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盜墓筆記 七星魯王 第四章 尸洞 
  
七星魯王 第四章 尸洞



這一路過來,凶險的事情遇到不少,這幾個伙計,非常厲害,我對他們非常信任了。 所以,潘子一說這話,我就心理有數了,大個子阿奎也朝我使了個眼色,意思是你就縮後面,什麼動靜都別探頭看。我不由苦笑,我憑什麼探頭啊?你一個阿奎一拳就能把一頭牛打蒙掉,潘子就不用說了,退伍老兵,一身的傷疤,俺們三叔從小就是打架不要命的角色,那有那悶聲不吭的拖油瓶,怎麼看也不像個善類,而我,自古書生最無用,三叔硬塞給我的軍刀我都覺的手感太重,怎麼用怎麼別扭。

正想著我該帶個什麼東西防身,驢蛋蛋撲通撲通游了回來,老頭子把煙槍往褲管上一拍,“走!船來了。”

果然,兩只平板船一前一後從山後駛了出來,前面那船上站著個中年人,一邊撐船一邊對著我們吆喝,這船還真不小,看樣子裝我們幾個加上裝備是綽綽有余了,老頭子拍拍牛脖子,:“各位,行李就不用拿下來了,我把牛和車一齊拉上第二只船,我們就坐第一只船里。省點力氣。”

潘子一笑,:“有些東西見不得水,那是隨身帶著好,等一下那牛跳水里去,那我們不歇菜了嘛?”

老頭子笑著點頭:“你說的也是個理,不過俺這牛也不是水牛,絕跳不到水里去。要跳下去,我老漢幫你們都撈上來,一件也少不了你們的。”

說著牽著牛就先走到渡頭上去了,我們幾個各自背著自己的隨身行李,跟在後面。那中年人船撐的很麻利,幾下就到岸了。

在老頭子趕牛上第二只船的時候,我打量了一下那撐船的中年人,皮膚黝黑黝黑的,極其普通,但是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什麼,總覺得這人看上去鬼鬼的。有想起三叔說起的吃死人肉的事情,突然覺得那人越看越恐怖。

“等一下各位到洞里的時候,千萬小聲說話,不要驚動河神。”那人說:“特別是不要說河神的壞話。”

大概多少時間能過那個洞,我三叔問他。

“快的話,5分鍾就過去了,里面水很急的,快的很。”

“怎麼還有慢的時候?”

“是,有時候這水是逆流的,你看我剛才是順流出來的,那現在我們肯定逆流進去了,那時間就長了,估計要個15分鍾,有幾個彎還挺險。”

“那里面亮不?”

那人嘿嘿一笑:“黑燈瞎火的,怎麼可能回亮,可以說是漆黑一片,”不過他指了指耳朵“我撐了十幾年的船了,這幾篙子,用耳朵就行了。”

“那我們打個手電行不?”潘子揚了揚他手里的礦燈,“總不礙吧?”

“不礙事,”那人說:“但是千萬別照水里,嚇死你們!”

“怎麼?”我三叔一笑,“有水鬼啊”

“那水鬼算個啥,這水里的東西,我也不敢說是什麼,你們要膽子真大,呆會兒自己看一眼,記得,看一眼就得了。你們要運氣好,就看到一團黑水,要運氣不好,看到的東西能把你們嚇瘋過去。”

說著,我們已經能看到那洞了,這洞藏在山壁後面,我們在岸上的時候一直看不到,總把他想象成一個大洞,但是實際一看,不由叫了一聲不好,沒想到這洞這麼小,小到剛比這船大了10個公分,最恐怖的是它的高度,人坐著都進不去,要低下身子才能勉強進去,這麼大的空間,如果里面的人要暗算我們,我們根本活動不開手腳。潘子怪叫了一聲:“靠,這洞也忒寒蟬了點吧?”

“這還算大的,里面有一段,還要低呢。”後面的老頭子說道。

三叔看了潘子一眼,潘子造作的一笑:“啊,這麼小的洞,要是里面有人打劫我們,不是想逃都逃不掉?”

這話一說,我看到撐船的中年人做了一個很不明顯的手勢,老頭子臉色一變,我心說,果然有問題啊,這時候我們就聽到一陣呼嘯,船已經進洞了。

潘子打開了礦燈,這洞剛進去還段還光亮,但是很快所有的光線就只剩下這礦燈了:“三爺,這洞不簡單啊。” 阿奎說道,“這是盜洞啊!”

“水盜洞,古圓近方,你看這些痕跡,這洞有年頭了,看樣子,這洞里應該另有乾坤。“

“哦,這位看樣子有些來頭,說的不錯“那中年人貓著腰單息跪在船頭,單手撐篙,一點一劃,但是奇怪的,他的篙子根本不沾水。他氣都不喘,說道:“聽說啊,這整座山啊,就是座古墓,這附近這樣大大小小的水盜洞還真不少,就這個最大,最深,你也看到了,恐怕那時候這水還沒沒的這麼高,那時候應該還是個旱洞。”

“哦,看樣子你也是個行家啊”三叔客氣遞過去支煙,他搖搖,說:“什麼行家,我也是聽以前來這里的那些個人說的。聽的多了,也就也能說上兩句了,也就知道這麼點淺顯的。你可千萬別說我是行家。”

潘子和大奎的手都按在自己的刀上,一邊和那幾個人說笑,氣憤看上去十分的融洽,其實每個人都不知道有多緊張。我心說,我們有5個人,他們只有兩個人,要真的動起手來,也不見得會輸,但是他們既然敢動手,那肯定是有什麼周全的准備在,

正想著。突然那悶油瓶一擺手,“噓,聽!有人說話!”我們馬上屏氣息,果然聽到西西叔叔聲音從洞的深處傳來,我仔細想分辨他們在什麼,可總覺得能聽懂又聽不懂,聽了一會兒,我回頭想問那中年船工這洞里是不是經常會有這個聲音,竟然發現他人已經不見了!再一回頭,靠,那老頭子也不見了。

“潘子,他們到哪里去了?”三叔急的大叫

“不知道,沒聽見跳水的聲音,”潘子也慌了,“剛才一聽到聲音,人突然就走神了。”

“遭了,我們身上沒尸氣,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三叔懊惱起來,“潘子,你在越南打過仗,你有沒有吃過死人!”

