心思里胡思亂想著些什麼,但是鄭吒畢竟是名久經戰陣的強者。自從進入輪回世界以後從未停止過拼命,他的戰斗經驗可全是靠著生死場面換來的,在那幾名小孩子靠近過來時,他已經發出一聲大吼,基因鎖再次進階,他進入到了解開基因鎖第四階中,一股殺意頓時迸向四周。那幾名孩子也被這股殺意給震懾住了,不單如此。遠處正在走向趙櫻空的趙籬空,他也猛的回過頭來,一雙血紅色的眼睛瞪向了鄭吒。

“趙櫻空!我知道你還能動!這個怪物就交給我好了,你該干什麼就去干什麼!”鄭咤眼見吸引了趙籬空的注意,他馬上就大聲孔了起來。

果然如他所預料地那樣,趙櫻空是在那大樹下裝著昏迷。實際上她受傷雖重,但絕對不至于就這麼昏迷下去。對于解開基因鎖第四階的人而言,只要還有一口氣,意志力就足以支撐人一直活動下去。

趙櫻空從地面一跳而起,她詫異的看了看鄭吒,接著她就毫不遲疑的向趙蕊空沖了過去,絲毫不再管趙籬空在那邊是否會大肆殺戮了。

鄭吒也不再去看趙櫻空,他也全神貫注的看向了眼前這個怪物,雖然他有自信可以輕松解決掉趙籬空,但是面對解開基因鎖第四階的強者,任何一丁點細節都可能扭轉戰局,比如之前趙櫻空做出的那個刺殺招術,所謂地武功正是弱者創造出來匹敵強者的工具,雖然他確實比趙籬空強了太多,但是招式方面就是他地弱點,現在他也只能希望這個男人沒有理智,也不會使用那些刺客招式,否則他被秒殺了的話那才真是冤枉了。

“來吧,讓我看看瘋狂暴走中的第四階刺客有多強。”的說道,說話時他向著趙籬空勾了勾手指,看似輕佻的他,體內的血族能量與內力已經運行了起來,只待趙籬空一接近他就馬上使用“爆炸”,絕對不給他使用任何刺客技巧地機會。

趙籬空也是完全陷入到了瘋狂中,他根本不知道現在和自己對戰的人是誰,只是憑著感覺挑選在場最強地一人,剛才他一拳將趙櫻空打飛了之後,直到鄭吒出現時,他終于感覺到了從鄭吒那里傳來的危險氣息,他本能的感覺到了危險,就仿佛猛獸遇到了比自己還要厲害的生物一般,他邊嘶吼著邊向鄭吒一步一步踏了過去,雖然神情依然瘋狂,但是步法走動間卻要鄭重了許多。

“呵呵,雖然瘋狂了也依然感覺得到你我之間的實力差距嗎?”鄭吒迅速看了看遠處的趙櫻空,她已經走到了趙蕊空身邊,鄭吒呼了口氣,他笑著邊說話邊向趙籬空走了過去。

那趙籬空在離鄭咤五米遠時竟然停了下來,他低聲嘶吼

渾身肌肉更是不停劇烈膨脹,一副虛張聲勢的模樣,他的本?能告訴他這里極其危險,再繼續待下去很快就會被殺掉,若不是他還處在瘋狂暴走中,面對鄭吒一步一步踏來的壓力,趙籬空光憑本能的話可能早就逃跑了。

鄭吒可不會給他任何機會,無論是逃跑還是攻擊,在兩人相距五米左右時,鄭吒體內的血族能量和內力猛的爆發,“爆炸”技能隨之使用,一瞬間,鄭吒仿佛消失在了眾人視線中一般,所有人只看到一絲殘影飄過,接著趙籬空胸口上傳來一聲沉重無比的悶響聲,鄭吒一拳打在了他胸口正中心。這一拳深深的打凹了進去,將其後背打出了一個凸形,這還沒完。鄭吒單腳一撩,巨大地力量甚至刮翻起了地皮,這一撩果然是將趙籬空這個巨漢給撩翻了起來。

“剛開始呢!這就不行了嗎?”

鄭吒大聲一喝,他也不留情。趁著趙籬空被撩翻在半空中時,他的拳頭以肉眼難見的速度不停轟擊在趙籬空地胸膛上,從他翻倒到落地,這短短幾息之間,鄭吒已經用拳頭將趙籬空的胸膛打得了稀爛,若不是身在半空中不怎麼著力的話,鄭吒說不定真要將他給攔腰打斷了,不過即便沒有打斷。肺,心髒,還有幾處重要器官全都損毀,除非他真的變成怪物,不然只要還有一丁點人類地模樣就絕對是死定的了。

(我現在總算明白當初羅應龍那番話的意思了,境界和實力並不一定相干,境界就像是一個人的年齡。從小孩長大到少年,再到青年。再到最強壯時的中年,這樣一個過程實力自然會不停增長,而實力卻是除開境界以外更多更多的東西,比如技巧,比如招式,若我沒有“爆炸”的話。和這趙籬空至少也要打上幾十分鍾才可能分出勝負了……)

鄭吒站在這具尸體邊,他默默的想著曾經和羅應龍在魔戒里地那番對話。不過也沒讓他多想些什麼,忽然一道勁風從他背後直擊過來,從那感覺上似乎是一塊石子,鄭吒也不避讓,硬生生受了這石子一擊,他整個人同時轉過了身來,在離他不遠處,趙櫻空正一臉冷意的看著他。

“等等啊,我不是在幫你嗎?”人,他連忙就大聲的說道:“剛才他要襲擊你啊,逼不得已我才殺了他,算了算了,說這麼多干什麼,總之我……”停了下來,因為他已經感覺到了不對勁,那小女孩的雙眼也是一片血紅色,雖然臉上神情沒有怎麼扭曲,但是這個模樣分明就是已經陷入了瘋狂暴走中啊。

在趙櫻空的身後,趙蕊空默默站立在了那里,她單手指著趙櫻空,另一只手則指向了鄭吒身後的那群孩子們,只是讓人奇怪地是,這個小女孩的雙眼並非是一片血紅,相反,她地眼白占據了眼睛的八成左右,那模樣看起來倒有些駭人恐怖。

(被之前那股狂暴意識給吞噬了嗎?所以趙蕊空也進入到了“心魔”狀態中?)

鄭吒知道,一般第一次進入第四階“心魔”狀態的人,雖然那暴虐意識極其瘋狂,但是只要發泄一番後一般都能夠活得下來,比如他第一次進入“心魔”狀態時就是回生化危機去搶T病毒原液時,雖然他一舉虐殺了那百多只巨大爬行者,但是他畢竟沒有因此力竭而死,只是當時那瘋狂的暴虐意識確實驚人,已經幾乎比得上正宗的度“心魔”時的暴虐意識了,受此沖擊,之前本來才過度了趙櫻空暴虐意識地趙蕊空,在她促不及防下被這股暴虐意識給整個吞沒了,她也因此進入到了“心魔”狀態中……這就是鄭吒之前所設想的一種度過“心魔”地辦法了,一命抵一命!

與此同時,遠處的人群終于是跑到了戰場處,入目處,正是趙櫻空的那群組員們,其中為首那人正是趙綴空!

上篇:第十集:神話驚程(二) 第五章:最後計劃與……櫻空之變(五)     下篇:第十集:神話驚程(二) 第六章:魔動炮之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