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盜墓筆記 第十八章 棺材陣  
   
第十八章 棺材陣

我們跑了半天頭昏腦漲,卻怎麼也不見到目的地,心里早就已經在犯嘀咕了,一聽涼師爺突然這麼說,老癢便停下來問他道:“師爺,什麼中招,怎麼個說法?” 涼師爺一邊揉著胸口一邊指了指地,對我們說道:“兩…位小哥,你們看這棺材,是不是很眼熟啊。” 我聞言把火把抬高,果然看到邊上有一只棺材,上面有一個窟窿,好象是老癢爬下懸崖的時候壓壞的那一具,我心中暗暗感覺不妙,回頭一照,果然後面就是那塊懸崖。 老癢看了看四周,埋怨道:“老吳,你怎麼帶的路,這不剛才我們下來的地方嗎?” 我對他說道:“我也不知道,這地方哪里都看起來一樣,他娘的一直走也沒有注意,不知道是不是進了岔口,給繞了回來。” 涼師爺氣順了過來,對我們擺了擺手道:“不對,你們都沒注意,在下記的清清楚楚,這條小徑一直都是筆直,沒有轉彎或者叉路,這事情不簡單,要我沒弄錯,我們可能給什麼東西給糊弄了。” 我挺在意涼師爺的話,就問他道:“會否我們走過頭了,一直走到山洞的那一頭了,你看這里有窟窿的棺材也不在少數,說不定是個巧合?” 涼師爺搖了搖頭:“在下的手表上有指北針,習慣每到一個地方就會先算風水向位,剛才下來的時候我已經留意過了,現在我們的確是回到了起點。” 老癢此時候已經有點知道苗頭不對,說道:“那糟了,難不成是碰上髒東西了,把我們眼睛迷了?” 我心里苦笑,四周幾千只棺材,千尸聚氣,要說沒髒東西誰也不信,涼師爺卻又搖了搖頭:“我想不太會,苗洞葬習俗中,能進洞的棺材都是自然死亡,凡是病死的謀殺的等等非自然死亡的都只能葬在外面,要說這里有鬼也絕對不會有危害。” 我知道這人的確有點學識,問他道:“涼師爺,你這方面的見識應該比我們多,你估計這是怎麼一回事情,咱們的火把也堅持不了多久了,等一下火滅了。就真的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得快點想個辦法。” 涼師爺說道:“依在下看,我們之所以走了個圈子,是這里的棺材排列有問題,這幾千只棺材縱橫交錯,其間可能運用了某些奇門易術,使得整個山洞變成一個迷宮,你知道諸葛亮的八陣圖,用幾堆石頭就能困住十幾萬大軍。這里幾千只棺材困住我們三個,那還不是小菜一碟?” 諸葛亮驅兵取亂石,在臨山傍江的魚腹浦沙灘上布下石陣擋住陸遜的故事,我和老癢都知道,可是小說描寫畢竟是誇張,我根本不相信區區幾堆石頭就能有這麼大作用,要是果真如此,還要造這麼多坦克大炮干什麼? 老癢也不信,對他說道:“師爺,你可別來糊弄廣東老板那一套來混弄我們,您自己可也困在這兒那,這八陣圖的事情,我可聽評書里說過,根本不是你說的那一回事情,況且了,咱們在懸崖上看的,這里的棺材排列一目了然,也沒發現什麼特別的布置啊。怎麼下來之後就能把我們困的團團轉,難不成這里的棺材還能自己跑路不成?” 涼師爺說道:“這可不同,你在上面看是一個大概,就這麼點時間,你能把棺材之間的脈路走向全記下來?下來之後這里一片漆黑。只要每一個棺材稍微偏移一點,就可能把我們引到事先設計好的歧路上去,不知不覺就在走回頭路了,兩位小哥也是過來人,大道理我也不說了,古人的心智我們可不能小看啊。” 我覺得涼師爺說的有點道理,但是也不能全信,不管怎麼說這里肯定是有什麼蹊蹺,要走到那塊空地恐怕不是簡單的事情,又問他們有什麼主意。 涼師爺歎了口氣:“不是在下吹牛,這區區一個棺材陣法我是不在話下,不出意外定能手到擒來,不過凡事都需要一定的時間,恐怕咱們的火炬堅持不到那個時候。況且,在下認為現在這個時候咱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先決定。” 