“開玩笑,三爺,我那時候在炊事班天天刷盤子!”潘子一指阿奎:“胖奎,你不是你說家里老早是賣人肉包子的,你小時候肯定吃了不少。”

“放屁,我亂蓋的,再說了,這人肉包子也是賣給別人吃的,你見誰賣人肉包子自己拼命吃的?”

我一把打了暫停的手勢,:“你們三個人加起來150多歲,丟不丟人啊!”

我話剛說完,船突然抖動了一下,潘子忙拿起礦燈往水里一照,我們借著燈光,就看到水里一個巨大的影子游了過去。

胖奎嚇的臉都白了,指著那水里,下巴咯噠了半天,楞沒說出一個字來。三叔怕他背過氣去,猛刷了他一巴掌,罵:“沒出息!咯噠啥呢,人家兩小鬼都沒吭聲,你她媽的跟了這麼多年,吃屎去了?”

“我的娘啊——三爺,這東西也忒大了!咱幾個恐怕還不夠開飯” 胖奎心有余悸的看著水里,他本來是是坐在船舷上的,現在屁股已經挪到船中間來了,好象怕水里有什麼東西突然串出來把他叼去。

“我呸!”三叔狠狠瞪了他一眼,“我們這里要家伙有家伙,要人有人?我吳家老三淘了這麼久的沙子,什麼妖魔鬼怪沒見過?你沒事情少在這里給我放屁。”

潘子也嚇的夠嗆,不過對于他來說說是恐懼,更不如說是震撼,在這麼狹窄的一個空間里,水里下掠過這麼巨大的一個東西,一時間所有人腦子都抽筋了,這也不奇怪。潘子看了看四周說,“三爺,這洞里古古怪怪的,我心里煽的慌,什麼事情咱出去了再說,如何?”

胖奎馬上表示同意,其實我心里也巴不得出去,但是我到底是三叔的本家,怎麼樣也要等他表態了再發言。

三叔這個時候竟然望向那個悶油瓶,好象在征求他的意見,以三叔的個性,天王老子都不放在眼里,如今卻好象對這個小子非常的忌諱,我不由奇怪,我轉過頭去看他怎麼表態,卻發現他根本沒在聽我們說話,而且本來木然的像石雕一樣的表情已經不見了,兩只眼睛直盯著水里,好象在聚精會神的找什麼東西。

我想問問三叔這人到底是什麼來頭,現在場合也不合適,只好偷偷問潘子,潘子也搖搖頭說不知道,只知道這人有兩下子,他特別用下巴指了指那人的手,說:“你看,這手,要多少年才能練成這樣?”

我還真沒注意過那人的手,一看,還真不尋常,他的手,中指和食指特別的長,我馬上聯想到古時候發丘中郎將的雙指探洞的工夫,我在我爺爺筆記上看到過相關的記載,那發丘郎將中的高手,這一雙手指,穩如泰山,力量極大,可以輕易破解墓穴中的細小機關,而要練成這麼一手絕活,非的從小練起不可,其過程必然是苦不堪言。

我還在想著,到底他這手有什麼能耐,就見他抬起右手,閃電般插進去水里,那動作快的,幾乎就是白光一閃,他的手已經回來了,兩個奇長的手指上還夾著一只黑忽忽的蟲子,他把這蟲子往甲板上一扔,說:“剛才就是這東西”

我低頭一看,不由覺悟“這不是龍虱嗎!這麼說剛才那一大團影子,只是大量的水虱子游過去?”

“是”那人用他的衣服搽了槎手,

雖然還不是很相信,但是我們已經松了口氣。胖奎突然一腳把那蟲子踩扁,“媽的,嚇的老子半死。”

但是我轉念頭一想,不對啊,怎麼可能有這麼多龍虱同時活動的?而且這水虱,個頭也太大了!那悶油瓶也好象不是很釋懷的樣子,看樣子也在思考這個問題。

胖奎還在用腳踩那蟲的尸體,已經稀爛了,估計是想挽回點剛才失態的面子,三叔撿起一只斷腳,放在鼻子下聞了聞,駭然道:“這不是龍虱,這是尸蹩。”我們一呆,都覺得不妙,這名字聽上去就不吉利。

“我的姥姥,這東西是吃腐肉的,有死物的地方就特別多,吃的好就長的大,看樣子這上游,肯定有塊地方是積尸地。而且還是了不得的大。”三叔看著那黑漆漆的洞。

“那這東西咬活人不?”大奎怯怯的問

“如果是正常大小的,那肯定不咬人的,但是你看這只的個頭,它咬不咬人我還真不能肯定。”三叔納悶的看著“這東西一般直呆在死人多的地方,不會經常游來游去,怎麼現在這麼一大群一起遷移呢?”

那悶油瓶突然把頭轉向洞穴的深處,:“我看,恐怕它們剛才是在逃命。”

“啥,”胖子一個激靈“那這洞里頭了——”

悶油瓶點點頭“我總覺得里面好象有什麼東西正在朝我們過來,而且,塊頭不小。”



上篇:七星魯王 第三章 瓜子廟    下篇:七星魯王 第五章 水影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