我知道他的意思,頓感頭痛,眼下主要問題還不是破這個陣的問題,而是怎麼面對我們的處境,不走不是辦法,走下去也不是辦法,這一次能走運回到原來的地方,再走一次就不一定了,到時候火把一熄滅,前沒村後沒店的,不困死才怪。 其實破陣的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從邊上那些棺材上爬過去,不過這個建議誰也沒提,原因大家都知道。 僵持了幾分鍾,火把上的火焰撲騰了幾聲,逐漸虛弱了下來,老癢看了看火把,突然叫道:“他娘的,我有個點子,要不我們一把火把這里的棺材全燒了,給他來個火燒連管十八里,燒光了就乾淨了。” 我一聽這人時傻時聰明,這種點子也想的出來,大罵道:“你這不是等于自焚啊,就算不燒死也給煙熏死了,算了,我看這樣吧,我先往前走走,你們看著我的火把的走向,一但我的移動偏移了方向,你們就叫停我,我們就知道問題出在什麼地方了?” 老癢說道:“不行,萬一走到一半火把熄了,你一個人情況更糟糕,到時候誰去救你去,這種時候我們絕對不能走散。” 我也是急了,老癢一說我馬上就冷靜了下來,這里黑燈瞎火的,陣法這麼複雜,如果走散了真是不得了的事情,況且這事頭又不是我惹出來的,老癢以前也走過一次了,他娘的要趟雷也應該是他去,我問老癢說道:“老癢,你他娘的以前不是走過一次的嗎?那次你是怎麼走出來的?” 老癢撓了撓頭,說道:“我也不知道,出來的時候失魂落魄的,蒙頭一路走,啥也沒想就走到這兒了,挺順的,也沒碰上棺材陣法,所以我看這事情不是你們說的那樣子,不然上次我便出不來了,還有命再回來?” 涼師爺說道:“這也沒什麼說不通的,這棺材陣主要還是迷惑我們的眼睛,在視覺上誤導我們的方向感,如果我們不*眼睛,*自己的方向感摸過去,說不定就能走過去,你上次失魂落魄,可能就是你能順利走出來的時候的關鍵。” 老癢大笑:“拉倒吧,這都能給你扯出來,照你這麼說,以後要是碰到這種東西,咱們只要栓個瘋的在前面帶路,那什麼陣都不在話下。” 涼師爺看他不信,不免有點不爽,冷笑道:“你也別說,不是沒有這個可能。” 老癢說道:“那行,這艱巨的工作就拜托您了,等一下我拿一板磚把你給敲瘋了,您辛苦點,給我們帶進去,出來我給您在精神病院包個套房,保證虧待不了您。” 我一聽老癢這話說的也太缺德了,忙打圓場,說道:“什麼時候你們還有心思開玩笑,快給我想想辦注這路該怎麼走,要想不出我們還得趁早爬回到懸崖上面去。” 涼師爺想了想,問老癢道:“你那次走了多少時間?” 老癢說道:“三年前了,我也記不住,怎麼樣也有半只煙的工夫。” 涼師爺想了想,對我們說道:“兩位小哥,這麼說起來,其實那塊空地與我們直線距離也並不遠,這事情還不難辦,我覺得我分析的沒錯,破這陣,有心就出不去,無心反而能走出去,兩位要信的過我,咱們不如就試驗一下,鄧爺爺不是說嗎,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准。” 我問到他遵:“這怎麼試,難道真依老癢說的把人給敲瘋了過去。” 老癢對涼師爺說道:“想清楚了,要敲可是敲你。” 涼師爺說道:“當然不是,你們想到哪里去了,我的意思是,咱們把這火把給滅了,一路摸黑過去,掐著心思算時間,大概差不多了再把火把點起來,沒了視覺上的干擾,看看能不能走到那地方。” 老癢馬上反對:“不行不行,這黑燈瞎火的,我不干,呆會走丟了怎麼辦?” 涼師爺說道:“那不如我們把一人的眼睛蒙上,我們跟在他後面走,這樣總行了。” 我想了一下,眼下再在這里呆下去也不是辦法,拿出剛才做火把的時候剩下的破布,遞給老癢讓他蒙上,。 老癢老大不願意,不過他是唯一一個走出來過的人,帶路非他莫屬了。 這個時候,手上的火把突然閃動了兩下,終于堅持不住,撲哧一聲熄滅了。

上篇:第十七章 爬     下篇:第十九章 鬼吹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